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328苏安出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东篱的举动让枫桦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倒吸一口气,不想却正好如了夏东篱的愿。

    唇齿纠缠着,枫桦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很快就从被动转变成了主动。夏东篱在感觉到了他的这种变化之后,收了手。放开枫桦,夏东篱眸光微亮的看着他,问:“这,就是你所谓的忠诚?!”

    “皇上!妗”

    知道夏东篱是在逗弄自己玩乐,枫桦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太自然的红晕。夏东篱似笑非笑的神情刺痛了枫桦的心,慢慢转身,枫桦不想再在这里自取其辱跬。

    “朕说了让你走吗?”夏东篱冷声开口,让枫桦的脚步不得不停下来。

    “那皇上是想让奴才留下来吗?”枫桦扭头看他,问:“留在这里,服侍皇上侍寝吗?”

    枫桦问出的话,是完全不带着任何奢望的。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越不抱希望的事情,最后也许就越会成为现实。

    被夏东篱留了下来,但身上的衣服全部褪去,躺到了床上的时候,枫桦才真正意识到了他到底在做什么。这是夏东篱第二次碰他……

    一夜很快就过去,快到枫桦还没好好的回味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天就已经亮了。整晚没有合眼,枫桦一直在默默地看着夏东篱,所以当夏东篱睁开眼睛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有些迷茫而又哀伤的表情。

    没对枫桦说一句话,夏东篱起床后穿了衣服就走离开了。而枫桦等他走后,也赶紧起来。这种事情,他不敢让宫里的奴才们知道,不然风言风语一定会再起,而且一发不可收拾的。

    一天过去,枫桦以为夏东篱最近都不会再召见自己。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等天黑之后,夏东篱竟然又派人把他叫了过去。

    肌肤相触的感觉,舒服的让人身体发颤。枫桦不敢说什么,更不敢问什么。夏东篱是真的对自己有感觉,还是只因为皇后的事情,而在发泄而已……?

    枫桦不知道答案,夏东篱也一直没吩咐他去追踪皇后的下落,所以他不能私自行动。郁静就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之下,一直住在楚云逸的皇宫里,扮演着与祁悠然“同甘共苦”的角色。这几天,祁悠然的身体都没有什么不适,可郁静每日却必须得提心吊胆着,因为她知道,一不小心自己可能就要死在这里,这并不是她当初来此的目的。

    苏安因为那日楚云逸找她叫去说的那一番话,而一直无法安心,也就疏忽了观察秋茗的细节。她见秋茗没什么事,就心急的想要快点把剩下的事情都做完。而秋茗自己,也早就不把身体当一回事,苏安想怎么做她就受着,心想,如果真的能够早一天拿到百毒蛊的配方,那对自己而言也是好事。

    把秋茗叫到面前来,苏安问了问她最近几天的情况。秋茗故意把自己说的有点惨,反正苏安也没有看到。

    苏安听了秋茗的话,微微皱了皱眉头,让秋茗的心一沉。

    难道是她说错了话,让苏安起疑了吗?她都是按照自己当年百毒蛊发作时候的样子说的啊,怎么会错呢?

    “哀家以前并没有见过你这种情况。”果不其然,苏安在想了想之后,说:“可能是和这次太过匆忙也有些关系,但哀家想应该没什么大碍的。这几日哀家忙于其他的事情,疏忽了你,但是秋茗,你放心,哀家是不会忘记你为哀家付出的一切的。”

    苏安说了一些“感人肺腑”的话,秋茗听后也甚是感动。和苏安假惺惺了一会儿后,秋茗看着苏安拿出一套银针出来,不知道她是想做什么。

    “把上衣脱掉。”苏安低头摆弄着银针,头也不抬的对秋茗说。

    没办法,秋茗只能照办。动作缓慢的脱下了衣服,她对背着苏安坐在那里。当后背上被一根根银针扎满之后,她听到了苏安的声音。

    “这样会让你好受一些。”苏安看起来,就像是个对奴才十分体贴的主子一样。“呆在这里别动,等哀家回来。”

