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阳师学徒 > 第五章 初次驱鬼

第五章 初次驱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到了快吃晚饭的时候,听了一天怪事的我站在大门边透气,一个中年妇女从门前经过,边走边往屋里张望。 走过去之后又折回来,亦步亦趋的走到大门口,小声的问我:“请问一下这是郭师家吗?”我看了一眼那妇女的脸,回头看了一眼师父,点了点头。妇女便不理我,径直进了门,我便跟在她后面,来到师父面前。

    师父望着来人放下了手中的笔,那妇女便先开了口:“请问您是郭师父么?”师父点了点头。妇女继续说到:“您好,我是黄镇的黄阿妹介绍来的,前几年您给她看过病的。”师父回想了一下点点头说到:“是了是了,前几年我去过黄镇,你有什么事么?”忘了说一句,我们这边管这种撞鬼之类的事也叫病。

    “师父,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妇女急切的说到。原来,这妇女有个儿子二十多岁,谈了个女朋友,俩人在一次外出旅游的时候生了意外,导致女孩子丧生了,男孩子也受了伤,得知女朋友丧生的消息后痛不欲生,后来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救治和家人的开导下逐渐走出了阴霾。可是在家生活一段时间之后,妇女觉儿子床单上老有一片片的污渍,过来人的经验告诉她,这是jing斑。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儿子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女朋友离世了之后有自ei这种行为很正常,只是不注意卫生,搞的脏兮兮的而已。可是换了床单之后又有,有时忘了换床单的话,那斑斑块块就像地图一样。她觉得偶尔这样泄一下还可以,但是长期自ei的话肯定伤身体的,便跟老公讲了下让他劝一下儿子。谁知道老公和儿子谈的时候,儿子矢口否认。老公觉得儿子是不好意思,便继续劝解儿子说这样很正常,只是不要过于频繁,不然会伤身体,谁知道儿子羞愤之下竟然和老公吵架起来。  俩夫妻后来去医院问,医院也只说给他找个女朋友,或者让他做点别的分散注意力,但是儿子却都不愿意。后来又强制性押去看了心理医生,可是jing斑依旧。

    时间稍长,儿子便由一个阳光大男孩变成了一个猥琐的小老头,妇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种事情又不好对别人说,怕妨碍儿子以后找老婆。而那个介绍她来找师父的黄阿妹恰好是她的姐姐,看着妹妹整天愁眉不展,追问之下知道情况后便介绍她到师父这里来试试。

    我去,打灰机打到看心理医生看阴阳师,这得有一定的道行了吧。师父听完妇女的诉说,皱了皱眉,说到:“把你儿子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写下来,我跟神灵禀报一下明天去你家看看。”妇女忙不迭的点头,师父挥了挥手指向神坛的方向说到:“你去敬个香,祷告一下。”听到这个我忙转身带着妇女去敬香,敬过香之后妇女起身从口袋拿出个红包放到了格子上,还是挺懂规矩的嘛。

    送走妇女之后,吃过晚饭就回家了。母亲已经好了很多,只是身体消耗很厉害还没恢复而已,说起前天的事情她什么都不知道。睡觉的时候我想了想,觉得这两天太梦幻了,不过那一千块的工资我是听的实打实的。

    一觉天亮,老老实实的去‘上班’。到了师父家,师父还是如昨天一样在黄纸上写东西,看到我来了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然后继续写他的东西。我无所事事的站在厅里欣赏锦旗的样式。不一会儿,有人进门了,我扭头看了下,是昨天饭前那个妇女,同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应该是她老公吧。 俩人快步走到桌前,师父忙起身迎接,寒暄了一会儿,我知道了那男人姓贾,为了方便称呼,就叫老贾吧,女的肯定姓黄咯。

    寒暄过后师父说到:“你们稍等一下,我准备一下了就和你们回家去看看。”俩夫妻忙不迭的点头。只见师父到神坛下面的抽屉拿出一个大黄布包裹,在神坛上收了几样东西放到包裹里面。小东西我没看见,但是看到师父放了一把剑到了包裹里面。可是大圣不是用金箍棒的么,没那么炫的道具搞个木棍也可以啊,舞剑的猴子,画面实在想象不出来。放好这些后师父又把桌上写好的黄纸抓了些放进去,然后说了声:“走吧。”我还以为得准备黑狗血、糯米、驴蹄子之类的东西,谁知道就这么简单。俩夫妻跟着师父到了大门口。不是,我怎么办呢?难道不交待一下么,没想到师父回头叫了我一声:“小飞,你还磨蹭啥呢,快走啊。”哦,原来我也要跟着去啊。

