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苍穹斗圣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一句道歉解心结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一句道歉解心结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们互相表达了爱意,最后便私定终身了,为了她我决定暂时忘记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时间缓缓过去,很快你母亲便有了你,可就只有月余就要临盆的时候,混绝天终于现了我们,我赶紧带着你母亲逃离,虽然我不惧他,可你母亲怀着你,我不敢做冒险之事,当时我便觉得逃走是最好的选择。  ”

    “不过他们果然是筹划已久,对我们层层截杀,几次你母亲都差点受伤,我知道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于是我便果断的做出了个决定,把你母亲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可我一时也想不出来,就在这时你母亲提议自己回战家去,对方定然是料不到她是战家之人,我当时是极力反对,她挺着个大肚子回去,路途遥远凶险万分,而且她这般回去,她的族人将如何看待她,走时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回来时就已经挺着大肚皮,可你母亲却反而安慰我,并告诉我并无选择,就在我犹豫的时候,便碰到了惊天。”地魔说道

    “当初我与五皇尊者去找尊主,一找就是近一年,最后我现了混绝天他们的动向,便跟了过去,刚好便碰到了尊主。”石惊天接口道

    “当时我见是惊天,大松口气,也是笃定许多,让你母亲独自回去我实在不放心,于是我便让惊天送她回去,而我去引开他们,你母亲当时自然是很担心,可在我再三安慰下,她总算是放心了,惊天带你母亲走后,我便冲了出去,与他们大战了一场,不过这一战,却让我因此而死去了。”地魔继续说道

    天辰眼皮一跳,不禁语气有些大声道:“你怎么会死?”

    既然父亲如此厉害,那为何还会死,就算是混绝天他们手段再厉害,人再多怕也无法对付父亲吧,可为何父亲又死了呢。

    地魔眼中登时露出仇恨,显然当时一幕幕又涌现在了眼前,他咬牙切齿道。

    “当时我万没想到,这个混账居然动用了魔族的血绝灭世阵,把我肉身生生毁灭,让我无容身之所,飘飘荡荡之中便来到了这里。 ”

    天辰眼中闪过惊异之芒,这个阵法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居然能杀死父亲,这要何其强大,恐怕比玉剑宗的脉阵只强不弱。

    “血绝灭世阵?”天辰惊讶道

    “哦,你可能不知道这阵,此阵是当年蚩尤专门留下的,怕的就算三皇某一天攻入进来,趁他长眠屠杀族人,这阵威力极大,有着毁灭灭地之能,不过此阵只能用两次,因为其是蚩尤大部分力量本源,所以极为有限,此阵本是封存在祖祠,却不知怎么被他拿了出来,不过居然把这阵用在自己族人身上,真是可恨!”说到最好地魔都是咆哮了起来

    天辰不禁暗自咂舌,此阵难怪这么厉害,拥有一半蚩尤力量本源,便可以想象其威能,虽然父亲厉害,但却无法与蚩尤相比,所以死在此阵也就不奇怪了,不过,既然此阵是被封存在祖祠,因该是极为森严,且那封印不可能是一般人可以解开的,可那混绝天是怎么办到的。

    天辰把心中疑问说了出来后,地魔也很是不解,这么多年来他也在想这个问题,可一直没有个答案,此阵封印按理来说只有魔尊,还有几大部族共同施法才能解除的,可混绝天却解开了,并且还把这阵盗了出来,其中关节想必没有那么简单。

    “我魂魄飘荡之中,来到了这里,我看到这望乡台,不禁想起了你母亲,便在这里久久不肯离去,不知多久,惊天无意进入这里,看到了我,并告诉我已经过去了十年,在这十年中生了什么,当时我心中暗恨,想要杀这混绝天,可是却无法办到,我只能恳求惊天带你们母子来见我一面,不过想必那混绝天对于石惊天监视极为紧,所以一直无法带你们来见我。”地魔把天辰心中的疑惑一口气说了出来

    天辰总算对于这些事情有了个彻底的了解,许多事情也可以联系起来,以前不解的事情,在这一刻都豁然开朗,不过他不禁感慨万千起来,这还真是够曲折的,若石惊天早点来找他与母亲,可能母亲也不会死,不过自己有没有今日这么大的成就就很难说了。

    地魔虽然心中不甘,可能看到自己儿子一眼他已经极为满足了,他微微叹息一声,说道。

    “虽然未与阿沐再见一面,但能再看到你,我已经很满足,不过……。”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他知道这个请求可能有些过分,但他真的很想听,哪怕只是一次。

    “你能叫我一声父亲吗?”

