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152我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152我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戴灵儿躺在床上,头脑从来都没有如此的清晰过。

    活了这么多年,所有的片段仿佛都一一从脑海里闪现过去一遍。好的,坏的,她全都逃不掉。

    从小到大,戴灵儿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好的家庭,好的容貌,好的教养。所以皇后会挑上她,看起来应该是理所当然的。而在戴灵儿看来,自己会嫁给太子,也是理所当然的。

    会输?没想过窀。

    会输给祁悠然?更没想过。

    祁悠然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名字,戴灵儿很久以前就曾经听过,而且,还不是听过一次那么简单。

    祁悠然,她是京城所有名门千金,大家闺秀中的异类,亦或者说,是败类。如果,太子要是娶了别人,戴灵儿也许只会叹息。但,那个人是祁悠然,她却愤怒。

    甘心?怎么会甘心。戴灵儿想着想着,突然,就想起了皇后之前说过的一句话。

    皇后说,她会输给祁悠然,只是因为心计没有祁悠然多。戴灵儿是不承认自己笨的,但现在,她却不得不赞同皇后的话。

    她不光笨,不光蠢,还很心地善良。

    死里逃生之后,很多迷茫的事情都想通了。戴灵儿在床上躺了一上午,然后,起床,梳洗打扮,进宫。

    没有先去见皇后,而是先到的东宫,来见那位代替自己,成为太子妃的女人。

    “看来戴小姐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祁悠然看到戴灵儿后,并没有出乎意料。倒是一旁的楚小白,吓了一跳。

    戴灵儿抿嘴一笑,祁悠然那日到了戴府后,都发生了些什么,对她说了些什么,她可是都记得一清二楚。

    “能好,是托太子妃的福。所以今日进宫,特意前来道谢。”

    戴灵儿温柔贤惠,眼眸中没有一丝恨意。楚小白坐在一边儿看着她,听着她和祁悠然的对话,等她离开之后,楚小白问:“你不是杀了她吗?怎么好了?”

    祁悠然浅笑不语。

    “这戴灵儿不会好了以后,什么事儿都不记得了吧?”

    “你觉得可能吗?”祁悠然嗤鼻笑道:“她不光记得,而且,还记得清楚呢。”

    “既然记得,还能这么和颜悦色。”楚小白倒吸一口气,“看来最毒妇人心这话,说的还真是没错。”

    楚小白一直都弄不太懂女人,她们开心的时候笑,伤心的时候哭。可是,你根本说不清楚她们什么时候是开心的什么时候是难过的。

    这个戴灵儿,虽然是个大家闺秀,可以前也有过撒泼骂街的时候。现在,和祁悠然结下了那么大的仇,竟然还能笑眯眯的过来打招呼,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

    “你……打算怎么办?”楚小白见祁悠然不说话,追问。

    “还能怎么办。”祁悠然单手托腮,凝望着戴灵儿离去的方向,悠悠说道:“看着办呗。”

    祁悠然和戴灵儿的态度都很奇怪,再次见面,不但没撕逼,还融洽成这样。所以楚小白想了想,觉得唯一的解释就是,后面一定还有更精彩的好戏等着他看。

    戴灵儿从东宫离开后,径直到了苏安那儿。

    垂着头,安静的站在苏安的面前。苏安斜靠在软塌之中,看了戴灵儿一会后,缓缓开了口。

    “好了?”

    “回娘娘,身体已无大碍。”

    “为什么会病,为什么会好,都清楚了?”

    “很清楚。”戴灵儿点了点头,回答:“病是因为祁悠然,好也是因为祁悠然。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救我,可是我想,像她那种心如毒蝎的妇人,是不可能突发善心饶我一命的。”

    苏安轻笑出声,“看来这一病,倒是把你的脑袋给病的聪明了不少。”

    “以前是灵儿愚笨了。”

    “过来坐。”苏安冲她摆了摆手,叫戴灵儿过去。

    戴灵儿走到苏安的面前,半跪在地,为她轻轻揉捏着腿。苏安慢慢合上双眼,轻声说道:“既然好了,就乖乖听话。本宫会帮你把失去的,全都讨回来。”

    “灵儿也一定配合娘娘,不论娘娘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p戴灵儿的字里行间中,苏安能够感觉得到她的变化。觉得祁悠然救活戴灵儿这一举动无比的愚蠢,苏安已经被祁悠然这个小贱蹄子彻底激怒,再花费心思去找其他合适的人选,她也的确是没那个耐心。

    戴灵儿听话温顺,最合苏安的心思。虽然不够聪明,可是往后的时间还长,她又不是痴傻的人,也不是扶不起来的。

    “回去好好养身子,等身子骨不这么弱了,再来见我。”苏安抬手轻轻抚摸着戴灵儿的头,柔声对她说:“只要你听话,该是你的,本宫一定会给你。”

    “一切听从娘娘的吩咐。”

    戴灵儿为苏安浑身揉按了一遍之后,离开了皇宫,在出去的路上她遇到了楚奕晨。

    楚奕晨那日跟随祁悠然还有楚小白去过戴府,也见过了戴灵儿。虽然她现在不像那天疯疯癫癫的,可五官却并没什么变化,楚奕晨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楚奕晨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想着她怎么好了。戴灵儿见到楚奕晨后,则是冷笑起来。

    如果按照太子的话说,那么她该嫁的人,就是这位十三爷了。戴灵儿瞧惯了楚云逸的模样,哪还能把楚奕晨这小孩子看进眼里?

