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143二逼界的头号护法逗逼界的一朵小红花

143二逼界的头号护法逗逼界的一朵小红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祁悠然和楚小白回到祁府,天还是放亮的。坐在屋子里,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相互对视了半天。最后,楚小白叹了口气,说:“活着真累。”

    “嗯。”祁悠然点头表示赞同妲。

    “心累的不行不行的,不要不要的。我需要安慰。”楚小白一副可怜相,对祁悠然说:“女朋友,我要亲亲。”

    祁悠然随手捡起果盘中的一粒葡萄扔向他的脸,道:“你给我正经一点,说正事!”

    “正事就是你答应了我要做一天我的女朋友,可是这才短短几个时辰,时间还没到!”楚小白一拍桌子,义正严词的抗议道:“你不能这么坑我!”

    “事情你还没帮我查清楚,就敢先和我要奖赏?”祁悠然嗤鼻笑道:“我发现你还真像是古代的一位君王。窀”

    楚小白愣了一下,没听出来祁悠然这话是好是坏。他像君王?她好端端的,怎么会夸他有君王之相?

    “哪位?”楚小白迟疑的询问。

    “越王。”祁悠然直视着他的双眼,回答:“够贱。”

    楚小白冲天翻了个白眼,就知道,祁悠然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成,我帮你就是。”楚小白信誓旦旦的说:“反正徐夫人欠我一刀,我得捅回来才行。”

    楚小白也是个记仇的人,现在他还不敢有大的举动,因为身上的伤口还没怎么恢复。和祁悠然保证完之后他就转身离开了,具体他究竟有什么绝招,也没有向祁悠然透露,所以祁悠然只能等他的消息。

    楚小白走后,祁悠然想起今天的经历,想起了楚云逸。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指尖顺势下滑,到了嘴角旁。

    拿楚小白当试金石虽然有点损,不过还好,总算是探出了点楚云逸的心思,也算她没有白冒这个险。祁悠然心里其实还真是有点担心,如果楚云逸个混蛋真的放她进去跟皇上说,那等她和楚小白成亲那天,估计也得逃婚……就算不逃,也得和楚小白约法三章。总之,麻烦的很。

    “一点都不坦诚。”祁悠然喃喃自语道:“要拦也不知道早点出手,吓我一身冷汗……”

    祁悠然在桌边呆坐了很久,天色一点一点昏沉下去,楚小白却一直没再回来。祁悠然起身去了一趟他的房间,也没见到人影,所以只好先回自己的房间,等他的消息。

    祁悠然这一等,就是一整个晚上。不知道楚小白究竟是在搞什么鬼,总之第二天上午,快要到中午的时候,楚小白才总算是现身了。

    祁悠然闻着他身上浓浓的胭脂味道,皱了皱眉,问:“你昨晚是找姑娘去了?”

    “我像是那么不正经的人吗?”楚小白委屈。

    祁悠然呵呵一笑。他若是正经,那就没有不正经的人了。

    “不跟你扯皮,说正事。”楚小白坐下后,先是谨慎的看了眼外面的方向,接着对祁悠然说:“我怀疑,徐夫人的眼线是你爹那个三姨太,柳笙溪。”

    “原因。”祁悠然神情凝重的看着他问。

    柳笙溪的背景祁悠然的确不清楚,只知道她当初是凭着一支舞迷倒祁青云,破例把她这个红尘女子给娶回将军府的。不过她在祁府,怎么说也得有十几年了,连祁嫣年纪都那么大了。如果真的是她,那么祁府这些年,得泄出多少秘密出去?还好祁青云不经常回来,否则柳笙溪这个枕边人,耍耍手段随便一套,不是什么都套出来了?

    “我昨晚在府中留下只有我和徐夫人才知道的一种联络方式,接着就去地点等这个人的出现。如你所想,我见到了柳笙溪。”

    “你选了什么地方?”祁悠然好奇的问。

    “花楼。”楚小白摇头晃脑的说:“我还以为对方会是个男人,所以特意选了这么个好地方,还乔装打扮了一番扮成了女人。结果……哎,什么都没发生。”

    祁悠然表情有点囧,她不知道,楚小白期待发生的究竟是什么……这二货竟然还特意男扮女装,难不成他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是自己现在还没有发现的?

