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227.227没有忘不掉的人,也没有好不了的伤。

227.227没有忘不掉的人,也没有好不了的伤。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祁悠然借着月色,看着韩正宇有些沧桑的脸孔,恍如隔世的感觉。

    不能说他老了,可是他眼中的神情却让祁悠然真的觉得,他似乎经历了太多太多。韩正宇是个不大爱说话的人,很多话很多事情,他都能憋的住,不像韩小染和韩正轩,口直心快。所以当初楚云逸选了他,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你的敌人那么多,我们若是想背叛你,又何必等到那个时候?当初事发突然,我也是没办法,才会将你隐瞒其中的。悠然,这几年我们一直都在找你,为的,就是想告诉你一个真相。燔”

    “你到底想说什么?”祁悠然不愿意看韩正宇苦着的脸,“何为真相?”

    “真相就是,当年你的离开,是楚云逸故意设计所为。不过当时他也是有难处,不然也不会让你离开。窠”

    祁悠然最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话。轻笑出声,祁悠然满眼讽刺的看着韩正宇,问:“我不杀你,就是为了让你来给他洗白的吗?”

    “我与他无亲无故,就算他是皇上,可这些年我也一直生活在耀明,占不到他什么光。如果我真的和他联手骗你,今天又何必苦苦追你回来,冒着生命危险来和你说这些话呢?”

    当韩正宇从五爷那得知祁悠然已经露面,并且可能回了齐墓的时候,他几乎是立刻带着韩小染两个赶了回来的。祁悠然的性子烈,以前受了那么多委屈,那她回来的目的肯定也只有一个,就是报仇。但不知,她身上的毒蛊是不是已经解了?

    祁悠然的戒备心比以前更强,所以不管韩正宇说什么,她都不会轻易相信。但既然把他带了出来,祁悠然就会把他的话听完。

    “当年的事情,是太后设下的圈套。她有意让你中蛊,以来拿你威胁皇上。皇上为了保住你的性命,才不得不让你离开。”

    “放屁!”祁悠然听了韩正宇这话,马上就火了。“让我离开?难道我留下来,他就保不住我了?”

    “据我所知,那时的情况的确如此。太后的话说的很明白,你若不走,她就让毒蛊发作,使你死在皇上的面前。皇上知道你的性子,也知道如果把真相告诉了你,你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屈服,定会想办法和太后作对。所以无奈,只能找我们演出戏给你看,逼迫你离开齐墓。”

    祁悠然的眼神有些慌了,纵使韩正宇的话不能全信,但也不能完全不信,不是吗?苏安一直看她不顺眼想让她离开,苏安也是擅长养蛊下蛊的。可当年这毒蛊,是祁悠然自愿从苏安的身体里取出养在自己的身上,难道,从那时起她就已经落入了苏安的圈套?那楚云逸呢?如果真如韩正宇所说,那么楚云逸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真相的?

    祁悠然努力的去回想着几年前的事情,忽然发现,那些细节竟都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里,让她记得清清楚楚。

    “你还知道些什么?说来听听。”祁悠然沉默了片刻之后,又问韩正宇。

    “皇上当初找我,对我说的也并不多。他只是在确定我不会背叛你之后,就命我陪在你的身边。而且,他还安排了其他人暗中保护你,那个姬千寻就是其中的一个。本来后面还有很多人,不过我们弄丢了你,他们也就没有了出场的机会。正轩和小染一开始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也是被我蒙在鼓里的。后来你走了,不得已之下,我才将实情告诉了他们。”

    韩正宇缓缓地将这几年积压在他心上的秘密,全部告诉了祁悠然。祁悠然一言不发,安静的听着,然后想着这些天她发现的那些事情。

    如果……事情真的如韩正宇说的这样。那么被楚云逸关在寝宫里的杨震天,又是怎么回事?当年祁悠然和杨震天走的那么近,甚至还叫他一声师父,和他学习武艺。现在回想起来,祁悠然不免觉得自己的命,真的有点大。

    杨震天是得罪了楚云逸,还是从一开始就是苏安的人呢?祁悠然想了想,不能立刻就得出答案。

    韩正宇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才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对祁悠然说了出来。最后,他不安的看着祁悠然,问:“三妹,我只想知道……当年你怀的那孩子……?”

