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319.319太后是想用百毒蛊来对付祁悠然吗?

319.319太后是想用百毒蛊来对付祁悠然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邓闲握着拳头看着祁青云,没想到他堂堂一个大将军,竟然会拿一个女人做挡箭牌。

    “怎么,觉得本将军是欺人太甚吗?”祁青云好像看透了邓闲的心思一样,调侃着说:“还是觉得,我是强人所难?不过你这么想也对,因为就算你真的进了宫,祁悠然也一定不会见你的。”

    祁青云自己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既然他不得不听祁悠然的话,看祁悠然的眼色办事,那么他这个当爹的偶尔利用一下女儿的名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拗?

    “总之,我已经把该说的全部告诉你了,想怎么做是你的自由。你想让邓家死的人更多,本将军也不介意。跖”

    祁青云把话说完,起了身,想要出去。邓闲在他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握住了他的胳膊,最后,在祁青云的注视之下,慢慢松开了手。

    祁青云走后,邓闲在他的书房里站了很久,垂下了头,往外面走去。祁青云今天所说的话,他有理由不相信,但是他的心底深处却有一种声音在告诉他说,事实就是如此,不管他相不相信。

    邓闲在往外面走的路上,被一个人给拦住了。

    “舅舅。”祁沫儿看着面前的男人,轻声开口,道:“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有事?”邓闲皱了皱眉头,他已经够烦的了,不想再和祁家的人有什么接触,就算这个人是祁沫儿,也一样。

    “舅舅来这儿,是为了我娘的事吧?”祁沫儿最近一直都在关注了祁青云的动向,所以邓闲来找祁青云这件事,她肯定也是知道的。而且,心里面还有点小忐忑。但是现在在看到邓闲之后,她稍稍安心了一些,因为已经能够肯定的是,祁青云没有把真相告诉他。

    邓闲看不清祁沫儿的表情,可她的声音却是那么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中。

    “如果可以的话,我劝舅舅还是不要插手这件事会比较好。”

    邓闲想起祁青云和自己说的话来,他问:“你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真相总是让人难以接受的。”祁沫儿回答道:“我娘的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就算你真的知道了真相,也对你没有什么好处。相反,或许我娘的死,对我们而言……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定。”

    祁沫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邓闲在她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哀伤。

    “最不希望她死的人,是我和我爹。连我爹都没办法阻止的事情,你真的觉得凭邓家今时今日的地位,能够解决?”

    祁沫儿虽然没像祁青云那样把话说的那么明白,可邓闲却觉得她和祁青云说的完全是一个意思。祁青云的话他可以不信,但祁沫儿的话他却没理由不相信。看来这件事,真的是和祁悠然有关的……

    邓闲重重地叹了口气,离开了镇国将军府。祁沫儿凝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紧咬着下唇。如果这件事就这么平息下去,那么祁悠然也就会放过自己了吧……和几年前的那个祁沫儿相比,现在的她已经聪明的多,或者是说,识时务的多。知道自己不管怎么努力,都不能把祁悠然怎么样,所以她早就扔掉了那些没用的想法,只想要平平安安的过完自己的下半辈子。

    祁悠然在宫中,依旧潜伏在苏安的身边。随着这种日子越来越长,她甚至已经开始习惯了作为一个奴才,每天应该做的一切事情。偶尔会在心中调侃自己,她也真是够堕落的了。但是更多的时候,她心里是对现实状况的一种厌烦。她不是一个特别有耐心的人,而这种日子,她也早就已经过够了。尤其是在身体里的百毒蛊作怪的时候,她这种想法更是战胜了一切,几乎要将她的四肢百骸贯穿,让她有一种想要暴走的冲动。

    关于祁悠然最近一次的毒蛊发作,她有点不安的是,楚云逸一直都没来找过她。她不相信楚云逸会那么轻易的就相信子涵的话,所以早就想好了很多种应对他的办法。可楚大神始终都没反应,这恰恰让祁悠然有点更不安心,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秋茗。”苏安单手撑着额角,闭着眼睛和身旁的人说:“你去太医殿打听一下,婧妃那边有没有请太医过去。”

