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阳师学徒 > 一七六章 自宫

一七六章 自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躺在旅社的床上,我心里还很不爽,百里迢迢的过来,鬼没驱着还受了顿冤枉气。 若让我真的碰到那鬼,不把它打的魂飞魄散难消我心头之恨。

    带着怒气,缓缓进了梦乡。梦中,我把那鬼倒提着死命往地上摔,摔的它不停的惨叫。这时,旁边有个白影出‘咯咯’的笑声,笑得我心里冷,想要看清那白影到底长什么样,眼神却始终只能捕捉到一个淡淡影子。

    白影笑了一会儿幽幽的说到:“你真的就这样丢下同学不管走了吗?你走了他们会有危险的。”我忿忿的答到:“不走又能怎么样?他们嫌弃我法力低微,我留在那也是丢脸。”

    “法力低微也比普通人强啊,再说你不会搬救兵么?”白影继续幽幽的说到,似乎是在劝我留下来。其实作为我个人来讲,做事到一半临阵脱逃不是我的风格,但无缘无故被骂了我还能舔着脸回去?于是我回到:“你不用劝了,我不会回去的。”

    这句话好像说出声来了,我自己耳朵都听见了,一下子惊醒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顺手开了灯坐起来,惊疑的环视房间。除了头顶的灯光有些刺眼之外,什么东西也没有。

    回忆了一下刚刚的梦境,那个白色的影子似乎是在主任的面前出现过,它是在给我托梦么?它是神仙还是鬼?如果是神仙,怎么不自己把学校里的事情解决了算了?如果是鬼的话,它托梦叫我回去消灭自己?

    想了半天想不通,拿起电话,想了想又放了下去。又不是我骂他,是他瞧不起我,我为何要给他打电话?这一醒,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事情想不通,也不知到底该不该回去。

    却说今晚对于张子恒来说,也是个不眠之夜。当然了。倒不是因为有鬼的事情,而是终于能和侯文婷同床共枕了。然而侯文婷穿着外套牛仔裤躺在身边,让他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先是装睡着了,手有意无意的往侯文婷的敏感地方放。马上就会被她避开。随即又是各种甜言蜜语,然而这甜言蜜语只能换来侯文婷深情的吻。只要张子恒的手伸到裤腰附近,就会被她拿开。

    折腾到深夜,侯文婷有些困了,便对张子恒说到:“肚子以下。大腿以上现在是禁区,不能碰,再碰我就要脾气的。”眼看侯文婷说的这么认真,张子恒知道今天是没戏了,便叹了口气说到:“唉,宿舍里被鬼缠身,到你这里只能干憋着,这日子实在过的没劲。  ”

    侯文婷忙说到:“跟你说了,是你的就是你的,你何必急于一时。对了。你之前给我来电话说驱鬼被记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子恒便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侯文婷说了一遍,包括我俩吵架,我负气要回家。

    “寝室里确定有鬼么?小飞回去了那你怎么办?”侯文婷随即怪责到:“不是我说你,你一个电话人家就跑过来帮你驱鬼,你却这样对人家,换我我也一走了之。”

    “我自己肯定是有耐心让小飞继续驱鬼的,不过搭上杜鑫和叶秋明都被记了个过,我怎么好交代?”张子恒解释到。侯文婷想了下说到:“你把小飞号码给我,我跟他确定一下寝室里是不是真的有鬼。要真的有鬼的话,我去劝他留下来。”

    张子恒冷哼一声:“算了吧,他那水平,我可不想毕业在即被开除。”侯文婷手肘推了推他的后背:“好了。我还不知道你?牢骚过就好了,快把号码给我。”

    起身故意找了半天手机,张子恒说到:“没看到手机,明天再说。”侯文婷也跟着坐了起来,在床头柜上拿起他的手机,开始翻电话簿。一旁的张子恒说到:“这是你要给他打电话的。和我没关系。”侯文婷轻笑了一下,用自己的手机拨打了电话。

    正在思考事情,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吓了一大跳。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我小心翼翼的按了接听键。

    “小飞,你好,我是侯文婷啊。”电话里传来个热情的女声:“这么晚不会打扰你睡觉吧,在省城还是回家了啊?”

