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阳师学徒 > 一二五章 判官

一二五章 判官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其实走了好几里的路,我们都有点累了。 师父还好,黄纸符贴完以后便坐下了。我和李二麻子严阵以待的站了一会儿就觉得有点累了,便坐在师父背后的路边抽烟聊天起来。

    看的出来李二麻子心里一直很紧张,不时的看看河面,似乎生怕我们一个不注意鬼就把他拉到河里淹死了。

    坐了会儿,觉得腿有点酸,便站起来活动几下。惊觉屁股好冷,隔着裤子拍了几下,就像拍在冰面上一样。玛德,大冷天真不能坐地上。

    仰头伸了个懒腰,月亮就照在头顶,真的像白玉盘一样,美极了。正在恨自己书读的少,如此美的月亮却不能用文字形容的时候,一团云彩慢悠悠的飘过来,遮住了月亮,天色一下子暗了不少。

    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又站回师父身旁,只见师父在闭目养神。李二麻子见我起身站在师父身边,忙跟着站了起来。

    一阵微风轻拂着面庞,大冷的天这种风还算得上和善。微风过后,我和李二麻子都紧了紧脖领子。师父突然睁开眼睛,掏出一张黄纸符递给李二麻子:“贴在额头上,把眼睛闭上千万不要睁开。”

    李二麻子‘哦’了一声接过黄纸符贴在了额头上,贴好之后闭上眼睛伸手扶着太师椅的靠背。师父转身看了看,觉得这样不太安全,便又说到:“你自己到树下坐着休息吧。”李二麻子忙睁开眼睛走到树下坐着,背靠在树干上又闭上了眼睛。此时风突然变大了,柏杨树的树枝轻轻的摇晃起来,李二麻子紧张的缩起了肩膀。

    是判官要出现了么?会不会像电视上放的那样,穿着古装,脸黑糊糊的,拿着一只大笔?我望向水面上,什么动静都没有。 但此时平静的水面下,几个鬼影偷偷的注视着我们,正是昨晚的四个鬼差。

    只听其中一个鬼差问昨天拘魂的鬼差:“你怎么随随便便就把地府的秘密跟大圣说了?要是闹出点什么来。我们可担待不起。”只听那鬼差嗤笑一声说到:“我巴不得闹出点什么来呢,闹出点什么来,判官被撸了,得有新的鬼吏增补上去吧。接下来鬼吏的位置也得有人增补吧。这样一级级的增补,我们才有上位的机会啊。”

    先前的鬼差想了想说到:“也是啊,你想的可真长远。”拘魂的鬼差冷笑一声说到:“看戏,看戏。”

    风持续增大,柏杨树的树干都开始摇晃起来。树枝大幅度的摆动,出‘呜呜’的破空声。我们的衣角被吹的上下翻飞,衣领竖起来直拍脸颊。路边的烟尘被吹了起来,有些迷离眼睛,我和师父都眯起了眼睛。李二麻子双腿轻轻开始抖动,不知道是因为风吹的太冷还是因为害怕。

    此时我才现,我们四周的四颗贴过黄纸符的柏杨树,竟然在大风中纹丝不动。看来师父以前肯定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不然怎么知道把树贴上黄纸符呢。而这个风,肯定就是阴风了。

    风吹了一会儿。我眯着眼四处查看,怎么判官还没出现呢。判官虽然还没出现,但是因为阴风吹过,感觉气温下降了好多。师父起身把包袱卸下从里面掏出一大把黄纸符对我说到:“你把这个给李二麻子背上吧,免得他被阴气所伤。“

    我‘嗯’了一声接过包袱,走过去跟李二麻子说了之后让他把包袱背在了肩上。回过头师父把手上的黄纸符都塞进了我的口袋。  风继续‘呼呼’的刮着,地上好像起了白霜,被风一吹,雾气一阵一阵的,到了我们身边之后便慢慢升腾包围着我们。

    气温下降的厉害。脚下穿的皮鞋让我感觉自己的脚像站在冰面上一样,李二麻子的牙关开始‘咯咯’作响了。

    而阴风似乎感觉到了我们的寒冷,更加狂暴的肆虐,吹的我似乎都有点站不稳了。不远处有柏杨树枝被吹断。‘咔擦’一声掉在地上顺着风的方向慢慢翻滚掉下了河堤,砸到水面上出‘啪啪’的声响。

    雾气越来越浓,伸手乎一下拿回来手心里全是湿的。师父坐回太师椅上说到:”我要请大圣上身了,帮我点一张黄纸符。“啥?虽然现在风吹的看上去挺吓人,但是根据昨晚四个鬼差的表情,我以为判官来了之后顶多就是恶言相向。大不了干一架烧点黄纸符就解决了,没想到判官还没出现,师父便要请大圣上身了。

