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158他们会不会觉得我们两个是一对?

158他们会不会觉得我们两个是一对?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祁悠然深吸一口气,目不转睛的看向楚弘清。

    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

    祁悠然看着楚弘清的神情,隐隐的感觉到,他对皇后的那些作为,其实都是知晓的,他只不过是一直没有插手干预而已。现在,皇后动了他心爱的女子,所以,他要有所行动了吗?

    乔小蝶对楚弘清,真的,就有那么重要吗窀?

    “父皇,后宫的事情一向都是皇后管理。我查婧妃娘娘的事,是因为好奇。但我若是在父皇面前说了什么,那让皇后知道了,岂不是要觉得我越权?”

    “怎么,你还怕她吗?”楚弘清笑眯眯的问祁悠然。

    “怕啊!当然怕!”祁悠然理所当然的点头。“那是皇后,谁不怕?”

    “朕让你说,你便说。这里只有我们二人,你也怕吗?”

    楚弘清威逼利诱着祁悠然,只想听祁悠然查到的真相。但祁悠然始终守口如瓶,不肯透露一个字。

    楚弘清见她这样,也没别的办法。最后,他无奈的一笑,问:“这事儿,是皇后做的吧?”

    祁悠然面无表情的在那儿,不点头,也不摇头。可心里却想着,原来皇上他真是什么都知道。

    “父皇怎么知道,就是皇后所为?”

    “换个其他人,也不至于让你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如此遮遮掩掩。”楚弘清一副把祁悠然看的很透彻的样子,说:“况且,皇后做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祁悠然挑了挑眉端,算是默认了。楚弘清看着她,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怒意。

    “这件事,你要给朕查个清清楚楚。若是不水落石出,那朕便要降罪于祁家。”

    “父皇,这样……不大好吧?”祁悠然苦笑着,明白了楚弘清的意思。“就算查清楚又能如何?皇后娘娘虽心狠了些,但不得不说,后宫在她的治理之下,还是不错的。与其让其他的妃子自相残杀,搅成一锅粥,倒不如让皇后来执掌大局,叫其他的人不敢放肆。”

    “那如果朕要是说,皇后管的事,已经不仅仅只是后宫这么简单了呢?”

    祁悠然睁大双眸,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朕现在身边能用的人,已经越来越少。悠然,这件事就当作是朕的命令,你必须要给朕查清楚。皇后不动,可她身边的帮手,朕却要一一铲除。”

    事情好像闹的有点大了,祁悠然垂眸想到,如果皇上要是知道了,他想要铲除的帮手,就是欧阳翎的话,那不知还会不会舍得杀了她?

    “不管那帮手是谁?”祁悠然小心谨慎的追问。

    “不管是谁。”楚弘清淡笑回答。

    “好吧。”祁悠然不甘不愿的点了下头,“那悠然,就领旨了。”

    对于楚弘清下的这个命令,祁悠然其实心里是欣然接受的。他的话就像是一个无形的盾牌一样,这样就算皇后或者是谁,站出来找她麻烦,她也知道自己身后是有皇上给撑腰的。

    楚弘清的意思已经很明显,皇后动不了的话,那就动她身边的人,算是给她一个提醒,也是警告。但,欧阳家那么有权有势,想要扳动他们,又是何其的困难?就算祁悠然也早就想要对欧阳家动手,但她现在的确,还没想到一个好的办法。

    欧阳家家业太大了,普通的手段根本不足以让他们动摇。还有,那批军饷也是个问题。若是每年都少了一大批军饷的话,这事儿办的,就亏得有点大了。

    祁悠然一路想着,一路走回了东宫。等到天黑之后,她没忘记和欧阳翎的约定,又再次去和她见了面。

    欧阳翎冷着脸坐在房间里,等着祁悠然过来。祁悠然进屋之后,戏谑调侃道:“我还以为贵妃娘娘会在这里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把我抓住呢。”

    “你现在是太子妃,有太子为你撑腰,就算是抓了你,又能如何?”

    楚云逸的实力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他身边的人,别人也是不敢轻易去动的。

    祁悠然贱贱的一笑,坐到了欧阳翎的对面。

    “所以呢?贵妃是愿意相信我的话,还是不愿意?”

    “你昨天说,有办法让我怀上孩子?”欧阳翎不答反问。

    “我有说过这话吗?”祁悠然装傻充愣,“不过贵妃若真是想要个孩子的话,那我也可以帮着想想办法。不过……”

    欧阳翎听到祁悠然说“不过”两个字后,嗤鼻一笑。

    “之前一直都听说,祁家二小姐是个贪财贪色贪便宜的废物。说吧,你想要多少钱?事情办成了,我给就是。”

    祁悠然对欧阳翎口中的坏评价并不在意,反而,对欧阳翎如此上路,感到开心。

    “一万两。”祁悠然狮子大开口,连欧阳家的大小姐在听到这个数字之后,都不由得愣住了。

    “你穷疯了?”欧阳翎蹙眉看她,“一万两?呵,一万两够买多少条你的命了,你可知道?”

