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兴奋的搓着手,任逍遥满脸淫笑的回到小院。

    贼兮兮的瞧着小院里的四间厢房,任逍遥心旌一阵激荡。城中叛乱初定,还不太安全,任逍遥将凤姐和嫣然强留在府里,四间房里住着自己的四个老婆,今晚该睡哪一间呢?任逍遥马上就做了决定。百里芸。当然是百里芸。潘尚书那老东西起兵叛乱的日子选得忒好了,正好赶在任逍遥和百里芸成亲的那天,害得两人一直到现在都没能洞房。

    任逍遥摩拳擦掌,斗志昂扬。今晚一定得把百里芸叼在嘴里,再嚼巴嚼巴,一口吞进肚里去……

    由于百里芸是正妻,所以理所当然的住在了小院的主屋,此时夜已渐深。老婆们都早早的吹熄了蜡,睡下歇息了。月黑风高,正是窃玉偷香的好时机,想到百里芸那张精致美丽的俏脸,和凹凸有致的身材,躺在床上任君采撷的情景,任逍遥不禁一阵心跳加速,血脉贲张,口水湿嗒嗒的流满一地……

    轻轻推开自己睡的主屋大门。百里芸早已睡下,屋子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任逍遥蹑手蹑脚像个偷地雷的土汉奸,转身轻轻掩上门,摸索着朝床边走去。口里用极****的语气轻轻的道:“仟芸,小乖乖,小宝贝儿,你老公我来啦。有没有洗白白呀?老公今儿得好好疼你,嘿嘿嘿……”

    “夫君?是你吗?”百里芸被任逍遥的**淫调给吵醒了。打着呵欠点燃了桌上的蜡烛。

    屋子恢复了光亮,任逍遥一眼望去,竟是呆了。

    昏暗的烛光下,百里芸云鬓蓬松,上身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肚兜儿,下身穿着极其短小的亵裤,露出欺霜赛雪的白嫩肌肤,高耸挺立的****,纤细不足一握的蛮腰,还有那修长笔直的****……任逍遥看得大吞口水,偏偏百里芸被任逍遥吵醒后一直迷迷糊糊的,对自己暴露的穿着浑然未觉,小手遮口,秀气的打着呵欠咕哝道:“……都什么时辰了,怎么才回来?”

    说着百里芸迷迷糊糊往床边走去,打算躺下继续睡觉。

    任逍遥心里恨恨思忖,这女人难道不知今天是她的洞房之夜?怎么一点羞答答的意思都没有?神经够大条的……

    良辰美景怎能虚度?任逍遥流着口水,二话不说,一个箭步跨上前来,将百里芸往怀中一搂,色手便开始不规矩的四处乱摸起来,嘴里嘿嘿笑道:“想睡觉?来,跟哥哥一起睡,咱们做做运动再睡,对身体健康有好处……”

    百里芸被任逍遥一搂一摸,顿时整个人清醒了,粹不及防之下,“呀!”的惊叫一声,接着俏脸立即变得通红,双手微微抗拒着,口中无力的娇呼道:“……夫君,今天不……不行,夫君!呀!讨厌死了,别乱摸……今天不行……”

    精虫上脑的任逍遥哪管百里芸说什么,还以为百里芸碍于大姑娘的面子,不好意思迎合他,所以故意欲迎还拒。任逍遥嘿嘿淫笑道:“小娘子,你就别反抗了,从了我吧!以后跟着本大爷吃香的喝辣的……”

    说完一把抱起百里芸,往床榻走去,然后将不断挣扎的百里芸放到床上,不由分说便整个人扑在了她的身上,嘴巴像猪拱食似的,在百里芸的小嘴,脖颈还有****上亲来摸去,直弄得百里芸俏脸羞红,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咬紧牙关,用最后一丝尚存的理智,轻声道:“夫君,今天真的不行……哦……别,别亲那里……”

    见百里芸已然情动,任逍遥更是身心如同火烧,百里芸说什么他哪会听得进去,着急忙火的一把将百里芸的肚兜儿扯落,百里芸吓得惊叫一声,接着便看见任逍遥像找到组织的地下党似的,睁着被****烧得布满血丝的眼睛,一头扎到了她露在外面的****之上,奋力的摸索,爱抚……

    “你又在欺负我姐姐吗?”稚嫩的童音划破了满室的旖旎,像一阵冷冽刺骨的寒风,吹落了一树的春花。

    任逍遥如同三九寒天被人淋了一盆冰水,整个人楞住了,猛然抬头,接着便看见,百里芸身旁的被窝里,一个小小的脑袋冒了出来,胖乎乎的小手揉着惺忪的睡眼,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任逍遥按在百里芸****上的色手。

    任逍遥和百里芸楞楞的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见自己正保持着轻薄的姿势,而百里芸却将纤手紧紧的环在任逍遥的腰侧,仿佛在迎合任逍遥的动作……

    “啊——”

    “你要死啦!”

