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242.242你是来告状的?

242.242你是来告状的?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云逸难得大方,萧子缃听了以后也乐得高兴。不过他刚刚站起身来就想到了一件事,眼下祁悠然已经回来了,而且还进了宫成了妃子,皇上他怎么还有闲情逸致,深更半夜的和自己在这儿喝酒呢?

    “那个,皇上。”萧子缃一冲动,好事儿的开了口姣。

    “嗯?”楚云逸侧眸看他,“吱吱唔唔的干什么?有话便说。”

    “皇上最近和绮妃娘娘,感情如何?”

    “多嘴!”楚云逸眼眸一沉,厉色说道:“这是你能问的问题吗?看来你今晚是不打算回去了是吧?也好,林佑,你帮萧大人传个话回萧府,就说……”

    “别别,微臣知错。籼”

    萧子缃赶紧打断楚云逸的话,头也不回的逃出了房间。不用再多说什么了,看楚云逸的反应就知,他们的皇上现在是吃了闭门羹。

    萧子缃回府之后,就被苏墨瞳抓住询问楚云逸的事情。

    “我听说,他又纳了位妃子?是什么沈家的女儿?”苏墨瞳和萧子缃面对面的坐在床上,她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说,“怎么会这样呢?祁悠然不是回来了吗?”

    “这事儿我也不大清楚。”萧子缃抿嘴一笑,不打算泄密。“皇上他自有打算,你要是好奇的话,不如哪天找个时间去问他。”

    萧子缃拥着苏墨瞳躺下,可不想好不容易盼得美人归,一晚上都用在谈论别人的事情上。

    “你起来。”苏墨瞳推开压过来的萧子缃,禁着鼻子说:“好大的酒气,去去,一边睡去。”

    萧子缃被无情的推开,惆怅的看着嫌弃他的苏墨瞳,萧子缃哭笑不得。

    “好夫人,要不我也去给你倒杯酒?这样咱们两个就一样了。”

    “也就你能想出这馊主意来。”苏墨瞳撇撇嘴,不过还是把萧子缃拽了过去。躺在萧子缃的臂弯里,苏墨瞳捂着他的鼻嘴,问:“你最近……有见过悠然吗?”

    萧子缃摇摇头,答:“不知去了哪儿,两个孩子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楚云逸不是派人盯得死死的吗?怎么会这样呢?”

    “现在的祁悠然已经不是几年前的那个了,你以为皇上手下的那些人,能敌得过她吗?皇上每天又政事缠身,无法出宫,所以有些事情,是无可奈何。”

    萧子缃拿下苏墨瞳的手,轻声哄着她说:“好了,都这个时候了,你奔波了一天肯定累了。睡吧,明天我下朝回来以后,再告诉你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何?”

    “嗯。”苏墨瞳听话的点点头,调整了一下姿势,抱着萧子缃很快就睡着了。

    宫外,萧子缃抱得美人归。宫内,楚云逸却是一人清醒的很。睡不着,又无处可去,怎么办?

    叹息一声,楚云逸认命的走到桌前,批折子到将近申时,才爬上了床睡了个觉。

    现在的祁悠然可是和他一点都不亲,几年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那点信任,早就被时间打消没了。楚云逸心里始终无法平静下来,为了祁悠然的事,也为了这齐墓的江山。不管怎么样,至少……在楚弘清没能安全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之前,他都不能让国家出现任何的差错。

    清晨,一大早,祁悠然在醒了以后就不安分。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祁悠然的手甩在霜儿的脸颊上之后发出。旁边的两个宫女吓的身子一哆嗦,腿一软,赶紧跪了下来。

    “笨手笨脚的,真不知你以前是怎么伺候自己的主子的。这衣服可是太后前两日才送的,就这么被你弄脏了!”

    祁悠然气呼呼的看着身上的衣服,霜儿刚刚端来的早点,大部分都掉在了她的身上。

    “哭什么哭?!一大早就这么晦气,还不赶快去给我拿件新衣裳来!等下还要去给太后请安呢!”

    “是,奴婢这就去拿。”

    霜儿委屈的抹了抹眼泪,赶紧去办事。祁悠然瞥了眼她的背影,然后对还跪在地上的两个奴才说,“你们以后都注意着些,她是皇上送来的奴才我不能把她怎么样,可你们就不同了,明白吗?”

