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阳师学徒 > 二三〇章 256翻

二三〇章 256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又打了两把,胡龙华背了俩自摸,输得他都没力气骂骂咧咧了,趴在胳膊支撑趴在桌子上。

    继续新的一盘,他无精打采的抓了牌。开牌一看,东南西北都是三个,还有个红中。这种牌如果能把东南西北杠上,再自摸红中,那可是256翻。五块的底,一翻十块,五翻就是一百六。256翻,谁也不知道是多少。按照本地规矩,如果有谁胡了这种牌,另外三家当场可是要把裤子都输给他的。胡龙华一下子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

    ‘东南西北’这些不能成句,是出牌的选,很好杠。下家是庄家,轮着出牌过来,都没人打‘东南西北’。胡龙华看着打出的麻将,心里想着,你们不打,我自己摸了暗杠。第一张牌伸手一摸,好熟悉,是‘南’。像他这种常打牌的,基本不用看,大拇指触过去就知道是什么字。

    得意的开了暗杠之后,在后面一抓,是‘西’。继续开暗杠,不过杠来的是一个不相关的‘二万’。

    打出‘二万’,上家大叫一声:“碰。”打了个谁都不要的‘七索’。胡龙华再次伸手摸牌,啊,是‘东’。欣喜的开了暗杠,准备去杠上抓牌。他的下家看了看扑在角落的十二章暗杠的麻将牌说到:“你龟儿子可别出千哦。”

    胡龙华撇了撇嘴说到:“这在场的都是什么人,我怎么可能出千。输了那么多了,就得在这一场把你们底裤都赢回来。”上家哈哈一笑:“赢回去给你老婆闻闻。”下家也跟着打趣:“那不用赢,我现在就可以脱了给他带回去。”说罢俩人放肆的笑了笑。

    一直未一言的张军紧紧盯着胡龙华抓牌的手。胡龙华大拇指摸了一下,是‘北’。他把手上的牌往桌面上重重的一拍,大喝一声:“杠。”说罢将面前的‘北’倒了下去,和杠上来的那张一起放在角落。

    张军看着整齐的十六张牌问到:“你不会杠的是东南西北吧。”胡龙华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并未答话,而是紧张的伸手去抓杠的牌。上家也看了看他杠的牌,开玩笑的说到:“你可不能胡那种牌,胡了生儿子没屁眼的。”下家听到这话附和到:“这种牌一般人胡不了。那得是花光一生的运气,胡了都要打出去的。”

    麻将牌抓在手上,他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大拇指摸了一下,不是‘中’。失望的拿到眼前看了一下。是个‘五筒’。随手将‘五筒’丢了出去,一下子滚到了地上。下家忙躬身去捡,嘴里还絮絮叨叨的:打牌要有牌德,你从开始就骂啊扔的搞到现在了......

    正常的打了两圈,虽然已经四暗杠。但另外三家都不怎么紧张,因为胡龙华今天背到了极点,之前有一次连续两暗杠却出铳的经历。张军已经听牌了,得意的看着胡龙华说到:“你可别四暗杠背了自摸哦。”下家附和了一句:“昨晚他老婆估计让多交了几次家庭作业,今天哪里还有精力胡牌。”听到这话几人嬉笑着朝胡龙华挤眉弄眼的。

    胡龙华对这些充耳不闻,只专心的看着麻将牌,每一次摸牌的时候都紧张到极点,可惜那个梦想中的‘中’就是没出现。这一圈上家抓了牌,把面前的麻将扯来扯去的,就是不出牌。另一家和张军都出言催促了。此前一直很急躁的胡龙华却很冷静,死死的盯着自己即将要抓的那张牌,他很有预感,那张肯定是‘中’。

    上家终于出了个‘九索’,胡龙华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抓牌,连带着大拇指飞快的摸了一下,当中长长的一条直线,不是中又是什么。此时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往头上涌动,他准备起身翻牌大喝‘自摸256翻’,下家一声不大不小的‘碰’。对面的张军看着胡龙华笑了下:“快放下,别把我的牌摸变了。”

    三十**度的气温,胡龙华却觉得自己像坐在冰窟一样,再也没心思吵闹说热了。比霜打的茄子都还蔫,不甘心的放下了牌。按照以往,他肯定要骂下家几句,但他看了看一旁暗杠扑倒的十六张牌,在心里紧张的安慰自己:红中还会有的,还会有的......

