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后宫要大乱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了,楚小白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房间。

    推开门,径直来到床前,楚小白歪着头看着床上的两人。那两人身上什么都没穿,薄薄的被子松松垮垮的盖在两人的身上,该遮得地方,都没遮全。

    楚小白的视线把欧阳翎从头到脚都扫了一遍,然后把被子扯了扯,把她盖的严严实实的,搬了个凳子坐在床前,诊脉,心里想着,这按辈分来说,欧阳翎应该是他的后妈,他把她看光了,以后见面要是尴尬怎么办?

    很快,楚小白纠结的这个问题,就随着他接下来的发现而烟消云散了窀。

    欧阳翎的脉象是有点奇怪的,但对身体又没什么大碍。她怀不上孩子的原因,就在于这儿了。

    这种毛病,太医殿的那些人也应该查得出来,怎么却没人给她下药诊断呢?

    楚小白搞清了欧阳翎不怀孕的原因后就离开了,第二天查了一下,经常给欧阳翎诊脉的太医是哪一位。

    “干嘛去?”祁悠然看着一脸八卦的来找自己,并且说要带自己出宫去个地方的楚小白。“你把话给我说明白。”

    “到了你就知道了,赶紧走,着急!”

    楚小白拉着祁悠然出了宫,七拐八拐,走了很久,终于停在了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小巷子口。

    祁悠然伸着脖子往里面看了看,没看出来这里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儿不?”楚小白小声的问她,接着又回答:“这儿可住了个神医。”

    “比你还神?”

    “专业不一样。”楚小白痞笑着说:“这个神医,在宫里都是有名的。”

    祁悠然蹙眉,表示不明白。楚小白便给她解释说:“从这儿往里走,走到头再往右边一拐,有个屋子,那儿住着的,就是李大善人。寻常老百姓可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后宫的那些娘娘们,尤其是出过风头的,都一定和他打过交道。”

    “真有那么神?”祁悠然怀疑的问。

    “当然。”楚小白肯定的回答,“他的专业,还真就是研究男女那点事儿,也是个高端大气的妇科大夫。我怀疑,皇后从婧妃那儿搜到的药,就是从这儿得到的。”

    “这个李大善人这么厉害,太医殿的那些人,不知道吗?”

    “太医殿的管事,名叫李达。这个李善人,叫李明。他们是亲兄弟,所以这其中的猫腻,你能闻的出来吧?”

    听楚小白这么一说,祁悠然就明白了。

    “你之前说,欧阳翎怀不上孩子是有人故意动了手脚?”祁悠然问,见楚小白点了下头后,她朝着巷子里面看了看,垂眸沉思了一下,又问:“难不成,是这位李大善人给开的药?可是,他又是受何人指使呢?”

    祁悠然努力认真的想了想,突然,眸光一闪,抬头看向楚小白,缓缓地问:“皇后?!”

    楚小白笑的诡异,“这,我就不知道了。”

    太医殿的太医们,也都不能算是吃软饭的。欧阳翎的异样,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实话,给欧阳翎医治。

    皇上还等着欧阳家每年上交的军饷,如果能让欧阳翎有个孩子的话,那么欧阳家对皇上就会更加忠心耿耿。所以皇上不会傻到,去做这种事情的。最大的可能,就是皇后。

    皇后名义上是帮着欧阳翎上位,但同时她也知道欧阳家在齐墓王朝的地位如何。欧阳翎现在得宠,日后再生个一儿半女,渐渐地,也许就会不受她控制了。所以她在暗地里搞这么一招,一边让欧阳翎死心塌地的为她卖命,一边算计着欧阳翎。

    祁悠然想到了乔小蝶的那句话,后宫,还当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皇后要算计着那么多的人,她不累吗?

    从沉思中回到现实,祁悠然拍了拍楚小白的肩膀,说:“给你立个功,回头再给奖赏!”

    说完,祁悠然就转身打算回宫。

    “诶诶,来都来了,难道不想见见这位善人的功力如何吗?”楚小白顺手拽住了祁悠然的胳膊,拖着她,往巷子里面走去。

    进了屋子,里面的光线暗暗的。祁悠然打量了一下,只有十几平米的地方。

    听到开门的声音,里面的人慢慢走了出来。祁悠然也顺势打量了他一番。

    个子不高,精瘦的身材,留着个八字小胡,一看就是特别精明的人。

    楚小白财大气粗的往桌子上扔了锭银子,然后把祁悠然往他面前一推,说:“给我夫人瞧瞧。”

    李明几步走到祁悠然面前,示意她坐下说话。“不知大人是想瞧哪方面的?”