    苏安起身出去,过了大概两刻钟的时间,她才回来。将秋茗某些穴位上的银针取下,然后不知做了什么,又扎了上去。反反复复,半个时辰就这样过去了。当苏安把秋茗身上所有的银针全都取下的时候,秋茗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

    苏安施针的穴位都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秋茗心中深知这一点,才丝毫没有反抗的。

    “去休息吧。”苏安微笑看着秋茗说:“明天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呢。”

    秋茗点头离开,苏

    安等她走后,若有所思的看向那些银针,眉头紧锁。

    苏安在宫内行动着,而令荣一行人在宫外,也完全没有松懈。自从祁悠然那晚来找她,说了那些话以后,令荣就觉得心口发堵。一天只休息两个时辰,终于,在几人不断的研究之下,发现事情有了进展。

    令荣赶紧派人进宫去找楚云逸,写了一封迷信给楚云逸,可是令荣没想到的是,那信最后却没能落入楚云逸的手中……

    “主子主子,大事不好了!”霜儿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张望了一圈之后,找到了正躺在摇椅上打滚的“祁悠然”(苏墨瞳),紧张的说:“太后往咱们这儿来呢!”

    祁悠然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看她,问:“你确定是来咱们这儿的?”

    “都到门口了,不会有错!”

    霜儿的话刚说完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了奴才传报的声音。这声音让祁悠然不得不起来,也让同在这里的郁静还有两个小鬼,都聚集到了她的身边。

    苏安走进房间,看着祁悠然几个站在那里,动作一致的看着自己,她轻声一笑。

    “太后,是来找皇上的吗?”祁悠然开口询问。

    “不,哀家不是来找他的。”苏安在几人的注视之下坐到了椅子上,视线落在了子轩和子涵两人的身上。“哀家只是来看看我那乖巧的孙子和孙女的。”

    她这话说的,别说祁悠然不信,就连被她提到的两个孩子也都不信。

    既然不是找楚云逸,那肯定就是来找自己的了。祁悠然这么想着,走到苏安旁边坐下,不知她想干什么。

    秋茗没跟着苏安一起过来,这是很少见的事情。发生了什么呢?祁悠然想不通。

    “哀家过两日准备出宫一段日子。”苏安想让两个孩子到自己这边来,只可惜他们却并不像她话里说的那么乖巧。“万安寺虽然毁了,但是京城附近还有其他的寺庙,哀家想去那里静静心。所以在临走之前,过来看看你们。”

    “皇上知道这件事吗?”祁悠然问。

    “怎么,哀家想出宫走走,还必须要皇上同意才行吗?”苏安有点不悦,“哀家已经派人告诉他了,皇上也没说不同意的话。”

    苏安的兴趣压根不在祁悠然的身上,她三番几次的想让两个孩子到自己这边来,疼一疼他们,可是两个小鬼却都躲她躲的远远的。

    “哥哥。”祁子涵扭头看子轩,小声的说:“我怎么觉得她今天怪怪的呢?”

    “嗯,我也这么觉得。”祁子轩点点头,越看越觉得苏安脸上的笑容太假了,这也是他们不肯过去的最主要的原因。而且,他们心里还都记着真正祁悠然告诉过他们的话,她不让他们离苏安太近,这话他们一直牢牢记着呢。不光祁悠然对他们说过,还有楚云逸和楚弘清也都说过,足以见得这个老太婆是有多么的恐怖了。

    苏安见一直无法得逞,最后就无趣的要走了。

    “对了,哀家想去婧妃那里看看,要一起去吗?”苏安走到房门口,回首问祁悠然。

    “太后想要我陪的话,当然可以。”祁悠然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头。把孩子交给了郁静,外面有大批的高手在,她也不用担心会出什么事。

    祁悠然陪着苏安前往楚弘清那里,原以为苏安会在路上和自己说点什么,但这一路上苏安却安静的出奇。就算最后到了地方,她的表现也让人看不出任何的破绽。好像今天出来这一趟,就真的只是想渐渐他们,和他们们叙叙旧一样。