    “是。”秋茗瞬间就明白了苏安的意思,去了一趟太医殿,然后返回长春宫,秋茗如实的汇报道:“回太后,近日并没有太医前往后宫。”

    “一个一个,都是没用的废物啊。”苏安幽幽叹道,楚弘清最近逐渐的开始接触朝中的重臣们,这件事她是知道的。而且她也能猜到楚弘清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无非就是将自己铲除。

    <

    /p>

    人一旦当惯了王者,是不愿意做失败的那一方的,就像苏安一样。她控制了楚云逸那么多年,暗中也对朝廷干预了那么多年。如今眼看着她这些年来的成果一点点被毁灭,她当然是不痛快,不适应的。想让她乖乖投降,也是更不可能的事。

    “秋茗。”苏安眼底划过一道诡异的光芒,她看着秋茗,说:“哀家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太后不要这么说,能为太后效命,是奴婢的荣幸。”

    “你跟在哀家身边也几十年了,哀家如今能信得过的人,也就只剩下你一个了。”苏安有些凄凉的说:“不管哀家走的这条路究竟是对还是错,你一直陪在哀家身边,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事到如今,哀家身边已经没有其他能够再用的人了,所以这件事,哀家希望你能为哀家办到。”

    “只要是奴婢能够做的,就一定会竭尽全力为太后效命。”

    “关于百毒蛊,你应该知道一些吧?”苏安问,见秋茗点了点头之后,她慢慢地说:“百毒蛊是哀家独创的一种毒蛊,除了哀家之外,是没有其他人能够培育出来的。如果不到万不得已,哀家是不想用到它的,因为麻烦,也因为成功率太低。可眼下的情况,却让哀家不得不想到了它。”

    秋茗的心提到了半空中,她有些紧张而又欣喜的听着苏安的话,期待着她说到最终的目的。

    “哀家希望你,能为哀家搜集培育百毒蛊所需要的一切。”

    秋茗的心猛地一跳,按捺住心中的喜悦,她谨慎的看着苏安,问:“太后是想用百毒蛊来对付祁悠然吗?”

    “是啊,这个人是关键。只要除掉她,哀家也就算赢了。”苏安愁容满面的起了身,拍了拍秋茗的肩膀。“你也可以拒绝哀家,你知道为哀家做这件事情的后果是什么。”

    是啊,她怎么会不知道。一个百毒蛊的出现,意味着一个人的死亡。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得到百毒蛊的配方,所以当到最后,秋茗心中还是有种做梦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把苏安逼进了绝路,也许是因为苏安觉得已经到了和祁悠然等人做个了解的时候。总之因为种种的原因,秋茗终于能够从苏安的身上了解更多的关于百毒蛊的事情。

    手上已经有了一部分百毒蛊的配方,想要苏安把全部的东西都一下子告诉自己,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了希望,秋茗觉得这日复一日的日子看起来也就没那么无聊了。

    苏安让她最开始寻找的,肯定是最容易找到的。而让秋茗没有想到的是,那些东西竟会在最最容易找到的地方。

    太医殿,秋茗又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心情是很微妙的。按照苏安的指示,她从这儿取了一些药材。很常见的东西,也是对身体没有害处的,所以拿这些东西回长春宫,并没有引起任何一位太医的怀疑。

    秋茗把这些东西拿到手,开始怀疑苏安是不是在试探自己耍自己的,但苏安的反应却好像并没有这个意思。苏安告诉了秋茗一个办法,让她将这些药材用很特殊的方式保存起来。然后渐渐开始,让她去寻找更加难找,而且在宫里面找不到的材料。

    一百种东西,想要在短时间内找齐是不可能的。日子一天天过去,秋茗在确定苏安并没有怀疑自己,而她找来的这些东西也的确是制作百毒蛊所必要的之后,她把这件事告诉了楚云逸。

    “你确定是真的?”楚云逸的反应和秋茗一开始是一样的,十分不相信的问:“不是陷阱?”

