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228.228我娘叫你走远点

228.228我娘叫你走远点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云逸大方的对两人说道,“只管开口,什么都行。”

    他身上的土豪气息把两个孩子给震到了,又相互看了一下彼此,他们想了想,摇了摇头。

    “什么都不要?”楚云逸有点意外,“这和你们娘倒是不一样,她比你们贪得多。燔”

    “不准你说我娘的坏话!”祁子涵小嘴一瘪,有点害怕,但还是很严肃的对楚云逸说道窠。

    “好好,我不说。”楚云逸懒得和她计较,抱着她起身,然后又弯腰把她放在了床上,不轻不重的在她的额前弹了一下,弹的小丫头身子一颤悠。“时候不早了,你们是不是该睡了?”

    楚云逸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身上那骨子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无意识的散发出来环绕在他的周身,两个孩子感觉的到,而且感觉很强烈。

    楚云逸看他们一直不说话,就以为他们是怕了自己,自己在这儿他们不敢睡,于是就转身准备离开。

    刚一转身,一只小手就抓上了楚云逸的衣角。他低头一看,视线顺着那手瞥过去,看到了祁子涵精致漂亮的小脸蛋。

    “爷爷说外面有很多坏人,所以我们现在不能出去。那……你能把我娘带来吗?我想她。”

    楚云逸目不转睛的看着祁子涵,觉得这小丫头长的还真是好看,那眉目都像极了祁悠然。至于那小子……像他那个爹吗?楚云逸看了看,觉得不像。

    蹲下身子,楚云逸和祁子涵视线相平,问:“有多想?”

    “很想!”祁子涵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还特意看向了祁子轩,问:“哥哥也是对不对?”

    楚云逸轻声一笑,觉得这俩小东西还真是挺好玩的。他这一笑,把祁子涵给笑的有点不知所措了。

    “你是皇上,你那么厉害,肯定能帮我娘杀掉坏人的吧?”祁子涵谄媚的看着楚云逸问,狗腿的模样让楚云逸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祁悠然。

    “我没你爹厉害。”楚云逸嘴角一扬,站了起来,说:“这种体力活,去找你们爹去。赶紧睡觉,我要走了。”

    不再过多停留,楚云逸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石门被关上,两个孩子的脸上都有一丝的失望。

    “哥哥,怎么办?”祁子涵扭头看向祁子轩,问:“你说的办法不好用。”

    祁子轩眉头紧锁着,看了看祁子涵后叹了一口气,说:“先睡吧,下次见到他再说。”

    子涵乖乖点头,和哥哥手拉着手躺到床上。他们是真的有些困了,所以没多一会儿,就睡着了。

    楚云逸临走前又和楚弘清见了一面,楚弘清想了想,对他说:“找个时间,把祁悠然带来,我有些话想要对她说。”

    “这……恐怕不大合适吧?”楚云逸没想到楚弘清会提出这种建议,他的存在以及藏身点,至今只有那么为数不多的两个人知道。

    “就照我说的做吧。”楚弘清的态度颇为坚定,让楚云逸也不能说什么。

    楚云逸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楚弘清为什么突然想见祁悠然?他不是那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见祁悠然,为的是什么?

    回到宫中,楚云逸没回寝宫,也没去东宫。来到后山的高塔上,他在这儿待了一夜,第二天清晨才回去。

    祁悠然无意中发现了苏安见不得人的事情,虽然这种事儿以前也曾听说过,不过没想到,在这个朝代竟然也有人敢尝试。

    苏安喝人血,而且,还以人血沐浴,这就是祁悠然那一晚在她宫中发现的秘密。当她看到苏安将鲜血涂抹在脸上的时候,祁悠然的汗毛是竖起来的。

    这女人为了自己,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祁悠然一直在宫里面转,在弄清了几件事情后,她就出了一趟宫,来到上一次楚云逸带她来的地方。

    “令婆婆。”见到令荣,祁悠然恭恭敬敬的说道:“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进来吧。”令荣见到祁悠然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好像早就想到她会过来一样。

    将祁悠然迎进屋中,令荣问:“你来可是为了身上毒蛊的事情?”

    “没错。”祁悠然痛快的点点头,说:“我知道你们几位都是苗疆的高人,我现在这个状态,恐怕除了你们之外,也没有其他人能够救我了

    。我今天来只想听一句实话,你们,是什么时候被楚云逸请来的?”