    苏安走后,“祁悠然”把自己的忧虑对楚弘清说了,不料楚弘清却是轻声一笑。

    “你还不了解她。”楚弘清不大在意的说:“太后经常会做出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或许她真的只是感到无聊了而已,是你想多了。”

    最好是这样……祁悠然暗暗在心里说道,和楚弘清还有乔小蝶道别后,她赶紧返回郁静和孩子的身边,不敢乱跑。

    “太后,这是……?”夜晚,秋茗被苏安叫到了面前,看着她交给自己的东西,不解的问。

    “哀家明天要出宫,半个月内不会回来。你现在的身体本来是不适合出远门的,但是哀家不放心你,所以就只能把你带上。在外人面前,很多话都不好说,所以有些事哀家就提前交代给你。”

    原来,苏安给她的是作为完成百毒蛊的最后一

    个阶段所必备的。苏安把步骤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都告诉了秋茗,接着就让她去休息,准备第二天和自己一起出宫。

    苏安这次出宫去是要做什么,她并没有提前透露。甚至就连秋茗,也没有听她提起过一句半字。只当她是又为了祸害人而去做准备的,秋茗没多想,收拾好行囊就睡下了,第二天跟着苏安出宫,一切都如平常一样,没有任何的不对。

    跟随苏安出行的队伍浩浩荡荡离开了皇宫,秋茗也并没有怎么紧张。她知道楚云逸是肯定会派人暗中跟踪的,所以她现在需要做的,只是盯住苏安就好了。

    苏安一路都没什么不对,这一次他们来到一个比万安寺还远些的地方,清晨出发,到了傍晚大部队才终于停了下来。苏安坐了一天的轿子也很累了,到了地方后就迫不及待的洗去一身的疲倦,换了身衣服吃了些斋饭,躺下休息了。

    秋茗被安排在苏安旁边的房间,随时等候苏安的命令。晚上睡不着,她拿出苏安在离开皇宫前给自己的那几样东西,陷入了沉思。

    “太后,一切都准备好了。”深夜,一名黑衣人来到了苏安的面前,跪在地上低声对她说道。

    “那就走吧。”苏安身上还穿着白天时候的那身衣裳,“这里,久留不得。”

    苏安站了起来,跟在黑衣人的身后,走出了房间。在院子口停顿了一下,接着苏安就在人的护送之下,快速离开了寺庙,消失在了夜幕之中,再也没有犹豫。

    太后净心念佛期间,没人敢轻易打扰。所以苏安早就已经离开了寺庙的事情,是在两天后才被传回宫里的。

    苏安趁夜离开,马不停蹄的赶着路。放下了太后的身段,放下了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逃这个字,在她活了几十年的日子里,是根本不曾出现过的。但今日不同与往日,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活着,才是最为重要的事。

    一天几天,苏安都骑在马背上,连一个好觉都没有睡过。早点离开齐墓,这是此时此刻苏安心里唯一的想法。至于她这个太后不见了,在宫里会引起怎样的波澜,这是她毫不在意的。

    京城,宫内。楚云逸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自责的两人,很快就该干什么干什么了。这两人,是他派去监视着苏安的手下,没想到却被苏安给摆了一道,用了调虎离山之计。

    苏安老谋深算,任何人上了她的当,都不足为过。楚云逸早就知道这些,不过苏安竟然会逃之夭夭,这的确是楚云逸之前没有想过的事情。

    “皇上,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安派人驻扎在各个关卡?”

    “不用那么麻烦。”楚云逸一边看着折子,一边吩咐道:“只要给朕守好边关,确定她还在国内,其他的就不用去管了。”

    两人面面相觑,明白了楚云逸的意思。赶紧动身去办,房门关上以后,楚云逸才又慢慢抬起了头,而他手中的折子,也一瞬间被他用内力给销毁了。

    苏安走不走,他现在根本就不在意。他想知道的是,那个人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联系他?