    “诶,翎贵妃这话还真就说错了。”祁悠然扬嘴一笑,说:“我的命,是值两万的。”

    欧阳翎瞪她,自然不相信她说的话。祁悠然也反看她,问:“一万两,换一个孩子,究竟合不合算,贵妃自己心里应该有数。我敢保证,这事儿换了别人,一定帮你办不成。”

    “别人不成,你就能成?”欧阳翎冷笑,“你就那么厉害?”

    “翎贵妃难道忘了,我身边还有个神医,楚云白吗?”祁悠然把楚小白搬了出来,“贵妃娘娘的情况,二皇子已经清楚了。并且他说,你这病,在他看来不算是太难。只需服用一段时间的药,将你的身体调整到原来的状态,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祁悠然的话说的很巧妙。楚云白医术了得,太医院的那些太医们,没一个能比的上他的,这事儿大家都清楚。

    祁悠然说,欧阳翎的病在楚云白看来不算是太难,那么在别人眼中,岂不是束手无策了?

    欧阳翎心里琢磨着,改天找个时间,让奴才给家里面传个信,悄悄的找个郎中再带进宫来给自己看看,如果别人真的没办法的话,那她也就只好冒一次险,让祁悠然试试了。因为,她真的很想要这个孩子。

    “这件事,我还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欧阳翎还是没有马上答应祁悠然的条件。“你昨天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昨天说的话有点多,不知贵妃指的,是哪一句?”

    “别和我装糊涂。”欧阳翎懒得和她拐弯抹角,“你说我的太医,还有在宫外找的大夫都是皇后安排的,对吗?所以,我怀不上孩子,也是因为皇后的缘故吧?”

    “虽然我昨天的话说的是有点多,但是我能肯定,这句话肯定不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祁悠然邪笑说道:“翎贵妃的理解能力也真是惊人,竟然能从我的话里,理解出这些意思来。”

    欧阳翎最厌恶她身上这股子痞气,从第一次见她,就是这样,不喜欢。

    “太子到底是看上你什么了?”欧阳翎十分不解的问道。

    “这个……怎么说呢。”祁悠然也是一脸迷茫。“脸?可能太子也是个肤浅的人,所以瞧上我这身臭皮囊了,让翎贵妃,贱笑了。”

    欧阳翎嗤鼻一笑,并未听出祁悠然话中真正的意思。又把话题转回到了皇后那边去,欧阳翎低声说:“这事儿你若真是给我办成了,我自然不会亏待你。至于你之前所说的话,是真是假,我也会暗中去调查的。”

    “那就祝愿娘娘能早日查清真相,早日怀上龙胎。”

    总体说来,祁悠然和欧阳翎今天的这番对话,还算是和谐。毕竟没有人翻脸,也没人撂什么狠话。

    祁悠然是很希望欧阳翎去调查此事的,按皇后那种变态的控制欲,如果让她发现了欧阳翎怀疑她,暗中调查她,那当然会不高兴。祁悠然是很期待看到这两人反目的,当然,最后赢的也一定是皇后,这一点,无庸置疑。

    祁悠然回到寝宫后,在她的房门口发现了一个人。

    走过去,她低头看着蹲在那儿的楚奕晨,不解的问:“在这儿干什么?”

    楚奕晨抬头看了眼她,然后慢慢站起了身子。屁股上的伤,在祁悠然的专用药膏涂抹下,好的很快,已经可以下床行走了。

    “我想我娘。”楚奕晨小声的说:“你带我去看看她好不好?”

    祁悠然最受不了他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所以没用他多说什么,也就答应了。

    把楚奕晨带到了冷宫,楚奕晨一见到冷宫的环境,就红了眼眶。祁悠然守在外面,让楚奕晨和乔小蝶单独交谈,过了大概两刻钟,楚奕晨一脸严肃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娘让我听你话。”走到祁悠然面前,他抬眸看着她说。

    祁悠然微微一笑,搂过楚奕晨,往回走去。“这话就算娘娘她不说,你也应该照办吧?”

    “悠然。”走到一半,楚奕晨担心的问:“她们不是下药,毒死我娘吧?”

