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惨被打脸

第一百五十五章 惨被打脸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公子,你别无选择!”

    小倩又对我大声叫道。

    “你上次也不是这么忽悠我的吗?关键时刻,你别跟我开这种国际玩笑啊,会出人命的!”我边跑边表示强烈的抗议。

    “哼哼,现在任何法子也救不了你们!”程欣那死家伙在我后面穷追不舍。

    还好这y的最近这一会儿没吐黑气出来,要不然我们哪还有机会跑啊!

    听见后面风声愈紧,我估摸着这y的马上又要捉住我了,情急之下,我咬破手指,往铜钱剑上一抹,再猛然一个回马刺,将剑直接向程欣的心脏捅去。

    只见点点红光之后,程欣忽然站定,用手往她的胸口摸了一把,我居然看到有绿色的液体从她的红色大鬼袍中溢出。

    擦,她终于受伤了啊!

    我正兴奋地想拍下手掌,庆祝一下这侥幸的胜利,哪知那死鬼忽然一个大耳巴刮子往我脸上扇来,疼得老子眼冒金星。

    第三章致命诱惑“想什么呢?“她走了几步,又转身回头,冲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地我问道。

    “哦——没,没想什么。”我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珠子盯着她屋内的摆设乱瞟。被一个穿着吊带的女人邀请进屋,尤其是被一个身材和容貌姣好的女人邀请进屋,这还是老子人生中第一次啊,怎么办呢,进还是不进啊?该不会是这y的整的另一出恶作剧吧?

    我又经不住看了一下四周的摆设,貌似没有摄像头之类的啊,这么说,即使我忍不住冲动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呢?

    “没想什么那就进来吧,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她用戏谑的表情看着我。

    也对,她都不怕,我还担心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她还强睡了我不成?不过,看她的姿色,貌似被她强睡了也还是不错的一件事,只是不知道,她有什么病没有啊,这个是我唯一担心的问题。

    “进来吧,就我一个人住,没有别人,我不会吃了你的;顺便把门关上,我去里屋给你拿身份证。”她再次冲我抛了一个媚眼,那个眼神,直看得我心里酥酥的发麻。

    热啊,叫我关门就不说了,还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还一个劲地给我狂送秋天的菠菜,这究竟是什么节奏呢?难道这包裹里还真是自w神器?难道她见到我了,更喜欢用现实版的,真人感受的?我忍不住浮想联翩。

    于是很自然地跨进了她的屋子,顺便按她的吩咐,关上了房门。

    从那一刻起,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地开始跳个不停。哎哟,今天这包裹,送得真tmd值啊,闻着她屋内散发的淡淡清香,先前的阴霾已经一扫而光了,现在留下的,除了激动,还是鸡动啊。

    因为没有拉开窗帘的缘故,屋内的光线有些暗淡,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的视觉。

    我环视了一下我所站位置的环境,这是一间约莫十七,八平米的屋子,一套三米来长的深黑色的沙发,一个暗红色茶几,一台21英寸的老式电视机,一台一米来高的白色饮水机,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双开门的长岭冰箱。哦,尼玛,一个人,用这么大的冰箱?胃口有点大哦!

    “站着干什么,坐吧。”她从里屋拿出身份证走了出来。看到我有些拘谨,便叫我坐下。

    “不了,还是站着,车子还在下面勒。”尼玛,本来我想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句话。

    “哦——身份证给你。”她微笑着把她的身份证递给我。

    我站在离她一尺的地方,怀着鸡动的心情,接过身份证,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她的家庭住址。

    “你不是这个地方的啊?”我实在是找不到话说了。哎,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就是这样的,遇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就开始变得手慌脚乱,更重要的是,思维十分跳跃啊,天马飞空地都不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

    “恩。南江市的,离江北不远,坐汽车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她完全没有了在电话里的刁蛮劲,语气和态度都是十分的柔和,与我想像中的那个老作怪的丑人,实在是判若两人啊。

    “88年的啊,我86的。”我看了她的出生日期,又忍不住问了这一句,没话找话的疾苦,实在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啊。

    “恩。”她再次点头。

    身份证看完了,她的态度也缓和了,我也再没有刁难她的必要了,于是把包裹夹在腋下,签字单和签字笔交给她,让她签字。

    “你帮我签了吧——”她看着我,不愿拿笔。

    “这个——不行啊,必须要本人签字!”尼玛,跟你还不熟悉,我要是帮你签了,你等几天说这个包裹没收到怎么办?

    “哦,那好吧——”她接过签收单,拿起签字笔,埋头,很不情愿地写了起来。

    这时,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偷窥着她吊带裙里的大好春光,忍不住垂涎三尺。

    哦,尼玛,居然连胸罩也没有带!看着她那隐约微耸的山峰,我忍不住就想把她推倒,再狠狠地捏上一把。不过,我向来就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这种事情,也只有在我的脑海里想想再yy一下罢了。

    “看够了没有。”她猛然抬头,正碰到我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做贼的人竟然被人抓了个现行,真是溴大发了啊。

    “什么哦——我看你签字找对了地方没有。”我赶紧从她手中接过签字单,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她看着我那窘迫尴尬的样子,倒也没有戳穿。

    “签对了吗?”她眨着调皮的眼睛问我,明知故问啊这是。

    看着她那*的眼神,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帮我把包裹打开下,我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好的。”她说。

    太好了!其实她不说,我也想让她这么做的,为毛?因为这样,我又可以在这屋里待上几分钟了,说不定几分钟以后的事情,就完全让人沉醉了啊!

    于是,我二话不说,拿起签字笔就在包裹上的胶带处扎了起来。

    “有刀,要我给你拿吗?”她见我用笔扎胶带,忍不住问道。

    “哦,不用,用这个弄惯了,马上就打开了。”话刚说完,包裹上面的口子就被我打开了。

    “你还真厉害啊。”她笑着看着我。

    “呵呵,习惯了。”我将包裹打开,然后慢慢放到茶几上。

    “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小心翼翼地从包裹里取出那个用泡沫包裹还有些沉重的家伙,问道。

    “绞肉机。”她漫不经心地答道。

    “绞肉机?”我有些纳闷了,取出泡沫一看,果真是一个红色的小型绞肉机。

    “你用这个绞肉?”我有点好奇。

    “是啊,准备装点香肠。”她淡淡地答道。

    哦,尼玛,六月份大热的天气,早上杀的猪下午肉就臭了,她居然说要装香肠,这还是老子第一次听说。

    她看着我一脸错愕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你先坐会儿吧,自己倒杯水喝,大热天的,多喝点水好;我先进去一下。”说完,她拿着身份证又往她的内屋走去。

    看来她还没有赶我走的意思,我拿着那个绞肉机开始沾沾自喜。

    看来还是有机会的啊。

    “啊——救命啊。”

    正当我拿着绞肉机坐在沙发上想入非非的时候,她从里屋里传来了尖叫之声。

    哦,尼玛,这又是什么节奏?

    为了展现一下英雄的真我风采,来不及多想,我直接放下绞肉机,径直冲了进去,没想到刚一冲进屋,就撞到一个软棉棉的东西,定睛一看,哦,我的ladygaga呀,居然与她撞了一个满怀,最重要的是,因为她那山峰有些挺拔,我的胸口竟然直接贴到了她的双峰之上!真的是太刺激,太惊险,太令人回味了。

    “啊——老鼠,老鼠!”她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趁这个当头,我更加仔细地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孔,乌黑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鹅蛋形的脸,眉宇间还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整个人看起来都让人沉醉;不过,唯一有些缺憾的就是,她的脸色十分惨白,让人看了冷然生出一丝寒意。

    我见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生性腼腆的我赶紧转移了视线,眼珠子灰溜溜的往屋内的摆设扫--这间睡屋大概也是10多平米,一架一米八的大床横卧在屋子中间,其次就是一个乳白色的衣柜,一个白色的梳妆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俊男美女的风景照,虽然屋内的灯光有些暗淡,我还是看到那照片上的男人笑得十分灿烂,他搂着的那女人更是笑得如痴如醉,不过看那女的样子,貌似不是眼前的她啊。我当时就有点纳闷了,这y的脑袋有问题吗,摆一张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照片在她的床头,难道那男人是她的弟弟,或是她的哥哥?

    就在我还有些心神不定的时候,那女的猛然用双手抱住了我的小蛮腰。

    面对她这突如其来的夺城攻势,我这个含苞欲放的纯情小c男竟有些不知所措,然后装b一样的看看四周,很傻很天真地问了一句,“老鼠在哪里啊?”

    “在--在那梳妆台下面,好大的一只!”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指那梳妆台。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装模作样地望去,尼玛,哪里有老鼠的影子,分明就是她故意在勾引老子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就算是个傻子,恐怕都已经看出来了吧!

    “到底要不要把她推倒了?——今天包里好像只有几十元钱啊,不知道钱够不够。”正当我独自徘徊犹豫的时候,没想到她竟然抱着我的身子一转,然后直接把我往那席梦思床上一推,本来屋子就比较小,加上门与那床的距离不是过远,面对这突来的惯力,我又没有站稳,直接抱着她仰面倒在了床上。

    “啊,好大一只老鼠,刚才跳到我脚上了!”热啊,她把我压在身下了,居然还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对她的敬仰之情,已经犹如那滔滔江水,绵延而不绝了。

    她的双峰直接贴在了我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的小心肝之上,我顺势将她揽在怀里,一时竟神魂颠倒。不过,话说,人家抱着的女人,感觉都是软软的,棉棉的,暖暖的,但是我抱着的这个女人,怎么是软软的,冷冷的呢?咳,不管那么多了,有美女送上门来了,不吃白不吃啊。

    “啊,老鼠又来了!”她一面尖叫,一面使劲往我身上蹭,热啊,都到这个份上了,她还在那里装,此刻,我对她的敬仰之情更是犹如黄河患难,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她故作惊慌地抱着我的身子,在我身上来回蹭着,隔着那薄薄的睡裙,我只感觉到飘飘欲仙,一个没忍住,老子的节操当即碎了一地,真是太没面子了!那种情形就好像老子刚刚准备参加一场战斗,本来准备痛快淋漓地大战一场,结果刚披枪走上战场,就在云里雾里之间被人缴了枪械,你们说那丢人不丢人啊。

    我下意识地用手一摸,擦,火辣辣的脸上居然流血了。

    原来这死鬼的手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利爪,就是她那狗爪子把我的脸给划破了!

    “你这个贱人,枉我对你一片苦心,你却三番五次地加害于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撕碎,送给我的宝贝孩子当午饭吃!”

    程欣嗷嗷地叫了两声,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我见她面部渐渐变得狰狞,抽出铜钱剑准备直接去削她的脖子,我想我把她脑袋都砍了的话,她肯定也没法动弹了!哪知她双手一挡,再用力一抓,竟将我的铜钱剑抢到了她的手中。

    还好那铜钱剑是会认人的,一到了程欣手里就变成了七个小铜板,要不然我肯定会活生生地被她给劈死。

    “公子,你怎么不按我说的去做啊?真是急死人了!”小倩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的,不过她好象也是爱莫能助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啊,赶紧上我的身跟她打,我快不行了!”我重新念动驱剑诀,将铜钱剑招回到我的手中;然后开始左突右闪,尽量不再跟程欣发生正面冲突,以求小倩尽快上我的身来跟这y的斗个你死我活。

    “不行啊,我身上阴气太重,即使上了你的身,也没法弄出至纯至阳的精气——”

    擦,宰个养尸怎么还这么多规矩啊!看来她比那僵尸还厉害啊!

    “那姑奶奶啊,你说我现在怎么把那玩意儿弄出来啊?难道你脱光了让我看,不过我现在没有一点儿兴趣啊——”

    “哎,没办法了,我只能使出最下流的方法了——你赶紧掏出你那鸟玩意儿,让我在你的屁股上刺上一剑,这样你的精气也能出来!”小倩急急说道。

    “你特么又玩我是吧,你根本就没法拿剑,你怎么用它刺我屁股?”我一听小倩出的这个馊主意,差点没气晕在地。

    尼码,这都是特么的什么破办法啊?有这么玩的吗?

    “公子,我虽然不会驱剑,但是我可以吹风啊,我吹根尖树枝过来帮我,你赶紧把裤子脱了——”

    “擦,你特么还用尖树枝,你这是要玩死老子啊!”听小倩如此一说,我特么是坚决不干啊!这一招下流至极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不知道有没有成效勒,老子可坚决不冒这种风险。

    “哇——哇——”

    正在我跟小倩对白之际,一声婴儿的凄叫声又在这片小山坡上响起。

    先前还在土坑里啃尸体的那个血婴,忽然向我们这个方向爬来。

    此时王队长和胡金刚都还捂着流血的胸口在地上喘着粗气。

    程欣这y的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在我身上,因此暂时将他们放在一边置之不理,后来我才知道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是想让她的小宝贝儿去对付他们啊。

    “不好,这个血婴闻到血腥味上来了,它要开始吃你那两位受伤的朋友了——”小倩发现了险情,立即向我发出了警报。

    “妈的,你开什么玩笑,它不是才吃了一个人吗,它的胃口怎么会有那么大?”为了躲避程欣的追杀,我特么围着那片小树林左躲右闪,简直都快没气说话了。

    “一个算什么,它一天就是吃十个死人都不会嫌饱!还好它只吃流血的人和死人,要不然你现在就得首先去救陈姑娘了——”

    “那有什么法子可以宰它啊?”我又急急问道。

    “也是一样的办法,不过你不用刺它的眉心,只要你那铜钱剑上沾了精血,随便刺上它哪里它都会登时没命的——怎么办公子,你快拿主意啊,究竟是你自己lu还是我帮你弄啊?再犹豫不决的话你那两位朋友就没救了!”

    “我——我——哎,谁特么想出的这个馊主意啊!”听了小倩的话,老子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这是茅山道士们证实了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要想杀你面前这两个东西,就目前的条件来看,你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小倩娓娓而道。

    “妈的,还是老子自己来吧!”眼看形势愈加险恶,权衡再三后,我还是决定自己试试,看看现在能不能把那玩意儿弄出来,不然就救不了王队长他们了。

    也就在这个危机时刻,我忽然听得一声狗叫,再侧头一看,哈,穿制服背冲锋枪的警察上来了,看来这是王队长先前打电话叫的援兵到了啊!

    “有狗来了,这下也好办了,赶紧去弄点狗血在你的剑上,效果也是一样的!”小倩又道。

    “擦,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差点在我的伙伴们面前丢人现眼。”我边跑边埋怨道。

    “刚才不是没狗吗?”小倩很是委屈了回了一句。

    “哼哼,想用黑狗血杀我,你们想得真是太天真了!”程欣大概听到了我和小倩的对话,所以她也不再对我穷追不舍了,而是直接站定,闭眼凝神,并将双手伸于胸前,再慢慢地往上抬起,就像在无形中抓了一个东西往上提一样。

    “不好,她又在提气了!赶紧打乱她的阵法,要不然尸气一出,又要倒下一大片的人了。”小倩率先识破了程欣的伎俩。

    “那我怎样才能打乱她的阵法啊?”

    “刺她的肚心眼,所有的尸气都通过那里汇集最终传送到她嘴里吐出来。”

    “那尸气是不是刚才她吐的那黑气?”

    “当然是啊,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再不动手她就把尸气提上来了!”

    听得小倩这话,我再也不敢犹豫,提起铜钱剑又像程欣刺去,可是这y的穿着一件大红袍,我一时也拿不准她的肚心眼再哪儿,只能气急败坏地对着她的身体中央一阵乱捅。

    “敢坏我的好事!”

    虽然我的铜钱剑未抹上精血,暂时刺不死养尸程欣,不过我拿剑捅她的心门时,她也不能专心提气;因此她将双眼一睁,又一脚向我踹来!

    与此同时,五六个荷枪实弹的特警牵着德国警犬旺财冲到了我们身边。

    “快,散开!”一名特警对我一声大叫,我当即两个箭步,跃到了旺财身边。

    “公子,让他们别开枪!”

    小倩急急叫道。

    “为什么不开枪?赶紧打死她,也省了我的力——”

    我说这话的时候,五六名特警同时举枪将程欣围住。

    而先前那个血婴,竟爬到了胡金刚身边,一口咬住了他还在流血的右腿。

    “你这个死东西,快走开!”胡金刚惊叫着用手去瓣那血婴的脑袋,可是怎么也搬不开;看到他额头大汗淋漓,脸上青筋条条绽出,王队长又拣起地上已经断成几截的树棍对着那血婴的后脑勺一阵猛敲,可是棍子都打断了,那血婴却仍然卖力地啃着胡金刚的右腿。

    见此情景,我又提着铜钱剑冲到那血婴背后一阵猛砍,结果仍然无济于事。

    我草,一条黑色的巨蟒忽然从土堆里抬起了它那高昂的头颅,同时还向我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条件反射性地退后两步,拽起我旁边已经傻眼了的陈文娟,拔腿就跑。

    就在我俩迈动步子的瞬间,一声悲催的惨叫响彻了四野。

    我不由得好奇地一回头,猛然间才发现戴着脚镣的杨红财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他好象是刚刚从小土堆旁边站直了身子准备逃跑,结果就被那巨蟒一口含住了脑袋。

    王队长见状,惊惶中站定,从后腰摸出六四手枪,直接“砰砰砰”就是三枪。

    我见杨红财的手脚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反映,而那巨蟒却忽然抬起了它的头颅。

    擦,它直起了脑袋和前身,居然有两米多高,最可怖的是它竟硬生生地把杨红财的脑袋咬掉了!

    怪不得杨红财没挣扎几下就停止了抵抗,原来他已经在巨蟒的嘴里报销了!

    陈文娟见杨红财的身子直勾勾地倒在了地上,鲜血兀自还从他那已经断掉的颈脖中流出,她一个没忍住,将今天早上喝的稀饭吃的馒头全部吐了出来。

    我若不是看见胡金刚拿着冲锋枪对着那巨蟒疯狂扫射,我特么绝对不会停下脚步来看这惊悚的一幕啊!

    m的,这条巨蟒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啊?

    “快跑啊,我子弹快打完了!”胡金刚对着那巨蟒扫射的时候,他发现我们都停下了步子,惊慌之中他又是一声大叫。

    王队长将整个六四手枪里的子弹都打在了那巨蟒身上,我们也见到了有黑红色的液体从那家伙的身体里流出,可它y的居然不知道疼痛一般。

    草,这家伙是不死战神吗?

    一时之间,我们全都傻了眼。

    那巨蟒将杨红财的整个脑袋吞到肚子里之后,它忽然扭动了几下身子,尾巴像是在土坑里蹭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便翻到了土坑上面,我们这时才惊奇地发现它足有六七米之长,一个成年人的腿部那么大。

    “啊——它来了!”陈文娟见巨蟒向端着冲锋枪的胡金刚率先发动了进攻,顿时双眼圆睁,手指胡金刚站的方向一声大叫。

    王队长见到这个阵势,不顾生死地冲到那个土坑旁边,捡起我刚才因为逃跑而丢在地上的工兵铲,然后照着那巨蟒流血的地方就是一阵猛戳;而胡金刚则直接将冲锋枪往那巨蟒的血盆大口里掷去,同时他又去拣落在地上的另一把工兵铲。

    巨蟒受了两人这般打击,开始拼命地摇头扫尾。

    我见王队长和胡金刚跟巨蟒的厮杀陷入了胶着状态,于是我又拉上陈文娟,一个劲儿地催促道,“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不能跑——你手上拿着的剑是烧火棍吗,赶紧去帮王队长他们!”陈文娟见我又想背信弃义地溜之大吉,气急败坏的她转过身子,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也特么的踹得够狠的,直接将老子踹到了王队长身后;此时的王队长已经被那巨蟒的尾巴扫到了地上,他听得身后风声作响,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看,碰巧见我提着剑朝他这边扑来;于是危机中他大喜过望地叫道,“小江,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快用你的剑刺它的七寸!”

    “什么七寸八寸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七寸是什么东西啊!”我硬着头皮举起铜钱剑朝那巨蟒中间段流血的地方又是几剑猛刺,这下可好,原本还跟胡金刚斗得正酣的巨蟒,忽然停止了对他的进攻,转而将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七寸就是它的心脏,赶紧用你的刺它的心脏啊!”陈文娟在我们身后不远又是一声大叫,这y的没有武器,就捡起地上的泥土,远远地向那巨蟒掷去;虽然她这个行为看起来让人发笑,不过她这个勇气和精神还是可嘉的啊!

    “这——这——这家伙的心脏在那儿啊?”妈的,眼看着这家伙已经向我张开了血盆大口,可我特么的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心脏在哪儿啊!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所有的人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你妹的,这些家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啊!

    眼看着那巨蟒张开大口向我袭来,而我手中的铜钱剑却真像烧火棍一样一无是处,我特么竟一时傻眼,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好在胡金刚那哥们早料到那巨蟒会有这招似的,急中生智的他迅速解开了杨红财尸体上的铁制脚镣,然后奋力向那巨蟒口中掷去。

    就在那巨蟒的血口快要与我的脑袋交汇的瞬间,大铁链子带着迅疾的风声飞了出去,王队长眼疾手快地将我的双腿一拉,我跟着就扑倒在了地上。

    特么的好悬啊,王队长若不给我来上这一招,可能我的脑袋没被那巨蟒给吃掉,却被胡金刚扔出的铁镣给砸没了啊!

    “胡金刚,特么的有你这么玩的吗?”我看着胡金刚,哭着脸对他就是一顿大骂;这小子却并不理会我,挥舞着工兵铲又往那巨蟒面前冲锋。

    这次那巨蟒跟我们改变了战术,它直接就地一个翻滚,就将它庞大的身子滚到了胡金刚面前,然后这家伙用起了它最致命的招式——蛇缠身,直接将胡金刚整个身子用它的身子裹了起来。

    “金刚——”王队长见胡金刚就要罹难,向来很镇定的他也忽然乱了阵脚,举起工兵铲又照着那巨蟒的身子一阵猛拍;眼看那家伙黑血如注,却仍然还将胡金刚死死缠住。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文娟见了这阵势,竟掉着泪捡起胡金刚刚才用的那把工兵铲,跟着王队长一起猛拍那巨蟒的身子。

    此时的胡金刚已经脸色惨白,渐渐地快要窒息;眼看着那巨蟒又朝他的脑袋张开了血盆大口,我才猛然想起胡金刚是为了救我才被巨蟒缠住的,于是懦弱的我又提起铜钱剑,狂跳着朝它的脑袋劈去。

    话说我这一剑倒也是斜刺进了那巨蟒的口中,而且好象还扎在了它的上颚;为了不让它将我的手臂咬断,慌乱之中我竟松掉了握剑的右手;结果那巨蟒痛苦地将嘴一闭,剑身就从它的脑袋上冒了出去。看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自己将手松了,不然现在肯定已经断在它口中了。

    吃了这一剑,那巨蟒的锐气忽然少了许多,惊惧之余,我竟见到它y的慢慢松开了身子;原来我刚才无意中刺出的那一剑,竟穿过它的上颚,刺到了它的脑后脊椎骨上;而这个脊椎骨,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蛇的“三寸”中的一寸;再加上王队长跟陈文娟两人用工兵铲奋力猛戳,竟将那巨蟒的后半截身子活脱脱地给戳断了!

    王队长见那巨蟒的身子软了下去,脑袋也趴到了地上,他迅速冲到它的黑三角形脑袋面前,抡起工兵铲又是一阵猛拍;我和陈文娟则赶紧将奄奄一息的胡金刚从地上扶起来,我更是抱着他的身子大叫道,“金刚大哥啊,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就成你们家的罪人了啊——”

    “我——我死不了——”胡金刚咳嗽了一声,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地上还在流黑血的巨蟒的尸体,劫后余生的他微微对我们笑道,“没事了——王队长呢?”

    “我在这!”王队长丢掉手中的工兵铲,迅速走到我们面前,趴下身子后,他抓住胡金刚的手对兴奋地对我们说道,“太好了,那条蛇终于死了,咱们总算躲过了这一劫!”

    听说那巨蟒死了,我和陈文娟都不自觉地回过头来,果然见到那家伙的脑袋已经被拍扁了;而它断成两截的尸身,也是一动不动地了,看来这家伙还真被王队长送上了西方极乐啊!

    “小江,刚才你那一剑刺得太好了!估计就是你那一剑刺中了他的要害!”王队长拍着我的肩,对我又是一番大加赞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队长,我的功劳也不可没!你要给我们黄队长打电话,让他给我记一功!”陈文娟见王队长口头表扬我,她也不甘示弱。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公子,你别无选!”

    小倩又对我大声叫道。

    “你上次也不是这么忽悠我的吗?关键时刻,你别跟我开这种国际玩笑啊,会出人命的!”我边跑边表示强烈的抗议。

    “哼哼,现在任何法子也救不了你们!”程欣那死家伙在我后面穷追不舍。

    还好这y的最近这一会儿没吐黑气出来,要不然我们哪还有机会跑啊!

    听见后面风声愈紧,我估摸着这y的马上又要捉住我了,情急之下,我咬破手指,往铜钱剑上一抹,再猛然一个回马刺,将剑直接向程欣的心脏捅去。

    只见点点红光之后,程欣忽然站定,用手往她的胸口摸了一把,我居然看到有绿色的液体从她的红色大鬼袍中溢出。

    擦,她终于受伤了啊!

    我正兴奋地想拍下手掌,庆祝一下这侥幸的胜利,哪知那死鬼忽然一个大耳巴刮子往我脸上扇来,疼得老子眼冒金星。

    第三章致命诱惑“想什么呢?“她走了几步,又转身回头,冲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地我问道。

    “哦——没,没想什么。”我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珠子盯着她屋内的摆设乱瞟。被一个穿着吊带的女人邀请进屋,尤其是被一个身材和容貌姣好的女人邀请进屋,这还是老子人生中第一次啊,怎么办呢,进还是不进啊?该不会是这y的整的另一出恶作剧吧?

    我又经不住看了一下四周的摆设,貌似没有摄像头之类的啊,这么说,即使我忍不住冲动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呢?

    “没想什么那就进来吧,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她用戏谑的表情看着我。

    也对,她都不怕,我还担心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她还强睡了我不成?不过,看她的姿色,貌似被她强睡了也还是不错的一件事,只是不知道,她有什么病没有啊,这个是我唯一担心的问题。

    “进来吧,就我一个人住,没有别人,我不会吃了你的;顺便把门关上,我去里屋给你拿身份证。”她再次冲我抛了一个媚眼,那个眼神,直看得我心里酥酥的发麻。

    热啊,叫我关门就不说了,还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还一个劲地给我狂送秋天的菠菜,这究竟是什么节奏呢?难道这包裹里还真是自w神器?难道她见到我了,更喜欢用现实版的,真人感受的?我忍不住浮想联翩。

    于是很自然地跨进了她的屋子,顺便按她的吩咐,关上了房门。

    从那一刻起,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地开始跳个不停。哎哟,今天这包裹,送得真tmd值啊,闻着她屋内散发的淡淡清香,先前的阴霾已经一扫而光了,现在留下的,除了激动,还是鸡动啊。

    因为没有拉开窗帘的缘故,屋内的光线有些暗淡,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的视觉。

    我环视了一下我所站位置的环境,这是一间约莫十七,八平米的屋子,一套三米来长的深黑色的沙发,一个暗红色茶几,一台21英寸的老式电视机,一台一米来高的白色饮水机,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双开门的长岭冰箱。哦,尼玛,一个人,用这么大的冰箱?胃口有点大哦!

    “站着干什么,坐吧。”她从里屋拿出身份证走了出来。看到我有些拘谨,便叫我坐下。

    “不了,还是站着,车子还在下面勒。”尼玛,本来我想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句话。

    “哦——身份证给你。”她微笑着把她的身份证递给我。

    我站在离她一尺的地方,怀着鸡动的心情,接过身份证,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她的家庭住址。

    “你不是这个地方的啊?”我实在是找不到话说了。哎,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就是这样的,遇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就开始变得手慌脚乱,更重要的是,思维十分跳跃啊,天马飞空地都不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

    “恩。南江市的,离江北不远,坐汽车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她完全没有了在电话里的刁蛮劲,语气和态度都是十分的柔和,与我想像中的那个老作怪的丑人,实在是判若两人啊。

    “88年的啊,我86的。”我看了她的出生日期,又忍不住问了这一句,没话找话的疾苦,实在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啊。

    “恩。”她再次点头。

    身份证看完了,她的态度也缓和了,我也再没有刁难她的必要了,于是把包裹夹在腋下,签字单和签字笔交给她,让她签字。

    “你帮我签了吧——”她看着我,不愿拿笔。

    “这个——不行啊,必须要本人签字!”尼玛,跟你还不熟悉,我要是帮你签了,你等几天说这个包裹没收到怎么办?

    “哦,那好吧——”她接过签收单,拿起签字笔,埋头,很不情愿地写了起来。

    这时,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偷窥着她吊带裙里的大好春光,忍不住垂涎三尺。

    哦,尼玛,居然连胸罩也没有带!看着她那隐约微耸的山峰,我忍不住就想把她推倒,再狠狠地捏上一把。不过,我向来就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这种事情,也只有在我的脑海里想想再yy一下罢了。

    “看够了没有。”她猛然抬头,正碰到我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做贼的人竟然被人抓了个现行,真是溴大发了啊。

    “什么哦——我看你签字找对了地方没有。”我赶紧从她手中接过签字单,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她看着我那窘迫尴尬的样子,倒也没有戳穿。

    “签对了吗?”她眨着调皮的眼睛问我,明知故问啊这是。

    看着她那*的眼神,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帮我把包裹打开下,我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好的。”她说。

    太好了!其实她不说,我也想让她这么做的,为毛?因为这样,我又可以在这屋里待上几分钟了,说不定几分钟以后的事情,就完全让人沉醉了啊!

    于是,我二话不说,拿起签字笔就在包裹上的胶带处扎了起来。

    “有刀,要我给你拿吗?”她见我用笔扎胶带,忍不住问道。

    “哦,不用,用这个弄惯了,马上就打开了。”话刚说完,包裹上面的口子就被我打开了。

    “你还真厉害啊。”她笑着看着我。

    “呵呵,习惯了。”我将包裹打开,然后慢慢放到茶几上。

    “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小心翼翼地从包裹里取出那个用泡沫包裹还有些沉重的家伙,问道。

    “绞肉机。”她漫不经心地答道。

    “绞肉机?”我有些纳闷了,取出泡沫一看,果真是一个红色的小型绞肉机。

    “你用这个绞肉?”我有点好奇。

    “是啊,准备装点香肠。”她淡淡地答道。

    哦,尼玛,六月份大热的天气,早上杀的猪下午肉就臭了,她居然说要装香肠,这还是老子第一次听说。

    她看着我一脸错愕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你先坐会儿吧,自己倒杯水喝,大热天的,多喝点水好;我先进去一下。”说完,她拿着身份证又往她的内屋走去。

    看来她还没有赶我走的意思,我拿着那个绞肉机开始沾沾自喜。

    看来还是有机会的啊。

    “啊——救命啊。”

    正当我拿着绞肉机坐在沙发上想入非非的时候,她从里屋里传来了尖叫之声。

    哦,尼玛,这又是什么节奏?