    下家碰了‘九索’。打了个‘八索’出来,嘴里还念叨着一句麻将的俗语:一碰一挺,输的干净。张军刚准备摸牌,刚打九索的胡龙华上家伸手挡了一下:“等等,我要碰。”这句话在胡龙华听来不啻于天籁之音,他下意识的问了声:“你真的碰么?”

    刚刚打八索的那家也来了句:“胡龙华四暗杠单吊听牌了,坐在上家你怎么还敢碰?”上家暼了胡龙华一眼说到:“你刚刚也说他昨晚家庭作业交多了,今天就是给个九子连环也胡不了,更何况是单吊。再说了,我碰了听牌,为什么不碰?”

    胡龙华盯着那张原本就该他摸,却经过一番波折即将回到他手里的红中腹诽着,让你得意,一会儿自摸了先脱你的裤子,让你光屁股回家。

    上家碰牌之后打了个‘二索’出来,因为是个新张,胡龙华紧张的看了看另外两家,他们似乎并没有动的意思。摸牌之前,他手掌轻轻拍了拍桌子:“二索是新张,你们碰不碰?”张军笑着摇了摇头:“不碰,你自摸吧。”

    胡龙华又转头试探性的笑着和下家说到:“你碰不碰?不碰我可自摸了。”下家拿了个一三索出来说到:“我要吃,能对家吃吗?”

    眼见不会有任何阻碍了,胡龙华飞快的伸手把那个红中翻了过来喝到:“自摸,256翻。”用力太猛,手上的麻将牌似乎都裂成了两瓣,而面前好几张麻将牌都被震得掉到了地下。

    上家和下家忙又嘟囔着躬身去捡,而张军伸手过来翻他暗杠的牌:“真的是256翻么?”胡龙华得意的刚准备站起身,此时一直摇晃,‘嚯嚯’出声的吊扇忽然‘咔嚓’一声,悬吊杆断裂,飞旋转着朝麻将桌冲过来。

    躬身捡牌的上家只觉得脊背一凉,接着便是一股剧烈的撕裂痛感传来;下家刚刚探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打了过来,慌忙低头躲避。

    而坐着的胡龙华和张军,连惨叫也来不及,就被旋转的吊扇斩。鲜血直冲天花板。打得‘啪啪’直响,然后又掉下来下了一阵血雨。斩之后,吊扇仍旋转着向前冲去,打到地上仍摇晃着旋转。

    上家和下家还来不及做第二反应,却听到‘咚咚’两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接着便是‘骨碌碌’滚动的声音。循声望去,这骨碌碌的一路都是血,不远处赫然是两个人头!

    “啊...啊...’,俩人吓得惊叫连连,挤着坐在麻将桌下。过了好一会,上家才被后背的疼痛感拉回现实,伸手摸了一把,满是鲜血,又吓得大叫。

    俩人抚着胸口喘着粗气,却又觉得头顶上有什么东西滴下来。摸了一把,还是血。惊叫着从桌子下面冲出来起身,只见两个没有脑袋的尸体趴在桌子上,鲜血还从脖子里汨汨流出,淌在桌子上,慢慢往下渗。

    看这装束,分明就是张军和胡龙华。怎么就捡麻将的空隙,两个人的头就掉了?看了看远端还在地上不屈转动的吊扇,上家和下家瞬间就明白了,他们被掉下的吊扇把脑袋削了。

    俩人惊异的对视一眼。退到大门边,上家掏出连忙手机打电话报警,下家开了门站在楼道大叫:“快来人啊,出事啦。出事啦......”

    凄厉的叫声惊动惊动了附近的所有人,都火急火燎的顺着叫声奔了过来......

    晚饭前,师父回来了。我把白天的事情跟他说了说,师父看了看我的鼻子问到:“没事吧?”我要了摇头。师父恨恨的说到:“他要是明天敢来,让我来接待,看我不弄死他。”我在心里笑了笑。你一老头,凭什么弄死人?

