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144忍一时得寸进尺退一步变本加厉

144忍一时得寸进尺退一步变本加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小白在听清祁悠然的问题后,总算是从趴着的姿态,变成了坐的。不过,怀中依旧抱着被子,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

    “真是服了你了,总问我这么尖端高难度的问题。”楚小白轻叹一口气后,回答祁悠然的问题。“你说的杨震天,只要是混过江湖的就没有不知道的。不过你好端端的怎么问起他来了?妲”

    原来丐帮的帮主真叫杨震天,这一点他没有骗自己。那不知自己认为师父的这个杨震天,是真的,还是冒名顶替的呢?

    祁悠然没有忘记那一次,她在柳笙溪院子里发现杨震天踪迹的事情。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她不得不小心谨慎几分。而且,这杨震天出现的时机也蹊跷,当初只是在街上遇见一次,就追着要收自己为徒,又处处对自己关爱有加。祁悠然本以为是自己点子高,招人疼,所以这么大的好事也能让她捡着。可是现在再想想,如果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呢?他从一开始,目的就是为了要接近自己的呢?

    “我问你就答,怎么那么多废话。”祁悠然小声的说:“快和我说说他的事。窀”

    “嘿你个小表子,有事求我还敢这么放肆!”楚小白瞪大眼睛看祁悠然,“我又不是要饭的,怎么知道他们老大那些鸡毛蒜皮的事?不过这老头武功好倒是真的,为人也正直,在江湖上口碑很好。杨震天在卸任丐帮帮主一位之后,几乎就退隐江湖了。现在人在哪里做些什么事,也很少有人知道。所以祁悠然,你大半夜的跑过来问他的事,是想干嘛?”

    “你知道他长什么模样吗?”祁悠然不答反问。

    “我不知道,不过你家楚爷应该清楚,不如你现在进宫去叫他起床尿尿,顺便,再问问这个问题?”楚小白提议道。

    祁悠然问完了该问的事情,就从楚小白的房间离开了。楚小白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听着她走回自己房间的声音,喃喃自语道:“大晚上不让人睡觉,这小婊砸到底抽什么风?”

    楚小白所说的关于杨震天的情况,和杨震天的现状基本吻合。所以祁悠然也就能暗暗送了一口气,剩下的只是去确定他的容貌了。

    祁悠然其实不想去见楚云逸,就算通过他,能让这件事变的最简单,可她现在也不想跟他见面。

    但,有些事情不是祁悠然想,就可以的。很快,她就收到了宫里来的消息,说皇后要请她进宫去吃个饭。

    “这是鸿门宴呐。”楚小白翘着二郎腿看祁悠然,问:“不是说还有那戴灵儿和我十三弟吗,你是去还是不去?”

    “去,干嘛不去?”祁悠然想也不想直接回答,“不去的话,岂不是成了我怕她?”

    苏安这是在向自己炫耀,要自己承认,斗不过她。祁悠然现在忍不得退不得,因为苏安摆明了,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忍一时得寸进尺,退一步变本加厉。这就是现在的苏安。她一边找着人想要了自己的命,一边让自己过去陪着她吃饭。这巴掌打的这么重,枣又给吃的这么小,祁悠然哪能愿意?

    她要杀自己,自己却不能杀她,怎么办?

    祁悠然想了想,笑了。那笑容阴狠,让那边一直在看着她的楚小白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觉得冷。

    “你又想到什么损招了?”楚小白皱眉问道。

    “听闻灵儿姑娘琴技精湛,不知是真是假?”祁悠然侧眸看向楚小白,问。

    “说都是这么说的,不过我是没听过。咋地,你有啥想法?”楚小白一看祁悠然的样子就知道她没想好事,好奇的凑上前去,楚小白低声的问:“皇后她没请我,我不能去看热闹,你给我透露透露呗?”

    祁悠然微微一笑,道:“我怕我透露了,你会忍不住跟着我进宫,到时怎么办?”

    祁悠然这一句话,就让楚小白决定一定要跟着她走了。祁悠然料到是这样的,于是她说:“不过有二皇子你跟在身边,我心里也有底一点。最近江湖上疯传,有人拿五千两银子买我的命。我这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要是没个保镖跟着怎么行?”

    “花擦,五千两?”楚小白看来还没听到这消息,他这些天只是跟着祁悠然跑了,而没有多余的体力去打听外面的事。“你怎么这么不值钱?”

    楚小白的话又一次打击了祁悠然,是啊,她怎么就这么不值钱呢?

    祁悠然特意梳妆打扮了一番,然后就进宫赴宴去了。楚小白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她的身边,两人一路大摇大摆,来到苏安的宫殿。此时,另外几人已经都到齐了。

    楚奕晨一见到祁悠然,脸上立刻笑开了一朵花。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跑到祁悠然的面前,拉着祁悠然的手,眼中无比期待的说:“悠然悠然,你真要嫁给我了是不是?”