    “不管是不是陷阱,我们能做的只有按照她的意思去办,别无他法。”秋茗压低了声音,她现在只能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像是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和楚云逸见上一面,而且时间还要很短。因为不知道苏安会不会醒。“这是我到现在为止找到的东西,以及如何将它们变成毒药的方法。你把这个拿给令婆婆,看看她有没有什么意见。”

    秋茗把一张纸交到了楚云逸的手上,见楚云逸点了头之后,她就要转身离开。

    “慢着。”楚云逸抓住了她的手,对上她的投过来的视线,问:“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

    自从那天的宴会,她的毒蛊发作以后,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秋茗早就想到楚云逸会问自己这个,不过没想到的是,他会等这么久才开口。

    “什么话?”她装傻的问,“我应该对你说什么吗?”

    楚云逸目光平静的望着她,两人对视了片刻之后,他松了手。“好吧,既然没什么要

    说的,那我就回去了。”

    秋茗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皱紧了眉头。“站住。”她出声叫住了他,然后问:“你什么意思。”

    “你既然不想说,那我再怎么问你也是没用的吧?”楚云逸对背着她,说:“既然如此,那我就等到你想告诉我的那天好了。反正时间我们有的是。”

    一句时间有的是,让秋茗的心里不是滋味。她还有多少的时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可他却能说出这种话来。和楚云逸分开之后,秋茗回了房间。苏安睡的很香甜,她松了口气躺在狭窄的屋子里,胡思乱想了一通之后慢慢睡着。

    第二天,楚云逸找了个机会出了宫,把那张纸亲手送到了令荣的手上。楚云逸难得有一次不是在半夜过来找自己的,这让令荣很开心。

    “皇上也终于知道要体谅我这个老太婆了是吗?”令荣欣慰的说,接过楚云逸递过来的纸,问:“这是什么?”

    “婆婆看一看就知道了。”

    令荣疑惑的低头看纸上的内容,她脸上的表情也随着一点点发生了改变。

    “这……”等看完全部的内容之后,她惊讶的看向楚云逸,问:“从哪弄来的?”

    “是悠然找到的,她说也许是和百毒蛊有关的,所以让我拿来给你看看。”

    “是不是和百毒蛊有关的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我能肯定的是,能想出这种办法来的,绝对是个高手。”令荣目光凝重的看着楚云逸,说:“能将最最普通的药材变成取人性命的毒物,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这种方法即便是我,以前也没有想过。”

    “既然婆婆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放心了。”楚云逸笑了笑,说:“请婆婆也按照这上面的去做吧,如果还有什么新的消息,我会继续再送过来的。”

    “好。”事情有了新的进展,令荣也十分开心。等楚云逸走后,她叫来其他的几人共同研究讨论了一下,而所有人得出的结论都和令荣是差不多的。他们一致认为楚云逸送来的这东西,有用的很。

    楚弘清当初在位时,作为他的那些心腹大臣们如今已经差不多全都知道了他还活着的消息。而因为楚弘清的一些话,所以祁悠然在人们心中的形象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改变。

    苏墨瞳最近很闲,作为“祁悠然”的她,在宫里似乎并没有能做的事情。所以为了不让其他人怀疑她的身份,她就必须隔三差五的往宫外面跑跑,因为这样才符合祁悠然的性格。

    这天,苏墨瞳顶着一张祁悠然的脸来到了刑部,找萧子缃。萧子缃望着她的模样,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别扭。尤其是当苏墨瞳坐在他的腿上,亲昵的搂着他的脖子时,他更是有一种好像很快要被楚云逸杀死的担心。

    “你干嘛?不高兴我来找你?”苏墨瞳看着他奇怪的表情,有点不大高兴的问。

    “怎么可能。”萧子缃拉住想要起身离开的人,拥在怀里,说:“只是有点不大适应你脸上这张面具而已。”

    苏墨瞳眼底划过恶作剧般的笑容,她故意靠近萧子缃,亲吻着他的嘴角,问:“你不会是对悠然,有什么不轨之心吧?”

