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血婴

第一百四十二章 血婴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什么声音?”陈文娟抓住我的衣角,惊觉地问道。

    “像——像是野猫子的叫声。”想起在九龙山上见过的那只大黑猫就曾像这样凄惨的哭叫过,我便如此猜测道。

    “又叫了——声音是从哪个地方发出来的?”听着那断断续续的哭叫声,陈文娟更是惊惶地挽住了我的胳膊。

    “不知道啊!”我望了一下四周,到处都是漆黑的一片,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赶紧把这堆土刨开!这山上太凉了,咱们争取早点干完活下山去。”陈文娟可能也把那婴儿的哭泣声当成了猫叫声,因此在那声音停了之后,她又松开我的手,一个劲地催我找树棒来刨泥土。

    “还刨啊?这一大晚上的,听见那叫声多不吉利啊!你忘了俞胖子父子是怎么死的吗?还有大钟那个大粽子是怎么追着咱们不放的?”妈的,最近小倩也常常不在我身边,想起这些怪事老子都感到毛骨悚然,此刻我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啊。

    “你不都说了是野猫子的叫声吗?再说了,咱们前几次不都是有惊无险吗?呵呵,相信我们福大命大,这次就算再遇到什么危险,也一定会躲过去的!”

    听着陈文娟说着这种大言不惭之话,我特么差点没气得口吐鲜血啊!

    话说前几次不是我舍生忘死的护着她,她还能活到现在吗?

    “姑奶奶,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反正这堆土就在这个地方,它又不会跑,咱们明天再来不是一样的吗?”对于陈文娟的坚决与固执,我简直感到痛苦万分啊。

    “都跟你说了破案讲究‘兵贵神速’,既然现在咱们到了这里,为什么还要拖到明天再来办这事呢?万一咱们现在挖出了一具尸体,明天早上王队长不就可以直接带人来验尸了吗?还有,如果那杨老板杀了人,他在今晚就畏罪潜逃了怎么办?”面对我的胆小和质疑,陈文娟又跟我讲了一箩筐的大道理,还好她现在不骂我,不讥讽我了,要不然我肯定转身就下山去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还好杨老板那y的腿脚不是很利索,我们追到“夜宫”门口的时候,恰巧看到他上了一辆出租车。

    于是我们俩也赶紧招了一辆车,不动声色地追了上去。

    一直到了李庄外的北门外,杨老板坐的出租车才停了下来。

    我们远见他下了汽车,跟着也在百米开外的地方走了下来。

    “这家伙难道也是住在李庄的?”远望着杨老板在隐隐夜色下的背影,陈文娟轻声问我道。

    “看情形就是了,或许他还是冯凯派出来的,咱们跟上他,没准还能找到冯凯那厮啊!”

    “恩,有点道理,走,跟上去。”陈文娟将她的手机置于静音后,又轻声对我说道。

    此时,月色已稀。

    大部分人已经停止纳凉,钻进屋里或是看起了电视,或是打起了瞌睡。

    我们跟着杨老板钻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七弯八拐之后,就见他翻进了一堵围墙里面。

    这小李庄可能是因为治安不太好的缘故,大白天的时候我就特别地留意了一下,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家门前都是堆了围墙的,因此见到那杨胖子爬围墙,我也就见惯不惊了;只是令我有些费解的是——这家伙腿脚不是不方便吗,怎么翻起围墙来却是这么利索。

    我正想跟着翻进那围墙去,陈文娟却一把将我拦住了,“先别进去,至少再观察半个小时。”

    “为什么要等那么久?”我小声而疑惑地问了一句。

    “他身上背的是什么东西?”站在一个漆黑的角落里,陈文娟又轻声问我道。

    “不知道啊,好象是一个红色的背包啊。”虽然夜色比较黑,但挂在杨老板侧腰的那个红色东西我们还是隐约看见了。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不知道啊,好象是一个红色的背包啊。”虽然夜色比较黑,但挂在.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我推开陈文娟抓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王队长身边道,“王队长,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他已经没了思想,不是你的好战友了,你千万别难过啊,一定要想开点啊。”

    “其实我早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只是不想伤害他的亡灵啊。”王队长哽咽着对我说道。

    我勒个去,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他居然还在担忧那具行尸走肉!

    还好有那道红线保护,不然此刻我们都会说不出话来的。

    那个大粽子从正门进攻失败后,我感觉他又跳到了那扇小窗户边。一道闪电后,我惊恐地发现,他确实跳到窗户边去了!他首先伸了一个恐怖的脑袋进来,好象感觉没什么情况发生后,他就开始用双手猛烈地推那依然是茅草结构的小窗户,我和王队长都猜测到他肯定是想将窗户弄大,然后从窗户那里飞进来。

    不过,话说,窗户下面也有红线的啊,他能够飞进来么?