    “没了。”祁悠然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吐了出来。“当年和你们分开之后,我就一个人前往下河。不想,在半路上却遇到了人追击。后来,我坠落悬崖,孩子也就没了。”

    祁悠然说话的声音很轻,月色映在她的脸上,韩正宇看着她面色平静的样子,忍不住心疼起来。

    那时的祁悠然,是怎么熬过来的呢?众叛亲离,唯一

    的骨肉也离她而去……

    韩正宇不敢再想下去,否则,他定会被自己的愧疚所掩埋,没办法呼吸。

    “当初你怀了身孕的事,我并没有告诉皇上。我看那姬千寻似乎也是如此,他可能是怕惹上麻烦所以不敢说吧。”韩正宇心情很复杂的看着祁悠然,说:“现在,我倒是不知该不该把这事告诉他了。”

    “过去那么久了,再提起又有什么意思。”祁悠然抿嘴淡淡一笑,“不管你的话是真是假,我和他都已经过去了。那些事情我不想再提起,而且,我现在也成了亲,又有了孩子。”

    “什么?!你成亲了?!”

    韩正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祁悠然,试图从她的脸上发现一点儿撒谎的痕迹。可惜,祁悠然的表现很完美,没有一丝破绽。

    “没有忘不掉的人,也没有好不了的伤。六年的时间,足以将他在我心中的一切全都抹去。”

    “那你为何还要回来?”韩正宇一针见血的问,“既然真的放下了,释怀了,你就不该再回来,再趟这滩浑水。你应该知道,你回来,再想离开,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不说皇上,就算是太后那边发现了你,也一定……”

    “我回来,就是为了找她算帐的。”祁悠然深深的看了韩正宇一眼,然后转身想离开。今天她看到的这些事,听到的这些话,都需要她用时间来消化。“不管怎么样,我今天要谢谢你。你我见面的事情,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否则,定会惹祸上身的。”

    “你要去哪儿?”韩正宇见祁悠然要走,赶紧追了上去。“带上我们,我们一定会帮你的。”

    “我的孩子被楚云逸抓走了,你若真想帮我,就帮我打探出孩子的下落。”

    祁悠然头也不回的向前走,而韩正宇则是在听到她的话后,脚步一点点慢了下来。他明白祁悠然的意思,她是要他继续留在萧府,留在楚云逸身边。

    “那,我怎么联系你?”韩正宇追问。

    “我会主动联系你的,替我向二哥四妹问好。”祁悠然背对着韩正宇,冲他摆了摆手,留下一个颇为潇洒的身影离去。

    祁悠然和韩正宇分开后,脑子一直都很混乱。不受控制的去想韩正宇说的那些话,祁悠然想过很多种可能,惟独这一种,最让她不能接受。

    为了她好?可她这些年,真的就过的好吗?

    祁悠然握着拳头,大口的喘气。眼睛有点干涩,她那一年哭了太多太多,似乎把这一辈子的眼泪全都哭光了。她现在,已经忘了哭是什么滋味。

    一直朝前走去,祁悠然走着走着,猛地发现,不管是在几年前,还是几年后的今天,这世上竟都没有一处是她的归宿。

    她能去哪?回客栈,白洛那儿?还是其他的地方?

    她不想见人,只想一个人安静安静。她好想两个孩子,好想抱抱他们。闻着他们身上的奶香气,让他们抱着自己的胳膊,往自己的怀里钻,听着他们虽然很明显,却还是很随她心意的“马屁话”,让她知道,这些年她坚持下来,是正确的。

    祁悠然无处可去,最后她回到了寒山寺。蜷缩着身子坐在山上,望着皎洁的月光,祁悠然的心里空荡荡的。

    一直坚信的真相,今天被人告知是错误的。一直恨着的人,今天也被人给洗白了。什么都是错的,那还有什么是对的呢?

    祁悠然抱着自己,把头埋在膝盖中间,咬紧下唇,想不出个答案来。

    寂静的夜晚,格外让人多愁善感。祁悠然想了很久,然后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她警觉的抬起头来去看。

    是冯镇泉!

    两人白天的时间已经见了面,冯镇泉好像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再碰见祁悠然。

    对视片刻,祁悠然看了眼他腰间的酒壶,问:“能给我喝两口吗?”

