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路边黑影

第一百六十一章 路边黑影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得我惊惶失措的声音,王队长他们匆忙回头,举目四射。

    “在哪个地方?”王队长厉声问道。

    “就在那里——”我手指右前方十多米开外的那个小土包,心惊肉跳地回道。

    哎,尼码,那人怎么又忽然不见了呢?

    “没人啊!”陈文娟拖长了声音大声叫道。

    “的确没人。你是不是精神太紧张了?”王队长对我微微一笑,又拍了拍我的肩道,“走吧,赶紧下山去车上休息一下——”

    面对此情,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默默地跟着他们走了两步,然后又忍不住回头望了一下。

    我靠,那个红衣女人居然又现身了!看她那个样子,好象是在嘲笑我啊!

    “她又回来了!”这次,我走到王队长身边,拉了他衣衫后,才轻轻地示意他回头看。

    可当王队长一回头的时候,那女人又凭空消失了一般。

    nnd,难道那女人躲到她脚下的坟包后面去了?

    可是那坟包不像能藏住一个人啊!

    “小江,你说的那里真没人啊,要不要咱们三人再跟你一起回去看看啊?”王队长见我死心不改,又这样对我说道。

    “额,还是算了吧,抓人要紧。”我琢磨着我见到的那个女人又是一个不干净的东西,即使我们再回去搜山,恐怕也不会找到她的,于是我就偃旗息鼓了,索性也不再回头,直接埋着脑袋往山下走去。

    直到下了邙山,头顶的天才变得异常光亮起来。

    “王队长,咱们现在去哪儿捉那杨老板?”上了汽车,陈文娟又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就去昨天晚上他翻围墙那个地方!小江,你还记得路吗?”

    “记得。不过,那地方是他的藏身之所吗?”我颇为疑惑地问道。

    “我问你,你们看他翻墙进去以后,那院子里有灯光射出没有?”王队长又问。

    “好象——好象有。”我慢慢地回忆了一下后答道。

    “确实有微光射出啊,我当时一直盯在那墙头上,印象特别深刻。”陈文娟很是肯定地回道。

    着道,“那里应该就是他的住所了,他之所以不从正门进去,肯定是为了掩人耳目,造成他根本就没有住在那里的假象。”

    我听了点点头,然后又按照王队长的吩咐,默默地将汽车开到离杨老板家不远的巷子里停了下来。

    “小陈,你和小江先去那屋子外面盯着,我先和金刚去找这里的居委会主任了解一下情况。”王队长一声吩咐,我们又开始分头行事。 “这些事还能让您老人家亲自动手吗?我们来就是了,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啊?”猴子阴笑着谄媚而道。

    “确实有微光射出啊,我当时一直盯在那墙头上,印象特别深刻。”陈文娟很是肯。

    “香蕉个扒拉,你们敢埋我,老子做鬼了都不会放过你们!”都说“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想现在反正是被这些王八蛋揍了,捉住了,便不再像先前那样畏首畏尾了。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小倩,快来护驾啊!”

    情急之下,我又叫出了小倩的名字,可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难道小倩现在正在闭关修炼?

    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我往王队长身边靠了靠,这时王队长已经走到陈文娟面前,并弯下腰准备仔细地检查陈文娟到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天空实在太黑,再加上他视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尽管他摸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依然没看出是什么来。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军,你弯下腰来看看。”王队长对我说道。

    “你们快点啊!我感觉我的脚就快出血了,疼死我了!”陈文娟的心情已经变得很是焦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摈弃了我和卖得儿母陈的个人恩怨,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精神,迅速地弯下腰来,可我他妈也是个近视眼啊,我还是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夹住了她的脚!不过我却摸到它了,我感觉那东西很是扎手,就像牙齿似的。

    就在王队长都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望见了不远处那个坟洞里还在一闪一闪地灵火,于是我灵机一动,对王队长道,“王队长,天太黑了,加上我又是近视眼,我也看不清楚;要不,你去那洞里把那火把拿过来照照,或许我就看得见了。”

    “你出些什么馊主意啊!那火能拿过来吗?”陈文娟呜呜地就要哭了起来。

    “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这么试试了。”王队长就是心好啊,虽然老子的主意很馊很不靠谱,但是为了陈文娟童鞋,他居然愿意犯傻一试。

    正当老子偷偷地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候,天空居然再次惊现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得大地一片透亮,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终于看清了夹住陈文娟右脚的东西,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白骨森森的骷髅头!

