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食人树

第一百九十九章 食人树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们当然都还活着!”陈文娟目光炯炯地望着我,一本正经地回我道。

    “难道他们两人根本就没碰过那盘红烧排骨?”我看着陈文娟和王队长脸上的表情,感到很是不可思议。

    “他们的确没动过那盘菜,因为那个红烧排骨是曾所长的最爱,他们好象根本就不喜欢吃。”王队长瞟了一眼院子的四周,板着脸跟我说道。

    “原来如此。”我暗暗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难道那个李厨师用的是慢性毒药?不然曾所长就不可能走出南洋饭店了!”

    “很有可能,所以我们还需要检验报告的进一步佐证。”王队长沉声而道。

    “队长,那个牛所长的情况,你们调查得怎么样了啊?”胡金刚又打断了我们的话题。

    “他毕竟是干咱们这一行的,在所里也混了将近二十来年,老奸巨滑了,隐藏得很深,不是那么轻易查出来的。”陈文娟撅着嘴,皱着眉回道。很显然,他们今天去查那个牛所长的时候,碰了一鼻子灰,才转变了思路,转而去查曾所长最后一顿的用餐情况的。

    “不过再狡猾的狐狸,最终还是要露出狐狸尾巴的;他虽然隐藏得很深,但这个祥林嫂,却暴露了诸多疑点,咱们从她这里找到突破点,不怕揪不出那个牛所长!”王队长面色凝重,又很是愤然地道了一句。

    “所以你们就风急电掣地赶到这里来调查祥林嫂了?”我看着王队长和陈文娟,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

    “那是当然。”陈文娟看着那些上了锁的房门,又叹息了一声,“可惜我们还是来晚了,让她给跑了啊!”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肯定还会回来的,要不咱们就在这里等她?”我嘿嘿一声傻笑后,又对众人提议道。

    “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她还回不来!虽然她跑了路,不过或许咱们还能找到她!”王队长举目四眺后,又蹲在地上,捡起一粒白色的米粒对我们说道。

    “队长,难道就凭你手上的这粒米咱们就可以找到她?”阳光下,胡金刚瞪大了二筒似的眼睛,异常惊异地问道。

    王队长在院子里看了一阵,又走到院门边看了几眼,笑着回道,“或许还真的可以。”

    看到王队长不时看注视院子地面的怪异举动,我这时才将我们站的地方重新打量了一番,此时我居然看到一粒粒的白色糯米,从一间上了锁的小屋子门口,一直洒到了院门口。而那间小屋,正是昨夜一直亮灯的那个屋子。

    “卧槽,难道这些糯米粒都是祥林嫂留下来的?”

    “nnd,还真有那种可能啊!我们刚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惊天秘密呢?”胡金刚沿着那些洒落在地面的米粒仔细地看了一圈后兴奋地说道。

    “古时有人按图索骥,今天咱们就来个按米找人!”我哈哈一声大笑后,又是仰天一声大叫。

    “那咱们赶紧走吧,要不然被她发现了就抓不到她了!”陈文娟急急说道。

    “好,赶紧追!”王队长又是一声令下,我们就沿着这些米粒往曾所长家的后山赶去。

    “那老婆子放着好好的公路不走,怎么竟往山上钻啊,你们说她一个人就不怕遇见豺狼啥的啊?”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胡金刚已经是累得气喘吁吁了;一时有些肾虚的他又喋喋不休的抱怨了一句。说实话,这几天跟着王队长他们破案子,老是往山上跑,我都有些厌烦了。

    “你懂个屁啊,你没见这山山高林密,正是藏身的好去处啊!”望着头顶似火的骄阳,再时不时地瞟一眼脚下的那些米粒,我大声对胡金刚嚷道。

    “也对啊,这特么的叫什么山啊,海拔是多少米啊,我怎么感觉望不到顶似的!”胡金刚边抱怨边打开手机定位系统,随后我们又听得他道了一句,“草,定位系统都定不出这山是什么名,咱们不会着了那老婆子的道了吧?”

    “她能使什么邪魔歪道啊?!咱们这里不是还有一位斩妖除魔的大师吗——小军子,你说是不是?”陈文娟将脑袋一转,随即将一个媚眼向我抛来,一时搞得老子心花怒放,痛痛快快地回应她道,“那是当然,有降魔大师在此,你还怕个鸟毛!”

