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冷秋香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冷秋香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说我正像恶狗扑食一样的拔开陈大美女的上衣,准备先来个前奏的时候,卖得儿母陈忽然使出浑身之力,一把将我从她身上推开!

    汽车里的空间本就狭小,加上自己一时激动,没有坐稳,陈文娟这一推,我一个后仰,屁股正好跌到手刹上,那是疼得老子将眼泪水都掉出来了啊!

    “卖得儿母,马上就十点了,那两个家伙就要过来抓你走了,你怎么还不抓紧时间啊?你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啊?”我半弓着身子,摸着自己火烧火辣的屁股,狼狈不堪地问道。

    “江军,我问你,我刚才下楼的时候,你在楼上干什么?”陈文娟忽然从副驾驶立起了身子,将我的衣领一抓,然后又使劲把我掀到了驾驶椅上,气势汹汹地问道。

    这娘们,咋忽然跟中了邪似的啊?难道自己的企图被她发觉了?不可能啊,我自认为做得是天衣无缝啊!

    “我——我在撒尿!”

    夜色虽然很黑,不过距离太近,我还是看见了陈文娟那一双嗜血的眼睛。

    我在想,如果眼睛可以杀人的话,我一定被她杀了好几遍了。

    “你骗人!你明明是在跟那两个家伙商量怎么算计我!”毫无征兆地,陈文娟就给了我一个巴掌。

    “卖得儿母陈,你打我干什么?在这性命忧关的生死时刻,你能不能以大局为重啊?还有一两分钟就到十点了,你再不配合我做运动,那黑白无常就过来了!”我一面努力挣扎,一面继续忽悠陈文娟,可是这y的手上的力气还是蛮大的,无论我怎么抓扯,最后都摆脱不了被她摁住的命运,看来散打冠军的名号也不是徒有虚名的啊!

    “你这个死变态,还敢骗我,你自己看看现在已经几点了?”

    陈文娟这么一说,我才发觉汽车上的仪表已经打开了,车上的时间灯清晰地显示着“22:08”的字样。

    刺奥草,老子根本就没将钥匙插到方向盘上啊,这个仪表灯怎么自己亮了啊?

    “是不是黑白无常将抓你的时间记错了?”我眼珠子一转,又这样狡辩道。

    “你还好意思说黑白无常!——你有本事现在就去把他们给我叫过来!”陈文娟说着,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我那俊俏的脸上。

    打击盗版,请看正版的兄弟姐妹一分钟后刷新再看,网站不会重复收费的。

    本书磨铁中文网首发,书名我的女鬼大老婆。

    写书不易,请支持正版。

    汽车里的空间本就狭小,加上自己一时激动,没有坐稳,陈文娟这一推,我一个后仰,屁股正好跌到手刹上,那是疼得老子将眼泪水都掉出来了啊!

    “卖得儿母,马上就十点了,那两个家伙就要过来抓你走了,你怎么还不抓紧时间啊?你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啊?”我半弓着身子,摸着自己火烧火辣的屁股,狼狈不堪地问道。

    “江军,我问你,我刚才下楼的时候,你在楼上干什么?”陈文娟忽然从副驾驶立起了身子,将我的衣领一抓,然后又使劲把我掀到了驾驶椅上,气势汹汹地问道。

    这娘们,咋忽然跟中了邪似的啊?难道自己的企图被她发觉了?不可能啊,我自认为做得是天衣无缝啊!

    “我——我在撒尿!”

    夜色虽然很黑,不过距离太近,我还是看见了陈文娟那一双嗜血的眼睛。

    我在想,如果眼睛可以杀人的话,我一定被她杀了好几遍了。

    “你骗人!你明明是在跟那两个家伙商量怎么算计我!”毫无征兆地,陈文娟就给了我一个巴掌。

    “卖得儿母陈,你打我干什么?在这性命忧关的生死时刻,你能不能以大局为重啊?还有一两分钟就到十点了,你再不配合我做运动,那黑白无常就过来了!”我一面努力挣扎,一面继续忽悠陈文娟,可是这y的手上的力气还是蛮大的,无论我怎么抓扯,最后都摆脱不了被她摁住的命运,看来散打冠军的名号也不是徒有虚名的啊!

    “你这个死变态,还敢骗我,你自己看看现在已经几点了?”

    陈文娟这么一说,我才发觉汽车上的仪表已经打开了,车上的时间灯清晰地显示着“22:08”的字样。

    刺奥草,老子根本就没将钥匙插到方向盘上啊,这个仪表灯怎么自己亮了啊?

    “是不是黑白无常将抓你的时间记错了?”我眼珠子一转,又这样狡辩道。

    “你还好意思说黑白无常!——你有本事现在就去把他们给我叫过来!”陈文娟说着,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我那俊俏的脸上。

    汽车里的空间本就狭小,加上自己一时激动,没有坐稳,陈文娟这一推,我一个后仰,屁股正好跌到手刹上,那是疼得老子将眼泪水都掉出来了啊!