    冯镇泉愣了一下,这女人认得自己,自然也就知道自己被江湖上的人称作什么。在这种地方,她看见自己不但不跑,竟然还有胆子向自己这个“杀人魔”讨酒喝,要不是自身太厉害,就是不想活了。

    冯镇泉想了想,把酒壶扔给了她。祁悠然也不多疑,打开后直接就喝了。

    “你不怕这酒里有毒?”冯镇泉疑惑的问。

    “如今还有什么东西,能

    毒的过我呢?”祁悠然反问冯镇泉,同时也是问自己。那时候为了自救,她服用了太多毒药。如今她就是个毒药的综合体,说不定她的血就能毒死不少人呢。

    祁悠然抹了把嘴角,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地方,示意冯镇泉坐下。她现在需要有个人陪着说说话。

    冯镇泉犹豫了一下,坐到了离她相对于远一点的地方去。

    “我没想到今天会见到你,我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祁悠然喝着酒,和冯镇泉搭着话。“你应该消失很长时间了吧?怎么好端端的,跑到京城来了?”

    “姑娘是刑部的人?”冯镇泉问。

    “我说过,不是。”祁悠然摇摇头,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动手的。你这酒,我可不能白喝。我不过就是好奇而已,因为当初是杨震天亲口对我说,他已经把你杀了的。”

    “你和那老乞丐是什么关系?”冯镇泉再次听到杨震天的名字,笑了笑。

    “朋友?不算。”祁悠然有点迷茫的和冯镇泉对视,“师徒?也不算。就是有过几面之缘,而且又有点谈得来罢了。我请他喝过酒,他指点过我的功夫。你说,这算什么关系呢?”

    “那姑娘可知,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你是来找他的?”祁悠然眉头一蹙。

    “不瞒姑娘说,的确如此。我听说当年他就是在京城这附近消失不见的,所以想来一探究竟。”

    “你找他做什么?”祁悠然追问。

    “报仇。”

    冯镇泉在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双眸是被仇恨所蒙蔽的。那眼神祁悠然再熟悉不过,因为她不止一次的在镜子里,看到过它出现在自己的眼中。

    觉得冯镇泉和杨震天之间的事情有些蹊跷,但祁悠然也不好追根究底的问。

    “你就不好奇,我和他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没想到,冯镇泉倒主动说起了这件事儿。

    “我问了你就能答?”祁悠然微微一笑,“所以还不如不浪费口舌,喝酒更痛快一些。”

    深更半夜,她一个女人家坐在这里,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冯镇泉不说话了,祁悠然也不再和他搭讪,只是安静的喝酒,直到把那壶酒全都喝光。

    把空了的酒壶扔回到冯镇泉的手上,祁悠然起身看着他,说:“多谢你的酒,这段时间我也会在京城附近游荡,如果有什么关于杨震天的消息,我会帮你留意的,就当是给你酒钱了。”

    祁悠然说完,就往山顶上走去。那里只有破旧的寺庙,所以想也知道,她是去休息的。

    祁悠然依靠在墙上,眼睛一闭。不想想太多,可那些琐碎的事情,却总是一股脑的往上涌。

    “我到底算什么……”

    祁悠然下巴抵在膝盖上,她喃喃自语的问自己。

    “我是有多软弱,才会让那么多人联合起来保护?我是有多愚笨,才会上了苏安那个女人的当?”

    祁悠然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唇角,想了很久,觉得韩正宇的话,她还是不能全部当真。这件事,她必须查个清清楚楚,否则她这个冤大头当的,就太恶心点儿了!

    次日,祁悠然又一次入宫。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小心翼翼,她的藏身点,就是那别人不愿接近的冷宫。

    如果韩正宇的话是对的,那么子轩和子涵现在就应该很安全。祁悠然的心稍稍安了一下,她抓住一切机会接近长春宫,留意着苏安的动向。

    苏安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甚至连容貌都是如此。祁悠然不知道她是因为养蛊所以才保持的如此之好,还是她真的有什么其他的养颜之术。总之苏安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个会有楚云逸那么大儿子的女人。

    苏安和后宫的女人一向不怎么来往,平日里其他的妃子偶尔来她这里给她请安,但自从楚弘清驾崩之后,后宫的女人也越来越少了。有去陪葬的,也有离宫的。唯一剩下来的这些,似乎就只有乔小蝶和苏安走的最亲近了。

    乔小蝶是个聪明的女人,这点祁悠然早就发现了。十三爷如今在边关,有镇南王罩着不用她劳心,所以她在宫里需要戒备的,也就只剩下苏安一个了。把苏安安抚好了,乔小蝶的日子也就过的好了。

    这天,祁悠然看着乔小蝶从长春宫离开,就暗中跟了上去。

    乔小蝶慢步回到蝶香院,站在院中,环顾了一圈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长叹一口气,进了屋。

    “娘娘,刚刚在太后那儿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才这么一功夫,您就叹起气来了?”

