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陷入重围看正版的先别点啊

第一百八十五章 陷入重围看正版的先别点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镯子怎么会响,不会是什么邪物吧?”

    听得那怪异的“嗡嗡”之声,陈文娟慌忙将那金镯子塞到我的手上,脚跟着退后了几步,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异常严肃起来。

    “会不是会是这镯子上的公凤在想他老婆母凰了啊?哎哟我草,那闪闪的金光肯定是另外一只母镯子发出来的!”走到胡金刚站的那片屋檐下,望着不远处的那一抹金光,我异想天开地说道。

    “敢情这镯子还通人性了?亏你y的想得出来!”胡金刚直接轻拍了一下我的脑袋,嗤之以鼻地对我说道。

    “妈的,你没见这镯子上的金光跟那抹金光的颜色都是一模一样的吗?”我拿着那镯子在三人面前一晃,王队长意味深长地道了一句,“还别说,颜色真是一样的!”

    “那还等个屁啊,继续去挖啊!”胡金刚再次揶揄道。

    “挖你妹啊,这么大的雨,你还真以为老子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啊?”我很不爽地白了胡金刚一眼,恰在此时,向开秀房顶上的那片金光忽然不见了踪影,而我手上那镯子的细微声响也消失殆尽了。

    “怎么没有光了?”陈文娟很快就发现了我手上镯子的异样。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不好意思,他确实不是警察。”王队长略带歉意地对妇人林美笑了一笑。

    妇人脸色更加难堪,“他不是警察,还跟你们一起凑什么热闹?”

    “他来给你们端茶递水啊。”陈文娟一本正经地帮我回了一句,惹得我也偷笑着附和道,“我确实是倒茶的茶水工,我这里有投诉电话,你要不要打一下。”

    说着我就摸出裤兜里那个已经掉漆的山寨手机,递到林美面前,整得她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老程头帮她圆场道,“好了,这事儿也怨不得警察同志,他们也很辛苦,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咱们先回去吧。”

    那妇人自知理亏,便埋着头跟老程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安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们又是一阵轻笑。

    “哎,程欣的这些事情都已经搞得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蹦出个冷秋香出来,真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啊!”笑过之后,面对现实中的棘手之事,陈警官又是一声叹息。

    “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个冷秋香既然是程欣的双胞胎妹妹,那就说不定凶手在什么地方见到了冷秋香,然后把她当作是程欣一起给杀害了!”我又道出了自己的揣测。

    “从616杀人碎尸案,再到这个冷秋香的被害案,好象都夹杂着这个程欣的身影啊!”王队长顿了顿,又跟我们道,“或许破了程欣的失踪案,这两起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我也赞成这个观点,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杀害程欣的凶手!”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把,哦,尼玛,内裤全打湿了,不对,刚刚明明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现在怎么裤子打湿了呢?睁眼一看,原来是“廊桥一梦”啊,不过这梦,怎么感觉如此真实呢?

    肮脏的内裤贴在下身实在难受,我赶紧起床,将内裤扔进了洗衣池,重新找了一条换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38分了。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着,经过了刚才那一系列的折腾,我竟然一时没了睡意。

    虽然是六月的天,但是窗外的夜色还是有点黑。

    一只夜不归宿的老猫,在我的窗外诡异的叫着,那叫声,就像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个深夜听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就在我还独自回味刚才的c梦情景时,电话忽又怪异的响起。

    热啊,这大半夜了,谁还tmd睡不着觉啊,估计都是骚扰电话。

    本以为那电话响了几声就会立即自己挂断,没想到它却没完没了地叫了起来。

    我非常讶意地拿起电话号码看了一眼,哦,天,居然是那女的打过来的,难道她刚才也做了一个和我同样的一个梦?或者是说,她现在特别的想我?

    “喂,大半夜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装作没好气地说道,实际上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地激动,兴奋。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猜,我刚才梦见了什么?”她挑逗地问道。

    “不会是梦见我了吧?”我装作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的确是梦到你了!你再猜。”她似乎格外地兴奋。

    “不会是梦到跟我睡到一起了吧?”嘿嘿,在夜色的掩饰下,我也是很h很暴力的。

    “啊,你怎么知道,真是太神奇了耶!”她竟然尖叫了起来。

    哦,太阳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我居然梦到跟你那个了!”她兴奋而又娇羞地说道。

    哦,热,这话居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着实让人吃惊。

    “真的吗?我也是啊!”一听她这话,我立马来了精神,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那你想不想和我那个呢?”电话那头,她小声问道。

    哦,尼玛,这等好事,不想才怪勒。

    “想啊!”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好,那你现在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吧。”她居然这么说。

    哦,太阳啊,她住那地方,离我现在睡觉这地方,还相差甚远啊,打的过去的话,恐怕都要四五十分钟。

    “好像天有点晚了,明天晚上行不?”虽然很是鸡动,但我还是很理智的,这么大半夜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勾引老子,然后趁老子睡着的时候,再把老子的肾偷偷割了拿去卖了。最近在网上就听说过这样的案子,也是说哪个美女半夜约人去她家里打p,结果p还没打成,约p那男的就在昏昏沉沉之间被人把肾给割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子还是要提防着点儿。

    “就知道你不敢来,胆小鬼。”说完,再不容我分说,她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几十分钟过去了,还是睡不着。

    想她想得厉害啊。

    尼玛,老子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信号?