    “我草,应该是想摸大师吧?”胡金刚又揶揄道。

    “你爷爷的,我发觉你胆子越来越小,联想却越来越丰富了!”我回过头来回敬了走在最后的胡金刚一句,此时在王队长的带领下,我们已经走进了一片绿油油的树丛里面。

    “王队长,咱们怎么又钻进山林子里面了,我感觉每次进了这些阴森的山林就没有什么好事!”陈文娟走在王队长后面,望着头顶遮天蔽日的大树,又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山林子里才好藏人嘛!那些米粒就是洒在这些草丛里的,要想抓到嫌疑人,咱们也只能沿着它们的印记往这树林子里钻。”王队长笑着回了一句。

    树木林密,野草丛深,而那些散落在草丛里的细微米粒也是越来越难找了,随着王队长的步子放慢,我们也渐渐地懒散了起来,脚下的步子跟着也放得缓慢了。

    “等等——你们看这四周的环境?”胡金刚谨慎地望了一眼连一只鸟都没有的林子四处,很是惊骇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我瞟了一眼那些茂盛的树木和杂草,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因此很是愕然地问了一句。

    “你们不觉得这林子四处都透露着一种诡异吗?咱们是不是太容易就找到那祥林嫂的踪迹了?她该不会故意把咱们引到这树林子里来吧?”胡金刚用颤巍巍的声音说道。

    这y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变得这么胆小了。

    “有什么怪异的,你小子现在简直就是胆小如鼠了,当我都不如!”我哈哈一声大笑。

    哪知笑声刚停,树林里就卷起了一阵阴森森的冷风。

    “m的,还说没有怪异,这不就来了吗?”胡金刚哭丧着脸望了望四周,我心中的琴弦也紧跟着绷了起来。

    而王队长和陈文娟的脸上,也起了一阵惊惧之色。

    “天怎么忽然变暗了,会不会下大雨啊?”陈文娟望着头顶异变的天色,又大惊失色地道了一句。

    “哎呀——天狗吃月来了!”想起小倩前天晚上跟我说的那个名词,我很快就联想到了这一奇异的自然景象。

    “草,现在是白天,应该是天狗吃日吧?”胡金刚纠正道。

    “额——可能就是。”透过头顶的树丛,我见乌云很快就将太阳吞没了,于是又这样附和道。

    “很有可能要下大雨了,咱们赶紧下山!”王队长望了望他的头顶,又转过脸来对我们几人说道。

    “队长,怕是来不及了啊!我见前面那树丛里好像有个大洞,要不咱们去那里避避雨再说吧!”陈文娟举目远望后,焦急地对我们道了一句。

    “好,快走!”王队长点了点头,旋即迈开了步子,他似乎也望见陈文娟所说的那个树洞了。

    “哎哟,我的脚——我的脚走不动了!”我刚迈出步子走了两步路,原先走在我后面,坐在一棵大树下喘了口气的胡金刚忽然杀猪一样的叫了起来。

    “草,你的脚断了?”吹着阵阵冷风,看着愈加黑暗的天色,我没好气地对胡金刚骂了一句。

    “我的脚被树枝缠住了!军爷,快过来帮帮我啊!”

    看着胡金刚那异常痛苦的表情,我感觉他也不像是在撒谎,于是在人道主义的驱使下,我快步走到他面前,这一看可让我吃惊不小,只见一根青色的树藤,就像一条细长的小蛇,顺着胡金刚的右下脚,不住地往他上身蔓延。

    “呀——蛇——蛇——”不知陈文娟什么时候又折回到了我身边,当她看见那根绿色的树藤时,立马尖声叫了一句。

    听得叫声,王队长也跑回来了。

    “怎么——”话还没有说完,王队长的脸色也变了。

    “哎哟我的妈呀,这到底是树藤还是青蛇啊,我感觉它就在咬我的肉一样!”胡金刚弯下腰,使劲地去扳他脚上的青树藤,可无论他怎么扳也扳不开。

    “这不是蛇,就是树枝——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食人树?”王队长仔细地看了一下那根青树藤,又抬头望了一下头顶那茂盛的树叶和旁边那古怪的大树后失声对我们讲道。

    “食人树?这山上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玩意儿?这个名字我还是在小说里才听过的!”陈文娟愣在原地,很是不可思议地道了一句。

    “妈呀,食人树?队长,快救我啊,我还不想死啊!”胡金刚听到这个名字,豆大的汗水又从他额头掉了下来,他手上的力道也下得更大了。

    我听后不加思索,迅速在四处找了一块拳头那么大的石子,然后使劲往延伸向胡金刚脚的那根树藤的腰部砸去;陈文娟见状,她很快也找了一块石头跟着我一起砸了起来;经过我俩的不懈努力,再加上王队长掏出了一把他今天才买来的军用匕首,那根树枝的腰部很快就被我们搞断了,一股犹如椰汁却散发着死人味的白色液体从那断裂的树藤中流了出来。

    而胡金刚脚上的树藤也停止了向他上半身的蔓延。

    “真臭!”陈文娟闻到那难闻的气味,立马从地上站起来,跟着往后退了两步。

    “快走,再被这玩意儿缠上,咱们的小命都会不保的!”王队长见我和胡金刚还傻愣在原地,他赶紧拉上我们的衣领就准备开溜,可我却发现我的脚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绑住了似的,一时根本动弹不得。

    草,难道老子也被这食人树给缠上了?

    我不由低头看了一下,尼码,这一看真是非同小可啊,我居然发现我的左右二脚真被这食人树的树枝给缠住了,草啊,天要亡我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