    呃,我迟疑了一下回到:“在省城呢,明早回去。”侯文婷忙说到:“回去干嘛呢,多玩几天嘛。之前的事情是张子恒不对,我已经说他了,现在再代他给你道个歉,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人家都这样说了,我还能怎么办,只好回到:“没事,我没放在心上。”

    那边厢张子恒抓着侯文婷的胳膊要抢她的手机,似乎她的话语让他觉得很没面子。侯文婷瞪了他一眼,话锋一转:“不过你也要替张子恒想想嘛,你们是旧同学,怎么样都没事。但之前那事让另外的两个同学也背了处分,他面子上也不好过嘛。”

    这么说也是,一下子让我沉默了,我和他,我和杜鑫叶秋明,毕竟是有区别的。 而且本来以为我会很牛逼的给他解决事情,谁知道让他在同学面前出了这么大丑,生气也是应该的。

    侯文婷接着问到:“你确定6o6寝室有鬼么?”我想了想说到:“寝室有没有鬼我不确定,但我师父说张子恒今年会有一劫,而且我能确定有东西在跟着他,具体是要对他怎么样这个我还不清楚。”

    刚刚那个梦境如此的真实,应该是个跟着张子恒的东西担忧他的安全,所以来托梦给我的,难道是他的列祖列宗?既然托梦让我回去,那就是他肯定有危险,但我又不敢说的太明确,怕吓到侯文婷。

    “既然是这样,你能不能留下来帮他把事情处理好,等他安全了再回去?“侯文婷柔声说到:”算我求你了。“

    我其实想一口答应,但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便缓了一下说到:“这个...这个....”

    “好了,告诉我们你在哪儿,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接你。”

    人家都这样说了,我还有什么说的呢,便告知了他们地方。

    却说叶秋明,虽然丑事被遮住了,但却被记了个过。让他非常不爽。

    回到寝室,脱下被烧烂的裤子,赶忙进卫生间洗澡。水丝击打在他的敏感地方,让他又起了飞机的念头。随即又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行,昨天刚刚说过要戒的。

    洗完澡出来,叶秋明便躺在床上玩手机。玩了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便在浏览器里输入几个早已烂熟的关键词。很快,手机便出现了让他心跳加的东西。唯一不爽的是。这个是图片,不如视频看起来爽。

    看了会儿,叶秋明的手不自觉的伸到不该去的地方。揉了几下,身体的反应让他醒过来了,当即收回了手。继续看了一会儿,手又伸到那里。他在心里安慰自己,我只是揉揉,不搞别的,应该是不要紧的吧。

    揉着揉着呼吸就稍微急促起来,脸也热热的。他偷瞟了胡坤海一眼。胡坤海正在专心致志的看小说呢。于是他手上稍稍加快了动作,并在心里安慰自己,仅此一次,这次过了我马上戒。

    随着一声沉闷的叹息,叶秋明的无数子孙都被他抛弃在床单上了。偷偷拿起床头的纸擦了擦,点燃一根烟,疲惫的他陷入深深的自责。怎么这么不争气?明明下了决心戒的,怎么又忍不住?真该把那害人的东西剁了,这样自己就能安安心心读书了。

    一根烟抽完,叶秋明有些头昏眼花。有种恶心想吐的感觉。他便出了被窝,打算去把那恼人的沾有黏黏糊糊的子孙的东西去洗一下,顺便去吐一吐,让自己清醒一些。

    进了卫生间。洗了洗那东西,叶秋明觉得头昏眼花的感觉更甚,胃里面的东西都翻腾到喉咙口了。伸手扶着墙,干呕了几下,吐不出来,他便伸了两根指头进嘴里。刺激自己吐出来。

    这方法果然很有效,晚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吐完之后感觉清醒了一些,叶秋明便转身打算接水漱口。透过睫毛上晶莹的泪珠,他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卫生间门口。他惊讶的叫了一声:“爸。”

    叶爸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儿子,怒骂到:“我在工地上累死累活的搬砖赚钱供你读书,热的要死连白水都不舍得买一瓶,你不好好读书来回报我,还搞这些歪门邪道,你对得起我吗?”

