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死者的身份

第一百二十六章 死者的身份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回到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负责此次案件侦办的“616特大杀人碎尸案”特别案件侦办小组召开了案情紧急分析会,会议由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景天队长亲自主持,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陈文娟,刘尚义,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警务人员参与了此次会议的讨论与分析。这是事后我听他们说起的。

    “同志们,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我到咱们江北市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来江北侦办‘616特大杀人碎尸案’,还希望大家配合一下我的工作。”王队长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随后又道:“下面我先简要描述一下案件经过:2010年6月18日上午9点28分的样子,家住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的53岁村民向开秀忽然接到一个自称是yd快递公司打来的取件电话,让她到离她们家不到一公里的向阳村yd快递代办点取包裹;向开秀取到包裹之后,发现那是一包香肠,当时她只有4岁的小孙子也在现场,看到是吃的就吵着闹着要吃香肠,向开秀爱孙心切,因此尽管闻到那香肠的味道有点怪异,但还是在中午做饭的时候,煮了两截香肠。香肠煮熟之后,那怪异的味道还是没有消失,向开秀就先尝了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现了重度昏迷的状况。他老伴见状后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觉得那包香肠里面的肉的颜色很是怪异,味道也特别难闻,与人肉很是相似,因此又马上向南江市公安局报告了此事;事后,经过我们法医鉴定,那里面装的确是人肉。”

    话说到这里,一些同志表现得义愤填膺了。

    “王队,这犯罪分子也太残忍了,那向开秀一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才遭到这样的报复?”一名警员问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向开秀和他的老伴张大发一直生活在向阳村,老两口为人憨厚,老实,与邻里关系也相处融洽;另外,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张建国,一直在外打工。这个张建国5年前结婚,于09年离婚,与他的前任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如今4岁了,一直与那老两口一直生活在一起。根据dna鉴定结果表明,那包香肠的肉就是他儿子张建国的。”

    “这么说,这事可能是他儿子张建国的仇家干的?”另一警员说道。

    “分析得很有道理——犯罪分子的手法如此残忍,想来与那张建国必有深仇大恨,此案定性为‘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啊。”王队长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根据yd快递公司江北分公司提供的那张货运单号表明,张建国的尸块是被江北市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一个叫‘程欣’的女子寄出去的啊,我认为‘情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些了呢?”经验丰富的一名老警员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还有对附近住户的走访,尤其是对房东的问讯后得知,那里根本就没有住一个‘程欣’的女人。”王队长道。

    “那个程欣会不会是张建国最近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她或许是被张建国临时带进去的呢?”刘副队长问。

    “起先我们也怀疑有这种可能,可是根据我们从花样年华监控室调取到的5楼楼道口的视频来看,在近一个月之内,都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那个房间。如果‘程欣’是张建国新交的女朋友或是情人的话,他们的出入应该是很频繁的;可根据我们的调查,张建国从4月24日到江北住进514房间后,这间房子就成了他的唯一住所;视频显示,从4月24日到6月3日,基本上每天的18点35分,张建国就进入了这间屋子,第二天早上的7点40分离开这个屋子;但至从6月3号他进入514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王队长道。

    “小庄,把程欣的身份信息也调出来!”王队长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让庄警员调出程欣的身份信息。

    “这个程欣是88年5月7日出生的,而且她的家庭住址跟这个冷秋香的也是完全不一样,她们怎么可能是双胞胎姐妹呢?”陈文娟又质疑道。

    “怎么就不可能呢?如果这个冷秋香是被这个哑巴老头领养或是拣养的话,那就完全有可能了啊!”我想起昨天晚上冷秋香在跟我诉说她身世的时候,就说到她从小没有父母,是被哑巴爷爷一手带大的这一点上,因此我就断定这个冷秋香的出生日期很可能不太准确。

    “小江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把这个冷秋香的全部信息调出来!”王队长眼中波光一闪,对庄警员又是一声命令。

    很快,冷秋香的全部个人信息便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果然不错,这个冷秋香是在1989年10月1日这一天被这一个冷姓的中年残疾男子领养的,这上面还有居委会的证明勒!”我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有关冷秋香的详细资料,兴奋地叫道。

    “这么说这个冷姓男子,就是他了哦?”陈文娟将目光落在哑巴老头身上,那哑老头居然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我草,难道这句话他又听明白了?

    “王队长,从南洋火葬厂外面拉回来那具尸体验过dna没有?”陈文娟又问。

    “验过了,当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dna跟前不久失踪的那个程欣的dna相似度达到了92%以上,我便以为那就是程欣,这都怪我一时大意了!”王队长很是自责对我们笑笑,然后又道,“看来我得再打电话让程欣的父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安抚了哑老头的情绪之后,王队长又从聋哑人学校找来了一位手语专家,让他进一步弄清楚了哑老头来公安局的目的,同时也让他给哑老头传达了公安局的人已经立案侦察冷秋香失踪之事的信息。

    很快,程欣的父母又来到了公安局。

    王队长将他们请进了一间会客厅里面。

    我借给二人倒茶之机,偷偷地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别说,程欣和冷秋香两人跟他们都还长得有些相象。

