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一百零四章 带血的手纸

第一百零四章 带血的手纸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打击盗版,请看书的兄弟姐妹一会儿刷新再看,网站不会重复收费的。

    “江军,你在这里发什么愣?”

    陈文娟从车上下来,见我伸出一支手在哑老头门前发呆,不禁从我身后推了一把。

    “下雪了!六月飞雪了!”

    我还兀自沉浸在这件很反常理的事情之中。

    “哪有!”

    陈文娟将她的手一伸,掌心向上保持了半分钟,又道,“你怎么总是怪怪的啊?以前也是这个样子吗?不会有什么家族遗传的怪病吧?”

    “刚才明明就下雪了嘛!我骗你干什么!”我又抬头望了望天,却没有飘雪了,难道是我刚才眼睛看花了?

    “哎,不跟你说这个了——我,我想上个厕所,你帮我跟老大爷说一声,借他家厕所用用。”陈文娟忽然挽住我的胳膊,很是殷勤地对我笑道。

    我草,空号,辞职了?这么重要的两个线索就没了?每从陈文娟嘴里冒出一个字,我的心就不自觉地凉一截。

    “可以肯定那是一个空号吗?”王队长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再次追问道。

    “肯定。我不光在我们技侦室查了那个空号的电话号码,还特意打电话给移动公司,得到的答复都是十分肯定的。”陈文娟斩钉截铁地回道。

    “江军,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王队长开始用另外一种眼神看我。

    我不怪他。话说回来,当你说出的话被摆在面前的事实一一推翻的时候,能有几个人还对你抱有希望呢?

    我只感觉我的内心世界已如荒原一样,一片荒凉。

    “能不能麻烦你们带我回公司找一下那张派送单?”我垂头丧气地说道。

    “这个你就没有必要去了,即使你拿到那张派送单,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啊,要知道签名都是可以假冒的,快递单也是一样可以仿造的嘛!不过你既然有这么要求,我们也尽量满足你,小陈,麻烦你再辛苦一下,叫个人去把他说的那张派送单取来。”王队长道,看来这里,还只有他的官最大。

    “这件事还是我亲自去吧,我倒要看看他怎么继续编下去。”陈文娟再次用蔑视的眼神扫了我一眼。

    她出去之后,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王大队长和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刘副队长继续审我。

    他们用犀利的眼神看着我,仿佛要洞穿我的内心。

    没想到黄符对付这玩意儿效果还不错啊,早知如此,我当初就该把他给我那张好好地保存起来了。

    “贫道夜观天象,发现此地阴气过旺,恐有变数,特意赶来查看一番,没想到正遇到这个孽畜在这里胡作非为。若是晚来一步,待她吸了阳气,那就麻烦了!”那道士摸着他的胡子,很是装b地说道。

    “大师,鬼不是没有肉身的吗?为什么我可以摸到她?”虽说那老乞丐给我开了阴阳眼,我可以见到鬼,但这并不代表我就可以摸到鬼啊,因为我知道鬼其实只是一个灵魂,他们是根本就没有躯体的。

    “其实她根本就不是鬼,她还是一具尸体,只是因为天气异变和地理环境的催化,她才诈尸了!”那道士头头是道地说道。

    我听得似乎有一定的道理。

    这也确实可以解释为什么我可以真实地摸到她的獠牙的缘故。

    m的,搞了半天,原来还不是鬼吓的老子啊!

    “她怎么会跑到路上来了?”我又疑惑地问道?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一个原因!不过待我找到她的藏尸地,或许能够解开这个谜团!施主,看你这么勤学好问,要不你跟我去找找她的藏尸地吧?”那道士似笑非笑地说道。

    纳尼?要老子大半夜不睡觉跟他去找藏尸地?

    “大师,你给我多少钱啊?”老子现在最缺钱了,如果价钱给的话或许还可以考虑这个问题。

    于是我很傻很天真地问了那道士一句。

    “额——这个是义务劳动,没有报酬的!不过作为对你的奖励,我可以给你科普一些僵尸的知识。”

    “打住!——大师啊,天色不早了,我还要回家睡觉,麻烦你带上这具尸体赶紧离开这里吧,凭你这么高深的道行和这种刻苦的钻研精神,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获得诺贝尔考古学奖的。”擦,既然不给钱,那就免谈了!

    “将军,难道你对这个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车灯的映照下,我见那道士笑得贼兮兮的。

    草,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大师,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记得我没告诉过他我叫啥名啊,我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此乃天机,不可泄露!”那道士说完,从他的道袍中取出一个古怪的铜铃,然后在那女尸面前摇了几下,道了一句——“走”。

    我草,那女尸当真一蹦一跳地跟着他走开了!