    由于胆寒,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桌子边,抄起一根板凳,然后用板凳的前端向那大粽子的脑袋猛烈地捶去。

    王队长则赶紧栓上了房门。

    “大钟,你别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弄成现在这个样。”王队长关上门之后,他也抄起一根板凳来捶大钟的手。

    尽管我们两人都捶得很卖力,但是那大粽子好象根本就不感觉到疼。

    我感觉我特么都快把他脑袋给捶坏了,他却依然努力地抓扯着,撞击着那个小窗户上的茅草。

    渐渐地,窗户口就变大了。

    “卖得儿母陈,赶紧抄凳子过来帮忙啊!”眼看着我和王队长就快没什么力气了,我才想起还有一个免费劳动力没用上啊,于是对着陈文娟一声大叫。

    “来了——我来了——”陈文娟虽然是警察,但她毕竟是女流之辈,见到鲜活的大粽子也吓得不成样子,这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分神之际,那死东西忽然像有了思想一般,他居然用双手夹住了我的凳子,使劲往外面拖,而我特么又不想把我的“武器”白白送给他,我就死死地抱住凳子不松手,就这样,我的脑袋很快就被带到了窗户口。

    “江军,快松手啊!”天空已经有了丝微弱的光亮,王队长显然已经看见我的脑袋就要挨到窗户口了,他慌忙扔掉手中的凳子,猛然抱住我的身子往后面拖。

    陈文娟也跟着上来帮忙。

    就在两人的不懈努力和我松手的情形下,我被他们一下又拖回了屋子中央,然后狠狠地跌到了地上。

    那大粽子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焦躁了,他又猛烈在窗户撕了几下茅草之后,一个大形的洞口很快就形成了,而此时我们三人依然还跌坐在地上。

    “王队长,僵尸要冲进来了,咱们怎么办?”陈文娟抓住我一只手,焦急地问王队长道。

    “不用怕,那窗户下也有那个的——”王队长怕大粽子听见“红线”二字,因此故意没说出来。

    “那——那玩意儿还管用吗?”我颤抖着问。

    也就在此时,那大粽子已经将茅草屋的窗户撕成了一扇小门,然后他又蹦跳着妄想从那里冲进来,结果他的下半身刚跃起的时候,他的身上又“嗤嗤”地冒起了火花,同样又被红线弹了回去。

    “看来,那东西还是管用的嘛。”王队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可怜这个家伙,竟白忙活了一阵啊!

    我们见大粽子冒了火花之后,又倒退了出去,而且这次那怪异的铃声又再次响起了。

    “你们听,这铃铛声又响起来了。”陈文娟颇为惊慌地说道。

    “废话,我的耳朵又不聋。”我不屑地说道,此时心情总算是要好一些了。

    “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铃声也在想,而且着火时,挖窗户时也在响——”王队长道。

    “对啊,是不是有人在摇这铃啊?”我琢磨道。

    “大钟的尸体是没有眼珠子的,然而他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跑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人在控制他?”王队长又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对了!那铃铛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摄魂铃!”还好我从小就看过几部林振英拍的僵尸片,对那玩意儿也算有个认识,因此现在才得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

    “看来的确如此!大钟的尸体应该是在摄魂铃的驱使下来到这里的!如此说来,就是有人控制了他的尸体妄想杀害我们!”王队长分析道。

    “没错,可我们三人这几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什么人会对我们下此手啊?”见那大粽子冲不进来,陈文娟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思路也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肯定是刚才那老和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我们骗出屋去,就是想用那僵尸害我们。”我一口咬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跟他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陈文娟问。

    “未必啊——听他先前的说话声,我感觉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怕我们听出他原来的声音,也就是说,他至少认识我们三人中的某一个人!”王队长沉声而道。

    “可能就是——他虽然说他是天音寺的和尚,可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他那个名号,而且,我们也一直没见到他的脸!”

    正当我们三人还沉浸在短暂的麻痹之中时,我们又听到茅草屋的侧面(侧墙)又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

    擦,难道那个大粽子又准备从那里开始进攻了,那边可没有红线的保护啊!