    “不会。”祁悠然肯定的回答,“那方法太老土,没人会用。”

    婧妃现在在冷宫,每天一人待在那里,每一顿饭都得是奴才给送过去。如果她毒发身亡了,那只能说是别人药死的,而没办法制造出她自杀的假象。而且,太子也安排了人在她身边,之前也和她打过招呼,每一顿饭,都得那人现身为她验毒之后她才会吃,所以楚奕晨的这个担心,是不会发生的。

    回到了东宫,把楚奕晨送回房间去睡觉后,祁悠然也回房准备休息了。

    楚云逸至少还有一天才能回来,也不知他那边的事情进行的顺不顺利。但因为是太子爷亲自出马,祁悠然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京城外,离江口。

    楚云逸行走的脚步慢慢停了下来,站在那里,他冷声开口,问隐藏在他身后的人,“跟了一天,还没跟够?”

    白楚颜现身走到他身后,微笑说:“我以前不是也经常这么跟着你的吗?”

    楚云逸转身看她,抬手将脸上的面具向上抬了抬。诡异的面具卡在他的头上,和下面那张俊逸的脸孔相应。

    “你让我回京,我回来了,可你却迟迟不肯给我安排其他的事情做。你是知道我这个人的,我闲不住,所以,我只好给自己找事情做了。”

    白楚颜从一开始跟踪楚云逸的时候,就没想过能不被他发现。自己的功力如何,他的功力如何,白楚颜很清楚。

    “我还以为,你最近会很忙。”楚云逸话中有话的说。

    “抱歉,你想错了,皇后并没让我做任何事情。”

    白楚颜脸上的表情一直是柔柔的,不管楚云逸如何对她,她都没办法对他下狠心。

    “让我帮你。”白楚颜提议说到:“你我二人联手,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会变的很顺利。”

    白楚颜的话说完,楚云逸冷冷的笑了。那笑容刺痛了白楚颜的眼睛,让她十分难受。

    “又是这种神情。”白楚颜无奈的笑道:“这些年你看我眼神一直是这样,好像我就是个笑话一样。”

    “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你。”

    “可你心里面就是这么想的,我知道。”白楚颜确定自己,很懂楚云逸的想法。“不然,你也不会这么对我。”

    楚云逸看了她一会儿后,转身准备离开。“你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做。”

    “我不走。”

    楚云逸向前走一步,白楚颜就向前走一步。始终和楚云逸保持着那段距离,她尾随着楚云逸,在楚云逸再次不耐烦的停下来后,开口说:“跟着你是皇后的意思,我不能违抗她的命令,就这么回去。”

    “刚刚不是还说,她没安排你做什么事情吗?”

    “刚刚你听见这话的时候,不也是一脸的不相信吗?”白楚颜破罐子破摔,说:“我回京城本就是皇后的意思,你不过也是顺着她的意思办事。这事儿咱们都明白,何必说开。”

    楚云逸慢慢回眸,看了她一眼。那阴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让白楚颜的后背发凉。

    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白楚颜很清楚楚云逸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从小就处处高人一等,什么都比别人优秀。时常用那种不屑一顾的眼神看着别人,或者,是冷冰冰的。

    “再跟一步,试试。”

    楚云逸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竟真的让白楚颜没有胆量再往前走去。双手紧握着,她目不转睛的凝望着楚云逸离去的方向,牙关紧咬,呼吸都显沉重。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白楚颜恨恨的问着自己,却也无可奈何。站了很久,她选择转身回京,在那儿等着楚云逸,然后一起回宫,向皇后复命。

    白楚颜刚走出一小段距离,就听到远处有打斗的声音。顺着那方向看去,是楚云逸离开的方向。

    <

    白楚颜赶紧朝那儿冲去,远远的,她就看到楚云逸一身白衣翩翩,执剑与那些人厮杀。

    地上已经躺着两具尸体了,白楚颜看了眼战况,没有自己出手的必要。于是她向后退了几步,站在那儿旁观。

    已经许久没有见过楚云逸出手了,白楚颜常常会想,楚云逸总这么闲着身手会不会变得迟钝,但眼前的情形却告诉她,她的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刀光剑影中,白楚颜仿佛看到了有血喷溅在空中,并且滑落的痕迹。以一敌五,楚云逸游刃有余。

    白楚颜微眯着双眼,留意着那些黑衣人的招式动作。然后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倒在地上,楚云逸站在尸首中间看她。

    “不管我的事儿,你知道我绝对不会想要你死。”白楚颜开口澄清道。

    “这事儿,不要传到皇后的耳朵里去。”

    “那你得让我跟着你。”白楚颜赶紧和楚云逸谈条件,“只要你让我跟着你,我就答应你。”

    “威胁我?”