    “我还以为,你这丫头是想问我们有没有为你寻到解药呢,怎么,你不想知道这个?”祁悠然的问题让令荣有些意外。

    “想解我身上的毒蛊,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如果那么快就寻到解药的话,楚云逸他也不会特意将你们请来了。”

    令荣笑了笑,然后回答了祁悠然的问题。祁悠然和她聊了一会儿后,心里虽还有些不甘心,但韩正宇那晚对她说的很多话,也都被证实了是真的。

    楚云逸从当初她离开之后,就一直暗中寻找联系并且劝说令荣等人来帮这个忙。他们本是与世无争,生活在大山之中逍遥自在的,却禁不住楚云逸一次又一次的“***扰”,最后没办法,还是来到了这里。而且一呆,就是几年。

    “姑娘,你若是再不出现的话,我们就不知什么时候能回家去了。”令荣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说:“这京城来的容易,走的却难。那皇上对你,可谓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啊。”

    “婆婆收了他什么好处,竟为他说起了好话来。”祁悠然问完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就走了。至于她的情况,以及解药的事情,她没多问一句。潇洒坦然的态度,让令荣不得不想要拍手叫好。

    走在大街上,祁悠然一直低头想着事情。

    一直以来是正确的事情,如今全部被人推翻。这感觉,真是让人挺不能接受的。

    祁悠然想了很久,纠结了很久。最后,她去见了楚云逸。

    祁悠然出现的时候,楚云逸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奏折。白天的时候,和几位将军商讨了一下边关的战况以及对策,没想到时间过的那么快,一转眼天就黑了。

    国事太多,折子是怎么看都看不完的。即便他整日坐在房中翻阅着这些奏折,想必齐墓王朝有许许多多的事情他还是无法见到。

    门外的异响让楚云逸抬起了头来,祁悠然突然出现,打晕了门口几个侍卫,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房间,来到了楚云逸的面前。

    “你不打算收拾一下残局?”楚云逸指了指门外的方向,问祁悠然。

    “外面不是有你的人吗,这种事儿轮的着我动手?”

    楚云逸很聪明,他没让自己的人站在门口,不过这房子的周围,却潜伏了几个高手。也就是因为这个,旁人才不能轻易的靠近这里。

    祁悠然自动坐到楚云逸的面前,随手拿过一个折子扫了两眼,然后一笑。

    “没看出来,你这个皇上竟然为了政事如此认真。”祁悠然嘲讽说道:“我以为,你只会喝酒胡闹呢。”

    “我究竟做了什么才在你心中留下了这种印象?”楚云逸苦涩一笑,问:“来找我有什么事?”

    祁悠然沉默了一下,随后开了口。

    “杨震天,可是苏安的人?”

    祁悠然这么一问,楚云逸就知道她应该查清了不少的事情。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既然是的话,你为何不杀他?”祁悠然不解的问:“你都已经废了他的武功,如今的杨震天,和一个废人没什么两样,你留他还有什么用?”

    “这不关你的事。”

    楚云逸的一句话,让祁悠然的心不自然的一沉。垂下眼帘,祁悠然嘴角僵硬的向上扯了扯,只是沉默了一瞬,她就恢复了原状。

    “也对,你和我早就没关系了。那好,咱们就说说跟我有关系的事儿。我儿子女儿呢?你就算不把他们交出来,也该让我见见他们,知道他们是死是活吧?”

    祁悠然的话让楚云逸想起了楚弘清那晚的交代。“可以,我答应你找个时间会带你去见他们。还有呢?来见我,可还有其他的事情?”

    “我……见过韩正宇了。”

    “哦。”楚云逸半晌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屋内的气氛有些压抑沉闷,两人中间只隔着一张桌子,静静的看着彼此,一时间谁也不说话了。

    “我知道苏安的势力一直都不弱,你也在想办法对付她。既然我们的敌人是一致的,不如就联手吧。她毕竟是你母后,你下不了手,我可以。杀了她,我们之间的恩怨也就算两清了。到时我离开,还你一个清静的国家,你觉得如

    何?”

    楚云逸的眸光闪烁不定,他不知祁悠然希望自己给出什么样的回答。

    是好,还是不好?

    很多的情绪都堵在楚云逸的嗓子眼里,让他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你觉得,我会那么轻易的让你离开吗?”