    我掏出打火机,背过身去,连续打了几下都不着火。我甩了几下,心里想着以后得买个芝宝或者佐罗,不然要是碰到等着烧黄纸符救命的时候,被一个打火机延误了,那就太划不来了。

    甩了几下刚准备打火的时候,背后‘哐啷’响了一声。我吓了一跳,赶忙转身去看,原来是对面的太师椅被风吹倒了。只见椅子在地上晃了几下,又被风吹的‘骨碌碌’滚到了河里。

    ”还磨蹭什么?“师父不耐烦的催到。我赶忙转过身,把打火机护到怀里,小心翼翼的点燃了黄纸符。黄纸符甫一着火,身边的雾气开始飞的消散。

    师父接过黄纸符,闭上眼睛开始唱赞诗。唱了一会儿,只见围着我们的白雾以更快的度消散。透过白雾,看到好多人在路上朝我们这边来。月光被遮住了,看不太真切,不知道是跑还是飘过来。

    近一些之后才看清,这些人全都身着白色的长衫,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脚。往前移动的时候也根本看不到长衫的下摆会动。而且这么大的风吹的树干都不停的摇晃,但是他们的长衫就像是铁做的套在身上一样,纹丝不动。

    这些人到了离八仙桌七八米的地方便停下了脚步,我看了看,好长的队列啊。队列最前面的两个各举着一个牌子,牌子上书‘回避’。牌子下面那是怎样的两张脸啊,其中一张脸色惨白,脸型比马的还长,看上去精瘦,眼睛鼻子小的几乎看不见,但偏偏嘴唇又特厚,满脸看上去就像只有一张嘴一样。

    另一个也是脸色惨白,五官脸型看上去还比较正常,只是脸上好多皱纹,偏偏这些皱纹看上去很不自然,就像贴什么东西的时候没有贴平整的样子。

    伸长脖子看了看队列后面,我去,地府选公u员是以长相来选的吧。是不是必须歪瓜裂枣才能当?真是一个比一个丑,什么歪脸斜眼睛已经不算啥了,问题是一个个长的根本就不是人的样子。那种丑,恕我的文字太匮乏,形容不出来。

    不过不得不说,这种长相配上统一的制服,加上手持的斧钺钩叉十八般武器,看上去挺有气势挺骇人的。还好我从事这一行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然肯定会被这帮鬼差吓到。

    啥,鬼差?判官来啦?我真有点佩服自己的后知后觉了。好在渡过了最初的震撼,此刻我已经不太害怕了,只是暗暗有点担心,这么多鬼差,真干起来干的过么?

    对了,这就是判官出场的排场么?看起来蛮威风的。我又伸长了脖子看队列后面,期盼能看到那个传说中左手生死簿,右手一只大笔掌握天下人生死的判官。

    还没见到判官,却见师父忽然站起身来双目如电,伸手拍了下桌子,队伍前列的几排鬼差身形一震,周围本已稀散的白雾以肉眼看的到的度被蒸消失无踪了。

    可能是当年大圣大闹地府的事情对这些鬼差们影响甚大,本来气势很盛的鬼差们此刻都不敢看师父的眼睛。此时风变小了,树枝都不怎么摇晃了。或者说此时的风不是风,就是一股极度阴冷的气流直击我们的身体。接触身体的那一瞬间,让我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就是冰水,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

    眼见第二股阴冷气流又要袭向我们,师父像佛门狮子吼一样大喝了一声,气流随即往来的方向退去,带起了鬼差们长衫的下摆。这一次我看的真切,长衫里面可以看到腿,但是腿的尽头是一团白气,看不到脚。

    此时天空远远的飘来一大团物体,近一点才看的清,是一堆人抬着一顶大轿子。轿子慢慢的飘过来,抬轿的人悬浮在先前队列的鬼肩上。轿子静立了一会儿,里面传出一个声音:”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冒充大圣妨碍鬼差公务?“这声音,比指甲刮黑板的声音还难听,就像被砂纸在磨心一样。

    师父‘哈哈哈’一阵大笑之后说到:”大胆?那贪赃枉法,草菅人命,无故制造枉死冤魂,岂不是胆大包天?“

    那个砂纸磨心的声音又响起”地府自有地府的规矩,岂是你这些凡人可以干涉的?“师父冷笑一声说到:”若你真如崔钰一般正直无私,莫说凡人,就是玉帝老儿也不得干涉。“

    ”偏偏你贪赃枉法,私放枉死鬼魂投胎,又草菅人命制造枉死冤魂,你该当何罪!“说到这里师父又拍了一下桌子。(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阴阳师学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丹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丹风并收藏阴阳师学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