    “你要是想这么想,那我也无所谓。”白楚颜打定了主意要这么做,虽然她也想不通,楚云逸为什么不想让皇后知道这事。

    他的仇家那么多,就算是有人追杀,也没什么奇怪的吧?这些人,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楚云逸没再说话,但也没再赶白楚颜走。白楚颜赶紧上前,紧追他的脚步。他的轻功很好,只要她稍稍不留神,就会跟丢。

    楚云逸自从离开京城后,就一直到处走着,也没有一个固定的停留点。白楚颜知道,他出来是要调查乔继航的案子,但照他这个查法,能查出什么来呢?

    “咱们这是要去哪儿?”白楚颜也不用再遮掩自己的行踪了,她干脆问楚云逸的行程。“什么时候回京?”

    “去找一个人。”楚云逸简洁有力的回答:“其他的,你不用知道。”

    白楚颜老实的闭上了嘴,事实上,能和他一起行动,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天色开始渐渐放亮,楚云逸才停下来,找了个地方休息。白楚颜就住在他旁边的房间,很久没有和他离的这么近了,白楚颜坐在房间里,开心,也并不是感觉很困。

    看着日头一点一点升起,白楚颜始终坐在桌边,聆听着楚云逸那边的动静。她也担心楚云逸会在她休息的时候偷偷跑掉了,所以得时时刻刻警惕着。

    一直到中午,白楚颜觉得楚云逸也休息的差不多了,便起身去敲他的房门。

    敲了几下,里面没有反应。白楚颜愣了一下,推门进去。房间里空荡荡的,果然,楚云逸已经没了踪影。

    白楚颜一拳打在桌子上,深吸一口气,平缓着自己的气息和怒火。

    就在白楚颜愤怒之时,突然用余光看到了床上有一张纸。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是楚云逸留给她的。

    “有急事,在这里等我,晚上会回来接你的。”

    白楚颜看着上面的那句话,最后把纸揉成了一团,握在手里。

    “想避着我就直说,何必如此敷衍我。”

    白楚颜小声嘟囔着,然后躺在了楚云逸的床上,闭上了眼睛。

    累了,守了一晚上却没有结果的感觉,真是让她身心疲惫。楚云逸一向说到做到,所以他晚上一定会回来的。白楚颜拿着那字条,睡着了。

    这觉白楚颜睡的很踏实,再一睁开眼睛,已经到黄昏了。

    下了楼去吃了口饭,白楚颜又回到房间里等楚云逸。这一等就等到深夜,楚云逸也如他所说一样,缓缓归来了。

    无视掉白楚颜不悦的视线,楚云逸坐在窗户上,侧着身子看她,说:“收拾收拾东西,还有其他的地方要去。”

    “我没有什么东西好收拾的,你以为,我是那祁悠然吗?”白楚颜朝他走去,嘲讽的说:“你这么折腾,无非就是想救乔继航,但,真的能救他吗?”

    “我做过没有把握的事吗?”

    楚云逸一句话,堵的白楚颜不知再说什么好。他说的没错,他一向都不打无准备之仗,也一向不做没把握的事情……

    白楚颜又跟着楚云逸走了一些地方,看着他和一些自己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交谈,低声说着自己听不到的话,还有那些人看向自己好奇的目光,白楚颜的心是平静的。

    “他们会不会觉得,我们两个是一对?”

    回去的路上,白楚颜突发奇想的问了楚云逸这么一个问题。

    “不会。”楚云逸想也不想,目不斜视的回答着她。

    “为什么?”

    “没有原因,就是不会。”楚云逸斩钉截铁的回答,让白楚颜的心情一落千丈。

    回京的路上,楚云逸和白楚颜所说的话,一共不超过十句。而且一进宫,楚云逸就立刻和她分道扬镳,说自己要去见皇上。好像很不想和她走在一起,被别人看到似的。

    白楚颜冷笑着目送他远走,接着也迈步前行。拐了个弯,到了东宫。

    祁悠然看着这位不速之客,坦然镇定的坐在那儿,说:“还真是稀客,不知白姑娘来这儿,是找我的,还是找谁的?若是找太子的话,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他还没有回来。”

    “太子已经回来了,刚刚回宫。我来这儿,就是想告诉你这个消息的。我怕你想他想的急,所以,先他一步来看看你。”

    “太子刚刚回宫,白姑娘就得到了消息。看来想他想的急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白姑娘你才对。”

    “错了。”白楚颜微微地笑着,“我可是一点都不想,因为这几天,他是和我在一起。”

    【感谢宝贝儿hollen58的鲜花,还有念丶薄幸名狂的月票。么么哒,爱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