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258.258这伤可不能那么快就让它好了,不然拿什么跟别人矫情?

258.258这伤可不能那么快就让它好了,不然拿什么跟别人矫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祁悠然脚扭了,一瘸一拐的跟在苏安的身后进了房间,肩上的鲜血已经浸透了衣服。

    “你一个习武之人,被人点了哑穴难道却解不开吗?”苏安关上房门以后,问她。

    祁悠然摇摇头,苏安给那老和尚使了个眼色,老和尚上前两步走到祁悠然面前,为她解开了穴道,然后对苏安说:“回太后,绮妃娘娘身上的穴道,绝非一般人能解的开。围”

    和尚的话让苏安皱紧了眉头,又看了眼祁悠然的狼狈样子,她问:“到底怎么回事?羿”

    “回太后,我、我也不知道。”

    祁悠然的头发都散了,整个人看起来还处在迷茫和惶恐之中拔不出来。她用着很轻的声音,诉说着自己的经历。

    “我本来在房中打算休息的,可突然闯进来的一个人,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就已经失去了知觉。”

    祁悠然在说这话的时候,用还能动的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表情很痛苦。

    苏安看了她半晌,让那和尚先行离开。等房间里只剩下她和祁悠然两个的时候,苏安把祁悠然叫到了自己的身边。

    祁悠然才刚一站稳脚步,就被苏安推着转了过去。苏安掀开祁悠然的衣领,看了看她的颈后,在看到那道明显的伤痕之后,对祁悠然所说的话,也开始有些相信了。

    苏安是一个多疑的人,更何况是在刚刚那种情况之下。仔细的打量着祁悠然的神情变化,看着祁悠然闪烁不定的眸光,苏安已经猜到了什么。

    “你刚刚在房上,都听见了什么?”苏安问。

    “什么都没听见。”祁悠然回答的很痛快直接,但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人觉得不对劲。

    苏安的盯视,让祁悠然表现的更虚了。她连直视苏安的勇气都没有,让苏安冷笑了一下。

    “秋茗!”

    苏安大声叫来奴才,命其去把太医给带来。这个过程中,祁悠然就一直呆在苏安的房间,被苏安打量着,坐立不安。

    太医匆匆赶来,看到祁悠然的伤势,吓了一跳。赶紧为祁悠然包扎伤口,顺便又检查了一下祁悠然的脚伤,然后对苏安说:“回太后,绮妃娘娘肩上的伤有些严重。箭体刺的太深,想恢复的话需要一段时日。不过脚上的伤就好一些,普通的扭伤而已。但是娘娘受惊吓过度,再加上前些日子滑胎身体本来就虚弱,所以还得好生调养着,不然可能会影响今后生育的。”

    祁悠然一听这话,心中暗笑。心想这太医还真是有意思,什么事儿都能扯出来。她的身子是有多虚?不过以内力稍稍影响了一下自己的脉络而已,这草包医生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苏安回头看了看祁悠然,没再说什么,就让奴才护送她回去了。并且让侍卫紧随其后,一直保护着,以免再发生什么意外。

    祁悠然回来的时候把霜儿吓了一跳,怎么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的时候就伤成这个样子了呢?

    把祁悠然搀扶到床上,那太医一直都跟着,留下一些药之后才转身走掉。

    “主子,你这……”霜儿看着祁悠然沾着血的衣服,脸色刷白。“这是干什么去了?”

    “趴别人窗户去了。”祁悠然狡黠一笑,低声回答,“去,把太医给的止疼药给我熬了去。”

    “好好,你别乱动,我这就去。”

    霜儿拿着药出了房间,祁悠然躺在床上,回想着今晚的事情。

    苏安这么沉得住气,真心不是一般人比的了的。她现在一定怀疑自己听到了她和那个老秃驴的对话,而且也会怀疑,自己的遭遇是和“祁悠然”有关。接下来,就看自己的赌注压的准不准,能不能胜这一局了。

    霜儿把药熬好,已经快到后半夜了。祁悠然闻着那药味儿,禁了禁鼻子,然后对霜儿说:“你喝了它。”

    “啊?”霜儿惊讶的看着祁悠然,没明白她的意思。“受伤的又不是奴婢,我怎么能喝呢?”

    “让你喝就喝,哪那么多废话,不是你亲自熬的吗?没毒,喝吧。”

    祁悠然身子向后一仰,躺到了床上。

    “我这伤可不能那么快就让它好了,不然,我拿什么跟别人矫情去啊?”

    “矫、矫情?”霜儿呆呆的看着祁悠然,好一会儿

    才明白过来,祁悠然这是故意受的伤。“我的祖宗啊,你赶紧把药喝了吧,要是皇上回来了,你的伤还没好的话,那我们这些当奴才的可又要倒了霉了!”

    好端端的,霜儿就提起了楚云逸来。祁悠然听见这三个字以后,条件反射的坐了起来,动作之迅速,完全不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好好的说他干什么?”祁悠然不讲理的看着霜儿,问:“你喝不喝?不喝打你了啊。”

    霜儿没办法,皱着眉头硬是把那药给喝下去了。可怜兮兮的看着祁悠然,问:“主子,倒了不行吗?”