    乔小蝶的贴身丫鬟一边为她扇着扇子,一边不解的问道。

    “不回来叹气,难不成还在太后那儿叹吗?”乔小蝶依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对身边的人说:“如今先皇没了,可这后宫却还是太后她一人说了算。早知这日子会过的如此乏味,当年我还不如去陪先皇,也省的今天要过的如此提心吊胆。”

    “娘娘万万不要说这种话!”丫鬟一听乔小蝶的话,急了。害怕的瞧了瞧外面,她提醒着乔小蝶,说:“小心隔墙有耳,娘娘虽然挂念先皇,可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去,定会扭曲其中的意思。再传到太后耳朵里,那……可就不好了!”

    “瞧瞧,连你一个奴才都知道太后的厉害。”乔小蝶笑了笑,睁开眼睛看了眼丫鬟的表情。“好了,我什么都不说了。有点累,扶我去休息吧。”

    乔小蝶回到寝室,躺在了床上。她刚刚那一番话已经被祁悠然听去了,而且也从中听出了什么猫腻。

    后宫不是皇后说了算,而是太后,无非就是两种可能。要么是那皇后太窝囊,要么那皇后跟太后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祁悠然一想那个慕纤浅,就恨的牙痒痒。不为别的,就为她当初得势时,那副德行!

    从蝶香院离开,祁悠然去了凤鸾殿。其实她这一次回来,除了上回半夜被那慕纤浅发现并且追赶之外,祁悠然还没正正经经的来“拜访”过她呢。

    当年见到慕纤浅的时候,祁悠然可没看出来她的功夫有那么好。那时见她,就算觉得她有功夫,可那指的也是床上的功夫。没想到那日皇后一鸣惊人,才把她给追到了东宫,才会在那儿见到楚云逸。

    “皇上最近可有什么异样?”

    祁悠然刚刚到达凤鸾殿,就听到了慕纤浅在问心腹有关楚云逸的事情。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祁悠然越听越不对劲。

    “回娘娘,皇上还是和前几日一样,一直安排人潜伏在京城里,也不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他安排的都是些什么人?”慕纤浅继续问道。

    “有他身边的奴才,也有逍遥阁的。”

    逍遥阁?祁悠然一挑眉尖,没想到这皇后竟然还知道逍遥阁的事情。看来,以前真是小看她了。

    “继续给我盯着,记得要留意皇上身边是否有可疑的女子出现。一旦有,立刻回来禀告,不得耽误!”

    “奴才明白,娘娘放心便是。”

    祁悠然躲在暗处,看着那奴才从慕纤浅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然后离开。她只看到了一个侧面,但还是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祁悠然苦恼的想了想,觉得走过的地方太多,见过的人太多,记性太好脑子里面存的人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祁悠然这回可是想了很久,才总算是想到了。她眸光一闪,脑中灵光一现。

    这个皇后为什么会让奴才特意留意,楚云逸身边是否有女人出现呢?就算楚云逸安排了人在京城潜伏着,可那也不能说明是和女人有关系的吧?

    慕纤浅知道逍遥阁,也怀疑楚云逸最近的不对劲是和女人有关。再加上刚刚那个男人的出现……这让祁悠然不得不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的人。

    白楚颜,再次想到这个女人,祁悠然愈发的觉得可疑。

    白楚颜对楚云逸的感情,那可不是说着玩儿的。两人从小青梅竹马,说不定那白楚颜打从小时候起,就一直盼着嫁给楚云逸当太子妃当皇后呢。可是当初,楚云逸在废自己娶慕纤浅的时候,白楚颜却并没有出现。那时候祁悠然的脑子已经很混乱了,所以也没有留意到这一点,现在想想,却是不对劲的。

    白楚颜她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别的女人得到楚云逸吗?不可能的事情!那她为什么没有露面呢?

    刚刚那个从屋子里走出来的男人,祁悠然曾经在西域见过他。在白楚颜的府邸,他是白楚颜身边的奴才,同时也是逍遥阁的人。

    难怪这皇后知道逍遥阁的事,难怪她感觉那么敏锐,怀疑楚云逸的异样是和女人,甚至……是和自己有关。

    <

    祁悠然大胆的猜测着,也许这慕纤浅就是白楚颜。而白楚颜现在,已经根据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情,猜到了自己已经回来。

    事情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么一大盘的棋,也亏得她们下的不累!