    为了展现一下英雄的真我风采,来不及多想,我直接放下绞肉机,径直冲了进去,没想到刚一冲进屋,就撞到一个软棉棉的东西,定睛一看,哦,我的ladygaga呀,居然与她撞了一个满怀,最重要的是,因为她那山峰有些挺拔,我的胸口竟然直接贴到了她的双峰之上!真的是太刺激,太惊险,太令人回味了。

    “啊——老鼠,老鼠!”她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趁这个当头,我更加仔细地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孔,乌黑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鹅蛋形的脸,眉宇间还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整个人看起来都让人沉醉;不过,唯一有些缺憾的就是,她的脸色十分惨白,让人看了冷然生出一丝寒意。

    我见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生性腼腆的我赶紧转移了视线,眼珠子灰溜溜的往屋内的摆设扫--这间睡屋大概也是10多平米,一架一米八的大床横卧在屋子中间,其次就是一个乳白色的衣柜,一个白色的梳妆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俊男美女的风景照,虽然屋内的灯光有些暗淡,我还是看到那照片上的男人笑得十分灿烂,他搂着的那女人更是笑得如痴如醉,不过看那女的样子,貌似不是眼前的她啊。我当时就有点纳闷了,这y的脑袋有问题吗,摆一张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照片在她的床头,难道那男人是她的弟弟,或是她的哥哥?

    就在我还有些心神不定的时候,那女的猛然用双手抱住了我的小蛮腰。

    面对她这突如其来的夺城攻势,我这个含苞欲放的纯情小c男竟有些不知所措,然后装b一样的看看四周,很傻很天真地问了一句,“老鼠在哪里啊?”

    “在--在那梳妆台下面,好大的一只!”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指那梳妆台。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装模作样地望去,尼玛,哪里有老鼠的影子,分明就是她故意在勾引老子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就算是个傻子,恐怕都已经看出来了吧!

    “到底要不要把她推倒了?——今天包里好像只有几十元钱啊,不知道钱够不够。”正当我独自徘徊犹豫的时候,没想到她竟然抱着我的身子一转,然后直接把我往那席梦思床上一推,本来屋子就比较小,加上门与那床的距离不是过远,面对这突来的惯力,我又没有站稳,直接抱着她仰面倒在了床上。

    “啊,好大一只老鼠,刚才跳到我脚上了!”热啊,她把我压在身下了,居然还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对她的敬仰之情,已经犹如那滔滔江水,绵延而不绝了。

    她的双峰直接贴在了我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的小心肝之上,我顺势将她揽在怀里,一时竟神魂颠倒。不过,话说,人家抱着的女人,感觉都是软软的,棉棉的,暖暖的,但是我抱着的这个女人,怎么是软软的,冷冷的呢?咳,不管那么多了,有美女送上门来了,不吃白不吃啊。

    “啊,老鼠又来了!”她一面尖叫,一面使劲往我身上蹭,热啊,都到这个份上了,她还在那里装,此刻,我对她的敬仰之情更是犹如黄河患难,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她故作惊慌地抱着我的身子,在我身上来回蹭着,隔着那薄薄的睡裙,我只感觉到飘飘欲仙,一个没忍住,老子的节操当即碎了一地,真是太没面子了!那种情形就好像老子刚刚准备参加一场战斗,本来准备痛快淋漓地大战一场,结果刚披枪走上战场,就在云里雾里之间被人缴了枪械,你们说那丢人不丢人啊。

    我下意识地用手一摸,擦,火辣辣的脸上居然流血了。

    原来这死鬼的手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利爪,就是她那狗爪子把我的脸给划破了!

    “你这个贱人,枉我对你一片苦心,你却三番五次地加害于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撕碎,送给我的宝贝孩子当午饭吃!”

    程欣嗷嗷地叫了两声,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我见她面部渐渐变得狰狞,抽出铜钱剑准备直接去削她的脖子,我想我把她脑袋都砍了的话,她肯定也没法动弹了!哪知她双手一挡,再用力一抓,竟将我的铜钱剑抢到了她的手中。

    还好那铜钱剑是会认人的,一到了程欣手里就变成了七个小铜板,要不然我肯定会活生生地被她给劈死。

    “公子,你怎么不按我说的去做啊?真是急死人了!”小倩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的,不过她好象也是爱莫能助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啊,赶紧上我的身跟她打,我快不行了!”我重新念动驱剑诀,将铜钱剑招回到我的手中;然后开始左突右闪,尽量不再跟程欣发生正面冲突,以求小倩尽快上我的身来跟这y的斗个你死我活。

    “不行啊,我身上阴气太重,即使上了你的身,也没法弄出至纯至阳的精气——”

    擦,宰个养尸怎么还这么多规矩啊!看来她比那僵尸还厉害啊!

    “那姑奶奶啊,你说我现在怎么把那玩意儿弄出来啊?难道你脱光了让我看,不过我现在没有一点儿兴趣啊——”

    “哎,没办法了,我只能使出最下流的方法了——你赶紧掏出你那鸟玩意儿,让我在你的屁股上刺上一剑,这样你的精气也能出来!”小倩急急说道。

    “你特么又玩我是吧,你根本就没法拿剑,你怎么用它刺我屁股?”我一听小倩出的这个馊主意,差点没气晕在地。

    尼码,这都是特么的什么破办法啊?有这么玩的吗?

    “公子,我虽然不会驱剑,但是我可以吹风啊,我吹根尖树枝过来帮我,你赶紧把裤子脱了——”

    “擦,你特么还用尖树枝,你这是要玩死老子啊!”听小倩如此一说,我特么是坚决不干啊!这一招下流至极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不知道有没有成效勒,老子可坚决不冒这种风险。

    “哇——哇——”

    正在我跟小倩对白之际,一声婴儿的凄叫声又在这片小山坡上响起。

    先前还在土坑里啃尸体的那个血婴,忽然向我们这个方向爬来。

    此时王队长和胡金刚都还捂着流血的胸口在地上喘着粗气。

    程欣这y的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在我身上,因此暂时将他们放在一边置之不理,后来我才知道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是想让她的小宝贝儿去对付他们啊。

    “不好,这个血婴闻到血腥味上来了,它要开始吃你那两位受伤的朋友了——”小倩发现了险情,立即向我发出了警报。

    “妈的,你开什么玩笑,它不是才吃了一个人吗,它的胃口怎么会有那么大?”为了躲避程欣的追杀,我特么围着那片小树林左躲右闪,简直都快没气说话了。

    “一个算什么,它一天就是吃十个死人都不会嫌饱!还好它只吃流血的人和死人,要不然你现在就得首先去救陈姑娘了——”

    “那有什么法子可以宰它啊?”我又急急问道。

    “也是一样的办法,不过你不用刺它的眉心,只要你那铜钱剑上沾了精血,随便刺上它哪里它都会登时没命的——怎么办公子,你快拿主意啊,究竟是你自己lu还是我帮你弄啊?再犹豫不决的话你那两位朋友就没救了!”

    “我——我——哎,谁特么想出的这个馊主意啊!”听了小倩的话,老子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这是茅山道士们证实了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要想杀你面前这两个东西,就目前的条件来看,你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小倩娓娓而道。

    “妈的,还是老子自己来吧!”眼看形势愈加险恶,权衡再三后,我还是决定自己试试,看看现在能不能把那玩意儿弄出来,不然就救不了王队长他们了。

    也就在这个危机时刻,我忽然听得一声狗叫,再侧头一看,哈,穿制服背冲锋枪的警察上来了,看来这是王队长先前打电话叫的援兵到了啊!

    “有狗来了,这下也好办了,赶紧去弄点狗血在你的剑上,效果也是一样的!”小倩又道。

    “擦,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差点在我的伙伴们面前丢人现眼。”我边跑边埋怨道。

    “刚才不是没狗吗?”小倩很是委屈了回了一句。

    “哼哼,想用黑狗血杀我,你们想得真是太天真了!”程欣大概听到了我和小倩的对话,所以她也不再对我穷追不舍了,而是直接站定,闭眼凝神,并将双手伸于胸前,再慢慢地往上抬起,就像在无形中抓了一个东西往上提一样。

    “不好,她又在提气了!赶紧打乱她的阵法,要不然尸气一出,又要倒下一大片的人了。”小倩率先识破了程欣的伎俩。

    “那我怎样才能打乱她的阵法啊?”

    “刺她的肚心眼,所有的尸气都通过那里汇集最终传送到她嘴里吐出来。”

    “那尸气是不是刚才她吐的那黑气?”

    “当然是啊,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再不动手她就把尸气提上来了!”

    听得小倩这话,我再也不敢犹豫,提起铜钱剑又像程欣刺去,可是这y的穿着一件大红袍,我一时也拿不准她的肚心眼再哪儿,只能气急败坏地对着她的身体中央一阵乱捅。

    “敢坏我的好事!”

    虽然我的铜钱剑未抹上精血,暂时刺不死养尸程欣,不过我拿剑捅她的心门时,她也不能专心提气;因此她将双眼一睁,又一脚向我踹来!

    与此同时,五六个荷枪实弹的特警牵着德国警犬旺财冲到了我们身边。

    “快,散开!”一名特警对我一声大叫,我当即两个箭步,跃到了旺财身边。

    “公子,让他们别开枪!”

    小倩急急叫道。

    “为什么不开枪?赶紧打死她,也省了我的力——”

    我说这话的时候,五六名特警同时举枪将程欣围住。

    而先前那个血婴,竟爬到了胡金刚身边,一口咬住了他还在流血的右腿。

    “你这个死东西,快走开!”胡金刚惊叫着用手去瓣那血婴的脑袋,可是怎么也搬不开;看到他额头大汗淋漓,脸上青筋条条绽出,王队长又拣起地上已经断成几截的树棍对着那血婴的后脑勺一阵猛敲,可是棍子都打断了,那血婴却仍然卖力地啃着胡金刚的右腿。

    见此情景,我又提着铜钱剑冲到那血婴背后一阵猛砍,结果仍然无济于事。

    我草,一条黑色的巨蟒忽然从土堆里抬起了它那高昂的头颅,同时还向我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条件反射性地退后两步,拽起我旁边已经傻眼了的陈文娟,拔腿就跑。

    就在我俩迈动步子的瞬间,一声悲催的惨叫响彻了四野。

    我不由得好奇地一回头,猛然间才发现戴着脚镣的杨红财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他好象是刚刚从小土堆旁边站直了身子准备逃跑,结果就被那巨蟒一口含住了脑袋。

    王队长见状,惊惶中站定,从后腰摸出六四手枪,直接“砰砰砰”就是三枪。

    我见杨红财的手脚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反映,而那巨蟒却忽然抬起了它的头颅。

    擦,它直起了脑袋和前身,居然有两米多高,最可怖的是它竟硬生生地把杨红财的脑袋咬掉了!

    怪不得杨红财没挣扎几下就停止了抵抗,原来他已经在巨蟒的嘴里报销了!

    陈文娟见杨红财的身子直勾勾地倒在了地上,鲜血兀自还从他那已经断掉的颈脖中流出,她一个没忍住,将今天早上喝的稀饭吃的馒头全部吐了出来。

    我若不是看见胡金刚拿着冲锋枪对着那巨蟒疯狂扫射,我特么绝对不会停下脚步来看这惊悚的一幕啊!

    m的,这条巨蟒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啊?

    “快跑啊,我子弹快打完了!”胡金刚对着那巨蟒扫射的时候,他发现我们都停下了步子,惊慌之中他又是一声大叫。

    王队长将整个六四手枪里的子弹都打在了那巨蟒身上,我们也见到了有黑红色的液体从那家伙的身体里流出,可它y的居然不知道疼痛一般。

    草,这家伙是不死战神吗?

    一时之间,我们全都傻了眼。

    那巨蟒将杨红财的整个脑袋吞到肚子里之后,它忽然扭动了几下身子,尾巴像是在土坑里蹭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便翻到了土坑上面,我们这时才惊奇地发现它足有六七米之长,一个成年人的腿部那么大。

    “啊——它来了!”陈文娟见巨蟒向端着冲锋枪的胡金刚率先发动了进攻,顿时双眼圆睁,手指胡金刚站的方向一声大叫。

    王队长见到这个阵势,不顾生死地冲到那个土坑旁边,捡起我刚才因为逃跑而丢在地上的工兵铲,然后照着那巨蟒流血的地方就是一阵猛戳;而胡金刚则直接将冲锋枪往那巨蟒的血盆大口里掷去,同时他又去拣落在地上的另一把工兵铲。

    巨蟒受了两人这般打击,开始拼命地摇头扫尾。

    我见王队长和胡金刚跟巨蟒的厮杀陷入了胶着状态,于是我又拉上陈文娟,一个劲儿地催促道,“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不能跑——你手上拿着的剑是烧火棍吗,赶紧去帮王队长他们!”陈文娟见我又想背信弃义地溜之大吉,气急败坏的她转过身子,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也特么的踹得够狠的,直接将老子踹到了王队长身后;此时的王队长已经被那巨蟒的尾巴扫到了地上,他听得身后风声作响,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看,碰巧见我提着剑朝他这边扑来;于是危机中他大喜过望地叫道,“小江,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快用你的剑刺它的七寸!”

    “什么七寸八寸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七寸是什么东西啊!”我硬着头皮举起铜钱剑朝那巨蟒中间段流血的地方又是几剑猛刺,这下可好,原本还跟胡金刚斗得正酣的巨蟒,忽然停止了对他的进攻,转而将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七寸就是它的心脏,赶紧用你的刺它的心脏啊!”陈文娟在我们身后不远又是一声大叫,这y的没有武器,就捡起地上的泥土,远远地向那巨蟒掷去;虽然她这个行为看起来让人发笑,不过她这个勇气和精神还是可嘉的啊!

    “这——这——这家伙的心脏在那儿啊?”妈的,眼看着这家伙已经向我张开了血盆大口,可我特么的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心脏在哪儿啊!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所有的人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你妹的,这些家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啊!

    眼看着那巨蟒张开大口向我袭来,而我手中的铜钱剑却真像烧火棍一样一无是处,我特么竟一时傻眼,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好在胡金刚那哥们早料到那巨蟒会有这招似的,急中生智的他迅速解开了杨红财尸体上的铁制脚镣,然后奋力向那巨蟒口中掷去。

    就在那巨蟒的血口快要与我的脑袋交汇的瞬间,大铁链子带着迅疾的风声飞了出去,王队长眼疾手快地将我的双腿一拉,我跟着就扑倒在了地上。

    特么的好悬啊,王队长若不给我来上这一招,可能我的脑袋没被那巨蟒给吃掉,却被胡金刚扔出的铁镣给砸没了啊!

    “胡金刚,特么的有你这么玩的吗?”我看着胡金刚,哭着脸对他就是一顿大骂;这小子却并不理会我,挥舞着工兵铲又往那巨蟒面前冲锋。

    这次那巨蟒跟我们改变了战术,它直接就地一个翻滚,就将它庞大的身子滚到了胡金刚面前,然后这家伙用起了它最致命的招式——蛇缠身,直接将胡金刚整个身子用它的身子裹了起来。

    “金刚——”王队长见胡金刚就要罹难,向来很镇定的他也忽然乱了阵脚,举起工兵铲又照着那巨蟒的身子一阵猛拍;眼看那家伙黑血如注,却仍然还将胡金刚死死缠住。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文娟见了这阵势,竟掉着泪捡起胡金刚刚才用的那把工兵铲,跟着王队长一起猛拍那巨蟒的身子。

    此时的胡金刚已经脸色惨白,渐渐地快要窒息;眼看着那巨蟒又朝他的脑袋张开了血盆大口,我才猛然想起胡金刚是为了救我才被巨蟒缠住的,于是懦弱的我又提起铜钱剑,狂跳着朝它的脑袋劈去。

    话说我这一剑倒也是斜刺进了那巨蟒的口中,而且好象还扎在了它的上颚;为了不让它将我的手臂咬断,慌乱之中我竟松掉了握剑的右手;结果那巨蟒痛苦地将嘴一闭,剑身就从它的脑袋上冒了出去。看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自己将手松了,不然现在肯定已经断在它口中了。

    吃了这一剑,那巨蟒的锐气忽然少了许多,惊惧之余,我竟见到它y的慢慢松开了身子;原来我刚才无意中刺出的那一剑,竟穿过它的上颚,刺到了它的脑后脊椎骨上;而这个脊椎骨,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蛇的“三寸”中的一寸;再加上王队长跟陈文娟两人用工兵铲奋力猛戳,竟将那巨蟒的后半截身子活脱脱地给戳断了!

    王队长见那巨蟒的身子软了下去,脑袋也趴到了地上,他迅速冲到它的黑三角形脑袋面前,抡起工兵铲又是一阵猛拍;我和陈文娟则赶紧将奄奄一息的胡金刚从地上扶起来,我更是抱着他的身子大叫道,“金刚大哥啊,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就成你们家的罪人了啊——”

    “我——我死不了——”胡金刚咳嗽了一声,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地上还在流黑血的巨蟒的尸体,劫后余生的他微微对我们笑道,“没事了——王队长呢?”

    “我在这!”王队长丢掉手中的工兵铲,迅速走到我们面前,趴下身子后,他抓住胡金刚的手对兴奋地对我们说道,“太好了,那条蛇终于死了,咱们总算躲过了这一劫!”

    听说那巨蟒死了,我和陈文娟都不自觉地回过头来,果然见到那家伙的脑袋已经被拍扁了;而它断成两截的尸身,也是一动不动地了,看来这家伙还真被王队长送上了西方极乐啊!

    “小江,刚才你那一剑刺得太好了!估计就是你那一剑刺中了他的要害!”王队长拍着我的肩,对我又是一番大加赞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队长,我的功劳也不可没!你要给我们黄队长打电话,让他给我记一功!”陈文娟见王队长口头表扬我,她也不甘示弱。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公子,你别无选择!”

    小倩又对我大声叫道。

    “你上次也不是这么忽悠我的吗?关键时刻,你别跟我开这种国际玩笑啊,会出人命的!”我边跑边表示强烈的抗议。

    “哼哼,现在任何法子也救不了你们!”程欣那死家伙在我后面穷追不舍。

    还好这y的最近这一会儿没吐黑气出来,要不然我们哪还有机会跑啊!

    听见后面风声愈紧,我估摸着这y的马上又要捉住我了,情急之下,我咬破手指,往铜钱剑上一抹,再猛然一个回马刺,将剑直接向程欣的心脏捅去。

    只见点点红光之后,程欣忽然站定,用手往她的胸口摸了一把,我居然看到有绿色的液体从她的红色大鬼袍中溢出。

    擦,她终于受伤了啊!

    我正兴奋地想拍下手掌,庆祝一下这侥幸的胜利,哪知那死鬼忽然一个大耳巴刮子往我脸上扇来,疼得老子眼冒金星。

    第三章致命诱惑“想什么呢?“她走了几步,又转身回头,冲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地我问道。

    “哦——没,没想什么。”我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珠子盯着她屋内的摆设乱瞟。被一个穿着吊带的女人邀请进屋,尤其是被一个身材和容貌姣好的女人邀请进屋,这还是老子人生中第一次啊,怎么办呢,进还是不进啊?该不会是这y的整的另一出恶作剧吧?

    我又经不住看了一下四周的摆设,貌似没有摄像头之类的啊,这么说,即使我忍不住冲动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呢?

    “没想什么那就进来吧,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她用戏谑的表情看着我。

    也对,她都不怕,我还担心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她还强睡了我不成?不过,看她的姿色,貌似被她强睡了也还是不错的一件事,只是不知道,她有什么病没有啊,这个是我唯一担心的问题。

    “进来吧,就我一个人住,没有别人,我不会吃了你的;顺便把门关上,我去里屋给你拿身份证。”她再次冲我抛了一个媚眼,那个眼神,直看得我心里酥酥的发麻。

    热啊,叫我关门就不说了,还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还一个劲地给我狂送秋天的菠菜,这究竟是什么节奏呢?难道这包裹里还真是自w神器?难道她见到我了,更喜欢用现实版的,真人感受的?我忍不住浮想联翩。

    于是很自然地跨进了她的屋子,顺便按她的吩咐,关上了房门。

    从那一刻起,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地开始跳个不停。哎哟,今天这包裹,送得真tmd值啊,闻着她屋内散发的淡淡清香,先前的阴霾已经一扫而光了,现在留下的,除了激动,还是鸡动啊。

    因为没有拉开窗帘的缘故,屋内的光线有些暗淡,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的视觉。

    我环视了一下我所站位置的环境,这是一间约莫十七,八平米的屋子,一套三米来长的深黑色的沙发,一个暗红色茶几,一台21英寸的老式电视机,一台一米来高的白色饮水机,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双开门的长岭冰箱。哦,尼玛,一个人,用这么大的冰箱?胃口有点大哦!

    “站着干什么,坐吧。”她从里屋拿出身份证走了出来。看到我有些拘谨,便叫我坐下。

    “不了,还是站着,车子还在下面勒。”尼玛,本来我想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句话。

    “哦——身份证给你。”她微笑着把她的身份证递给我。

    我站在离她一尺的地方,怀着鸡动的心情,接过身份证,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她的家庭住址。

    “你不是这个地方的啊?”我实在是找不到话说了。哎,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就是这样的,遇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就开始变得手慌脚乱,更重要的是,思维十分跳跃啊,天马飞空地都不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

    “恩。南江市的,离江北不远,坐汽车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她完全没有了在电话里的刁蛮劲,语气和态度都是十分的柔和,与我想像中的那个老作怪的丑人,实在是判若两人啊。

    “88年的啊,我86的。”我看了她的出生日期,又忍不住问了这一句,没话找话的疾苦,实在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啊。

    “恩。”她再次点头。

    身份证看完了,她的态度也缓和了,我也再没有刁难她的必要了,于是把包裹夹在腋下,签字单和签字笔交给她,让她签字。

    “你帮我签了吧——”她看着我,不愿拿笔。

    “这个——不行啊,必须要本人签字!”尼玛,跟你还不熟悉,我要是帮你签了,你等几天说这个包裹没收到怎么办?

    “哦,那好吧——”她接过签收单,拿起签字笔,埋头,很不情愿地写了起来。

    这时,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偷窥着她吊带裙里的大好春光,忍不住垂涎三尺。

    哦,尼玛,居然连胸罩也没有带!看着她那隐约微耸的山峰,我忍不住就想把她推倒,再狠狠地捏上一把。不过,我向来就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这种事情,也只有在我的脑海里想想再yy一下罢了。

    “看够了没有。”她猛然抬头,正碰到我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做贼的人竟然被人抓了个现行,真是溴大发了啊。

    “什么哦——我看你签字找对了地方没有。”我赶紧从她手中接过签字单,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她看着我那窘迫尴尬的样子,倒也没有戳穿。

    “签对了吗?”她眨着调皮的眼睛问我,明知故问啊这是。

    看着她那*的眼神,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帮我把包裹打开下,我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好的。”她说。

    太好了!其实她不说,我也想让她这么做的,为毛?因为这样,我又可以在这屋里待上几分钟了,说不定几分钟以后的事情,就完全让人沉醉了啊!

    于是,我二话不说,拿起签字笔就在包裹上的胶带处扎了起来。

    “有刀,要我给你拿吗?”她见我用笔扎胶带,忍不住问道。

    “哦,不用,用这个弄惯了,马上就打开了。”话刚说完,包裹上面的口子就被我打开了。

    “你还真厉害啊。”她笑着看着我。

    “呵呵,习惯了。”我将包裹打开,然后慢慢放到茶几上。

    “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小心翼翼地从包裹里取出那个用泡沫包裹还有些沉重的家伙,问道。

    “绞肉机。”她漫不经心地答道。

    “绞肉机?”我有些纳闷了,取出泡沫一看,果真是一个红色的小型绞肉机。

    “你用这个绞肉?”我有点好奇。

    “是啊,准备装点香肠。”她淡淡地答道。

    哦,尼玛,六月份大热的天气,早上杀的猪下午肉就臭了,她居然说要装香肠,这还是老子第一次听说。

    她看着我一脸错愕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你先坐会儿吧,自己倒杯水喝,大热天的,多喝点水好;我先进去一下。”说完,她拿着身份证又往她的内屋走去。

    看来她还没有赶我走的意思,我拿着那个绞肉机开始沾沾自喜。

    看来还是有机会的啊。

    “啊——救命啊。”

    正当我拿着绞肉机坐在沙发上想入非非的时候,她从里屋里传来了尖叫之声。

    哦,尼玛,这又是什么节奏?

    为了展现一下英雄的真我风采,来不及多想,我直接放下绞肉机,径直冲了进去,没想到刚一冲进屋,就撞到一个软棉棉的东西,定睛一看,哦,我的ladygaga呀,居然与她撞了一个满怀,最重要的是,因为她那山峰有些挺拔,我的胸口竟然直接贴到了她的双峰之上!真的是太刺激,太惊险,太令人回味了。

    “啊——老鼠,老鼠!”她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趁这个当头,我更加仔细地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孔,乌黑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鹅蛋形的脸,眉宇间还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整个人看起来都让人沉醉;不过,唯一有些缺憾的就是,她的脸色十分惨白,让人看了冷然生出一丝寒意。

    我见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生性腼腆的我赶紧转移了视线,眼珠子灰溜溜的往屋内的摆设扫--这间睡屋大概也是10多平米,一架一米八的大床横卧在屋子中间,其次就是一个乳白色的衣柜,一个白色的梳妆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俊男美女的风景照,虽然屋内的灯光有些暗淡,我还是看到那照片上的男人笑得十分灿烂,他搂着的那女人更是笑得如痴如醉,不过看那女的样子,貌似不是眼前的她啊。我当时就有点纳闷了,这y的脑袋有问题吗,摆一张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照片在她的床头,难道那男人是她的弟弟,或是她的哥哥?

    就在我还有些心神不定的时候,那女的猛然用双手抱住了我的小蛮腰。

    面对她这突如其来的夺城攻势,我这个含苞欲放的纯情小c男竟有些不知所措,然后装b一样的看看四周,很傻很天真地问了一句,“老鼠在哪里啊?”

    “在--在那梳妆台下面,好大的一只!”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指那梳妆台。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装模作样地望去,尼玛,哪里有老鼠的影子,分明就是她故意在勾引老子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就算是个傻子,恐怕都已经看出来了吧!

    “到底要不要把她推倒了?——今天包里好像只有几十元钱啊,不知道钱够不够。”正当我独自徘徊犹豫的时候,没想到她竟然抱着我的身子一转,然后直接把我往那席梦思床上一推,本来屋子就比较小,加上门与那床的距离不是过远,面对这突来的惯力,我又没有站稳,直接抱着她仰面倒在了床上。

    “啊,好大一只老鼠,刚才跳到我脚上了!”热啊,她把我压在身下了,居然还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对她的敬仰之情,已经犹如那滔滔江水,绵延而不绝了。

    她的双峰直接贴在了我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的小心肝之上,我顺势将她揽在怀里,一时竟神魂颠倒。不过,话说,人家抱着的女人,感觉都是软软的,棉棉的,暖暖的,但是我抱着的这个女人,怎么是软软的,冷冷的呢?咳,不管那么多了,有美女送上门来了,不吃白不吃啊。

    “啊,老鼠又来了!”她一面尖叫,一面使劲往我身上蹭,热啊,都到这个份上了,她还在那里装,此刻,我对她的敬仰之情更是犹如黄河患难,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她故作惊慌地抱着我的身子,在我身上来回蹭着,隔着那薄薄的睡裙,我只感觉到飘飘欲仙,一个没忍住,老子的节操当即碎了一地,真是太没面子了!那种情形就好像老子刚刚准备参加一场战斗,本来准备痛快淋漓地大战一场,结果刚披枪走上战场,就在云里雾里之间被人缴了枪械,你们说那丢人不丢人啊。

    我下意识地用手一摸,擦,火辣辣的脸上居然流血了。

    原来这死鬼的手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利爪,就是她那狗爪子把我的脸给划破了!

    “你这个贱人,枉我对你一片苦心,你却三番五次地加害于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撕碎,送给我的宝贝孩子当午饭吃!”

    程欣嗷嗷地叫了两声,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我见她面部渐渐变得狰狞,抽出铜钱剑准备直接去削她的脖子,我想我把她脑袋都砍了的话,她肯定也没法动弹了!哪知她双手一挡,再用力一抓,竟将我的铜钱剑抢到了她的手中。

    还好那铜钱剑是会认人的,一到了程欣手里就变成了七个小铜板,要不然我肯定会活生生地被她给劈死。

    “公子,你怎么不按我说的去做啊?真是急死人了!”小倩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的,不过她好象也是爱莫能助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啊,赶紧上我的身跟她打,我快不行了!”我重新念动驱剑诀,将铜钱剑招回到我的手中;然后开始左突右闪,尽量不再跟程欣发生正面冲突,以求小倩尽快上我的身来跟这y的斗个你死我活。

    “不行啊,我身上阴气太重,即使上了你的身,也没法弄出至纯至阳的精气——”

    擦,宰个养尸怎么还这么多规矩啊!看来她比那僵尸还厉害啊!

    “那姑奶奶啊,你说我现在怎么把那玩意儿弄出来啊?难道你脱光了让我看,不过我现在没有一点儿兴趣啊——”

    “哎,没办法了,我只能使出最下流的方法了——你赶紧掏出你那鸟玩意儿,让我在你的屁股上刺上一剑,这样你的精气也能出来!”小倩急急说道。

    “你特么又玩我是吧,你根本就没法拿剑,你怎么用它刺我屁股?”我一听小倩出的这个馊主意,差点没气晕在地。

    尼码,这都是特么的什么破办法啊?有这么玩的吗?

