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怡红园只是一个花园子,有资格进来赏花的,自然都是太子的贵客,所以尽管园外有太子府的重兵把守,但园内却没有任何守卫。显然太子是个君子,他相信能进怡红园的人自然不是那种偷鸡摸狗之辈,因此没必要派兵在园内把守,给谈风论雅的贵客们心里添堵。

    不过他失算了。

    至少今天的怡红园就被放进来了偷鸡摸狗之辈。

    而且还不止一个。

    任逍遥好不容易摸索到闲雅阁的后部,功夫不负有心人,隐蔽的地窖入口终于被他发现了。

    同时他还发现了一个人,鬼鬼祟祟的翘着屁股,结结实实的堵在地窖的门口,正专心致志的撬着锁。

    他仿佛已笃定了这块地任根本不会有人来,所以撬锁工作进行得异常专心,心无旁骛,丝毫没注意外界的动静。毕竟此处是太子的待客之所,来的人都是文人雅士,都有着良好的修养和道德观念,没被邀请的话,自然不会贸然跑来自找没趣。

    任逍遥一见他这模样,气便不打一处来。

    上次他害得本少爷放火烧了自己的房子,开始也是鬼鬼祟祟的撬锁,这么久过去,这小子也不说好好去学学撬锁的技术,干起这勾当来仍是显得如此的笨拙可笑,丢尽了整个偷窃行业的脸。

    令人很庆幸,或者很遗憾的是,每次任逍遥想干什么坏事时,总有萧怀远的影卫,这家伙就像个任逍遥使坏之前派出的排头兵似的,总是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地任,任逍遥对他实在是又恨又喜,感情复杂万分。

    是的,这个笨贼就是萧怀远。

    任逍遥这次长了心眼儿。这小子跟自己不同,自己干坏事有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目的性,纯粹只是为了好玩,或者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可萧怀远每次干坏事总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上次在影卫的新宅子撬锁,估计是想偷听什么情报,或者直接偷东西。这次他又为了什么?难道太子别院的地窖藏有什么秘密不成?

    管他的,先踹了再说。

    二话不说,任逍遥快步走上前去,伸出右腿,狠狠一脚朝萧怀远的屁股踹去。

    只听“哎呀”一声,萧怀远被踹得在草地上翻了俩跟头,一脸怒意弹起身来,正待发火,一见此人竟然是任逍遥,顿时泄了气,蔫蔫的摸着鼻子道:“原来是任兄,久违久违……”

    任逍遥皮笑肉不笑的道:“原来是萧兄,我还以为是哪个不开眼的小蟊贼呢,敢在太子殿下的别院干这溜门撬锁的勾当。”

    萧怀远眼珠子骨碌一转,试探道:“你来干嘛?这位是……”

    任逍遥还未来得及介绍,胖子在旁抢着开口道:“好说好说,在下周无,乃任兄的朋友。”

    萧怀远赶紧拱手:“幸会幸会,在下萧远,也是任兄的朋友。”

    任逍遥叹了口气,瞧瞧这两人的心机,跟活了几十上百年的老狐狸似的,见面没一句实话,连名字都硬生生抽了一个字出去,为什么我认识的人里面就没一个厚道点儿的?

    任逍遥语气不善道:“你在这里干嘛?”

    萧怀远楞了楞,眼珠一转,凑到任逍遥耳边轻声道:“听说太子殿下弄到一坛百年好酒,在下只想进去开开眼界,就是这把锁有点难办……”

    任逍遥冷哼一声,心中对他鄙视不已。这小子果然不是什么好鸟,居然偷东西!人品之低劣,由此可见一斑。可耻!

    动作自然的蹲下了身子,任逍遥仔细端详着地窖门口的这把锁:“这锁有点复杂……估计光拿铁丝可能捅不开。”

    “可如果硬掰开的话,未免失了趣味。”萧怀远明显跟任逍遥一样,属于雅贼一类,讲究做案的完美性与艺术性,反对偷窃过程中掺入暴力因素。

    “那就只好去偷钥匙了……”

    “………”

    “………”

    两人旁若无人的讨论着撬锁的任案。

    胖子也凑了上来,看了看,摸着下巴沉思道:“……这是暗门双鱼锁,取‘不瞑守夜’之意,不好套弄啊……如果有两根铁丝或许可以试试……”

    任逍遥和萧怀远惊奇的互视一眼,齐声道:“嗬!看不出,原来是行家啊!”——

    ?