    实在没办法了,拿起电话,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哦,尼玛,怎么还是说空号勒,这y的还没有把我的号从黑名单中取消啊!热!

    “喂,是不是想我了?”没想到,我刚放下电话,她又打了过来。

    难道,她一直就在等我这个电话?

    “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睡着?我都翻二觉了啊。”我故意懒散地说道,我得装作毫不在意啊。

    “切,骗鬼勒,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打电话吗?”她问。

    哦,尼玛,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太难为情了。

    “哪有哦,你看错了吧。你那个号码明明是个空号,我怎么会给你打得过来。”我一时心急,竟说漏了嘴。

    “呵呵,不打自招了吧,你要是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那个号是空号?”她问。

    “哦——那是前两天给你打时那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号拉黑了?”我问。

    “没有啊,可能是手机卫士把你的号码给拦截了吧。”她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这样的事情,其实以前我也遇到过许多,打电话给客户叫他们下楼来取件的时候,它们的手机卫士就把我们当推销保险的,直接列为垃圾电话了,因此一打过去就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这个我也见惯不惊了。

    “说,是不是想我了?”她语气一转,迫切地问道。

    哦,尼玛,好像我们又没确定恋爱关系,她咋就这么直接而*地问我呢,貌似我都还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呢,这么问是不是太唐突了。

    不过说老实话,我还确实有点想她的啊,尤其是想她那火爆的身材啊,戛戛。

    “啊——这个,有点不好回答。”我人字形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偷偷乐道。

    “切,想就想吧,还忸忸怩怩的,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她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看来,她倒是个恋爱高手了啊,我的心思都被她摸透了。

    “嘿嘿,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却是个纯情小chu男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我黑色的胆子。

    “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啊。”她说。

    哦,尼玛,这么晚了,又叫老子去找她,恐怕不只是约个p那么简单吧?难道她真是“割肾党”的?想到这里,老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现在一点多勒,我这里没有出租车。”我撒谎道。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就怕还没有钻到牡丹花下,就被阎王给收了啊,老子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你骑车过来呗,你不是有电瓶车么?”她的脑袋倒是挺灵活的。

    “啊,电瓶车现在还在充电勒,没有充够电,中途会熄火的,根本就跑不到你那里来。”我继续撒谎道。虽然有些冲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克制啊,克制。

    “那——一会儿我来找你吧!”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说。

    “你一个人吗?”我有些鸡动,看来有点不像是“割肾党”的啊。

    “废话,难道我还找个姐妹过来,跟你玩双飞啊。”哦尼玛,太刺激了,看来她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不是“割肾党”啊!这下老子放心了。

    “哦,那好吧。”虽然鸡动,但还是得蛋定啊。

    “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打车过来。”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于是,我就把我住的地址告诉了她。期间,我们并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她继续yd地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难道她过来了?不会这么快吧?”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我说出我的地址后,才10多分钟时间啊。

    “是你过来了吗?”我在电话里头问。

    “废话,开了门你不就知道了。”

    “怎么这么快?”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跟朋友喝夜啤勒。”她道。

    我听她这么说,也再没有了丝毫的怀疑,于是穿起短裤,拧亮了电灯,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她,正站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拿着电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个晚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蛋甚是白静。

    我害怕她有什么同党之类的,一把将她拉进房门,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

    “干嘛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臭臭的难闻。”说完,她挂上电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尼玛,虽然有些芳香,但是她的嘴,怎么感觉那么冰凉。

    我忽然想起白天在天音寺外的大树下的道士说的一句话,“施主,要洁身自好啊!”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晚上这个p还不能打了?

    切,管他那么多了,这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又不是我去勾引她的。

    想到这里,我也就心下宽松了许多。

    “宝贝儿,等我哦。”我十分yd地笑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卫生间,打算先把自己的身子洗洗,一会儿方便做事。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的。当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就钻进了我的卧室,缩到我的床上。

    正当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忽然“啊”地一声尖叫,差点把老子吓尿。

    我赶紧穿上裤衩,跑到我的卧室,碰巧正撞上她从里面跑出来,只见她脸色惨白,满眼惊惧。

    “你怎么了?”看着她的神情,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可是7楼啊,从来没有老鼠的,她不会说又有老鼠吧。

    “我——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走了。”她支吾着从我的身旁闪开,径直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便往外飞奔。速度之快,简直令我咋舌。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啊?等等我啊,我送你。”r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p都还没有打勒,怎么就要跑了,老子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过,那又能咋样呢?来日方长啊,看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那就慢慢来吧。

    看到她一个人跑出去,外面又是月黑风高的,我甚是担心,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尤其又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子,这大半夜的,游荡在街道上,那将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啊。

    于是,我赶紧穿上裤子,带上钥匙,追了出去。

    不过,当我追到楼下的时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又打她的电话,还是空号。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我的出租屋。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真是tmd奇了怪了,她怎么会一阵风似的飘来,又一阵风似的飘走呢?

    热啊,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场化做了泡影的春梦。

    就当我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红包正安静地躺在床单之上。小红包旁边,还有几张黄色的纸,那纸上用红笔画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符”吗,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了?我再看了看那个小红包,r,里面竟是空的,难道她把我的66元钱拿跑了,不至于吧?看她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偷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