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84章 天元之祸

第84章 天元之祸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到公仪林口中的‘玩玩’二字,常乐不由皱眉,这人年纪不大,性子也太傲了些。

    公仪林看出她的犹豫,道:“若是一会儿长老将最后的奖励公布,你认为他们会放过任何一个知情者?”

    常乐手指不由攥紧,“那你说要怎么办?”

    公仪林老气横秋道:“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咳,干什么又啄我?”

    他低头,盯着罪魁祸首。

    小雀鸟黑溜溜的眼珠明显全是嘲讽,轻讽公仪林,对炼器一窍不通,却在教唆别人帮他拿第一。

    这句车到山前必有路,不知听他说了多少遍,的确每次最后是有路走,还都是踏在别人的脸或是肩膀上走出的康庄大道。

    常乐好奇地盯着一人一鸟,“你们平日里也都是这样相处的么?”

    公仪林,“远比你见的要暴力,”他耸耸肩,“没办法,怪他过分热情。”

    话一出口,毫不意外地被扇了一翅膀。

    见他脸上的红痕,常乐忍不住笑出声。

    公仪林,“一会儿你只要专心比赛即可,”他看着常乐,眉目带着浅浅的笑意,“倒是你,要是穿粉色的裙子就好了。”

    常乐一怔,“粉色的裙子?”

    公仪林颔首,修长的手指对着上方的绿叶指了指,“绿叶和粉色的罗裙相配,一定很美。”

    听到‘美’这个字,明明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是在说颜色搭配,常乐却忍不住想到自己,脸上浮现一层淡淡的薄红。

    “你喜欢粉色?”她问。

    “最爱白色。”

    常乐黛眉轻蹙,“白?”

    “随口一说,”公仪林笑道,“奖品什么的都是后话,先将比赛完成,其余不用担心,万事有我。”

    明明是平凡无奇的面孔,但给人的感觉却是说不清的笃定自信,常乐的心不由安定下来,她重重点了下头,“好,我听你的。”

    公仪林的目光好似一泓幽深的清潭,温柔又宽容,望着小组的方向,“就说到这里,你在这里太久,也会引人怀疑。”

    常乐不能与这样的目光对视,赶紧背过身,轻轻说了声‘好’,便埋着头往回走。

    望着她的背影,公仪林嘴角的笑容渐渐消散,再抬头,又是一张看上去自卑平凡的少年人面容。

    “你活得这些岁月莫非只学会美人计?”小雀鸟的声音冷冷传来。

    公仪林想了一下,认真道:“感谢你认同我的美貌。”

    哪怕花招耍的再漂亮,清河还是一眼能看出公仪林的真实目的:故意引诱常乐失神,从而让她心无旁骛的比赛。

    合该是引人反感的作风,那一句‘最爱白色’却又取悦了他。

    黑豆眼在公仪林的面容上停留了两秒,怎么会有人,能做到令人恰到好处的讨厌,又情不自禁的喜欢?

    在它探究的时间,白须长老已经走出来,公仪林也回到自己的小组,不忘低下头和小雀鸟窃窃私语,“要不要打个赌,看他会不会说出最后的奖品?”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差点忘了,上次的赌约,看来我是要赢了。”

    小雀鸟没有出声,但也没有否认。

    公仪林却是喜上眉梢,“早就说过,李长安的死和天苑长老无故袭杀我最终会联系到一起。”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

    说着,手指不老实地拨拉一下小雀柔顺的羽毛,“记得你还欠我哼一支小曲儿。”

    出乎意料的,这次小雀鸟没有狠狠啄他一下,也没有挥翅膀扇他,公仪林有些纳闷,这家伙的性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

    饶是公仪林心思再活络,也不可能揣测道清河此时的心境,对于清河来说,他已经得到了最想要的一个人,这个人此刻还站在他的身边沾沾自喜,尚不自知,清河自然不会计较旁枝末节。

    谁是最大的赢家,各有计较。

    “首先,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关于最后的奖品,经过老夫和其他长老商讨,一致认为暂时还是不要说为好,不过……”

    众人但又眼中闪过失望,屏息以待,等着‘不过’后面的话。

    “众位不远万里而来,让大家两手空空离去便是东道主的过失,为了慰劳各位,除了最终的优胜者,最优秀的三组,每位炼器师都可以自由带走一件炼器炉。”

    闻言,众人不由低头看向手中的炼器炉,均是爱不释手,这么多资深炼器师在场,若是夺冠难度可能不小,但争个前三十名,还是有信心的。

    来这里的,都是小有名气的炼器师,骨子里带着对自己的认同和傲气。

    对于这些货真价实的炼器师来说,几乎都心里暗自发誓:勇争前三十!

    对于公仪林这个水货来说,一腔热血孤勇:第一,舍他其谁!