    胖子一窒,接着脸色一白。~~他忽然察觉到自己在干什么。弟弟撬哥哥家的锁,这事儿说出去可不好听,更何况他哥哥是当朝太子,而他,则是皇族亲王,如今像个蟊贼似的蹲在哥哥家的地窖门口,研究怎样把门锁撬开,胖子觉得这事儿太荒唐了。

    飞快的站直了身子,胖子咳了咳,朝正在套锁的任逍遥和萧怀远拱了拱手:“……两位忙吧,我有事先走了,……我什么都没看见。”

    说完转身抬腿就走,他只希望这两位专研于套锁大业中的蟊贼心不在焉的挥挥手,让他赶紧消失,如此,不管这两位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狗屁倒灶的事儿,他都可以当作不知道,也省了面对太子时的尴尬。毕竟胖子跟太子的关系虽说不算太好,可这么多年一直维持着不冷不热的地步,再怎么暗里不和,但也没到偷他家东西的份上,身为亲王,这么做也太丢面子了。

    可惜,天不从人愿,一只手神出鬼没的伸出来,有力的拉住了他。胖子回头,见任逍遥一张笑得比百合花还纯洁的脸正看着他,胖子心里叹了口气,就知道这小子不会放过他。

    “既入宝山,岂可空手而归?百年的好酒啊,你不动心吗?不想亲口尝尝吗?”任逍遥眼中异彩流动,仿佛在对胖子催眠。

    胖子咽了口唾沫,努力的拒绝道:“这是太子殿下拿出来招待客人的,说不定马上就会派人来取了,如果咱们被人发现,只怕以后都不好意思见人了,任兄,咱们还是抓紧时间……”

    “对呀!所以咱们要抓紧时间,赶紧把这锁弄开,胖子,你的提醒总是这么及时,论深谋远虑,你比我强多了……”任逍遥打断了胖子的话,兴致勃勃的道。

    “啊?”胖子傻眼了,急忙口齿不清的解释道:“不……我不是那意思……”

    任逍遥没理他,蹲下身子催促正在用铁丝套锁的萧怀远道:“哎,你行不行啊?弄了半天都没弄进去,你若实在弄不进去让我来。”

    萧怀远苦笑道:“任兄,你这话很容易让人误解啊,我只是在套锁而已,别说得那么暧昧成么?”

    任逍遥站起身来拍着胖子的肩膀笑道:“待会儿把酒偷到手了,让你先尝尝。”

    胖子神色紧张的不住往后张望,生怕被人逮个现行,闻言擦着汗强笑道:“……不用了,我最近忽然信佛,戒酒了……”

    任逍遥勾着胖子的脖子,神色猥琐的朝他挤了挤眼:“太子地窖里的宝贝肯定不少,说不定还藏着金银珠宝,春宫画册,绝世神兵什么的,你就没一点想法吗?”

    还没等胖子回答,萧怀远那头兴奋的道:“奶奶的!总算让我弄开了!”

    任逍遥大喜,急忙跑了过去。

    胖子听到锁被弄开了,神色更加惶急,抬头看了看天色,忽然像是想起了某件非常重要的事似的,一拍大腿道:“哎呀!我突然想起,家中爱妃给我炖了汤,正等着我回去喝呢,我没回去她会伤心的,各位,后会有期……“

    说完胖子不待任逍遥有所反应,火烧屁股似的,肥胖臃肿的身躯显得身轻如燕,一溜烟儿就窜得没影了。

    任逍遥和萧怀远惊异的对视了一眼,半晌,萧坏远开口赞道:“……好轻功!”

    任逍遥点头附和:“一骑绝尘啊……”

    萧怀远斜睨了任逍遥一眼,不冷不热的道:“他就是福王殿下吧?”

    任逍遥惊道:“你怎么知道?”

