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301.301要杀就杀,哪来那么多废话?

301.301要杀就杀,哪来那么多废话?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什么事?”祁悠然好奇的问,楚云逸神秘兮兮的样子把她的心提的好高。“你倒是说呀!”见楚云逸一直卖关子,祁悠然没忍住,推了他一下。“你再不说我不听了。”

    “那人和杨震天的关系,似乎不错。”终于,楚云逸慢慢开了口,把话说了出来。

    “哦?”祁悠然这才想起,自己有好久没见过杨震天了。他还活着吗?楚云逸应该不会让他死的吧?至少,现在不会…播…

    “难得出来一趟,走,出去散散心。”楚云逸拉着祁悠然往外走,一副出来玩的样子让祁悠然十分的无语。她可是正经出来办事的好嘛?

    “诶,我问你。”祁悠然的手被楚云逸牵着,走在陌生的街道上,这里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所以两人都难得的放松状态。“小白手下的人,怎么认识你的?跫”

    楚云逸回眸看了祁悠然一眼,那眼神让祁悠然有种久违的感觉,因为楚云逸是很嫌弃的在看着她。

    “你以为没我的同意,他能在这里胡作非为那么长时间?”楚云逸语气狂妄的问祁悠然,“他在这里占山为王,做了什么荒唐事我可是都一清二楚。在他手下,我会不安排人吗?”

    祁悠然哑口无言,因为觉得挺有道理的。再继续听楚云逸说下去的时候,祁悠然还有些后背发毛的感觉。

    “你是说,都是你的了?”祁悠然表情贼兮兮的看着楚云逸,问:“全都是?”

    不管过了多久,祁悠然爱财这一点还是没有变过的。所以听着楚云逸说,楚小白以前的那些行当现在都归他管的时候,祁悠然双眼都开始冒金光了。

    楚云逸很有钱,楚小白也是富得流油那一类的。二合一的话,那楚云逸现在岂不是土豪中的土豪,战斗机中的战斗机了嘛?

    这么一想,祁悠然不免有些小激动了。不由自主的抓紧了楚云逸的手,她的这一举动让楚云逸忍不住在心中叹息。这女人,怎么能那么贪财?这若是以后真有一个比他银子还多的人,她不会撒欢的往那边跑吧?

    楚云逸皱皱眉,马上就把这种想法给打压下去了。开玩笑,会有比他厉害的男人吗?

    “今晚看你表现,伺候好大爷,赏你。”楚云逸言语轻佻的对祁悠然说,动作表情都充满了暗示性,让祁悠然一下子就想到了他们两个在楚云阁看到的画面……

    在城里转了转,吃了点东西之后,两人来到楚小白在城中的住处。大摇大摆的进去,那些奴才在看到楚云逸的时候就像是看到楚小白一样的自然,看来楚云逸真的是已经把楚小白留下来的一切,都收入囊中了。祁悠然对于他这种坐收渔翁之利的做法十分的不屑,因为这块“肥肉”,本来是她想吃的,没想到被他给抢先了一步……

    到达府邸之后,楚云逸就放开了祁悠然的手。

    “你来这边,就是想到这儿来的吧。”楚云逸指了指某间屋子,对祁悠然说,“那里都是他的东西,去吧。”

    “你知道我想干什么?”祁悠然说不惊讶是假的,狐疑的看着楚云逸,不明白他是怎么猜到的。

    楚云逸意味深长的一笑,转身就走,不再搭理她了。祁悠然满腹疑惑的走进那房间,这屋子看起来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里面的一切都被灰尘所覆盖。祁悠然找了一会儿后,找到了几样东西,然后就随意的坐在地上,借着烛光翻看着里面的内容。

    祁悠然在房间里呆了很久,久到最后楚云逸过来找她,她才意识到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楚云逸一推开门,就看见祁悠然灰头土脸的坐在地上,聚精会神的忙活着。走过去,楚云逸看了看她面前的几个厚厚的本子,问:“写的什么?”