    祁悠然伸过手腕过去,李明的表情很快就发生了变化。

    “成亲一年了,还生不出儿子来,你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小白站在祁悠然身后,一脸厌恶的说:“再生不出来儿子,老子就要娶别的女人进门了!”

    李明抬眸看了看嚣张的楚小白,又看了看祁悠然,最后摇了摇头,把那银子还给了楚小白。

    “你这是什么意思?”楚小白皱眉问他。

    “这病,我看不了,二位还是另找高人吧。”

    李明说完,就转身回了屏风后面,任凭楚小白怎么叫嚣,他都不肯出来。

    出了门,祁悠然饶有兴趣的笑着。她自己的身体情况,她比谁都清楚。从最初在五毒山上服毒,到现在以血喂蛊,她的体内是有毒的,而且毒还不少。那李明一定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发现了她不是个普通的人,所以才会请他们走的。

    事情变的越来越有意思了,回了宫以后,祁悠然耐心的坐在房间里,计划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等天黑之后,又去了一趟冷宫,见了乔小蝶。

    楚云逸已经在冷宫周边安排了人手,以防乔小蝶死在皇后的毒手之上。祁悠然见到乔小蝶后,对她说了自己的计划。

    “让皇后,和翎贵妃狗咬狗?”乔小蝶重复着祁悠然的话,一脸质疑,“能行的通吗?”

    “能不能行得通,那也得试试才知道。总之婧妃娘娘别忘记我说的话,到时这戏,一定要演好才行。”

    乔小蝶点点头,又问了问祁悠然,关于乔继航的案子之后,才让祁悠然离开。

    一切准备就绪,祁悠然剩下的,就是去见见欧阳翎,和她谈谈心,对对话。

    见欧阳翎这事儿,必须隐蔽,不能让皇后知道,也不能让皇上干扰。这种时候,便是需要太子爷出马了。

    祁悠然求楚云逸去牵制住皇上一段时间,自己则是趁着欧阳翎在房间里沐浴的时候,闯了进去。

    “唔……!”

    房间里只有欧阳翎一个人,她悠闲的玩弄着水中的花瓣,擦洗着自己白皙的皮肤,等着一会儿等着皇上过来。

    祁悠然的突然出现,让她十分惊恐。唇口被祁悠然捂住,她只能呜咽着,手脚在水中挣扎着。

    “贵妃娘娘再这么扑腾的话,我就把你的头按进水里,憋死你。”祁悠然一手捂住她的嘴,一手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站起来。

    欧阳翎并不相信祁悠然的话,于是祁悠然只好让她亲身体会一下。

    整个头都浸在水里的感觉,欧阳翎的呼吸越来越困难。祁悠然眼睁睁的看着她一点点安静下去,等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才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拖了上来。

    “姐姐就是这么不解风情。”祁悠然冷眼看着欧阳翎,低声说道:“本来找你是有好事的,被你这么一闹,我还真是没什么心情说了。”

    欧阳翎缓了好久,才好转了一些。鼻子里面都呛进了水,她狼狈的坐在浴桶里,看着祁悠然,也不敢再像刚刚那样的态度了。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我不是说了,是好事。”

    “好事?”欧阳翎嗤鼻笑道:“若真是好事,也轮不到我身上来吧?”

    欧阳翎对祁悠然是十分排斥的,想当初,她在听到欧阳信要和祁悠然成亲的消息时,她便十分震怒。但那时她还不是贵妃,还不像现在这么得宠,在皇上面前说话,也没有那么大的力度,所以她只能忍着。没想到世事难料,欧阳信最后死了,祁悠然最后,竟然爬上了太子妃的位置。

    “翎贵妃对我的偏见,还真不是一点两点那么简单的呢。”祁悠然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她不悦的神情,说:“我好歹也是差一点就成为你弟妹的人,对我,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祁悠然不提欧阳信还好,一提起欧阳信,欧阳翎心中的怒火,就烧的更是旺了。

    “息怒息怒,贵妃娘娘息怒。”祁悠然嬉皮笑脸的说:“今儿个来找你,真的是有重要的事。难道娘娘就不想知道,自己一直怀不上孩子,是什么原因吗?”

    欧阳翎身子一愣,没想到祁悠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祁悠然手里握着欧阳翎的手腕,听着外面的脚步声,清声说:“娘娘的脉象可是有些不正常,你难道就不想听听,我所知道的事情吗?”

    奴才已经走到了门口,敲响了门,想要进来。欧阳翎沉默了一会儿后,开了口,把奴才叫退了。

    她斜睨着祁悠然,说:“我谅你今天也不敢动我分毫,想说什么,说吧。”

    “我知道娘娘一直都特想要一个孩子,怎奈这肚子不争气,始终没动静,对吧?”