    “不行,外面都是狗,能倒在哪里?倒屋子里的话会留下药味,明天肯定会有好多人来看热闹的,不能让她们看出破绽来。”

    祁悠然说完,挥挥手让霜儿离开。一觉睡到大天亮,其实身上那点小伤,她压根就没放在眼里。

    起床后不久,祁悠然就迎来了她今天的第一位客人,楚奕晨。

    楚奕晨这些天一直没怎么休息,因为要带着人去监视盯防那些虫子。

    “听说,皇嫂受伤了?”楚奕晨开门见山的问。

    “多谢王爷关心,只是小伤不碍事的,还劳烦王爷特意跑一趟,真是过意不去。不过……这大早上的,王爷是怎么知道我受伤的事情的?”

    “呵。”楚奕晨轻笑一声,答:“绮妃娘娘昨夜夜闯太后住处,结果在房上被人发现,并且给抓住,还受了伤,现在这整个万安寺有谁不知道的?”

    “哦。”祁悠然撇撇嘴,感慨说到:“八卦的人还真是多,传的竟然这么快。”

    楚奕晨瞧着她说话的模样,想起了祁悠然来,“我发现,你和一个人还真是有点像。”

    “是吗?我最不乐意像别人了。”

    “对对,这话说的就更像她了!”

    楚奕晨有点小兴奋,吓的祁悠然也不敢再说什么了。而楚奕晨见她盯着自己不说话,就转移话题,道:“不瞒皇嫂说,我回来,其实也是皇兄的意思。皇兄希望我能保护你的安全,不过现在却出了这种事,这让我如何和皇兄交代?事情的经过,不知皇嫂可否告诉我,也让我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祁悠然把昨晚在苏安那儿说的话又一字不差的对楚奕晨说了一遍,楚奕晨听完以后,眉头紧锁。

    “竟然有那么好的身手,能逃得过太后身边的侍卫,可见此人非比寻常。你可有见到他的样子?或者是留意到他身上的什么特征?”

    “我不是说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晕了吗?”祁悠然有些无辜委屈的和楚奕晨对视,说:“而且王爷,我们现在该考虑担心的问题,好像也不该是这个吧?山下的那些虫子,找到解决的办法了?”

    “聪明!”楚奕晨点点头,说:“寺院里的老和尚说是已经有办法除虫了,正在准备药,一会儿就要动手了。”

    祁悠然有些坐不住了,想除蛊就必须得用人血,那么大的腥味不可能瞒得住的。祁悠然很想去瞧瞧,在场人都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们去看看?”祁悠然提议到。

    “你这……”楚奕晨欲言又止的看着她,笑道:“胳膊也坏了脚也瘸了,怎么看热闹的心倒是有增无减?而且女人家看到那东西不是都怕的要命吗?皇嫂倒是和她们不一样啊。”

    “王爷想挖苦我就直说,我好歹也是练武之人,怎会怕那种小虫子。”

    祁悠然扶着桌子站了起来,低头看向楚奕晨说:“恐怕想去看看的人,不止我一个。那么厉害的虫子,连人都能吃光啃净。寺中的大师们昨天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怎么说想到办法就想到了呢?王爷难道不好奇,他们要怎么做吗?”

    这些天,人们把能想到的法子全都试了一遍。用水淹,用火烧,全都没有效果,反倒是在不经意间,被那些虫子吃掉的人越来越多。据祁悠然所知,现在至少已经有六人死在那些畜生的口中了。没人敢再接近那台阶的边缘,生怕自己再也没命回到京城去。

    “王爷!”

    外面有人在叫楚奕晨,祁悠然看着他回头张望的样子,就说:“王爷有事的话就先去办吧。”

    “那好,你自己注意安全。”楚奕晨起身看了她一眼,走掉了。祁悠然慢步到房门口,心里是真的打算去看热闹的,可就像楚奕晨所说的,她也不明光明正大的去。

    祁悠然带上霜儿,两人鬼鬼祟祟的离开。路上祁悠然有发现苏安那边的人,不过却有意装作没发现,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苏安的人回去禀报说,绮妃果真去了那里。这让苏安更加肯定,她昨晚是听到了自己与住持的那一番对话。

    怎么办,除掉吗?难得的一颗好用的棋子,也不能让祁悠然如了愿。如果昨晚的事情真的是祁悠然所为,那么她无非就是想借自己的手除掉沈绮韵。

    但是如果不杀沈绮韵,她把事情透露出去怎么办?虽然说没人会轻易相信她所说的话,可是楚云逸会信,而且让楚云逸查到这里来,也很麻烦。

    苏安想了很久,想到了一个法子。

    “秋茗,等下把绮妃请来哀家这里,哀家有些话想和她说。”

    秋茗点头出门,去找祁悠然。正当祁悠然兴致勃勃的看热闹的时候,秋茗就那么明晃晃的闯进了她的视线,打断了她的计划。

    “绮妃娘娘,太后让你去她那儿一趟。”

    祁悠然听见这话,脸上露出一丝恐惧。但是没办法,她不得不去。于是就点点头,顺从的跟在秋茗的身后,去见苏安了。

    来到苏安的面前,祁悠然强颜欢笑。

    “臣妾给太后请安。”

    “你身子不方便,就免了。”苏安给秋茗使眼色,让她拦住了祁悠然,接着,苏安把秋茗还有霜儿都打发了出去,问祁悠然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哀家听说,你之前不是时常打骂身边的那个奴才吗?怎么现在却是走到哪儿都要带在身边了呢?”

    “既然太后都清楚这件事,那么想必皇上更是如此了。”祁悠然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双唇,回答苏安这个问题。

    【一更,感谢宝贝儿187****2705的月票,还有另一个宝贝儿的荷包打赏,后台崩了,显示不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