    “奴婢定会尽心尽力伺候主子的。”两人异口同声的保证道。

    “那就好,有一个笨丫鬟已经够我烦得了,再加上几个,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祁悠然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子的烦躁,和刚入宫的时候不同,现在她身边的这些人,可是都明白了绮妃娘娘的脾气,已经到达了一种怎样骄狂的地步。

    祁悠然这么做也不是没理由的,她之前在沈府蹲着观察沈绮韵的时候,就亲眼见过她打骂奴才。不过,所谓软硬兼施,她也不能一味的如此。打完了,总得给些甜枣吃不是?

    换好了衣服,吃完了早膳,祁悠然看着霜儿还红着的脸,叹了口气。

    “还疼吗?”她轻声问道。

    霜儿摇摇头,“不疼了。”

    祁悠然苦涩一笑,亏她这丫头说的出来不疼两个字。

    “走吧,陪我去太后那儿走走。”祁悠然起身往外走,霜儿紧随其后。祁悠然不让其他的多余奴才跟着,所以那些人留了下来,也就有大把的时间来议论她这个主子了。

    宫里面的奴才,嘴都是碎的。也许是憋的,所以他们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祁悠然三番两次的找霜儿的麻烦,这事儿已经经由奴才们的嘴,传的越来越厉害了。甚至有人猜测,绮妃会如此,就是因为霜儿以前是太子妃的奴才。要知道,当初跟着伺候太子妃的那些奴才,如今可就只剩下霜儿一个在宫里,而且皇上对她,也不错。

    白楚颜一直命人暗中盯着祁悠然这里,发生了这种事情,她不会不清楚。听着奴才回来报的话,白楚颜想了想,说:“再观察两日,找个几乎,把那个霜儿带来,本宫要见见她。”

    到了长春宫,眼尖的苏安一眼就看到了霜儿的脸有些红肿。

    “这是怎么了?”她开口问。

    “回太后,这奴才笨手笨脚,弄坏了你前几日送我的那套衣裳,我一时生气就……”祁悠然眸光闪烁,语气有些委屈,目光有些闪烁,不大敢直视苏安的双眼。

    “哀家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苏安慢慢一笑,对祁悠然说:“回头哀家再让奴才给你送几匹好的衣料,你喜欢什么样的就让人去给你做。为了这种事,没必要和奴才们置气。”

    “臣妾也知今日出手可能有些重了,但当时一想到是太后送的,所以就、没忍住。”祁悠然咬了咬唇角,压低了声音问苏安,“听说皇上并不喜欢骄狂之人,也不知他若是知道了今天的事,会不会对臣妾有看法。”

    “不喜欢骄狂之人?”苏安想起了祁悠然,她嗤鼻一笑,说:“那倒不至于,你也不是日日如此,手下的奴才犯了错,该罚还是要罚的,不碍事。”

    “有太后这话,臣妾就安心不少了。”祁悠然扬起笑脸,主动亲近着苏安,告诉她一些关于楚云逸最近的事情。看得出来,她的有意讨好,很得苏安的欢心。

    “主子。”回去的路上,霜儿小声的问祁悠然,“我们是要用太后之手,除掉皇后吗?”

    “嗯。”祁悠然歪头看了她一眼,心想,如果要是告诉她,自己不光想除皇后,还想除掉太后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把这小丫鬟给吓到?

    “这个你拿着,回去擦在脸上,很有用的。”祁悠然偷偷摸摸的给了霜儿一小盒药膏,“这几天辛苦你了。”

    “帮主子做事,不辛苦。难道主子忘了当初我们在将军府的时候,挨的打可是要比这多多了。”

    “是啊,将军府……”祁悠然微微眯了眯双眼,说起将军府,可是还有该死的人没有死呢。邓梦春和祁沫儿经过前段日子的惊吓,也不知道现在的日子过的如何?会不会夜夜恶梦,睡不着吃不下?

    祁悠然很快就自我否决了自己的猜测,那两个人要是这么有良心的话,也不至于做那些事了。

    一连几天,祁悠然总是偶尔找个机会对霜儿责骂,不过她对别的奴才,却并不一样。这天,霜儿在闲着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太监模样的人给拦下了。

    “你是?”霜儿蹙眉问道。

    “皇后娘娘请你过去一趟,走吧。”

    霜儿不得不从,只好跟着去。等见到白楚颜以后,霜儿跪在地上,垂下眼帘,心想,祁悠然猜的可真对,皇上她果然找自己了。

    白楚颜把所有的人都叫了出去,只留下霜儿一个。命她抬起头来,白楚颜打量了一番她以后,笑着说道:“你这奴才,可是比上一次本宫见你的时候清瘦的多。怎么,现在的主子对你不好吗?”

    “回皇后,绮妃娘娘对我很好。”</p

    “好?好的话你这脸上的红肿是怎么回事儿?本宫可是听说她经常对你打骂,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无风不起浪,这事儿可不是空穴来风的吧?”