    “公子,我虽然不会驱剑,但是我可以吹风啊,我吹根尖树枝过来帮我,你赶紧把裤子脱了——”

    “擦,你特么还用尖树枝,你这是要玩死老子啊!”听小倩如此一说,我特么是坚决不干啊!这一招下流至极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不知道有没有成效勒,老子可坚决不冒这种风险。

    “哇——哇——”

    正在我跟小倩对白之际,一声婴儿的凄叫声又在这片小山坡上响起。

    先前还在土坑里啃尸体的那个血婴,忽然向我们这个方向爬来。

    此时王队长和胡金刚都还捂着流血的胸口在地上喘着粗气。

    程欣这y的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在我身上,因此暂时将他们放在一边置之不理,后来我才知道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是想让她的小宝贝儿去对付他们啊。

    “不好,这个血婴闻到血腥味上来了,它要开始吃你那两位受伤的朋友了——”小倩发现了险情,立即向我发出了警报。

    “妈的,你开什么玩笑,它不是才吃了一个人吗,它的胃口怎么会有那么大?”为了躲避程欣的追杀,我特么围着那片小树林左躲右闪,简直都快没气说话了。

    “一个算什么,它一天就是吃十个死人都不会嫌饱!还好它只吃流血的人和死人,要不然你现在就得首先去救陈姑娘了——”

    “那有什么法子可以宰它啊?”我又急急问道。

    “也是一样的办法,不过你不用刺它的眉心,只要你那铜钱剑上沾了精血,随便刺上它哪里它都会登时没命的——怎么办公子,你快拿主意啊,究竟是你自己lu还是我帮你弄啊?再犹豫不决的话你那两位朋友就没救了!”

    “我——我——哎,谁特么想出的这个馊主意啊!”听了小倩的话,老子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这是茅山道士们证实了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要想杀你面前这两个东西,就目前的条件来看,你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小倩娓娓而道。

    “妈的,还是老子自己来吧!”眼看形势愈加险恶,权衡再三后,我还是决定自己试试,看看现在能不能把那玩意儿弄出来,不然就救不了王队长他们了。

    也就在这个危机时刻,我忽然听得一声狗叫,再侧头一看,哈,穿制服背冲锋枪的警察上来了,看来这是王队长先前打电话叫的援兵到了啊!

    “有狗来了,这下也好办了,赶紧去弄点狗血在你的剑上,效果也是一样的!”小倩又道。

    “擦,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差点在我的伙伴们面前丢人现眼。”我边跑边埋怨道。

    “刚才不是没狗吗?”小倩很是委屈了回了一句。

    “哼哼,想用黑狗血杀我,你们想得真是太天真了!”程欣大概听到了我和小倩的对话,所以她也不再对我穷追不舍了,而是直接站定,闭眼凝神,并将双手伸于胸前,再慢慢地往上抬起,就像在无形中抓了一个东西往上提一样。

    “不好,她又在提气了!赶紧打乱她的阵法,要不然尸气一出,又要倒下一大片的人了。”小倩率先识破了程欣的伎俩。

    “那我怎样才能打乱她的阵法啊?”

    “刺她的肚心眼,所有的尸气都通过那里汇集最终传送到她嘴里吐出来。”

    “那尸气是不是刚才她吐的那黑气?”

    “当然是啊,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再不动手她就把尸气提上来了!”

    听得小倩这话,我再也不敢犹豫,提起铜钱剑又像程欣刺去,可是这y的穿着一件大红袍,我一时也拿不准她的肚心眼再哪儿,只能气急败坏地对着她的身体中央一阵乱捅。

    “敢坏我的好事!”

    虽然我的铜钱剑未抹上精血,暂时刺不死养尸程欣,不过我拿剑捅她的心门时,她也不能专心提气;因此她将双眼一睁,又一脚向我踹来!

    与此同时,五六个荷枪实弹的特警牵着德国警犬旺财冲到了我们身边。

    “快,散开!”一名特警对我一声大叫,我当即两个箭步,跃到了旺财身边。

    “公子,让他们别开枪!”

    小倩急急叫道。

    “为什么不开枪?赶紧打死她,也省了我的力——”

    我说这话的时候,五六名特警同时举枪将程欣围住。

    而先前那个血婴,竟爬到了胡金刚身边,一口咬住了他还在流血的右腿。

    “你这个死东西,快走开!”胡金刚惊叫着用手去瓣那血婴的脑袋,可是怎么也搬不开;看到他额头大汗淋漓,脸上青筋条条绽出,王队长又拣起地上已经断成几截的树棍对着那血婴的后脑勺一阵猛敲,可是棍子都打断了,那血婴却仍然卖力地啃着胡金刚的右腿。

    见此情景,我又提着铜钱剑冲到那血婴背后一阵猛砍,结果仍然无济于事。

    我草,一条黑色的巨蟒忽然从土堆里抬起了它那高昂的头颅,同时还向我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条件反射性地退后两步,拽起我旁边已经傻眼了的陈文娟,拔腿就跑。

    就在我俩迈动步子的瞬间,一声悲催的惨叫响彻了四野。

    我不由得好奇地一回头,猛然间才发现戴着脚镣的杨红财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他好象是刚刚从小土堆旁边站直了身子准备逃跑,结果就被那巨蟒一口含住了脑袋。

    王队长见状,惊惶中站定,从后腰摸出六四手枪,直接“砰砰砰”就是三枪。

    我见杨红财的手脚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反映,而那巨蟒却忽然抬起了它的头颅。

    擦,它直起了脑袋和前身,居然有两米多高,最可怖的是它竟硬生生地把杨红财的脑袋咬掉了!

    怪不得杨红财没挣扎几下就停止了抵抗,原来他已经在巨蟒的嘴里报销了!

    陈文娟见杨红财的身子直勾勾地倒在了地上,鲜血兀自还从他那已经断掉的颈脖中流出,她一个没忍住,将今天早上喝的稀饭吃的馒头全部吐了出来。

    我若不是看见胡金刚拿着冲锋枪对着那巨蟒疯狂扫射,我特么绝对不会停下脚步来看这惊悚的一幕啊!

    m的,这条巨蟒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啊?

    “快跑啊,我子弹快打完了!”胡金刚对着那巨蟒扫射的时候,他发现我们都停下了步子,惊慌之中他又是一声大叫。

    王队长将整个六四手枪里的子弹都打在了那巨蟒身上,我们也见到了有黑红色的液体从那家伙的身体里流出,可它y的居然不知道疼痛一般。

    草,这家伙是不死战神吗?

    一时之间,我们全都傻了眼。

    那巨蟒将杨红财的整个脑袋吞到肚子里之后,它忽然扭动了几下身子,尾巴像是在土坑里蹭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便翻到了土坑上面,我们这时才惊奇地发现它足有六七米之长,一个成年人的腿部那么大。

    “啊——它来了!”陈文娟见巨蟒向端着冲锋枪的胡金刚率先发动了进攻,顿时双眼圆睁,手指胡金刚站的方向一声大叫。

    王队长见到这个阵势,不顾生死地冲到那个土坑旁边,捡起我刚才因为逃跑而丢在地上的工兵铲,然后照着那巨蟒流血的地方就是一阵猛戳;而胡金刚则直接将冲锋枪往那巨蟒的血盆大口里掷去,同时他又去拣落在地上的另一把工兵铲。

    巨蟒受了两人这般打击,开始拼命地摇头扫尾。

    我见王队长和胡金刚跟巨蟒的厮杀陷入了胶着状态,于是我又拉上陈文娟,一个劲儿地催促道,“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不能跑——你手上拿着的剑是烧火棍吗,赶紧去帮王队长他们!”陈文娟见我又想背信弃义地溜之大吉,气急败坏的她转过身子,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也特么的踹得够狠的,直接将老子踹到了王队长身后;此时的王队长已经被那巨蟒的尾巴扫到了地上,他听得身后风声作响,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看,碰巧见我提着剑朝他这边扑来;于是危机中他大喜过望地叫道,“小江,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快用你的剑刺它的七寸!”

    “什么七寸八寸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七寸是什么东西啊!”我硬着头皮举起铜钱剑朝那巨蟒中间段流血的地方又是几剑猛刺,这下可好,原本还跟胡金刚斗得正酣的巨蟒,忽然停止了对他的进攻,转而将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七寸就是它的心脏,赶紧用你的刺它的心脏啊!”陈文娟在我们身后不远又是一声大叫,这y的没有武器,就捡起地上的泥土,远远地向那巨蟒掷去;虽然她这个行为看起来让人发笑,不过她这个勇气和精神还是可嘉的啊!

    “这——这——这家伙的心脏在那儿啊?”妈的,眼看着这家伙已经向我张开了血盆大口,可我特么的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心脏在哪儿啊!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所有的人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你妹的,这些家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啊!

    眼看着那巨蟒张开大口向我袭来,而我手中的铜钱剑却真像烧火棍一样一无是处,我特么竟一时傻眼,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好在胡金刚那哥们早料到那巨蟒会有这招似的,急中生智的他迅速解开了杨红财尸体上的铁制脚镣,然后奋力向那巨蟒口中掷去。

    就在那巨蟒的血口快要与我的脑袋交汇的瞬间,大铁链子带着迅疾的风声飞了出去,王队长眼疾手快地将我的双腿一拉,我跟着就扑倒在了地上。

    特么的好悬啊,王队长若不给我来上这一招,可能我的脑袋没被那巨蟒给吃掉,却被胡金刚扔出的铁镣给砸没了啊!

    “胡金刚,特么的有你这么玩的吗?”我看着胡金刚,哭着脸对他就是一顿大骂;这小子却并不理会我,挥舞着工兵铲又往那巨蟒面前冲锋。

    这次那巨蟒跟我们改变了战术,它直接就地一个翻滚,就将它庞大的身子滚到了胡金刚面前,然后这家伙用起了它最致命的招式——蛇缠身,直接将胡金刚整个身子用它的身子裹了起来。

    “金刚——”王队长见胡金刚就要罹难,向来很镇定的他也忽然乱了阵脚,举起工兵铲又照着那巨蟒的身子一阵猛拍;眼看那家伙黑血如注,却仍然还将胡金刚死死缠住。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文娟见了这阵势,竟掉着泪捡起胡金刚刚才用的那把工兵铲,跟着王队长一起猛拍那巨蟒的身子。

    此时的胡金刚已经脸色惨白,渐渐地快要窒息;眼看着那巨蟒又朝他的脑袋张开了血盆大口,我才猛然想起胡金刚是为了救我才被巨蟒缠住的,于是懦弱的我又提起铜钱剑,狂跳着朝它的脑袋劈去。

    话说我这一剑倒也是斜刺进了那巨蟒的口中,而且好象还扎在了它的上颚;为了不让它将我的手臂咬断,慌乱之中我竟松掉了握剑的右手;结果那巨蟒痛苦地将嘴一闭,剑身就从它的脑袋上冒了出去。看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自己将手松了,不然现在肯定已经断在它口中了。

    吃了这一剑,那巨蟒的锐气忽然少了许多,惊惧之余,我竟见到它y的慢慢松开了身子;原来我刚才无意中刺出的那一剑,竟穿过它的上颚,刺到了它的脑后脊椎骨上;而这个脊椎骨,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蛇的“三寸”中的一寸;再加上王队长跟陈文娟两人用工兵铲奋力猛戳,竟将那巨蟒的后半截身子活脱脱地给戳断了!

    王队长见那巨蟒的身子软了下去,脑袋也趴到了地上,他迅速冲到它的黑三角形脑袋面前,抡起工兵铲又是一阵猛拍;我和陈文娟则赶紧将奄奄一息的胡金刚从地上扶起来,我更是抱着他的身子大叫道,“金刚大哥啊,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就成你们家的罪人了啊——”

    “我——我死不了——”胡金刚咳嗽了一声,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地上还在流黑血的巨蟒的尸体,劫后余生的他微微对我们笑道,“没事了——王队长呢?”

    “我在这!”王队长丢掉手中的工兵铲,迅速走到我们面前,趴下身子后,他抓住胡金刚的手对兴奋地对我们说道,“太好了,那条蛇终于死了,咱们总算躲过了这一劫!”

    听说那巨蟒死了,我和陈文娟都不自觉地回过头来,果然见到那家伙的脑袋已经被拍扁了;而它断成两截的尸身,也是一动不动地了,看来这家伙还真被王队长送上了西方极乐啊!

    “小江,刚才你那一剑刺得太好了!估计就是你那一剑刺中了他的要害!”王队长拍着我的肩,对我又是一番大加赞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队长,我的功劳也不可没!你要给我们黄队长打电话,让他给我记一功!”陈文娟见王队长口头表扬我,她也不甘示弱。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公子,你别无选择!”

    小倩又对我大声叫道。

    “你上次也不是这么忽悠我的吗?关键时刻,你别跟我开这种国际玩笑啊,会出人命的!”我边跑边表示强烈的抗议。

    “哼哼,现在任何法子也救不了你们!”程欣那死家伙在我后面穷追不舍。

    还好这y的最近这一会儿没吐黑气出来,要不然我们哪还有机会跑啊!

    听见后面风声愈紧,我估摸着这y的马上又要捉住我了,情急之下,我咬破手指,往铜钱剑上一抹,再猛然一个回马刺,将剑直接向程欣的心脏捅去。

    只见点点红光之后,程欣忽然站定,用手往她的胸口摸了一把,我居然看到有绿色的液体从她的红色大鬼袍中溢出。

    擦,她终于受伤了啊!

    我正兴奋地想拍下手掌,庆祝一下这侥幸的胜利,哪知那死鬼忽然一个大耳巴刮子往我脸上扇来,疼得老子眼冒金星。

    第三章致命诱惑“想什么呢?“她走了几步,又转身回头,冲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地我问道。

    “哦——没,没想什么。”我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珠子盯着她屋内的摆设乱瞟。被一个穿着吊带的女人邀请进屋,尤其是被一个身材和容貌姣好的女人邀请进屋,这还是老子人生中第一次啊,怎么办呢,进还是不进啊?该不会是这y的整的另一出恶作剧吧?

    我又经不住看了一下四周的摆设,貌似没有摄像头之类的啊,这么说,即使我忍不住冲动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呢?

    “没想什么那就进来吧,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她用戏谑的表情看着我。

    也对,她都不怕,我还担心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她还强睡了我不成?不过,看她的姿色,貌似被她强睡了也还是不错的一件事,只是不知道,她有什么病没有啊,这个是我唯一担心的问题。

    “进来吧,就我一个人住,没有别人,我不会吃了你的;顺便把门关上,我去里屋给你拿身份证。”她再次冲我抛了一个媚眼,那个眼神,直看得我心里酥酥的发麻。

    热啊,叫我关门就不说了,还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还一个劲地给我狂送秋天的菠菜,这究竟是什么节奏呢?难道这包裹里还真是自w神器?难道她见到我了,更喜欢用现实版的,真人感受的?我忍不住浮想联翩。

    于是很自然地跨进了她的屋子,顺便按她的吩咐,关上了房门。

    从那一刻起,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地开始跳个不停。哎哟,今天这包裹,送得真tmd值啊,闻着她屋内散发的淡淡清香,先前的阴霾已经一扫而光了,现在留下的,除了激动,还是鸡动啊。

    因为没有拉开窗帘的缘故,屋内的光线有些暗淡,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的视觉。

    我环视了一下我所站位置的环境,这是一间约莫十七,八平米的屋子,一套三米来长的深黑色的沙发,一个暗红色茶几,一台21英寸的老式电视机,一台一米来高的白色饮水机,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双开门的长岭冰箱。哦,尼玛,一个人,用这么大的冰箱?胃口有点大哦!

    “站着干什么,坐吧。”她从里屋拿出身份证走了出来。看到我有些拘谨,便叫我坐下。

    “不了,还是站着,车子还在下面勒。”尼玛,本来我想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句话。

    “哦——身份证给你。”她微笑着把她的身份证递给我。

    我站在离她一尺的地方,怀着鸡动的心情,接过身份证,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她的家庭住址。

    “你不是这个地方的啊?”我实在是找不到话说了。哎,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就是这样的,遇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就开始变得手慌脚乱,更重要的是,思维十分跳跃啊,天马飞空地都不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

    “恩。南江市的,离江北不远,坐汽车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她完全没有了在电话里的刁蛮劲,语气和态度都是十分的柔和,与我想像中的那个老作怪的丑人,实在是判若两人啊。

    “88年的啊,我86的。”我看了她的出生日期,又忍不住问了这一句,没话找话的疾苦,实在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啊。

    “恩。”她再次点头。

    身份证看完了,她的态度也缓和了,我也再没有刁难她的必要了,于是把包裹夹在腋下,签字单和签字笔交给她,让她签字。

    “你帮我签了吧——”她看着我,不愿拿笔。

    “这个——不行啊,必须要本人签字!”尼玛,跟你还不熟悉,我要是帮你签了,你等几天说这个包裹没收到怎么办?

    “哦,那好吧——”她接过签收单,拿起签字笔,埋头,很不情愿地写了起来。

    这时,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偷窥着她吊带裙里的大好春光,忍不住垂涎三尺。

    哦,尼玛,居然连胸罩也没有带!看着她那隐约微耸的山峰,我忍不住就想把她推倒,再狠狠地捏上一把。不过,我向来就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这种事情,也只有在我的脑海里想想再yy一下罢了。

    “看够了没有。”她猛然抬头,正碰到我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做贼的人竟然被人抓了个现行,真是溴大发了啊。

    “什么哦——我看你签字找对了地方没有。”我赶紧从她手中接过签字单,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她看着我那窘迫尴尬的样子,倒也没有戳穿。

    “签对了吗?”她眨着调皮的眼睛问我,明知故问啊这是。

    看着她那*的眼神,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帮我把包裹打开下,我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好的。”她说。

    太好了!其实她不说,我也想让她这么做的,为毛?因为这样,我又可以在这屋里待上几分钟了,说不定几分钟以后的事情,就完全让人沉醉了啊!

    于是,我二话不说,拿起签字笔就在包裹上的胶带处扎了起来。

    “有刀,要我给你拿吗?”她见我用笔扎胶带,忍不住问道。

    “哦,不用,用这个弄惯了,马上就打开了。”话刚说完,包裹上面的口子就被我打开了。

    “你还真厉害啊。”她笑着看着我。

    “呵呵,习惯了。”我将包裹打开,然后慢慢放到茶几上。

    “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小心翼翼地从包裹里取出那个用泡沫包裹还有些沉重的家伙,问道。

    “绞肉机。”她漫不经心地答道。

    “绞肉机?”我有些纳闷了,取出泡沫一看,果真是一个红色的小型绞肉机。

    “你用这个绞肉?”我有点好奇。

    “是啊,准备装点香肠。”她淡淡地答道。

    哦,尼玛,六月份大热的天气,早上杀的猪下午肉就臭了,她居然说要装香肠,这还是老子第一次听说。

    她看着我一脸错愕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你先坐会儿吧,自己倒杯水喝,大热天的,多喝点水好;我先进去一下。”说完,她拿着身份证又往她的内屋走去。

    看来她还没有赶我走的意思,我拿着那个绞肉机开始沾沾自喜。

    看来还是有机会的啊。

    “啊——救命啊。”

    正当我拿着绞肉机坐在沙发上想入非非的时候,她从里屋里传来了尖叫之声。

    哦,尼玛,这又是什么节奏?

    为了展现一下英雄的真我风采,来不及多想,我直接放下绞肉机,径直冲了进去,没想到刚一冲进屋,就撞到一个软棉棉的东西,定睛一看,哦,我的ladygaga呀,居然与她撞了一个满怀,最重要的是,因为她那山峰有些挺拔,我的胸口竟然直接贴到了她的双峰之上!真的是太刺激,太惊险,太令人回味了。

    “啊——老鼠,老鼠!”她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趁这个当头,我更加仔细地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孔,乌黑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鹅蛋形的脸,眉宇间还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整个人看起来都让人沉醉;不过,唯一有些缺憾的就是,她的脸色十分惨白,让人看了冷然生出一丝寒意。

    我见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生性腼腆的我赶紧转移了视线,眼珠子灰溜溜的往屋内的摆设扫--这间睡屋大概也是10多平米,一架一米八的大床横卧在屋子中间,其次就是一个乳白色的衣柜,一个白色的梳妆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俊男美女的风景照,虽然屋内的灯光有些暗淡,我还是看到那照片上的男人笑得十分灿烂,他搂着的那女人更是笑得如痴如醉,不过看那女的样子,貌似不是眼前的她啊。我当时就有点纳闷了,这y的脑袋有问题吗,摆一张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照片在她的床头,难道那男人是她的弟弟,或是她的哥哥?

    就在我还有些心神不定的时候,那女的猛然用双手抱住了我的小蛮腰。

    面对她这突如其来的夺城攻势,我这个含苞欲放的纯情小c男竟有些不知所措,然后装b一样的看看四周,很傻很天真地问了一句,“老鼠在哪里啊?”

    “在--在那梳妆台下面,好大的一只!”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指那梳妆台。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装模作样地望去,尼玛,哪里有老鼠的影子,分明就是她故意在勾引老子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就算是个傻子,恐怕都已经看出来了吧!

    “到底要不要把她推倒了?——今天包里好像只有几十元钱啊,不知道钱够不够。”正当我独自徘徊犹豫的时候,没想到她竟然抱着我的身子一转,然后直接把我往那席梦思床上一推,本来屋子就比较小,加上门与那床的距离不是过远,面对这突来的惯力,我又没有站稳,直接抱着她仰面倒在了床上。

    “啊,好大一只老鼠,刚才跳到我脚上了!”热啊,她把我压在身下了,居然还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对她的敬仰之情,已经犹如那滔滔江水,绵延而不绝了。

    她的双峰直接贴在了我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的小心肝之上,我顺势将她揽在怀里,一时竟神魂颠倒。不过,话说,人家抱着的女人,感觉都是软软的,棉棉的,暖暖的,但是我抱着的这个女人,怎么是软软的,冷冷的呢?咳,不管那么多了,有美女送上门来了,不吃白不吃啊。

    “啊,老鼠又来了!”她一面尖叫,一面使劲往我身上蹭,热啊,都到这个份上了,她还在那里装,此刻,我对她的敬仰之情更是犹如黄河患难,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她故作惊慌地抱着我的身子,在我身上来回蹭着,隔着那薄薄的睡裙,我只感觉到飘飘欲仙,一个没忍住,老子的节操当即碎了一地,真是太没面子了!那种情形就好像老子刚刚准备参加一场战斗,本来准备痛快淋漓地大战一场,结果刚披枪走上战场,就在云里雾里之间被人缴了枪械,你们说那丢人不丢人啊。

    我下意识地用手一摸,擦,火辣辣的脸上居然流血了。

    原来这死鬼的手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利爪,就是她那狗爪子把我的脸给划破了!

    “你这个贱人,枉我对你一片苦心,你却三番五次地加害于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撕碎,送给我的宝贝孩子当午饭吃!”

    程欣嗷嗷地叫了两声,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我见她面部渐渐变得狰狞,抽出铜钱剑准备直接去削她的脖子,我想我把她脑袋都砍了的话,她肯定也没法动弹了!哪知她双手一挡,再用力一抓,竟将我的铜钱剑抢到了她的手中。

    还好那铜钱剑是会认人的,一到了程欣手里就变成了七个小铜板,要不然我肯定会活生生地被她给劈死。

    “公子,你怎么不按我说的去做啊?真是急死人了!”小倩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的,不过她好象也是爱莫能助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啊,赶紧上我的身跟她打,我快不行了!”我重新念动驱剑诀,将铜钱剑招回到我的手中;然后开始左突右闪,尽量不再跟程欣发生正面冲突,以求小倩尽快上我的身来跟这y的斗个你死我活。

    “不行啊,我身上阴气太重,即使上了你的身,也没法弄出至纯至阳的精气——”

    擦,宰个养尸怎么还这么多规矩啊!看来她比那僵尸还厉害啊!

    “那姑奶奶啊,你说我现在怎么把那玩意儿弄出来啊?难道你脱光了让我看,不过我现在没有一点儿兴趣啊——”

    “哎,没办法了,我只能使出最下流的方法了——你赶紧掏出你那鸟玩意儿,让我在你的屁股上刺上一剑,这样你的精气也能出来!”小倩急急说道。

    “你特么又玩我是吧,你根本就没法拿剑,你怎么用它刺我屁股?”我一听小倩出的这个馊主意,差点没气晕在地。

    尼码,这都是特么的什么破办法啊?有这么玩的吗?

    “公子,我虽然不会驱剑,但是我可以吹风啊,我吹根尖树枝过来帮我,你赶紧把裤子脱了——”

    “擦,你特么还用尖树枝,你这是要玩死老子啊!”听小倩如此一说,我特么是坚决不干啊!这一招下流至极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不知道有没有成效勒,老子可坚决不冒这种风险。

    “哇——哇——”

    正在我跟小倩对白之际,一声婴儿的凄叫声又在这片小山坡上响起。

    先前还在土坑里啃尸体的那个血婴,忽然向我们这个方向爬来。

    此时王队长和胡金刚都还捂着流血的胸口在地上喘着粗气。

    程欣这y的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在我身上,因此暂时将他们放在一边置之不理,后来我才知道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是想让她的小宝贝儿去对付他们啊。

    “不好,这个血婴闻到血腥味上来了,它要开始吃你那两位受伤的朋友了——”小倩发现了险情,立即向我发出了警报。

    “妈的,你开什么玩笑,它不是才吃了一个人吗,它的胃口怎么会有那么大?”为了躲避程欣的追杀,我特么围着那片小树林左躲右闪,简直都快没气说话了。

    “一个算什么,它一天就是吃十个死人都不会嫌饱!还好它只吃流血的人和死人,要不然你现在就得首先去救陈姑娘了——”

    “那有什么法子可以宰它啊?”我又急急问道。

    “也是一样的办法,不过你不用刺它的眉心,只要你那铜钱剑上沾了精血,随便刺上它哪里它都会登时没命的——怎么办公子,你快拿主意啊,究竟是你自己lu还是我帮你弄啊?再犹豫不决的话你那两位朋友就没救了!”

    “我——我——哎,谁特么想出的这个馊主意啊!”听了小倩的话,老子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这是茅山道士们证实了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要想杀你面前这两个东西,就目前的条件来看,你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小倩娓娓而道。

    “妈的,还是老子自己来吧!”眼看形势愈加险恶,权衡再三后,我还是决定自己试试,看看现在能不能把那玩意儿弄出来,不然就救不了王队长他们了。

    也就在这个危机时刻,我忽然听得一声狗叫,再侧头一看,哈,穿制服背冲锋枪的警察上来了,看来这是王队长先前打电话叫的援兵到了啊!

    “有狗来了,这下也好办了,赶紧去弄点狗血在你的剑上,效果也是一样的!”小倩又道。

    “擦,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差点在我的伙伴们面前丢人现眼。”我边跑边埋怨道。

    “刚才不是没狗吗?”小倩很是委屈了回了一句。

    “哼哼,想用黑狗血杀我,你们想得真是太天真了!”程欣大概听到了我和小倩的对话,所以她也不再对我穷追不舍了,而是直接站定,闭眼凝神,并将双手伸于胸前,再慢慢地往上抬起,就像在无形中抓了一个东西往上提一样。

    “不好,她又在提气了!赶紧打乱她的阵法,要不然尸气一出,又要倒下一大片的人了。”小倩率先识破了程欣的伎俩。

    “那我怎样才能打乱她的阵法啊?”

    “刺她的肚心眼,所有的尸气都通过那里汇集最终传送到她嘴里吐出来。”

    “那尸气是不是刚才她吐的那黑气?”

    “当然是啊,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再不动手她就把尸气提上来了!”

    听得小倩这话,我再也不敢犹豫,提起铜钱剑又像程欣刺去,可是这y的穿着一件大红袍,我一时也拿不准她的肚心眼再哪儿,只能气急败坏地对着她的身体中央一阵乱捅。

    “敢坏我的好事!”

    虽然我的铜钱剑未抹上精血,暂时刺不死养尸程欣,不过我拿剑捅她的心门时,她也不能专心提气;因此她将双眼一睁,又一脚向我踹来!

    与此同时,五六个荷枪实弹的特警牵着德国警犬旺财冲到了我们身边。

    “快,散开!”一名特警对我一声大叫,我当即两个箭步,跃到了旺财身边。

    “公子,让他们别开枪!”

    小倩急急叫道。

    “为什么不开枪?赶紧打死她,也省了我的力——”

    我说这话的时候,五六名特警同时举枪将程欣围住。

    而先前那个血婴,竟爬到了胡金刚身边,一口咬住了他还在流血的右腿。

    “你这个死东西,快走开!”胡金刚惊叫着用手去瓣那血婴的脑袋,可是怎么也搬不开;看到他额头大汗淋漓,脸上青筋条条绽出,王队长又拣起地上已经断成几截的树棍对着那血婴的后脑勺一阵猛敲,可是棍子都打断了,那血婴却仍然卖力地啃着胡金刚的右腿。

    见此情景,我又提着铜钱剑冲到那血婴背后一阵猛砍,结果仍然无济于事。

    我草,一条黑色的巨蟒忽然从土堆里抬起了它那高昂的头颅,同时还向我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条件反射性地退后两步,拽起我旁边已经傻眼了的陈文娟,拔腿就跑。

    就在我俩迈动步子的瞬间,一声悲催的惨叫响彻了四野。

    我不由得好奇地一回头,猛然间才发现戴着脚镣的杨红财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他好象是刚刚从小土堆旁边站直了身子准备逃跑,结果就被那巨蟒一口含住了脑袋。

    王队长见状,惊惶中站定,从后腰摸出六四手枪,直接“砰砰砰”就是三枪。

    我见杨红财的手脚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反映,而那巨蟒却忽然抬起了它的头颅。

    擦,它直起了脑袋和前身,居然有两米多高,最可怖的是它竟硬生生地把杨红财的脑袋咬掉了!

    怪不得杨红财没挣扎几下就停止了抵抗,原来他已经在巨蟒的嘴里报销了!

    陈文娟见杨红财的身子直勾勾地倒在了地上,鲜血兀自还从他那已经断掉的颈脖中流出,她一个没忍住,将今天早上喝的稀饭吃的馒头全部吐了出来。

    我若不是看见胡金刚拿着冲锋枪对着那巨蟒疯狂扫射,我特么绝对不会停下脚步来看这惊悚的一幕啊!

    m的,这条巨蟒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啊?

    “快跑啊,我子弹快打完了!”胡金刚对着那巨蟒扫射的时候,他发现我们都停下了步子,惊慌之中他又是一声大叫。

    王队长将整个六四手枪里的子弹都打在了那巨蟒身上,我们也见到了有黑红色的液体从那家伙的身体里流出,可它y的居然不知道疼痛一般。

    草,这家伙是不死战神吗?

