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死不瞑目感谢酒浸烟灰的打赏

第一百八十九章 死不瞑目感谢酒浸烟灰的打赏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当老子狂喜地翻过身,压在文娟妹纸身上,准备搞下一步的动作时候,胡金刚那y的竟踉踉跄跄地走到我身后,不知廉耻地将我从文娟妹纸身上硬生生地拉扯开来。

    “你——你特么的不是要咯屁了么?你拉老子搞毛啊?”眼看着文娟妹纸又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我特么在心里把胡金刚的十九代祖宗都问候一遍。

    “嘿嘿,不搞毛,想搞基。”胡金刚不知从哪里又摸出一支手电,傻乎乎地将文娟妹纸照了又照,又很是y荡地问了一句,“陈警官,你没事吧?”

    “我没事——”陈文娟很是娇羞地回了一句。

    “我有事!我特么的想要拔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吃你的肉!m的,搞什么不好,你要搞基,回家搞你妹去!”余怒未消的我直接一脚招呼到胡金刚屁股上去,这家伙像是早料到我会有此一举似的,竟咧着嘴笑着闪开了。

    “大家都没什么事吧?”王队长循着声音,拉着老村长和小*走到了我们面前。

    “没事——”我们三人虽异口同声地道了这句话,不过最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才发现身上不仅是稀泥满身,衣服还被抓扯得东一个窟窿,西一个窟窿的;个个走起路来,更是一瘸一拐的。

    “我那老姐姐呢,她去了哪里?”站在我们旁边久未说话的老村长,直到此时都还没有看见向开秀的身影,于是他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听到他这个问题,我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凭我的经验,那老婆子八成是被柳秀蛾给踢飞出去摔死了。

    最后,我们几人又找到一支手电,将四面坟场一搜索,果然在一块墓碑旁边找到了已经呜呼哀哉的向开秀。

    “奶奶,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你起来跟我说话啊。”小屁孩*见向开秀一直不说话,可能还不懂死亡含义的他又开始哭闹了起来,经过文娟妹纸的好一番哄骗,他最终才在睡梦中止住了哭声。

    “哎,这孩子真可怜,一家人全没了——”老村长想起这小屁孩的遭遇,不禁又是老泪纵横。

    “他好象还有一个外婆,我这里有她的联系方式,明天给她打电话看看她愿不愿意领养他;如果她不愿意,我们就把他带到民政局的救助站去。”王队长以为老村长想急于甩掉包袱,便这样安慰了他一句。

    “这么小的孩子,送啥救助站啊,我跟老姐姐也是表亲关系,算起来我跟这孩子也算是亲戚关系了;你们放心,就算我死了,我也会让家里人把他带大的!”

    老村长的一席话,听得我们都是十分感动。

    最后,我们几人合力将向开秀的尸体在这坟场里找了块地掩埋了;至于那些还眼冒绿光的尸体,则让他们待在了稀泥堆里,等天亮了再派人来考察一番。

    再回到向阳村的时候,已经是零晨一点多了;我们在老村长家洗了个热水澡,借了一套换洗的衣服穿上之后,便在他家的一间小屋东倒西歪的睡着了。

    迷朦中,我感觉自己又到了酆都城外面,仿佛正在散步逛街,那黑白无常又匆匆向我走来了;不像以前那样,他们只微微跟我点了一下头就与我擦肩而过了,我心下有些不悦,叫住两家伙道,“老黑,小白,你们这急匆匆的是要往哪里去啊?”

    “将军,刚刚从枉死城跑出去个小鬼,卞城王恐他跑出去为非作歹,因此特请阎君命我二人将他速速抓回。”黑无常回道。

    “额,原来是去抓冤死鬼啊,那快去快回啊,回来了的话你们带我去见见阎王爷,我想知道他在地府究竟给我封了个什么官。”我跟黑白老二甩甩手,示意他们赶紧离去。

    “将军,你又来地府干什么啊?上次你偷偷把枉死城的那个冷秋香救走了,卞城王跑到秦广王那里去参了你一本,你最好别让卞城王撞见了。”白无常眼瞟四周,确定没其它的鬼后悄悄地跟我道了一句。

    “额,我在阳间待得太无聊了,想念你们地府这些朋友,所以特意下来看看你们。”