    “民女戴灵儿,给十三皇子请安。”戴灵儿主动上前,和楚奕晨打了招呼。

    楚奕晨上下扫视了她一遍,道:“你好了?”

    “多谢十三皇子关心,民女的身体已无大碍。”

    “哦。”楚奕晨也不知再和她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下后,他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楚奕晨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戴灵儿站在那儿,看他前去的方向是东宫那边,眼睛四下瞥了瞥,并没有旁人。戴灵儿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嘴角,喃喃自语道:“明明是被祁悠然耍了,可还是心甘情愿的当她身边的一条狗。皇上的儿子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和我一样,要被人笑话。”

    戴灵儿离开皇宫回到家中,她平静的模样让府上的人都很担心。可戴灵儿却反是无所谓的安慰他们,这样一来,让戴宗这个心疼孙女的爷爷,就更加不安了。于是戴灵儿吃饭睡觉,身边都要奴才看守着,以免她想不开,自寻短见。

    戴灵儿话不多,可情绪一直都很稳定。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她平日里除了在府上走动走动之外,就是在房中弹琴,刺绣,偶尔进宫去和皇后说说话。

    自家孙女受苦,戴宗当然不可能咽得下这口气。可他年岁已大,已经到了该退隐的年岁。他说的话,皇上也未必会听得进去。

    祁悠然如今当了太子妃,祁家在朝中的地位,就更加非同一般。想要将其扳倒,要比以前难上数倍。

    朝中的局势在悄悄发生着变化,当远在边关的祁青云,在听到祁悠然成为了太子妃之后,他也是十分震惊,不知在回去之后,该如何面对自己这个曾经的二女儿。祁青云只是觉得,世事难料。而发生在祁悠然身上的事,有些荒唐过头了。

    最近的日子过的似乎很安逸,醉红妆的死因已经查清,剩下的只是祁悠然去西域一趟,将灼珏处理而已。

    京城内,祁悠然无所事事的待在皇宫里,需要做的事情,只是对付皇后。

    楚奕晨自从那一天之后,就真的每天都泡在东宫。他很听祁悠然的话,这让祁悠然的心里,也有点说不出来的复杂。

    祁悠然就算是没和楚奕晨成亲,可还是,成了他的奶娘……

    “十三爷,你得吃饭啊。”

    练武场旁,三十多岁的女人一脸心疼的看着楚奕晨,手中端着饭菜,苦苦哀求。

    楚奕晨练功练的满头大汗,被她一声又一声的唠叨弄的心烦,楚奕晨深吸一口气,停下动作,瞪着她,怒吼:“烦不烦?!吃吃吃,要吃你自己吃!滚出去,别烦我!”

    “哪来的大爷,脾气这么大?”

    外面,祁悠然的声音随着风飘了过来。片刻过后,人也出现在了楚奕晨的视线之中。

    祁悠然走了过来,瞧了眼那奴才手中的饭菜,还有楚奕晨手上的水泡。

    楚家的孩子,骨子里都有那一股劲儿。一旦下了决心做什么,就一定要做成。但……急也不能急成这个样。

    楚奕晨最近瘦的很明显,别说是婧妃娘娘,就是从小就跟在他身边的奴才看着,都觉得心疼。

    “把饭吃了,不然,别在我这儿练武。”祁悠然只是一句话,就让楚奕晨乖乖的接过了碗筷,老老实实的坐到一旁去吃饭了。

    那奴才感激的看了祁悠然一眼,多日接触下来,觉得祁悠然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但,也依旧让人摸不透。

    楚奕晨吃饱喝足,一抹嘴角,眼睛瞟向祁悠然。

    “十三爷看我干嘛?吃完饭不能立刻练功,走,跟我出去溜溜,消化消化食儿。”

    楚奕晨点点头,跟在祁悠然的屁股后面。他已经完全变成了祁悠然的小跟班,这是让很多人都觉得很惊奇的事情。

    皇室子弟,别的不比,若是比脾气的话,谁都赢不过他们。可看看现在,一个太子,一个二皇子,一个十三皇子,全都被这个祁悠然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外人怎能不惊奇不感叹?祁悠然这个女人,不光有着美貌,心计,也真是够多的。

    楚云逸这两天一直躲着祁悠然,想也知道,是皇后对他动了什么手脚。楚小白回楚云阁去查账了,要等两天才能回来。所以祁悠然时间挺多,压力,也挺大。

    一个人带着楚奕晨在宫里遛弯儿,祁悠然扭头看着楚奕晨受伤的手,问:“十三爷怎么突然这么用功了?”

