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二百零一章 误中奸记

第二百零一章 误中奸记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色暗淡。

    阴风阵阵。

    随着我屁股的扭动,那些青树藤果真停止了向我上半身的蔓延。

    “队长,怎么这么大的风啊,我都快睁不开眼睛了。”胡金刚双手捂眼,竟有些站立不定。

    “快抓住我们!”王队长拉住陈文娟的手,对胡金刚大声地吆喝了一句。

    “江军,你怎么样了?”陈文娟右手拂面,危难时刻,她竟然还在为我着想,着实令我感到万分啊!

    “我还没死,你们hold住啊,这风马上就过去了!”我见小倩的方法奏了效,赶紧将上半身的短袖t恤脱了下来;这一脱真是惊天地而泣鬼神啊,原本已经快疯长到我脖子上的一根青树藤立马就缩到了我的裤腿下面。

    “它nnd,这些树藤怎么褪到我裤腿上又不褪了?”我亮着上半身诧异地问还站在我面前吹阴风的小倩道。

    “都跟你说了要脱得一丝不挂才行,赶紧啊,我快吹不出气了!”小倩用嗡声嗡气的鼻音跟我回了一句。

    我别无选择,又只好照办。

    一分钟过去了,当我脱得一丝不挂之后,上了我身的所有青树藤果真全部褪去了!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抬头望着伸出这些青树藤的古怪大树,心里琢磨道:难道这是棵母树,现在正处于发情期?见到男人的身子就想缠上去?

    正自沉思之间,陈文娟忽然一声大叫,“江军,你——你这个坏淫,这么多人你还耍流氓?”

    听得她的声音,我才意识到小倩吹起来的,原本还呼呼作响的那阵阴风早没了踪迹。

    此时,除了陈文娟瞪大了眼珠子盯着我外,就连王队长和胡金刚,也都看着我忍俊不禁地大笑了起来。

    擦,小倩这y的停止了鼓风竟没有通知我一声!

    尼码的,这下面子可丢大了。

    害怕穿上衣裤后再被那些青树藤缠上,我裹上衣裤就往树林外面跑。结果越跑我感觉草丛越深,于是渐渐地离他们大概五十多米远之后,我就停下步子,慌忙地穿上了裤子和衣服。

    m的,还好老子命贱皮厚,要不然我一丝不挂地飞奔在这片茂密的树林里,保准会被树枝或是蓑草摸了身子,最终“贞洁不保”啊。

    “救命啊——救命——”

    我刚穿上衣裤,正准备往队长他们那边走去,一个老妇人的声音居然在离我不到十米远的树丛里响起。

    我寻声望去,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谁在喊救命啊?”

    我正望着不远处的树丛出神,胡金刚居然跑到了我后面。

    “谁知道呢!你也听见了?”我以为是我耳朵听错了,没想到这y的也听到这声音了。

    “那不废话吗?我没听到那声音能过来?nnd,好象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啊,不过声音有点老,可惜了!”胡金刚将我们所站之处四下瞟了一番之后,又撇着嘴埋怨了一句。

    这个时候,王队长和陈文娟跨过茂密的草丛,也走到了我们身边。

    小倩忽然在我耳边道了一句,“公子,这树林里阴气太重了,你们还是先出去吧,虽然你是‘吃屎’命,怎么也死不了,但是你的这些朋友就很难说了。”

    “草,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险情啊?赶紧给我们知会一声啊,别给老子竟放马后炮啊!”

    “这个也很难说啊,我的道行本来也不高,现在又是大白天,更是没什么法力,我也只是凭我的感觉判断而已。反正你们好自为之吧,别有了难题又对我大呼小叫的,我可不是你的救世主啊!”小倩又很是委屈地道了一句,我一听就有些不爽了,“知道了,赶紧睡你的觉吧,别墨迹了。”

    “江军,你给我们说说,你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啊,咋忽然把衣服裤子全脱了?”

    小倩这y的刚跟我说完话,陈文娟又上前来质疑我了。

    m的,这么溴的事情,这y的怎么还追着老子问呢?

    “陈警官,我刚才要不把衣服裤子全脱了,你们现在就得给我收尸了!你们知道吗,我们刚才遇到的那棵大树,居然是传说中的色魔树,见到男人就会缠住不放,要想保命,就必须脱得一丝不挂,不然你就是用火烧都烧不死它们的!”虽然很不想回答陈文娟的问题,但是为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还是跟她作了这一通解释。

    “哈哈,色魔树,老子第一次听说!”胡金刚听了我的话后就咧着嘴直发笑。

    若不是王队长为我解了围,估计我的心上人也会讥笑我一番,只听王队长道,“的确有这种树,在非洲的原始森林里,据说这种怪树还比较多,没想到,在咱们这里,居然也会有这样的怪树,真是难得一见啊!”