    “哦,原来如此,将军真是有情有义,那你慢走,我们先去办正事了——”黑无常又对我拱了拱手,然后对白无常使了一个眼色,两个家伙就风一般地飘去了。

    等我再见到两个家伙的时候,他们已经提了一个四五十岁的男鬼走在了奈何桥上。

    “黑白无常,你们这么快就把那死鬼抓回来了?”现在瞅见这两个长相丑陋的家伙,我也是见惯不惊了。

    “将军,怎么又遇到你了,真是幸会——刚才跑了那死鬼还没有找着,路上碰巧撞见了这死鬼,就把他锁了回去。”白无常道。

    “江军,原来果真是你——求你让黑白无常放我回去吧,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还未成家的儿子,我还不想死啊——”那个男鬼听得我跟黑白无常讲话,又将我仔细地瞟了几眼之后,竟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求我帮他说情。

    我很是愕然地将这家伙打量了一番,最终才发现他居然是南洋派出所的曾所长。

    “卧槽,黑白兄,你们怎么把他抓来了啊,陆判判他死刑了吗?你们今天好象没拿拘魂令啊!”

    “将军,你有所不知,虽然我们手头没有这死鬼的拘魂令,但凡我们在外面遇见了孤魂野鬼,都要把他们抓去地府等候发落的。”黑无常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也就是说阎王爷和陆判还不知道这事儿是吧?那你们卖我个人情,把他给我带走吧?”我见曾所长说得十分凄楚可怜,又动了恻隐之心,便劝黑白老儿放曾所长回去。哪知那两y的铁面无私,弄死不给老子面子啊。

    “江军,江军!你在说什么梦话吗?”我正跟黑白无常大闹之际,王队长忽然使劲摇了摇我的身子,我猛然一睁眼,才发现我特么刚才做的还是南柯一梦啊!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起了床。

    “王队长,我刚才都说什么了啊?”我抹了一下嘴角的唾沫,很是苦涩地笑问道。

    “你刚才好象在梦里跟谁骂架吧?”王队长淡然地笑了一笑。

    “我听见了,是跟黑白无常!”陈文娟穿着一身很不合身的花格子衬衫走到我跟前说道。

    “你这是穿谁的衣服啊?就跟村姑似的。”看着她那一身忍俊不禁的穿着,我不由得偷笑了起来。

    恰在此时,王队长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他看了一下电话号码后,毫不避讳地在屋子里接了起来,不过他刚道了一句“老曾”,我们就见他原本轻松自然的脸色忽然就变得严肃阴沉了起来。

    “怎么了王队长?”陈文娟见王队长脸色十分难看,不禁疑惑地问了一句。

    “马上吃饭吧,小江,吃了早饭你送我去南洋镇一下,我老同学——也就是南洋派出所那个曾所长去世了。”王队长一脸沉闷地说道。

    “什么——去世了?你,你刚才不是还在叫他吗?”陈文娟显得很是诧异,而我做了先前那个梦后,却感觉这一点儿也不奇怪了。

    “刚才我也以为是他打来的,结果却是他老婆——”王队长哽咽着回了一句,我见他眼中泪光闪烁,知道他失去战友的那种痛楚之情是很难用言语表达出来的,因此也只能默默地安慰他一句“节哀顺便”啊!

    在老村长家匆忙吃过了早饭,然后又去面包车上换下自己的衣服后,我们才离开了向阳村;本来胡金刚和陈文娟可以不跟我们去南洋镇的,不过他们似乎都闲得无聊,所以又做了跟屁虫。

    到达曾所长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来不及吃中饭,王队长就跑到灵堂去瞻仰曾所长的遗容了。

    此时,曾所长家所有的亲朋都戴着白花黑纱围在了灵堂外面。

    联想到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对未能从黑白无常那里救下曾所长的鬼魂还感到有些愧疚,于是我趁王队长上香之际,我又一脸沉闷地走到灵堂里,准备祭奠一下曾所长。看着躺在黑木棺材里,穿着一身笔挺的警服的曾所长,我情不自禁地就准备给他行礼鞠躬了;哪知此时,他那原本平静肃穆的脸上,忽然变得异常扭曲起来,而且原本闭着的眼睛,顷刻间竟睁得老大!

    刺奥草,他居然摆出了一副死不瞑目的惨相啊。

    站在我身后正准备给曾所长行礼的陈文娟,当时也吓得倒退了几步,若不是我眼疾手快将她扶着,估计她都摔地上去了。

    “王——王队长,快过来!”我见到这一奇异的怪相之后,当即对大惊失色地叫了一句。

    还好此时灵堂内人员不多,加正在地上不住地烧纸钱的曾所长的老婆子,也才五个人,不然此事又要沸沸扬扬地船出去了。

    “王队长,曾所长的眼睛怎么突然睁开了?太吓人了!”待王队长重又走到棺材边,我将嘴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怪了,我刚才看的时候明明也是闭上的啊——”王队长走到棺材跟前,仔细地看了曾所长几眼,最终才喃喃地道了这一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