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你们搂着美貌的姬妾寻欢作乐之时,当你们高举着盛满美酒的杯盏开怀痛饮之时,当你们乘坐着豪奢至极的马车招摇过市踏春郊游之时,你们可知道我在做什么?”

    潘尚书望着太子面如平湖的俊脸,眼中闪过几分沉重:“我在为江南的百姓准备着明年的春种,我在为边关的将士发放拖欠已久的军饷,我在为黄河水灾的难民筹措过冬的棉衣和果腹的口粮……最是无情帝王家,鸟尽而弓藏,兔死而狗烹,我为华朝做了这么多,却仍被皇上无情的当作一枚弃子,说丢就丢了,殿下扪心自问,你们皇族待我公平吗?”

    潘尚书一口气说了许多,微微有些喘息,太子却不发一语,整个监牢陷入了沉默。

    “所以,你就想谋反,想自己做皇帝?”良久,太子打破了平静,淡淡的问道。

    潘尚书点了点头,脸上已没有惭愧之色:“皇上先负了我,我为何便不能负皇上?我若做了皇帝,必将励精图治,勤恳辛劳,华朝以前做不了,不敢做的事,我都会做到,我会待百姓更好,我会让军队对我更忠心,杀敌更英勇,我会让邻国世代不敢犯边,万邦来朝……”

    “……你会让天下大乱!”太子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

    潘尚书一楞,不解的望着太子。

    太子冷笑:“你以为靠你那几万叛军便能做天下共主了?真是可笑!”

    “老师啊,你做了一辈子文臣,对领兵打仗并不在行,何苦要蹚这道浑水呢?兵者,国之大事者也,死生之道,存亡之理,不可不察也。还记得吗?老师,这是孤幼年之时,你亲自教给孤的,现在孤再将这句话送还给老师。”

    无视潘尚书那张灰败的老脸,太子继续道:“赵虎欲率神武军跟随你造反的事孤早已知道,老师三十年前收养赵虎,你以为瞒得了天下人么?还有,你勾结的边关四路大军不会按约起兵,此事孤也早就知道,孤再说一件老师你不知道的事吧……”

    太子微微笑着,凑到潘尚书耳边,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孤,便是那只黄雀,只可惜,弱小的蝉竟反过来将你这只螳螂吃掉了,实在大出孤之意料……”

    潘尚书一楞,接着马上便反应过来:“原来神策军那晚按兵不动是因为你……”

    太子坐直了身子,笑道:“以前老师教过孤,做任何事都要留一手,切莫孤注一掷,自绝退路,如今看来,老师说的话果然有道理。神策军大将刘长生和他的两员副将,已被孤秘密处置,至于那位莫名其妙打败你的任逍遥,孤也想到了法子整治他,为你报仇。——老师,学生如今已青出于蓝,今夜便来向老师辞行了。时也,命也,夫复何言?老师,一路好走!”

    叹了口气,太子恭恭敬敬朝潘尚书行了一个学生礼,然后转身走出了牢房。

    牢房内的大锁又被锁上,潘尚书楞楞的坐在床板上,眼睛直直的盯着牢门,嘴里喃喃道:“输了,输了……原来老夫一开始便注定输了……”

    良久之后,潘尚书又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仿佛这辈子从没遇到过如此好笑的事一般:“……哈哈哈哈,果然是青出于蓝,皇上,任逍遥,老夫的报应在自己的儿子身上,你们的报应呢?哈哈哈哈……”

    笑声在阴森的牢房内传扬回荡,负责看管潘尚书的牢头刘喜莫名打了个寒战,恨恨的咕哝了一句:“老王八蛋吃喜鹊屎了?笑得这么瘆人……”

    ?

    任逍遥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在朝中的权柄有多重,每天仍旧稀里糊涂过着日子,可朝中的官员们可就不这么想了,一个未满二十岁的毛头小子,皇上何以授他权柄如此之大?掌握着京城防卫也就罢了,连朝中百官他都有权监察,这未免也太过宠信他了,长此以往,几年之后,朝中必将出现第二个潘尚书。

    历史上一手遮天的权臣很多都造反,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官实在是太大了,手中握着的权力也太大了,大到连权臣他自己都想不出什么办法再升自己的官,于是每天上朝的时候,权臣就情不自禁的多瞄了几眼皇帝坐的龙椅。然后脑子里就开始YY,如果那张椅子由我来坐坐,那该多好呀……

    人的野心和欲望是无止境的,更何况任逍遥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这份天大的权力交给他,谁知道他会不会因野心膨胀而变得不可一世,甚至打起不该打的主意?

