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狗食月看正版的先别点啊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狗食月看正版的先别点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是是是“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是是是“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是是是“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是是是“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是是是“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是是是“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是是是“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是是是“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是是是“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是是是“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911?!这——这不会是911的冤魂找上曾所长了吧?”胡金刚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你个猪脑袋,911多少年了啊?况且911发生在外国,难道洋鬼子还跑到中国来报仇了?”

    “你们两个,在死者面前,都严肃点!”陈文娟担心王队长再次发怒,因此偷偷地扯了扯我和胡金刚的衣角。

    我俩见王队长的脸依然像密布的乌云一样,因此又规矩了许多。

    “这几个数字是用红笔写上去的吗?这么说曾所长还是死于他杀的了?”胡金刚看着曾所长心口那几个醒目的红字,因职业使然,使得他忍不住又想用手去摸一下,结果当他的手伸到半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戴验尸用的白手套。

    “怎么可能会是用红笔写上去的!”王队长将眼睛凑到那几个数字近前,仔细地看了几眼后,又毫不避讳地用手在曾所长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对我们沉声而道。

    “对,好象——好象是皮肤上的红色尸斑聚集起来后形成这几个数字的!”我看着曾所长那张大的嘴巴和放大的瞳孔,虽然相信他不是因为所谓的脑溢血突发而去世的,但也不能断定他是被外人所杀死的。

    “你们看尸体的整个颜色,都在渐渐变黑,这几个数字会不会是因为曾所长中了什么奇异之毒而悄然形成的?”陈文娟质疑道。

    “就算再有巧合,也不可能形成这几个鲜明而规范的数字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异之梦,我心下又怀疑道: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鬼魅在从中作怪吧?

    “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纹身?也许这是凶手杀死曾所长后,故意给咱们留下的几个数字?”胡金刚又猜测道。

    “如果真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他的衣服可能就是敞开的!”王队长说着就像灵堂外面走去,我们见他跟曾所长的遗孀说了几句话后,又回到了我们面前,继续跟我们讲道,“我已经问过老嫂子了,她说老曾死前虽然一直在说梦话,不过死后面容确很安详,她给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

    “莫非——”

    “莫非什么?”陈文娟望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急切地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莫非这几个数字是曾所长冤死后的怨气所形成的?”再次看着曾所长那死不瞑目的神情,又联想到方才他的尸手突然搭在自己心口的那个异常举动,我又道出了这个看似十分荒唐的猜想。

    “不会有这么悬乎吧?”陈文娟惊恐地看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该不会说是鬼怪干的吧?哪有那么邪门啊!”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观点,胡金刚也未能表示苟同。

    “看来有必要检验一下我这老战友的尸体了——”王队长不置可否地道了一句,哪知他这句话像是长了心眼似的,竟钻到曾所长的老婆子耳朵里去了;她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搀扶着冲进灵堂后就对着王队长大吼大叫道,“谁敢动我男人的尸体,我跟他拼命!”

    “老嫂子,你也看到了,曾老哥这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他显然死不瞑目啊,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想查出他的真正死因,还他一个公道!”看着那妇人激动的神情,王队长慌忙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妇人挣脱年轻小伙的手,就来推我们几个人。

    戴眼镜的小伙情绪异是分外激动,黑着脸对我们大叫道,“不许碰我爸爸!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

    卧槽,先前都没有见这小屁孩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我看到他身后还背着的一个黑色背包时,我才想到他可能是听闻了曾所长的死讯后从大老远跑回来的。

    王队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那妇人的态度实在坚决,也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一声不吭地走出了灵堂。

    “王队长,那曾所长的老婆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被赶出曾所长家之后,我就忿忿不平地抱怨了一句。md的,大老远的跑来,不请我们吃饭喝茶也就不说了,还特么的蛮横无理地驱逐我们,显然不合常理啊!

