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魂断武周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鼠口逃生

第一百三十四章 鼠口逃生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寒门枭士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渭水河畔,秋风萧瑟。

    朱明阳与张说一路畅谈,将噶尔钦陵、李淳风和高艳艳引荐给了张说,并将自己在长安的经历告诉给了张说。

    张说亦是想不到短短几日不见,朱明阳竟然创造了太多的不可思议,虽然他在岳州早已见过朱明阳的能耐。

    “不知朱兄弟后面有什么打算!”张说注视着朱明阳,似乎想听听这个年轻人的想法。

    “贡品落在了鸟鼠山,必须尽快想办法回去找回贡品。”朱明阳回答十分果断。

    “嗯,朱兄弟果然是国之栋梁,到现在还想着那贡品。”张说称赞道。

    “只是张大人,不知这鸟鼠山怎么有如此多的老鼠!”李淳风此问题一出,众人皆盯着张说,露出期待的面孔。

    “此事说来话长,这鸟鼠山,以前本是一片青山,土壤肥沃,又靠近渭水,灌溉方便。是故临近的几个州的百姓皆移居鸟鼠山,后来百姓多了,便伐木做柴禾,不久山便成了现在的黄沙滚滚。”张说无奈的摇了摇头。

    “可是,这与老鼠又有什么关系?”高艳艳心直口快的问道。

    “问题就出现这,老百姓大肆砍伐过后,山秃了起来,庄稼收成也不好了,百姓再也无法在这里生存,便全都离开了鸟鼠山。人离开后,老鼠没有了庄家作食物便开始以过往的行人牲口为食,更致命的是畜生竟与山上的鸟勾结在一起。”张说思索了片刻答道。

    “鸟?”朱明阳一脸雾水的看着张说,他实在想不通怎么又扯到了鸟。

    “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因缺乏大树筑巢,鸟只得用鼠穴营巢下蛋,而鸟为了报答这些鼠便每日飞行到空中寻找猎物,然后一起食用。鼠在洞内,鸟在穴外,各自生育,不相侵害,想必你们的队伍必定是让这些鸟给看见了。”张说看着河对岸的鸟鼠山说道。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些畜生已经成了气候!”朱明阳听了张说这么说才恍然大悟。

    “国师,你多次往来于大唐与吐蕃之间,难道没有遇到过如此怪事么?”李淳风忽然想到从噶尔钦陵的身上找突破口。

    “我每次带领弟子往来大唐皆从小路而来,是亦不知有此怪事!”噶尔钦陵思考了片刻答道。

    “不管了!现在首要是先把贡品找回来,不然贡品落在了别人的手里可不好!”高艳艳心直口快的说道。

    “这个不用着急,有什么还能比这群老鼠更能帮我们保护贡品!”朱明阳缓缓的说道。

    “公子说的对!我们拿不到贡品,其他人亦很难从这群老鼠手里拿到贡品!”李淳风解释道。

    “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寻找一种方法对付这群老鼠……”朱明阳望着河岸陷入了沉思。

    鸟鼠山一如既往的安静,几只不知名的鸟在山头探着脑袋。几个黑衣人穿梭在官道上,亦没有觉察到危险向他们一步步的逼近。

    “公子,这是朝廷赐给吐蕃的贡品!”一个黑衣人撬开了地上的箱子,对李埸说道。

    “父亲大人让我们保护这姓朱的,怎料姓朱的到了这片荒山居然消失了。不过也奇怪,偌大的一座山居然只有寥寥可数的几颗树,真是怪哉!”李埸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公子,你看!”忽然不远处的又一个手下指着地上的几具尸体嚷道。

    李埸走到尸体旁蹲了下来,细细观察起来。但见地上的尸体已只剩下白骨,白骨上仅仅套了一身铠甲。李埸认识,这是禁军特有的服饰,看来朱明阳的队伍在这里似乎中了埋伏。

    看着地上的尸体,李埸的眉头紧锁,他始终想不出来什么人有如此的手段,能将人杀死连血肉也不见,自己跟上朱明阳也就一天时间,一天时间里自然腐化是说不通的。

    李埸作为杀手,杀人的手段有几十种,但是看到这几具尸体,背后居然有一丝凉意。

    “叽叽!”正当李埸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树叶下开始颤动起来。

    黑衣人见自己脚下的树叶不停的颤动,都背靠背吃惊的盯着地下,一股死亡的气息弥漫着真个山谷。

    “啊!”忽然一只硕大的老鼠从地面跳起,咬在了一个黑衣人的腿上,黑衣人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紧接着每一篇树叶下都钻出了老鼠,黑衣人面对这忽如其来的场面惊慌失措。

    “快离开这里!”李埸惊骇的说道。

    众人这时候才镇静了些,向后面退去。李埸挥舞着手中的折扇,仗着灵敏的身法尽量让这群老鼠靠近不了自己,可是那群手下却无法躲过这群老鼠。不一会儿一个黑衣人便倒在了地上,只见倒地的黑衣人还未站起来,身上便沾满了黑压压的一片老鼠,不一会儿连哀嚎声也没有了,也有血肉模糊的一片。

    手下越来越少,老鼠却越来越多。李埸虽正直年轻,可是面对这洪水般的老鼠任你武功再高,也终究难逃其口。面对倒下的黑衣人,李埸愈来愈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挥扇的动作亦是慢了下来。

    忽然一只老鼠趁李埸不注意,顺着脚爬上李埸的身体。李埸大惊,本想用扇子将老鼠拨开,另一只老鼠又从另一只脚怕了上来狠狠的向李埸的臂膀咬去,一股钻心的痛从臂膀传到全身。

    一只老鼠得逞以后,另外的老鼠亦是顺势而上,不一会儿李埸的身上便爬上了四五只老鼠,李埸的腿上,腰上,毕博尚都留下了深深的齿印。

    看来自己始终难道厄运,李埸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自己已有好久没有见到自己的父亲了,父亲自从来到了雍州,就一直隔着纱帘给自己教诲。

    他想起了小时候父亲教他武功时候的场面,由于自己偷懒,父亲用戒尺打自己的手心。他又想起了父亲陪他一起放风筝的场面,那时候是多么的美好啊!

    “父亲,孩儿不孝!”李埸心里默念着,用仅有的力气一折扇劈掉了一只老鼠,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嗖!“正当李埸即将倒下的时候,一根绳套从天而降将李埸拦腰套住,紧接着李埸便飞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魂断武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溪城浪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城浪子并收藏魂断武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