    不知是眼花还是心跳得厉害,我竟感觉那骷髅头正张着牙齿在咬陈文娟的脚一样!

    擦,莫非刚才我摸到的,果真是那骷髅头的牙齿?!

    恐惧再次加深,我他妈又想拔腿闪人,可当我于闪电的余光中看到陈文娟那一双绝望的眼睛时,我又动了些恻隐之心。

    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我的倾慕的女神啊!

    就在我还在意想加作思想斗争的同时,王队长已经用手去扳那骷髅头了,很显然他也在闪电下看见了那玩意儿;陈文娟显然也看到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卖力地哭了起来。

    “小倩啊,我的那个乖乖啊,你赶快来救驾吧,再不来你的主人就要over啦!”我一边大叫一边跟王队长扳那骷髅头。

    “主人,你们现在已经闯入了百鬼阵,这里面的鬼实在太多,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好在他们并没有害你们之心,你赶紧将你身上的冥币拿出来,向天空抛洒,这样就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真是他娘的工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老子二次呼唤小倩的时候,她娘的终于姗姗出声了。

    “纳尼,百鬼阵?可是我也有阴阳眼啊,我怎么看不见他们?”我有些置疑小倩的话。

    “因为他们的道行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使用了变幻莫测的幻术,而且这么久你又没有看那本《捉鬼秘籍》,当然看不见他们了;赶紧撒冥钱,不然你朋友的魂就要被他们拖跑了!”小倩急急催促道。

    听她说得这么悬乎,我赶紧将几十张冥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向天空抛洒开去。

    还别说,这一撒,那骷髅头居然自动就张口了!

    我和王队长赶紧拖上陈文娟就开跑。

    也算是老天长眼啊,我们一提脚之后,天空的闪电越来越频繁了,基本上每隔五秒就要闪现一次,靠着这闪电,我们才看清了道路。

    想到身后竖立的大大小小的坟堆,我们一直都不敢歇脚。

    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喘着粗气对二人说道,“歇一歇,我快跑死了。”

    “咱们,咱们应该下了山了吧?”陈文娟哭丧着脸问。

    “应该下山了,凭感觉咱们已经跑了有半个小时了啊,刚才上山也没用这么久啊!”王队长也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

    这时四野的风依然呼呼地刮着。

    我却感觉到全身躁热,于是我一屁股坐到地下的草丛上,脑袋跟着就往后仰,我准备趁王队长和陈文娟歇气这个当头,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我脑袋后仰到与地面只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住了我的脑袋;恰好此时天空又一道闪电闪过,我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一看,擦,他妈的居然又是一墓碑,这次我还看见上面的字了,那还是用隶书写的‘桂永珍之墓’!

    今天晚上究竟搞的是哪一出啊?

    我爬起来又想跑,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我下意识地去摸绊我的那玩意儿。

    他妈的我居然抓起来的是一根白森森的人骨!

    还好当时老子没有吃饭,要不然肚子里又要翻江倒海一般。

    我扔了那玩意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倩快出来救你主人的命啊!”

    “主人,你不能什么事都靠我啊!人一定要靠自己!——你赶紧将那根白骨埋到这座坟堆里,不然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下不了这座山。”小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擦,你刚才不是说给了冥钱就可以散人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把这根骨头埋了才能走出去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快用你的法力救我们脱离苦海吧,大不了我出去以后每天把你当观世音菩萨给供着。”

    关键时刻,我又向小倩发射了一颗糖衣炮弹。

    可小倩居然告诉我,如果我不将那根白骨埋在土里,她今天晚上也是爱莫能助了。

    “王队长,江军又犯昏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陈文娟见我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急得又快哇啦哇啦地掉眼泪了。

    我知道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有了阴影,因此现在的她已不像以前那么彪悍了。

    “扶上他,赶紧走,我就不信今天晚上咱们走不下这座山!”王队长的声音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定了定神,准备让王队长和陈文娟掺着我走,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擦,难道不埋那白骨今天晚上还真离不开这里了?