    萧怀远冷笑道:“除了亲王之尊,谁会称家里的老婆为‘爱妃’?当我傻子呢?这都听不出来,这么多年我白混了。”

    任逍遥懒洋洋的道:“现在只剩咱们俩了,说吧,你跑到这里来撬锁,到底有何目的?别告诉我你是来偷酒的啊,你侮辱我的人格没关系,可别侮辱我的智商。”

    萧怀远目光闪烁道:“我真是来偷酒的……”

    任逍遥嘿嘿笑道:“算了,咱们也用不着睁着眼睛说瞎话,挺没意思的。先进去瞧瞧再说吧。”

    说完任逍遥推开地窖的门,当先走了进去。

    萧怀远如释重负的笑了笑,跟在任逍遥身后往里走。只听任逍遥走在前面边走边不满的嘀咕着:“不跟老子说实话,待会儿偷了酒,就去跟太子告状,全赖你身上……”

    萧怀远的笑容立马僵住了。

    地窖很干燥,而且通风条件很好,靠墙立着长列的架子,上面摆放着很多东西。任逍遥一直以为古人的地窖只是用来保存易腐烂的食物,比如时令的蔬菜瓜果腊肉什么的,现在才知道自己想错了。基本上,所有需要妥善保存的东西都放在地窖里。

    比如名人的字画真迹,孤本的藏书,容易破损的瓷器等等,全都放在地窖里。

    任逍遥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各种宝贵东西,心中开始以惊人心算速度给这些东西估价。

    啧啧,太子果然有钱啊,如果我弄几辆马车来,把这个地窖给搬空了,拿回去一卖,少说几十万两银子是跑不了了,要不,我现在就跑去跟太子求求情?就说本少爷想偷你的东西,麻烦你让我把马车弄进来,不然一次一次的搬太麻烦……

    深思熟虑后,任逍遥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太子估计不同意……

    萧怀远一进来便朝放着书的架子走去,抽出书架上的藏书,一本一本的翻着,像在找什么重要的东西。

    任逍遥拍着他的肩道:“哎,你到底在找什么?说出来,我帮你找。”

    萧怀远小心的将书放回原位,转过头正色道:“任兄,我不能说,但你要相信我,我不是坏人……”

    任逍遥没等他说完便“嗤”了一声:“你若不是坏人,那我岂不是成圣人了?老萧啊,你的秘密不想说没关系,但往自个儿脸上贴金可就不对了,这世上好人坏人能分得清吗?若好人都长着一副忠君爱国的脸,那些奸臣们还怎么活?就比如我,瞧我这模样,像坏人吧?而且是坏得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那种坏人吧?可事实是,我他妈却是个好人!你说我上哪儿说理去?这世道乱得不像话,好人肯定活不过坏人,平素里个个道貌岸然,整天子曰诗云,装得像什么子的第几代孝子贤孙似的,一旦见了美女,见了金银,平日里念叨的那什么子就全扔九霄云外去了,就像***采花和尚念阿弥陀佛似的,全成了口号,前儿个我做梦梦到孔子,我问他这世道怎么这样啊?你们还管不管了?孔子那老家伙一摊手说:我也没辙……哎,我在问你到底在找什么呢?怎么扯到孔子身上去了?别打岔行吗?哎!醒醒!你怎么了?”

    萧怀远呆呆的看着任逍遥,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句“不是坏人”竟然引来任逍遥如此大篇的牢牢骚,而且临了还怪他打岔,这人脑子到底怎么长的?萧怀远相信,这会儿如果翻开书,指着“无耻”俩字问任逍遥,他肯定不认识……

    艰难的吞了吞口水,萧怀远小心翼翼道:“任兄……您,说完了吗?”他难得的用上了敬语,他觉得能将“好人坏人”这个话题凑一起说半天,却让听众不知所云,如坠云雾的人,肯定很不简单,这样的人至少他惹不起,必须得尊敬。

    “说完了。”任逍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咂mō咂mō嘴,显得有些意犹未尽:“……办完正事了,我再跟你说说好人与坏人的辨证关系,等你弄明白了,我也就放心了。子曾经曰过:朝闻道,夕死可矣。意思就是说,我今儿早上把道理跟你掰扯清楚了,到了晚上你就可以去死了……”

    萧怀远跟胖子刚才一样,脸色有点发白,结结巴巴道:“我……我为什么要……去死啊?”

    任逍遥哼道:“问得多新鲜呐,我怎么知道?这话是子说的,你问他去呀……”

    “………”

    使劲甩甩头,萧怀远觉得还是赶快切入正题比较好,再被他念叨下去,自己会变成疯子。

    小心的朝地窖门口看了看,萧怀远压低了声音道:“任兄,你也知道最近潘尚书不稳了吧?”

    任逍遥心中一惊,他怎么知道的?目前知道潘尚书要造反的人,除了皇上和自己,就只有影卫里面少数的一两个人,估计连老潘阵营里的绝大多数人都门g在鼓里,这小子打哪儿知道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