    我们三人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小倩虽然没有露面,不过她却知道我还看着那只黑色的大藏獒犹豫不决。

    “死东西,叫你麻辣隔壁,老子马上让这只母藏獒把你干虚脱!”我将身后那只用幻术变来的母藏獒往那黑藏獒面前一使唤,那黑东西立马发了情似的l叫起来;如果不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子栓着,我估计它立马就将那只假的母藏獒摁到地上享受起来了。

    见那狗东西上了当,我慌忙拿出七个小铜板,然后念动驱剑诀,提起铜钱剑,一脚就踹开了冯凯关陈文娟的屋子。

    “哟,小白脸,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冯凯先是被我踹门的巨响声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当他看到我拿着一把道具一样的铜剑站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喜笑颜开地叫了起来。

    “孙子,爷爷今天来给你上堂政治课,让你知道怎么做人!”我先将眼前的情形迅速瞄了一番,发现陈文娟只是正被冯凯反绑了双手,放到离我站着的地方只有两米远的单人床上,还没被拔掉衣服的时候,我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哈哈哈,孙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冯凯先将他的金丝眼镜往鼻梁上抬了抬,随后将躺着的陈文娟掀了一把,再拿出一烟,坐在床边悠然地抽了起来。

    卧槽,这y的把老子当透明人了!

    “小心你后面!”正当我有些分神的时候,陈文娟用一双呆滞的眼睛向我斜了我几眼,跟着又是一声大叫。

    当我听得陈文娟的声音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拳头已经向我的面门打来了!

    因为它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次我就没能幸运地躲过去了。

    “你——你——你叫什么叫啊?”我哆嗦着钻到桌子底下,摸着小心肝战战兢兢地问道。

    “尸体——尸体会走路!”半天,才从陈文娟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来,她也着实吓得不轻啊!

    听到她嘴里蹦出这几个字眼,老子简直哭笑不得。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我勒个去,难道她就没见过僵尸?

    “大钟,你究竟是人是鬼?”屋子里又响起了王队长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低沉,但那份从容和淡定,简直让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钟的尸体没有说话,因为僵尸也不会说话!

    伴随着阵阵的铃铛声,它跳得更加欢快了。

    我甚至感觉到他就要跳过那道门槛了。

    这他么的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又想到了我的小伙伴小倩,于是我又取出折扇,非常虔诚地叫道,“小倩啊,我的姑奶奶啊,大美女啊,求你快快显灵,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吧,我今后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如此的说了三四遍,小倩不但没有显灵,我特么还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耳朵。

    “别咬我,别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求放过啊求放过!”

    我以为僵尸大钟跳进屋子来,想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桌子底下拖出来,然后狠狠地咬上我一口,结果那特么却不是大钟的手!

    那只手虽然很是冰凉,却整体纤细,而且食指上还有老茧,很显然是长年摸枪才形成的。

    这应该是陈文娟的手了!

    “江军,你给我出来,出来打僵尸!”

    是陈文娟的声音!

    她说过这句话之后,我就感到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看来真是她在暗夜里揪住了我的耳朵。

    刺奥草,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居然还跟我搞内讧!

    “卖得儿母陈,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我把折扇揣进怀中后,赶紧用双手死死抱住一根桌腿,哭丧着脸对陈文娟哀求道。

    “出来,你这个窝囊废!”

    尽管老子声泪俱下,陈文娟却并不买老子的帐。

    擦,此刻她怎么变得怎么勇猛了呢?话说,就在一分钟前,她不是也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大钟,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真已变成鬼的话,你就去找杀害你那个人报仇,不要在这里缠着我们!”

    暗夜里,王队长的声音依然是出奇的镇定。

    擦,难道王队长还不知道大钟已经变成僵尸了?

    看来这老警察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竟没遇到过这样的大风大浪。

    就在王队长说话的同时,大钟那死鬼忽然蹬地一下跳起,一道闪电之后,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他居然腾空向王队长扑去了。

    我的那个妈妈呀,僵尸要吃人了!

    陈文娟似乎也看到了这惊心骇人的一幕,跟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她居然还蹲到了我的身边!还特么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我以为我们伟大的王队长就要在这惨烈的叫声中英勇牺牲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大钟那死鬼也像先前那老和尚一样,全身忽然冒起了红黄红黄的火花!而且还像被惯力往门外弹了一下。

    霎时,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了的味道就伴随着劲风从门口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直扑到了我的鼻子里面。

    擦,难道他刚才也碰到那条红线了?

    就在那僵尸的下半身还不断闪着火花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铃铛声。

    铃铛声响起之后,那僵尸又蹦跳了起来。

    因为当时他身上还在嗤嗤地冒着火花,所以我在暗夜里也是看得比较清楚。

    看来,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没大钟那死鬼也是惧怕那条红线的!

    事实充分证明了先前那个老太婆是在救我们,而不是害我们啊!

    在心惊胆颤之中,我又将眼前的形势分析了一下:大钟那死鬼碰到那条红线就会冒火,而那条红线又横亘在茅草屋的大门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想进得这个屋子,就必须先迈过那条红线!不过,那条红线却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在冥冥之中保护着我们!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不出那条红线,老子根本就不必怕他!

    “冯凯,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今天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陈文娟刚烈的声音很快从小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听见后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公子,你还在等什么,抓紧时间救陈姑娘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