    终于,楚云逸开了口打破了这些沉默。不过,却也让气氛又尴尬僵硬了一些。

    “楚云逸,你我都不是小孩子了。我成亲了,也有自己的家,你不让我离开又能怎么样呢?”祁悠然轻声说道,她的语速缓慢,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传进楚云逸的耳朵里。“我不是以前的祁悠然,你也不是以前的楚云逸。即便你当初让我离开,是为了我好。可是你也不能否认,是你亲手‘杀死了’那个祁悠然。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早就已经分的那么明白了,如今又何必还要往一起湊呢?”

    祁悠然这么说,就证明她已经知道了当年的真相。楚云逸欲言又止,刚想说什么,就又被祁悠然给打断了,咽了回去。

    “你若真是为了我好,就放了我。那种日子,我不愿意再过。”祁悠然目光平静的看着楚云逸,幽幽说道:“祁悠然已经死了,今后,也让其他人一直这么觉得吧。”

    楚云逸紧紧地盯着祁悠然的双眼,想努力的看清楚她眼中的情绪究竟包含了什么。可惜,不论他怎么努力都看不明白。

    祁悠然说的对,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人了。当年的悠然,是个能笑着对他说要为他打天下的女子,而那个人,已经被他亲手杀死了。死在众人面前,死在他的面前。

    “你想怎么做?”楚云逸深吸一口气,却没给她一个保证。因为他开不了口,他也无法保证自己真的会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更无法保证,他会不会杀了那个白洛,把她强行留在自己的身边。

    人性的自私和贪婪,总是能在特殊的时候显得格外明显。他忘不了她,不管过去多少年,也依旧忘不了。

    “苏安安排在京城中的人,就由你去对付吧。我把他们所在的位置告诉你,我想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吧?”楚云逸问。

    “好,那我就多谢皇上了。”祁悠然点点头,接下了这门差事。然后,她微笑着对楚云逸说,“放心,我会让你满意的。”

    楚云逸看着祁悠然的笑脸,也慢慢地一笑。

    “你从来都是让我满意的,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

    楚云逸说着说着,话就又不在调上了。祁悠然白了他一眼,懒得和他争辩,生怕他越说越来劲。

    在和楚云逸确定了有关苏安的事情之后,祁悠然就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里。和他离的太近,让她浑身上下哪儿都不舒服。

    “瞧你这身打扮,应该在宫里混了不少天了吧?”祁悠然从头到脚都完全是个宫女的样子,楚云逸单手抵在额前,稍稍抬眸看她问:“要不要留在朕的身边做丫鬟?这样也更方便我们谈事情。”

    “还是那句话,多谢皇上好意,伺候人这种事儿,我做不来。”

    祁悠然很痛快的拒绝了他,头也不回的走掉了。第二天,她在冷宫里被楚云逸找到,不算意外,但也不在意料之中。

    “干什么去?”祁悠然见楚云逸一身便衣,就问他。

    “陪我出去走走。”楚云逸不管三七二十一,拽着祁悠然就往外走。

    “你等等!”祁悠然挣扎了一下,甩开楚云逸的手,狐疑戒备的看着他说:“我就这身衣裳出去?”

    她送了一记白眼给楚云逸,还是很在意跟楚云逸有肢体上的碰触的。回到房间里换好了衣服,跟着楚云逸离开皇宫,其实这两人都是易了容的,所以也不怕被别人发现身份。

    楚云逸并不是闲到无聊才会找祁悠然陪他出来的,走在京城的大街小巷,他时不时和祁悠然低声交谈几句,大半天下来后,已经把苏安大部分的势力分布范围都告诉了祁悠然,还有他自己的。

    “以后你若是不方便进宫找我,就去找他们。拿着逍遥阁的令牌去见他们,他们自然就知道你是谁了。”

    楚云逸还记得他当初曾给祁悠然那块令牌的事情,祁悠然看了他一眼,憋了憋气,说了一句,“那令牌,让我弄丢了。”

    楚云逸扭过头,一脸不相信的看着祁悠

    然。什么人,能从她身上把东西给偷去?

