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疑点重重看正版的先别点啊

第一百九十八章 疑点重重看正版的先别点啊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句,然后就详细给他啊“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不好,咱们着了这臭秃驴的道了!王队长,胡金刚,赶紧跑路啊,吸血鬼来了!”我见四周都闪着绿色的光点,而且渐渐有许多黑影在向我和陈文娟靠近,我知道我们一定是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包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来找“程欣”那具养尸的,按理说我也应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过当我看到至少十几个冒着绿光的黑影时,我还是震精了!我拉上还没有反映过来的陈文娟就准备往山下跑,可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江军,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又要走了?!”

    说话的那个死东西,正是那具养尸“程欣”。

    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袭黑衣,画了很红的眼睫毛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我和陈文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队长和胡金刚早发现了异常,他们或是端着冲锋枪,或是举起手枪,迅速靠到了我和陈文娟身后,我们四人面向那些黑影,背对背地站在了一起。

    陈文娟虽然半天没有吱声了,不过我感觉她内心的恐惧正在向她全身蔓延,因为牵着她的手时,我已经感到她手心在冒冷汗了。

    “柳——柳秀蛾,你想干什么?别一错再错啊!本将军已经查明了你的冤情,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你陈冤超度的!”为了印证我先前所有的猜想,我故意探石问路地说了这句话。

    “你——你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份?”柳秀蛾呼呼地吐了两口白气,看来她吃惊不小啊。

    “你的仇已经报了,别再伤害无辜了;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既然知道了这具养尸就是柳秀蛾的化身,我就知道从哪里找切入点下手了。

    “哈哈哈,立地成佛?!你忽悠谁呢?我吃了那么多人,就是做鬼,那阎王老儿都不会放过我,你让我成个死佛啊?你看看吧,我身边这些死尸,全是被我咬过或是吸过血的,要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是他们这样的下场。”柳秀蛾又是一声怪笑,搞得我们个个是毛骨悚然。

    “柳秀蛾,你干这么多坏事,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陈文娟壮着胆子,扯着嗓子叫道。

    “哈哈哈,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站在一旁久未说话的那个“剑陵道人”忽然开口狂笑,此刻他的声音又变得十分沙哑起来,而这声音,与我们在大黑山上听到的那个和尚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看来这y的真是那臭秃驴变的。

    “看你笑得这么狂妄,莫非——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弘海法师?”王队长一直保持举枪的姿势靠在陈文娟身后,为了消除心中的一些疑问,在这千钧之际,他也提了一个我们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此时,那些冒着绿光的僵尸或是养尸已经在离我们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方圆,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得到那臭秃驴的指示,他们只是睁着诡异的眼睛虎视耽耽地看着我们。

    “王队长,死到临头了,你也算聪明了一回。”秃驴笑道。

    “既然我们就要死了,你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一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吧。”王队长又道。

    “可以,不过等你们先下了地府再说吧。”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继续道,“孩儿们,你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吧,这四个人就是你们的晚餐了,你们尽情享用吧!”

    “哼,臭秃驴,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了?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我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的了,于是我破釜沉舟地默念起了收剑诀。

    “哈哈哈,江军,你的七星铜钱剑就在我的手上,我看你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哈哈哈,臭秃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铜钱剑是长了心的吧?看好了——”我默默地念动回剑诀之后,又沉声道了一句“收”,那把铜钱剑便红光一闪,倏忽间就从那秃驴的手中消失了,转而又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得这个变故,不光是那臭秃驴,就连王队长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称奇。

    “哼,你那铜钱剑只会杀鬼之用,对付我这些养尸,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哈哈哈——孩儿们,上,吃了他们!”臭秃驴话音刚落,就从他的长袍中拿出一个铜铃叮叮当当地摇晃了起来;听得那铃声,那些眼冒绿光的养尸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王队长和胡金刚本来早就想开枪了,又因为他们一直想问些疑惑的问题,因此才憋了很久;没想到那臭秃驴居然叫了开战,他们当然就迫不及待地突了一梭梭子弹。

    而我也举起了铜钱剑奋力向我面前的柳秀蛾刺去。

    “江军,你以为你这铜钱剑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说,我的铜钱剑已经刺穿了柳秀蛾的尸体,可她y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反映呢?

