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问名是婚礼的第二个步骤,就是男任托媒人请问nv任的生辰八字,准备合婚。

    任逍遥翻了翻白眼:“急什么,黄昏以前去迎亲不就得了,我就不信晚了一点百里芸就不嫁我了。”

    凤姐笑骂道:“占了便宜还卖乖,你就得意吧!”

    嫣然和凤姐是任逍遥早上派人接进府的,二人本不愿来,无奈任逍遥下了死令,必须要来,而且这几天必须住在任府,哪儿也不准去。

    二nv对任逍遥的决定很疑huò,不知任逍遥为何要她们住在任府。

    任逍遥也没跟她们明说,只说最近京中不太安全,她们住在外面任逍遥不放心。

    小红端着一盒胭脂进来,伸手便yù往任逍遥脸上抹。

    “你干什么?”任逍遥反应机敏的往后一跳,警戒的望着小红。她手中端的,正是专卖店的一款胭脂,是他从地球带回来的。

    “少爷,夫人吩咐了,要给你抹点粉,这样人看起来精神”小红眨着漂亮的大眼睛无辜的道。

    “不行!绝对不行!哪有大老爷们抹这玩意儿的?这不恶心人吗?你若敢往我脸上抹,我就……就……”

    “就怎样?”小红的贝齿闪着亮晶晶的光芒,很有威胁ìng。

    “……我就死给你看!”打肯定是不能打她的,但纯爷们的尊严不容亵渎!

    小五一头闯了进来,气喘吁吁道:“少……少爷,叶夫人催您快点儿到前厅去。”

    收拾停当的任逍遥赶紧撩起下摆往前厅跑去。

    沿途下人们急匆匆的走来走去,做着自己份内的工作,脸上一片喜洋洋的神sè。少爷与公主成婚,他们也与有荣焉,做起事来格外卖力。

    主贤仆勤,大伙儿安居乐业,多么和谐的场景呀!任逍遥不禁对未来的日子开始有所期待。有了老婆,有了官职,家中产业庞大,不缺钱huā,这辈子,值了!

    前厅中人各自忙碌着,任夫人已忙得不见踪影。

    任逍遥被前厅正中的几个笼子吸引住了。

    “这里面装的什么?”任逍遥好奇的道。

    “里面是白雁,成亲要用的,听说活的很难买到,夫人还是托人从hang州府买来的。”小五在旁答道。

    古代成亲的六个步骤,其中有五个必须要用到活雁,古人以雁为礼,是因为雁乃候鸟,顺乎yīn阳,而且配偶固定,代表着忠贞。

    “大雁啊,嘿,好东西呀!”任逍遥兴致勃勃的蹲下身来,前世读小学时不是有那么一句吗?“秋天来了,天气凉了,一群大雁往南飞,它们一会儿排成‘s’型,一会儿排成‘b’型……”

    今儿可算见着活的了。

    指了指笼子,任逍遥道:“打开,我看看。”

    小五为难道:“这……少爷,不好吧,待会儿它们跑了怎么办?这可是成亲最重要的东西呀。”

    狠狠的敲了小五一个爆栗:“废话那么多!少爷怎么说你便怎么做!”

    小五委屈的打开了笼子,任逍遥伸进手去,一把将白雁抓在手。

    “哇!原来这就是大雁啊,长得其实也很普通嘛……”任逍遥惊奇的睁大眼睛品评着。

    “小五,成亲之后,你准备个炭架子,几根铁叉,还有胡椒,细盐,孜然……”

    “少爷,您要这些干嘛呀?”

    “成完亲,这几只大雁也用不着了,但咱们不能làng费呀,赶明儿把它们脱得jīng光,让它们赤身**站成一排,嘿嘿,少爷我搞一次家庭烧烤,不知这大雁ròu好不好吃……”

    小五满头黑线:“…………”

    任逍遥手中的大雁似乎察觉到抓住它的人对它不怀好意,奋力的挣扎了一下,任逍遥一时没拿稳,大雁竟挣脱了任逍遥的手,扑扇着翅膀往外边跑边准备起飞了。

    情况发生得太突然,小五眼睁睁望着大雁往外低空飞行,反应过来后的他大叫一声:“完了完了!我死了!快!快抓住它!”小五面sè苍白,冷汗不停往外冒。

    成亲最重要的道具飞跑了,任府数十年来最荣耀的时候,出了这种幺蛾子,任夫人会怎么收拾他,不用想都知道。

    任逍遥也急了,大雁若飞跑了,自己也别想有好日子过,这不像在菜市场买jī,飞跑了一只还可以再买《》这几只大雁还是托人从hang州府买来的,它若飞了,可以肯定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再凑一只出来。

    “快!快抓住它!别让它跑了!”任逍遥二话不说,飞快的窜出前厅,边追边命令府中忙活的下人们。

    下人们见两人着急忙火追着一只白sè大雁顿时傻眼了,少爷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呀?