    十三爷真的还只是个孩子,他感受不到外界的恶意,察觉不出整件事情里的阴谋。他只是开心,开心自己能够愿望成真,却没有想过,这是否只是一个假象。

    祁悠然看着楚亦晨眼中璀璨的光芒,他笑的那么甜,她又能说些什么?这是她的小相公,她可得护着才行。

    “皇上的圣旨都下了,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祁悠然温柔的笑着,牵着楚亦晨的手来到苏安的面前。无视掉苏安和戴灵儿脸上嘲讽的笑容,祁悠然给皇后请了安之后,就入座了。

    楚小白站在那儿,环视一圈,果然没有他的位置。

    “皇后娘娘,你不介意多我这一张嘴,来这儿讨顿饭吃吧?”楚小白怀里还抱着东西,他孤零零的站在那儿望着苏安,问。

    “当然。多二皇子这么个人,想必也会热闹许多的。”苏安点点头,命下人去多添一个人的碗筷桌椅。“不过二皇子怀中这琴,是做什么的?本宫怎么没听说过,你还会弹琴?”

    “是,这个啊。”楚小白低头看了看他一直抱着的东西,回答:“是悠然说,今儿个要为大家弹上一曲助兴的。”

    楚小白一边说着,一边把琴放到了那边的琴台上面。

    他的话一说出,自然有人讽刺的笑了。

    “没想到悠然姑娘还会抚琴,那我们今天,真是要期待了。”戴灵儿就坐在苏安的身边,她的神情让祁悠然认定,自己今天的这个决定,是没错的。

    “大家别听二皇子胡说,我虽然会弹琴,可是只是会一些皮毛而已。这琴今天带来,是特意要送给灵儿姑娘的。听闻灵儿姑娘琴艺精湛,所谓好马配好鞍,这琴,是我花大价钱得来的,就当是送给灵儿姑娘成亲的礼物,还望灵儿姑娘不要嫌弃才好。”

    祁悠然会那么好心,送戴灵儿礼物吗?

    在座所有人,除了楚奕晨之外,是没有人相信她的话的。就连一直没有出声,也没有特意看向她的楚云逸,此时都向她投去了疑惑的眼光。

    戴灵儿有点迷茫,她看了看那琴,又看了看祁悠然,不知该怎么接下这一招。

    好不容易得偿所愿,能够和太子爷成亲了,她现在得顺着太子的心思,不能让他动怒。楚云逸心里是有祁悠然的,这点戴灵儿怎么会不清楚。但是,她若是接受了祁悠然的这份好意,心里又有点不安。总觉得那琴会突然变成什么怪物一样,来对付自己。

    戴灵儿想到的,苏安也一样想到了。她视线扫过那架琴,垂眸沉思片刻后,说:“既然悠然这么有心,灵儿你便收下这份贺礼吧。不过本宫也是头一次听说,原来祁家的二小姐还会弹琴。择日不如撞日,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为我们大家弹奏一曲如何?”

    祁悠然有些心虚的推辞,最后却敌不过皇后等人的期待,因为就连她身边的小相公都缠着她过去弹琴,所以她只能去了。

    坐在琴案前,祁悠然深吸一口气。双手轻轻按在琴弦上,开始弹奏。

    琴声一出,楚云逸就听出了不对劲。其他人没有听过祁悠然的琴声,但他却是听过的!不管怎么说,祁悠然都是经过了邵子平那一关,能够进宫去为皇上弹奏的人,水平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祁悠然是故意弹的乱七八糟的,可她用意呢?何在?为了让戴灵儿风光吗?

    祁悠然很费力的弹完了一曲,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来看向苏安和戴灵儿,她说:“这东西还是不适合我,舞刀弄枪我在行,这个,实在不行,让皇后和各位贱笑了。”

    她话中的讽刺,除了楚小白以外没人能听的出来。心里暗骂,你才贱笑了,你就是个小贱人。

    祁悠然把曲子弹成这样,是在苏安和戴灵儿意料之中的。她要真是能文能武,那岂不是什么都成了她的了?

    这么好一个能够赢祁悠然的机会,戴灵儿怎么可能会放弃?于是,她起身说道:“今日开心,不如我也为各位献上一曲如何?”