    一时之间,我们全都傻了眼。

    那巨蟒将杨红财的整个脑袋吞到肚子里之后,它忽然扭动了几下身子,尾巴像是在土坑里蹭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便翻到了土坑上面,我们这时才惊奇地发现它足有六七米之长,一个成年人的腿部那么大。

    “啊——它来了!”陈文娟见巨蟒向端着冲锋枪的胡金刚率先发动了进攻,顿时双眼圆睁,手指胡金刚站的方向一声大叫。

    王队长见到这个阵势,不顾生死地冲到那个土坑旁边,捡起我刚才因为逃跑而丢在地上的工兵铲,然后照着那巨蟒流血的地方就是一阵猛戳;而胡金刚则直接将冲锋枪往那巨蟒的血盆大口里掷去,同时他又去拣落在地上的另一把工兵铲。

    巨蟒受了两人这般打击,开始拼命地摇头扫尾。

    我见王队长和胡金刚跟巨蟒的厮杀陷入了胶着状态,于是我又拉上陈文娟,一个劲儿地催促道,“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不能跑——你手上拿着的剑是烧火棍吗,赶紧去帮王队长他们!”陈文娟见我又想背信弃义地溜之大吉,气急败坏的她转过身子,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也特么的踹得够狠的,直接将老子踹到了王队长身后;此时的王队长已经被那巨蟒的尾巴扫到了地上,他听得身后风声作响,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看,碰巧见我提着剑朝他这边扑来;于是危机中他大喜过望地叫道,“小江,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快用你的剑刺它的七寸!”

    “什么七寸八寸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七寸是什么东西啊!”我硬着头皮举起铜钱剑朝那巨蟒中间段流血的地方又是几剑猛刺,这下可好,原本还跟胡金刚斗得正酣的巨蟒,忽然停止了对他的进攻,转而将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七寸就是它的心脏,赶紧用你的刺它的心脏啊!”陈文娟在我们身后不远又是一声大叫,这y的没有武器,就捡起地上的泥土,远远地向那巨蟒掷去;虽然她这个行为看起来让人发笑,不过她这个勇气和精神还是可嘉的啊!

    “这——这——这家伙的心脏在那儿啊?”妈的,眼看着这家伙已经向我张开了血盆大口,可我特么的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心脏在哪儿啊!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所有的人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你妹的,这些家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啊!

    眼看着那巨蟒张开大口向我袭来,而我手中的铜钱剑却真像烧火棍一样一无是处,我特么竟一时傻眼,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好在胡金刚那哥们早料到那巨蟒会有这招似的,急中生智的他迅速解开了杨红财尸体上的铁制脚镣,然后奋力向那巨蟒口中掷去。

    就在那巨蟒的血口快要与我的脑袋交汇的瞬间,大铁链子带着迅疾的风声飞了出去,王队长眼疾手快地将我的双腿一拉,我跟着就扑倒在了地上。

    特么的好悬啊,王队长若不给我来上这一招,可能我的脑袋没被那巨蟒给吃掉,却被胡金刚扔出的铁镣给砸没了啊!

    “胡金刚,特么的有你这么玩的吗?”我看着胡金刚,哭着脸对他就是一顿大骂;这小子却并不理会我,挥舞着工兵铲又往那巨蟒面前冲锋。

    这次那巨蟒跟我们改变了战术,它直接就地一个翻滚,就将它庞大的身子滚到了胡金刚面前,然后这家伙用起了它最致命的招式——蛇缠身,直接将胡金刚整个身子用它的身子裹了起来。

    “金刚——”王队长见胡金刚就要罹难,向来很镇定的他也忽然乱了阵脚,举起工兵铲又照着那巨蟒的身子一阵猛拍;眼看那家伙黑血如注,却仍然还将胡金刚死死缠住。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文娟见了这阵势,竟掉着泪捡起胡金刚刚才用的那把工兵铲,跟着王队长一起猛拍那巨蟒的身子。

    此时的胡金刚已经脸色惨白,渐渐地快要窒息;眼看着那巨蟒又朝他的脑袋张开了血盆大口,我才猛然想起胡金刚是为了救我才被巨蟒缠住的,于是懦弱的我又提起铜钱剑,狂跳着朝它的脑袋劈去。

    话说我这一剑倒也是斜刺进了那巨蟒的口中,而且好象还扎在了它的上颚;为了不让它将我的手臂咬断,慌乱之中我竟松掉了握剑的右手;结果那巨蟒痛苦地将嘴一闭,剑身就从它的脑袋上冒了出去。看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自己将手松了,不然现在肯定已经断在它口中了。

    吃了这一剑,那巨蟒的锐气忽然少了许多,惊惧之余,我竟见到它y的慢慢松开了身子;原来我刚才无意中刺出的那一剑,竟穿过它的上颚,刺到了它的脑后脊椎骨上;而这个脊椎骨,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蛇的“三寸”中的一寸;再加上王队长跟陈文娟两人用工兵铲奋力猛戳,竟将那巨蟒的后半截身子活脱脱地给戳断了!

    王队长见那巨蟒的身子软了下去,脑袋也趴到了地上,他迅速冲到它的黑三角形脑袋面前,抡起工兵铲又是一阵猛拍;我和陈文娟则赶紧将奄奄一息的胡金刚从地上扶起来,我更是抱着他的身子大叫道,“金刚大哥啊,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就成你们家的罪人了啊——”

    “我——我死不了——”胡金刚咳嗽了一声,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地上还在流黑血的巨蟒的尸体,劫后余生的他微微对我们笑道,“没事了——王队长呢?”

    “我在这!”王队长丢掉手中的工兵铲,迅速走到我们面前,趴下身子后,他抓住胡金刚的手对兴奋地对我们说道,“太好了,那条蛇终于死了,咱们总算躲过了这一劫!”

    听说那巨蟒死了,我和陈文娟都不自觉地回过头来,果然见到那家伙的脑袋已经被拍扁了;而它断成两截的尸身,也是一动不动地了,看来这家伙还真被王队长送上了西方极乐啊!

    “小江,刚才你那一剑刺得太好了!估计就是你那一剑刺中了他的要害!”王队长拍着我的肩,对我又是一番大加赞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队长,我的功劳也不可没!你要给我们黄队长打电话,让他给我记一功!”陈文娟见王队长口头表扬我,她也不甘示弱。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公子,你别无选择!”

    小倩又对我大声叫道。

    “你上次也不是这么忽悠我的吗?关键时刻,你别跟我开这种国际玩笑啊,会出人命的!”我边跑边表示强烈的抗议。

    “哼哼,现在任何法子也救不了你们!”程欣那死家伙在我后面穷追不舍。

    还好这y的最近这一会儿没吐黑气出来,要不然我们哪还有机会跑啊!

    听见后面风声愈紧,我估摸着这y的马上又要捉住我了,情急之下,我咬破手指,往铜钱剑上一抹,再猛然一个回马刺,将剑直接向程欣的心脏捅去。

    只见点点红光之后,程欣忽然站定,用手往她的胸口摸了一把,我居然看到有绿色的液体从她的红色大鬼袍中溢出。

    擦,她终于受伤了啊!

    我正兴奋地想拍下手掌,庆祝一下这侥幸的胜利,哪知那死鬼忽然一个大耳巴刮子往我脸上扇来,疼得老子眼冒金星。

    第三章致命诱惑“想什么呢?“她走了几步,又转身回头,冲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地我问道。

    “哦——没,没想什么。”我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珠子盯着她屋内的摆设乱瞟。被一个穿着吊带的女人邀请进屋,尤其是被一个身材和容貌姣好的女人邀请进屋,这还是老子人生中第一次啊,怎么办呢,进还是不进啊?该不会是这y的整的另一出恶作剧吧?

    我又经不住看了一下四周的摆设,貌似没有摄像头之类的啊,这么说,即使我忍不住冲动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呢?

    “没想什么那就进来吧,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她用戏谑的表情看着我。

    也对,她都不怕,我还担心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她还强睡了我不成?不过,看她的姿色,貌似被她强睡了也还是不错的一件事,只是不知道,她有什么病没有啊,这个是我唯一担心的问题。

    “进来吧,就我一个人住,没有别人,我不会吃了你的;顺便把门关上,我去里屋给你拿身份证。”她再次冲我抛了一个媚眼,那个眼神,直看得我心里酥酥的发麻。

    热啊,叫我关门就不说了,还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还一个劲地给我狂送秋天的菠菜,这究竟是什么节奏呢?难道这包裹里还真是自w神器?难道她见到我了,更喜欢用现实版的,真人感受的?我忍不住浮想联翩。

    于是很自然地跨进了她的屋子,顺便按她的吩咐,关上了房门。

    从那一刻起,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地开始跳个不停。哎哟,今天这包裹,送得真tmd值啊,闻着她屋内散发的淡淡清香,先前的阴霾已经一扫而光了,现在留下的,除了激动,还是鸡动啊。

    因为没有拉开窗帘的缘故,屋内的光线有些暗淡,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的视觉。

    我环视了一下我所站位置的环境,这是一间约莫十七,八平米的屋子,一套三米来长的深黑色的沙发,一个暗红色茶几,一台21英寸的老式电视机,一台一米来高的白色饮水机,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双开门的长岭冰箱。哦,尼玛,一个人,用这么大的冰箱?胃口有点大哦!

    “站着干什么,坐吧。”她从里屋拿出身份证走了出来。看到我有些拘谨,便叫我坐下。

    “不了,还是站着,车子还在下面勒。”尼玛,本来我想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句话。

    “哦——身份证给你。”她微笑着把她的身份证递给我。

    我站在离她一尺的地方,怀着鸡动的心情,接过身份证,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她的家庭住址。

    “你不是这个地方的啊?”我实在是找不到话说了。哎,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就是这样的,遇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就开始变得手慌脚乱,更重要的是,思维十分跳跃啊,天马飞空地都不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

    “恩。南江市的,离江北不远,坐汽车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她完全没有了在电话里的刁蛮劲,语气和态度都是十分的柔和,与我想像中的那个老作怪的丑人,实在是判若两人啊。

    “88年的啊,我86的。”我看了她的出生日期,又忍不住问了这一句,没话找话的疾苦,实在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啊。

    “恩。”她再次点头。

    身份证看完了,她的态度也缓和了,我也再没有刁难她的必要了,于是把包裹夹在腋下,签字单和签字笔交给她,让她签字。

    “你帮我签了吧——”她看着我,不愿拿笔。

    “这个——不行啊,必须要本人签字!”尼玛,跟你还不熟悉,我要是帮你签了,你等几天说这个包裹没收到怎么办?

    “哦,那好吧——”她接过签收单,拿起签字笔,埋头,很不情愿地写了起来。

    这时,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偷窥着她吊带裙里的大好春光,忍不住垂涎三尺。

    哦,尼玛,居然连胸罩也没有带!看着她那隐约微耸的山峰,我忍不住就想把她推倒,再狠狠地捏上一把。不过,我向来就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这种事情,也只有在我的脑海里想想再yy一下罢了。

    “看够了没有。”她猛然抬头,正碰到我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做贼的人竟然被人抓了个现行,真是溴大发了啊。

    “什么哦——我看你签字找对了地方没有。”我赶紧从她手中接过签字单,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她看着我那窘迫尴尬的样子,倒也没有戳穿。

    “签对了吗?”她眨着调皮的眼睛问我,明知故问啊这是。

    看着她那*的眼神,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帮我把包裹打开下,我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好的。”她说。

    太好了!其实她不说,我也想让她这么做的,为毛?因为这样,我又可以在这屋里待上几分钟了,说不定几分钟以后的事情,就完全让人沉醉了啊!

    于是,我二话不说,拿起签字笔就在包裹上的胶带处扎了起来。

    “有刀,要我给你拿吗?”她见我用笔扎胶带,忍不住问道。

    “哦,不用,用这个弄惯了,马上就打开了。”话刚说完,包裹上面的口子就被我打开了。

    “你还真厉害啊。”她笑着看着我。

    “呵呵,习惯了。”我将包裹打开,然后慢慢放到茶几上。

    “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小心翼翼地从包裹里取出那个用泡沫包裹还有些沉重的家伙,问道。

    “绞肉机。”她漫不经心地答道。

    “绞肉机?”我有些纳闷了,取出泡沫一看,果真是一个红色的小型绞肉机。

    “你用这个绞肉?”我有点好奇。

    “是啊,准备装点香肠。”她淡淡地答道。

    哦,尼玛,六月份大热的天气,早上杀的猪下午肉就臭了,她居然说要装香肠,这还是老子第一次听说。

    她看着我一脸错愕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你先坐会儿吧,自己倒杯水喝,大热天的,多喝点水好;我先进去一下。”说完,她拿着身份证又往她的内屋走去。

    看来她还没有赶我走的意思,我拿着那个绞肉机开始沾沾自喜。

    看来还是有机会的啊。

    “啊——救命啊。”

    正当我拿着绞肉机坐在沙发上想入非非的时候,她从里屋里传来了尖叫之声。

    哦,尼玛,这又是什么节奏?

    为了展现一下英雄的真我风采,来不及多想,我直接放下绞肉机,径直冲了进去,没想到刚一冲进屋,就撞到一个软棉棉的东西,定睛一看,哦,我的ladygaga呀,居然与她撞了一个满怀,最重要的是,因为她那山峰有些挺拔,我的胸口竟然直接贴到了她的双峰之上!真的是太刺激,太惊险,太令人回味了。

    “啊——老鼠,老鼠!”她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趁这个当头,我更加仔细地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孔,乌黑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鹅蛋形的脸,眉宇间还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整个人看起来都让人沉醉;不过,唯一有些缺憾的就是,她的脸色十分惨白,让人看了冷然生出一丝寒意。

    我见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生性腼腆的我赶紧转移了视线,眼珠子灰溜溜的往屋内的摆设扫--这间睡屋大概也是10多平米,一架一米八的大床横卧在屋子中间,其次就是一个乳白色的衣柜,一个白色的梳妆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俊男美女的风景照,虽然屋内的灯光有些暗淡,我还是看到那照片上的男人笑得十分灿烂,他搂着的那女人更是笑得如痴如醉,不过看那女的样子,貌似不是眼前的她啊。我当时就有点纳闷了,这y的脑袋有问题吗,摆一张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照片在她的床头,难道那男人是她的弟弟,或是她的哥哥?

    就在我还有些心神不定的时候,那女的猛然用双手抱住了我的小蛮腰。

    面对她这突如其来的夺城攻势,我这个含苞欲放的纯情小c男竟有些不知所措,然后装b一样的看看四周,很傻很天真地问了一句,“老鼠在哪里啊?”

    “在--在那梳妆台下面,好大的一只!”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指那梳妆台。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装模作样地望去,尼玛,哪里有老鼠的影子,分明就是她故意在勾引老子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就算是个傻子,恐怕都已经看出来了吧!

    “到底要不要把她推倒了?——今天包里好像只有几十元钱啊,不知道钱够不够。”正当我独自徘徊犹豫的时候,没想到她竟然抱着我的身子一转,然后直接把我往那席梦思床上一推,本来屋子就比较小,加上门与那床的距离不是过远,面对这突来的惯力,我又没有站稳,直接抱着她仰面倒在了床上。

    “啊,好大一只老鼠,刚才跳到我脚上了!”热啊,她把我压在身下了,居然还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对她的敬仰之情,已经犹如那滔滔江水,绵延而不绝了。

    她的双峰直接贴在了我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的小心肝之上,我顺势将她揽在怀里,一时竟神魂颠倒。不过,话说,人家抱着的女人,感觉都是软软的,棉棉的,暖暖的,但是我抱着的这个女人,怎么是软软的,冷冷的呢?咳,不管那么多了,有美女送上门来了,不吃白不吃啊。

    “啊,老鼠又来了!”她一面尖叫,一面使劲往我身上蹭,热啊,都到这个份上了,她还在那里装,此刻,我对她的敬仰之情更是犹如黄河患难,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她故作惊慌地抱着我的身子,在我身上来回蹭着,隔着那薄薄的睡裙,我只感觉到飘飘欲仙,一个没忍住,老子的节操当即碎了一地,真是太没面子了!那种情形就好像老子刚刚准备参加一场战斗,本来准备痛快淋漓地大战一场,结果刚披枪走上战场,就在云里雾里之间被人缴了枪械,你们说那丢人不丢人啊。

    我下意识地用手一摸,擦,火辣辣的脸上居然流血了。

    原来这死鬼的手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利爪,就是她那狗爪子把我的脸给划破了!

    “你这个贱人,枉我对你一片苦心,你却三番五次地加害于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撕碎,送给我的宝贝孩子当午饭吃!”

    程欣嗷嗷地叫了两声,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我见她面部渐渐变得狰狞,抽出铜钱剑准备直接去削她的脖子,我想我把她脑袋都砍了的话,她肯定也没法动弹了!哪知她双手一挡,再用力一抓,竟将我的铜钱剑抢到了她的手中。

    还好那铜钱剑是会认人的,一到了程欣手里就变成了七个小铜板,要不然我肯定会活生生地被她给劈死。

    “公子,你怎么不按我说的去做啊?真是急死人了!”小倩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的,不过她好象也是爱莫能助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啊,赶紧上我的身跟她打,我快不行了!”我重新念动驱剑诀,将铜钱剑招回到我的手中;然后开始左突右闪,尽量不再跟程欣发生正面冲突,以求小倩尽快上我的身来跟这y的斗个你死我活。

    “不行啊,我身上阴气太重,即使上了你的身,也没法弄出至纯至阳的精气——”

    擦,宰个养尸怎么还这么多规矩啊!看来她比那僵尸还厉害啊!

    “那姑奶奶啊,你说我现在怎么把那玩意儿弄出来啊?难道你脱光了让我看,不过我现在没有一点儿兴趣啊——”

    “哎,没办法了,我只能使出最下流的方法了——你赶紧掏出你那鸟玩意儿,让我在你的屁股上刺上一剑,这样你的精气也能出来!”小倩急急说道。

    “你特么又玩我是吧,你根本就没法拿剑,你怎么用它刺我屁股?”我一听小倩出的这个馊主意,差点没气晕在地。

    尼码,这都是特么的什么破办法啊?有这么玩的吗?

    “公子,我虽然不会驱剑,但是我可以吹风啊,我吹根尖树枝过来帮我,你赶紧把裤子脱了——”

    “擦,你特么还用尖树枝,你这是要玩死老子啊!”听小倩如此一说,我特么是坚决不干啊!这一招下流至极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不知道有没有成效勒,老子可坚决不冒这种风险。

    “哇——哇——”

    正在我跟小倩对白之际,一声婴儿的凄叫声又在这片小山坡上响起。

    先前还在土坑里啃尸体的那个血婴,忽然向我们这个方向爬来。

    此时王队长和胡金刚都还捂着流血的胸口在地上喘着粗气。

    程欣这y的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在我身上,因此暂时将他们放在一边置之不理,后来我才知道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是想让她的小宝贝儿去对付他们啊。

    “不好,这个血婴闻到血腥味上来了,它要开始吃你那两位受伤的朋友了——”小倩发现了险情,立即向我发出了警报。

    “妈的,你开什么玩笑,它不是才吃了一个人吗,它的胃口怎么会有那么大?”为了躲避程欣的追杀,我特么围着那片小树林左躲右闪,简直都快没气说话了。

    “一个算什么,它一天就是吃十个死人都不会嫌饱!还好它只吃流血的人和死人,要不然你现在就得首先去救陈姑娘了——”

    “那有什么法子可以宰它啊?”我又急急问道。

    “也是一样的办法,不过你不用刺它的眉心,只要你那铜钱剑上沾了精血,随便刺上它哪里它都会登时没命的——怎么办公子,你快拿主意啊,究竟是你自己lu还是我帮你弄啊?再犹豫不决的话你那两位朋友就没救了!”

    “我——我——哎,谁特么想出的这个馊主意啊!”听了小倩的话,老子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这是茅山道士们证实了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要想杀你面前这两个东西,就目前的条件来看,你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小倩娓娓而道。

    “妈的,还是老子自己来吧!”眼看形势愈加险恶,权衡再三后,我还是决定自己试试,看看现在能不能把那玩意儿弄出来,不然就救不了王队长他们了。

    也就在这个危机时刻,我忽然听得一声狗叫,再侧头一看,哈,穿制服背冲锋枪的警察上来了,看来这是王队长先前打电话叫的援兵到了啊!

    “有狗来了,这下也好办了,赶紧去弄点狗血在你的剑上,效果也是一样的!”小倩又道。

    “擦,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差点在我的伙伴们面前丢人现眼。”我边跑边埋怨道。

    “刚才不是没狗吗?”小倩很是委屈了回了一句。

    “哼哼,想用黑狗血杀我,你们想得真是太天真了!”程欣大概听到了我和小倩的对话,所以她也不再对我穷追不舍了,而是直接站定,闭眼凝神,并将双手伸于胸前,再慢慢地往上抬起,就像在无形中抓了一个东西往上提一样。

    “不好,她又在提气了!赶紧打乱她的阵法,要不然尸气一出,又要倒下一大片的人了。”小倩率先识破了程欣的伎俩。

    “那我怎样才能打乱她的阵法啊?”

    “刺她的肚心眼,所有的尸气都通过那里汇集最终传送到她嘴里吐出来。”

    “那尸气是不是刚才她吐的那黑气?”

    “当然是啊,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再不动手她就把尸气提上来了!”

    听得小倩这话,我再也不敢犹豫,提起铜钱剑又像程欣刺去,可是这y的穿着一件大红袍,我一时也拿不准她的肚心眼再哪儿,只能气急败坏地对着她的身体中央一阵乱捅。

    “敢坏我的好事!”

    虽然我的铜钱剑未抹上精血,暂时刺不死养尸程欣,不过我拿剑捅她的心门时,她也不能专心提气;因此她将双眼一睁,又一脚向我踹来!

    与此同时,五六个荷枪实弹的特警牵着德国警犬旺财冲到了我们身边。

    “快,散开!”一名特警对我一声大叫,我当即两个箭步,跃到了旺财身边。

    “公子,让他们别开枪!”

    小倩急急叫道。

    “为什么不开枪?赶紧打死她,也省了我的力——”

    我说这话的时候,五六名特警同时举枪将程欣围住。

    而先前那个血婴,竟爬到了胡金刚身边,一口咬住了他还在流血的右腿。

    “你这个死东西,快走开!”胡金刚惊叫着用手去瓣那血婴的脑袋,可是怎么也搬不开;看到他额头大汗淋漓,脸上青筋条条绽出,王队长又拣起地上已经断成几截的树棍对着那血婴的后脑勺一阵猛敲,可是棍子都打断了,那血婴却仍然卖力地啃着胡金刚的右腿。

    见此情景,我又提着铜钱剑冲到那血婴背后一阵猛砍,结果仍然无济于事。

    我草,一条黑色的巨蟒忽然从土堆里抬起了它那高昂的头颅,同时还向我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条件反射性地退后两步,拽起我旁边已经傻眼了的陈文娟,拔腿就跑。

    就在我俩迈动步子的瞬间,一声悲催的惨叫响彻了四野。

    我不由得好奇地一回头,猛然间才发现戴着脚镣的杨红财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他好象是刚刚从小土堆旁边站直了身子准备逃跑,结果就被那巨蟒一口含住了脑袋。

    王队长见状,惊惶中站定,从后腰摸出六四手枪,直接“砰砰砰”就是三枪。

    我见杨红财的手脚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反映,而那巨蟒却忽然抬起了它的头颅。

    擦,它直起了脑袋和前身,居然有两米多高,最可怖的是它竟硬生生地把杨红财的脑袋咬掉了!

    怪不得杨红财没挣扎几下就停止了抵抗,原来他已经在巨蟒的嘴里报销了!

    陈文娟见杨红财的身子直勾勾地倒在了地上,鲜血兀自还从他那已经断掉的颈脖中流出,她一个没忍住,将今天早上喝的稀饭吃的馒头全部吐了出来。

    我若不是看见胡金刚拿着冲锋枪对着那巨蟒疯狂扫射,我特么绝对不会停下脚步来看这惊悚的一幕啊!

    m的,这条巨蟒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啊?

    “快跑啊,我子弹快打完了!”胡金刚对着那巨蟒扫射的时候,他发现我们都停下了步子,惊慌之中他又是一声大叫。

    王队长将整个六四手枪里的子弹都打在了那巨蟒身上,我们也见到了有黑红色的液体从那家伙的身体里流出,可它y的居然不知道疼痛一般。

    草,这家伙是不死战神吗?

    一时之间,我们全都傻了眼。

    那巨蟒将杨红财的整个脑袋吞到肚子里之后,它忽然扭动了几下身子,尾巴像是在土坑里蹭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便翻到了土坑上面,我们这时才惊奇地发现它足有六七米之长,一个成年人的腿部那么大。

    “啊——它来了!”陈文娟见巨蟒向端着冲锋枪的胡金刚率先发动了进攻,顿时双眼圆睁,手指胡金刚站的方向一声大叫。

    王队长见到这个阵势,不顾生死地冲到那个土坑旁边,捡起我刚才因为逃跑而丢在地上的工兵铲,然后照着那巨蟒流血的地方就是一阵猛戳;而胡金刚则直接将冲锋枪往那巨蟒的血盆大口里掷去,同时他又去拣落在地上的另一把工兵铲。

    巨蟒受了两人这般打击,开始拼命地摇头扫尾。

    我见王队长和胡金刚跟巨蟒的厮杀陷入了胶着状态,于是我又拉上陈文娟,一个劲儿地催促道,“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不能跑——你手上拿着的剑是烧火棍吗,赶紧去帮王队长他们!”陈文娟见我又想背信弃义地溜之大吉,气急败坏的她转过身子,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也特么的踹得够狠的,直接将老子踹到了王队长身后;此时的王队长已经被那巨蟒的尾巴扫到了地上,他听得身后风声作响,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看,碰巧见我提着剑朝他这边扑来;于是危机中他大喜过望地叫道,“小江,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快用你的剑刺它的七寸!”

    “什么七寸八寸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七寸是什么东西啊!”我硬着头皮举起铜钱剑朝那巨蟒中间段流血的地方又是几剑猛刺,这下可好,原本还跟胡金刚斗得正酣的巨蟒,忽然停止了对他的进攻,转而将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七寸就是它的心脏,赶紧用你的刺它的心脏啊!”陈文娟在我们身后不远又是一声大叫,这y的没有武器,就捡起地上的泥土,远远地向那巨蟒掷去;虽然她这个行为看起来让人发笑,不过她这个勇气和精神还是可嘉的啊!

    “这——这——这家伙的心脏在那儿啊?”妈的,眼看着这家伙已经向我张开了血盆大口,可我特么的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心脏在哪儿啊!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所有的人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你妹的,这些家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啊!

    眼看着那巨蟒张开大口向我袭来,而我手中的铜钱剑却真像烧火棍一样一无是处,我特么竟一时傻眼,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好在胡金刚那哥们早料到那巨蟒会有这招似的,急中生智的他迅速解开了杨红财尸体上的铁制脚镣,然后奋力向那巨蟒口中掷去。

    就在那巨蟒的血口快要与我的脑袋交汇的瞬间,大铁链子带着迅疾的风声飞了出去,王队长眼疾手快地将我的双腿一拉,我跟着就扑倒在了地上。

    特么的好悬啊,王队长若不给我来上这一招,可能我的脑袋没被那巨蟒给吃掉,却被胡金刚扔出的铁镣给砸没了啊!

    “胡金刚,特么的有你这么玩的吗?”我看着胡金刚,哭着脸对他就是一顿大骂;这小子却并不理会我,挥舞着工兵铲又往那巨蟒面前冲锋。

    这次那巨蟒跟我们改变了战术,它直接就地一个翻滚,就将它庞大的身子滚到了胡金刚面前,然后这家伙用起了它最致命的招式——蛇缠身,直接将胡金刚整个身子用它的身子裹了起来。

    “金刚——”王队长见胡金刚就要罹难,向来很镇定的他也忽然乱了阵脚,举起工兵铲又照着那巨蟒的身子一阵猛拍;眼看那家伙黑血如注,却仍然还将胡金刚死死缠住。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文娟见了这阵势,竟掉着泪捡起胡金刚刚才用的那把工兵铲,跟着王队长一起猛拍那巨蟒的身子。

    此时的胡金刚已经脸色惨白,渐渐地快要窒息;眼看着那巨蟒又朝他的脑袋张开了血盆大口,我才猛然想起胡金刚是为了救我才被巨蟒缠住的,于是懦弱的我又提起铜钱剑,狂跳着朝它的脑袋劈去。

    话说我这一剑倒也是斜刺进了那巨蟒的口中,而且好象还扎在了它的上颚;为了不让它将我的手臂咬断,慌乱之中我竟松掉了握剑的右手;结果那巨蟒痛苦地将嘴一闭,剑身就从它的脑袋上冒了出去。看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自己将手松了,不然现在肯定已经断在它口中了。

    吃了这一剑,那巨蟒的锐气忽然少了许多,惊惧之余,我竟见到它y的慢慢松开了身子;原来我刚才无意中刺出的那一剑,竟穿过它的上颚,刺到了它的脑后脊椎骨上;而这个脊椎骨,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蛇的“三寸”中的一寸;再加上王队长跟陈文娟两人用工兵铲奋力猛戳,竟将那巨蟒的后半截身子活脱脱地给戳断了!

    王队长见那巨蟒的身子软了下去,脑袋也趴到了地上,他迅速冲到它的黑三角形脑袋面前,抡起工兵铲又是一阵猛拍;我和陈文娟则赶紧将奄奄一息的胡金刚从地上扶起来,我更是抱着他的身子大叫道,“金刚大哥啊,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就成你们家的罪人了啊——”

    “我——我死不了——”胡金刚咳嗽了一声,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地上还在流黑血的巨蟒的尸体,劫后余生的他微微对我们笑道,“没事了——王队长呢?”

    “我在这!”王队长丢掉手中的工兵铲,迅速走到我们面前,趴下身子后,他抓住胡金刚的手对兴奋地对我们说道,“太好了,那条蛇终于死了,咱们总算躲过了这一劫!”

    听说那巨蟒死了,我和陈文娟都不自觉地回过头来,果然见到那家伙的脑袋已经被拍扁了;而它断成两截的尸身,也是一动不动地了,看来这家伙还真被王队长送上了西方极乐啊!

    “小江,刚才你那一剑刺得太好了!估计就是你那一剑刺中了他的要害!”王队长拍着我的肩,对我又是一番大加赞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队长,我的功劳也不可没!你要给我们黄队长打电话,让他给我记一功!”陈文娟见王队长口头表扬我,她也不甘示弱。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公子,你别无选择!”

    小倩又对我大声叫道。

    “你上次也不是这么忽悠我的吗?关键时刻,你别跟我开这种国际玩笑啊,会出人命的!”我边跑边表示强烈的抗议。

    “哼哼,现在任何法子也救不了你们!”程欣那死家伙在我后面穷追不舍。

    还好这y的最近这一会儿没吐黑气出来,要不然我们哪还有机会跑啊!

