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逍遥脸上露出了几分诡计得逞的笑容,极快的拔出了校尉胸上的飞刀,收入了腰侧,接着嚎啕大哭道:“……将军!将军你怎么了?是哪个王八蛋杀了你?我要为你报仇,将军,你快醒醒啊……”

    任逍遥一边哭一边四下扫视,只见来往的一队队叛军行色匆匆,而自己和这位校尉的争执正好在临街的一条巷子口上,位置比较隐蔽,应该没什么人发现他们。

    抹了把眼泪,任逍遥眼珠一转,又站起身,费力的将校尉的尸体拖出了巷子口,深呼吸了几次,酝酿的一番情绪后,气沉丹田,朝着街边一队巡弋的叛军士兵大叫道:“快来人啊!救命啊!出人命啦!”

    任逍遥的叫声很快引起了这队士兵的注意,见任逍遥穿着自己人的衣甲,地上又躺着一位校尉军官模样的人,士兵们不知发生了何事,赶紧跑了过来。

    任逍遥满面惶急之色,表情三分惊恐七分焦急,泪眼婆娑,语带哭腔道:“救命啊!各位兄弟,这位是校尉吴大人,他是咱们赵虎赵将军的小舅子,奉赵将军之命,出城将赵将军的夫人家小接进城来,刚刚走在这里,一个黑衣蒙面大汉跳了出来,拔剑便刺,吴校尉来不及反抗,被那个蒙面的畜生给……给……刺死了啊!呜呜呜……吴大人,你死得好冤呐!赵将军托付给你的重任怎么办?谁来完成它?”

    说完任逍遥一头趴在那位倒霉的“吴校尉”的尸体上,放声大哭,痛不欲生的模样如同死了亲爹一般,直令闻者落泪,见者伤心。其实任逍遥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位倒霉捐躯的校尉到底是不是姓吴,反正大家都不认识,由着他胡说八道了。

    如果任逍遥的老婆们在场的话,见到任逍遥哭得如此悲痛凄惨,真不知该为他的临机应变而击节喝彩,或是为他的无耻猥琐而狠狠吐上一口口水……

    一名士兵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这位兄弟,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你有没有看到那个刺客的模样?他杀害了……吴校尉后,往哪个方向跑了?”

    痛哭中的任逍遥立马停了下来,睁大了眼睛,脸一板,道:“我怎么知道?”

    见士兵们怪异的看着他,任逍遥忽然惊觉,马上又扑在吴校尉的尸体上大哭道:“……呜呜呜……吴大人,你死得好惨呐……”

    一名士兵搓着手道:“今日城里太乱,肯定是哪个不长眼的蟊贼干的,听说赵将军正在攻打方府,这位兄弟。既然吴校尉是赵将军的……小舅子,咱们还是将吴校尉的遗体送到赵将军那里,请将军定夺吧……”

    任逍遥吓得一激灵,像被踩着尾巴的猫似的跳了起来,惊声道:“那怎么行?”

    “呃……我的意思是说。赵将军正在指挥将士们浴血奋战。如果这个噩耗被他知道了,肯定会影响将军的心智,若将军因此事而分神,导致指挥失常。咱们便会多牺牲很多兄弟的性命。再说……”

    任逍遥的眼睛伤心的注视着吴校尉的遗体,语含悲怆和豪迈:“……吴校尉生前跟我说过,他生平最看重军人的荣誉,不止一次的告诉我,如果他不是在执行任务。那么他就正在去执行任务的路上!就算是死,也要完成他的最后一个任务后再死!”

    缓缓扫视着周围目瞪口呆的士兵们,任逍遥深情道:“这话说得多好啊!兄弟们!做为军人,我们应该以吴校尉为楷模!所以,兄弟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大家搭把手,抬着吴校尉的遗体,帮他完成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任务,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众士兵面面相觑。犹疑不定,神色间显得很是为难。

    一名士兵插言道:“他的最后一次任务是什么?”

    任逍遥不高兴的皱眉道:“瞧你年纪轻轻的,记性怎么这么不好?刚不是说了,将城外赵将军的夫人和家小接进城来吗?”

    “外面那么乱,赵将军怎会将夫人安排在城外?”一名脑子还算清醒的士兵问道。

    任逍遥一瞪眼:“城里不更乱么?你敢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把你老婆扔城里?”