    “想知道她是不是奸细,简单。”祁悠然沉默片刻,说:“这些年她和祁嫣相依为命,祁嫣是她唯一的亲生骨肉,我看她,也十分心疼自己这个女儿,所以,拿祁嫣下手就好。”

    “你打算怎么做?”楚小白追问。

    “祁嫣本来就中了灼珏的毒,现在也差不多是适合该爆发了。等着柳笙溪来求我就好,我也想看看,她肯为自己这个女儿,做到什么地步。”

    楚小白看着祁悠然阴险狡诈的笑容,皱皱眉,说:“悠然,我发现你这人,有点损。”

    祁悠然冲他扬眉一笑,道:“我祁悠然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不是因为我没脑子,而是因为我不够狠。你等我坏事做尽的时候就知道,我究竟有多损了。”

    祁悠然并不否认自己损,她只是觉得,自己损的还不够火候而已。

    “悠然。”楚小白突然双手托腮,一脸认真的看着祁悠然,说:“我觉得,咱俩在一起也挺好的。我肯定比那楚云逸会怜香惜玉,要不你试试?”

    祁悠然微微地笑着,表情却也是很认真。“小白,你我都清楚,我们都不是能拴住彼此的那个人,对吧?”

    楚小白目不转睛的看着祁悠然,眼底深处似乎隐藏着某种情绪。但最终,他还是痞笑的叹了叹气,说:“也对,不然我昨晚就不会去找小妹子滚床单了。”

    楚小白一边说着一边扯了扯自己的衣领,“你瞧瞧给我亲的。”

    祁悠然视线一扫,就看到了他脖子上的草莓印。

    “说你是满世界发春的货你还不承认。”祁悠然无奈的摇摇头,道:“你没救了。再这么乱搞下去,我真担心,你会因为得上某种治不好的病而离世。”

    “妈蛋你少咒我,老子是神医,安全防护做的妥妥的!”

    祁悠然拿他没办法,真是想不通,他都伤成那个德性了,怎么还有心思出去寻花问柳……

    让楚小白去好好休息,祁悠然接下来出去办正事。想想看,时间真是过的很快,她来到这个世界,都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中的点点滴滴,全都清清楚楚的记在祁悠然的脑海里。

    谁是对她好的,谁是咬过她的。是人是狗,是敌是友,时间一长,已经全都清楚了。

    祁悠然在府上转悠着,想着柳笙溪的事。如果她是奸细,徐夫人应该很快会派人来联络她,她也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但看她现在,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

    祁悠然做了点手脚后就出了门,在家闲着也无事可做,她溜溜达达来到刑部,找到萧子缃。

    “哟,这可是贵客。”萧子缃一见到她,打趣的问:“大功臣来我这小地方,有何贵干啊?”

    “闲着没事做,看看能不能来萧大人这找点乐子。”祁悠然回答:“有什么破不了的案子没?让我去查查。”

    “真的假的?你闲的没事做?”萧子缃一脸疑惑不信,她应该是最忙的人才对吧?“那不如进宫去,陪着太子爷下下棋?”

    “再提太子,我跟你急。”

    萧子缃挑挑眉,听出了不对劲。拿着一叠东西站了起来,走到祁悠然面前在她头上拍了拍,说:“你现在已经不是我手底下的人了,所以我也无权让你做事。要真的无聊就跟着我到处走走,晚些时候我带你去吃饭。”

    “又唬我?”祁悠然仰头看他,“每次跟你吃饭我都赔,我告诉你,今儿个我身上可是一两银子都没有,抛头露面卖鞋这种事,我也不会再做了。”

    “行了,今天不唬你,走吧!”

    祁悠然变成了萧子缃的小跟班,跟着他进进出出,祁悠然几乎已经忘了,自己在刑部还有亲戚呢。

    祁悠然的娘,季祺萍是刑部侍郎季坤的小女儿,也就是不受宠的庶女。不过她有一张好脸蛋,再加上爹在朝廷里地位也不算低,所以当初才得以嫁给还不像现在那么风光的祁青云。

    季祺萍在家里的地位,和祁悠然在祁家的地位大抵是相同的。爹不疼娘不爱,所以就算她死后,季坤对祁悠然这个外孙女,也没表现出什么应有的关爱。直到祁悠然现在风光了,他再想巴结,似乎也已经晚了。

    祁悠然迎面和季坤碰上,季坤是萧子缃的手下,虽然年纪摆在那里,但是身份,也摆在那里。

    季坤过来和萧子缃打招呼,在看到他身后的祁悠然时微微一愣,接着说:“悠然,真是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了。”祁悠然微微地笑,“起码有十年了吧?我还以为,外公不记得我是谁了呢。”

    祁悠然满嘴的嘲讽,从季祺萍死后,她就没再见过季家的人。就算在街头不经意的遇上,他们也会对自己视而不见当空气。没办法,谁叫她是个废物呢?