    “你来了。”祁悠然抬头看了看他,鼻子上的一点灰让楚云逸忍俊不禁。“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小白之前有和我说过,他有记一些东西在这边,所以我想过来看看有什么是能用得到的。”

    “这么多?”楚云逸看着那些,有些好奇楚小白都记得什么,不过凑过去一看才发现,那人是用他看不懂的文字写的。

    祁悠然清楚的看到楚云逸眼底的那一抹恼怒,抿嘴一笑,她抱着东西爬了起来,“走吧,回去看,这里太暗了,眼睛疼。”

    这些记录是楚小白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所写的,那时的楚小白并不确定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的,所以他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告诉自己,他是活着的,他在这里都发生了什么。后来他在跟随祁悠然离开齐墓王朝的时候,说到了这件事,而

    且他告诉祁悠然,他将查到的一些关于苏安的事情也写在这里了。

    楚小白的几本日记,分别是用各种不同的语种所写的,所以完全不担心会被其他人看去。祁悠然在看的时候也有些庆幸,还好自己当初是学过一些东西的,不然,还真是浪费了这些情报资源。

    祁悠然跟着楚云逸回去之后,也始终抱着东西看。楚云逸见她浑身是灰,嫌弃的躲到一边去,命奴才备好沐浴用的水,他二话不说,扒了祁悠然的衣服就把人扔进了水里,然后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水里的人,警告道:“不洗得干干净净,别想出来。”

    祁悠然满脸通红,坐在水里也不敢乱动。“你在这儿看着我,我就洗不干净。”

    “那我去床上等你。”楚云逸一下子变的特别好说话,祁悠然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慢吞吞的洗着自己的身子,脑袋里面还想着自己刚才看到的东西。

    楚小白在那上面写到,他之所以会接触毒蛊,就是因为发现苏安养这个鬼东西。而从日期上来看,那已经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小白还在里面写到苏安和一些奇怪的人接触,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呢?

    祁悠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把全部的记录都看完,回过神来,她察觉到背后有两道火热的视线在盯着自己。慢慢回头过去,果不其然,楚云逸一副大爷的样子坐在那里,好像在等着看她什么时候能发完呆。

    祁悠然匆匆忙忙洗好了身子,别扭的穿好衣服,又坐在那里看了起来。屋内静悄悄的,祁悠然看着楚小白留下来的“遗物”,楚云逸静悄悄的看着她。过来很久之后,祁悠然听到了楚云逸的声音。

    “太晚了,明天再看吧。”

    祁悠然抬头,看着面前的人,拉着他坐到自己的身边。

    “我问你,那个……”祁悠然不知该怎么开口,“太后她在西域那边有熟悉的人吗?”

    楚云逸想了一下,摇摇头,回答:“据我所知,应该是没有。好端端的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小白有说。”祁悠然扬了扬手上的东西,神情凝重的说:“这是什么时候写的我不知道,但他上面有写说,发现苏安去了西域一带。”

    “你确定?”

    “嗯,不会有错的,上面就是这么写的。”

    楚云逸垂下眼帘,沉思了片刻。“这件事我会去查,时候不早了,明天再看吧。”

    楚云逸注意到,祁悠然刚刚已经揉了好几次眼睛。“东西都在,丢不了。”

    祁悠然听出楚云逸话中的关心,心里暖暖的。但是,当熄了灯上了床以后,她又觉得什么关心都是浮云。这货不让自己继续看下去,纯粹,就是为了一己私欲吧……

    筋疲力尽之后,祁悠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任凭楚云逸抱着她。

    “你跟着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她有气无力的问楚云逸。

    “你觉得呢?”楚云逸反问,让祁悠然有一种他完全就是为了占自己便宜才跟过来的感觉。祁悠然沉默不语,然后她听到楚云逸低声缓缓说道:“过些日子夏东篱进京,免不了又是要忙,所以想趁着这几天多陪陪你。”

    楚云逸说着话,摸了摸祁悠然的头发。“你在宫里扮成秋茗,又不能和你走的太近。我想了想你上次说的话,觉得你下次真的不如装成个太监,会更好一点。”

    “你就不怕别人说当今皇上有断袖之癖?”祁悠然打趣问道。

    “管他们说什么,朕连儿子女儿都生出来了,还怕他们说?”楚云逸理直气壮,“等夏东篱走后,就把子轩和子涵接回宫里来。”

    祁悠然身子一愣,有些担心。“你想好了?”