    “江军,你有多少斤啊,怎么这么沉,拖也拖不动啊?”陈文娟拉了我一阵,竟拉不动我。

    王队长也使足了力来拉我,还是他妈的拉不动。

    看来老子是被鬼给绊住脚了,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给我使绊这只鬼居然是小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然此时我不知道是小倩在使坏的,只是事后她才对我说起。

    草,看来我今天晚上不埋那根白骨我就要在这山上与孤魂野鬼为伴了。

    没奈何,我只好再次蛋定,然后将地上那根白骨捡起来,一步步爬到那座墓碑跟前,用双手挖了一些泥土出来,好让那白骨入土为安。

    王队长和陈文娟看着我这怪异的举动都感到瞠目结舌。

    我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目光,对着那墓碑又是三个响头磕起,“我最亲爱的桂永珍阿姨啊,小的今天从这里经过无意搅了你的安宁,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回头我烧钱给你啊!”

    “江军,别在这里磕头了,你就是磕一晚上它也不会送你下山的,赶紧走,看样子要下雨了!”王队长又来拉我,这次,他妈的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拉动我了,而且我也感到我脚下就像生了风一样,草,这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你的脚怎么了?”王队长惊问道。

    “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挪不动。”

    陈文娟又是一声惊呼!

    “我看看你踩着什么了!”王队长正准备将手机的电光拿到陈文娟脚边看个究竟,哪里料到手机竟忽然断电,自动关机了。

    我们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陈文娟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早就自动关机了,而且怎么开也开不开。

    “江军,赶紧把你手机打开!看看我究竟踩到什么东西了!”陈文娟愈加惊慌了,没想到警察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我手机好象放在车子上了!”我摸了半天,衣服裤子全摸遍了,竟没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手机早没电了,一上了车我就把它放到车上充电勒,刚才上山的时候居然忘了拿!

    正说着,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按照预先的安排,吃过了早饭,我们就去了几个街道派出所的道路监控室,调取了5月31日下午程欣从学校出来,坐上出租车后去南江饭店,以及她后来跟查彬去心悦酒店的街道视频。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查看,我们最终确定了南江饭店外面的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就是路过心悦酒店外面的那辆三轮摩托车。

    “你们看,这辆三轮车是17点40分到达南江大学正大门外面的,17点46分,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上了这辆红色三轮车,可为什么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他们又从车上下来了呢?”王队长指着5月31日下午南江大学正大门外的监控视频问我们道。

    “可能是价格没有谈好吧?”今天被特意抽调过来协助王队长查看视频,外号叫葫芦金刚(因他姓胡名金刚)的男警员说道。

    “从后面的视频来看,他应该是特意来这里等程欣的!”陈文娟猜测道。

    “没错!你们看,从17点40分他到达南江大学外面,一直到18点05分他离开南江大学,始终都没有下过三轮摩托车;这么热的天,如果坐在一辆没有开动的三轮车里,屁股下面是很容易坐出水的,他之所以不下车,一定是害怕被学校门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的身影!”王队长又补充说道。

    “可是,他怎么知道程欣会在那个时间段出学校而事先在那里等着呢?”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这就充分说明了有人事先得知了程欣在那时间段要出学校的消息,进而打电话通知了他!”王队长又道。

    “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程欣身边的人!”陈文娟将她的粉拳一握,轻轻往电脑桌上一擂,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路瑶了?”我继续接茬道。

    “有可能是路瑶,也有可能是张静,还有可能是李霞;但如果路瑶确实没有在那天晚上接过程欣的电话,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张静和李霞这两人中的一个了!”王队长迅速地转动着眼珠,对这个犯罪嫌疑人又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既然那个人给三轮车夫打过电话,那再查查这几个人的通话记录不就清楚了?”我对他们说道。

    擦,这他妈哪是灯火,是鬼火啊!也就是所谓的“磷火”,而且还是从一个坟洞里发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风,远远望去,它只是一闪一闪地,却始终没有熄灭。

    “卖得儿母陈,你究竟是昨天晚上睡觉没有洗脚,还是今天早上起床没有洗手啊?你咋净整这些晦气的事呢?”

    当时老子拔腿就想跑,可那怪风就跟生了一只手似的,在无形中抓住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动。

    “我——我怎么知道净遇到这些事啊!”陈文娟也感到很是委屈。

    “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明亮的闪电忽然从夜空划过,我看到王队长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的也是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四周微耸着的大大小小的坟堆,传递的竟是恐怖。

    “王队长,我的脚,我的脚——”陈文娟忽然哭着脸尖声大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