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苍穹斗圣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不救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不救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而后一段教琴时日,女子有意避开天辰,只站在一边指点几句,并不与天辰接触,天辰也是聪慧之人,一点既通,很快便会许多小曲,但琴艺却是无法与女子相比。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快,又是十日过去,天辰外伤已是痊愈,体内之伤,再调养十天半月,就可痊愈,但就在这平和日子中,却是将有场风暴出现。

    这是一个平常的早晨,天辰走出房门,吸了一口清醒空气,懒散的撑了个腰,听着琴音,往石亭走去,就在天辰走到石亭时,琴音却突然中断,只听叮铃之声不断出现,石亭中的女子已经停止抚琴,站起身来,朝外走去。

    “怎么了?”天辰纳闷道

    “有患者。”女子简短道

    天辰反正闲来无事,便跟在女子身后,来到了竹林之外,只见医诊门口,站着几人,都是露出疲态之色,几人身后,是一个竹竿,上面抬着一位男子,这男子脸色苍白,气息不稳,印堂更有黑气缠绕,显然是深中剧毒。

    这一行人,远远便看到天辰二人,都快步上前,其中一位中年男子,走到女子身前,当先抱拳道

    “不知阁下,是否就是药王夜竹子。”

    “不要误会,师父他老人家仙逝已久,我只是其徒罢了。”女子摆手道

    一行人听到女子如此说,都是脸色黯淡下来,那躺在竹竿上的男子,也是脸色更加苍白,那黑气也是更甚,连连咳嗽,每咳一次,便是大口鲜血。

    “不知,你们来此有何见教。”女子问道

    “哦?我家公子,受歹人偷袭,身中剧毒,我们倾尽一族之力,也是无法医治公子,在我们都绝望之时,听得族中老辈说道,雍州地界深处,有一片绿竹林,那里住有一位高人,能治世上一切病患,人称药王夜竹子,于是我等便急急赶来,想请药王施以妙手,可未曾想到。药王老人家却…。”中年男子叹息道

    女子点了点头,看向一行人中竹竿上的男子,看其颇为痛苦,秉着医者父母之心,便决定为其医治。

    “师父虽死,但我是其传人,若你们信我,我可为他救治。”

    一行人都是一鄂,都没想到这年轻女子深藏不露,但又不甚放心,不禁各自互望一眼,但都是拿不出注意,那中年男子看到公子一脸痛苦,牙根一咬,便决定死马当活马医。

    “那就请姑娘施救,若能救得公子,我公孙一族,必定重金酬谢,若是无法,我们也不怪姑娘。”

    女子本是轻轻点头,想说尽力而为,但听到公孙二字时,却脸色一变,随即冰冷了起来。

    “公孙一族?可是那铜须城的公孙一族!”

    “姑娘也识得?那敢情正好,这样也不用我过多介绍了。”中年男子先是一惊,随即却是笑着答道,毕竟这种隐士,知道自家名号,不为是一种荣幸,这也间接肯定了家族的名望。

    但接下来生的一切,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所料,只听他说出此话后,女子便转身过去,冷冷道

    “请回吧,小女无能救治贵公子,还是另寻高明吧。”

    一行人再次一鄂,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变化如此之大,一下是要救,一下又是不救,这不是耍着他们玩吗?

    公孙一族好歹是个大族,怎生让人如此戏弄。其中一位贼眉鼠眼,一脸淫邪的年轻男子,站出来大声吼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下要救,一下又不救,你当我公孙一族是好欺负的吗?”

    “明策!”那中年男子大声喝斥道

    公孙明策听到喝斥,才悻悻退了回去,但看向女子背影时,却极为不友好,中年男子敛了下脸色,让脸不至于铁青,温言说道

    “姑娘不知为何突生变意,可否给在下一个解释,若是我等莽撞了姑娘,我带他们道歉。”

    一直在旁静静观看的天辰,也是被这突然的变化,弄得一惊一愣的,他本想来瞧瞧女子的医术,但却生如此变故,着实没有想到。

    但看女子脸色冰冷,似无变心之意,而对方又是咄咄逼人,看来搞个不好,便要生大战,想到自己性命是这女子相救,说什么也不能让对方受到伤害,那怕是拼了这条性命,所以他便稍微离女子近了一些,若是对方出手,他也能及时阻挡。

    “阁下严重了,只是先师曾下三个规定,要我严加遵守,若有违背,便逐我出门。”女子说道

    “规定?不知是什么规定。  ”中年男子问道

    “就在门口的布旗上,一看便明。”女子说道

    一行人才往那布旗看去,只见上面写着三行大字,曰为:“不救禽兽,不医非人,只治人畜。”

    天辰看到这三行字,不禁犯傻起来,第一句不救禽兽,意思是家禽和兽类不救,第二句,不医非人,意思乃不是人类的不救,但这第三句,却让人很是不解,既救人类,又救禽兽,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不仅仅是天辰,就连其余人,也是看的一头雾水,那中年男子也是不解,便拱手道

    “还请姑娘赐解。”

    “离经叛道,为禽兽者,不救!”

    “所行非人也,不救!”

    “所行为人也,救!”

    “是为畜类也,救!”女子干净利落的答道

    女子一方话说完,在场之人便有些明白,原来这女子在拐着弯骂人,顿时便让这一行人气的火冒三丈,便要上前教训一番,特别是那公孙明策更是暴跳如雷,直接跳了出来,手中更是握住佩剑,大声吼道

    “你这**,居然拐着弯骂人,且吃我一剑!”

    就在他要出手时,那中年男子却挡在他身前,大声喝道

    “退下!”