    “萧大人,我想起来了,我还有点事儿要办,就先走了。晚上来找你吃饭。”祁悠然不等季坤再说什么,她扭头看向萧子缃,说道。

    “好,那你去忙吧。”

    祁悠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季坤尴尬的站在那里。

    祁悠然哪有什么事可做?她不过是转了一圈后,又回到了将军府而已。想想特种队的人这两天应该也会回来了,到时,她就可以抽身去趟西域了。

    祁悠然回到家中后,不出一个时辰,迎来了宫里的人。那人,是来传皇上的圣旨的……

    邓梦春柳笙溪祁嫣等人全部到场,就连楚小白这个不是祁家的人,也一块儿过来凑热闹。

    祁悠然跪在地上,听着那太监用着独特的的嗓音说,皇上要将她赐给十三皇子,在下月月末三十号成亲,现场一片沉寂……

    十三皇子?真的假的?

    邓梦春等人面面相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祁悠然天天不是和太子爷混在一起,就是跟着二皇子。怎么混来混去,混到最后,变成嫁给十三皇子了?

    祁悠然不用看那些人的脸就知道,她们现在心里一定都乐开了花。她祁悠然这一次,又成了所有人的笑柄了。

    “民女祁悠然,接旨。”祁悠然面不改色的接下圣旨,那前来传旨的太监似乎也没想到会这样,用安慰的眼神看着祁悠然。

    “有劳公公了。”祁悠然无所谓的笑笑,这小白兔是她自己选的,她有什么不满意的?以后成了婚,家里就是她说了算。让那小白兔干什么,小白兔就会听话的去干,她享福的日子,在后头呢~!

    太监一走,祁府内顿时炸开了锅。不过,他们还是没敢在祁悠然面前那么放肆。因为就算是十三皇子,那也毕竟是个皇子。对于祁悠然这种恶迹斑斑的人来说,她已经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不过这枝头,有点低罢了。

    “恭喜姐姐了。”祁嫣抿嘴笑着和祁悠然说,“不过我还以为,姐姐会嫁给太子或者二皇子中的一位呢。”

    祁嫣眼里的嘲讽太明显了,让祁悠然想无视掉都不行。

    “说不定太子和二皇子等着娶得人是妹妹你呢?不急,我和大姐都嫁出去了,下一个,就该轮到你了。”

    祁悠然盯着祁嫣脸上冒出来的樱花印迹,轻声说:“嫁人还是要趁早的,不然,总有你后悔的那天。”

    祁嫣以为祁悠然说的是她自己现在后悔的心情,却不知,祁悠然是话里有话。

    祁悠然拿着圣旨回了屋,楚小白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看没看见刚才那些人瞅你的眼神儿?”楚小白笑的乐不可支,“诶哟哟祁悠然,我看你怎么收拾这个摊子,叫你不嫁我,活该!”

    祁悠然趁着他张嘴大笑的时候,随手扔了点东西进去。楚小白不小心就咽了下去,险些呛住。

    “什么东西?”楚小白紧张的问。

    “鼻屎。”祁悠然愤愤回答。

    “不对,味儿不对!”不料,楚小白竟说道:“到底什么东西?”

    他说的好像自己以前吃过一样,祁悠然深吸一口气,幽幽说道:“你还真是*界的头号护法,逗逼界的一朵小红花。小女子我,甘拜下风!”

    祁悠然把圣旨往楚小白的怀里一扔,躺到床上去了。楚小白看了看她,又打开手上的圣旨看了看,接着笑。

    “我说悠然啊,以后你就有个小相公了,记得轻点祸害他,不管怎么说也都是我十三弟,这孩子落在你手里,我多少有点心疼。”

    “放屁。”祁悠然现在和楚小白说话,已经完全不顾忌他二皇子的身份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对待小白兔的。保证他以后跟着我,吃香喝辣。”

    祁府上上下下,都弥漫着一种古怪的气氛。祁悠然在房间里憋了一天,傍晚去找萧子缃吃饭,出门的时候有奴才看见她,也都是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真是很碍眼。

    “要不要我帮你揍他们一顿?”楚小白跟在祁悠然身后,提议道:“要不上了他们也行。”

    祁悠然微微皱眉,“你最近口味真是越来越独特了。”

    </

    来到刑部,见到了萧子缃,他好像还并不清楚是发生了什么事。十三皇子只是个小皇子而已,他娶妻,没必要昭告天下。

    可是,有楚小白在,祁悠然觉得,自己即将嫁给十三皇子的事儿,很快就会传遍京城了……

    “萧大人知不知道,悠然快嫁人了!”楚小白八婆一样凑到萧子缃身边,问:“知道嫁谁吗?”

    萧子缃看着楚小白兴高采烈的神情就感觉有点不对劲,祁悠然要是嫁给太子的话,他不会这么高兴的才是。可祁悠然不嫁给太子,又能嫁给谁?

    “谁?”萧子缃疑惑问道。

    “我十三弟,楚奕晨。”

    楚小白说完以后,自己就又忍不住的笑了。祁悠然目光阴沉的看着他,缓缓骂道:“逗逼!”