    祁悠然咽下这口气,报仇这回事,可不怕晚。她几年都熬过去了,难道还熬不过这几天吗?

    祁悠然耐着性子,潜伏在宫里,一直留意着苏安和这个皇后的一举一动。在过去四天之后,祁悠然总算能够确定,这个慕纤浅,就是白楚颜!

    祁悠然想笑,又想杀人。楚云逸找来的演员真是太好了,好到她这么久才发现其中的不对劲。

    楚云逸那边,最近除了政事意外,他在忙的事情其实只有一件,那就是查出百毒蛊究竟是由哪些毒药制成的。

    他毕竟是皇上,而令荣那些人又是“见不得光”的。所以楚云逸不能多次和他们见面,以防让苏安发现他们的存在,将他们铲除。

    楚云逸每一次让手下的人去见令荣,都会用不同的方法去联络。有时是让人传话,不过究竟是几个人就不一定了,有时是用密语暗号。

    他忙了好多天,忙到压根就无暇再去想别的事情。这天总算得空喘了口气,楚云逸突然想到了祁悠然,还有她那两个孩子。

    一想到两个孩子,楚云逸的心就堵得慌。她和别的男人生下的孩子,他本应该除之后快的。可他能杀吗?除非,他真的是活腻歪了。

    楚云逸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败在两个孩子的手上。他觉得,自己也应该是时候再去见见他们,顺便也和楚弘清说说话,省的他老人家就这么不清不楚的帮他养着孩子。

    决定之后,楚云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开始行动了。而祁悠然这时,则是正在长春宫,监视着苏安。她这么晚还在这儿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发现了苏安的诡异举动。

    楚云逸很顺利的离开了皇宫,通过迷阵,来到密道的入口,他在进入之后,又要凭记忆搞定所有的机关,否则很有可能会挂在这里。

    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楚云逸终于见到了楚弘清身边的奴才。

    “皇上,您来了。”

    众人纷纷下跪,给楚云逸请安。其实之前,楚云逸每一次来看楚弘清都是挑在这种时候的,没办法,白天的时候有太多眼睛盯着他,他就算是想抽身也没有办法。

    “起来吧。”楚云逸长腿一迈,朝着楚弘清的房间走去。

    “皇上。”

    那奴才赶紧跟了上来,好像想和楚云逸说些什么。不过还没等他的话说出口,楚云逸就听到了从楚弘清的房间里,传来了孩子的笑声。

    这么晚了,那两个小鬼还没睡?!

    楚云逸扭头看向奴才,投去疑惑的目光。奴才仿佛看懂了他想问的是什么,就点点头,说:“没错,就是小皇子和小公主。”

    楚云逸突然就把两个孩子送了过来,所以就算奴才怀疑他们是自己的孩子,也不为过。楚云逸心口的堵闷又严重了一些,他没说话,直接走到门前,开了口。

    “父皇。”

    楚云逸的声音让屋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坐在里面正陪着两个孩子玩闹的楚弘清,看着他们在愣了一下后,条件反射的钻进了被窝里,死死的闭上了眼睛装睡,忍不住的笑了。

    他们,就那么怕楚云逸?

    楚弘清起身走到门口,楚云逸越过他,看向了床上的两个小鬼。

    刚刚还折腾的那么欢,这么快就睡着了?糊弄鬼呢?

    “出去说吧。”

    楚弘清带着楚云逸离开,楚云逸临走前,还看到了祁子涵偷偷摸摸睁开眼睛看他的画面。

    和楚弘清到了另外一间密室,楚云逸轻声说道:“父皇,带孩子的事就交给奴才去做,怎么能你亲自来呢?”

    “诶,不碍事的。”楚弘清好像颇为享受这份差事。“你今天来肯定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吧?”

    楚云逸点点头,就又听到楚弘清问:“你上次说,那两个孩子是祁悠然的?可她不是已经离开那么久了,那这孩子,是跟何人所生?”