    众人当然说好,于是戴灵儿坐到了琴前,琴声一出,果然,把祁悠然秒杀的连渣渣都不剩。

    祁悠然一脸惆怅的坐在那儿,苏安瞥了她两眼,冷笑,觉得她今天是来自取其辱的。

    祁悠然当然要露出后悔的神情,因为她要演戏,给所有人看。

    戴灵儿为了能展现出自己的琴技和祁悠然完全不是在一个水平线上的,特意选了一曲难度比较高的曲子。不过因为太过得意,而她又真的是太久没有摸过琴了,所以在弹完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手指竟被琴弦给划破了。刚刚在弹奏的时候,因为注意力高度集中和紧张,所以,她没有及时的发现。

    戴灵儿为了出风头,所以这事哪能让别人发现?若无其事的微笑起身,将受伤的手指藏进宽大的衣袖之中。苏安也是正在得意之时,戴灵儿这样的小动作,她并没有注意到。

    戴灵儿走回到苏安的身边,直视向坐在对面的祁悠然。

    “这琴果然是把好琴,多谢悠然姑娘的好意,我就收下了。”

    祁悠然怅然若失的笑笑,回:“喜欢就好,能在我这儿拿走你喜欢的东西,这也是最后一件了。”

    说完,她的视线特意瞥向那边的楚云逸,让戴灵儿和苏安,都能感受到她现在沮丧难过的心情。

    如果不是楚小白和楚云逸都把她这个人摸得透透的了,也一定会被她今天的演技给骗过去的。瞧瞧那哀怨的小眼神,眼底深处泪光隐隐闪现着,好像马上眼泪就要掉出来一样。看看那轻轻蹙起的眉头,将幽怨悲伤之情紧紧地锁在那里,愁眉不展。

    祁悠然强颜欢笑的模样,让有些人笑了,也让有些人忧了。她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悠然,你怎么了?”楚奕晨虽不懂那么多的阴谋诡计,可是他看得出来,祁悠然不高兴了。

    祁悠然扭头看向小白兔,摇了摇头,说:“没事儿,吃饭吧。”

    这顿饭,苏安找祁悠然来就是为了炫耀,并且羞辱她的。一顿饭结束,苏安的愿望得以达成,祁悠然和楚小白离开,准备回将军府去。

    “悠然。”楚奕晨寸步不离的跟在祁悠然的身边,小声的和她说着话。“我听宫里的人说,你大哥犯了谋反之罪,所以父皇大怒,才不让你嫁给太子,转而嫁给我的。这事儿,是真是假?”

    祁悠然眸光一闪,微微动怒。哪个不要命的敢在背后嚼这种舌头,还让她的小相公给听去了?

    祁悠然微微垂头看向楚奕晨,他才刚刚到她的肩膀。“十三爷可知,奴才为什么会是奴才,而很难翻身吗?”

    楚奕晨摇摇头,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奴才之所以是奴才,是因为他们墙头草随风摆的本领最厉害。风吹向哪边,他们就往哪边跑,不管是对是错,不管结局如何。他们没有自己的主见,所以说出的话,十三爷就只当是耳旁风,听过就罢,没有必要当真。”

    楚奕晨听了祁悠然的话后,果然高兴了。点点头,他又说:“悠然,你这就要回家去了吗?不如跟我回去,见见我娘如何?”

    楚奕晨的话让祁悠然打了退堂鼓,十三爷心思单纯,可那婧妃娘娘,却不可能同样是这样的。祁悠然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自己的这个未来婆婆,所以就敷衍的说:“今天还是算了,我匆匆过来,只想着要怎么讨好皇后,而没有给婧妃娘娘带礼物。下次,下次我一定准备好,才和十三爷去见婧妃,行吗?”

    楚奕晨也没有为难祁悠然,放走了她。祁悠然和楚小白出了宫,这一路上,楚小白都以一种很怪异的眼光看着祁悠然。

    “有话就说,你瞅什么瞅?”祁悠然终于被看烦了,说道。

    楚小白其实很想接一句“我瞅你咋地?”,不过他怕挨揍,就没那么说。“我发现,你对我十三弟好像特别的有耐心。是因为他是你小相公,还是你对孩子都这样?”

    “你想知道?”

    “当然。”

    “那你想办法把自己变成孩子,成天跟在我屁股后面试试不就成了?”祁悠然冷笑,楚小白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这女人的母性光辉,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施舍给别人的。

    祁悠然等人离开之后,苏安只留下了戴灵儿一个人。

    她又看了看祁悠然带来的那架琴,问戴灵儿,“果真是好东西吗?”

    戴灵儿点点头,答:“难得的好东西。娘娘,你说,她好端端的怎么舍得送我这样的大礼?”

    苏安想了想,嗤鼻笑道:“也许是走投无路了,想着向我们示好呢?既然喜欢,东西你就收下。只是记住,在没有成亲之前,要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和祁悠然见面的机会。”

    “我明白。”

    苏安起身走到了那架琴前,仔细的看了看。她原本是担心祁悠然在这琴上动什么手脚的,可检查一番后发现,真的就只是一架普通的琴而已。而且祁悠然今天也动了它,没什么不对之处。戴灵儿又好像真的很喜欢这琴,所以苏安就让她把琴带了回去。

    祁悠然这次进宫,没有机会单独和楚云逸说上话。不过很快,他就主动找上门来了。

    深夜,祁悠然看着这个不速之客,慵懒的躺在床上,没动地方。

    “太子爷这深夜到访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我还以为,是来杀我的刺客呢。”祁悠然侧着身子躺在床上,看着坐到桌边的人,问:“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

    “你也知道,现在有人想要你的命?”