    苏安潜逃的道理,可谓是困难重重。越到接近胜利的地方,就越是难以通行。边关最近受到了京城快马加鞭传来的密令,不管什么人,只要是出关的,就必须严格经过朝廷的检查以及验身才行。这样一来,苏安想尽快离开齐墓的念头也就彻底破碎了。

    只差一步,她被关在了齐墓的境内。

    “主子不要急,我会尽快想出解决办法的。”客栈的房间内,最近一直都在苏安身边的冯镇泉轻声说道:“想出边境,其实有很多机会。白天不行的话我们可以试一试晚上。”

    “你觉得,凭你的身手能将我安全带出齐墓吗?”苏安不屑的一笑,问他。

    “只要没有像皇上还有祁悠然那样的高手在,此事就不难。”冯镇泉信誓旦旦的说:“主子是我的救命恩人,能为主子办事,赴汤蹈火属下也在所不辞。”

    冯镇泉的话说的没错,当初的确是苏安救了他的命。那时他被江湖上的众多仇人追杀,最后奄奄一息的时候被杨震天救回,然后送到了苏安的面前。对于鼎盛时期的苏安来说,救冯镇泉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可惜现在,她已经老了。身体在这么多年之后,已经渐渐不听使唤了。

    “光话说的好听是没用的!”苏安已经受够了最近发生的一切,她稍稍提高了声音,对冯镇泉说:“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哀家一定要在明天晚上之前离开这里!”

    </

    p>

    苏安已经下了死令,冯镇泉没有不从的机会和权利。退出苏安的房间,站在外面的冯镇泉其实一直都很想问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突然间苏安就加快了计划呢?离开齐墓这件事,不是应该推迟到至少一个半月之后才会发生的事情吗?苏安很少会这么鲁莽行事,所以这让冯镇泉不得不有所怀疑。

    这几天一直都没有人追上来,苏安知道,想那么容易就摆脱掉楚云逸的追捕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才能有生还的机会。还有祁悠然,如果……让她率先找到自己的话,那事情可就大为不妙了。

    也许是最近劳累了,所以苏安也终于撑不下去了。走到镜子前,她借着昏暗的光线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看着她脸上已经渐渐开始明显,以及变多的皱纹,她心中的防线在随之瓦解崩溃。

    果然,不坚持保养的话,是不行的吗……苏安长长的叹了口气,躺到床上后,叫了一声冯镇泉的名字。确定他一直在房门口后,她合上了眼睛,很快就进入了梦想。

    冯镇泉行走江湖多年,想些邪门歪道对他而言还是不成问题的。虽然很艰难,但是最后,他还是在苏安规定的时间范围内,带着苏安离开了齐墓,来到了北冥的土地上。

    说是自欺欺人也好,总之苏安在离开齐墓的那一刻起,心里是舒坦了不少的。松了口气,苏安回眸去看身后的地方。然后,她对身边的人说,“我在那里生活了几十年,没想到有朝一日,也会落得今日的下场。”

    “主子……”

    “算了,什么都不用说。”苏安抿嘴一笑,打断了冯镇泉的话。“走吧,这边接应的人,你应该已经联络好了吧?”

    冯镇泉点点头,护送着苏安到了地方。苏安被众人保护着,终于睡了这么多天以来的第一个安稳觉。次日清晨醒来,苏安梳洗打扮了一番,并且换上了已经好多天都没有穿过的华丽衣裳之后,她出了门,去见了重要的客人。

    夏东篱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在见到苏安的,昨晚当苏安的手下潜进宫来说要见他的时候,他还有些怀疑,是不是什么人设下的圈套。不过现在看来,是他多疑了。

    “皇上难道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苏安挺直了身子,坐在夏东篱的面前问他。

    “来者是客,太后不想说的,朕一律不问。”夏东篱这个时候倒真是有风度,苏安听了她的话,慢慢一笑。

    “虽然皇上没话要问,可哀家却有一事想要问皇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