    “可是……若要出城的话。这个……咱们兄弟只是奉命巡逻,不能出城啊……”一名士兵为难道。

    “兄弟们,大家都是袍泽,互相帮个忙不过分吧?再说。咱们出城去干嘛?接赵将军的夫人啊!这位牺牲的吴校尉可是赵将军夫人的亲弟弟,若咱们将吴校尉遗体送到他姐姐那儿。你们想想,将军夫人悲伤之余,会不会对咱们很感激?将军夫人都感激了,赵将军是不是也会感激?这么好的拍马屁机会,你们不干算了,我找别人干去,活该你们一辈子当个穷大兵……”

    说着任逍遥站起身,悲伤的表情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左顾右盼,便待继续喊人来帮忙。

    围在任逍遥身边的士兵们互视一眼,觉得任逍遥说的话很有道理,除开那什么完成吴校尉遗愿的扯淡理由不说,如果真能将他的遗体送到将军夫人那里,对他们在军中的前途而言还是大有好处的。不论在朝为官还是在军中当兵,最怕的是上面没人,眼前这不就是个顶好的巴结将军的机会么?

    为首的士兵见任逍遥要喊别人来帮忙,赶紧一把扯住任逍遥,陪笑道:“这位兄弟,瞧你这话说的,为吴校尉尽点心力是应当应份,咱们兄弟怎能推辞?兄弟们没二话,这就抬上吴校尉,出城找将军夫人去!”

    任逍遥大喜,又掏出两张银票拍在他手里,笑道:“这是兄弟我刚才冲进一户富人家,顺手捞来的,各位义薄云天,雪中送炭,在下感激不尽,我也不能让兄弟们白忙活,这点心意各位兄弟拿去喝酒叫粉头吧。”

    众士兵见不但能拍将军马屁,而且还有银子拿,这么好的事儿傻子才不干呢。于是众人干劲十足的找来一些布条和木棍,做了个简易的担架,将“吴校尉”的遗体抬了上去,一行十数人便浩浩荡荡朝北城门走去。

    任逍遥现在的心情很紧张,出城的希望越来越大,眼看就要到最后一关了,只要出了北城门,那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往小了说,自己和家人的性命多半能保住,往大了说,这场叛乱马上就能攻守易位,改变大势。

    同时他心里还有点小得意,冲出方府到现在,估摸着有一个多时辰了,自己居然即将大摇大摆的混出城去,这份本事,数遍华朝上下,谁有?这就像猴子跟狗熊掐架,拼力气肯定是拼不过的,只能智取,猴子力气小。可它有绝招呀,什么绝招?当然是偷桃儿……

    一行人走得很快,不到一柱香的时间,远远便看见巍峨的北城门,由于城内战乱还没结束。城门关得紧紧的。大约有四五百名叛军士兵排着整齐的队列,分站在城门两侧,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离城门不远的几处民宅此时仍然火光冲天,也没见有人去救火。三三两两的尸体遍布四周,都是死于兵乱的百姓尸体,死状极是凄惨。附近安静得连百姓的哭喊声都消失了,只剩下压抑肃杀的气氛,在火光的衬映下。显得更加阴森沉闷。

    乱世百姓,命贱如草芥,任逍遥可算是真真实实感受到了。强大的武力面前,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杀人,烧房,抢掠,任逍遥回想起冲出方府后所闻所见的点点滴滴,心中既是恼怒又是感慨。这帮叛军跟突厥人有什么区别?就算让他们得了江山,照这般失人和、失民心的做法,他们迟早会被人赶下台去。

    见十几个人抬着担架急匆匆的快走到城门了,守卫城门的一个校尉模样的人大喝道:“来者何人?站住!”

    数百叛军士兵顿时长矛斜斜指向任逍遥等众人,神色警惕的望着他们。

    “这位大人别误会!都是自己人……”任逍遥赶紧上前。指了指自己身穿的叛军衣甲,挤眉弄眼的笑了笑,掏出几张大额的银票,悄悄的递上去。

    守门的校尉看都没看银票一眼。丝毫不为所动,冷冷的道:“本将奉命封锁城门。未得命令,任何人不准出城!你们快退下!”