    众人于是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纷纷从不同的角度追赶着那只怎么也没飞起来的傻雁。

    整个任府顿时陷入一片luàn糟糟的jī飞狗跳之中,大人吵小孩哭,喜钱喜饼撒了一地,任逍遥穿着的吉服早已裂开了好几道口子。

    大雁仍奋发图强的在众人围捕下四处奔逃,试图杀出一条血路顺利突围。

    然而事情的发展可以用“峰回路转”四个字来形容,就在众人已渐渐绝望之时,忽然出现了转机。

    这个转机便是杀手哥哥。

    杀手哥哥在任府的公开身份算是护院,不过他只负责保护任大少爷的安全。

    眼见大雁即将突出重围,yù振翅高飞时,杀手哥哥负着手悠闲的从一座假山后面转了出来。

    任逍遥见到杀手哥哥,面sè一喜,大叫道:“杀手哥哥,快,快帮我抓住它!”

    杀手哥哥古井无bō的双眼瞟了瞟jī飞狗跳的场景,又看了一眼扑扇着翅膀即将飞走的大雁。杀手哥哥信心满满的一笑,笑容中透着强大的自信,接着貌似随意的将胳膊一甩,他终于出手了!

    刀!

    飞刀!

    例不虚发的飞刀!

    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下,扑扇着翅膀的大雁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拽住了似的,以一种奇异的姿势飞快的倒飞着。一直到它被死死的钉在一棵大槐树上。

    它的脖子上hā着一柄小巧的飞刀,在灰éngéng的yīn天里,散发着亮灿灿的jīng光。

    不用说,大雁早已断了气。

    杀手哥哥轻松的拍了拍手,走到大雁面前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似乎对自己的准头感到很满意。

    然后,在众下人或崇拜或惊呆的眼神中,潇洒离去,挥一挥衣袖,带走了飞刀,留下了一只死不瞑目的傻鸟。

    “呜呜呜……少爷,明年的今日,你要记得为我烧纸啊,帮我转告兰儿姐,别为我守寡了……呜呜……”小五悲伤的扯着任逍遥的衣袖,jiā代着遗言。

    刚才还不算麻烦,现在才叫真正的麻烦。

    任逍遥手里提着早已香消yù陨的大白雁,心中一片茫然。

    不知是哪位老前辈定的规矩,成亲必须要用大雁,而且必须得是活的大雁,现在的情况是,杀手哥哥辣手摧鸟,当场格杀了一只,后果……不是一般的严重啊。

    小五哭得很伤心,因为关着大雁的笼子是他负责看管的,这下出了事,估计任夫人饶不了他。

    “少爷,小的该怎么办呀?”小五hōu噎着道,他不敢找杀手哥哥理论,只好向任逍遥求助。

    任逍遥挠了挠头,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他一时也想不到好办法。

    瞧着小五可怜兮兮的模样,心下也不落忍,挠破了头皮才想到了一个万般无奈的办法。

    他们找了一只鸭子,将它放到面粉里滚了两圈,然后关进了笼子,粗一看上去,倒也跟白雁差不多模样。

    “行不行啊?”小五担心的望着笼子里毫无说服力的冒牌货,心里非常忐忑。

    “行,当然行。”任逍遥拍着iōng脯保证道。

    小五听到少爷的保证,终于放了心。

    随即他又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少爷,出了这事儿,会不会影响小人的前程?”小五问得很严肃。

    “…………”

    任逍遥实在不知该怎么回答小五,想得头疼都没想到答案,一个伴读书童的前程……还是伴读书童吧?