    天辰浑身一震,表情顿时复杂了起来,甚至有些狰狞,心中做着无数挣扎,虽然了解到前因后果后,他对于父亲的怨气消了大半,可这十几年所吃的苦,还有受的侮辱,特别是母亲所受的累,这些都是他无法看开的,虽然父亲因死无法前来接他们母子,可比较他让母亲等了十几年,承受着无数人的冷嘲热讽,对于一个女人这是多大的压力,并且还要带大一个小孩子。

    天辰直到此时还记得母亲在浑浊的油灯下为自己补衣服,刺绣贴补家用,在冬天泡在冷水里,为人洗衣服,每次都冻的双手通红溃,可母亲从未哭过,掉过一次眼泪,这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一个承诺,父亲会去接她的承诺。

    可父亲呢?音讯全无,让母亲苦等十几年,到死为止都不知道自己所爱之人早已死去,她所守护的不过是个无法兑现的诺言罢了,这其中的悲痛,这其中痛苦,身为父亲的他懂吗?

    而自己呢?从出生开始就没有父亲,被同龄人所歧视,每次对方问他的父亲在哪里,他都十分尴尬,只能含糊其词,不过渐渐许多人都知道了他没有父亲,转而开始嘲笑其了他。

    他依然记得有一次,他与一个战家同龄小孩一起玩耍,当时正玩的高兴,可对方母亲去过来,直接捏着对方耳朵,就提回了家,还沿途大声道:“不是告诉过你吗?不要跟这种野孩子玩,要玩也要跟战凛少爷他们这种玩嘛,你跟他有什么好玩的!”

    大人这样看待自己,小孩自然而然也会如此,这样一来还有自己容身之地吗,所以他只能去后山,看白云,问天上的云,我真的是野种吗?可为何母亲说我有父亲,而且迟早会来接我,可我都十岁了为什么还没来接我,白云自然不会回答我,就如上天永远不会懂蝼蚁的伤悲和无奈一样。

    自己就是这种环境成长的,在他童年记忆中,没有欢笑,没有快乐,只有无数张脸,或冷漠,或讥诮,还有那一双双冰冷的双眼,天辰一直不想回忆童年,因为太痛苦了,可又不得不回忆,因为那其中有母亲,他能舍弃吗?

    谁不想自己童年充满了欢声笑语,虽不想父母伴在身边,谁不想有自己的玩伴,可这些天辰都没有,这一切怪谁?怪父亲吗?是的,当初他是怪,甚至是恨,可现在知道了一切,他便不那么恨了,他知道这一切也不怪父亲。

    那怪混绝天,是他活生生拆散了父母,可若没她,父母又怎会相遇相爱并有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天意所为,天辰从前说过,他要反抗天,他好好活给天看,不再被他束缚,所以他不断追求力量,获得能改变命运的力量,可到头来命运还是如此,他依然逃脱不了宿命的轮回,原来自己在天的面前是如此的渺小,就算自己再努力,也不过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或组冥冥之中真是天意注定,但那伤害却是形成,让天辰又怎能释怀呢?所以他无法喊出那两个字,那两个小时候经常问的两个字。

    地魔注视着天辰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请求只是一种奢望,虽然这所有的一切不是他主观造成的,可他们母子这些年所受的苦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且阿沐也死去了,他顿时间有些心灰意冷,但还是强制笑道。

    “不叫也没关系,我确实很对不住你们母子,虽然这一切都非我主观造成,但对你们的伤害却是实实在在的,哎,能见你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可以放心的去找阿沐了。”

    他随即缓缓转身,就要走下望乡台,不过在快要走下时,他身子一顿,酝酿极久后,终于说出了三个字,三个意味深长,包含许多含义的字。

    “对不起……。”

    这三个字极其简单,甚至许多人经常在说,但此时地魔一说出来,天辰便浑身一震,心中的某些坚持,还用无法释怀的东西,顿时土崩瓦解,他双眼顿时迷离起来,他抹了一下眼角,想把浸出的眼泪抹去,但不知怎么的,越抹越多,最好更是声泪俱下,跪倒在了地上,捂脸痛哭起来。

    他知道此时才知道,他所要的不是父亲如何痛苦,如何的悔恨,要的不过是句道歉,一句为自己,还有母亲的道歉,其实在自己心中或许早就原谅了他,又或者根本就没恨过他,只不过是耍小孩子脾气罢了。

    他不禁心中苦笑,本以为自己成熟了,结果还是一个小孩子啊。

    就在这时,一个温热的大手轻轻抚摸起了天辰的头顶,并柔声道。

    “不要哭了,能见到你我很高兴,我为有你这么个儿子感到骄傲!”

    天辰抬起头来,泪流满面的看着父亲,用尽全身力气,终于把那两个字叫了出来。

    “父亲!”

    地魔淡漠的身体顿时一震,本不可能落泪的魂魄,居然在一刻也落下了眼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苍穹斗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东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佴并收藏苍穹斗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