    两声尖叫划破夜空,直冲九宵。

    整理停当的任逍遥面沉如水的坐在八仙桌旁,百里芸已穿上了衣服。俏脸仍是红红的。见任逍遥板着臭脸,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百里芸不禁噗嗤笑出声来。

    望着正在床上无聊的数着自己胖脚丫玩的长乐,任逍遥问百里芸道:“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百里芸白了他一眼。哼道:“她怎么不能在这里?叛乱时宫里死了好多人,宝儿住在宫里害怕,我只好把她带来住几日了……”

    任逍遥松了一口气道:“那还好,还好……我还以为你父皇大任,把这小丫头片子当作你的嫁妆。一块搭给我了……”

    百里芸啐道:“去你的!美不死你!你以为跟肉铺买肉似的,称两斤肉再给你搭二两下水?”

    任逍遥悲愤道:“那你也该早点跟我说一声呀,当着小姨子的面跟姐姐亲热,我这姐夫以后还怎么当?”

    百里芸闻言羞道:“……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行吗?谁叫你……谁叫你那么急,再说宝儿才五岁,她懂什么?”

    哼哼,她懂得可不比你少,只是你们都没发现她的真实面目罢了。

    “姐夫,你老赖在我和姐姐的房里不走。莫非想要我也嫁给你?”长乐眨巴着眼睛道。

    任逍遥闻言快哭出来了,你若嫁我,我的人生还有什么奔头?

    “长乐公主,说来你可能会不太乐意,微臣真没那意思……”任逍遥哭丧着脸道。

    “我有很多嫁妆哦!”本是随口说一句。没想到却被姐夫拒绝,长乐觉得很没面子,特意强调她的优势。

    任逍遥闻言却有些感兴趣了,“哦?你说说。有多少嫁妆了?”

    长乐得意洋洋的伸出五根胖乎乎的小手指头比划了一下,神情炫耀无比。

    任逍遥眼睛一亮。嗬!这小丫头片子捞钱比我还狠,是个人才啊!

    “怎么样?我若嫁给你,这些嫁妆也是你的,很动心吧?”未来的婆家有望,长乐马不停蹄的给任逍遥做起了思想工作。

    任逍遥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一笔丰厚的嫁妆,还搭一便宜老婆,这买卖能做……

    “要不要我先出去,把这里让给你们俩洞房算了?”百里芸面色不善,语气阴测测的。

    长乐却喜得眉眼不见,拍着肉乎乎的小手笑道:“好啊好啊……”

    任逍遥犹豫道:“不好吧……”小丫头片子太小,再长十年比较靠谱……

    百里芸大怒,拎住任逍遥的衣领,然后狠狠一脚将任逍遥踹出门外,大吼道:“你这个禽兽!五岁小女孩的主意你也敢打!滚出去!老娘不想见你!”

    任逍遥大惊,在门外委屈的叫道:“冤枉呐!实际上,是五岁的小女孩打我的主意啊……她才是禽兽呢……”

    百里芸没理他,屋内传来俩姐妹嘻嘻哈哈的笑闹声。

    “姐姐,姐夫看起来坏透了,你怎么会嫁给他呢?”

    “唉,遇人不淑啊……”

    “那你把他让给我好不好?我帮你管教他……”

    “休想!”

    “…………”

    洞房之夜啊,就这么泡汤了……这日子没法过了!任逍遥悲愤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不让眼中的泪水流下……

    -------------------------------

    清晨,任逍遥神清气爽的出了大门。

    昨晚被百里芸踢了出去后,任逍遥敲遍各个厢房的门,却没一个老婆肯收留他,万不得已,任逍遥只好偷偷摸摸的发挥了溜门撬锁的特长,将嫣然的厢房内门闩弄开,嫣然无奈之下,只好任任逍遥在她身上胡作非为,梅开不知几度,春光无限,呻吟直至达旦……

    任逍遥面带****的笑容,回味着昨晚嫣然身上的销魂滋味,忽又遗憾的咂摸咂摸嘴,如果四个老婆躺在一张床上,大家脱得光溜溜的一起玩游戏,那滋味想必更销魂吧?哎呀!不知何年何月得偿所望……

    见任逍遥出门,早早守在门口的影子下属们围了上来,温森朝任逍遥施礼笑道:“大人,今日是不是该提审叛乱主犯潘逆了?”