    “说什么呢!”萧子缃很认真的推开了她,“不要胡闹!”

    “我没有胡闹啊。”苏墨瞳嘻笑着说:“我只是觉得我要是男人的话,肯定也会喜欢她的。”

    萧子缃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像祁悠然这种女人,远远的看着就好。她可不是什么男人都能要的起的。”

    “为什么?”苏墨瞳不解的问:“要不是楚云逸看中了她,我还想要她当我嫂子的呢。”

    苏墨瞳的想法是美好的,但往往现实却是很残酷的。萧子缃看着自己天真的夫人,摸了摸她的头,问:“你就没想过,她若真成了你的嫂子,你们铸剑山庄在江湖里的敌人,会多到你杀都杀不完的地步吗?”

    楚云逸是因为太过强大,手下的人也足够帮她摆平那些祸端。但若是换一个人,可就没有这种实力和兴趣了。

    “会吗?”偏偏苏墨瞳还摆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来看萧子缃,让他哭笑不得。“我觉得不会。”

    “你来找我,可是为了打发消磨时间的?”萧子缃很聪明的转移了话题,把苏墨瞳的注意力给转到了其他的地方去。

    “是啊,在宫里实在是无聊。成天跟着两个小鬼混在一起,也不

    是我祁悠然该做的事情。”苏墨瞳一本正经的回答说:“而且我不来找你,你都不会去找我的,所以没办法,我就只好跑出来了。”

    苏墨瞳有些埋怨的看着萧子缃,让萧子缃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他去找她?他一个刑部的人,没事儿跑进宫里找皇上的妃子,这说的过去吗?

    “哦对了,我听说,你和爹已经见过太上皇了?”苏墨瞳想到一件事,她警觉的看了看门外,小声的问萧子缃。

    “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

    “也没有多早,不过被吓了一跳是肯定的。”苏墨瞳微皱着眉头,“这太上皇和楚云逸果真是亲父子,连假死这种事情也做的出来。我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见到鬼了呢!”

    萧子缃忍俊不禁,“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皇上这么做自然也有这么做的道理。你在宫中不仅要帮祁悠然的忙,而且也要留意太上皇那边的动静。有人知道他没有死,就会有人想要了他的命。你是我萧家的人,保护太上皇的安全,也是我们臣子该做的事情。”

    “嗯嗯,我知道!”苏墨瞳听到那句“你是我萧家的人”时,别提有多乐了。“不过楚云逸派了好多高手在那边,我平时就算想过去也没机会的。我想应该没有那么笨的人,会愿意和楚云逸为敌吧?”

    萧子缃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对苏墨瞳说了四个字。

    “小心太后。”

    苏墨瞳的心一沉,因为那个女人的身份。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笑容,苏墨瞳的心情也不似之前那么雀跃了。“我知道了,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的话再来找你。”

    苏墨瞳站了起来,她和萧子缃共处一室,时间太久的话也是会引起人的注意和怀疑的。不舍的和萧子缃分开,苏墨瞳走出刑部,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没多一会儿,她就感觉到了有人在暗中跟踪自己。

    清楚对方真正想跟踪的人肯定不是自己,而是祁悠然。苏墨瞳冷哼一声,慢步走向人少的地带。等来到无人的小巷子中时,她转身看向某一个方向,道:“跟了这么久,好歹出来露个面吧?”

    对方在发现她已经察觉到他们的存在时,便现了身。苏墨瞳看了看,一共有五个人。这五个男人全都是陌生的脸孔,苏墨瞳肯定不会傻到以为他们是楚云逸派来负责保护自己安全的。做好随时动手的准备,她扬起笑脸,问他们:“江湖规矩都懂吧?是谁派你们来的,自报家名,我会考虑让你们死的痛快一点。”

    【感谢宝贝儿sina_1477214346484和a的荷包打赏,么么哒~那天欠的二更3K,明天还上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