    听见后面风声愈紧,我估摸着这y的马上又要捉住我了,情急之下,我咬破手指,往铜钱剑上一抹,再猛然一个回马刺,将剑直接向程欣的心脏捅去。

    只见点点红光之后,程欣忽然站定,用手往她的胸口摸了一把,我居然看到有绿色的液体从她的红色大鬼袍中溢出。

    擦,她终于受伤了啊!

    我正兴奋地想拍下手掌,庆祝一下这侥幸的胜利,哪知那死鬼忽然一个大耳巴刮子往我脸上扇来,疼得老子眼冒金星。

    第三章致命诱惑“想什么呢?“她走了几步,又转身回头,冲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地我问道。

    “哦——没,没想什么。”我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珠子盯着她屋内的摆设乱瞟。被一个穿着吊带的女人邀请进屋,尤其是被一个身材和容貌姣好的女人邀请进屋,这还是老子人生中第一次啊,怎么办呢,进还是不进啊?该不会是这y的整的另一出恶作剧吧?

    我又经不住看了一下四周的摆设,貌似没有摄像头之类的啊,这么说,即使我忍不住冲动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呢?

    “没想什么那就进来吧,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她用戏谑的表情看着我。

    也对,她都不怕,我还担心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她还强睡了我不成?不过,看她的姿色,貌似被她强睡了也还是不错的一件事,只是不知道,她有什么病没有啊,这个是我唯一担心的问题。

    “进来吧,就我一个人住,没有别人,我不会吃了你的;顺便把门关上,我去里屋给你拿身份证。”她再次冲我抛了一个媚眼,那个眼神,直看得我心里酥酥的发麻。

    热啊,叫我关门就不说了,还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还一个劲地给我狂送秋天的菠菜,这究竟是什么节奏呢?难道这包裹里还真是自w神器?难道她见到我了,更喜欢用现实版的,真人感受的?我忍不住浮想联翩。

    于是很自然地跨进了她的屋子,顺便按她的吩咐,关上了房门。

    从那一刻起,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地开始跳个不停。哎哟,今天这包裹,送得真tmd值啊,闻着她屋内散发的淡淡清香,先前的阴霾已经一扫而光了,现在留下的,除了激动,还是鸡动啊。

    因为没有拉开窗帘的缘故,屋内的光线有些暗淡,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的视觉。

    我环视了一下我所站位置的环境,这是一间约莫十七,八平米的屋子,一套三米来长的深黑色的沙发,一个暗红色茶几,一台21英寸的老式电视机,一台一米来高的白色饮水机,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双开门的长岭冰箱。哦,尼玛,一个人,用这么大的冰箱?胃口有点大哦!

    “站着干什么,坐吧。”她从里屋拿出身份证走了出来。看到我有些拘谨,便叫我坐下。

    “不了,还是站着,车子还在下面勒。”尼玛,本来我想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句话。

    “哦——身份证给你。”她微笑着把她的身份证递给我。

    我站在离她一尺的地方,怀着鸡动的心情,接过身份证,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她的家庭住址。

    “你不是这个地方的啊?”我实在是找不到话说了。哎,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就是这样的,遇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就开始变得手慌脚乱,更重要的是,思维十分跳跃啊,天马飞空地都不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

    “恩。南江市的,离江北不远,坐汽车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她完全没有了在电话里的刁蛮劲,语气和态度都是十分的柔和,与我想像中的那个老作怪的丑人,实在是判若两人啊。

    “88年的啊,我86的。”我看了她的出生日期,又忍不住问了这一句,没话找话的疾苦,实在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啊。

    “恩。”她再次点头。

    身份证看完了,她的态度也缓和了,我也再没有刁难她的必要了,于是把包裹夹在腋下,签字单和签字笔交给她,让她签字。

    “你帮我签了吧——”她看着我,不愿拿笔。

    “这个——不行啊,必须要本人签字!”尼玛,跟你还不熟悉,我要是帮你签了,你等几天说这个包裹没收到怎么办?

    “哦,那好吧——”她接过签收单,拿起签字笔,埋头,很不情愿地写了起来。

    这时,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偷窥着她吊带裙里的大好春光,忍不住垂涎三尺。

    哦,尼玛,居然连胸罩也没有带!看着她那隐约微耸的山峰,我忍不住就想把她推倒,再狠狠地捏上一把。不过,我向来就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这种事情,也只有在我的脑海里想想再yy一下罢了。

    “看够了没有。”她猛然抬头,正碰到我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做贼的人竟然被人抓了个现行,真是溴大发了啊。

    “什么哦——我看你签字找对了地方没有。”我赶紧从她手中接过签字单,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她看着我那窘迫尴尬的样子,倒也没有戳穿。

    “签对了吗?”她眨着调皮的眼睛问我,明知故问啊这是。

    看着她那*的眼神,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帮我把包裹打开下,我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好的。”她说。

    太好了!其实她不说,我也想让她这么做的,为毛?因为这样,我又可以在这屋里待上几分钟了,说不定几分钟以后的事情,就完全让人沉醉了啊!

    于是,我二话不说,拿起签字笔就在包裹上的胶带处扎了起来。

    “有刀,要我给你拿吗?”她见我用笔扎胶带,忍不住问道。

    “哦,不用,用这个弄惯了,马上就打开了。”话刚说完,包裹上面的口子就被我打开了。

    “你还真厉害啊。”她笑着看着我。

    “呵呵,习惯了。”我将包裹打开,然后慢慢放到茶几上。

    “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小心翼翼地从包裹里取出那个用泡沫包裹还有些沉重的家伙,问道。

    “绞肉机。”她漫不经心地答道。

    “绞肉机?”我有些纳闷了,取出泡沫一看,果真是一个红色的小型绞肉机。

    “你用这个绞肉?”我有点好奇。

    “是啊,准备装点香肠。”她淡淡地答道。

    哦,尼玛,六月份大热的天气,早上杀的猪下午肉就臭了,她居然说要装香肠,这还是老子第一次听说。

    她看着我一脸错愕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你先坐会儿吧,自己倒杯水喝,大热天的,多喝点水好;我先进去一下。”说完,她拿着身份证又往她的内屋走去。

    看来她还没有赶我走的意思,我拿着那个绞肉机开始沾沾自喜。

    看来还是有机会的啊。

    “啊——救命啊。”

    正当我拿着绞肉机坐在沙发上想入非非的时候,她从里屋里传来了尖叫之声。

    哦,尼玛,这又是什么节奏?

    为了展现一下英雄的真我风采,来不及多想,我直接放下绞肉机,径直冲了进去,没想到刚一冲进屋,就撞到一个软棉棉的东西,定睛一看,哦,我的ladygaga呀,居然与她撞了一个满怀,最重要的是,因为她那山峰有些挺拔,我的胸口竟然直接贴到了她的双峰之上!真的是太刺激,太惊险,太令人回味了。

    “啊——老鼠,老鼠!”她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趁这个当头,我更加仔细地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孔,乌黑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鹅蛋形的脸,眉宇间还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整个人看起来都让人沉醉;不过,唯一有些缺憾的就是,她的脸色十分惨白,让人看了冷然生出一丝寒意。

    我见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生性腼腆的我赶紧转移了视线,眼珠子灰溜溜的往屋内的摆设扫--这间睡屋大概也是10多平米,一架一米八的大床横卧在屋子中间,其次就是一个乳白色的衣柜,一个白色的梳妆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俊男美女的风景照,虽然屋内的灯光有些暗淡,我还是看到那照片上的男人笑得十分灿烂,他搂着的那女人更是笑得如痴如醉,不过看那女的样子,貌似不是眼前的她啊。我当时就有点纳闷了,这y的脑袋有问题吗,摆一张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照片在她的床头,难道那男人是她的弟弟,或是她的哥哥?

    就在我还有些心神不定的时候,那女的猛然用双手抱住了我的小蛮腰。

    面对她这突如其来的夺城攻势,我这个含苞欲放的纯情小c男竟有些不知所措,然后装b一样的看看四周,很傻很天真地问了一句,“老鼠在哪里啊?”

    “在--在那梳妆台下面,好大的一只!”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指那梳妆台。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装模作样地望去,尼玛,哪里有老鼠的影子,分明就是她故意在勾引老子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就算是个傻子,恐怕都已经看出来了吧!

    “到底要不要把她推倒了?——今天包里好像只有几十元钱啊,不知道钱够不够。”正当我独自徘徊犹豫的时候,没想到她竟然抱着我的身子一转,然后直接把我往那席梦思床上一推,本来屋子就比较小,加上门与那床的距离不是过远,面对这突来的惯力,我又没有站稳,直接抱着她仰面倒在了床上。

    “啊,好大一只老鼠,刚才跳到我脚上了!”热啊,她把我压在身下了,居然还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对她的敬仰之情,已经犹如那滔滔江水,绵延而不绝了。

    她的双峰直接贴在了我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的小心肝之上,我顺势将她揽在怀里,一时竟神魂颠倒。不过,话说,人家抱着的女人,感觉都是软软的,棉棉的,暖暖的,但是我抱着的这个女人,怎么是软软的,冷冷的呢?咳,不管那么多了,有美女送上门来了,不吃白不吃啊。

    “啊,老鼠又来了!”她一面尖叫,一面使劲往我身上蹭,热啊,都到这个份上了,她还在那里装,此刻,我对她的敬仰之情更是犹如黄河患难,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她故作惊慌地抱着我的身子,在我身上来回蹭着,隔着那薄薄的睡裙,我只感觉到飘飘欲仙,一个没忍住,老子的节操当即碎了一地,真是太没面子了!那种情形就好像老子刚刚准备参加一场战斗,本来准备痛快淋漓地大战一场,结果刚披枪走上战场,就在云里雾里之间被人缴了枪械,你们说那丢人不丢人啊。

    我下意识地用手一摸,擦,火辣辣的脸上居然流血了。

    原来这死鬼的手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利爪,就是她那狗爪子把我的脸给划破了!

    “你这个贱人,枉我对你一片苦心,你却三番五次地加害于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撕碎,送给我的宝贝孩子当午饭吃!”

    程欣嗷嗷地叫了两声,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我见她面部渐渐变得狰狞,抽出铜钱剑准备直接去削她的脖子,我想我把她脑袋都砍了的话,她肯定也没法动弹了!哪知她双手一挡,再用力一抓,竟将我的铜钱剑抢到了她的手中。

    还好那铜钱剑是会认人的,一到了程欣手里就变成了七个小铜板,要不然我肯定会活生生地被她给劈死。

    “公子,你怎么不按我说的去做啊?真是急死人了!”小倩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的,不过她好象也是爱莫能助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啊,赶紧上我的身跟她打,我快不行了!”我重新念动驱剑诀,将铜钱剑招回到我的手中;然后开始左突右闪,尽量不再跟程欣发生正面冲突,以求小倩尽快上我的身来跟这y的斗个你死我活。

    “不行啊,我身上阴气太重,即使上了你的身,也没法弄出至纯至阳的精气——”

    擦,宰个养尸怎么还这么多规矩啊!看来她比那僵尸还厉害啊!

    “那姑奶奶啊,你说我现在怎么把那玩意儿弄出来啊?难道你脱光了让我看,不过我现在没有一点儿兴趣啊——”

    “哎,没办法了,我只能使出最下流的方法了——你赶紧掏出你那鸟玩意儿,让我在你的屁股上刺上一剑,这样你的精气也能出来!”小倩急急说道。

    “你特么又玩我是吧,你根本就没法拿剑,你怎么用它刺我屁股?”我一听小倩出的这个馊主意,差点没气晕在地。

    尼码,这都是特么的什么破办法啊?有这么玩的吗?

    “公子,我虽然不会驱剑,但是我可以吹风啊,我吹根尖树枝过来帮我,你赶紧把裤子脱了——”

    “擦,你特么还用尖树枝,你这是要玩死老子啊!”听小倩如此一说,我特么是坚决不干啊!这一招下流至极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不知道有没有成效勒,老子可坚决不冒这种风险。

    “哇——哇——”

    正在我跟小倩对白之际,一声婴儿的凄叫声又在这片小山坡上响起。

    先前还在土坑里啃尸体的那个血婴,忽然向我们这个方向爬来。

    此时王队长和胡金刚都还捂着流血的胸口在地上喘着粗气。

    程欣这y的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在我身上,因此暂时将他们放在一边置之不理,后来我才知道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是想让她的小宝贝儿去对付他们啊。

    “不好,这个血婴闻到血腥味上来了,它要开始吃你那两位受伤的朋友了——”小倩发现了险情,立即向我发出了警报。

    “妈的,你开什么玩笑,它不是才吃了一个人吗,它的胃口怎么会有那么大?”为了躲避程欣的追杀,我特么围着那片小树林左躲右闪,简直都快没气说话了。

    “一个算什么,它一天就是吃十个死人都不会嫌饱!还好它只吃流血的人和死人,要不然你现在就得首先去救陈姑娘了——”

    “那有什么法子可以宰它啊?”我又急急问道。

    “也是一样的办法,不过你不用刺它的眉心,只要你那铜钱剑上沾了精血,随便刺上它哪里它都会登时没命的——怎么办公子,你快拿主意啊,究竟是你自己lu还是我帮你弄啊?再犹豫不决的话你那两位朋友就没救了!”

    “我——我——哎,谁特么想出的这个馊主意啊!”听了小倩的话,老子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这是茅山道士们证实了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要想杀你面前这两个东西,就目前的条件来看,你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小倩娓娓而道。

    “妈的,还是老子自己来吧!”眼看形势愈加险恶,权衡再三后,我还是决定自己试试,看看现在能不能把那玩意儿弄出来,不然就救不了王队长他们了。

    也就在这个危机时刻,我忽然听得一声狗叫,再侧头一看,哈,穿制服背冲锋枪的警察上来了,看来这是王队长先前打电话叫的援兵到了啊!

    “有狗来了,这下也好办了,赶紧去弄点狗血在你的剑上,效果也是一样的!”小倩又道。

    “擦,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差点在我的伙伴们面前丢人现眼。”我边跑边埋怨道。

    “刚才不是没狗吗?”小倩很是委屈了回了一句。

    “哼哼,想用黑狗血杀我,你们想得真是太天真了!”程欣大概听到了我和小倩的对话,所以她也不再对我穷追不舍了,而是直接站定,闭眼凝神,并将双手伸于胸前,再慢慢地往上抬起,就像在无形中抓了一个东西往上提一样。

    “不好,她又在提气了!赶紧打乱她的阵法,要不然尸气一出,又要倒下一大片的人了。”小倩率先识破了程欣的伎俩。

    “那我怎样才能打乱她的阵法啊?”

    “刺她的肚心眼,所有的尸气都通过那里汇集最终传送到她嘴里吐出来。”

    “那尸气是不是刚才她吐的那黑气?”

    “当然是啊,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再不动手她就把尸气提上来了!”

    听得小倩这话,我再也不敢犹豫,提起铜钱剑又像程欣刺去,可是这y的穿着一件大红袍,我一时也拿不准她的肚心眼再哪儿,只能气急败坏地对着她的身体中央一阵乱捅。

    “敢坏我的好事!”

    虽然我的铜钱剑未抹上精血,暂时刺不死养尸程欣,不过我拿剑捅她的心门时,她也不能专心提气;因此她将双眼一睁,又一脚向我踹来!

    与此同时,五六个荷枪实弹的特警牵着德国警犬旺财冲到了我们身边。

    “快,散开!”一名特警对我一声大叫,我当即两个箭步,跃到了旺财身边。

    “公子,让他们别开枪!”

    小倩急急叫道。

    “为什么不开枪?赶紧打死她,也省了我的力——”

    我说这话的时候,五六名特警同时举枪将程欣围住。

    而先前那个血婴,竟爬到了胡金刚身边,一口咬住了他还在流血的右腿。

    “你这个死东西,快走开!”胡金刚惊叫着用手去瓣那血婴的脑袋,可是怎么也搬不开;看到他额头大汗淋漓,脸上青筋条条绽出,王队长又拣起地上已经断成几截的树棍对着那血婴的后脑勺一阵猛敲,可是棍子都打断了,那血婴却仍然卖力地啃着胡金刚的右腿。

    见此情景,我又提着铜钱剑冲到那血婴背后一阵猛砍,结果仍然无济于事。

    我草,一条黑色的巨蟒忽然从土堆里抬起了它那高昂的头颅,同时还向我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条件反射性地退后两步,拽起我旁边已经傻眼了的陈文娟,拔腿就跑。

    就在我俩迈动步子的瞬间,一声悲催的惨叫响彻了四野。

    我不由得好奇地一回头,猛然间才发现戴着脚镣的杨红财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他好象是刚刚从小土堆旁边站直了身子准备逃跑,结果就被那巨蟒一口含住了脑袋。

    王队长见状,惊惶中站定,从后腰摸出六四手枪,直接“砰砰砰”就是三枪。

    我见杨红财的手脚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反映,而那巨蟒却忽然抬起了它的头颅。

    擦,它直起了脑袋和前身,居然有两米多高,最可怖的是它竟硬生生地把杨红财的脑袋咬掉了!

    怪不得杨红财没挣扎几下就停止了抵抗,原来他已经在巨蟒的嘴里报销了!

    陈文娟见杨红财的身子直勾勾地倒在了地上,鲜血兀自还从他那已经断掉的颈脖中流出,她一个没忍住,将今天早上喝的稀饭吃的馒头全部吐了出来。

    我若不是看见胡金刚拿着冲锋枪对着那巨蟒疯狂扫射,我特么绝对不会停下脚步来看这惊悚的一幕啊!

    m的,这条巨蟒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啊?

    “快跑啊,我子弹快打完了!”胡金刚对着那巨蟒扫射的时候,他发现我们都停下了步子,惊慌之中他又是一声大叫。

    王队长将整个六四手枪里的子弹都打在了那巨蟒身上,我们也见到了有黑红色的液体从那家伙的身体里流出,可它y的居然不知道疼痛一般。

    草,这家伙是不死战神吗?

    一时之间,我们全都傻了眼。

    那巨蟒将杨红财的整个脑袋吞到肚子里之后,它忽然扭动了几下身子,尾巴像是在土坑里蹭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便翻到了土坑上面,我们这时才惊奇地发现它足有六七米之长,一个成年人的腿部那么大。

    “啊——它来了!”陈文娟见巨蟒向端着冲锋枪的胡金刚率先发动了进攻,顿时双眼圆睁,手指胡金刚站的方向一声大叫。

    王队长见到这个阵势,不顾生死地冲到那个土坑旁边,捡起我刚才因为逃跑而丢在地上的工兵铲,然后照着那巨蟒流血的地方就是一阵猛戳;而胡金刚则直接将冲锋枪往那巨蟒的血盆大口里掷去,同时他又去拣落在地上的另一把工兵铲。

    巨蟒受了两人这般打击,开始拼命地摇头扫尾。

    我见王队长和胡金刚跟巨蟒的厮杀陷入了胶着状态,于是我又拉上陈文娟,一个劲儿地催促道,“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不能跑——你手上拿着的剑是烧火棍吗,赶紧去帮王队长他们!”陈文娟见我又想背信弃义地溜之大吉,气急败坏的她转过身子,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也特么的踹得够狠的,直接将老子踹到了王队长身后;此时的王队长已经被那巨蟒的尾巴扫到了地上,他听得身后风声作响,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看,碰巧见我提着剑朝他这边扑来;于是危机中他大喜过望地叫道,“小江,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快用你的剑刺它的七寸!”

    “什么七寸八寸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七寸是什么东西啊!”我硬着头皮举起铜钱剑朝那巨蟒中间段流血的地方又是几剑猛刺,这下可好,原本还跟胡金刚斗得正酣的巨蟒,忽然停止了对他的进攻,转而将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七寸就是它的心脏,赶紧用你的刺它的心脏啊!”陈文娟在我们身后不远又是一声大叫,这y的没有武器,就捡起地上的泥土,远远地向那巨蟒掷去;虽然她这个行为看起来让人发笑,不过她这个勇气和精神还是可嘉的啊!

    “这——这——这家伙的心脏在那儿啊?”妈的,眼看着这家伙已经向我张开了血盆大口,可我特么的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心脏在哪儿啊!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所有的人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你妹的,这些家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啊!

    眼看着那巨蟒张开大口向我袭来,而我手中的铜钱剑却真像烧火棍一样一无是处,我特么竟一时傻眼,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好在胡金刚那哥们早料到那巨蟒会有这招似的,急中生智的他迅速解开了杨红财尸体上的铁制脚镣,然后奋力向那巨蟒口中掷去。

    就在那巨蟒的血口快要与我的脑袋交汇的瞬间,大铁链子带着迅疾的风声飞了出去,王队长眼疾手快地将我的双腿一拉,我跟着就扑倒在了地上。

    特么的好悬啊,王队长若不给我来上这一招,可能我的脑袋没被那巨蟒给吃掉,却被胡金刚扔出的铁镣给砸没了啊!

    “胡金刚,特么的有你这么玩的吗?”我看着胡金刚,哭着脸对他就是一顿大骂;这小子却并不理会我,挥舞着工兵铲又往那巨蟒面前冲锋。

    这次那巨蟒跟我们改变了战术,它直接就地一个翻滚,就将它庞大的身子滚到了胡金刚面前,然后这家伙用起了它最致命的招式——蛇缠身,直接将胡金刚整个身子用它的身子裹了起来。

    “金刚——”王队长见胡金刚就要罹难,向来很镇定的他也忽然乱了阵脚,举起工兵铲又照着那巨蟒的身子一阵猛拍;眼看那家伙黑血如注,却仍然还将胡金刚死死缠住。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文娟见了这阵势,竟掉着泪捡起胡金刚刚才用的那把工兵铲,跟着王队长一起猛拍那巨蟒的身子。

    此时的胡金刚已经脸色惨白,渐渐地快要窒息;眼看着那巨蟒又朝他的脑袋张开了血盆大口,我才猛然想起胡金刚是为了救我才被巨蟒缠住的,于是懦弱的我又提起铜钱剑,狂跳着朝它的脑袋劈去。

    话说我这一剑倒也是斜刺进了那巨蟒的口中,而且好象还扎在了它的上颚;为了不让它将我的手臂咬断,慌乱之中我竟松掉了握剑的右手;结果那巨蟒痛苦地将嘴一闭,剑身就从它的脑袋上冒了出去。看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自己将手松了,不然现在肯定已经断在它口中了。

    吃了这一剑,那巨蟒的锐气忽然少了许多,惊惧之余,我竟见到它y的慢慢松开了身子;原来我刚才无意中刺出的那一剑,竟穿过它的上颚,刺到了它的脑后脊椎骨上;而这个脊椎骨,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蛇的“三寸”中的一寸;再加上王队长跟陈文娟两人用工兵铲奋力猛戳,竟将那巨蟒的后半截身子活脱脱地给戳断了!

    王队长见那巨蟒的身子软了下去,脑袋也趴到了地上,他迅速冲到它的黑三角形脑袋面前,抡起工兵铲又是一阵猛拍;我和陈文娟则赶紧将奄奄一息的胡金刚从地上扶起来,我更是抱着他的身子大叫道,“金刚大哥啊,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就成你们家的罪人了啊——”

    “我——我死不了——”胡金刚咳嗽了一声,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地上还在流黑血的巨蟒的尸体,劫后余生的他微微对我们笑道,“没事了——王队长呢?”

    “我在这!”王队长丢掉手中的工兵铲,迅速走到我们面前,趴下身子后,他抓住胡金刚的手对兴奋地对我们说道,“太好了,那条蛇终于死了,咱们总算躲过了这一劫!”

    听说那巨蟒死了,我和陈文娟都不自觉地回过头来,果然见到那家伙的脑袋已经被拍扁了;而它断成两截的尸身,也是一动不动地了,看来这家伙还真被王队长送上了西方极乐啊!

    “小江,刚才你那一剑刺得太好了!估计就是你那一剑刺中了他的要害!”王队长拍着我的肩,对我又是一番大加赞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队长,我的功劳也不可没!你要给我们黄队长打电话,让他给我记一功!”陈文娟见王队长口头表扬我,她也不甘示弱。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公子,你别无选择!”

    小倩又对我大声叫道。

    “你上次也不是这么忽悠我的吗?关键时刻,你别跟我开这种国际玩笑啊,会出人命的!”我边跑边表示强烈的抗议。

    “哼哼,现在任何法子也救不了你们!”程欣那死家伙在我后面穷追不舍。

    还好这y的最近这一会儿没吐黑气出来,要不然我们哪还有机会跑啊!

    听见后面风声愈紧,我估摸着这y的马上又要捉住我了,情急之下,我咬破手指,往铜钱剑上一抹,再猛然一个回马刺,将剑直接向程欣的心脏捅去。

    只见点点红光之后,程欣忽然站定,用手往她的胸口摸了一把,我居然看到有绿色的液体从她的红色大鬼袍中溢出。

    擦,她终于受伤了啊!

    我正兴奋地想拍下手掌,庆祝一下这侥幸的胜利,哪知那死鬼忽然一个大耳巴刮子往我脸上扇来,疼得老子眼冒金星。

    第三章致命诱惑“想什么呢?“她走了几步,又转身回头,冲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地我问道。

    “哦——没,没想什么。”我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珠子盯着她屋内的摆设乱瞟。被一个穿着吊带的女人邀请进屋,尤其是被一个身材和容貌姣好的女人邀请进屋,这还是老子人生中第一次啊,怎么办呢,进还是不进啊?该不会是这y的整的另一出恶作剧吧?

    我又经不住看了一下四周的摆设,貌似没有摄像头之类的啊,这么说,即使我忍不住冲动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呢?

    “没想什么那就进来吧,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她用戏谑的表情看着我。

    也对,她都不怕,我还担心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她还强睡了我不成?不过,看她的姿色,貌似被她强睡了也还是不错的一件事,只是不知道,她有什么病没有啊,这个是我唯一担心的问题。

    “进来吧,就我一个人住,没有别人,我不会吃了你的;顺便把门关上,我去里屋给你拿身份证。”她再次冲我抛了一个媚眼,那个眼神,直看得我心里酥酥的发麻。

    热啊,叫我关门就不说了,还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还一个劲地给我狂送秋天的菠菜,这究竟是什么节奏呢?难道这包裹里还真是自w神器?难道她见到我了,更喜欢用现实版的,真人感受的?我忍不住浮想联翩。

    于是很自然地跨进了她的屋子,顺便按她的吩咐,关上了房门。

    从那一刻起,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地开始跳个不停。哎哟,今天这包裹,送得真tmd值啊,闻着她屋内散发的淡淡清香,先前的阴霾已经一扫而光了,现在留下的,除了激动,还是鸡动啊。

    因为没有拉开窗帘的缘故,屋内的光线有些暗淡,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的视觉。

    我环视了一下我所站位置的环境,这是一间约莫十七,八平米的屋子,一套三米来长的深黑色的沙发,一个暗红色茶几,一台21英寸的老式电视机,一台一米来高的白色饮水机,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双开门的长岭冰箱。哦,尼玛,一个人,用这么大的冰箱?胃口有点大哦!

    “站着干什么,坐吧。”她从里屋拿出身份证走了出来。看到我有些拘谨,便叫我坐下。

    “不了,还是站着,车子还在下面勒。”尼玛,本来我想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句话。

    “哦——身份证给你。”她微笑着把她的身份证递给我。

    我站在离她一尺的地方,怀着鸡动的心情,接过身份证,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她的家庭住址。

    “你不是这个地方的啊?”我实在是找不到话说了。哎,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就是这样的,遇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就开始变得手慌脚乱,更重要的是,思维十分跳跃啊,天马飞空地都不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

    “恩。南江市的,离江北不远,坐汽车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她完全没有了在电话里的刁蛮劲,语气和态度都是十分的柔和,与我想像中的那个老作怪的丑人,实在是判若两人啊。

    “88年的啊,我86的。”我看了她的出生日期,又忍不住问了这一句,没话找话的疾苦,实在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啊。

    “恩。”她再次点头。

    身份证看完了,她的态度也缓和了,我也再没有刁难她的必要了,于是把包裹夹在腋下,签字单和签字笔交给她,让她签字。

    “你帮我签了吧——”她看着我,不愿拿笔。

    “这个——不行啊,必须要本人签字!”尼玛,跟你还不熟悉,我要是帮你签了,你等几天说这个包裹没收到怎么办?

    “哦,那好吧——”她接过签收单,拿起签字笔,埋头,很不情愿地写了起来。

    这时,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偷窥着她吊带裙里的大好春光,忍不住垂涎三尺。

    哦,尼玛,居然连胸罩也没有带!看着她那隐约微耸的山峰,我忍不住就想把她推倒,再狠狠地捏上一把。不过,我向来就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这种事情,也只有在我的脑海里想想再yy一下罢了。

    “看够了没有。”她猛然抬头,正碰到我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做贼的人竟然被人抓了个现行,真是溴大发了啊。

    “什么哦——我看你签字找对了地方没有。”我赶紧从她手中接过签字单,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她看着我那窘迫尴尬的样子,倒也没有戳穿。

    “签对了吗?”她眨着调皮的眼睛问我,明知故问啊这是。

    看着她那*的眼神,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帮我把包裹打开下,我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好的。”她说。

    太好了!其实她不说,我也想让她这么做的,为毛?因为这样,我又可以在这屋里待上几分钟了,说不定几分钟以后的事情,就完全让人沉醉了啊!

    于是,我二话不说,拿起签字笔就在包裹上的胶带处扎了起来。

    “有刀,要我给你拿吗?”她见我用笔扎胶带,忍不住问道。

    “哦,不用,用这个弄惯了,马上就打开了。”话刚说完,包裹上面的口子就被我打开了。

    “你还真厉害啊。”她笑着看着我。

    “呵呵,习惯了。”我将包裹打开,然后慢慢放到茶几上。

    “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小心翼翼地从包裹里取出那个用泡沫包裹还有些沉重的家伙,问道。

    “绞肉机。”她漫不经心地答道。

    “绞肉机?”我有些纳闷了,取出泡沫一看,果真是一个红色的小型绞肉机。

    “你用这个绞肉?”我有点好奇。

    “是啊,准备装点香肠。”她淡淡地答道。

    哦,尼玛,六月份大热的天气,早上杀的猪下午肉就臭了,她居然说要装香肠,这还是老子第一次听说。

    她看着我一脸错愕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你先坐会儿吧,自己倒杯水喝,大热天的,多喝点水好;我先进去一下。”说完,她拿着身份证又往她的内屋走去。

    看来她还没有赶我走的意思,我拿着那个绞肉机开始沾沾自喜。

    看来还是有机会的啊。

    “啊——救命啊。”

    正当我拿着绞肉机坐在沙发上想入非非的时候,她从里屋里传来了尖叫之声。

    哦,尼玛,这又是什么节奏?