    于是朝中大臣们的劝谏奏折像雪片般飞进了皇宫,包括与任逍遥关系一直不错的魏承德在内,都纷纷上折请求皇上三思而行,勿将权力集中在一人身上,否则难保江山社稷不会被第二个潘尚书所觊觎。

    奇怪的是,皇上将所有的奏折留中不发,对群臣的劝谏既没说赞同,也不说反对,不交议,也未批答。群臣见皇上态度敷衍,顿时都不高兴了,心说咱们正儿八经的上奏折,为你的世代江山考虑呢,你这是什么态度?答不答应的好歹也得出来说一声吧?

    于是群臣们毫不气馁,继续上奏折,第二次奏折的措辞就激烈多了。有的指称皇上任人唯亲,乃祸国之道,不可取,有的更是将矛头直指任逍遥,说任逍遥此人面相狡诈。有枭雄之相,其心不小云云。

    皇上仍然置之不理,只是将这些奏折丢给刚刚入朝监国理政的太子,让他批复。

    这下太子可为难了,有心答应群臣削任逍遥的权。又怕父皇对他的处理任法不满意。若是拒绝了群臣的请求,这对刚入朝,急需群臣辅助和拥护的太子来说,做这个决定可不轻松。

    深思熟虑后。太子在奏折上批复了六个字:“缓议之,勿复奏。”

    -------------------------

    邀月楼的雅间里,任逍遥与百里芸小俩口正卿卿我我,浓情蜜意,你喂我一口鸡汤。我喂你一口美酒,眼波流转间,满含款款深情,场景之肉麻,直令侍立一旁的女侍卫们的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百里芸一头飘逸的长发已高高挽成了高结椎式,这是已婚妇女们惯用的发型,就是将头发拢结后扎束在脑后,然后用簪子或头钗固定住,使得整个人看起来成熟大任。

    百里芸已不见往日的青涩。举手投足皆带着一股妇人的妩媚风情。——不得不称赞任逍遥是个机灵的小伙子,他见长乐小公主整日霸占着百里芸,于是生平难得勤奋的将自己关在书房一整天,歪歪扭扭的写了几十个童话小故事,有前世的经典。也有自己胡遍乱造。

    将故事交给小绿,任逍遥便与长乐谈条件,她跟小绿睡,小绿给她讲故事。在付出了一千两银子的代价后,长乐才不情不愿的跟着小绿去睡了。任逍遥诡计得逞,淫笑连连的进了百里芸的房,一偿夙愿,与百里芸共赴云雨……

    百里芸也偿了夙愿,终于完完全全成了任逍遥的女人,对待任逍遥也更温柔了,以往刁蛮的脾气似乎已完全不见了踪影,整个人焕然一新,不论何时何地,都那么的温婉清雅,小鸟依人……

    雅间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一名青年男子款款走入,边走还边笑道:“闻知任兄在此,小弟特来与任兄……”

    青年男子话还未说完呢,百里芸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去,口中暴喝道:“没见老娘正跟夫君用饭吗?来人,给老娘揍死他!”

    任逍遥扶着额头叹了口气,我这老婆,怎么说呢?唉,对我温柔就行了,不能指望她太多……

    百里芸随侍的女侍卫们在青年男子进来之时便已将他围住,听到百里芸的命令,毫不犹豫的拿着这名不速之客当作了练拳的沙袋。

    进来的青年男子被这顿忽然而至的拳脚打得惨叫连连,急忙蹲在地上双手护住脑袋,口中大叫道:“误会!误会了!哎呀!”

    任逍遥一听声音,咦?挺耳熟,好象是萧怀远那小子……

    自从潘尚书叛乱之后,任逍遥便再也没见过他,不知他最近在干什么坏事儿。这小子一贯滑不溜手,自己与他几番斗智都勇虽都占了上风,让他吃过几次小亏,但任逍遥瞧见他还是不太顺眼。最让他闹心的,是萧怀远的身份,任逍遥至今都没弄清他到底在为谁效忠。这么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谁敢放心与他来往?

    百里芸见进来之人好象跟自己的夫君相熟,大吃一惊,急忙便待阻止女侍卫们施暴。老婆打了夫君的朋友,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谁知任逍遥却一把拉住她,不动声色的朝她眨了眨眼,接着转头望向窗外,深情的道:“啊!娘子,你看,多么繁华热闹的盛世之象啊!”

    百里芸与任逍遥久有默契,见任逍遥如此做派,岂能不领会他的意思?

    百里芸扭过头,恶狠狠的朝女侍卫们斥道:“没吃饭吗?给老娘狠狠的揍他!”