    欧阳翎咬牙看她,“那你刚刚所说,你知道的事情又是指的什么?”

    欧阳翎生不出孩子这回事,整个宫里的人都知道,祁悠然若是敢说,她来这儿就是为了说这话的,欧阳翎就打算扇她一个嘴巴子,让她滚。

    “我知道娘娘为什么生不出孩子,还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娘娘怀上孩子。”祁悠然的视线不怀好意的往水里瞥了瞥,欧阳翎的身子,她一眼就能看全。

    “娘娘就不打算出来穿上衣服,我们好好的谈吗?”

    欧阳翎看祁悠然的眼神,是半信半疑的。但她也想要弄清楚,祁悠然过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于是就起了身,披上了外袍。

    “谈吧,谈什么?”欧阳翎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也不正眼看她,直接问道。

    “宫里的太医,是怎么说的?”

    “身体无大碍,这种事情,要看缘分。”

    “那太医是谁介绍给娘娘的?娘娘又可否想过,要找宫外的医生来看一看?”

    “是谁介绍的,你不必多问。宫外的郎中,自然也找过。”

    欧阳家不差钱,所以在欧阳翎的肚子上面,也花费了一番心思。欧阳翎当然不会让祁悠然知道,她和皇后是一个阵线的。不过祁悠然心里已经有数了,她就算不说,祁悠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太医不会是皇后娘娘给找的吧?那宫外的医生,不会是别人口中的‘李大善人’李明吧?”

    祁悠然的话一说出来,她很明显的看到了欧阳翎的表情愣住了。

    看来,一切都被她给猜中了。

    “贵妃就没想过,你怀不上孩子的原因,有可能是皇后吗?”

    “休要胡言!”

    “我有没有乱说,你自己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好好想一想就知道了。背靠大树好乘凉这道理我也懂,可是这大树会不会一直让你靠,就是个未知数了。娘娘晚上好好想一想,等想通了,明晚我再来找你的时候,你告诉我,要不要我想办法,帮你怀上孩子。”

    欧阳翎目光阴沉的看着祁悠然,目送着她离开。在椅子上坐了很久,最后那浴桶中的水都凉了,欧阳翎才心情烦躁的起身了,在房间里走了几圈之后,停了下来。

    皇后搞的鬼吗?

    祁悠然的话,欧阳翎是不应该相信的。可她连自己找的是哪位大夫都知道,这是不是就有点不对劲了?

    祁悠然没有理由帮欧阳翎,但现在,她也没有理由害欧阳翎。她嫁的是太子,又不是皇上,用不着在后宫争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欧阳翎这一晚上都没有怎么睡好,就算皇上躺在她的身边,她的心也是七上八下的。

    次日清晨,祁悠然刚刚起床,就听到楚云逸说他要离开京城两天。

    “乔大人的案子,不顺利?”祁悠然猜测问道。

    楚云逸点了下头,想弄死乔继航的人太多,如果没有确凿而有力的证据证明他是无罪的话,那么他这一次,真的是难逃一劫。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忙你自己的事情就好,这两天,要小心安全。”

    楚云逸有些不放心祁悠然,因为白楚颜已经回来了。祁悠然拍着胸脯保证自己没事,把楚云逸送走后,她本想着一天都是无聊的,谁料,皇上却把她给叫了过去。

    祁悠然不敢怠慢,赶紧去见了楚弘清。来到书房,祁悠然走了进去,楚弘清抬头看了她一眼,幽幽问道:“听说你棋下的不错?”

    “啊?”祁悠然有点意外,皇上把她叫过来,是为了找她下棋的?“还好吧,之前和太子下过几盘,都输给了太子。”

    “朕听到的话,可是和你说的不一样。”楚弘清笑意盈盈的站了起来,“来,陪朕下几盘棋。”

    祁悠然跟着楚弘清走到房间的里面,在那儿,她看到了已经准备好的棋盘和棋子。二人入座,祁悠然心里在纠结着。

    太子爷的话,她赢也就赢了,可现在面前的人是皇上,要是让皇上颜面尽失的话,那恐怕不太好吧?

    “朕听子卿说了,他说你的棋艺要在他之上,今天朕要见识一下。”

    楚弘清说话的时间,已经落下了一颗棋子。

    “切记不准让朕,不然,朕可是会生气的。”

    祁悠然听着皇上的话,觉得有点萌……

    “父皇的话,是真的?”祁悠然手上拿着棋,歪头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

    楚弘清轻笑出声,“当然是真的。”

    有他这话,祁悠然也就放心些了。棋子落地,祁悠然眼巴巴的看着楚弘清,不说话。

    楚弘清浅笑不语的样子,让祁悠然还是有点小紧张的。在祁悠然的眼中,这皇上是和太子爷一样,高深莫测的。

    下了一小会儿棋后,祁悠然怯怯的问:“父皇今天找我过来,应该不是只想和我下棋这么简单的吧?”