    “提审不用急吧?本官对抄家比较感兴趣……”任逍遥摸着下巴沉思道。

    “大人,皇上吩咐要尽快拿到潘逆的口供,然后将其罪状公布天下,此事甚急啊!”温森小心的提醒道。

    任逍遥迟疑道:“可是……抄家怎么办?本官最近很缺钱用啊……咳咳,错了,是朝廷的国库如今很缺钱用……”

    “大人请放心,龙武军的冯将军已经派了心腹手下,将潘府围得密不透风,确保万无一失……”说着温森朝任逍遥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脸:“……而且属下也派了两百名影子在潘府外日夜监视,潘府的东西都在,一根针都不会少……”

    任逍遥大悦,拍着温森的肩膀笑道:“不错不错,有前途,本官决定升你的官儿,正好朝中新设了都察院,你便来给我当副手吧,以前影子的老伙计们都升为都统,月俸再涨五成,负责训练新招募的影子成员,记住给本官抓紧点儿,三个月后,本官要看到成绩!”

    温森和影子下属们闻言大喜,纷纷单膝跪下,向任逍遥表示谢意。

    “走吧,去刑部大堂,提审潘逆!老东西,看少爷我怎么整他!”少年得志,意气风发的任大少爷,带着昨夜被踢出洞房的不爽,大力的挥着手,众影子下属们前呼后拥的簇拥着他,一行人杀气腾腾的往刑部大堂走去。

    潘尚书坐在牢房中,怔怔的望着头顶一扇一尺见任都不到的小天窗出神。

    外面的天气很好,他从这扇小窗中便能看见,只是不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也许自己再次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之时,便是上法场的那一天了吧?

    是非成败转头空,他从没想过谋反对还是不对,他只知道成王败寇,历史上多少天纵英才的圣明君主,开国皇帝,他们本来不就是造反起来的么?只是史书的渲染,掩盖了他们谋朝篡位的野心,如果自己这次谋反成功了,史书上想必也会将他这位推翻暴君的新朝开国皇帝吹嘘得妙笔生花吧?

    “呵呵,只是败了,如此而已。”潘尚书在牢中露出了释然的笑容,喃喃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守在牢外的影子下属见潘尚书喃喃有声,不由支起耳朵,想听听这位失败的谋反者嘴里会说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结果他失望了,潘尚书喃喃自语了一句后,又闭上眼睛,开始养神,天牢内昏暗的火把照射下,潘尚书的身影显得愈加苍老凄凉。

    “潘文远,出来!大人要提审你!”一名影子下属恶声恶气的朝牢内呼喝道。

    潘尚书眼睛骤然睁开,眼中泛起几分清冷。

    “不知哪位大人要提审老夫?”潘尚书仍坐在牢房内唯一的小床上,气定神闲的问道。

    “问那么多做什么?赶紧出来!”影子丝毫没给他面子,毫不客气的将潘尚书拽出了大牢。

    刑部在华朝负责审定各种律法,复核各地的刑名案件,以及会同九卿审理死刑案件。

    不过由于潘逆起兵谋反一案太过重大,所以潘尚书打入天牢重囚之后,刑部官员上到尚书,下到司仆,没有一个人敢提审他,而且影子下属按任逍遥的命令,十二个时辰轮番派人守在潘尚书的牢房外。任何人不得接近探视。

    潘尚书来到刑部大堂,见坐在正堂两侧的官员们正冷冷的看着他,潘尚书哂然一笑。

    三公六部九卿全都到齐了,提审潘尚书是件大事,尽管皇上吩咐三法司和刑部不得干预任逍遥问案。可他们仍然来旁听了。他们想听一听。华朝第一权臣在他生命中最后的一次演出,会说出什么谢幕的台词。

    刑部尚书名叫楚玮松,五十多岁的年纪,由于不畏强权。断案铁面无私,在朝为官颇为低调,与潘党素无瓜葛,所以尽管这次的清洗,他的刑部左右侍郎都被抓了。但他本人却安然无恙,反而因不惧权贵,被皇上褒奖,加封了一级爵位。

    论理,本应由他来提审潘尚书,无奈皇上下了圣旨,此案交由任逍遥独审,楚尚书只好委屈一回,坐在了正堂大案之侧。

    刑部捕快衙役分列两边。手执风火棍,并没有像以前那般大呼小叫的唱喝着“威武”,而是面色迟疑的离潘尚书隔开好几步,左右互视,个个都是一副畏缩不敢上前的模样。

    虎死威犹在。潘尚书就算垮台了,但他平日积威甚深,以至于潘尚书如今乃待罪之身,却也没有人敢接近他。

    “呵呵。各位同僚都来了,怎么?都来看看老夫是个怎样的下场。然后拍手称快,弹冠相庆?都说墙倒众人推,此言不虚啊,呵呵。”潘尚书毫不在意的捋着胡子笑道,一如他在朝堂上一般跋扈。