    “没错,曾所长是不是她害死的啊,我看她脸上那副痛苦之情完全是装出来的啊!她该不会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陈文娟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大声地质疑了一句。

    “对,那老婆子肯定有问题,我看她就是做贼心虚啊——娘的,咱们可是公安局的啊,迫于案情的需要,要解剖尸体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她怎么这么蛮横的将我们赶出来了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胡金刚也附和道。

    “我倒是情愿相信她这是为了老曾的尊严才将我们赶出来的!哎,看来咱们只有另想办法了解老曾的具体死因了——昨天是星期四,老曾还在上班,咱们先去所里了解一下他近日的状况再说。”王队长上了车后就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当即将面包车往南洋镇派出所开去。

    “队长,你说曾所长心口上那个911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他的生日是不是9月11号啊?”坐在车上,胡金刚闲得蛋疼,又问起了先前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

    “不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农历的五月初六,绝对不是九月十一日。”王队长郑重说道。

    此时,毒辣的阳光钻进云层里面睡午觉去了,面包车的四面窗户完全大开,阵阵清风吹着我们的头脑,使我们的思绪又分外地活跃了起来。

    “那会不是会某个宾馆的房间号码?”陈文娟又皱眉猜测道。

    “这个小镇上宾馆都没有几家,更别说九层楼以上的宾馆了,我觉得是房间号码的可能性也不大。”王队长又否定了陈文娟的观点。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那个911到底是曾所长的怨气所形成的,还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我摸着方向盘,跟着也参合了一句。

    “小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老嫂子应该没有跟我撒谎,再有,我觉得这件事如果跟她有关联的话,她也不会通知我来见老曾最后一面了。”王队长又摸出烟来,跟胡金刚一起抽起了闷烟。

    “她这么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啊?”陈文娟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象,又猜测道。

    “很难说——”胡金刚跟着撇了撇嘴,显然他也不相信曾所长老婆子的为人。

    “一定要想办法检验老曾的尸体,明确他是怎么死的!”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沉然而道。

    “江军,你不是有个女鬼朋友吗?曾所长既然死了,一定成了鬼了,你找你的女鬼朋友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别跟我们出难题了,m的,这几天的事情把我们的头都搞大了!”胡金刚似乎也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情,因此他又出了这么个鬼点子。

    “咳,别提了——那死鬼,昨天晚上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她居然跑了路,老子这辈子都没法指望她了,每次问起她重大问题的时候,她要么跟老子说‘公子啊,人一定要靠自己’,要么就是说‘公子啊,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学着小倩的声音回了胡金刚一句,搞得车内的人顿时捧腹大笑,车内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公子,你又犯贱了是不是?”正当我准备学小倩的声调继续跟几人吹吹牛逼的时候,真正的小倩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后只能一声不吭地将汽车开到了南洋派出所里。

    见有市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代所长,也就是以前的牛副队长接待了我们。

    下车后,王队长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让他将我们领进了曾所长先前的办公室。

    因为曾所长才去世不到一天,所以他的办公室依然还保持了原样,并没有人碰过的痕迹。

    进了曾所长那间只有十来平米的办公室,我的眼睛就不住瞟来瞟去。

    曾所长的办公室其实很简单,也很寒碜,就一个木制的办公桌,桌上放了一台14寸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凌乱了放了几张近几天的南江日报;另外,进办公室门的左手边,是一张长木椅,椅子前是一个低矮的白色茶几,茶几上还有两三个装了茶叶的纸杯;除此之外,连一台挂式的空调也没有,看来,这个曾所长也够清廉的啊。

    “牛所长,今天有谁进过老曾的办公室吗?”王队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全,最后将迟疑的目光投在了一身制服的牛所长身上。

    “没有啊!你们还是第一个啊!”牛所长一脸茫然地望着王队长,显然他还不明白王队长问他此话的用意。

    “那你怎么会有曾所长办公室的钥匙呢?”王队长又板着脸问道。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所里每个办公室的钥匙有两把,一把在办事员身上,另一把则放在值班室统一保管。”牛所长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明白了。”王队长淡淡地点了点头,又对牛所长道,“我想在这里先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牛所长大概看出了王队长支他走的意思,于是陪笑道,“那好,你们先看着,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右手边那排白房子里。”

    “恩。”王队长又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王队长的一举一动,都不明白他问此话究竟有何用意。

    待牛所长出了曾所长的办公室之后,王队长就关上房门,迅速在曾所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翻看了起来。

    “王队长,你在找什么东东?”看着王队长的怪异举动,我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找一个日记本!老曾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说着说着,王队长就从办公桌当中的那个黑色抽屉里摸出一个淡黄色的工作笔记本出来,同时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我们三人见状,都想知道日记本上所记的内容,便纷纷都围了上去。

    只见王队长将那个看似普通的日记本翻了一通后,就沉声而道,“怪了,7月1日和7月3日这两天的内容怎么不见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