    听到这话,叶秋明愧疚的低下了头。叶爸爸继续痛心疾的叹到:“我前生是做了什么孽哦,生了个这么不争气的儿子。”叶秋明忙小声的辩解到:“爸,我已经决定戒了。”

    叶爸爸瞪着他质问到:“你昨天就说了戒,今天却又来,要我怎么相信你?”叶秋明又小声的说到:“爸,我保证,一定把这个戒了。”

    “你拿什么保证?你要是能把那东西切了我才相信你。”

    叶秋明低头看了看爽过之后便垂头丧气的那东西,自己之前也确实动过切了的念头。既然爸爸这么说,那就切了吧。

    搜索了一下,并没看到有刀,他顺手拿起了梳洗台子上的刮胡刀。抬头看了一眼爸爸,他正冷冷的看着自己那个罪恶的东西。叶秋明把心一横,一手拉着那个东西,一手拿起刮胡刀就是一下。

    刀片割过,并没有什么疼痛感,而且刀片在架子上只露出了刀刃,所以此时只划破了那东西的皮。

    鲜血喷涌而出,滴在地上混在洗过那东西的水里,顺着地漏而下。正准备挥手来第二下的时候。鲜红的血液刺激了一下叶秋明,让他一下子清醒了。下意识的抬头一看,门口哪里有什么爸爸,又是自己打了飞机之后产生了幻觉。

    虽然没有爸爸,但那东西割伤了是真的。一阵阵放射的疼痛感传来,鲜血继续往外喷涌。叶秋明刮胡刀都来不及放便捧着那东西冲出卫生间。

    此时恰好有一名同寝室的学生回来。见叶秋明全身赤1uo,双手捧着重要位置,手指缝里还夹着自己的刮胡刀。血正顺着刀架在往下滴。

    同学忙问到:“你怎么了?”叶秋明头都没抬,焦急的答到:“玛德,我刮毛把自己刮伤了。”同学又仔细看了一眼叶秋明手上的刮胡刀,忽然暴起一脚踹在叶秋明背上:“草泥马,老子刮胡子的东西你用来刮卵毛!”

    叶秋明一下子被踹的扑倒在床上,同学还不解恨,要冲上去继续打他。此时侧头面墙看书的胡坤海反应过来,赶忙下床拉开同学,劝到:“好了好了,踢了一脚出气了,让他陪你一把新的就好了嘛。”

    同学指着叶秋明喝到:“草踏马的,那以前刮过的怎么算?想起来老子都膈应死,就像给他舔过鞭一样。”

    叶秋明慌忙辩解:“一次,就这一次,以前从没动过刮毛的心思。”胡坤海忙又劝到:“只这一次而已,让他陪你一把新的就好了。”随即又对叶秋明说到:“你还不赶快穿上衣服去医务处看看,别把自己弄废了。”

    于是,校园里便看到一个长相猥琐的男子,伸手捂住自己的下体在路上飞奔。

    还好,只是划破了皮,并没有伤到里面。但为了愈合的快一些,还是需要缝针,并且要打消炎针。

    临走时,医生叮嘱叶秋明,最近要清心寡欲,并且有了尿意赶快上卫生间,不然那东西膨胀了会撕开伤口,延缓愈合的时间。

    躺在床上,叶秋明再次下定决心,一定要戒飞机。因为伤口的疼痛,让他一夜都迷迷糊糊的,脑子里总是盘旋着爸爸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不割了那东西,你对得起我吗?对得起我吗......

    早上和侯文婷她们碰面的时候,我和张子恒都把头别过一边去,装作没看到对方。侯文婷轻笑一声:“好啦,大男人怎么这么小肚鸡肠的?”说罢把我们俩人的手抓起,让我们双手握在一起。

    我和张子恒对视一眼,俩人笑了下,算是把吵架的事一笔勾销了。(未完待续。)

    ps:  半个城市都停电了,网吧爆满。到下午三点才找到个能码字的地方。先更4ooo,如果晚上来电,再补2oo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阴阳师学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丹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丹风并收藏阴阳师学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