    楚弘清的问题,就犹如一把利剑,直接刺到了楚云逸的心上。楚云逸

    看了他两眼,抬手捶了捶胸口,长叹一口气。

    “自然是跟别的男人,耀明那边的。”

    “哦。”楚弘清理解的点点头,其实这么多天,他跟两个孩子的关系已经不错的。而从两个孩子的口中,他也打探出一些消息出来。

    据楚弘清所知,子轩和子涵并不知道自己的亲爹是谁。再加上子轩的长相实在是和小时候的楚云逸太像了,所以让楚弘清不得不怀疑,这孩子就是楚云逸的。而且,两个孩子的年纪也和祁悠然当年离开的时间相吻合。但是看楚云逸的反应,又好像完全和这两个孩子不熟,所以楚弘清才会先探探楚云逸的话,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你是怎么查到的?孩子的生父叫什么名字?”楚弘清追问。

    “叫白洛,现在正和祁悠然一起,藏在京城。”

    楚云逸这么一说,楚弘清就想明白了。不着痕迹的一笑,他对楚云逸说:“这两个孩子颇合我的心思,盼了你这么多年,也没能给我生下一个孙子孙女,没想到最后,竟还要抢来别人的孩子来给我。”

    楚云逸心情十分复杂的看着楚弘清,觉得他老人家这落井下石的做法,真是绝了。

    楚云逸和楚弘清说了不到两刻钟的话,而中间,楚弘清并没有告诉他,自己怀疑那两个孩子是他们楚家血脉的事情。

    “时候不早了,父皇早些歇息。”

    楚云逸看样子准备要走,楚弘清叫住了他,问:“你不打算去瞧瞧那两个孩子?”

    楚云逸愣了一下,没想到楚弘清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们还没睡着,难道你不想看看,祁悠然的孩子到底是如何精怪的?”

    不用再看,那两个小鬼的古灵精怪楚云逸也早就见识过了。不过听了楚弘清的话后,他还是双脚不受控制的往孩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既然见不到他们娘,那就见见他们吧。

    楚云逸暗暗在心里自我安慰着,然后又觉得讽刺。他什么时候已经堕落到这个地步了?

    楚云逸走进房间,楚弘清并没有和他一起。走到床边,他低头看着两个小孩儿。就如同楚弘清所说的一样,他们果真还没有睡着。

    楚云逸一屁股坐下,两个小娃儿的睫毛微微地颤了颤。

    楚云逸微微一笑,直接把躺在外面的祁子轩给抱了起来,吓的祁子轩立刻绷不住了,赶紧睁开眼睛,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不是睡着了?怎么这么快就睡醒了?”楚云逸邪笑着看他问道,然后又瞥了瞥躺在床上那个没敢出声的小丫头。

    “爷爷!”

    祁子轩扭过头,大声的喊着楚弘清。声音大的,震得楚云逸耳膜嗡嗡响。

    “个头不大,嗓门倒是不小。”楚云逸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威胁道:“要么我们好好说会儿话,要么我就点了你的穴道让你罚站一整晚,你选哪个?”

    “你不可以这么做。”祁子轩偏头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

    “为什么不可以?我是皇上,我想做什么都行。”

    祁子轩喊了楚弘清,可也不见楚弘清进来。无奈之下,他终于认清了还是皇上最大这件事。于是,就乖乖的不出声了,可怜巴巴的看着楚云逸。

    “我又不吃了你们,你们这么怕我干什么?”楚云逸苦笑问道。

    “我娘在哪儿?我想我娘。”一直没说话的祁子涵,这时突然开了口。一想到祁悠然,她的眼睛就变的水汪汪的了。眼泪一直在眼眶里面打转,又不敢掉下来,看的楚云逸心一软,放下祁子轩,顺手把她抱了过来。

    “我也想她,等我下次见到她的时候,再帮你传话好不好?”楚云逸低声问祁子涵,连自己都没注意到,他此时此刻说话的模样,是有多么祥和。声音,是有多么轻柔。

    “你为什么也想她?”祁子涵奇怪的看着楚云逸,然后后知后觉的说:“你果然打我娘的主意对不对?!”

    楚云逸被她的话逗笑,回答说:“我打她的主意可不是一年两年了,就算你们两个小东西有意见,也没有用。”

    祁子涵和祁子轩相互看了看彼此,然后又动作一直的看了看楚云逸。

    “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让你们见她。你们还想要什么

    东西?明儿个我叫人给你们送来。”楚云逸向他们保证说道。

    【感谢宝贝儿159****6018、shaomengmei、上官莫莫、吗哩哄啊和189***8333等人的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明天依旧万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