    “小倩啊,姑奶奶,你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怎么又弄不死这玩意儿了!”见柳秀蛾岿然不动中又向我舞起了利爪,惊慌之下,我又叫起了我的小伙伴小倩。

    “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抹黑狗血呢?”小倩很是焦急地回了我一句。

    “哈哈哈,江军,你的黑狗血在你上山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偷偷地倒掉了,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对付我养的这些尸体!”臭秃驴又是一声狂笑,跟着往一个稍高的坟头上一跳,正准备远远地观望起我们的战斗场景来;忽然“呼呼”几声闷响,已经冲到我们面前的几具养尸顷刻间竟冒了大火起来,火光刹时映红了半片山林。

    “哈哈哈,臭秃驴,你以为我们用的是普通子弹吗,告诉你吧,经历了前几次的惨痛教训后,我们就将燃烧弹做了改进,现在打在你养的这些尸体上的子弹,完全就是燃烧弹啊!”胡金刚看着那些冒着大火,不住地滚在地上翻滚的尸体,对着那秃驴又回以了几声嘲笑。

    “哼,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看我的——”秃驴见那些着火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他慌忙又摸出几道黄符,在坟头上跳起了怪异的步子。

    王队长见柳秀蛾悍然对我发起了攻击,他慌忙又将枪口调向了柳秀蛾,哪知那死鬼一个闪身,猛然冲到王队长和胡金刚面前,“嗖”地一下就将他们手中的手枪和冲锋枪夺了下来,并很快拧成了麻花的形状。

    见得这一幕,我们都惊得瞠目结舌。

    “姑奶奶,你在哪里去了,赶紧上我的身跟他们斗法啊!”我本来想抹上自己的精血再用铜钱剑来杀柳秀蛾的,结果我情急之下,搞了好久也没把那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小兄弟嘴里弄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又召唤小倩出来帮忙。

    “不行啊公子,现在你熄灭阳火的话,那个臭和尚肯定会锁了你的魂;不好,他在做法了,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先闪了公子——阿门,愿真主与你同在,愿上帝保佑你!”

    擦,关键时刻,这y的又弃我于不顾,太特么不仁不义了!以后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我特么的还有以后吗?

    看着地上起火的那些死尸忽然没头没脑地向我们四人扑来,我特么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m的,难道老子今天晚上就要葬身火海了?

    哪知却在此时,天空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夜幕,紧跟着一声惊雷之后,所有的星星忽然大把大把地掉起了眼泪。

    擦,竟然又下暴雨了!

    我特么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感到忧伤啊?

    眼见着一具火尸一个恶狗扑食向我身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文娟扑来,我慌忙转过身子,拼命抱住她的额头,同时用我的后背为她筑起坚实城墙,右脚再情不自禁地往后一踢,妄想将那鬼玩意儿踢开,没料道那死东西竟用它的狗爪子在我的后腚上抓了一把,m的,把老子的翔都快吓出来了!

    再看看王队长和胡金刚两人,似乎正跟柳秀蛾那死鬼斗得火热啊,不过看情形他们貌似伤得不轻。

    这一场瓢泼大雨下来之后,所有死尸身上的火都熄灭了。

    我们不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还陷入了一片恐惧之中。

    刚刚还在庆幸先前抓陈文娟的那个死尸没有把我屁股上的血和翔给抓出来,又有两个垂死挣扎的死尸眼冒绿光的朝我和陈文娟袭来了;此时我虽有铜钱剑在手,但却弄不出精元,我特么也是束手无策了.

    绝望之下,我就打算抱着陈文娟的身子坐以待毙了。没想到一阵狂风之后,这片坟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吆喝之声——“定!”

    只在这声音之后,那些绿眼睛便像是停止了步子不动了一番......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