    为了展现一下英雄的真我风采,来不及多想,我直接放下绞肉机,径直冲了进去,没想到刚一冲进屋,就撞到一个软棉棉的东西,定睛一看,哦,我的ladygaga呀,居然与她撞了一个满怀,最重要的是,因为她那山峰有些挺拔,我的胸口竟然直接贴到了她的双峰之上!真的是太刺激,太惊险,太令人回味了。

    “啊——老鼠,老鼠!”她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趁这个当头,我更加仔细地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孔,乌黑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鹅蛋形的脸,眉宇间还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整个人看起来都让人沉醉;不过,唯一有些缺憾的就是,她的脸色十分惨白,让人看了冷然生出一丝寒意。

    我见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生性腼腆的我赶紧转移了视线,眼珠子灰溜溜的往屋内的摆设扫--这间睡屋大概也是10多平米,一架一米八的大床横卧在屋子中间,其次就是一个乳白色的衣柜,一个白色的梳妆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俊男美女的风景照,虽然屋内的灯光有些暗淡,我还是看到那照片上的男人笑得十分灿烂,他搂着的那女人更是笑得如痴如醉,不过看那女的样子,貌似不是眼前的她啊。我当时就有点纳闷了,这y的脑袋有问题吗,摆一张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照片在她的床头,难道那男人是她的弟弟,或是她的哥哥?

    就在我还有些心神不定的时候,那女的猛然用双手抱住了我的小蛮腰。

    面对她这突如其来的夺城攻势,我这个含苞欲放的纯情小c男竟有些不知所措,然后装b一样的看看四周,很傻很天真地问了一句,“老鼠在哪里啊?”

    “在--在那梳妆台下面,好大的一只!”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指那梳妆台。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装模作样地望去,尼玛,哪里有老鼠的影子,分明就是她故意在勾引老子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就算是个傻子,恐怕都已经看出来了吧!

    “到底要不要把她推倒了?——今天包里好像只有几十元钱啊,不知道钱够不够。”正当我独自徘徊犹豫的时候,没想到她竟然抱着我的身子一转,然后直接把我往那席梦思床上一推,本来屋子就比较小,加上门与那床的距离不是过远,面对这突来的惯力,我又没有站稳,直接抱着她仰面倒在了床上。

    “啊,好大一只老鼠,刚才跳到我脚上了!”热啊,她把我压在身下了,居然还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对她的敬仰之情,已经犹如那滔滔江水,绵延而不绝了。

    她的双峰直接贴在了我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的小心肝之上,我顺势将她揽在怀里,一时竟神魂颠倒。不过,话说,人家抱着的女人,感觉都是软软的,棉棉的,暖暖的,但是我抱着的这个女人,怎么是软软的,冷冷的呢?咳,不管那么多了,有美女送上门来了,不吃白不吃啊。

    “啊,老鼠又来了!”她一面尖叫,一面使劲往我身上蹭,热啊,都到这个份上了,她还在那里装,此刻,我对她的敬仰之情更是犹如黄河患难,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她故作惊慌地抱着我的身子,在我身上来回蹭着,隔着那薄薄的睡裙,我只感觉到飘飘欲仙,一个没忍住,老子的节操当即碎了一地,真是太没面子了!那种情形就好像老子刚刚准备参加一场战斗,本来准备痛快淋漓地大战一场,结果刚披枪走上战场,就在云里雾里之间被人缴了枪械,你们说那丢人不丢人啊。

    我下意识地用手一摸,擦,火辣辣的脸上居然流血了。

    原来这死鬼的手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利爪,就是她那狗爪子把我的脸给划破了!

    “你这个贱人,枉我对你一片苦心,你却三番五次地加害于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撕碎,送给我的宝贝孩子当午饭吃!”

    程欣嗷嗷地叫了两声,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我见她面部渐渐变得狰狞,抽出铜钱剑准备直接去削她的脖子,我想我把她脑袋都砍了的话,她肯定也没法动弹了!哪知她双手一挡,再用力一抓,竟将我的铜钱剑抢到了她的手中。

    还好那铜钱剑是会认人的,一到了程欣手里就变成了七个小铜板,要不然我肯定会活生生地被她给劈死。

    “公子,你怎么不按我说的去做啊?真是急死人了!”小倩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的,不过她好象也是爱莫能助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啊,赶紧上我的身跟她打,我快不行了!”我重新念动驱剑诀,将铜钱剑招回到我的手中;然后开始左突右闪,尽量不再跟程欣发生正面冲突,以求小倩尽快上我的身来跟这y的斗个你死我活。

    “不行啊,我身上阴气太重,即使上了你的身,也没法弄出至纯至阳的精气——”

    擦,宰个养尸怎么还这么多规矩啊!看来她比那僵尸还厉害啊!

    “那姑奶奶啊,你说我现在怎么把那玩意儿弄出来啊?难道你脱光了让我看,不过我现在没有一点儿兴趣啊——”

    “哎,没办法了,我只能使出最下流的方法了——你赶紧掏出你那鸟玩意儿,让我在你的屁股上刺上一剑,这样你的精气也能出来!”小倩急急说道。

    “你特么又玩我是吧,你根本就没法拿剑,你怎么用它刺我屁股?”我一听小倩出的这个馊主意,差点没气晕在地。

    尼码,这都是特么的什么破办法啊?有这么玩的吗?

    “公子,我虽然不会驱剑,但是我可以吹风啊,我吹根尖树枝过来帮我,你赶紧把裤子脱了——”

    “擦,你特么还用尖树枝,你这是要玩死老子啊!”听小倩如此一说,我特么是坚决不干啊!这一招下流至极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不知道有没有成效勒,老子可坚决不冒这种风险。

    “哇——哇——”

    正在我跟小倩对白之际,一声婴儿的凄叫声又在这片小山坡上响起。

    先前还在土坑里啃尸体的那个血婴,忽然向我们这个方向爬来。

    此时王队长和胡金刚都还捂着流血的胸口在地上喘着粗气。

    程欣这y的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在我身上,因此暂时将他们放在一边置之不理,后来我才知道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是想让她的小宝贝儿去对付他们啊。

    “不好,这个血婴闻到血腥味上来了,它要开始吃你那两位受伤的朋友了——”小倩发现了险情,立即向我发出了警报。

    “妈的,你开什么玩笑,它不是才吃了一个人吗,它的胃口怎么会有那么大?”为了躲避程欣的追杀,我特么围着那片小树林左躲右闪,简直都快没气说话了。

    “一个算什么,它一天就是吃十个死人都不会嫌饱!还好它只吃流血的人和死人,要不然你现在就得首先去救陈姑娘了——”

    “那有什么法子可以宰它啊?”我又急急问道。

    “也是一样的办法,不过你不用刺它的眉心,只要你那铜钱剑上沾了精血,随便刺上它哪里它都会登时没命的——怎么办公子,你快拿主意啊,究竟是你自己lu还是我帮你弄啊?再犹豫不决的话你那两位朋友就没救了!”

    “我——我——哎,谁特么想出的这个馊主意啊!”听了小倩的话,老子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这是茅山道士们证实了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要想杀你面前这两个东西,就目前的条件来看,你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小倩娓娓而道。

    “妈的,还是老子自己来吧!”眼看形势愈加险恶,权衡再三后,我还是决定自己试试,看看现在能不能把那玩意儿弄出来,不然就救不了王队长他们了。

    也就在这个危机时刻,我忽然听得一声狗叫,再侧头一看,哈,穿制服背冲锋枪的警察上来了,看来这是王队长先前打电话叫的援兵到了啊!

    “有狗来了,这下也好办了,赶紧去弄点狗血在你的剑上,效果也是一样的!”小倩又道。

    “擦,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差点在我的伙伴们面前丢人现眼。”我边跑边埋怨道。

    “刚才不是没狗吗?”小倩很是委屈了回了一句。

    “哼哼,想用黑狗血杀我,你们想得真是太天真了!”程欣大概听到了我和小倩的对话,所以她也不再对我穷追不舍了,而是直接站定,闭眼凝神,并将双手伸于胸前,再慢慢地往上抬起,就像在无形中抓了一个东西往上提一样。

    “不好,她又在提气了!赶紧打乱她的阵法,要不然尸气一出,又要倒下一大片的人了。”小倩率先识破了程欣的伎俩。

    “那我怎样才能打乱她的阵法啊?”

    “刺她的肚心眼,所有的尸气都通过那里汇集最终传送到她嘴里吐出来。”

    “那尸气是不是刚才她吐的那黑气?”

    “当然是啊,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再不动手她就把尸气提上来了!”

    听得小倩这话,我再也不敢犹豫,提起铜钱剑又像程欣刺去,可是这y的穿着一件大红袍,我一时也拿不准她的肚心眼再哪儿,只能气急败坏地对着她的身体中央一阵乱捅。

    “敢坏我的好事!”

    虽然我的铜钱剑未抹上精血,暂时刺不死养尸程欣,不过我拿剑捅她的心门时,她也不能专心提气;因此她将双眼一睁,又一脚向我踹来!

    与此同时,五六个荷枪实弹的特警牵着德国警犬旺财冲到了我们身边。

    “快,散开!”一名特警对我一声大叫,我当即两个箭步,跃到了旺财身边。

    “公子,让他们别开枪!”

    小倩急急叫道。

    “为什么不开枪?赶紧打死她,也省了我的力——”

    我说这话的时候,五六名特警同时举枪将程欣围住。

    而先前那个血婴,竟爬到了胡金刚身边,一口咬住了他还在流血的右腿。

    “你这个死东西,快走开!”胡金刚惊叫着用手去瓣那血婴的脑袋,可是怎么也搬不开;看到他额头大汗淋漓,脸上青筋条条绽出,王队长又拣起地上已经断成几截的树棍对着那血婴的后脑勺一阵猛敲,可是棍子都打断了,那血婴却仍然卖力地啃着胡金刚的右腿。

    见此情景,我又提着铜钱剑冲到那血婴背后一阵猛砍,结果仍然无济于事。

    我草,一条黑色的巨蟒忽然从土堆里抬起了它那高昂的头颅,同时还向我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条件反射性地退后两步,拽起我旁边已经傻眼了的陈文娟,拔腿就跑。

    就在我俩迈动步子的瞬间,一声悲催的惨叫响彻了四野。

    我不由得好奇地一回头,猛然间才发现戴着脚镣的杨红财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他好象是刚刚从小土堆旁边站直了身子准备逃跑,结果就被那巨蟒一口含住了脑袋。

    王队长见状,惊惶中站定,从后腰摸出六四手枪,直接“砰砰砰”就是三枪。

    我见杨红财的手脚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反映,而那巨蟒却忽然抬起了它的头颅。

    擦,它直起了脑袋和前身,居然有两米多高,最可怖的是它竟硬生生地把杨红财的脑袋咬掉了!

    怪不得杨红财没挣扎几下就停止了抵抗,原来他已经在巨蟒的嘴里报销了!

    陈文娟见杨红财的身子直勾勾地倒在了地上,鲜血兀自还从他那已经断掉的颈脖中流出,她一个没忍住,将今天早上喝的稀饭吃的馒头全部吐了出来。

    我若不是看见胡金刚拿着冲锋枪对着那巨蟒疯狂扫射,我特么绝对不会停下脚步来看这惊悚的一幕啊!

    m的,这条巨蟒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啊?

    “快跑啊,我子弹快打完了!”胡金刚对着那巨蟒扫射的时候,他发现我们都停下了步子,惊慌之中他又是一声大叫。

    王队长将整个六四手枪里的子弹都打在了那巨蟒身上,我们也见到了有黑红色的液体从那家伙的身体里流出,可它y的居然不知道疼痛一般。

    草,这家伙是不死战神吗?

    一时之间,我们全都傻了眼。

    那巨蟒将杨红财的整个脑袋吞到肚子里之后,它忽然扭动了几下身子,尾巴像是在土坑里蹭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便翻到了土坑上面,我们这时才惊奇地发现它足有六七米之长,一个成年人的腿部那么大。

    “啊——它来了!”陈文娟见巨蟒向端着冲锋枪的胡金刚率先发动了进攻,顿时双眼圆睁,手指胡金刚站的方向一声大叫。

    王队长见到这个阵势,不顾生死地冲到那个土坑旁边,捡起我刚才因为逃跑而丢在地上的工兵铲,然后照着那巨蟒流血的地方就是一阵猛戳;而胡金刚则直接将冲锋枪往那巨蟒的血盆大口里掷去,同时他又去拣落在地上的另一把工兵铲。

    巨蟒受了两人这般打击,开始拼命地摇头扫尾。

    我见王队长和胡金刚跟巨蟒的厮杀陷入了胶着状态,于是我又拉上陈文娟,一个劲儿地催促道,“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不能跑——你手上拿着的剑是烧火棍吗,赶紧去帮王队长他们!”陈文娟见我又想背信弃义地溜之大吉,气急败坏的她转过身子,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也特么的踹得够狠的,直接将老子踹到了王队长身后;此时的王队长已经被那巨蟒的尾巴扫到了地上,他听得身后风声作响,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看,碰巧见我提着剑朝他这边扑来;于是危机中他大喜过望地叫道,“小江,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快用你的剑刺它的七寸!”

    “什么七寸八寸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七寸是什么东西啊!”我硬着头皮举起铜钱剑朝那巨蟒中间段流血的地方又是几剑猛刺,这下可好,原本还跟胡金刚斗得正酣的巨蟒,忽然停止了对他的进攻,转而将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七寸就是它的心脏,赶紧用你的刺它的心脏啊!”陈文娟在我们身后不远又是一声大叫,这y的没有武器,就捡起地上的泥土,远远地向那巨蟒掷去;虽然她这个行为看起来让人发笑,不过她这个勇气和精神还是可嘉的啊!

    “这——这——这家伙的心脏在那儿啊?”妈的,眼看着这家伙已经向我张开了血盆大口,可我特么的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心脏在哪儿啊!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所有的人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你妹的,这些家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啊!

    眼看着那巨蟒张开大口向我袭来,而我手中的铜钱剑却真像烧火棍一样一无是处,我特么竟一时傻眼,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好在胡金刚那哥们早料到那巨蟒会有这招似的,急中生智的他迅速解开了杨红财尸体上的铁制脚镣,然后奋力向那巨蟒口中掷去。

    就在那巨蟒的血口快要与我的脑袋交汇的瞬间,大铁链子带着迅疾的风声飞了出去,王队长眼疾手快地将我的双腿一拉,我跟着就扑倒在了地上。

    特么的好悬啊,王队长若不给我来上这一招,可能我的脑袋没被那巨蟒给吃掉,却被胡金刚扔出的铁镣给砸没了啊!

    “胡金刚,特么的有你这么玩的吗?”我看着胡金刚,哭着脸对他就是一顿大骂;这小子却并不理会我,挥舞着工兵铲又往那巨蟒面前冲锋。

    这次那巨蟒跟我们改变了战术,它直接就地一个翻滚,就将它庞大的身子滚到了胡金刚面前,然后这家伙用起了它最致命的招式——蛇缠身,直接将胡金刚整个身子用它的身子裹了起来。

    “金刚——”王队长见胡金刚就要罹难,向来很镇定的他也忽然乱了阵脚,举起工兵铲又照着那巨蟒的身子一阵猛拍;眼看那家伙黑血如注,却仍然还将胡金刚死死缠住。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文娟见了这阵势,竟掉着泪捡起胡金刚刚才用的那把工兵铲,跟着王队长一起猛拍那巨蟒的身子。

    此时的胡金刚已经脸色惨白,渐渐地快要窒息;眼看着那巨蟒又朝他的脑袋张开了血盆大口,我才猛然想起胡金刚是为了救我才被巨蟒缠住的,于是懦弱的我又提起铜钱剑,狂跳着朝它的脑袋劈去。

    话说我这一剑倒也是斜刺进了那巨蟒的口中,而且好象还扎在了它的上颚;为了不让它将我的手臂咬断,慌乱之中我竟松掉了握剑的右手;结果那巨蟒痛苦地将嘴一闭,剑身就从它的脑袋上冒了出去。看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自己将手松了,不然现在肯定已经断在它口中了。

    吃了这一剑,那巨蟒的锐气忽然少了许多,惊惧之余,我竟见到它y的慢慢松开了身子;原来我刚才无意中刺出的那一剑,竟穿过它的上颚,刺到了它的脑后脊椎骨上;而这个脊椎骨,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蛇的“三寸”中的一寸;再加上王队长跟陈文娟两人用工兵铲奋力猛戳,竟将那巨蟒的后半截身子活脱脱地给戳断了!

    王队长见那巨蟒的身子软了下去,脑袋也趴到了地上,他迅速冲到它的黑三角形脑袋面前,抡起工兵铲又是一阵猛拍;我和陈文娟则赶紧将奄奄一息的胡金刚从地上扶起来,我更是抱着他的身子大叫道,“金刚大哥啊,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就成你们家的罪人了啊——”

    “我——我死不了——”胡金刚咳嗽了一声,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地上还在流黑血的巨蟒的尸体,劫后余生的他微微对我们笑道,“没事了——王队长呢?”

    “我在这!”王队长丢掉手中的工兵铲,迅速走到我们面前,趴下身子后,他抓住胡金刚的手对兴奋地对我们说道,“太好了,那条蛇终于死了,咱们总算躲过了这一劫!”

    听说那巨蟒死了,我和陈文娟都不自觉地回过头来,果然见到那家伙的脑袋已经被拍扁了;而它断成两截的尸身,也是一动不动地了,看来这家伙还真被王队长送上了西方极乐啊!

    “小江,刚才你那一剑刺得太好了!估计就是你那一剑刺中了他的要害!”王队长拍着我的肩,对我又是一番大加赞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队长,我的功劳也不可没!你要给我们黄队长打电话,让他给我记一功!”陈文娟见王队长口头表扬我,她也不甘示弱。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公子,你别无选择!”

    小倩又对我大声叫道。

    “你上次也不是这么忽悠我的吗?关键时刻,你别跟我开这种国际玩笑啊,会出人命的!”我边跑边表示强烈的抗议。

    “哼哼,现在任何法子也救不了你们!”程欣那死家伙在我后面穷追不舍。

    还好这y的最近这一会儿没吐黑气出来,要不然我们哪还有机会跑啊!

    听见后面风声愈紧,我估摸着这y的马上又要捉住我了,情急之下,我咬破手指,往铜钱剑上一抹,再猛然一个回马刺,将剑直接向程欣的心脏捅去。

    只见点点红光之后,程欣忽然站定,用手往她的胸口摸了一把,我居然看到有绿色的液体从她的红色大鬼袍中溢出。

    擦,她终于受伤了啊!

    我正兴奋地想拍下手掌,庆祝一下这侥幸的胜利,哪知那死鬼忽然一个大耳巴刮子往我脸上扇来,疼得老子眼冒金星。

    第三章致命诱惑“想什么呢?“她走了几步,又转身回头,冲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地我问道。

    “哦——没,没想什么。”我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珠子盯着她屋内的摆设乱瞟。被一个穿着吊带的女人邀请进屋,尤其是被一个身材和容貌姣好的女人邀请进屋,这还是老子人生中第一次啊,怎么办呢,进还是不进啊?该不会是这y的整的另一出恶作剧吧?

    我又经不住看了一下四周的摆设,貌似没有摄像头之类的啊,这么说,即使我忍不住冲动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呢?

    “没想什么那就进来吧,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她用戏谑的表情看着我。

    也对,她都不怕,我还担心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她还强睡了我不成?不过,看她的姿色,貌似被她强睡了也还是不错的一件事,只是不知道,她有什么病没有啊,这个是我唯一担心的问题。

    “进来吧,就我一个人住,没有别人,我不会吃了你的;顺便把门关上,我去里屋给你拿身份证。”她再次冲我抛了一个媚眼,那个眼神,直看得我心里酥酥的发麻。

    热啊,叫我关门就不说了,还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还一个劲地给我狂送秋天的菠菜,这究竟是什么节奏呢?难道这包裹里还真是自w神器?难道她见到我了,更喜欢用现实版的,真人感受的?我忍不住浮想联翩。

    于是很自然地跨进了她的屋子,顺便按她的吩咐,关上了房门。

    从那一刻起,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地开始跳个不停。哎哟,今天这包裹,送得真tmd值啊,闻着她屋内散发的淡淡清香,先前的阴霾已经一扫而光了,现在留下的,除了激动,还是鸡动啊。

    因为没有拉开窗帘的缘故,屋内的光线有些暗淡,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的视觉。

    我环视了一下我所站位置的环境,这是一间约莫十七,八平米的屋子,一套三米来长的深黑色的沙发,一个暗红色茶几,一台21英寸的老式电视机,一台一米来高的白色饮水机,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双开门的长岭冰箱。哦,尼玛,一个人,用这么大的冰箱?胃口有点大哦!

    “站着干什么,坐吧。”她从里屋拿出身份证走了出来。看到我有些拘谨,便叫我坐下。

    “不了,还是站着,车子还在下面勒。”尼玛,本来我想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句话。

    “哦——身份证给你。”她微笑着把她的身份证递给我。

    我站在离她一尺的地方,怀着鸡动的心情,接过身份证,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她的家庭住址。

    “你不是这个地方的啊?”我实在是找不到话说了。哎,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就是这样的,遇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就开始变得手慌脚乱,更重要的是,思维十分跳跃啊,天马飞空地都不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

    “恩。南江市的,离江北不远,坐汽车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她完全没有了在电话里的刁蛮劲,语气和态度都是十分的柔和,与我想像中的那个老作怪的丑人,实在是判若两人啊。

    “88年的啊,我86的。”我看了她的出生日期,又忍不住问了这一句,没话找话的疾苦,实在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啊。

    “恩。”她再次点头。

    身份证看完了,她的态度也缓和了,我也再没有刁难她的必要了,于是把包裹夹在腋下,签字单和签字笔交给她,让她签字。

    “你帮我签了吧——”她看着我,不愿拿笔。

    “这个——不行啊,必须要本人签字!”尼玛,跟你还不熟悉,我要是帮你签了,你等几天说这个包裹没收到怎么办?

    “哦,那好吧——”她接过签收单,拿起签字笔,埋头,很不情愿地写了起来。

    这时,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偷窥着她吊带裙里的大好春光,忍不住垂涎三尺。

    哦,尼玛,居然连胸罩也没有带!看着她那隐约微耸的山峰,我忍不住就想把她推倒,再狠狠地捏上一把。不过,我向来就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这种事情,也只有在我的脑海里想想再yy一下罢了。

    “看够了没有。”她猛然抬头,正碰到我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做贼的人竟然被人抓了个现行,真是溴大发了啊。

    “什么哦——我看你签字找对了地方没有。”我赶紧从她手中接过签字单,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她看着我那窘迫尴尬的样子,倒也没有戳穿。

    “签对了吗?”她眨着调皮的眼睛问我,明知故问啊这是。

    看着她那*的眼神,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帮我把包裹打开下,我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好的。”她说。

    太好了!其实她不说,我也想让她这么做的,为毛?因为这样,我又可以在这屋里待上几分钟了,说不定几分钟以后的事情,就完全让人沉醉了啊!

    于是,我二话不说,拿起签字笔就在包裹上的胶带处扎了起来。

    “有刀,要我给你拿吗?”她见我用笔扎胶带,忍不住问道。

    “哦,不用,用这个弄惯了,马上就打开了。”话刚说完,包裹上面的口子就被我打开了。

    “你还真厉害啊。”她笑着看着我。

    “呵呵,习惯了。”我将包裹打开,然后慢慢放到茶几上。

    “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小心翼翼地从包裹里取出那个用泡沫包裹还有些沉重的家伙,问道。

    “绞肉机。”她漫不经心地答道。

    “绞肉机?”我有些纳闷了,取出泡沫一看,果真是一个红色的小型绞肉机。

    “你用这个绞肉?”我有点好奇。

    “是啊,准备装点香肠。”她淡淡地答道。

    哦,尼玛,六月份大热的天气,早上杀的猪下午肉就臭了,她居然说要装香肠,这还是老子第一次听说。

    她看着我一脸错愕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你先坐会儿吧,自己倒杯水喝,大热天的,多喝点水好;我先进去一下。”说完,她拿着身份证又往她的内屋走去。

    看来她还没有赶我走的意思,我拿着那个绞肉机开始沾沾自喜。

    看来还是有机会的啊。

    “啊——救命啊。”

    正当我拿着绞肉机坐在沙发上想入非非的时候,她从里屋里传来了尖叫之声。

    哦,尼玛,这又是什么节奏?

    为了展现一下英雄的真我风采,来不及多想,我直接放下绞肉机,径直冲了进去,没想到刚一冲进屋,就撞到一个软棉棉的东西,定睛一看,哦,我的ladygaga呀,居然与她撞了一个满怀,最重要的是,因为她那山峰有些挺拔,我的胸口竟然直接贴到了她的双峰之上!真的是太刺激,太惊险,太令人回味了。

    “啊——老鼠,老鼠!”她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趁这个当头,我更加仔细地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孔,乌黑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鹅蛋形的脸,眉宇间还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整个人看起来都让人沉醉;不过,唯一有些缺憾的就是,她的脸色十分惨白,让人看了冷然生出一丝寒意。

    我见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生性腼腆的我赶紧转移了视线,眼珠子灰溜溜的往屋内的摆设扫--这间睡屋大概也是10多平米,一架一米八的大床横卧在屋子中间,其次就是一个乳白色的衣柜,一个白色的梳妆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俊男美女的风景照,虽然屋内的灯光有些暗淡,我还是看到那照片上的男人笑得十分灿烂,他搂着的那女人更是笑得如痴如醉,不过看那女的样子,貌似不是眼前的她啊。我当时就有点纳闷了,这y的脑袋有问题吗,摆一张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照片在她的床头,难道那男人是她的弟弟,或是她的哥哥?

    就在我还有些心神不定的时候,那女的猛然用双手抱住了我的小蛮腰。

    面对她这突如其来的夺城攻势,我这个含苞欲放的纯情小c男竟有些不知所措,然后装b一样的看看四周,很傻很天真地问了一句,“老鼠在哪里啊?”

    “在--在那梳妆台下面,好大的一只!”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指那梳妆台。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装模作样地望去,尼玛,哪里有老鼠的影子,分明就是她故意在勾引老子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就算是个傻子,恐怕都已经看出来了吧!

    “到底要不要把她推倒了?——今天包里好像只有几十元钱啊,不知道钱够不够。”正当我独自徘徊犹豫的时候,没想到她竟然抱着我的身子一转,然后直接把我往那席梦思床上一推,本来屋子就比较小,加上门与那床的距离不是过远,面对这突来的惯力,我又没有站稳,直接抱着她仰面倒在了床上。

    “啊,好大一只老鼠,刚才跳到我脚上了!”热啊,她把我压在身下了,居然还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对她的敬仰之情,已经犹如那滔滔江水,绵延而不绝了。

    她的双峰直接贴在了我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的小心肝之上,我顺势将她揽在怀里,一时竟神魂颠倒。不过,话说,人家抱着的女人,感觉都是软软的,棉棉的,暖暖的,但是我抱着的这个女人,怎么是软软的,冷冷的呢?咳,不管那么多了,有美女送上门来了,不吃白不吃啊。

    “啊,老鼠又来了!”她一面尖叫,一面使劲往我身上蹭,热啊,都到这个份上了,她还在那里装,此刻,我对她的敬仰之情更是犹如黄河患难,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她故作惊慌地抱着我的身子,在我身上来回蹭着,隔着那薄薄的睡裙,我只感觉到飘飘欲仙,一个没忍住,老子的节操当即碎了一地,真是太没面子了!那种情形就好像老子刚刚准备参加一场战斗,本来准备痛快淋漓地大战一场,结果刚披枪走上战场,就在云里雾里之间被人缴了枪械,你们说那丢人不丢人啊。

    我下意识地用手一摸,擦,火辣辣的脸上居然流血了。

    原来这死鬼的手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利爪,就是她那狗爪子把我的脸给划破了!

    “你这个贱人,枉我对你一片苦心,你却三番五次地加害于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撕碎,送给我的宝贝孩子当午饭吃!”

    程欣嗷嗷地叫了两声,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我见她面部渐渐变得狰狞,抽出铜钱剑准备直接去削她的脖子,我想我把她脑袋都砍了的话,她肯定也没法动弹了!哪知她双手一挡,再用力一抓,竟将我的铜钱剑抢到了她的手中。

    还好那铜钱剑是会认人的,一到了程欣手里就变成了七个小铜板,要不然我肯定会活生生地被她给劈死。

    “公子,你怎么不按我说的去做啊?真是急死人了!”小倩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的,不过她好象也是爱莫能助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啊,赶紧上我的身跟她打,我快不行了!”我重新念动驱剑诀,将铜钱剑招回到我的手中;然后开始左突右闪,尽量不再跟程欣发生正面冲突,以求小倩尽快上我的身来跟这y的斗个你死我活。

    “不行啊,我身上阴气太重,即使上了你的身,也没法弄出至纯至阳的精气——”

    擦,宰个养尸怎么还这么多规矩啊!看来她比那僵尸还厉害啊!

    “那姑奶奶啊,你说我现在怎么把那玩意儿弄出来啊?难道你脱光了让我看,不过我现在没有一点儿兴趣啊——”

    “哎,没办法了,我只能使出最下流的方法了——你赶紧掏出你那鸟玩意儿,让我在你的屁股上刺上一剑,这样你的精气也能出来!”小倩急急说道。

    “你特么又玩我是吧,你根本就没法拿剑,你怎么用它刺我屁股?”我一听小倩出的这个馊主意,差点没气晕在地。

    尼码,这都是特么的什么破办法啊?有这么玩的吗?

    “公子,我虽然不会驱剑,但是我可以吹风啊,我吹根尖树枝过来帮我,你赶紧把裤子脱了——”

    “擦,你特么还用尖树枝,你这是要玩死老子啊!”听小倩如此一说,我特么是坚决不干啊!这一招下流至极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不知道有没有成效勒,老子可坚决不冒这种风险。

    “哇——哇——”

    正在我跟小倩对白之际,一声婴儿的凄叫声又在这片小山坡上响起。

    先前还在土坑里啃尸体的那个血婴,忽然向我们这个方向爬来。

    此时王队长和胡金刚都还捂着流血的胸口在地上喘着粗气。

    程欣这y的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在我身上,因此暂时将他们放在一边置之不理,后来我才知道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是想让她的小宝贝儿去对付他们啊。

    “不好,这个血婴闻到血腥味上来了,它要开始吃你那两位受伤的朋友了——”小倩发现了险情,立即向我发出了警报。

    “妈的,你开什么玩笑,它不是才吃了一个人吗,它的胃口怎么会有那么大?”为了躲避程欣的追杀,我特么围着那片小树林左躲右闪,简直都快没气说话了。

    “一个算什么,它一天就是吃十个死人都不会嫌饱!还好它只吃流血的人和死人,要不然你现在就得首先去救陈姑娘了——”

    “那有什么法子可以宰它啊?”我又急急问道。

    “也是一样的办法,不过你不用刺它的眉心,只要你那铜钱剑上沾了精血,随便刺上它哪里它都会登时没命的——怎么办公子,你快拿主意啊,究竟是你自己lu还是我帮你弄啊?再犹豫不决的话你那两位朋友就没救了!”