    “嗯。”楚云逸亲了亲祁悠然的额头,轻声保证:“放心,倾尽我所有,也定会保他们平安无事。”

    楚云逸这么说,心里就肯定是有计划了。如果两个孩子被摆到众人面前的话,那楚弘清的事情是不是也离真相大白不远了呢?

    其实祁悠然是有些抗拒让孩子进宫的,她更希望他们在民间长大,不和皇族贵戚有任何的关系。可想也知道,她这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身心疲惫的睡去,祁悠然一夜无眠。不管怎么说,她在楚云逸身边总是能睡的很安稳,就像是小鸡找到了老母鸡,小弟找到了大哥一样,有靠山在身边的感觉,是很不错的。</p

    >

    第二天,两人在府中停留多个时辰。等祁悠然将楚小白的日记全部看完销毁之后,两人动身离开。

    “我想去万安寺一趟,你先回宫吧。”在城外,祁悠然想了想,对楚云逸说:“我会赶在太后回宫之前回去的。”

    “小心安全。”

    楚云逸不阻拦她做任何事情,两人分道扬镳,祁悠然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万安寺,将马藏在山下,她凭着上一次来此的记忆,很快就找到了苏安一行人的踪迹。

    苏安在这里吃斋念佛,活的好不自在。祁悠然暗中盯着她,嘴角是讽刺的笑意。她若真心向佛,哪还有那么多事情发生?

    祁悠然暗中观察,苏安和万安寺的方丈果然关系不同一般。而且,那老秃驴也是高手一个,有几次她都险些被他发现。

    这人,留不得。这是祁悠然心里最最强烈的想法,她必须在回宫之前将人杀了,以绝后患。

    远离皇宫,看见祁悠然的人,听不到让自己烦心的消息,这两日是苏安这段时间以来,过的最开心自在的。

    傍晚,苏安吃完了斋饭之后就上了山,来到自己的“菜地”,心情不错。身边有寺中的人在保护,苏安转了转,刚想回去休息的时候,就有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脸色苍白的对她说:“太后娘娘,寺中现在不安全,请您跟贫僧到安全的地方去躲躲。”

    “怎么了?”苏安疑惑的问,刚才她出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有一蒙面人闯入寺中,正在大开杀戒。”和尚的话让苏安的心一沉,难道这人是冲着自己来的?苏安只以为是祁悠然或是谁派来暗杀自己的,所以就跟着和尚离开了。不过她没想过,今天来的人并不是冲着她,而是冲着那老和尚。

    祁悠然从来没有小瞧过万安寺这群和尚们的战斗力,包括那老秃驴也是一样。她先前就曾怀疑过这人的身手,而现在真正动起手来之后,她更加确信自己之前的想法是没有错的。想到楚云逸说的话,这人和杨震天关系不错。再想想杨震天的身手,作为他的朋友又能差到哪去呢?

    祁悠然本没有打算这么鲁莽的就出手,可天不遂人愿,那人发现了她的存在,而且还猜出了她的身份,这让她怎么能再继续当“缩头乌龟”呢?

    以少敌多,这情况对祁悠然而言是不利的。但她也不是没有准备就过来的,以暗器逼退那些杂碎,从北冥国那边传来的暗器,威力如何显而易见的。随后,祁悠然将老方丈逼到了人稍微少一些的山上,这里就是苏安刚刚来的方向,可眼下四处望去,却连人影都看不到一个。

    “你是宫中何人派来的杀手?!”