    这二人穿着很是得体,年轻大概也就四五十来岁;本来他们应该沐浴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所特有的天伦之乐中,不过他们的神情都很是沮丧,悲伤,我想可能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

    “你好,程先生,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除了程欣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王队长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微笑着递给老程头(程欣的父亲)一支。

    老程接过烟,很是愕然地一怔,半天后才问道,“王队长,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前两天你们见到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你们的女儿!”王队长很是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是我们的欣儿!那太好了!”程欣的母亲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不过,我却注意到,老程却埋着头一直在椅子上猛烈地吸烟。

    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警察,他们提取了我的指纹,鞋印,然后又取了一根头发去做dna鉴定。

    最后,王队长和陈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提了出来,要带我去犯罪现场,也就是花样年华514室。

    走到门口的时候,现场周围早就拉起了警戒线,我看到门上那几个数字,514,心中忽然一凉,哦尼玛,这不是“我要死”的谐音吗,不知是要这个房间的主人去死还是要我去死啊,真tmd是一扇邪门啊!

    “看什么看,进去吧。”陈文娟没好气地说道。

    ri,这婆娘,虽然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能仗色欺人啊,搞得我那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冰冷如斯起来。

    屋内的摆设似乎与我那天见到的完全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多了些警戒线,数字标记符。

    “现在发表一下你的杀人感言吧,说说为什么要杀人碎尸。”陈警官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偏见啊,老是用“你就是杀人犯”的有色眼光来看我。

    “我tmd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情急之下,我忍不住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爆了脏话,差点问候了一下她的老祖宗们。

    “你仔细看看这屋里吧,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住在这个屋里吗,那你找出点她存在的证据出来吧。”王队长说道。

    尼玛,这不是在将老子的军吗,你们都快把这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了,你现在还让老子给你找证据,这不是瞎jb扯蛋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弃一点儿的希望啊。我望了望四周,忽然看到茶几上那个标了个“7”号的白色的陶瓷杯子,兴奋地说道:“看,那个杯子,我倒水用过的,她肯定也拿过那杯子,上面一定有她的指纹。”

    “切,早就提取了,估计顶多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陈文娟不屑地说道。

    哦,尼玛,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又凉了一截。

    我又带着沮丧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卧室走去,当看到那张一米八的大床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了,那天她可是抱着我滚床单来的啊!尼玛,这么重要的细节差点搞忘了,眼睛仔细在床上搜索一下,嘿,这一搜索,发现还真不小啊,居然在印着水果的床单的隐晦一角找到一根长约10来厘米的头发啊,我的头发可都是短发啊,这么长的头发,他们总不可能说是我的吧?

    “快看,长发!”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了出来。

    王队长和陈文娟闻声,走到我身边,王队长戴上白色手套,拿起我手上的头发看了一遍,讶异地问道,“你在哪里发现的?”

    “当然是床上啊。”我大声说道。

    “这就怪了,昨天我明明在床上搜索了不下十来遍,都没有发现这么长的头发,你今天一来怎么就发现了,难道这床昨天晚上还有人睡过?”王队长感到匪夷所思。

    “小陈,昨天我们走后你没有回来过吧?”王队长将目光投向了陈文娟。

    “没有啊,我跟你一起走的啊,难道你怀疑这头发是我的头发啊?”陈文娟尴尬地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掉的头发,你看我的头发都是盘起来的,而且我的头发是乌黑的,这根头发黑中还带着点暗红色的元素啊。”由于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白炽灯早已点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根头发的颜色也是清晰可辩的。

    “小庄,昨天我们走后没有人进来吧?”王队长问他身后的一名警员道。

    “现场都是封了的,没有人能进;而且我们也跟房东说了,让他最近十天都不要进这个屋。”庄警员道。

    “这就怪了!法医,赶紧拿这根头发去做化验。”王队长命令道。

    随后,一个警察,戴上白色套,又取了一个袋子,将那根头发装上,匆匆离去了。

    “队长,你看,那根头发可不可能是这张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陈文娟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标号是“11”的两人合影照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吧,我进这屋的时候就只有那个叫程欣的女人一个人。我来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我赶紧抢白道。

    “这么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当然不是!”我肯定地答道。

    “笑话,一个单身女人,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她的卧室来?”陈文娟对我的回答充满了怀疑与不屑。

    “这就怪了,我们翻看了衣柜,衣柜里都是男士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女士的,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面住呢?这根头发来得可真是蹊跷啊!”王队长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不会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头发放到床上去的吧?”陈文娟紧盯着眼睛问我。

    ri,她的想像力还真是很丰富的。

    “警官,我可是被你们关了一上午了,然后又直接坐你们的车到了这里,你说我上哪儿去弄那么一根女人的头发啊?”妈的,以为我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都问得出来。

    “你还狡辩?!”看来她是理屈词穷,找不到话说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非常无辜地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好。江军同志,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麻烦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此时,王队长说话倒是客气了许多。

    我点点头,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我看,这件案子的确是疑点重重啊,咱们还是根据今天的一些线索,先回去开个案情分析会吧。”王队长对陈文娟说道。

    “王队,我们黄队都说了,让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您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陈文娟恭敬地对王队长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