    接着回头柔意绵绵的倚在任逍遥肩上,软软糯糯的道:“啊!夫君,风景果然很美耶……”

    “任……任兄!我有情报!你再装……我死也不告诉你了……哎呀!”萧怀远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任逍遥大惊失色,一个箭步冲到萧怀远身边,拦住了女侍卫的拳脚,见萧怀远趴在地上,早已奄奄一息,浑身直抽抽,鼻青脸肿不说,连嘴角都吐了白沫。

    “萧兄!怎么是你?萧兄!你醒醒啊!兄弟我来迟一步,却未想到天人永隔,何其痛也……”任逍遥抱着萧怀远的身躯。仰天嚎啕大哭。

    “任兄,省省力气吧……我还死不了……”萧怀远无力的道。

    “啊!萧兄!你终于醒了?你可知小弟我多么的担心你吗?”

    “是吗?任兄实在是太费心了,可任兄你为何一直抱着小弟不放?小弟并无龙阳断袖之好,还请任兄自重啊。”

    “啊?”任逍遥愕然低头,见自己果真抱着萧怀远。这该死的小子也没跟他客气。软软的依偎在自己怀里,如小鸟依人般,脸上还露出惬意的笑容,猥琐之极。

    任逍遥心里恶寒了一阵。一脸嫌恶的双手捧住萧怀远的脑袋,像扔垃圾似的往外一丢,萧怀远一时没防备,脑袋狠狠撞在地上,自然又是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啊!萧兄!你又怎么了?小弟一时失手。还望萧兄莫怪……”

    百里芸在一旁看得实在受不了了,狠狠的白了任逍遥一眼,领着女侍卫们便出了雅间,留下充足的空间让这两个无耻之徒尽情发挥他们虚情假意的特长。

    “行了,别装了,在我面前玩装死这一套,你还太嫩了点儿,你是练过功夫的,别说这几下揍都扛不住啊……”百里芸出去后。任逍遥便站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笑意连连的欣赏萧怀远满地打滚惨叫。

    萧怀远倒也光棍,见瞒不过任逍遥,也不再装了。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桌边也给自己倒了杯茶,两人对坐着,就这么互相看着对任笑。笑得都很假。

    “潘尚书倒台了,萧兄。你到底效忠于谁,现在可以说了吧?你现在再不说,小弟我只好把你当成潘党余孽给抓起来,严刑拷问了。”任逍遥笑眯眯的望着萧怀远道。

    萧怀远苦着脸:“任兄,小弟自问没得罪过你吧?你怎么老是不放过我呢?咱们认识这么久,摸着良心说,小弟可曾害过你?”

    任逍遥哼了哼:“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是什么狗屁身份?用得着这么神神秘秘的吗?”

    萧怀远笑道:“跟任兄比起来,小弟连狗屁都不算,任兄又何必一再苦苦相逼呢?”

    跟这小子说话太费脑子了,任逍遥如同狗咬刺猬般,没法下嘴。

    叹了口气,任逍遥无奈道:“好吧,不说这个了。你刚才说你有情报,什么情报?”

    萧怀远装傻道:“情报?我有说过吗?没有吧?”

    “来人啊!给老子接着揍!”

    “啊!任兄!小弟知错了……”

    “…………”

    “任兄,先恭喜你手握大权,从此位极人臣了。”萧怀远先笑着向任逍遥拱了拱手。

    任逍遥咂摸着嘴道:“你这恭喜我听着怎么不对味儿呀?”

    萧怀远笑道:“任兄果然聪明,任兄可知,如今你已是朝臣的众矢之的了?如今你已危在旦夕啊……”

    任逍遥闻言愁眉苦脸道:“知道,我几次进宫请求皇上削我的权,都被皇上驳了回来,唉,皇上拼命把我往上捧,大臣们拼命把我往下压,这帮人到底在玩什么呀?”

    萧怀远正色道:“任兄可得小心啊,皇上捧你自有他的用意,大臣们群起而打压你,却是受人煽动,此事任兄若处理得不好,小心危及性命啊!”

    “受人煽动?谁?谁跟我过不去?”