    楚弘清意味深长的一笑,反问:“你去冷宫见过婧妃了?”

    他的话音一落,祁悠然的手一抖,差点把棋子下错了地方。

    “皇上就是皇上,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皇上的眼睛。”祁悠然起了身,屈膝跪在了地上。“悠然没经过父皇的允许就私闯冷宫,请父皇降罪。”

    祁悠然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想,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起来说话,这事儿,一会儿再说。”

    祁悠然提心吊胆的站了起来,又坐回到座位上去。

    “这盘棋你若是赢了,这件事朕就当作不知道,不追究。”

    过了片刻之后,楚弘清说出这样一句话来。祁悠然听了,自然要打起精神,说什么都得赢他。

    楚弘清眼看着自己的棋子一点点被祁悠然吃掉,胜负已经很明显了。但他还是坚持着下完了这盘棋,然后赞许的看向祁悠然,点了点头。

    “果然如子卿所言一样,厉害。”

    “多谢父皇夸奖。”祁悠然娇笑说道。

    “婧妃娘娘的事,你怎么看?”楚弘清话锋一转,把话题又转移到了乔小蝶的身上去。

    “父皇是想听实话,还是?”

    “自然是实话,若是想听虚伪的,也不必特意把你叫过来。”

    “那悠然,也就放心的说了。”祁悠然深吸一口气,看着楚弘清的双眼,说:“婧妃娘娘,是被冤枉的。父皇心里,难道感觉不到吗?”

    “此话怎讲?”楚弘清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祁悠然的问题。

    “因为她没理由这么做。翎贵妃生不生孩子,和她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她已经有了十三皇子了,并且十三爷已经长了那么大,深受皇上的喜爱。她完全没有必要,去画蛇添足,给自己招惹这样的麻烦。况且,娘娘她也不是如此愚蠢的人。”

    “继续说下去。”楚弘清点了下头,还想听祁悠然再说些什么。

    “娘娘出事的时间,和乔大人出事的时间离的这么近,怎么想怎么有些不对劲。我想父皇,也是不舍得让婧妃娘娘一辈子都呆在冷宫那种地方的吧?”

    楚弘清意味深长的笑,因为祁悠然说的,都对。

    “那么乔大人的事情,你又是如何看的?”楚弘清追问。

    “这……父皇,朝廷之事,我不好多嘴吧?”

    “叫你说你便说,怕什么。再说,你不也是朕的臣子吗?”

    祁悠然嘿嘿一笑,明白了楚弘清的意思。

    “乔大人的案子一直都是太子在调查跟进,现在查到了哪个阶段我并不清楚。但是我想,能让太子瞧上眼的大臣,一定不简单。太子这一次,为了乔大人的事情很费神。纵使我不了解什么内情,我也敢说,他不是一个会贪赃枉法的贪官。”

    “为什么?就因为子卿相信他吗?”

    “我当然相信太子的眼光,而且还有另外一点。父皇,你究竟是不是一个好皇帝,听身边大臣们的评论,是没办法定夺出来的。想听真话,只能到民间去。百姓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身为一个父母官,有没有替百姓办实事,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

    祁悠然已经很明确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她是相信乔小蝶还有乔继航是无辜的。楚弘清沉默了许久之后,轻叹一口气。

    “父皇也没必要为此事忧心,事情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朕忧心的,倒不是乔继航的事。”

    “那……就是婧妃娘娘咯?”祁悠然感觉楚弘清还想和自己说些什么,或者是,指使她做些什么。

    “朕知道,婧妃的事情你一定有查。究竟都查到了些什么,朕现在想听一听。”

    祁悠然倒吸一口气,这……不太好吧?

    祁悠然有些为难的看着楚弘清笑,笑的腻人,就是不说话。

    她怎么说?说他的几个老婆在后宫相互撕逼,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大老婆?这让皇后知道,她嚼舌头已经嚼到皇上面前来了,还不立刻撕了她?!

    “父皇,这话,我不能说。”祁悠然表情纠结的看着楚弘清,“我要是把话说出来,这后宫,可就要大乱了。”

    “后宫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楚弘清喝了口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朕也在想,是不是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整治一下后宫了。”

    【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是心情烦躁的……你们懂得……继续卡文,卡到手抽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