    就在祁悠然四下张望的时候,她听到对方询问自己。

    “咿?”祁悠然好奇的看他,“你就那么确定,我是从宫里面过来的?”听他的话,看来他还并不认得自己就是祁悠然。

    老秃驴冷笑一声,直奔祁悠然而去。随着他的掌风袭来,祁悠然感到了一阵寒意。这感觉并不仅仅只是风吹天冷那么简单,祁悠然马上就意识到了,这老东西用的招式竟然是寒冰掌。

    ·祁悠然侧身躲过,衣服险险的被划出了一道口子,露出白皙的肌肤。那老和尚见她差一点就中了招,心中稍稍安了心。看来这杀手的功夫也不怎么样,便继续用此招式和祁悠然交手过招。

    祁悠然明显看出他的轻敌,继续装成软脚虾试探着他的真正实力,等祁悠然在短暂的时间内差不多摸清楚了寒冰掌的套路之后,她抓住老和尚招式之间的空档缝隙,进行了反击。

    速度猛地加快,祁悠然劈头盖脸的朝着他打了过去。在这种人面前,祁悠然觉得所谓的尊老爱幼简直就是一种笑谈。她招招对准敌人的脸、腹、以及下体部分,打到最后,把那老和尚打的都有点恼了。

    在祁悠然又一次差一点就踢到了老和尚的命根子之后,他急速向后退去,目光阴冷的看着祁悠然没发话。

    山下聚集着众多和尚,可因为祁悠然扔在那里的东西,却过不来。没错,祁悠然在逼着老和尚上山的时候在那里扔下了毒蛊,就像上一次来万安寺,这边发生的“虫灾”一样,那些人一步都不敢上前。而轻功姣好能够前来助阵的人,又是少之又少的。一部分过去保护了苏安,一部分此时正在远处观战,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上前助方丈一臂之力。

    “你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祁悠然装作听不明白,

    反问老和尚。她招招打他要害,为的也不过就是想看看这挂着羊头卖狗肉,装成和尚却做遍了和尚不该做的事儿的老秃驴,到底忍耐力有多强,能忍到什么时候而已。

    “你和太后,是什么关系?”祁悠然直接问他。

    和尚眼眸一沉,没有回答。两人又是一番恶战,祁悠然留意到远处几人的***动,不敢再耽误时间,速战速决的将老和尚制服以后,低声在他耳边说道:“我再问你一遍,你和太后是什么关系?你若肯乖乖配合说实话,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你到底是什么人?”

    “如你所想,杀手咯。”祁悠然痛快的承认自己的目的,“拿了你的狗头回去,可是有大笔的银子呢。你想不想知道是谁要杀你的?”

    祁悠然诡异的笑着,在潜伏在远处的那几个和尚围上来的时候,她拎起地上的老秃驴挡在自己的面前,继续和他交谈着,“按理说,宫里面来的人就算是想杀的话,那也是杀太后娘娘吧,怎么好端端的冲着你一个老和尚动手呢?”

    “要杀就杀,哪来那么多废话?!”

    “哦,那好。”祁悠然感觉到他在害怕,不过也对,不管是什么人,在面临死亡之前都是会怕的。“为了让你瞑目,我就好心的告诉你了。”

    祁悠然小声的对他说:“其实,是太后娘娘,让我来的。”

    祁悠然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身前的人很明显的怔住了。僵硬的身体让祁悠然露出得逞的笑意,她用手中的武器结束了他的性命,然后在那些人愤恨的目光之下,成功逃离。

    老和尚的尸体倒在血泊之中,祁悠然下手残忍,老人家的头颅几乎就快要掉下来了。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几个和尚站在一旁,看着已经没有了呼吸的老者,面面相觑之后,眼中都是泪光闪现。

    苏安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当她返回寺中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某人的尸体。她惊讶的站在那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声音带着一丝不易被人发现的颤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严厉问道。“是谁这么大胆,敢来万安寺胡作非为!”

    “回太后的话,是一名女杀手。”有见过祁悠然容貌的人回答苏安的问题,苏安一听,皱紧了眉头。

    【感谢宝贝儿银色弯月的荷包打赏,(╯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