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304.304祁悠然和夏东篱生的野种?

304.304祁悠然和夏东篱生的野种?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美人?”夏东篱对这个话题还算有点感兴趣。“可是朕在这宫里,倒是没见过什么绝色。听说大齐的皇帝也并不怎么喜欢美色,所以后宫就连妃子也只有仅仅两人而已,难道不是因为美人太少,入不了他的眼吗?”

    “皇上他喜欢安静,觉得后宫人多,会吵,所以才会如此。播”

    “原来如此。”夏东篱点点头,表示理解。“朕有段时间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后来在见过一个女人之后,就不那么想了。太后既然如此夸赞京城的美人,那恕朕问一句,现在在京城之中,可有与那祁悠然相比的人?”

    只要是在齐墓,祁悠然三个字好像就是降低气氛的利器一样。就像现在,苏安本来是个挺会演的人,可是听到夏东篱说出祁悠然三个字的时候,她的嘴角还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僵了僵。

    秋茗站在一旁,暗中叹息。这个夏东篱果然也是个胆大的人,看来他就是过来试探苏安的吧?不然才不会特意把祁悠然三个字说出来呢跫。

    “皇上见过祁悠然?什么时候的事情?”

    “当然见过,她可是还在朕的宫里住过一段日子呢。”

    苏安脸色越来越难看,不过想想也对,恐怕没有哪个婆婆会愿意听到别人的男人告诉自己,儿媳妇曾在他家住过。

    “不过那也是事出有因,太后千万不要多想。”夏东篱这话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别说是苏安了,恐怕任何一个人听了他这话,都会多想的。“朕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入宫几日也未曾照过面。”

    “是吗。”苏安笑的很牵强,秋茗看的出来,夏东篱也同样看的出来。“可能她抽不出时间吧。”

    “朕也是这么想的,她一向忙碌,当初在我北冥的时候也是如此。朕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厉害的女人,所以对她也格外的留意。”

    秋茗听不出夏东篱说这些话的真正意思是什么,他是来挑拨关系的吗?他不是那么无聊的人。可是这三句话不离祁悠然的名字,又是什么意思?

    在苏安的极力忍耐之下,夏东篱总算是离开了。苏安也许是最近受的打击有点多,所以在夏东篱走后,表现的还算是比较平静。

    “他为何要跑来和哀家说祁悠然的事?”苏安看向秋茗问,还没等秋茗回答,就又加了一个问题。“祁悠然生下孩子的事情,也是从他的口中传出,是吗?”

    “太后的意思是?”秋茗见苏安神情凝重的样子,似乎是猜出来什么了。

    “难不成,祁悠然生下的野种,是他的?”

    秋茗眨了眨眼睛,没出声,因为实在是不知该说点什么好……这苏安也许是见过了大风大浪,也许是习惯了胡思乱想,不过能把好端端的一件事情想成八点档的狗血电视剧情节,也算她的一种本事。

    “皇上是精明的人,应该不会被蒙在鼓里吧?”秋茗提醒着苏安。

    “他?”苏安冷笑两声,看来是并不相信楚云逸的眼力。“只要是和祁悠然沾边的事,有哪件他是做的聪明的?哀家不信,祁悠然那个小贱/人若真是生了龙子,会不把孩子带回来炫耀!”

    苏安似乎已经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无法自拔了,已经认定传说中的祁悠然的两个孩子,就是和夏东篱所生的。秋茗欲言又止,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就什么都不说,静静的看着苏安浮想联翩。

    苏安想了很长一段时间,想完之后她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

    “去告诉皇上,就说明晚的筵席哀家也会参加。”

    苏安指的是明晚特意为夏东篱举办的盛宴,本来是应该在他到达那一天就举办的,不过夏东篱在一进宫之后就说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大舒服,于是将日子往后延了延,改到明日了。

    秋茗一听苏安这话说的,就知道明天有戏了。退出房间去通知楚云逸,等她来到楚云逸面前时发现,楚云逸的情况好像也有点不对劲。

    “你怎么了?”

    “你怎么来了。”楚云逸抬头看去,面对着这个一个对自己嘘寒问暖的“秋茗”,还真是有点不大适应。

    “我先问的你。”秋茗走过来瞧了瞧楚云逸,伸手一摸他的额头,倒吸一口气。

    她认识楚云逸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他发烧呢……不过想想也是,再厉害的人也是禁不住折腾的。像他这样每天都睡不了几个时辰的人,不生病

    才是不对劲的。

    “叫太医了吗?”

    “不碍事的。”楚云逸抓住她的手,满不在乎的回答说:“睡一觉就好了。你过来是有什么事?”

    “太后说,明晚的筵席她要参加。”秋茗蹙眉看着楚云逸,他连手都是滚烫的,还说没事。“你最近就不要出城去了,少陪他们几天,省的惯坏了他们。”

    两个小鬼在和楚云逸混熟了以后,得知自己有两个皇上给撑腰,那脾气简直是与日俱增,也就只有在祁悠然的面前才会稍稍收敛一些。祁悠然真的担心,楚云逸再这么惯下去,他们会无法无天的。

    “以前答应过你的没能好好办到,如今若是再负了他们,你要我以后怎么混下去?”楚云逸轻笑问道,却是让他身边的人心一沉,因为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

    “总之,你今晚不准过去。”沉默片刻,秋茗再次开口。“我会盯着你的动向,你自己看着办。”

    她威胁说到,然后又告诉楚云逸苏安想去筵席的原因。“太后似乎是在怀疑,孩子是我和夏东篱所生的,所以明晚她估计会挑起这个话题,我怕小染应付不来,你今晚通知她和墨瞳身份互换,明天让墨瞳代替我出场。”

    “你和夏东篱?”楚云逸有点不悦。“你是做了什么,让她有这种想法的?”