    从早上开始,前来道贺的京城各大商号东主已陆续登én,孙管家一一将他们安排妥当,叶广元重金请了两台戏班子,还有说书先生,杂耍班子,全都在府搭台登场,一时间任府热闹得像个繁华的集市,大人笑,小孩跑,丫鬟家丁在人群中端着各sè果盘零嘴儿穿来梭去,忙碌而有序。

    整天的忙碌,令任逍遥身子骨仿佛散了架一般,照这般折腾下去,今晚的dòng房多半是没力气动弹了,除非百里芸那丫头在huáng上能表现出热情奔放的一面,采用男下nv上式,不然喝完合欢酒,大家还是洗洗睡吧……

    府里的宾客越来越多,快到黄昏时,朝中的官员们也纷纷登én了,每位官员后都有几名家丁抬着厚重的礼品,听听,“抬”着的。任逍遥满眼放金光的瞧着一担担礼品在孙管家的指挥下,搬入了库房,发了,又发了!这帮当官的在任时油水捞得足足的,众所周知,任逍遥是皇上的心腹亲信,深受圣宠,今日又成了皇上的nv婿,更是一脚迈入了皇亲国戚的行列,对这样一支有着重大发展前途的潜力股,官员们送的礼又岂会寒酸?

    招呼完各路官员,已是黄昏,此时已进行到婚礼的最后一步——亲迎。

    在礼部尚书杨笃清和任家众下人的陪同下,在爹娘和众宾客的祝福声中,任逍遥骑上了一匹通体被刷得雪白的高头大马,意得志满的前往皇宫,去迎娶百里芸。跟着出én的,还有纳征的六礼,以及一大堆连任逍遥也说不上来的聘礼。

    锣鼓手唢呐手不停的跟着队伍吹吹打打,沿街看热闹的百姓层层叠叠,任逍遥的婚事令京城最近低í压抑的气氛得到了缓解,百姓们暂时忘却了笼罩在心头的浓浓yīn影,纷纷走上街头,好奇的看着坐在马背上向他们频频挥手致意的任逍遥。

    “那是谁家的小子呀?成个亲而已,用得着那么得意吗?”

    “嘘!小声点儿!不要命了你?这位任太岁你居然不认识?他娶的是皇上的二nv儿,百里芸公主,自己掂量掂量,这两人你惹得起吗?”

    “任太岁?名字tǐng熟啊……”

    “真是忘恩负义啊!若非这位任大人,你全家老小包括你在内,没准都在突厥人的草原上给他们当奴隶呢!”

    “啊!原来是他!”

    “…………”

    任逍遥丝毫没在意百姓们对他的围观,他现在甚至觉得很得意,于是他表现得很有亲和力,不停的朝沿途的百姓们挥手,问候,就像国家级领导下基层视察似的。

    中午时分杨笃清来了任府,告诉任家二老,钦天监合算了任逍遥和百里芸的生辰八字,得了一句八字批语:“既富且贵,天作之合。”

    任逍遥心想,我家有钱,你家有权,可不“既富且贵”吗,这钦天监的官员们也忒会讨巧了。

    抬头看了看天sè,天仍是灰éngéng的,除了这倒霉的天气,今日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任逍遥又回头望了一眼长长的迎亲队伍,以及——跟在队伍中那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鸭子。若说有什么担心的话,只有这只冒充大雁的鸭子了,希望到时不会被人识破。

    队伍很快来到了皇宫的西én,出来迎接任逍遥一行的,居然是胖子,他的身后跟着一大群宫nv太监,一个个笑yínyín的看着任逍遥。

    今日的胖子显然jīng心打扮了一番,穿着喜气的红sè王爷蟒袍,平日看来白白胖胖的脸,今日竟然红通通的,远远看去,像个特大号的畸形红苹果,这让本就显得憨厚的胖子更多了几分滑稽的感觉。

    任逍遥下了马,疑huò的朝胖子身后看了看:“怎么就你一个人?”

    胖子笑道:“我一个人难道还不够?莫非你还想我父皇亲自出来不成?”

    任逍遥摇摇头,仔细打量了胖子一眼,笑道:“胖子,你今天打扮得很帅啊,比我这新郎官更出风头,走街上晃一圈,啧啧,勾魂呀……”

    胖子得意的挑了挑眉á,笑道:“妹子出嫁,我这做哥哥的当然不能怠慢,怎么样?我这扮相还行吧?我刻意打扮了一个多时辰呢。”

    “你脸上是不是擦了粉?”任逍遥皱眉问道,走近了才发现,胖子的脸红得有点不正常。

    胖子笑得更得意了:“是呀,擦点粉显得jīng神,哎,你们如yù斋的胭脂还真不错,瞧,擦脸上居然不往下掉,比一般的胭脂好多了。”

    任逍遥心头一阵恶寒,这古代的男人都怎么回事?一大老爷们往脸上擦粉,nòng得跟东任不败似的,而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丢不丢人?(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