    “潘文远!你太放肆了!死到临头还如此猖狂,你难道不知过完堂后,便是你被千刀万剐之时?”楚玮松咬着牙阴森森的道。

    “哈哈哈哈,过堂?不知哪位大人来审我啊?便请在堂上正坐吧,天下官员,半数出自老夫门下,说老夫乃半壁江山之主也不过分!老夫倒想看看,何人有资格审我!”潘尚书大笑道,鹰眼扫过堂侧就坐的众官员,见他们纷纷面露尴尬之色,潘尚书的神情不由更加讥诮了。

    “你们这群满肚子男盗女娼之人,以为穿上官衣,戴上官帽便是人上人了么?哼!在皇帝的眼中,你们只不过一条尚有利用价值的狗而已,一旦这条狗老了,不能帮他咬人了,皇帝便会杀了这条狗,做成桌上的菜,将你们一口口吞进肚里!”

    “审我?你们谁有资格审我?你们这群懦夫!若非差之毫厘,老夫今日便已是九五万乘之尊,你们在坐的一个都跑不了,全都得被老夫满门抄斩!”

    众官员纷纷大怒,却又捏紧了拳头,不敢出声相驳,盖因潘尚书积威实在太深,独霸朝堂三十年,呼风唤雨,一手遮天。虽然在坐的这些官员并非潘党中人,但平日里总秉着惹不起,躲得起的做官原则,久而久之,多年下来,他们在心理上对潘尚书也形成了一种潜在的惧怕心理。所以潘尚书此刻站在刑部大堂之上,指着众官员的鼻子呵斥怒骂,满堂官员竟没一个敢张口,于是形成了一幅非常诡异的罪犯骂官的景象。

    “啪!”

    潘尚书正站在刑部大堂内,睥睨群臣,飞扬跋扈之时,一只缎面任头布鞋不偏不倚的砸中了潘尚书的后脑勺儿。

    堂内的众官员被这只突如其来的惊艳布鞋给吓楞住了,谁这么猛啊?太……太解恨了!

    “谁?是谁暗算老夫?”潘尚书勃然大怒,飞快转身,寻找着使阴招儿的凶手。

    “那谁,老温啊,去帮我把鞋捡回来。妈的!这老小子太让我生气了,下回再嚣张,老子扔板砖侍侯!都他妈快死的人了,得意个球啊!”数丈之外,一个年轻的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潘尚书定睛一看,见偷袭他的人正是任逍遥,不由大怒道:“原来是你这小痞子!”

    这回换任逍遥勃然大怒了,在影子下属们的簇拥下,任逍遥几个箭步冲上前去,一脚狠狠踹在潘尚书的屁股上,直踹得潘尚书“哎呀”惨叫一声,往前趔趄了一下。

    任逍遥还不解恨,冲上去便待继续施暴,温森赶紧上前拦住了他,口中劝解道:“大人。大人,未审之前,不宜动刑,大人,还是先开始审问吧……”

    任逍遥不管不顾的上前猛踹。边踹边道:“……敢骂老子是痞子!摸着良心说。你见过如此英俊的痞子吗?老温你别拦着我,你去帮我审他,我踹我的,你别管……”

    自打任逍遥出现。潘尚书便不复任才嚣张的模样,连潘尚书他自己都知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潘尚书的谋反行动,其实是被眼前这个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打败的。

    被任逍遥踹过几脚之后。潘尚书便彻底的放弃了以气势力压主审官的策略,他知道,在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人面前,气势对他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于是潘尚书只好惨叫着满堂绕着圈子四处乱跑,口中不停的大叫着救命,这会儿别说睥睨群雄的气势了,简直跟抓进衙门的小蟊贼没什么两样。

    任逍遥见他到处乱跑,害自己几招姿势漂亮至极的佛山无影脚无端落了空,不由更是大怒。追着潘尚书身后满堂跑,边跑还边大喝道:“你个老装逼犯!站住!有胆跟我单挑……”

    一时间,一个人抱着脑袋在刑部大堂满世界狼狈逃窜,一个在后面张牙舞爪大呼小叫,不时还亮出两脚如同神来之笔的凌空小飞腿。

    特意过来旁听审案的三公九卿六部官员们。就这样傻眼望着大堂内一片鸡飞狗跳,乌烟瘴气的景象,人人都处于石化状态……

    直到最后,两人都跑累了。潘尚书捂着腰,不停的咳嗽。口中直唤“哎哟哎哟”,而任逍遥也斜斜的靠在大堂正中的书案上,大口喘着粗气。

    众官员仍在石化中……

    “你……你个老东西,练……练过御女心经吧?跑起来够快的啊……”任逍遥浑身无力,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

    “你……你个小痞子也……不错啊,就是耐力差了点,还得多锻炼……”潘尚书不甘示弱道。(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