    “不是你说的,要我好好练武,跟太子学习吗?”楚奕晨理直气壮的反问祁悠然。

    “可你们家太子哥哥,也不是一日两日,就变的那么厉害的。这事儿不能怠慢,可也不能心急,懂吗?”

    本是一双细皮嫩肉的手,现在,水泡、茧子全都磨出来了,回去婧妃娘娘一瞧,不心疼才怪呢!

    楚奕晨不吭声,就跟在祁悠然的身边走着。绕了一大圈,等祁悠然觉得差不多了之后,就带着往回返。

    眼看着快要到东宫的时候,楚奕晨的脸色突然变了变。祁悠然先是发现他的脚步变慢了,疑惑的扭头去看他,只见楚奕晨表情痛苦的捂着肚子,随后就倒在了地上。

    祁悠然的心一沉,赶紧过去把他抱起。

    “哪难受?”祁悠然紧张询问,同时握起他的手腕。片刻过后,祁悠然满眼怒意。

    太过分了!!

    祁悠然抱着楚奕晨往东宫跑去,命人把刚刚给楚奕晨送饭的那个奴才叫来,祁悠然将楚奕晨抱进房间里,撸起袖子,怒火中烧。

    中毒了,而且还是剧毒。

    祁悠然深吸一口气,对方意图如何,再明显不过。

    楚奕晨天天待在东宫这边,出了事,祁悠然和楚云逸也一定逃不了责任。宫里喜欢玩这一套的,能有谁?祁悠然现在不想去想,也没心情去想。

    “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祁悠然按住楚奕晨抽动的肩膀,在他耳边坚定的说道。

    转身去取出银针,祁悠然返回床边后,先是用锋利的匕首划破了楚奕晨的两个耳垂,接着点住他的穴道,为他施针解毒。

    祁悠然忙的满头大汗之时,乔小蝶带着之前的那个奴才赶了过来。慌慌张张的冲进了房间,看着床上脸色苍白,已经快失去知觉的楚奕晨,乔小蝶眼里泛出泪光。

    “晨儿怎么样了?有没有事?要不要去宣太医?”乔小蝶几步来到祁悠然身边,问。

    “娘娘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祁悠然安慰着她,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一番折腾,大半个时辰过去后,床上躺着,还有地上站着的人,才都松了口气。

    楚奕晨吐出很多血,都是黑色的。祁悠然抬手擦擦额角的汗,越过乔小蝶,看向那边的那个奴才。

    为楚奕晨解毒的整个过程,她都站在那里。手脚吓的直发抖,似乎还没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祁悠然派去的奴才,也没把话说明白,却将祁悠然抱着楚奕晨,一脸大事不妙的画面描绘的有声有色,不然乔小蝶也不会赶过来。

    “十三爷的饭菜,是谁做的?都过了哪些人的手送到我这儿来的?”祁悠然冷声问她。

    那奴才想了会儿后,声音颤抖的回答了祁悠然的问题。祁悠然听后,让她出去侯着,接着看向乔小蝶,说:“婧妃娘娘,今天的事是我疏忽大意了。”

    “晨儿真的没事了?”乔小蝶偏着头看楚奕晨,还是心疼不已。

    “以我项上人头担保,没事了。”

    乔小蝶这才彻底松了口气,身子软了下来。

    勉强走到凳子前坐下,乔小蝶看向祁悠然,问:“到底怎么回事?”

    “十三爷吃了饭,我带他出去遛弯,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他被人在饭菜里下了毒,我以为那奴才是他的奶娘,没有问题,就没有想过要验一验毒。”

    乔小蝶目不转睛的看了祁悠然很久,然后,瞥了床上的楚奕晨一眼。接着,对祁悠然慢慢说道:“我发现,只要是你在的地方,状况就会很多。”

    这话当然不能算是好话,祁悠然哪能听不出来。

    祁悠然扯了扯嘴角,若有似无的一笑,回道:“我也发现了,那不知娘娘,可有什么妙计能改变这种情况?”

    乔小蝶垂下眼帘,并未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接着问道:“这次的事,会是什么人做的,你心里可有数?”