    “卖得儿母,马上就十点了,那两个家伙就要过来抓你走了,你怎么还不抓紧时间啊?你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啊?”我半弓着身子,摸着自己火烧火辣的屁股,狼狈不堪地问道。

    “江军,我问你,我刚才下楼的时候,你在楼上干什么?”陈文娟忽然从副驾驶立起了身子,将我的衣领一抓,然后又使劲把我掀到了驾驶椅上,气势汹汹地问道。

    这娘们,咋忽然跟中了邪似的啊?难道自己的企图被她发觉了?不可能啊,我自认为做得是天衣无缝啊!

    “我——我在撒尿!”

    夜色虽然很黑,不过距离太近,我还是看见了陈文娟那一双嗜血的眼睛。

    我在想,如果眼睛可以杀人的话,我一定被她杀了好几遍了。

    “你骗人!你明明是在跟那两个家伙商量怎么算计我!”毫无征兆地,陈文娟就给了我一个巴掌。

    “卖得儿母陈,你打我干什么?在这性命忧关的生死时刻,你能不能以大局为重啊?还有一两分钟就到十点了,你再不配合我做运动,那黑白无常就过来了!”我一面努力挣扎,一面继续忽悠陈文娟,可是这y的手上的力气还是蛮大的,无论我怎么抓扯,最后都摆脱不了被她摁住的命运,看来散打冠军的名号也不是徒有虚名的啊!

    “你这个死变态,还敢骗我,你自己看看现在已经几点了?”

    陈文娟这么一说,我才发觉汽车上的仪表已经打开了,车上的时间灯清晰地显示着“22:08”的字样。

    刺奥草,老子根本就没将钥匙插到方向盘上啊,这个仪表灯怎么自己亮了啊?

    “是不是黑白无常将抓你的时间记错了?”我眼珠子一转,又这样狡辩道。

    “你还好意思说黑白无常!——你有本事现在就去把他们给我叫过来!”陈文娟说着,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我那俊俏的脸上。

    汽车里的空间本就狭小,加上自己一时激动,没有坐稳,陈文娟这一推,我一个后仰,屁股正好跌到手刹上,那是疼得老子将眼泪水都掉出来了啊!

    “卖得儿母,马上就十点了,那两个家伙就要过来抓你走了,你怎么还不抓紧时间啊?你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啊?”我半弓着身子,摸着自己火烧火辣的屁股,狼狈不堪地问道。

    “江军,我问你,我刚才下楼的时候,你在楼上干什么?”陈文娟忽然从副驾驶立起了身子,将我的衣领一抓,然后又使劲把我掀到了驾驶椅上,气势汹汹地问道。

    这娘们,咋忽然跟中了邪似的啊?难道自己的企图被她发觉了?不可能啊,我自认为做得是天衣无缝啊!

    “我——我在撒尿!”

    夜色虽然很黑,不过距离太近,我还是看见了陈文娟那一双嗜血的眼睛。

    我在想,如果眼睛可以杀人的话,我一定被她杀了好几遍了。

    “你骗人!你明明是在跟那两个家伙商量怎么算计我!”毫无征兆地,陈文娟就给了我一个巴掌。

    “卖得儿母陈,你打我干什么?在这性命忧关的生死时刻,你能不能以大局为重啊?还有一两分钟就到十点了,你再不配合我做运动,那黑白无常就过来了!”我一面努力挣扎,一面继续忽悠陈文娟,可是这y的手上的力气还是蛮大的,无论我怎么抓扯,最后都摆脱不了被她摁住的命运,看来散打冠军的名号也不是徒有虚名的啊!

    “你这个死变态,还敢骗我,你自己看看现在已经几点了?”

    陈文娟这么一说,我才发觉汽车上的仪表已经打开了,车上的时间灯清晰地显示着“22:08”的字样。

    刺奥草,老子根本就没将钥匙插到方向盘上啊,这个仪表灯怎么自己亮了啊?

    “是不是黑白无常将抓你的时间记错了?”我眼珠子一转,又这样狡辩道。

    “你还好意思说黑白无常!——你有本事现在就去把他们给我叫过来!”陈文娟说着,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我那俊俏的脸上。

    汽车里的空间本就狭小,加上自己一时激动,没有坐稳,陈文娟这一推,我一个后仰,屁股正好跌到手刹上,那是疼得老子将眼泪水都掉出来了啊!

    “卖得儿母,马上就十点了,那两个家伙就要过来抓你走了,你怎么还不抓紧时间啊?你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啊?”我半弓着身子,摸着自己火烧火辣的屁股,狼狈不堪地问道。

    “江军,我问你,我刚才下楼的时候,你在楼上干什么?”陈文娟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