    “我能做什么,我躲夏东篱还来不及呢。是夏东篱跑到她面前去胡说一通,把我以前去过北冥,还有在宫里住过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太后娘娘闲得慌,自己想了一会儿就得出这么个结论了。”

    祁悠然心疼楚云逸,这绿帽子戴的,莫名其妙不说,还是被自己亲娘给扣上去的……

    楚云逸听后,饶有兴趣的一笑。苏安会有这种想法,也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但那夏东篱说了那么多,目的应该也就是想让旁人误会他和祁悠然的关系吧。

    “你回去吧,我会安排的。”楚云逸在放开她的手前,轻咬了一下她的指尖。见她匆忙收回手的动作,无声一笑,让她离开。

    秋茗握着拳头,也不知他是打什么时候起这么爱占便宜的,总是要抓住一切机会动手动脚,让她措手不及。

    忙了一天,楚云逸晚上脑子昏昏沉沉的回了寝宫,等着他的是霜儿还有一碗汤药。

    “这是?”楚云逸瞧了瞧那碗里的东西,问。

    “回皇上,是主子命奴婢给您准备的。她还命令奴婢说,必须要亲眼看着皇上喝下去才成。还有,今晚不准皇上出门,如果皇上离开的话,就要如实向她汇报。”

    霜儿口齿清晰语速流利的和楚云逸说了几句话,毫无疑问,她口中的这个主子除了祁悠然不会有别人了。

    楚云逸又瞥了眼那碗里的东西,然后吐出两个字来。

    “不喝。”他黑着脸从霜儿的身边走过,霜儿不是祁悠然,自然没有敢和楚云逸叫板的胆子和勇气。可祁悠然也早就把话给说在前头了,这碗药,如论如何都要让皇上喝下去,不然遭殃的会是自己。

    霜儿锲而不舍的跟在楚云逸的身后,“皇上,你别让奴婢为难呀。”霜儿委屈的说,“主子说了,这药你若是不喝,那她就让奴婢喝一百碗。她说到做到的,皇上又不是不知道主子的脾气。”

    “那你就做好喝一百碗的准备吧。”楚云逸依旧不为所动,不理会霜儿的死活。

    “皇上,主子还说了……”霜儿一见没办法,只好要拿出杀手锏了。“主子说,这药你要是不喝,等她回来了,让你也喝我那么多……”

    楚云逸没说话,可是皱了皱眉头。斜睨了霜儿一眼,阴冷的视线吓的霜儿后背冰凉。

    “你们家主子,胆子怎么那么大?”楚云逸低声问道。

    “奴婢也不知道。”霜儿小声回答,心说,还不都是皇上你给宠的……“皇上,难道你怕喝药吗?”

    霜儿突发奇想的问了一句,随后,她觉得空气都凝固了。楚云逸定定的看着她,把她看的后悔莫及,赶紧自我检讨自己不该什么都和祁悠然学。祁悠然口无遮拦可以,她若也有了这毛病,以后真是不知要死多少次了。

    楚云逸没办法,只好接过霜儿手上的药一饮而尽。霜儿猜的没错,他对这东西真是厌烦至极。

    喝了药,用了晚膳,到了该出宫的时候。楚云逸才一动身,就发现这屋子里有几道视线同时向自己投了过来。

    “皇上。”霜儿和韩小染异口同声的叫着他,楚云逸马上就明白了,又是祁悠然让的。

    “这宫里,谁最大?”楚云逸问她们。“你们都是为谁卖命的?”

    “皇上最大,为我三姐卖命的。”韩小染掷地有声的回答,反应那叫一个干脆。

    楚云逸在祁悠然设的一道道坎之下,终究是没能出的了这个皇宫。身子实在是有点不舒服,这病怏怏的感觉和受伤了还不是一样的,所以从小到大都鲜少生病的楚云逸,特别不适应这样的自己。再转念一想,也担心会传染给两个孩子,就早早的躺下休息了。

    次日,皇宫从上午开始就变的渐渐热闹了起来。宫外的人开始陆陆续续的往宫里面来,为晚上的筵席做着准备。

    秋茗看着苏安心情不错的样子,便知她今晚是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场合,做点引人注目的事情的。跟随苏安出门,秋茗并不知晓她到底有什么计划,只能是随机应变,临场发挥了。

    朝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部到齐,大臣们在看到太后也现身了之后,心里便踏实了一些。皇后不在,有太后在那也是好的。

    楚云逸和夏东篱是最后缓缓入场的,众人起身,参拜两位至高无上的皇者。随后落座,身子都有些紧绷,没人知道今晚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夏东篱视线一扫,就扫到了那边的祁悠然。而祁悠然正巧也往他这边看过来,视线对上以后,竟然冲着他微微笑了一下。

    这个祁悠然,绝不是上一次自己见过的那个。难道是本尊吗?夏东篱想,应该就是这样的。纵然祁悠然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同时在自己和那个太后面前搞这种小把戏。

    【秋茗就是祁悠然啊,怕你们看晕了,再提醒一下下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