    任逍遥讪讪的收回了银票,在心里叹了口气,最怕这种冷冰冰的人了,一不贪财,二不好色,想腐蚀他都没办法找突破口,狗咬刺猬似的,没处下嘴。

    这时一名抬着“吴校尉”遗体的士兵开口道:“这位大人,我等奉命将这位吴校尉的遗体送出城去,将他交给其亲属,还请大人行个方便。”

    守门校尉冷冷一哼:“你们奉谁的命?出城的调令和腰牌呢?拿来看看。城里的兄弟们死了那么多,就他特殊,还专门派人送出城去交给亲属,简直荒谬之极!你们若不说清楚,本将以通敌之罪将你们拿下,交给赵将军审问。”

    任逍遥等人一惊,跟着任逍遥来的士兵只是帮他的忙,当然不会为他出这个头,闻言纷纷望向任逍遥。

    任逍遥脑门急得冒汗,这下糟了!我有个屁的调令啊!有倒是有一张,不过那是皇上写的调令,拿给叛军看的话,估计他们不会买帐,——不但不会买帐,自己也死定了。

    任逍遥脑子一边转一边望向守门的校尉,见他大概三十来岁年纪,面色黝黑,长相普通,这样的年纪才只当上个校尉,看来不是他能力不够,就是他上面没人。

    一般来说,被派去守城门的人,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军队主将特别信任的亲信,所以放心的将城门安全交给他。要么就是军中被排挤的人,众所周知,攻占城池之后,守城是最没油水的差事,别的士兵在城里杀人放火,**掳掠,爽得不亦乐乎。守城的士兵却只能眼巴巴的瞧着,一点荤腥都沾不上,若非不是被上司排挤打压,怎会派他来做这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以任逍遥观察出的情形来看,这帮守门的校尉和士兵多半属于后者,瞧他们眉目之间强自压抑的怨气便可以看出来,守城门这事儿,他们肯定是不甘不愿的。

    主意打定,任逍遥一挺胸,目含煞气的看着守门的校尉,沉声道:“你姓甚名谁?在军中所任何职?上司是哪位将军?告诉我!”

    任逍遥好歹也做了大半年的朝廷命官,平素多少也养出了点官威,只是他习惯嬉皮笑脸,懒得摆架子罢了。现在他板着脸,以上位者的口气,隐隐带着三分威势问出这几句话,一时竟将守门的校尉给唬住了。

    守门校尉明显一楞,又仔细打量了任逍遥一眼,发现此人虽穿着普通士兵的衣甲,但跟刚才的神态完全不同,连说话的语气和气质都完全改变了,校尉一时惊疑不定,不知此人到底什么来头。

    犹豫了一下,校尉终于决定还是不要冒险得罪他,万一此人是什么微服私访或执行秘密任务的将军亲随,自己可就倒霉了。

    “末将……咳。本将乃锐字营校尉,名叫黄得功,奉王副将之命,守卫城门,王副将叮嘱过。不得放任何人出城。包括本部兵马……”

    “王副将算什么东西!”任逍遥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一听不是赵虎亲自向他下的令,任逍遥顿时放下了心。

    “打下这座京城,将来整个天下都是赵将军的。王副将有什么资格封锁城门?封锁城门倒也罢了,你们连我都敢拦,胆子倒不小!黄校尉,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躺在担架上的人是谁吗?”

    黄校尉又低下头打量了一下担架上“吴校尉”的尸体,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不知道就对了!你若知道的话。没准本少爷这会儿早下了大狱。

    任逍遥压住心中的喜悦,板着脸冷冷道:“你不认识我很正常,我乃赵将军身边的亲兵,跟随赵将军时间不长……”

    众人闻言一惊,看不出这个年轻人竟然是赵将军身边的亲兵,在这个时代,军中将领身边的亲兵,地位是很超然的,他们的军职虽然不高。但他们往往都是将领的亲信,受赏识被提拔的几率非常大,从某种角度说,所谓的亲兵,其实就是军中的预备役军官。

    黄校尉听到任逍遥表明了身份后。心中更加惶恐,本来他在军中就混得不太如意,处处被上司打压,若今天得罪了赵将军的亲兵。将来的日子肯定更不好过。

    任逍遥对众人的反应很满意,继续道:“……你们不认识我倒无所谓。这位已经牺牲了的吴校尉,你们总该认识吧?”

    见黄校尉仍在摇头,任逍遥惊诧的睁大了眼睛,怪叫道:“什么?你连他都不认识?你在这军中怎么混的?”

    说着任逍遥怪异的看着黄校尉,一副“你已没前途”的表情,啧啧有声道:“我真服了你了!连吴校尉都不认识,估计你在这军中肯定混得特惨,实话告诉你,吴校尉乃赵将军的小舅子,刚才在城内被刺客袭击,不治而亡。赵将军闻知这个噩耗,非常伤心,命我等将他的遗体带出城去,交给将军的夫人,也就是吴校尉的亲姐姐,没想到你这位将军架子不小,竟然敢将咱们拦住,嘿嘿,很好,我还就不出城了,把吴校尉的遗体扔你这儿,你们看着办吧,老子不管了!”