    祁悠然怎么能没数,这事儿除了是皇后搞的鬼,还能是谁?如果是其他的妃子,因为妒忌乔小蝶现在得宠,想要报复她,那为何不直接冲她去,反而要对十三皇子下手?如果说,是想要让乔小蝶因为自己儿子死去而伤心欲绝的话,那对方也应该挑一挑时间地点再下手才对。

    祁悠然现在深受太子爷的宠爱,这事儿整个皇宫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对付婧妃,却把太子扯上,那人除非是脑袋傻到一定程度了,不然,绝不会这么做。

    皇后知道祁悠然会下毒,也猜到她一定会解毒。那么,她为何还要下这个手?弄不死祁悠然,想要恶心祁悠然,当作是消遣乐呵吗?

    祁悠然不可能直接告诉乔小蝶,说她怀疑皇后。倒是乔小蝶,见祁悠然一直不说话,垂眸沉思,便又开口,问她:“这事儿,可是皇后做的?”

    祁悠然眸光一闪,定定的看向乔小蝶。

    乔小蝶看她的反应就猜出来了,轻声一笑,对祁悠然说:“别在那儿站着,过来,陪我说说话,聊会儿天。”

    祁悠然走过去,在乔小蝶身边坐下。听着乔小蝶问她,“听说那婚后第一天去给皇后奉茶,就被她泼了一脸?”

    “看来这事儿,已经传开了呀。”祁悠然没有否认。

    “皇后似乎并不喜欢你。”

    “不喜欢我的人有很多。”祁悠然还是不否认,“我没办法让每一个认识我的人都喜欢我,也没办法顾及到身边的每一个人,让他们都能平平安安。”

    祁悠然觉得,乔小蝶是个聪明人。对于楚奕晨和祁悠然最初的婚事,到最后的结局。她这个做娘的,不可能不生气,可是她一点都没表现出来。

    “不知婧妃娘娘,是喜欢我中的一个,还是不喜欢我的一个?”祁悠然笑问。

    “你觉得呢?”

    “应该是讨厌的,毕竟我让十三爷哭的那么惨。”祁悠然坦白回答:“娘娘,我这个人,不管别人怎么说,可我自己也清楚,我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有我的野心,有我想得到的东西。十三爷一事,让他和你都脸上无光,这是我的过错,我不能否认。当初在皇上面前提出,想要和十三爷成亲的人,也的确是我。我是为了利用十三爷让太子生气,我也不否认这一点。但我也有想过,如果一旦,真的和十三爷成了婚,那我也一定会护他周全。”

    祁悠然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事情走到现在这步,我没有想到过。我亏欠十三爷的,我会尽我所能去弥补。所以娘娘放心,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他在我身边出事。”

    “你倒是坦白,什么都说了。”乔小蝶问:“既然如此,那不如告诉我,晨儿今天中毒的事儿,你可想到什么蛛丝马迹了?”

    “回娘娘,没有。”

    “坦白是坦白,但,却不够诚实。”乔小蝶嘴角的笑容变的有些冷清,“不过也是,皇后做事一向都是干净利落的。”

    祁悠然没说话,乔小蝶说:“晨儿和你的事,你有责任,但这事儿太子和皇上一早就计划好了,我也不能怪你什么。”

    皇上偏心太子,乔小蝶无法言语。可通过这事儿,她也算是因祸得福。因为皇上觉得亏欠他们母子俩的,所以也就更加宠她。一连多日,皇上都夜夜到乔小蝶那里去,让其他的妃子,都妒忌红了眼睛。

    乔小蝶的手慢慢拂上了自己的小腹,对上祁悠然的双眼,她说:“我怀孕了。”

    祁悠然的眼眸睁大,听乔小蝶继续说:“这事儿除了我和身边的陪嫁丫鬟外,你是第三个知道的人。我连太医都没让知道,就是担心皇后听到了这个消息,会对我做什么。”

    乔小蝶也是要防备着苏安的,今天一见祁悠然为楚奕晨解毒的样子,乔小蝶突然有了个主意。

    “我要保住这个孩子,你既然精通医术,不如以后,就帮我诊脉保胎,如何?”

    祁悠然当然点头,回:“娘娘放心,就算我医术不成,也还有二皇子这个神医在。不过……”

    祁悠然欲言又止了一下,“不过皇上他知道这事儿吗?这种情况还要的话,会对孩子有影响吧?”

    “我正打算今天告诉他。”

    祁悠然看着乔小蝶浅笑的眉目,突然间觉得,乔小蝶并不应该仅限于现在这个身份。她,还可以爬得更高才对。只是不知,她心里是否有这个打算?

    “晨儿跟着太子和你,能学到些东西我也是开心的。”乔小蝶说着自己对此事的看法和决定。“这件事暂时不要让太多人知道,等你调查清楚之后,来告诉我结果,再做定夺,也不迟。”

    “好。”祁悠然点点头,不知乔小蝶心里是怎么想的。如果真有证据指向皇后,难道她还敢和皇后对立不成?

    【感谢宝贝儿夏云浅和翟妞妞的月票~明天后天加更,万字大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