    到了老贾家里,是一栋单元楼的一楼,他儿子上班去了不在家,我跟着师父前前后后看了下没现什么异常。师父决定晚上等老贾儿子睡觉的时候再观察,所以叫老贾安排地方我们先休息一下,我趁这个空当打电话回家交待了一下。

    傍晚的时候老贾的儿子小贾回来了,一个脸色灰败,精神萎靡的年轻人,看到了我们显得很冷漠。也许是**被我们知道了不痛快吧,不过对我们也不抗拒,可能他们一家之前沟通过。晚饭的时候师父和小贾商量,睡觉的时候把窗户留一条缝,门也不要锁死,他睡觉,我们趴在窗边给他守夜。如果有异常的话,我们随时冲进去。

    吃过饭闲聊了一会儿。我装作心不在焉的眼睛到处瞟,然后动用了一下师父说的我的天赋,深吸几口气,啥味儿都没有。不能啊,师父不是说我闻的到阴气的么,难道小贾不是撞到脏东西了?

    夜深了,大家各自洗漱了。老贾两口子自告奋勇要帮助我们一起守着,被师父婉拒了然后劝他们去睡觉。我和师父胡乱涂抹了一点防蚊子的东西便站到窗外,小贾关窗的时候和我们沟通了一下,确保我们可以看到里面,然后便关灯睡觉了。

    适应了一下眼前的黑暗之后,透过从窗户缝里洒进的月光,依稀可以看清小贾卧房的情况。脱下来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叠着,拖鞋也整整齐齐的放在床边,这么讲究会是胡乱打灰机搞的床上脏兮兮的人么?

    秋老虎的天气昼夜温差很大,而我还是穿着白天的T恤。清冷的月光映照下,地上各种建筑、树木的影子杂乱的趴在地上,偶尔不经意一眼看过去就像各种妖魔鬼怪,让我心里一紧,更加加重了我的寒意。幽幽的秋风带着气流慢慢往上升腾,就好像地底有什么东西慢慢冒了出来,我下意识低头的看了看脚下,月光下的水泥地出昏白的光,有些看不清楚,我又踩了几脚,还好水泥地没有什么变化。下意识的抚了抚胳膊,向师父靠拢了一点。师父转过头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以为房间里有什么情况,定睛看了过去,小贾轻轻转了个身。我马上精神高度集中,手脚微微抖,鬼马上就要出现了吗,我能看到传说中的鬼了吗?

    观察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变化,原来只是熟睡的小贾翻个身而已。我失望的松了口气,继续心不在焉的观察。又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阵阵倦意袭来,虽然白天休息过,但毕竟睡的不踏实。我偷偷看了师父一眼,他还是专注的看着小贾。不知道他一老年人怎么可以这么精神,也许是常年和妖魔鬼怪做斗争锻炼出来了吧。不过虽然很疲惫,但是我还是不敢闭眼睛,万一鬼怪出现,师父打不过,我不是要在睡梦中呜呼哀哉了么。忽然头顶传来‘呼呼’的声音,我精神一紧赶忙抬头看,原来是一只鸟换树呆而已。不过这一下着实让我清醒点了,无聊之中我眼神开始四处游走,最主要的是熟悉各种影子,免得乍一看又吓自己一大跳。

    就在我分神的时候,师父轻轻推了我一下,我忙凝神去看小贾,只见熟睡的小贾身体扭动着,原本身上盖着的毛巾被快掉到地上了。扭动了一会儿之后原本穿着睡觉的沙滩裤慢慢滑落,他的手也扬起来在空气中抓着什么,喉咙还不时的‘嗯嗯..’。忽然,只见他猛的一个翻身,身体扭动几下之后屁股开始不停的耸动。细细的月光把他的身体分为两部分,上半部分在黑夜里不停的撞击着床板,双腿跟着身体不停的动在月光的隔离下就像溺水的人伸出的双手。过了一会儿,原本趴着的小贾翻过身来,双手还是在黑夜里胡乱的抓着什么,身体继续的扭动。这整个画面,即使未经人事的我也知道是在做什么,只是小贾做的对象是空气,而且睡梦中还能这么投入一下子让我忘了害怕。

    随着一声低沉的‘哦’,小贾扭动的身体突然不动了。此时师父突然大吼一声:“哪里逃。”吓了我一大跳,只见师父猛然冲进屋子要开房门,我也慌慌张张的赶忙跟在师父后面。谁知道本来约好不锁的房门竟然锁上了,师父扭了几下打不开之后又大吼一声:“小飞,撞开它。”说罢让开一边,我飞起一脚踢向房门,谁知道刚刚被师父吓的腿有点软,没踢开。师父把我推向一边用身体撞了两下门,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阴阳师学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丹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丹风并收藏阴阳师学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