    说完任逍遥一挥手:“兄弟们,将吴校尉的遗体放下,这位黄将军说帮咱们保管,咱们回去吧,找个馆子吃一顿,再找俩娘们儿乐呵乐呵……”

    跟着任逍遥来的士兵们面面相觑,这位亲兵大人说的话,怎么跟他们说的话不太一样啊?不过他们很快便释然,他们只是来帮忙的普通士兵,拿了银子,又有希望拍上官的马屁升职,哪会管这位亲兵大人怎么说?

    黄校尉闻言大惊,这个烫手山芋他怎么敢接?这不是要他的命吗?万一这小子说的是真的,赵将军肯定会活活剐了自己。

    黄校尉赶紧一把拉住任逍遥的手,僵硬的黑脸上挤出个难看的笑容:“这位兄弟,凡事好商量,只是你们没有将军签发的出城调令,末将确实也难做呀……”

    任逍遥瞪眼道:“赵将军的小舅子死了,正在帅帐里伤心呢,想要调令?好啊,你自己派人去要,他要不砍你脑袋,老子跟你姓!咱们这里只有十几个人外加一具尸体,这点人马跑出去你以为我们不怕吗?你不开门正好,老子把责任往你身上一推,这位将军,你就多担待担待吧。兄弟们,走!回去!”

    黄校尉急忙道:“万万不可,我开门,我这就开门还不行吗……”

    说完黄校尉一挥手,他麾下的士兵们立即推动绞架,放下吊桥,厚重沉实的北城门,在一阵难听的“吱吱嘎嘎”声中,缓缓的打开了半扇。

    城门外,秋星点点,夜幕深沉,晚风夹杂着一阵泥土的芬芳,扑鼻而来,令人闻之精神一振。

    任逍遥强忍着心头的激动与庆幸,仍然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城外,然后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对黄校尉道:“这么说,咱们还是得出去了?唉!外面这么黑。这么乱,咱们只有十几个人,被人杀了怎么办?你不是说不开门的吗?怎么说话不算话呀?”

    黄校尉闻言心中暗自庆幸,好险呐!差点被这小子给阴了,想让我背黑锅?没门!

    想到这里。黄校尉陪笑道:“末将怎敢耽误赵将军下的军令?您请。您尽管请,完成任务回来,您只需在门外叫一声,末将再给您开门……”

    “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没准咱们是出城通风报信的细作探子呢。你把我们都抓起来,交给赵将军吧,将军肯定会大大的奖赏你……”

    黄校尉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位……亲兵大人,您就别开玩笑了,城门不便久开。还请您速速出城……”

    说着黄校尉一挥手,麾下的士兵将任逍遥这十几个人半推半请的送出了城门。

    任逍遥手舞足蹈,不停的挣扎着:“哎!别推,别推呀!我没开玩笑……”

    “……我真是探子,骗你不是人!”

    “哎,你不抓我你会后悔的……”

    “砰!”将任逍遥等人赶出城后,厚重的城门迫不及待的关上了。黄校尉站在城门内,不停的擦着一身庆幸的冷汗……

    城外的任逍遥也在擦着满脑门的汗……

    闻着城外的新鲜空气,仰头望着稀落的秋星。任逍遥有种想放声大喊的冲动。

    出来了!老子在城里斗勇斗智,临机应变,终于两个时辰之内就被老子混出城了!说老子是人才简直是贬低我,老子******是个天才!哈哈!

    跟随任逍遥出来的十余名叛军士兵见任逍遥站在城门外呆立不动,脸皮不停的抽动。表情似哭又似笑,不知在想什么。

    “这位……呃,亲兵大人,请问咱们接下来往哪儿走啊?”自从知道任逍遥是赵将军的亲兵后。士兵们对他的态度恭敬了许多。

    任逍遥一楞:“我怎么知道往哪儿走?这个……你们想到哪儿去?”

    士兵闻言面色大变,不是出城找将军夫人么?怎么反倒问起我们来了?

    “亲兵大人。您……不是开玩笑吧?往哪儿走您不知道吗?”士兵抖抖索索的问道。

    这位亲兵大人自从出了城后就很不对劲,士兵们隐隐有种上当了的感觉……

    任逍遥拍了拍额头,歉意道:“瞧我,差点给忘了,你们抬着吴校尉的遗体在前面走,该怎么走我会告诉你们的,今天各位如此仗义,等我回去,会在赵将军面前为你们美言几句……”

    众人闻言大喜,干劲十足的抬起“吴校尉”的遗体,兴冲冲的往前走,任逍遥则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身后。(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