    “是丢的,还是你自己扔的?”楚云逸问。

    祁悠然眸光一闪,假笑一下,答:“好吧,让我扔了。”

    楚云逸轻叹一口气,目光有些哀怨的向前走去,然后幽幽说道:“你最好是把那令牌给我扔到了耀明,不然……”

    “不好意思,我扔在齐墓了。”祁悠然有意让楚云逸烦心,所以撒谎也不打草稿,怎么让他难堪怎么来。

    介绍苏安手下人分布的地点这种事情,其实并不用楚云逸亲自来做的。祁悠然想,就算是他身边的林佑还有其他几个奴才也一定都知道。但他却主动来找祁悠然担下了这差事,为的是什么,再明显不过了。

    祁悠然有意和他拉开距离,所以才会说那逍遥阁的令牌已经扔掉了。

    “你不回去?”祁悠然又瞥了楚云逸一眼,看着他一副打算再继续溜溜的样子,问:“今儿个,不用看折子了?”

    “不看了。”楚云逸和她四目相对,说:“等天黑之后,准备带你去见见你的孩子。”

    祁悠然一听这话,眼睛立刻就亮了。“你没骗我?”

    “你现在这么厉害,我敢骗你吗?”楚云逸反问。

    祁悠然开心了,笑了。不是敷衍的笑,也不是无奈的笑,那笑容晃了楚云逸的眼睛,让他竟没办法转移视线。

    祁悠然过了一会儿,好像也察觉到了自己跟楚云逸在一起的气氛,有点过于融洽了。离天黑还有至少两个时辰的时间,这两个时辰,她总不能一直和他在一起。

    “你去别处等我吧,我有些事情想要处理。”祁悠然主动提议到,“要不就飘香苑吧,我去那儿找你也成。”

    “什么事?”楚云逸随口一问。

    “自己的事,和你没关系。”祁悠然绝决的回答,接着转身,离开。

    楚云逸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在马上就快要看不到的时候,跟了上去。

    她去哪儿是她的自由,那么他往哪儿走,也是他的自由对吧?

    楚云逸的跟踪,显得有点漫不经心。他没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也没跟的那么紧迫。所以这让走在前面的祁悠然,很不舒服。

    祁悠然本来只是想找个借口和他分开的,没想到他竟然脸皮这么厚,跟了上来!这换做是几年前的楚云逸,肯定做不出来。那个时候的太子爷,多要面子?可现在呢?面子对楚云逸,祁悠然觉得就像是浮云,可有可无一样。

    祁悠然走着走着,灵光一现,去找白洛了。见到白洛之后,祁悠然和他一起并肩而行,有说有笑的走在街上,顺便还去吃了个饭。

    “你这几天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坐在临窗的座位上,白洛看着又有几天没露面的祁悠然,无奈说道:“没想到你竟是个大忙人。”

    “怎么,生气啦?”祁悠然冲他挑眉一笑,说:“我是去办正事的。你过来,我和你说件事儿。”

    祁悠然把白洛叫到了自己的身边,然后伏在他的耳边,小声低语了一会儿。两人亲密的姿态,让站在街上的楚云逸看的眼睛都红了。

    这女人,还真是知道怎么做,能把他给惹恼了。

    楚云逸不信祁悠然没发现自己在跟踪她,她这么做,无非就是想给自己看的。

    “记住了?”祁悠然说完之后,问白洛。

    白洛慢慢点点头,视线不着痕迹的扫了眼楚云逸所在的方向,那男人的气场太强了,让他想无视都无视不掉。

    “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点不大对劲呢?”白洛也乐得跟祁悠然眼这场戏,没坐到对面去,他直接留在了祁悠然的身边,近距离的看着她,低声的问:“请我帮这个忙,难道就不想着给我些报酬吗?”

    “你想要什么?”祁悠然问,大家都是聪明人,她也看出白洛已经猜出她的本意了。“银子吗?你可不缺那东西吧?”

    “的确,我不缺银子。”白洛认真的一笑,然后,握住了祁悠然的手,说:“我缺的,是一个机会。”

    白洛的动作以及他的眼神,和说出来的话,都明确的表达出了他的意思。

    “悠然,等事情办好之后,我们就一起回去,好不好?”

    </

    祁悠然被白洛目光灼灼的看着,那边,楚云逸尖锐的视线也明晃晃的投射了过来。离这么远,街上又那么吵,所以楚云逸是不会听到他们在说什么的。他只会以为,他们是在故作甜蜜给他看而已。

    “白大哥,你真的觉得为了我,值得?”祁悠然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却又一次的被白洛给握住了。

    “为了你,什么都值得。”白洛的声音很眼神都很坚定,“你已经离开了这里,就没理由再留下来。耀明,阳明山庄,那儿才是你的归宿。当初和奶奶,你不是也是这么说的吗?”