    难道我在电影中见到的湘西赶尸的故事都是真实的?

    我的那个乖乖啊,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见那道士走后,我才意识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他妈现在还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马路上啊!

    想起陈文娟还在车里,也不知她是死是活,我赶紧跑到驾驶台前去看个究竟。

    这y的刚才好象着实吓得不轻啊!

    现在都还耷拉着脑袋歪着脖子倒在车椅上,半天没有动静,不过我肯定她还是有呼吸的!

    “卖德母儿陈,快开车门啊!”车外实在让人渗得发慌,我想尽快钻进车子里和美女待在一起,因此我不停地拍打着车窗。

    还好现在是夜深人静,听觉效果良好,因此在我坚持不懈的努力下,陈文娟终于被我叫醒了!

    此时车灯明亮,我见陈文娟首先惊恐地望了望四周,然后有仔细地看了看我,确定没有什么异常之后,才将她那边车门打开。

    我本以为劫后余生的她会给我来个大大的拥抱,但是我他妈就是太孔雀开屏自作多情了,这y的不但没有给我一个热烈的拥抱,反而还“啪”“啪”地给了我两个大耳巴刮子。“江军,你在这里发什么愣?”

    陈文娟从车上下来,见我伸出一支手在哑老头门前发呆,不禁从我身后推了一把。

    “下雪了!六月飞雪了!”

    我还兀自沉浸在这件很反常理的事情之中。

    “哪有!”

    陈文娟将她的手一伸,掌心向上保持了半分钟,又道,“你怎么总是怪怪的啊?以前也是这个样子吗?不会有什么家族遗传的怪病吧?”

    “刚才明明就下雪了嘛!我骗你干什么!”我又抬头望了望天,却没有飘雪了,难道是我刚才眼睛看花了?

    “哎,不跟你说这个了——我,我想上个厕所,你帮我跟老大爷说一声,借他家厕所用用。”陈文娟忽然挽住我的胳膊,很是殷勤地对我笑道。

    我草,空号,辞职了?这么重要的两个线索就没了?每从陈文娟嘴里冒出一个字,我的心就不自觉地凉一截。

    “可以肯定那是一个空号吗?”王队长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再次追问道。

    “肯定。我不光在我们技侦室查了那个空号的电话号码,还特意打电话给移动公司,得到的答复都是十分肯定的。”陈文娟斩钉截铁地回道。

    “江军,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王队长开始用另外一种眼神看我。

    我不怪他。话说回来,当你说出的话被摆在面前的事实一一推翻的时候,能有几个人还对你抱有希望呢?

    我只感觉我的内心世界已如荒原一样,一片荒凉。

    “能不能麻烦你们带我回公司找一下那张派送单?”我垂头丧气地说道。

    “这个你就没有必要去了,即使你拿到那张派送单,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啊,要知道签名都是可以假冒的,快递单也是一样可以仿造的嘛!不过你既然有这么要求,我们也尽量满足你,小陈,麻烦你再辛苦一下,叫个人去把他说的那张派送单取来。”王队长道,看来这里,还只有他的官最大。

    “这件事还是我亲自去吧,我倒要看看他怎么继续编下去。”陈文娟再次用蔑视的眼神扫了我一眼。

    她出去之后,南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王大队长和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的刘副队长继续审我。

    他们用犀利的眼神看着我,仿佛要洞穿我的内心。

    没想到黄符对付这玩意儿效果还不错啊,早知如此,我当初就该把他给我那张好好地保存起来了。

    “贫道夜观天象,发现此地阴气过旺,恐有变数,特意赶来查看一番,没想到正遇到这个孽畜在这里胡作非为。若是晚来一步,待她吸了阳气,那就麻烦了!”那道士摸着他的胡子,很是装b地说道。

    “大师,鬼不是没有肉身的吗?为什么我可以摸到她?”虽说那老乞丐给我开了阴阳眼,我可以见到鬼,但这并不代表我就可以摸到鬼啊,因为我知道鬼其实只是一个灵魂,他们是根本就没有躯体的。

    “其实她根本就不是鬼,她还是一具尸体,只是因为天气异变和地理环境的催化,她才诈尸了!”那道士头头是道地说道。

    我听得似乎有一定的道理。

    这也确实可以解释为什么我可以真实地摸到她的獠牙的缘故。

    m的,搞了半天,原来还不是鬼吓的老子啊!

    “她怎么会跑到路上来了?”我又疑惑地问道?

    这也确实可以解释为什么我可以真实地摸到她的缘故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