    “我——我——哎,谁特么想出的这个馊主意啊!”听了小倩的话,老子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这是茅山道士们证实了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要想杀你面前这两个东西,就目前的条件来看,你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小倩娓娓而道。

    “妈的,还是老子自己来吧!”眼看形势愈加险恶,权衡再三后,我还是决定自己试试,看看现在能不能把那玩意儿弄出来,不然就救不了王队长他们了。

    也就在这个危机时刻,我忽然听得一声狗叫,再侧头一看,哈,穿制服背冲锋枪的警察上来了,看来这是王队长先前打电话叫的援兵到了啊!

    “有狗来了,这下也好办了,赶紧去弄点狗血在你的剑上,效果也是一样的!”小倩又道。

    “擦,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差点在我的伙伴们面前丢人现眼。”我边跑边埋怨道。

    “刚才不是没狗吗?”小倩很是委屈了回了一句。

    “哼哼,想用黑狗血杀我,你们想得真是太天真了!”程欣大概听到了我和小倩的对话,所以她也不再对我穷追不舍了,而是直接站定,闭眼凝神,并将双手伸于胸前,再慢慢地往上抬起,就像在无形中抓了一个东西往上提一样。

    “不好,她又在提气了!赶紧打乱她的阵法,要不然尸气一出,又要倒下一大片的人了。”小倩率先识破了程欣的伎俩。

    “那我怎样才能打乱她的阵法啊?”

    “刺她的肚心眼,所有的尸气都通过那里汇集最终传送到她嘴里吐出来。”

    “那尸气是不是刚才她吐的那黑气?”

    “当然是啊,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再不动手她就把尸气提上来了!”

    听得小倩这话,我再也不敢犹豫,提起铜钱剑又像程欣刺去,可是这y的穿着一件大红袍,我一时也拿不准她的肚心眼再哪儿,只能气急败坏地对着她的身体中央一阵乱捅。

    “敢坏我的好事!”

    虽然我的铜钱剑未抹上精血,暂时刺不死养尸程欣,不过我拿剑捅她的心门时,她也不能专心提气;因此她将双眼一睁,又一脚向我踹来!

    与此同时,五六个荷枪实弹的特警牵着德国警犬旺财冲到了我们身边。

    “快,散开!”一名特警对我一声大叫,我当即两个箭步,跃到了旺财身边。

    “公子,让他们别开枪!”

    小倩急急叫道。

    “为什么不开枪?赶紧打死她,也省了我的力——”

    我说这话的时候,五六名特警同时举枪将程欣围住。

    而先前那个血婴,竟爬到了胡金刚身边,一口咬住了他还在流血的右腿。

    “你这个死东西,快走开!”胡金刚惊叫着用手去瓣那血婴的脑袋,可是怎么也搬不开;看到他额头大汗淋漓,脸上青筋条条绽出,王队长又拣起地上已经断成几截的树棍对着那血婴的后脑勺一阵猛敲,可是棍子都打断了,那血婴却仍然卖力地啃着胡金刚的右腿。

    见此情景,我又提着铜钱剑冲到那血婴背后一阵猛砍,结果仍然无济于事。

    我草,一条黑色的巨蟒忽然从土堆里抬起了它那高昂的头颅,同时还向我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条件反射性地退后两步,拽起我旁边已经傻眼了的陈文娟,拔腿就跑。

    就在我俩迈动步子的瞬间,一声悲催的惨叫响彻了四野。

    我不由得好奇地一回头,猛然间才发现戴着脚镣的杨红财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他好象是刚刚从小土堆旁边站直了身子准备逃跑,结果就被那巨蟒一口含住了脑袋。

    王队长见状,惊惶中站定,从后腰摸出六四手枪,直接“砰砰砰”就是三枪。

    我见杨红财的手脚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反映,而那巨蟒却忽然抬起了它的头颅。

    擦,它直起了脑袋和前身,居然有两米多高,最可怖的是它竟硬生生地把杨红财的脑袋咬掉了!

    怪不得杨红财没挣扎几下就停止了抵抗,原来他已经在巨蟒的嘴里报销了!

    陈文娟见杨红财的身子直勾勾地倒在了地上,鲜血兀自还从他那已经断掉的颈脖中流出,她一个没忍住,将今天早上喝的稀饭吃的馒头全部吐了出来。

    我若不是看见胡金刚拿着冲锋枪对着那巨蟒疯狂扫射,我特么绝对不会停下脚步来看这惊悚的一幕啊!

    m的,这条巨蟒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啊?

    “快跑啊,我子弹快打完了!”胡金刚对着那巨蟒扫射的时候,他发现我们都停下了步子,惊慌之中他又是一声大叫。

    王队长将整个六四手枪里的子弹都打在了那巨蟒身上,我们也见到了有黑红色的液体从那家伙的身体里流出,可它y的居然不知道疼痛一般。

    草,这家伙是不死战神吗?

    一时之间,我们全都傻了眼。

    那巨蟒将杨红财的整个脑袋吞到肚子里之后,它忽然扭动了几下身子,尾巴像是在土坑里蹭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便翻到了土坑上面,我们这时才惊奇地发现它足有六七米之长,一个成年人的腿部那么大。

    “啊——它来了!”陈文娟见巨蟒向端着冲锋枪的胡金刚率先发动了进攻,顿时双眼圆睁,手指胡金刚站的方向一声大叫。

    王队长见到这个阵势,不顾生死地冲到那个土坑旁边,捡起我刚才因为逃跑而丢在地上的工兵铲,然后照着那巨蟒流血的地方就是一阵猛戳;而胡金刚则直接将冲锋枪往那巨蟒的血盆大口里掷去,同时他又去拣落在地上的另一把工兵铲。

    巨蟒受了两人这般打击,开始拼命地摇头扫尾。

    我见王队长和胡金刚跟巨蟒的厮杀陷入了胶着状态,于是我又拉上陈文娟,一个劲儿地催促道,“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不能跑——你手上拿着的剑是烧火棍吗,赶紧去帮王队长他们!”陈文娟见我又想背信弃义地溜之大吉,气急败坏的她转过身子,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也特么的踹得够狠的,直接将老子踹到了王队长身后;此时的王队长已经被那巨蟒的尾巴扫到了地上,他听得身后风声作响,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看,碰巧见我提着剑朝他这边扑来;于是危机中他大喜过望地叫道,“小江,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快用你的剑刺它的七寸!”

    “什么七寸八寸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七寸是什么东西啊!”我硬着头皮举起铜钱剑朝那巨蟒中间段流血的地方又是几剑猛刺,这下可好,原本还跟胡金刚斗得正酣的巨蟒,忽然停止了对他的进攻,转而将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七寸就是它的心脏,赶紧用你的刺它的心脏啊!”陈文娟在我们身后不远又是一声大叫,这y的没有武器,就捡起地上的泥土,远远地向那巨蟒掷去;虽然她这个行为看起来让人发笑,不过她这个勇气和精神还是可嘉的啊!

    “这——这——这家伙的心脏在那儿啊?”妈的,眼看着这家伙已经向我张开了血盆大口,可我特么的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心脏在哪儿啊!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所有的人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你妹的,这些家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啊!

    眼看着那巨蟒张开大口向我袭来,而我手中的铜钱剑却真像烧火棍一样一无是处,我特么竟一时傻眼,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好在胡金刚那哥们早料到那巨蟒会有这招似的,急中生智的他迅速解开了杨红财尸体上的铁制脚镣,然后奋力向那巨蟒口中掷去。

    就在那巨蟒的血口快要与我的脑袋交汇的瞬间,大铁链子带着迅疾的风声飞了出去,王队长眼疾手快地将我的双腿一拉,我跟着就扑倒在了地上。

    特么的好悬啊,王队长若不给我来上这一招,可能我的脑袋没被那巨蟒给吃掉,却被胡金刚扔出的铁镣给砸没了啊!

    “胡金刚,特么的有你这么玩的吗?”我看着胡金刚,哭着脸对他就是一顿大骂;这小子却并不理会我,挥舞着工兵铲又往那巨蟒面前冲锋。

    这次那巨蟒跟我们改变了战术,它直接就地一个翻滚,就将它庞大的身子滚到了胡金刚面前,然后这家伙用起了它最致命的招式——蛇缠身,直接将胡金刚整个身子用它的身子裹了起来。

    “金刚——”王队长见胡金刚就要罹难,向来很镇定的他也忽然乱了阵脚,举起工兵铲又照着那巨蟒的身子一阵猛拍;眼看那家伙黑血如注,却仍然还将胡金刚死死缠住。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文娟见了这阵势,竟掉着泪捡起胡金刚刚才用的那把工兵铲,跟着王队长一起猛拍那巨蟒的身子。

    此时的胡金刚已经脸色惨白,渐渐地快要窒息;眼看着那巨蟒又朝他的脑袋张开了血盆大口,我才猛然想起胡金刚是为了救我才被巨蟒缠住的,于是懦弱的我又提起铜钱剑,狂跳着朝它的脑袋劈去。

    话说我这一剑倒也是斜刺进了那巨蟒的口中,而且好象还扎在了它的上颚;为了不让它将我的手臂咬断,慌乱之中我竟松掉了握剑的右手;结果那巨蟒痛苦地将嘴一闭,剑身就从它的脑袋上冒了出去。看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自己将手松了,不然现在肯定已经断在它口中了。

    吃了这一剑,那巨蟒的锐气忽然少了许多,惊惧之余,我竟见到它y的慢慢松开了身子;原来我刚才无意中刺出的那一剑,竟穿过它的上颚,刺到了它的脑后脊椎骨上;而这个脊椎骨,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蛇的“三寸”中的一寸;再加上王队长跟陈文娟两人用工兵铲奋力猛戳,竟将那巨蟒的后半截身子活脱脱地给戳断了!

    王队长见那巨蟒的身子软了下去,脑袋也趴到了地上,他迅速冲到它的黑三角形脑袋面前,抡起工兵铲又是一阵猛拍;我和陈文娟则赶紧将奄奄一息的胡金刚从地上扶起来,我更是抱着他的身子大叫道,“金刚大哥啊,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就成你们家的罪人了啊——”

    “我——我死不了——”胡金刚咳嗽了一声,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地上还在流黑血的巨蟒的尸体,劫后余生的他微微对我们笑道,“没事了——王队长呢?”

    “我在这!”王队长丢掉手中的工兵铲,迅速走到我们面前,趴下身子后,他抓住胡金刚的手对兴奋地对我们说道,“太好了,那条蛇终于死了,咱们总算躲过了这一劫!”

    听说那巨蟒死了,我和陈文娟都不自觉地回过头来,果然见到那家伙的脑袋已经被拍扁了;而它断成两截的尸身,也是一动不动地了,看来这家伙还真被王队长送上了西方极乐啊!

    “小江,刚才你那一剑刺得太好了!估计就是你那一剑刺中了他的要害!”王队长拍着我的肩,对我又是一番大加赞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队长,我的功劳也不可没!你要给我们黄队长打电话,让他给我记一功!”陈文娟见王队长口头表扬我,她也不甘示弱。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公子,你别无选择!”

    小倩又对我大声叫道。

    “你上次也不是这么忽悠我的吗?关键时刻,你别跟我开这种国际玩笑啊,会出人命的!”我边跑边表示强烈的抗议。

    “哼哼,现在任何法子也救不了你们!”程欣那死家伙在我后面穷追不舍。

    还好这y的最近这一会儿没吐黑气出来,要不然我们哪还有机会跑啊!

    听见后面风声愈紧,我估摸着这y的马上又要捉住我了,情急之下,我咬破手指,往铜钱剑上一抹,再猛然一个回马刺,将剑直接向程欣的心脏捅去。

    只见点点红光之后,程欣忽然站定,用手往她的胸口摸了一把,我居然看到有绿色的液体从她的红色大鬼袍中溢出。

    擦,她终于受伤了啊!

    我正兴奋地想拍下手掌,庆祝一下这侥幸的胜利,哪知那死鬼忽然一个大耳巴刮子往我脸上扇来,疼得老子眼冒金星。

    第三章致命诱惑“想什么呢?“她走了几步,又转身回头,冲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地我问道。

    “哦——没,没想什么。”我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珠子盯着她屋内的摆设乱瞟。被一个穿着吊带的女人邀请进屋,尤其是被一个身材和容貌姣好的女人邀请进屋,这还是老子人生中第一次啊,怎么办呢,进还是不进啊?该不会是这y的整的另一出恶作剧吧?

    我又经不住看了一下四周的摆设,貌似没有摄像头之类的啊,这么说,即使我忍不住冲动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呢?

    “没想什么那就进来吧,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她用戏谑的表情看着我。

    也对,她都不怕,我还担心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她还强睡了我不成?不过,看她的姿色,貌似被她强睡了也还是不错的一件事,只是不知道,她有什么病没有啊,这个是我唯一担心的问题。

    “进来吧,就我一个人住,没有别人,我不会吃了你的;顺便把门关上,我去里屋给你拿身份证。”她再次冲我抛了一个媚眼,那个眼神,直看得我心里酥酥的发麻。

    热啊,叫我关门就不说了,还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还一个劲地给我狂送秋天的菠菜,这究竟是什么节奏呢?难道这包裹里还真是自w神器?难道她见到我了,更喜欢用现实版的,真人感受的?我忍不住浮想联翩。

    于是很自然地跨进了她的屋子,顺便按她的吩咐,关上了房门。

    从那一刻起,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地开始跳个不停。哎哟,今天这包裹,送得真tmd值啊,闻着她屋内散发的淡淡清香,先前的阴霾已经一扫而光了,现在留下的,除了激动,还是鸡动啊。

    因为没有拉开窗帘的缘故,屋内的光线有些暗淡,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的视觉。

    我环视了一下我所站位置的环境,这是一间约莫十七,八平米的屋子,一套三米来长的深黑色的沙发,一个暗红色茶几,一台21英寸的老式电视机,一台一米来高的白色饮水机,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双开门的长岭冰箱。哦,尼玛,一个人,用这么大的冰箱?胃口有点大哦!

    “站着干什么,坐吧。”她从里屋拿出身份证走了出来。看到我有些拘谨,便叫我坐下。

    “不了,还是站着,车子还在下面勒。”尼玛,本来我想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句话。

    “哦——身份证给你。”她微笑着把她的身份证递给我。

    我站在离她一尺的地方,怀着鸡动的心情,接过身份证,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她的家庭住址。

    “你不是这个地方的啊?”我实在是找不到话说了。哎,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就是这样的,遇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就开始变得手慌脚乱,更重要的是,思维十分跳跃啊,天马飞空地都不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

    “恩。南江市的,离江北不远,坐汽车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她完全没有了在电话里的刁蛮劲,语气和态度都是十分的柔和,与我想像中的那个老作怪的丑人,实在是判若两人啊。

    “88年的啊,我86的。”我看了她的出生日期,又忍不住问了这一句,没话找话的疾苦,实在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啊。

    “恩。”她再次点头。

    身份证看完了,她的态度也缓和了,我也再没有刁难她的必要了,于是把包裹夹在腋下,签字单和签字笔交给她,让她签字。

    “你帮我签了吧——”她看着我,不愿拿笔。

    “这个——不行啊,必须要本人签字!”尼玛,跟你还不熟悉,我要是帮你签了,你等几天说这个包裹没收到怎么办?

    “哦,那好吧——”她接过签收单,拿起签字笔,埋头,很不情愿地写了起来。

    这时,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偷窥着她吊带裙里的大好春光,忍不住垂涎三尺。

    哦,尼玛,居然连胸罩也没有带!看着她那隐约微耸的山峰,我忍不住就想把她推倒,再狠狠地捏上一把。不过,我向来就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这种事情,也只有在我的脑海里想想再yy一下罢了。

    “看够了没有。”她猛然抬头,正碰到我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做贼的人竟然被人抓了个现行,真是溴大发了啊。

    “什么哦——我看你签字找对了地方没有。”我赶紧从她手中接过签字单,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她看着我那窘迫尴尬的样子,倒也没有戳穿。

    “签对了吗?”她眨着调皮的眼睛问我,明知故问啊这是。

    看着她那*的眼神,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帮我把包裹打开下,我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好的。”她说。

    太好了!其实她不说,我也想让她这么做的,为毛?因为这样,我又可以在这屋里待上几分钟了,说不定几分钟以后的事情,就完全让人沉醉了啊!

    于是,我二话不说,拿起签字笔就在包裹上的胶带处扎了起来。

    “有刀,要我给你拿吗?”她见我用笔扎胶带,忍不住问道。

    “哦,不用,用这个弄惯了,马上就打开了。”话刚说完,包裹上面的口子就被我打开了。

    “你还真厉害啊。”她笑着看着我。

    “呵呵,习惯了。”我将包裹打开,然后慢慢放到茶几上。

    “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小心翼翼地从包裹里取出那个用泡沫包裹还有些沉重的家伙,问道。

    “绞肉机。”她漫不经心地答道。

    “绞肉机?”我有些纳闷了,取出泡沫一看,果真是一个红色的小型绞肉机。

    “你用这个绞肉?”我有点好奇。

    “是啊,准备装点香肠。”她淡淡地答道。

    哦,尼玛,六月份大热的天气,早上杀的猪下午肉就臭了,她居然说要装香肠,这还是老子第一次听说。

    她看着我一脸错愕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你先坐会儿吧,自己倒杯水喝,大热天的,多喝点水好;我先进去一下。”说完,她拿着身份证又往她的内屋走去。

    看来她还没有赶我走的意思,我拿着那个绞肉机开始沾沾自喜。

    看来还是有机会的啊。

    “啊——救命啊。”

    正当我拿着绞肉机坐在沙发上想入非非的时候,她从里屋里传来了尖叫之声。

    哦,尼玛,这又是什么节奏?

    为了展现一下英雄的真我风采,来不及多想,我直接放下绞肉机,径直冲了进去,没想到刚一冲进屋,就撞到一个软棉棉的东西,定睛一看,哦,我的ladygaga呀,居然与她撞了一个满怀,最重要的是,因为她那山峰有些挺拔,我的胸口竟然直接贴到了她的双峰之上!真的是太刺激,太惊险,太令人回味了。

    “啊——老鼠,老鼠!”她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趁这个当头,我更加仔细地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孔,乌黑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鹅蛋形的脸,眉宇间还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整个人看起来都让人沉醉;不过,唯一有些缺憾的就是,她的脸色十分惨白,让人看了冷然生出一丝寒意。

    我见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生性腼腆的我赶紧转移了视线,眼珠子灰溜溜的往屋内的摆设扫--这间睡屋大概也是10多平米,一架一米八的大床横卧在屋子中间,其次就是一个乳白色的衣柜,一个白色的梳妆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俊男美女的风景照,虽然屋内的灯光有些暗淡,我还是看到那照片上的男人笑得十分灿烂,他搂着的那女人更是笑得如痴如醉,不过看那女的样子,貌似不是眼前的她啊。我当时就有点纳闷了,这y的脑袋有问题吗,摆一张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照片在她的床头,难道那男人是她的弟弟,或是她的哥哥?

    就在我还有些心神不定的时候,那女的猛然用双手抱住了我的小蛮腰。

    面对她这突如其来的夺城攻势,我这个含苞欲放的纯情小c男竟有些不知所措,然后装b一样的看看四周,很傻很天真地问了一句,“老鼠在哪里啊?”

    “在--在那梳妆台下面,好大的一只!”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指那梳妆台。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装模作样地望去,尼玛,哪里有老鼠的影子,分明就是她故意在勾引老子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就算是个傻子,恐怕都已经看出来了吧!

    “到底要不要把她推倒了?——今天包里好像只有几十元钱啊,不知道钱够不够。”正当我独自徘徊犹豫的时候,没想到她竟然抱着我的身子一转,然后直接把我往那席梦思床上一推,本来屋子就比较小,加上门与那床的距离不是过远,面对这突来的惯力,我又没有站稳,直接抱着她仰面倒在了床上。

    “啊,好大一只老鼠,刚才跳到我脚上了!”热啊,她把我压在身下了,居然还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对她的敬仰之情,已经犹如那滔滔江水,绵延而不绝了。

    她的双峰直接贴在了我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的小心肝之上,我顺势将她揽在怀里,一时竟神魂颠倒。不过,话说,人家抱着的女人,感觉都是软软的,棉棉的,暖暖的,但是我抱着的这个女人,怎么是软软的,冷冷的呢?咳,不管那么多了,有美女送上门来了,不吃白不吃啊。

    “啊,老鼠又来了!”她一面尖叫,一面使劲往我身上蹭,热啊,都到这个份上了,她还在那里装,此刻,我对她的敬仰之情更是犹如黄河患难,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她故作惊慌地抱着我的身子,在我身上来回蹭着,隔着那薄薄的睡裙,我只感觉到飘飘欲仙,一个没忍住,老子的节操当即碎了一地,真是太没面子了!那种情形就好像老子刚刚准备参加一场战斗,本来准备痛快淋漓地大战一场,结果刚披枪走上战场,就在云里雾里之间被人缴了枪械,你们说那丢人不丢人啊。

    我下意识地用手一摸,擦,火辣辣的脸上居然流血了。

    原来这死鬼的手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利爪,就是她那狗爪子把我的脸给划破了!

    “你这个贱人,枉我对你一片苦心,你却三番五次地加害于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撕碎,送给我的宝贝孩子当午饭吃!”

    程欣嗷嗷地叫了两声,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我见她面部渐渐变得狰狞,抽出铜钱剑准备直接去削她的脖子,我想我把她脑袋都砍了的话,她肯定也没法动弹了!哪知她双手一挡,再用力一抓,竟将我的铜钱剑抢到了她的手中。

    还好那铜钱剑是会认人的,一到了程欣手里就变成了七个小铜板,要不然我肯定会活生生地被她给劈死。

    “公子,你怎么不按我说的去做啊?真是急死人了!”小倩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的,不过她好象也是爱莫能助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啊,赶紧上我的身跟她打,我快不行了!”我重新念动驱剑诀,将铜钱剑招回到我的手中;然后开始左突右闪,尽量不再跟程欣发生正面冲突,以求小倩尽快上我的身来跟这y的斗个你死我活。

    “不行啊,我身上阴气太重,即使上了你的身,也没法弄出至纯至阳的精气——”

    擦,宰个养尸怎么还这么多规矩啊!看来她比那僵尸还厉害啊!

    “那姑奶奶啊,你说我现在怎么把那玩意儿弄出来啊?难道你脱光了让我看,不过我现在没有一点儿兴趣啊——”

    “哎,没办法了,我只能使出最下流的方法了——你赶紧掏出你那鸟玩意儿,让我在你的屁股上刺上一剑,这样你的精气也能出来!”小倩急急说道。

    “你特么又玩我是吧,你根本就没法拿剑,你怎么用它刺我屁股?”我一听小倩出的这个馊主意,差点没气晕在地。

    尼码,这都是特么的什么破办法啊?有这么玩的吗?

    “公子,我虽然不会驱剑,但是我可以吹风啊,我吹根尖树枝过来帮我,你赶紧把裤子脱了——”

    “擦,你特么还用尖树枝,你这是要玩死老子啊!”听小倩如此一说,我特么是坚决不干啊!这一招下流至极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不知道有没有成效勒,老子可坚决不冒这种风险。

    “哇——哇——”

    正在我跟小倩对白之际,一声婴儿的凄叫声又在这片小山坡上响起。

    先前还在土坑里啃尸体的那个血婴,忽然向我们这个方向爬来。

    此时王队长和胡金刚都还捂着流血的胸口在地上喘着粗气。

    程欣这y的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在我身上,因此暂时将他们放在一边置之不理,后来我才知道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是想让她的小宝贝儿去对付他们啊。

    “不好,这个血婴闻到血腥味上来了,它要开始吃你那两位受伤的朋友了——”小倩发现了险情,立即向我发出了警报。

    “妈的,你开什么玩笑,它不是才吃了一个人吗,它的胃口怎么会有那么大?”为了躲避程欣的追杀,我特么围着那片小树林左躲右闪,简直都快没气说话了。

    “一个算什么,它一天就是吃十个死人都不会嫌饱!还好它只吃流血的人和死人,要不然你现在就得首先去救陈姑娘了——”

    “那有什么法子可以宰它啊?”我又急急问道。

    “也是一样的办法,不过你不用刺它的眉心,只要你那铜钱剑上沾了精血,随便刺上它哪里它都会登时没命的——怎么办公子,你快拿主意啊,究竟是你自己lu还是我帮你弄啊?再犹豫不决的话你那两位朋友就没救了!”

    “我——我——哎,谁特么想出的这个馊主意啊!”听了小倩的话,老子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这是茅山道士们证实了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要想杀你面前这两个东西,就目前的条件来看,你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小倩娓娓而道。

    “妈的,还是老子自己来吧!”眼看形势愈加险恶,权衡再三后,我还是决定自己试试,看看现在能不能把那玩意儿弄出来,不然就救不了王队长他们了。

    也就在这个危机时刻,我忽然听得一声狗叫,再侧头一看,哈,穿制服背冲锋枪的警察上来了,看来这是王队长先前打电话叫的援兵到了啊!

    “有狗来了,这下也好办了,赶紧去弄点狗血在你的剑上,效果也是一样的!”小倩又道。

    “擦,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差点在我的伙伴们面前丢人现眼。”我边跑边埋怨道。

    “刚才不是没狗吗?”小倩很是委屈了回了一句。

    “哼哼,想用黑狗血杀我,你们想得真是太天真了!”程欣大概听到了我和小倩的对话,所以她也不再对我穷追不舍了,而是直接站定,闭眼凝神,并将双手伸于胸前,再慢慢地往上抬起,就像在无形中抓了一个东西往上提一样。

    “不好,她又在提气了!赶紧打乱她的阵法,要不然尸气一出,又要倒下一大片的人了。”小倩率先识破了程欣的伎俩。

    “那我怎样才能打乱她的阵法啊?”

    “刺她的肚心眼,所有的尸气都通过那里汇集最终传送到她嘴里吐出来。”

    “那尸气是不是刚才她吐的那黑气?”

    “当然是啊,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再不动手她就把尸气提上来了!”

    听得小倩这话,我再也不敢犹豫,提起铜钱剑又像程欣刺去,可是这y的穿着一件大红袍,我一时也拿不准她的肚心眼再哪儿,只能气急败坏地对着她的身体中央一阵乱捅。

    “敢坏我的好事!”

    虽然我的铜钱剑未抹上精血,暂时刺不死养尸程欣,不过我拿剑捅她的心门时,她也不能专心提气;因此她将双眼一睁,又一脚向我踹来!

    与此同时,五六个荷枪实弹的特警牵着德国警犬旺财冲到了我们身边。

    “快,散开!”一名特警对我一声大叫,我当即两个箭步,跃到了旺财身边。

    “公子,让他们别开枪!”

    小倩急急叫道。

    “为什么不开枪?赶紧打死她,也省了我的力——”

    我说这话的时候,五六名特警同时举枪将程欣围住。

    而先前那个血婴,竟爬到了胡金刚身边,一口咬住了他还在流血的右腿。

    “你这个死东西,快走开!”胡金刚惊叫着用手去瓣那血婴的脑袋,可是怎么也搬不开;看到他额头大汗淋漓,脸上青筋条条绽出,王队长又拣起地上已经断成几截的树棍对着那血婴的后脑勺一阵猛敲,可是棍子都打断了,那血婴却仍然卖力地啃着胡金刚的右腿。

    见此情景,我又提着铜钱剑冲到那血婴背后一阵猛砍,结果仍然无济于事。

    我草,一条黑色的巨蟒忽然从土堆里抬起了它那高昂的头颅,同时还向我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条件反射性地退后两步,拽起我旁边已经傻眼了的陈文娟,拔腿就跑。

    就在我俩迈动步子的瞬间,一声悲催的惨叫响彻了四野。

    我不由得好奇地一回头,猛然间才发现戴着脚镣的杨红财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他好象是刚刚从小土堆旁边站直了身子准备逃跑,结果就被那巨蟒一口含住了脑袋。

    王队长见状,惊惶中站定,从后腰摸出六四手枪,直接“砰砰砰”就是三枪。

    我见杨红财的手脚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反映,而那巨蟒却忽然抬起了它的头颅。

    擦,它直起了脑袋和前身,居然有两米多高,最可怖的是它竟硬生生地把杨红财的脑袋咬掉了!

    怪不得杨红财没挣扎几下就停止了抵抗,原来他已经在巨蟒的嘴里报销了!

    陈文娟见杨红财的身子直勾勾地倒在了地上,鲜血兀自还从他那已经断掉的颈脖中流出,她一个没忍住,将今天早上喝的稀饭吃的馒头全部吐了出来。

    我若不是看见胡金刚拿着冲锋枪对着那巨蟒疯狂扫射,我特么绝对不会停下脚步来看这惊悚的一幕啊!

    m的,这条巨蟒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啊?

    “快跑啊,我子弹快打完了!”胡金刚对着那巨蟒扫射的时候,他发现我们都停下了步子,惊慌之中他又是一声大叫。

    王队长将整个六四手枪里的子弹都打在了那巨蟒身上,我们也见到了有黑红色的液体从那家伙的身体里流出,可它y的居然不知道疼痛一般。

    草,这家伙是不死战神吗?