    “不过照你所说的面相,估计他可能来不了了。”师父转念说到:“若是他能离开那个掉了生魂的人,也许会没事,不过明天得去参加葬礼了;若是还倔强的陪在旁边,不死也要脱层皮。”

    晚上还在担心,若是那个阿华明天叫了一大帮子人,个个光膀子露出骇人的纹身,凶神恶煞的来找我麻烦,那该怎么办?要不是事先联系一下马志国?我还有点积蓄,让马志国帮忙和阿华谈判一下,赔点钱给他们算了。

    早上起床便一直偷望着门外,每一次汽车经过的声音都能让我惊一下。原本以为师父在家能给我壮壮胆,谁知道又被人请去帮忙。因为我现在基本能独当一面,所以经常留在屋里做接待或者解决一些小事情。

    不过临走前师父还是宽慰了我一下:“放心吧,生魂没了谁也救不了,你说的那个张军肯定死了。”这师父,为了自己的徒弟不出麻烦,居然笃定好好的人已经死了。师父仿佛明白我心中所想,继续说到:“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他只有那么多阳寿,阳寿终了自然要死,这个谁也无法阻止,并不是我在诅咒他。”

    想起前一次胡军恳求师父时说上有老下有小的话,以张军的年纪,又何尝不是呢。我三观再怎么不正,也不至于希望避免自己的麻烦而死人,便跟师父说到:“我倒是希望张军没死,阿华一高兴忘了这件事,那就皆大欢喜了。”师父笑了笑,不置可否出了门。

    到了昨天张军他们来找我的那个点,我有些担忧。屋子里是坐不住了,搬了个凳子坐在院门口傻傻的望着外面。南风带着热浪一阵阵袭来,让我心情更加焦急。来,或者不来都非我所欲也。最好是如我之前所想,张军啥事也没有,阿华一高兴忘了找我算账。

    眼见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并没有人来找我算账。也许真是张军没事,阿华一高兴给忘了吧。既然这样,我也没必要守在门口了,继续躺摇篮里享受我悠闲的夏日午后吧。不过要说一点不担心肯定不可能,切开西瓜之前,我特地给马志国打了个电话,装模作样的聊了会天,得知他现在不很忙,也就是说随时都能来支援我。

    那我还担心啥子,南风悠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先眯一会儿再说吧。眯之前我把大门关上了,若是阿华真的找来,也好给我求救留个缓冲。

    西瓜吃得太多,肚子有些撑的慌,睡的不怎么踏实。热浪一阵阵袭来,身上的毛孔像被插了鞭炮一样的炸开,炸得人火辣辣的;接着一阵微风拂过,又觉着好清凉。

    迷迷糊糊中,一股冷意从树干旁传出,好爽啊。

    “小师父....小师父.....”一阵幽幽的叫声传来。此时我已被瞌睡虫包围,眼睛懒得睁开,却还是在树干旁边看的个血淋淋的身影。

    身影穿着件花T恤,此时早已被鲜血浸透。T恤之上,只有一小截血肉模糊的脖子,人头却被提在手上,还在往下滴血。仔细看了一眼,这人头不是阿华还有谁?

    我大惊,慌忙问到:“你来干什么?别以为你做出这样子我就会怕你,我早和警察联系好了,你再敢动手,就抓你进去吃公家饭。”

    阿华的人头苦着脸说到:“大师,对不起,昨天是我鲁莽了;不仅冒犯了大师,还结果了自己的性命。”

    结果了自己的性命?我忙问到:“你为什么要自杀?”阿华脑袋在手底下摇了摇,说到:“大师,我没自杀;只是昨天不听你的劝告,一直陪在张军身边,不就等同于自杀么。”

    思虑了一下他这话的前因后果,我又问到:“张军是不是死了?”阿华探了口气,说到:“是啊,生魂都没了的人,哪里还能活?只是苦了我,太倔强,不听大师的劝告,非要赌气陪着他。果然如大师所说,被他的煞气连带着一起身异处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阴阳师学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丹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丹风并收藏阴阳师学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