    “叔叔,跟这**客气干甚,让我宰了她!”公孙明策硬是不退,要绕过中年男子冲过去

    “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吗!!”中年男子再次喝道

    “可…是…。”公孙明策毕竟还是怕这位叔叔,被这么一喝,一下便站定了,但心中却是极为不甘。

    “退下!”

    公孙明策只好悻悻退下,而其余跃跃欲试的人,也是被这么一喝,退了回去。

    “姑娘,在下十分不明,若是因这三条规定不救治我家公子,难免有不公之嫌,我公孙家一直以德服人,广受道友们的好评,并且乐善好施,从未做违背良心之事。怎能算作这规定上之人!”中年男子大义凛然道

    “以德服人…,乐善好施?”女子讥讽的说道,随即慢慢转过身来

    “一年之前,有对伉俪路过雍州之时,因女方容貌艳丽,被你家长老相中,但对方宁死不从,你家长老一怒之下,杀了对方夫君,又强行占有了女方的身子,后因女方不乖顺,你家长老让人将其轮*/奸至死,这有违人道之事,也算以德服人?乐善好施?此事有是没有!”女子语气凌厉的说道

    “你怎知道!?”中年男子脸色一红,显然此事是家族之丑,让他也难以启齿,但对于女子知道如此清楚,他既羞又惊。

    “我当然知道,那女子被轮至死后,被你们扔到荒山之中,连掩埋之事也未做,还好我路过荒山,见其胸中尚有气在,便为其续命,让她活了过来,你等所做禽兽之事,便是她亲口所说。”女子说道

    中年男子脸色大变,不禁退了一步,但却很快压下心中的惊慌,诚恳抱拳道

    “哎,此事是我族之耻,身为公孙子弟,对于出现这等道德败坏之人,都感到极为痛心,姑娘所说之事,我们也是而后得知,若是早一些知道,我们定会阻止。”

    “既然你如此说,那此事暂且不谈,可那锦家灭门之事,你又作何解释。”女子依旧咄咄逼人道

    中年不禁啊了一声,就连旁的公孙明策也是大惊失色,显然此事极为机密,外人根本无法得知,而眼前女子又从何得知,让他们大是不解。

    对方连续说出两件机密之事,这让他们不禁惊慌起来,而且看此情形,对方似有许多还未说出来。

    “五年之前,你公孙一族,因觊觎锦家家传刀法,便遂以派大队高手,前去偷取刀法,但未曾料到,其内机关重重,很快便被现,你们别无他法,只好灭其满门,强行夺取!就连还在襁褓的孩子,也没放过,你们更是做下人神共愤之事,那便是奸杀锦家女丁,上至七旬老人,下至七岁女童,你们一个都没放过!而锦家男丁,却被你们关押在地牢,做一种人兽合体的实验。”

    “若非师父乃锦家好友,从中救出一位男子,从其口中得知此事,或许便无人知晓!那男子终究因与兽所合太久,成一个非人之物,师父为免其受苦,让其安乐死去。”

    “你们第一件所做之事,乃是禽兽,第二件所做之事,是为非人,你们这种既为禽兽,又非人之物,我为何要救!”

    公孙一行人表情变得不能再变,都不知该作何反应,就在这时,突然出现鼓掌之声。

    “哈哈,说的好,真他妈痛快!”

    大笑之人自然便是天辰,天辰听了这两件事后,也是气愤异常,若是让他碰到,必定让这公孙一族,成为第二个唐门,反正自己满手血腥,多杀一人,和多杀一族之人,又有何分别。

    女子对着天辰微微一笑,显然对于天辰这种仗义执言的性格,极为欣赏,但公孙一行人,却不是这样想了,天辰言辞深深刺痛了他们的神经,让他们怒的都要撕碎天辰。

    “你这小子乱说什么!信不信老子宰了你!”从公孙一行中,又是走出一个人,这人是位大汉,浓眉大眼,约莫三十来岁,说起话来,把胡子都吹的立了起来。

    “来啊。”天辰冷眼望着大汉,笑道

    “好小子!”大汉气的糙脸通红,举起手中握着的斧头,便要砍向天辰

    但就这时,那中年男子话了

    “石浩退下!”

    公孙石浩听到中年男子的喝止,只好退了回去,但却用极为阴狠的眼神盯着天辰,可天辰只是冷笑一声,扭过头懒得搭理。

    “叔叔,我看这女子得…。”公孙明策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中年男子眼神一凝,沉思片刻后,眼睛一闭,挥了挥手,示意他自己决定,公孙明策脸色大喜,便突然冲向了女子,天辰心头一惊,就要一步跨前,但就在这时,那女子说道

    “无妨。”

    与此同时,公孙明策手中的剑,已经斩下,正对女子的螓,一剑之下,必定身亡!但奇异之事生了,就在剑碰到女子身上之时,那剑尖突然冒起滚滚浓烟,随着浓烟出现,只见剑尖便开始融化,并且迅蔓延,很快便到了剑柄,公孙明策大惊失色,就要扔掉剑柄,但这实在太快,在他动扔下之念时,手中剑柄已经融化,下一息时,他的手便开始了融化,随着手开始融化,他的印堂便出现了黑气,肌肤也从正常之色,变为了黑色,甚至略微紫。

    手融化掉落之物,并不是黑焦之物,而是紫色的东西,里面传出阵阵恶臭,一旁的中年男子听到公孙明策的嘶吼,猛地睁开眼来,一见此番情景,脸色大变

    “剧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苍穹斗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东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佴并收藏苍穹斗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