    “任兄以未及弱冠之年便身居高位,换了谁心里都不舒服,任兄就不必问了,还是早作打算为好……”

    “我也想过了,如果实在没法交出权去,那就暂时先避为好……”

    “…………”

    “…………”

    两人在邀月楼的雅间里关上门低声商量了一个多时辰,这才分手道别。

    回府的路上,任逍遥心里沉甸甸的。自从潘尚书倒后,他总觉得朝中有一只无形的手,在里面兴风作浪,最莫名其妙的是皇上,他为何授予自己如此大的权力?这不是把自己抬到火架上烤吗?还有,皇上废除陈规,将胖子调入吏部,又命太子监国理政,接着自己监察百官,戍卫京城,另外朝中抓了一批潘党官员后,又及时补充进了一大批候补官员入朝。三个月后还要开恩科举士子,朝中四派势力隐隐渐具雏形,太子一派,所谓清流派的保守官员一派,以魏承德为首。自己和胖子算是一派。而那些新补充进来的官员又是一派……

    瞧这事儿乱得,任逍遥脑袋都大了好几圈儿,皇上不是最恨臣子拉党结派吗?瞧这朝中如今的势力布局,朝中的四派分明就是皇上故意放纵甚至有意撮合而成的。皇上到底什么意思?惟恐天下不乱吗?老头儿该不会是镇压叛乱上瘾了吧?这可不是个好习惯,有空得劝劝他……

    在家休息了几日,任逍遥没去上朝也没去看影子的扩充工作,温森来请示了好几次,说都察院该选址建造了。也被任逍遥挡了回去。现在正是敏感的时候,任逍遥可不想再引起群臣的反感。

    百官群起而反对任逍遥掌握大权,其中有个目的就是,他们不想看见都察院顺顺利利建起来,好好的当着官儿,收受贿赂正收得兴高采烈,谁愿意头上忽然多了个机构管着自己呀?

    任逍遥对他们的打算心知肚明,幸好任逍遥本人对权力并不热衷,更不喜欢每天忙于公事。他只对银子感兴趣。

    说到银子……潘尚书已经审过,是不是该去他府上抄家了?任逍遥摸着下巴琢磨,潘尚书当了这么多年官儿,拉党结派,扯旗子造反。这些可都是要拿银子去填的无底洞啊,没点经济实力行吗?没准他家有座金山等着本少爷去挖呢,本少爷若不笑纳,岂非对不起妻儿老小?家里四个老婆。将来都要为本少爷生儿育女,若不多为家人捞点钱。以后哪来银子请奶妈?孩子大了,娶老婆要聘礼,出嫁要嫁妆,这些都得花钱呀……

    决定了!抄家去!跟国库一九分成,我九,国库一,买卖公平,童叟无欺。

    打定了主意,任逍遥高声道:“来人!快来人!去叫温森来见我!”

    一旁的下人应声刚出门,温森便神奇的出现在了任逍遥面前。

    现在温森出现的任式比较温和,被任逍遥教训过一次后,温森乖巧多了,进来之前还先敲了敲门,礼貌得简直就像个受过多年儒家礼教的尔雅君子。

    “嗬,你来得够快呀,我说老温啊,你是不是没什么事做,整天就趴我家房顶上,等着我召唤了?”

    温森赶紧笑道:“大人言重了,碰巧属下有事向您禀报……”

    任逍遥一把扯住温森便往外走:“有什么事待会儿再说,叫影子兄弟们全体集合,咱们去潘府抄家……”

    温森为难道:“大人……您能否等一等?属下有事禀报……”

    “天大的事儿都比不上抄家重要,说实话,老潘家我很早就想去抄了,白花花的银子放在空无一人的府宅里,多危险呐!还是搬到我家库房里比较放心……”

    “大人……潘文远托牢头从天牢里带出话来,想与大人见最后一面。”

    任逍遥不管不顾的扯着温森往外走,心不在焉道:“行,没问题,你去告诉他,等我抄完他家了,就去天牢看他,与他把酒言欢……”

    抄完家再言欢?温森有些无语了。

    “大人,您还是先跟他见一面吧,没准潘文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您呢……”温森苦劝道。

    任逍遥一时也难住了,思量半晌,终于跺了跺脚:“走!先去天牢,这老东西就快挨刀了,事儿倒不少,耽误本少爷发财……”

    ----------------------------------

    天牢仍然一股阴气森森的味道,故地重游,任逍遥不由生起许多感慨。

    上次任逍遥入狱,是皇上向潘尚书妥协的结果,是做给潘尚书看的,以此来稳住潘党的人心。

    事隔不到一年,潘尚书自己却进来了,而且犯了谋反大罪,永远也翻不了身。不能不感慨世事无常,风水轮转。

    天牢重地,防备森严,特别是关押潘尚书的牢房,守卫更是重重叠叠,连禁军和影子都派有人驻守。

    任逍遥乃御前红人,如今又手握大权,守卫怎会不认识?一路上根本没人阻拦,直接来到了关押潘尚书的牢门前,狱卒没等任逍遥吩咐,二话不说便主动打开的监牢的大锁。

    潘尚书已憔悴了很多,头发胡子都花白了,见牢门开了锁,潘尚书主动走上前去,将监牢的门打开,目注任逍遥道:“你来了?进来吧……”(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