    “哟,看来太子爷消息也是一样的灵通。”祁悠然自嘲说道:“不过我就值五千两,这价钱开的,我有点不太满意。”

    “不怕死的东西。”楚云逸无奈,五千两就有那么多的人争着抢着来杀她,若是开到一万两或者以上,他岂不是更有的忙了?

    “这消息传出来也有两三天了,不过到现在,我还一个人都没见到。”祁悠然慢慢坐起身来,微眯着眼睛看楚云逸,问:“是他们还没找过来,还是有人暗中帮我,把他们都给解决了?”

    祁悠然觉得奇怪,按理说五千两也不是小数目了,不可能一个杀手都不现身。所以祁悠然怀疑,难道是楚云逸暗中派了人保护她,把那些人都给杀了?

    “说说看,你今天送戴灵儿的那架琴,有什么古怪。”楚云逸不答反问,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你那么聪明,自己回去慢慢想不就行了,问我干什么。”

    祁悠然不悦的看他,又倒身躺下了。“不爱和你唠嗑,赶紧回去吧。”

    祁悠然大胆的赶楚云逸走,楚云逸看着她背着身子对着自己,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屁股翘得这么高,是想做什么?”楚云逸俯身贴在祁悠然的耳边,手却不规矩的摸上了祁悠然的腰。

    祁悠然被他的话还有举动吓了一大跳,心跳的速度都已经不能受自己控制了。

    嗖的一下就坐了起来,祁悠然防备的坐到墙角,看着眼前这个一脸邪笑的人,骂道:“臭溜氓!大半夜不睡觉跑来调戏我,你要不要这么闲!”

    楚云逸淡定的笑着,看着她像是个受了刺激的小刺猬一样,把身上的刺都竖了起来,心里想要逗逗她的想法,也就更加强烈了。

    “没办法,本太子就是这么闲。”楚云逸无所谓的说着,视线也是从祁悠然的脸一路向下,停在了她的胸口处。“之前我考虑的太多,让到了嘴边的鸭子都飞了。如今你我不用成亲,我也不必想那么多了。与其把你这块肥肉让给我十三弟,不如留着给我自己吃。反正你那么聪明,新婚之夜,总有办法自己搞定的,对吧?”

    “你别过来你!”祁悠然看着一点一点向自己逼近的楚云逸,有点慌。“你再这样我就把楚小白喊过来了!”

    “喊喊试试,我也想知道,我今儿个用的*香好不好用呢。”楚云逸一脸的狡诈,他在现身到祁悠然这儿来之前,就已经迷倒了楚小白,保证他能一觉睡到大天亮。

    楚云逸说话的时间,已经上了床,到了祁悠然的面前。祁悠然近距离面对面的和他四目相对着,心中又恼又怒。

    凭什么啊?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说调戏就调戏?

    “我告诉你楚云逸,士可杀,不可辱!”祁悠然大义凛然的表明自己的态度,“你休想得逞!”

    “是吗?”楚云逸微微一笑,嘴角上扬的弧度刚刚好,迷的祁悠然又差点忘了自己的立场,心底生出一种想要投怀送抱的冲动。“我能不能得逞,不是你说了算的。”

    楚云逸长臂一伸,直接把祁悠然捞了过来。祁悠然被他压在身下一动不能动,咬着牙,瞪着他,却也没骨气让他滚远点。

    “这心跳声,应该不是我的吧?”楚云逸就是知道怎么让祁悠然恼羞成怒,“这么紧张干什么,怕我把你吃了不成?”

    “吃我?”祁悠然冷笑,“我怕你噎死!”

    “好大的口气。”楚云逸低下头去,祁悠然的身子一怔,变的更加紧张了。

    楚云逸感觉到了她的变化,继续戏谑的说:“别怕,反正嘴对嘴这种事,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做了。”

    “楚云逸你……”

    祁悠然的话没说完,后半句就被迫吞回了肚子。楚云逸的吻技是越来越精湛,不出一会儿,祁悠然就被吻的晕头转向,只能躺在那儿干瞪他。

    “你欺人太甚!”祁悠然有气无力的指控。

    “谢谢。”楚云逸收下她的称赞,“所以,你是打算告诉我真相,还是继续,什么都不说?”

    【谢谢宝贝儿筱雯baby的荷包打赏,谢谢feihappy01、胖胖妈咪以及冰心兒的月票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