    萧子缃本是不相信楚小白的话的,但后来,祁悠然自己也承认了。

    几人还是去的杏花楼,进了房间后萧子缃迫不及待的追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料祁悠然却说:“嫁给十三爷是我自己和皇上提出来的,你们不用这么惊讶吧?”

    “你自己提的?”萧子缃更加惊讶了,“那、太子那边呢?有什么反应?”

    不对啊,太子爷下了那么多套,不就为了套住这丫头吗?怎么可能会关键时刻放手呢?

    “太子要娶戴灵儿,以后跟我没关系。”祁悠然说的很轻松,好像这件事她真的无所谓一样。

    “我说姓萧的,你是来请我们吃饭的还是来逼问的?能不能别总提楚云逸啊?”楚小白很快就不乐意了,他不满的对萧子缃说,所以萧子缃只好作罢,陪着祁悠然吃了一顿饭,满腹疑问,等着去找楚云逸问个清楚。

    祁悠然又蹭了一顿饭,吃饱喝足,跟着楚小白晃晃悠悠的回了家。

    夜深,祁悠然打算休息。不过,却有意外的来客。

    “师父?”祁悠然一看杨震天来了,有点惊讶,有点开心。“好久不见你了!”

    “你也知道啊?”杨震天还是以前的那个样子,身上破破烂烂的,腰间挂着个酒壶,典型的叫花子形象。“不是说回京后会去找师父的吗?怎么一直没动静?”

    “最近有点忙,所以就耽误了。师父快坐!”祁悠然把杨震天迎到桌前,说:“师父今儿个来找我,是为了想单纯的看看我呢,还是想来试试徒弟的身手有没有进步的?”

    杨震天摇摇头,回答:“哪个都不是。”

    “那是……?”

    “丫头,你究竟又惹上什么大人物了?”杨震天神情凝重的看着祁悠然,低声问道。

    “呃……”祁悠然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因为她最近惹到的大人物,真是有点多。“怎么了?”

    “有人花大价钱买你的项上人头。消息这两天已经在江湖暗地里传开了。对方开口就是五千两,你说说你,一个丫头片子怎么就总能招惹那么多人!”

    “五千两……”祁悠然不满意自己的身价,“我就值五千两?”

    看来还是太子爷大方啊,愿意花万两黄金救她的性命。

    “师父,你是什么时候听到这个消息的?”

    “今天,所以就急着来见你了。”

    祁悠然想了想,什么人舍得花大价钱来要自己的命呢?

    在齐墓王朝,不管是不是混江湖的应该都知道,逍遥阁才是齐墓的第一杀手组织。他们的价钱虽高,可是事情的成功率也一样的高。想买凶杀人,人们第一反应就应该是去逍遥阁。只是这次,没有,反倒是在江湖上散发了消息,去找别的有能力且贪财的人。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想必很快,祁悠然身边就会有一群想要她脑袋的高人了。

    会是谁?白楚颜?因为知道逍遥阁的人不敢杀自己,她手上有云长卿给的令牌,而且楚云逸那边,也不会袖手旁观。

    还是说,是皇后?皇后不可能不知道逍遥阁和楚云逸的关系,如果这事通过逍遥阁,那么一定办不成。

    祁悠然想来想去,觉得还是皇后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因为眼看着楚云逸就要和戴灵儿成亲了,她的控制欲那么病态,她一定会担心祁悠然暗中搞出什么幺蛾子来。例如抢亲这种事……祁悠然也不是做不出来的。

    祁悠然沉思一会儿后,看向杨震天。突然,她又想起一件事来。

    “师父放心,现在的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了。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在没把你身上的绝学学光之前,我哪舍得死。”

    “悠然,此事非同小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一定要小心自己的安全,如果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去找我,明白吗?”

    “好,我知道了。”

    祁悠然送走了杨震天,在自己的院子里站了会儿。四周空荡荡的,也没有人的气息。看来那些想杀她的人,还没有到位。

    祁悠然踹门进了楚小白的房间,楚小白又被她给惊醒了。

    “干啥,叫我起床尿尿?”楚小白抱着被子,没好气的说:“我才不信你那么好心!”

    “问你件事。”祁悠然小声开口,“江湖上的事,你了解多少?”

    “那就要看你问的是哪方面的了。”楚小白半睡半醒的看着祁悠然,“要是各大门派掌门的花边新闻,你问我就问对了。少林寺的老秃驴,峨嵋派的老尼姑,我全都暗中调查过。不过他俩真没有一腿,我也挺失望的。”

    “那,丐帮的前任帮主,杨震天呢?你可知道这个人?”

    【感谢宝贝儿hollen58的鲜花以及lbqing的月票,很快就成亲啦~洞房花烛夜神马的,少不了的么么哒!读者群317551871,正版VIP读者请加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