    白洛的话让祁悠然想起了往事,她一时恍惚,陷入了沉思之中,不过片刻之后就被惊醒了。

    白洛突如其来的一吻,吻的祁悠然慌张失措。条件反射的想要推他,不过白洛却很懂得分寸,在她动手之前,自己就主动离开了。

    “多吃些东西。”

    白洛给祁悠然夹了菜,这话刚说完之后,就看到有人气势汹汹的走到了他们身边。

    楚云逸冷着脸站在窗外,看着坐在一起的两人,目光清冷的简直能冻死个人。

    “你,出来。”他看了看祁悠然,命令道。

    “干什么?我饭还没吃完。”祁悠然懒得理他,屁股也没动一下拒绝道。

    “三个数,你若是不起来,我不保证你在三个月内还能见到两个小家伙。”

    楚云逸的话让祁悠然身子一僵,楚云逸在很多时候,都是会说到做到的,这一点,祁悠然再清楚不过了。

    “这位公子,拿别人家的孩子来做人质威胁,恐怕不是君子所为吧?”白洛开口嘲讽楚云逸。

    “君子?当君子有什么用吗?”楚云逸冷冷一笑,然后开始数数了。“一、二、三……”

    “三”刚被他说出口,祁悠然就猛地拍案而起。瞪着他,祁悠然咬牙说到:“你太过分了!”

    “好说。”楚云逸被她这么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更过分的事儿,还在后头的。你是跟我走,还是不走?”

    “不用等我,我去看看孩子。”祁悠然低头对白洛说,温柔的声音和对楚云逸说话的时候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好,路上小心。”白洛也冲她温柔的笑,两人对视的瞬间,让楚云逸恨不得掐死他们两个,也好眼不见心不烦了。

    祁悠然走出饭馆,跟在楚云逸的身后。楚云逸的脸臭的简直让人不忍直视,看着他生气,祁悠然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痛快。

    走了很久,祁悠然才发现,他们两个回到了原地。原来,楚云逸是带着她在转圈玩儿。

    “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见孩子吗?!”祁悠然纷纷问道,这才让楚云逸正眼瞧了瞧她。

    毫无征兆,楚云逸长臂一伸就那祁悠然给拽了过来。身边人来人往,不少人的视线都被楚云逸的这一举动给吸引了过来。

    头一低下去,楚云逸就吻住了祁悠然的门口。他们站着的地方,刚刚好就是不久前,祁悠然和白洛吃饭的地点。

    楚云逸可没白洛那么识时务,不懂得自己先离开。所以祁悠然用力的推了他好几下,才重获自由。

    用力的擦拭着嘴角,祁悠然怒问:“你疯了?!”

    “我不是早就说过,更过分的事儿,还在后头呢吗?”楚云逸邪佞的一笑,并不把祁悠然的愤怒看在眼里。得了逞,楚云逸的心情好像也好了一点,阴沉的脸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笑脸重现。

    虽然他易容了,可那双桃花眼,却不会变的。祁悠然一直就觉得楚云逸的眼睛很好看,很勾人,当初在见到他的时候,也是第一眼就被他的这双眼睛给吸引住的。现在见到他眼中含笑的模样,祁悠然的心,不由得刺痛了起来。那感觉,就像是无数根尖锐的细针,扎在她的心上,力道不大,却以足够让她又疼又痒。

    楚云逸就一直带着祁悠然在京城里面转悠着,直到天色黑了下来,才带着她往城外的方向走去。

    “你真是打算带我去见孩子的吗?”祁悠然见这路越走越荒凉,觉得有些不对劲。“这里恐怕方圆几里都不会有人居住吧。”

    “正是因为如此,才安全不是吗?”楚云逸反问,问的祁悠然哑口无言。

    两人步行大概半个时辰,才慢慢停了

    下来。祁悠然一眼就看出了这里的诡异,看似简单的一片树林,若是鲁莽的闯进去,就极有可能走不出来。

    两人进去后,破了迷阵,接着又走过弯弯曲曲的一条小径,通过很多机关,祁悠然见到了密道的入口。

    迎向楚云逸的目光,祁悠然这才相信,他真的是带自己来见孩子的。

    祁悠然想率先跳了下去,去被楚云逸制止了。“里面有机关,你跟在我后面。”

    楚云逸轻声对祁悠然,然后跳下去,为祁悠然带路。祁悠然走在密道之中,看着密道的两边,心生疑惑。这密道可不是一日两日能够建成的,楚云逸更不可能早就有准备,只为了藏她的孩子而建立起这密道和外面的迷阵机关。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走到一半的时候,楚云逸才开了口,对身后的人说:“等下你可能会见到让你意外的人,这件事我希望等你走出这里之后就忘掉。”

    “嗯?嗯,好。”祁悠然点了点,觉得楚云逸说话的声音好像有点怪怪的。他到底藏了什么人在这儿?女人?不可能啊,可除了女人之外,还能有什么人呢?