    白楚颜把话说的那么明白,霜儿扯了扯衣袖,不知该如何是好。

    “别跪着了,在你主子那儿难道还没跪够吗?起来,本宫叫你过来只是想问你几句话的。”

    霜儿紧张的咽了咽唾液,听着白楚颜的一言一语,又暗暗的松了口气。因为这些话,祁悠然早就和她提起过,也告诉了她应该怎么答。

    好不容易从白楚颜这里离开了,霜儿赶紧回去做自己的事情。等晚上伺候祁悠然沐浴,房中身边无外人的时候,她才把白天的事情告诉了祁悠然。

    其实就算霜儿不说祁悠然也是知道的,她现在连楚云逸都不信,又怎么可能会毫不犹豫的信这一个奴才呢?她有盯着霜儿的举动和表现,听着霜儿说完话,祁悠然淡淡一笑。

    “她想拉拢你,无非就是打算在我身上做什么手脚。她不敢轻易的杀了我,只能慢慢来。以后你和她那边的人肯定要频繁接触,霜儿,你应该清楚自己要怎么做。等办完这件事我就让皇上给你寻户好人家,远离皇宫这是非之地。你当奴才那么多年,也是该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了。”

    “主子,好端端的你怎么说这种话?”霜儿手上的动作一停,惶恐的看着祁悠然,问:“你是不是嫌弃霜儿了?”

    “哪能呢,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罢了。我没想到我走的这几年,你还会被困在这里。霜儿,你是个好姑娘,值得被人疼。”祁悠然冲她笑了笑,说:“你放心,这件事我会放在心上,就算楚云逸不给你办,我也会的。”

    两人说了很久的话,祁悠然洗了个舒服的澡,穿好了衣服。

    “皇上不是说今晚要过来吗?怎么还没动静。”祁悠然站在门口,有点奇怪的问霜儿。

    “主子这是想皇上了不成?”霜儿开心的反问。

    “多嘴。”祁悠然斜了她一眼,说:“我就是奇怪而已。”

    奇怪楚云逸他怎么不像前些天那样,没事就急冲冲的粘过来。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北冥那边也肯定有了新的动静。白洛就这么一直陪着自己住在宫里,也不知他的消失会不会在耀明引起波澜。

    祁悠然倚靠在门框上,头发还是湿的,想着等下见到楚云逸以后要问他几个问题。而这时的楚云逸,正和白楚颜坐在一起。

    白楚颜来见他,耽误了他的行程。看着白楚颜清冽的眸光,楚云逸问:“这么晚找朕,是有什么事?”

    白楚颜已经习惯了听他自称为朕,也习惯了他对自己这副不冷不热的态度。

    “想和皇上说说,新进宫的那位绮妃娘娘。”白楚颜开门见山的说:“我听说她时不时的就要打骂身边那个叫霜儿的丫鬟,霜儿是祁悠然的人,皇上究竟是疼爱绮妃到何种地步,才会让她这么放肆?”

    “你是来告状的?”楚云逸好笑的问。

    “告状?皇上若是想这么理解的话,那也可以。”白楚颜苦笑着点点头,说:“不过我这状可是还没告完。沈绮韵是太后的人,皇上不会不知道吧?”

    “你有什么立场说这种话?”楚云逸戏谑的说:“难道你现在不是?”

    “我知道皇上心里在想什么,不过沈绮韵现在泄的密,可是远远要比我多很多。我不知道现在说这话是不是有点晚,不过……如果你愿意,我愿意帮你。”

    “帮我?你还能帮我什么?”楚云逸调侃问。

    “我不认为自己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帮不上你什么了。毕竟我跟在太后身边的时间,可是比那沈绮韵要多的多,不是吗?”

    两人四目相对许久,楚云逸才缓缓转移了视线。

    “朕不信你,这件事让朕好好的想一想。”

    “那好,臣妾就等皇上的答复。”白楚颜起身,看着楚云逸,又问了一个问题。“不过臣妾想不通的是,皇上究竟看上了那个沈绮韵什么地方?”

    “她的确没什么地方能够吸引我,不过正是因为如此,朕才愿意和她呆在一块儿。”

    楚云逸的回答让白楚颜觉得莫名其妙,疑惑不解的看了看楚云逸,白楚颜转身离开。楚云逸在她走后,才去祁悠然那儿。等他到的时候,祁悠然早就

    等的烦了。

    “不是说好今晚要出去的吗?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感谢宝贝儿zhangyjyg的荷包,还有宝贝儿shmily1982、liyue357的月票,么么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