    “老夫这么说,大家可有异议?”长老目光环视众人,“如果依旧有顾虑,现在还有机会退赛。”

    多数人都下意识地摇头,都走到这一步,哪怕没有炼器炉,为了名气也得奋力一争。

    常乐听到‘退赛’两个字时眼前一亮,条件反射的看向公仪林,发现对方安静站在一个角落,表情无悲无喜,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目光中含着鼓励,点了点头。

    常乐不由将退赛的念头压下去,正如那个人所说,即便是现在退赛,说不定也会在暗处灭口,不如走一步看一步。

    眼见没有人出言反驳,长老神情中带着满意,“既然各位已经下定决心,稍后比赛将正式开始,老夫再详细讲解一遍规则。”

    即便已经知晓是两组两组的比拼,众人还是聚精会神地听着。

    “一共十组,两组对赛,一共进行五轮,比赛时间没有限制,但超过一炷香没有炼出下品宝器视为淘汰,也就是说小组中这个成员没有成绩,超过三炷香没有炼出中品宝器同样视为淘汰。”

    至于上品宝器,长老没有说,也没有人发问,即便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还没有谁敢拍着胸脯说我能炼出上品宝器,古往今来多少人,这片大陆历经的千万年中,能炼出上品宝器者屈指可数,他们每一个都在大陆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但随着宝器现世,随之不远的,便是由争夺上品宝器引起的惨烈厮杀,乱世由此开局。

    炼器师炼器时的方法,习惯,经验不同,炼制时间也是千变万化,甚至有的炼器师炼器之前一个月什么也不做,专门闭关进行冥思,炼器师大赛从不会明确规定时间,但总会变相限制比赛时间,而且极其严苛,就拿此次来说,一般技艺纯熟的炼器师想要炼出宝器,哪怕是下品,也要一两天的时间。

    而一炷香的时间炼出下品宝器,能达到这个水平的未来成为炼器大师指日可待。

    很快,每一组派出一名代表上前抽签,一至五重复五个数字,抽到相同数字的按顺序进行比试,大约出于礼貌和谦让,每一组都选出一名女性炼器师上前抽签,公仪林被分在第三轮,他对这个结果表示不满,对小雀鸟耳语道:“我这种人才,不放在开场或是压轴简直是糟蹋。”

    “有区别?”小雀鸟无所谓道:“反正一会儿你也要糟蹋这场比赛。”

    公仪林:……

    哑口无言的滋味,他算是尝到了。

    很多人以为炼器师在炼器时,需要绝对的安静,实则不然,当炼器水平达到一个境界时,当炼器师投入炼器时,会自动屏蔽五感,不论外界发生什么,都不会影响他炼器的计划。

    什么时候放什么材料,火是要虚还是要旺,就像一个个无比精确的数字,在他们心中存了笔账。

    当第一轮比赛开始时,起先还是绝对的安静,但后来,其他组炼器师紧张的心情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得以慢慢平复,便开始对正在进行比赛的炼器师手法窃窃私语。

    “第一个炼化云母矿,想必是要炼一件飞行法器。”

    “不见得,也许是护甲类的,要知道用云母矿炼防御法器成功率会很高。”

    ……

    就连原本还在担心个人安危的常乐,也是聚精会神地盯着正在炼器的炼器师,能近距离观赏如此多炼器大师同台炼器,对于任何一个炼器师来说,都是宝贵的经验。至于公仪林外围观战,除了犯困,别无他想。

    时间一晃两炷香过去,第一轮最后一个炼器师炼完,公仪林抬头,现在正是日头最毒的时候,他的眼睛被晃的有些花。

    二十件法器被编号送往主殿交由裁判评比,第一轮比赛其实并无太大悬念,两组炼器水平相仿,但其中一组有一名炼器师炼制出中品宝器,一件中品宝器足以抵得上十件下品宝器,第一轮决赛优胜者花落谁家众人心知肚明。

    但到了第二轮,比赛就要激烈许多,两组势均力敌,就连炼器师公会也觉得难以评判,在裁判还在做决断的时候,第三轮比试已经正式开始。

    毫无疑问,公仪林这一组是最受人瞩目的一组,确切的说,是有一个人,引起了所有的注意。

    血红色的瞳孔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众人,被那目光所触及到的人都忍不住升起退却的念头,心里对此欧阳靖和北荒境中连斩十三位散仙的杀魔,乃是同一人猜测更深。

    同为天骄,一个堂而皇之地来参加炼器师大赛,一个却要隐姓埋名,连真容都要遮住,明面上看,欧阳靖要比公仪林体面太多。

    但公仪林却是躲在暗处观察全局的人,小雀鸟收起百无聊赖的目光,黑豆眼紧盯着公仪林,它敢肯定,公仪林此行已经做好全身而退的准备。

    就在众人相互猜忌各怀心思中,第三轮比赛正式拉开序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仙之乡村笔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春风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遥并收藏修仙之乡村笔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