    祁悠然满腹的疑惑,在见到里面的太监之后,更加迷雾重重了。那些人一见到楚云逸马上就跪下请安,楚云逸迈步从他们身边走去,对祁悠然说,“还愣着干什么,不想见孩子了?”

    祁悠然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那个老太监,觉得眼熟。

    追上楚云逸的脚步,走了两步后,祁悠然就听到了孩子嘻笑的声音。心情雀跃着,祁悠然的脚步也就随着轻快了起来。赶在楚云逸的前面,祁悠然几步跑了过去,快速的推开那扇门,可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却因为见到了楚弘清的关系,而消散在了空气里。

    祁悠然倒吸一口气,眼睛猛地睁大,看着楚弘清意味深长的笑脸,才慢慢反应了过来。

    “皇、上?!”祁悠然扭头看了看楚云逸,又看了看楚弘清,叫了一声。

    “你叫我干什么?”偏偏楚云逸还不知场合的接了一句,把凝重诡异的气氛,也破坏掉了。

    “娘!”

    虽然祁悠然易了容,可她的声音还有她身上的气息,却让那两个孩子一下子就认出了她。从床上跳了下来,两个孩子光着脚跑到了祁悠然的身边,一边一个抱住了她的大腿,小模样一看就知道,是高兴的不得了。

    “娘你终于来看我们了!我和哥哥都想死你了!”祁子涵抱着祁悠然的腿蹭啊蹭,撒娇说道。

    祁悠然还沉浸在见到楚弘清的震惊之中,而这时,楚云逸则是一把将祁子涵捞了起来,吓的祁子涵小手小脚乱蹬一通。

    “地上凉,想拍马屁你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吧?”楚云逸面无表情的把子涵扔到了床上,然后指了指地上的鞋,让她自己穿。接着,他又回头去看祁子轩,问:“是你自己过来,还是要我过去?”

    祁子轩愣了一下,马上跑了过去,把鞋给穿好了。

    祁悠然一见自己的孩子被楚云逸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不愿意了。她大步走到楚弘清的面前,跪在了地上。

    “草民祁悠然参见皇上。”

    “快起来吧。”楚弘清微笑着说:“我如今也的确不是皇上了。恐怕就算是你,也没有想到我还活在这个世上吧?”

    楚弘清猜的没错,祁悠然在来的这一路上想了很多种可能,不过都没想到会是他。

    “云逸,你带孩子先出去,我有些话想和悠然单独说。”

    楚云逸不知道楚弘清执意要见祁悠然的原因是什么,他点点头,给那两个孩子使了个眼色,两个孩子无助的看向祁悠然,本来是觉得靠山来了,就不用再怕他了,不过却不想,祁悠然却说:“乖,跟他出去,娘一会儿就去陪你们。”

    祁悠然走近两个孩子,分别摸了摸他们的头,低声说道。

    两个小鬼不情不愿的跟着楚云逸走了,等走到门口的时候,他们听到了祁悠然的声音。

    “别想着偷听,你给我走远点。”

    祁悠然这话是说给楚云逸听的,所有人都听的明白。

    “我娘叫你走远点。”祁子轩好像生怕楚云逸没听到似的,又对他重复了一遍。

    “我娘叫你走远点!”祁子涵凑热闹的加了一句。

    楚云逸低头看着他们,目光阴郁。心想,你们娘命令我也就算了,可你们两个小东西还真是胆子大了,这才几天不见而已,就敢这么和我得瑟了。

    楚云逸一弯身子,一手一个把他们给拎了出去。走出去好远,祁悠然还能听到孩子的叫声。

    屋内重新恢复了安静,祁悠然这才扭头去看楚弘清,歉意说道:“没想到孩子是和皇上您在一起的,他们吵闹惯了,扰到皇上还望皇上不要见怪。”

    【感谢宝贝儿hollen58的鲜花,感谢宝贝儿shmily1982、187****2705、莹.宝、余海燕123和lypp9999等人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