    一时之间,我们全都傻了眼。

    那巨蟒将杨红财的整个脑袋吞到肚子里之后,它忽然扭动了几下身子,尾巴像是在土坑里蹭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便翻到了土坑上面,我们这时才惊奇地发现它足有六七米之长,一个成年人的腿部那么大。

    “啊——它来了!”陈文娟见巨蟒向端着冲锋枪的胡金刚率先发动了进攻,顿时双眼圆睁,手指胡金刚站的方向一声大叫。

    王队长见到这个阵势,不顾生死地冲到那个土坑旁边,捡起我刚才因为逃跑而丢在地上的工兵铲,然后照着那巨蟒流血的地方就是一阵猛戳;而胡金刚则直接将冲锋枪往那巨蟒的血盆大口里掷去,同时他又去拣落在地上的另一把工兵铲。

    巨蟒受了两人这般打击,开始拼命地摇头扫尾。

    我见王队长和胡金刚跟巨蟒的厮杀陷入了胶着状态,于是我又拉上陈文娟,一个劲儿地催促道,“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不能跑——你手上拿着的剑是烧火棍吗,赶紧去帮王队长他们!”陈文娟见我又想背信弃义地溜之大吉,气急败坏的她转过身子,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也特么的踹得够狠的,直接将老子踹到了王队长身后;此时的王队长已经被那巨蟒的尾巴扫到了地上,他听得身后风声作响,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看,碰巧见我提着剑朝他这边扑来;于是危机中他大喜过望地叫道,“小江,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快用你的剑刺它的七寸!”

    “什么七寸八寸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七寸是什么东西啊!”我硬着头皮举起铜钱剑朝那巨蟒中间段流血的地方又是几剑猛刺,这下可好,原本还跟胡金刚斗得正酣的巨蟒,忽然停止了对他的进攻,转而将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七寸就是它的心脏,赶紧用你的刺它的心脏啊!”陈文娟在我们身后不远又是一声大叫,这y的没有武器,就捡起地上的泥土,远远地向那巨蟒掷去;虽然她这个行为看起来让人发笑,不过她这个勇气和精神还是可嘉的啊!

    “这——这——这家伙的心脏在那儿啊?”妈的,眼看着这家伙已经向我张开了血盆大口,可我特么的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心脏在哪儿啊!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所有的人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你妹的,这些家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啊!

    眼看着那巨蟒张开大口向我袭来,而我手中的铜钱剑却真像烧火棍一样一无是处,我特么竟一时傻眼,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好在胡金刚那哥们早料到那巨蟒会有这招似的,急中生智的他迅速解开了杨红财尸体上的铁制脚镣,然后奋力向那巨蟒口中掷去。

    就在那巨蟒的血口快要与我的脑袋交汇的瞬间,大铁链子带着迅疾的风声飞了出去,王队长眼疾手快地将我的双腿一拉,我跟着就扑倒在了地上。

    特么的好悬啊,王队长若不给我来上这一招,可能我的脑袋没被那巨蟒给吃掉,却被胡金刚扔出的铁镣给砸没了啊!

    “胡金刚,特么的有你这么玩的吗?”我看着胡金刚,哭着脸对他就是一顿大骂;这小子却并不理会我,挥舞着工兵铲又往那巨蟒面前冲锋。

    这次那巨蟒跟我们改变了战术,它直接就地一个翻滚,就将它庞大的身子滚到了胡金刚面前,然后这家伙用起了它最致命的招式——蛇缠身,直接将胡金刚整个身子用它的身子裹了起来。

    “金刚——”王队长见胡金刚就要罹难,向来很镇定的他也忽然乱了阵脚,举起工兵铲又照着那巨蟒的身子一阵猛拍;眼看那家伙黑血如注,却仍然还将胡金刚死死缠住。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文娟见了这阵势,竟掉着泪捡起胡金刚刚才用的那把工兵铲,跟着王队长一起猛拍那巨蟒的身子。

    此时的胡金刚已经脸色惨白,渐渐地快要窒息;眼看着那巨蟒又朝他的脑袋张开了血盆大口,我才猛然想起胡金刚是为了救我才被巨蟒缠住的,于是懦弱的我又提起铜钱剑,狂跳着朝它的脑袋劈去。

    话说我这一剑倒也是斜刺进了那巨蟒的口中,而且好象还扎在了它的上颚;为了不让它将我的手臂咬断,慌乱之中我竟松掉了握剑的右手;结果那巨蟒痛苦地将嘴一闭,剑身就从它的脑袋上冒了出去。看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自己将手松了,不然现在肯定已经断在它口中了。

    吃了这一剑,那巨蟒的锐气忽然少了许多,惊惧之余,我竟见到它y的慢慢松开了身子;原来我刚才无意中刺出的那一剑,竟穿过它的上颚,刺到了它的脑后脊椎骨上;而这个脊椎骨,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蛇的“三寸”中的一寸;再加上王队长跟陈文娟两人用工兵铲奋力猛戳,竟将那巨蟒的后半截身子活脱脱地给戳断了!

    王队长见那巨蟒的身子软了下去,脑袋也趴到了地上,他迅速冲到它的黑三角形脑袋面前,抡起工兵铲又是一阵猛拍;我和陈文娟则赶紧将奄奄一息的胡金刚从地上扶起来,我更是抱着他的身子大叫道,“金刚大哥啊,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就成你们家的罪人了啊——”

    “我——我死不了——”胡金刚咳嗽了一声,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地上还在流黑血的巨蟒的尸体,劫后余生的他微微对我们笑道,“没事了——王队长呢?”

    “我在这!”王队长丢掉手中的工兵铲,迅速走到我们面前,趴下身子后,他抓住胡金刚的手对兴奋地对我们说道,“太好了,那条蛇终于死了,咱们总算躲过了这一劫!”

    听说那巨蟒死了,我和陈文娟都不自觉地回过头来,果然见到那家伙的脑袋已经被拍扁了;而它断成两截的尸身,也是一动不动地了,看来这家伙还真被王队长送上了西方极乐啊!

    “小江,刚才你那一剑刺得太好了!估计就是你那一剑刺中了他的要害!”王队长拍着我的肩,对我又是一番大加赞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队长,我的功劳也不可没!你要给我们黄队长打电话,让他给我记一功!”陈文娟见王队长口头表扬我,她也不甘示弱。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公子,你别无选择!”

    小倩又对我大声叫道。

    “你上次也不是这么忽悠我的吗?关键时刻,你别跟我开这种国际玩笑啊,会出人命的!”我边跑边表示强烈的抗议。

    “哼哼,现在任何法子也救不了你们!”程欣那死家伙在我后面穷追不舍。

    还好这y的最近这一会儿没吐黑气出来,要不然我们哪还有机会跑啊!

    听见后面风声愈紧,我估摸着这y的马上又要捉住我了,情急之下,我咬破手指,往铜钱剑上一抹,再猛然一个回马刺,将剑直接向程欣的心脏捅去。

    只见点点红光之后,程欣忽然站定,用手往她的胸口摸了一把,我居然看到有绿色的液体从她的红色大鬼袍中溢出。

    擦,她终于受伤了啊!

    我正兴奋地想拍下手掌,庆祝一下这侥幸的胜利,哪知那死鬼忽然一个大耳巴刮子往我脸上扇来,疼得老子眼冒金星。

    第三章致命诱惑“想什么呢?“她走了几步,又转身回头,冲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地我问道。

    “哦——没,没想什么。”我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珠子盯着她屋内的摆设乱瞟。被一个穿着吊带的女人邀请进屋,尤其是被一个身材和容貌姣好的女人邀请进屋,这还是老子人生中第一次啊,怎么办呢,进还是不进啊?该不会是这y的整的另一出恶作剧吧?

    我又经不住看了一下四周的摆设,貌似没有摄像头之类的啊,这么说,即使我忍不住冲动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呢?

    “没想什么那就进来吧,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她用戏谑的表情看着我。

    也对,她都不怕,我还担心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她还强睡了我不成?不过,看她的姿色,貌似被她强睡了也还是不错的一件事,只是不知道,她有什么病没有啊,这个是我唯一担心的问题。

    “进来吧,就我一个人住,没有别人,我不会吃了你的;顺便把门关上,我去里屋给你拿身份证。”她再次冲我抛了一个媚眼,那个眼神,直看得我心里酥酥的发麻。

    热啊,叫我关门就不说了,还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还一个劲地给我狂送秋天的菠菜,这究竟是什么节奏呢?难道这包裹里还真是自w神器?难道她见到我了,更喜欢用现实版的,真人感受的?我忍不住浮想联翩。

    于是很自然地跨进了她的屋子,顺便按她的吩咐,关上了房门。

    从那一刻起,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地开始跳个不停。哎哟,今天这包裹,送得真tmd值啊,闻着她屋内散发的淡淡清香,先前的阴霾已经一扫而光了,现在留下的,除了激动,还是鸡动啊。

    因为没有拉开窗帘的缘故,屋内的光线有些暗淡,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的视觉。

    我环视了一下我所站位置的环境,这是一间约莫十七,八平米的屋子,一套三米来长的深黑色的沙发,一个暗红色茶几,一台21英寸的老式电视机,一台一米来高的白色饮水机,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双开门的长岭冰箱。哦,尼玛,一个人,用这么大的冰箱?胃口有点大哦!

    “站着干什么,坐吧。”她从里屋拿出身份证走了出来。看到我有些拘谨,便叫我坐下。

    “不了,还是站着,车子还在下面勒。”尼玛,本来我想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句话。

    “哦——身份证给你。”她微笑着把她的身份证递给我。

    我站在离她一尺的地方,怀着鸡动的心情,接过身份证,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她的家庭住址。

    “你不是这个地方的啊?”我实在是找不到话说了。哎,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就是这样的,遇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就开始变得手慌脚乱,更重要的是,思维十分跳跃啊,天马飞空地都不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

    “恩。南江市的,离江北不远,坐汽车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她完全没有了在电话里的刁蛮劲,语气和态度都是十分的柔和,与我想像中的那个老作怪的丑人,实在是判若两人啊。

    “88年的啊,我86的。”我看了她的出生日期,又忍不住问了这一句,没话找话的疾苦,实在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啊。

    “恩。”她再次点头。

    身份证看完了,她的态度也缓和了,我也再没有刁难她的必要了,于是把包裹夹在腋下,签字单和签字笔交给她,让她签字。

    “你帮我签了吧——”她看着我,不愿拿笔。

    “这个——不行啊,必须要本人签字!”尼玛,跟你还不熟悉,我要是帮你签了,你等几天说这个包裹没收到怎么办?

    “哦,那好吧——”她接过签收单,拿起签字笔,埋头,很不情愿地写了起来。

    这时,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偷窥着她吊带裙里的大好春光,忍不住垂涎三尺。

    哦,尼玛,居然连胸罩也没有带!看着她那隐约微耸的山峰,我忍不住就想把她推倒,再狠狠地捏上一把。不过,我向来就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这种事情,也只有在我的脑海里想想再yy一下罢了。

    “看够了没有。”她猛然抬头,正碰到我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做贼的人竟然被人抓了个现行,真是溴大发了啊。

    “什么哦——我看你签字找对了地方没有。”我赶紧从她手中接过签字单,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她看着我那窘迫尴尬的样子,倒也没有戳穿。

    “签对了吗?”她眨着调皮的眼睛问我,明知故问啊这是。

    看着她那*的眼神,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帮我把包裹打开下,我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好的。”她说。

    太好了!其实她不说,我也想让她这么做的,为毛?因为这样,我又可以在这屋里待上几分钟了,说不定几分钟以后的事情,就完全让人沉醉了啊!

    于是,我二话不说,拿起签字笔就在包裹上的胶带处扎了起来。

    “有刀,要我给你拿吗?”她见我用笔扎胶带,忍不住问道。

    “哦,不用,用这个弄惯了,马上就打开了。”话刚说完,包裹上面的口子就被我打开了。

    “你还真厉害啊。”她笑着看着我。

    “呵呵,习惯了。”我将包裹打开,然后慢慢放到茶几上。

    “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小心翼翼地从包裹里取出那个用泡沫包裹还有些沉重的家伙,问道。

    “绞肉机。”她漫不经心地答道。

    “绞肉机?”我有些纳闷了,取出泡沫一看,果真是一个红色的小型绞肉机。

    “你用这个绞肉?”我有点好奇。

    “是啊,准备装点香肠。”她淡淡地答道。

    哦,尼玛,六月份大热的天气,早上杀的猪下午肉就臭了,她居然说要装香肠,这还是老子第一次听说。

    她看着我一脸错愕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你先坐会儿吧,自己倒杯水喝,大热天的,多喝点水好;我先进去一下。”说完,她拿着身份证又往她的内屋走去。

    看来她还没有赶我走的意思,我拿着那个绞肉机开始沾沾自喜。

    看来还是有机会的啊。

    “啊——救命啊。”

    正当我拿着绞肉机坐在沙发上想入非非的时候,她从里屋里传来了尖叫之声。

    哦,尼玛,这又是什么节奏?

    为了展现一下英雄的真我风采,来不及多想,我直接放下绞肉机,径直冲了进去,没想到刚一冲进屋,就撞到一个软棉棉的东西,定睛一看,哦,我的ladygaga呀,居然与她撞了一个满怀,最重要的是,因为她那山峰有些挺拔,我的胸口竟然直接贴到了她的双峰之上!真的是太刺激,太惊险,太令人回味了。

    “啊——老鼠,老鼠!”她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趁这个当头,我更加仔细地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孔,乌黑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鹅蛋形的脸,眉宇间还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整个人看起来都让人沉醉;不过,唯一有些缺憾的就是,她的脸色十分惨白,让人看了冷然生出一丝寒意。

    我见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生性腼腆的我赶紧转移了视线,眼珠子灰溜溜的往屋内的摆设扫--这间睡屋大概也是10多平米,一架一米八的大床横卧在屋子中间,其次就是一个乳白色的衣柜,一个白色的梳妆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俊男美女的风景照,虽然屋内的灯光有些暗淡,我还是看到那照片上的男人笑得十分灿烂,他搂着的那女人更是笑得如痴如醉,不过看那女的样子,貌似不是眼前的她啊。我当时就有点纳闷了,这y的脑袋有问题吗,摆一张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照片在她的床头,难道那男人是她的弟弟,或是她的哥哥?

    就在我还有些心神不定的时候,那女的猛然用双手抱住了我的小蛮腰。

    面对她这突如其来的夺城攻势,我这个含苞欲放的纯情小c男竟有些不知所措,然后装b一样的看看四周,很傻很天真地问了一句,“老鼠在哪里啊?”

    “在--在那梳妆台下面,好大的一只!”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指那梳妆台。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装模作样地望去,尼玛,哪里有老鼠的影子,分明就是她故意在勾引老子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就算是个傻子,恐怕都已经看出来了吧!

    “到底要不要把她推倒了?——今天包里好像只有几十元钱啊,不知道钱够不够。”正当我独自徘徊犹豫的时候,没想到她竟然抱着我的身子一转,然后直接把我往那席梦思床上一推,本来屋子就比较小,加上门与那床的距离不是过远,面对这突来的惯力,我又没有站稳,直接抱着她仰面倒在了床上。

    “啊,好大一只老鼠,刚才跳到我脚上了!”热啊,她把我压在身下了,居然还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对她的敬仰之情,已经犹如那滔滔江水,绵延而不绝了。

    她的双峰直接贴在了我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的小心肝之上,我顺势将她揽在怀里,一时竟神魂颠倒。不过,话说,人家抱着的女人,感觉都是软软的,棉棉的,暖暖的,但是我抱着的这个女人,怎么是软软的,冷冷的呢?咳,不管那么多了,有美女送上门来了,不吃白不吃啊。

    “啊,老鼠又来了!”她一面尖叫,一面使劲往我身上蹭,热啊,都到这个份上了,她还在那里装,此刻,我对她的敬仰之情更是犹如黄河患难,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她故作惊慌地抱着我的身子,在我身上来回蹭着,隔着那薄薄的睡裙,我只感觉到飘飘欲仙,一个没忍住,老子的节操当即碎了一地,真是太没面子了!那种情形就好像老子刚刚准备参加一场战斗,本来准备痛快淋漓地大战一场,结果刚披枪走上战场,就在云里雾里之间被人缴了枪械,你们说那丢人不丢人啊。

    我下意识地用手一摸,擦,火辣辣的脸上居然流血了。

    原来这死鬼的手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利爪,就是她那狗爪子把我的脸给划破了!

    “你这个贱人,枉我对你一片苦心,你却三番五次地加害于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撕碎,送给我的宝贝孩子当午饭吃!”

    程欣嗷嗷地叫了两声,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我见她面部渐渐变得狰狞,抽出铜钱剑准备直接去削她的脖子,我想我把她脑袋都砍了的话,她肯定也没法动弹了!哪知她双手一挡,再用力一抓,竟将我的铜钱剑抢到了她的手中。

    还好那铜钱剑是会认人的,一到了程欣手里就变成了七个小铜板,要不然我肯定会活生生地被她给劈死。

    “公子,你怎么不按我说的去做啊?真是急死人了!”小倩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的,不过她好象也是爱莫能助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啊,赶紧上我的身跟她打,我快不行了!”我重新念动驱剑诀,将铜钱剑招回到我的手中;然后开始左突右闪,尽量不再跟程欣发生正面冲突,以求小倩尽快上我的身来跟这y的斗个你死我活。

    “不行啊,我身上阴气太重,即使上了你的身,也没法弄出至纯至阳的精气——”

    擦,宰个养尸怎么还这么多规矩啊!看来她比那僵尸还厉害啊!

    “那姑奶奶啊,你说我现在怎么把那玩意儿弄出来啊?难道你脱光了让我看,不过我现在没有一点儿兴趣啊——”

    “哎,没办法了,我只能使出最下流的方法了——你赶紧掏出你那鸟玩意儿,让我在你的屁股上刺上一剑,这样你的精气也能出来!”小倩急急说道。

    “你特么又玩我是吧,你根本就没法拿剑,你怎么用它刺我屁股?”我一听小倩出的这个馊主意,差点没气晕在地。

    尼码,这都是特么的什么破办法啊?有这么玩的吗?

    “公子,我虽然不会驱剑,但是我可以吹风啊,我吹根尖树枝过来帮我,你赶紧把裤子脱了——”

    “擦,你特么还用尖树枝,你这是要玩死老子啊!”听小倩如此一说,我特么是坚决不干啊!这一招下流至极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不知道有没有成效勒,老子可坚决不冒这种风险。

    “哇——哇——”

    正在我跟小倩对白之际,一声婴儿的凄叫声又在这片小山坡上响起。

    先前还在土坑里啃尸体的那个血婴,忽然向我们这个方向爬来。

    此时王队长和胡金刚都还捂着流血的胸口在地上喘着粗气。

    程欣这y的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在我身上,因此暂时将他们放在一边置之不理,后来我才知道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是想让她的小宝贝儿去对付他们啊。

    “不好,这个血婴闻到血腥味上来了,它要开始吃你那两位受伤的朋友了——”小倩发现了险情,立即向我发出了警报。

    “妈的,你开什么玩笑,它不是才吃了一个人吗,它的胃口怎么会有那么大?”为了躲避程欣的追杀,我特么围着那片小树林左躲右闪,简直都快没气说话了。

    “一个算什么,它一天就是吃十个死人都不会嫌饱!还好它只吃流血的人和死人,要不然你现在就得首先去救陈姑娘了——”

    “那有什么法子可以宰它啊?”我又急急问道。

    “也是一样的办法,不过你不用刺它的眉心,只要你那铜钱剑上沾了精血,随便刺上它哪里它都会登时没命的——怎么办公子,你快拿主意啊,究竟是你自己lu还是我帮你弄啊?再犹豫不决的话你那两位朋友就没救了!”

    “我——我——哎,谁特么想出的这个馊主意啊!”听了小倩的话,老子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这是茅山道士们证实了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要想杀你面前这两个东西,就目前的条件来看,你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小倩娓娓而道。

    “妈的,还是老子自己来吧!”眼看形势愈加险恶,权衡再三后,我还是决定自己试试,看看现在能不能把那玩意儿弄出来,不然就救不了王队长他们了。

    也就在这个危机时刻,我忽然听得一声狗叫,再侧头一看,哈,穿制服背冲锋枪的警察上来了,看来这是王队长先前打电话叫的援兵到了啊!

    “有狗来了,这下也好办了,赶紧去弄点狗血在你的剑上,效果也是一样的!”小倩又道。

    “擦,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差点在我的伙伴们面前丢人现眼。”我边跑边埋怨道。

    “刚才不是没狗吗?”小倩很是委屈了回了一句。

    “哼哼,想用黑狗血杀我,你们想得真是太天真了!”程欣大概听到了我和小倩的对话,所以她也不再对我穷追不舍了,而是直接站定,闭眼凝神,并将双手伸于胸前,再慢慢地往上抬起,就像在无形中抓了一个东西往上提一样。

    “不好,她又在提气了!赶紧打乱她的阵法,要不然尸气一出,又要倒下一大片的人了。”小倩率先识破了程欣的伎俩。

    “那我怎样才能打乱她的阵法啊?”

    “刺她的肚心眼,所有的尸气都通过那里汇集最终传送到她嘴里吐出来。”

    “那尸气是不是刚才她吐的那黑气?”

    “当然是啊,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再不动手她就把尸气提上来了!”

    听得小倩这话,我再也不敢犹豫,提起铜钱剑又像程欣刺去,可是这y的穿着一件大红袍,我一时也拿不准她的肚心眼再哪儿,只能气急败坏地对着她的身体中央一阵乱捅。

    “敢坏我的好事!”

    虽然我的铜钱剑未抹上精血,暂时刺不死养尸程欣,不过我拿剑捅她的心门时,她也不能专心提气;因此她将双眼一睁,又一脚向我踹来!

    与此同时,五六个荷枪实弹的特警牵着德国警犬旺财冲到了我们身边。

    “快,散开!”一名特警对我一声大叫,我当即两个箭步,跃到了旺财身边。

    “公子,让他们别开枪!”

    小倩急急叫道。

    “为什么不开枪?赶紧打死她,也省了我的力——”

    我说这话的时候,五六名特警同时举枪将程欣围住。

    而先前那个血婴,竟爬到了胡金刚身边,一口咬住了他还在流血的右腿。

    “你这个死东西,快走开!”胡金刚惊叫着用手去瓣那血婴的脑袋,可是怎么也搬不开;看到他额头大汗淋漓,脸上青筋条条绽出,王队长又拣起地上已经断成几截的树棍对着那血婴的后脑勺一阵猛敲,可是棍子都打断了,那血婴却仍然卖力地啃着胡金刚的右腿。

    见此情景,我又提着铜钱剑冲到那血婴背后一阵猛砍,结果仍然无济于事。

    我草,一条黑色的巨蟒忽然从土堆里抬起了它那高昂的头颅,同时还向我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条件反射性地退后两步,拽起我旁边已经傻眼了的陈文娟,拔腿就跑。

    就在我俩迈动步子的瞬间,一声悲催的惨叫响彻了四野。

    我不由得好奇地一回头,猛然间才发现戴着脚镣的杨红财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他好象是刚刚从小土堆旁边站直了身子准备逃跑,结果就被那巨蟒一口含住了脑袋。

    王队长见状,惊惶中站定,从后腰摸出六四手枪,直接“砰砰砰”就是三枪。

    我见杨红财的手脚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反映,而那巨蟒却忽然抬起了它的头颅。

    擦,它直起了脑袋和前身,居然有两米多高,最可怖的是它竟硬生生地把杨红财的脑袋咬掉了!

    怪不得杨红财没挣扎几下就停止了抵抗,原来他已经在巨蟒的嘴里报销了!

    陈文娟见杨红财的身子直勾勾地倒在了地上,鲜血兀自还从他那已经断掉的颈脖中流出,她一个没忍住,将今天早上喝的稀饭吃的馒头全部吐了出来。

    我若不是看见胡金刚拿着冲锋枪对着那巨蟒疯狂扫射,我特么绝对不会停下脚步来看这惊悚的一幕啊!

    m的,这条巨蟒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啊?

    “快跑啊,我子弹快打完了!”胡金刚对着那巨蟒扫射的时候,他发现我们都停下了步子,惊慌之中他又是一声大叫。

    王队长将整个六四手枪里的子弹都打在了那巨蟒身上,我们也见到了有黑红色的液体从那家伙的身体里流出,可它y的居然不知道疼痛一般。

    草,这家伙是不死战神吗?

    一时之间,我们全都傻了眼。

    那巨蟒将杨红财的整个脑袋吞到肚子里之后,它忽然扭动了几下身子,尾巴像是在土坑里蹭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便翻到了土坑上面,我们这时才惊奇地发现它足有六七米之长,一个成年人的腿部那么大。

    “啊——它来了!”陈文娟见巨蟒向端着冲锋枪的胡金刚率先发动了进攻,顿时双眼圆睁,手指胡金刚站的方向一声大叫。

    王队长见到这个阵势,不顾生死地冲到那个土坑旁边,捡起我刚才因为逃跑而丢在地上的工兵铲,然后照着那巨蟒流血的地方就是一阵猛戳;而胡金刚则直接将冲锋枪往那巨蟒的血盆大口里掷去,同时他又去拣落在地上的另一把工兵铲。

    巨蟒受了两人这般打击,开始拼命地摇头扫尾。

    我见王队长和胡金刚跟巨蟒的厮杀陷入了胶着状态,于是我又拉上陈文娟,一个劲儿地催促道,“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不能跑——你手上拿着的剑是烧火棍吗,赶紧去帮王队长他们!”陈文娟见我又想背信弃义地溜之大吉,气急败坏的她转过身子,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也特么的踹得够狠的,直接将老子踹到了王队长身后;此时的王队长已经被那巨蟒的尾巴扫到了地上,他听得身后风声作响,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看,碰巧见我提着剑朝他这边扑来;于是危机中他大喜过望地叫道,“小江,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快用你的剑刺它的七寸!”

    “什么七寸八寸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七寸是什么东西啊!”我硬着头皮举起铜钱剑朝那巨蟒中间段流血的地方又是几剑猛刺,这下可好,原本还跟胡金刚斗得正酣的巨蟒,忽然停止了对他的进攻,转而将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七寸就是它的心脏,赶紧用你的刺它的心脏啊!”陈文娟在我们身后不远又是一声大叫,这y的没有武器,就捡起地上的泥土,远远地向那巨蟒掷去;虽然她这个行为看起来让人发笑,不过她这个勇气和精神还是可嘉的啊!

    “这——这——这家伙的心脏在那儿啊?”妈的,眼看着这家伙已经向我张开了血盆大口,可我特么的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心脏在哪儿啊!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所有的人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你妹的,这些家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啊!

    眼看着那巨蟒张开大口向我袭来,而我手中的铜钱剑却真像烧火棍一样一无是处,我特么竟一时傻眼,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好在胡金刚那哥们早料到那巨蟒会有这招似的,急中生智的他迅速解开了杨红财尸体上的铁制脚镣,然后奋力向那巨蟒口中掷去。

    就在那巨蟒的血口快要与我的脑袋交汇的瞬间,大铁链子带着迅疾的风声飞了出去,王队长眼疾手快地将我的双腿一拉,我跟着就扑倒在了地上。

    特么的好悬啊,王队长若不给我来上这一招,可能我的脑袋没被那巨蟒给吃掉,却被胡金刚扔出的铁镣给砸没了啊!

    “胡金刚,特么的有你这么玩的吗?”我看着胡金刚,哭着脸对他就是一顿大骂;这小子却并不理会我,挥舞着工兵铲又往那巨蟒面前冲锋。

    这次那巨蟒跟我们改变了战术,它直接就地一个翻滚,就将它庞大的身子滚到了胡金刚面前,然后这家伙用起了它最致命的招式——蛇缠身,直接将胡金刚整个身子用它的身子裹了起来。

    “金刚——”王队长见胡金刚就要罹难,向来很镇定的他也忽然乱了阵脚,举起工兵铲又照着那巨蟒的身子一阵猛拍;眼看那家伙黑血如注,却仍然还将胡金刚死死缠住。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文娟见了这阵势,竟掉着泪捡起胡金刚刚才用的那把工兵铲,跟着王队长一起猛拍那巨蟒的身子。

    此时的胡金刚已经脸色惨白,渐渐地快要窒息;眼看着那巨蟒又朝他的脑袋张开了血盆大口,我才猛然想起胡金刚是为了救我才被巨蟒缠住的,于是懦弱的我又提起铜钱剑,狂跳着朝它的脑袋劈去。

    话说我这一剑倒也是斜刺进了那巨蟒的口中,而且好象还扎在了它的上颚;为了不让它将我的手臂咬断,慌乱之中我竟松掉了握剑的右手;结果那巨蟒痛苦地将嘴一闭,剑身就从它的脑袋上冒了出去。看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自己将手松了,不然现在肯定已经断在它口中了。

    吃了这一剑,那巨蟒的锐气忽然少了许多,惊惧之余,我竟见到它y的慢慢松开了身子;原来我刚才无意中刺出的那一剑,竟穿过它的上颚,刺到了它的脑后脊椎骨上;而这个脊椎骨,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蛇的“三寸”中的一寸;再加上王队长跟陈文娟两人用工兵铲奋力猛戳,竟将那巨蟒的后半截身子活脱脱地给戳断了!

    王队长见那巨蟒的身子软了下去,脑袋也趴到了地上,他迅速冲到它的黑三角形脑袋面前,抡起工兵铲又是一阵猛拍;我和陈文娟则赶紧将奄奄一息的胡金刚从地上扶起来,我更是抱着他的身子大叫道,“金刚大哥啊,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就成你们家的罪人了啊——”

    “我——我死不了——”胡金刚咳嗽了一声,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地上还在流黑血的巨蟒的尸体,劫后余生的他微微对我们笑道,“没事了——王队长呢?”

    “我在这!”王队长丢掉手中的工兵铲,迅速走到我们面前,趴下身子后,他抓住胡金刚的手对兴奋地对我们说道,“太好了,那条蛇终于死了,咱们总算躲过了这一劫!”

    听说那巨蟒死了,我和陈文娟都不自觉地回过头来,果然见到那家伙的脑袋已经被拍扁了;而它断成两截的尸身,也是一动不动地了,看来这家伙还真被王队长送上了西方极乐啊!

    “小江,刚才你那一剑刺得太好了!估计就是你那一剑刺中了他的要害!”王队长拍着我的肩,对我又是一番大加赞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队长,我的功劳也不可没!你要给我们黄队长打电话,让他给我记一功!”陈文娟见王队长口头表扬我,她也不甘示弱。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我给你们都记一功!”王队长嘿嘿一笑,我们四人纷纷将脑袋凑在一起,手抓在一起,共同庆祝这次胜利。

    “咦——那杨红财的下半身尸体到哪里去了啊?”兴奋之余,我又将目光落在这片诡异的荒山之上,却忽然发现那杨红财的下半身不见了!

    其余三人听得我的话之后,纷纷举目四射,却仍然没有看到杨红财的尸体。

    “是不是掉到那土坑里去了啊?”陈文娟眼指离我们近两米远的那个小土坑说道。

    “有可能!”王队长点点头。

    “我去看看——”胡金刚说着就想起身,一时兴起的我一把将他按住,“你受了伤,先休息一下,还是我去看看,我估计尸体都被那巨蛇搅到了土坑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