    “原来是这样啊!”陈文娟红着脸道了一句,看来她已从表情上表达了她对我的错怪之意。

    “对了,江军,刚才这附近是不是有人在喊救命啊?”王队长四下瞟了一番之后,又诧异地问我道。

    我用右手一巴掌打在我的左手臂上,拿起一只长脚蚊的尸体回说道,“好象是有那么一个声音,不过喊了两声又停止了,现在找不到她的具体方位啊!”

    “我草,这只死蚊子怎么这么大啊?”胡金刚看着我手心的那只死长脚蚊的尸体,很快就打断了我们现在进行的话题。

    “可不是吗,妈的,打得老子一手都是血!”我将那只蚊子的尸体随手就弹到了脚下的草丛里,正准备弯腰摘一片宽树叶擦一下手上的血迹,陈文娟忽然又大叫道,“它吃了你那么多血吗?怎么都变黑了,这蚊子会不会有毒啊?”

    “它还没咬我手啊,我见它刚落到我手臂上,就一巴掌把它拍死了!”我边摘树叶边回道。

    “等等!”王队长忽然捉住我的右手,看着手心上的那一抹血迹,厉声问我道,“你说那只蚊子根本就没有叮过你手吗?”

    “当然没啊,不信你看我的手!”我边说就边将半截左手在王队长面前转动了一番。

    “怪了,它既然没有叮过你,那它肚子里的血是从哪里来的啊?我看这血好象不是动物的血啊!”王队长拽着我的右手,皱着眉头又喃喃地道了一句。

    “那估计就是叮的其他人的了!”胡金刚回道。

    只在这时,我们身边不远的树丛里又连连传来两声有气无力的“救命”之声。

    “又有人在喊救命了!”胡金刚看着我们,大惊小怪地道了一句。

    “妈的,我们又不是聋子!”我直接白了这混球一句,随后又对王队长轻声说道,“那声音就在咱们站的十一点方向的树丛里,大概十来米远。”

    “怎么那么像祥林嫂的声音,走,过去看看。”王队长这么一说,我才感觉那声音的确像是祥林嫂发出来的。

    在王队长的带动下,我们几人又跨过脚下茂密的草丛,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

    还没走得十步,我们就隐隐看见一个老妇人坐在不远处的草丛里直捶脚。

    “草,果真是祥林嫂啊,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随着脚下步子的移动,胡金刚看着离我们只有五六米远的妇人又是一声大笑。

    我正想随口附和一句,哪知我背后又传来一个和祥林嫂的腔调一模一样的声音,“别过去,千万别过去!”

    草,谁特么在我们背后说话啊?

    我猛一回头,这一看可吃惊不小。

    nnd,身后居然还站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祥林嫂!

    “你——你——”我看了看身后的祥林嫂,又望了望不远处蹲在草丛里那个祥林嫂,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草,难道这两人又是双胞胎?

    “我才是你们要找的祥林嫂,那个不是!快叫他们别过去了!”背后的那个祥林嫂扯着嗓门大叫道,而王队长他们竟丝毫没有听见。

    “哈哈哈,你才是假的,你一定是那死鬼!”看着我背后的那个祥林嫂,我猛然醒悟过来,这y的肯定是那个流血泪的女鬼变的,要不然王队长他们不可能听不见她的声音,看不见她的身形!于是不等她回答,我就麻利地摸出铜钱剑,默默地念动法诀之后,对着她的身子就一剑劈了过去。

    只听“啊”地一声惊叫,那死鬼就化作一道黑烟飘忽而去了!

    草,难道老子刚才那一剑已经把她送去见佛祖去了?今天她也表现得太弱了吧?

    “老嫂子,你怎么跑到这山上来了?你的脚怎么了?”我正自沉思间,王队长他们已经走到了草丛里那个祥林嫂身边。

    “哎哟——我上山打点猪草,没想到把脚给崴了!”那个祥林嫂回着王队长的话,却不经意地往我眼前瞟了一番,看着她那怪异的眼神,我心下又疑惑道:m的,她怎么总是盯着老子啊?莫非这个祥林嫂还真是假的不成?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我走到那妇人面前,慢慢蹲下身子,阴阳怪气地问了一句,“大婶,你的脚伤到哪里了,让我给你看看。”

    “不用看了,你们几人就在这里等着受死吧,哈哈哈哈——”只这一声狂笑,我就感觉脚下一沉,身子一坠,仿佛掉进了一个大坑之中一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