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森!任逍遥是你的上司。上司不见了,你这个属下却毫不知情,你该当何罪!”皇上拍着书案,大怒道。

    温森脸色苍白。冷汗淋漓,闻言吓得双腿一软。跪拜道:“微臣知罪!”

    皇上脸上现出焦躁之色,抛开任逍遥是他女婿不说,在他对朝政的新布局中,任逍遥是个举足轻重的角色,任逍遥如果找不到,那么朝堂中对太子的制衡便失了效,只能另找一人来代替任逍遥的位置。可是京城刚经过潘逆叛乱,满朝文武之中,还有谁比任逍遥更值得相信?

    “找!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将任逍遥找出来!”皇上咬着牙,看着百里芸伤心欲绝的表情,又补充了一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三人忙跪拜听令。

    “传朕的口谕,四城封闭,韩大石调五千龙襄军入城,协助金陵府尹大索全城。温森,影子全部出动,深入查探任逍遥的下落,冯仇刀的龙武军搜索城外,百里范围之内都得搜到!你们听清楚了,朕一定要亲眼看到任逍遥出现在朕的面前!……不论死活!”

    三人急忙叩拜告退,匆匆出宫安排去了。

    百里芸紧紧拉着皇上的手,如同抓着一根救命的稻草,泪水已流满了她的面颊,凄声道:“……父皇,他不会有事的,对吗?”

    皇上爱怜的抚着百里芸的头,强笑道:“他当然不会有事,这小子阴险狡诈,滑不溜秋,论逃跑保命,他当属天下第一,谁能害得了他?”

    百里芸闻言笑了,安慰的自言自语:“对呀,这个混蛋向来贪生怕死,一有危险便跑得比兔子还快,别人若要害他,还真不容易呢……”

    忽然好象想起了什么,百里芸擦了擦泪,道:“公公婆婆还不知此事,我得赶紧回去,莫让二老担心才是……也许,也许我一回去,他便已坐在家里,搂着小绿大占便宜了呢……哼!这无耻的混蛋!”

    百里芸说完掉头便走,满怀着任逍遥已到家的希望,匆匆赶往任府。

    皇上皱着眉,眼睛盯着百里芸渐渐消失的背影,眼中闪过几分厉色。

    是谁?是谁在破坏朕苦心布置的朝局?

    -------------------------

    皇上出动军队寻找任逍遥下落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京城,大臣们坐在家中惶惶不安。

    刚经历过潘逆叛乱,臣子们早被皇上的铁血手段吓破了胆,如今任逍遥又不见了,真是一波任平,一波又起。朝堂,又将陷入一场新的混乱。

    天子震怒,血流成河。

    不用猜都知道,任逍遥的失踪肯定与朝堂最新的势力布局有关,以任逍遥目前在朝中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找不到他,或者……找到的只是他的尸体,可以想象,暴怒的皇上会让多少人陪葬。

    京城,在这个原本宁静的下午,终于再次沸腾起来。

    傍晚时分,温森终于神色慌张,踉踉跄跄奔进皇宫,向皇上报告了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

    影子下属们在郊外秦淮河东岸,找到了一具男尸,尸体已被刀剑砍得面目全非,经过当晚值夜的禁军辨认,男尸身上穿的衣裳,正是任逍遥子夜出宫时穿的那一套,而且看体型和身高,此男尸也像极了任逍遥。

    “死……死了?”皇上如遭雷击,面色苍白的瘫坐在椅子上。

    温森强抑着悲愤,低声道:“……尸体停在西宫门外,皇上若想辨认一下,微臣便叫人抬进来……”

    “抬进来,……把他抬……进来,朕,朕要亲眼看看……”皇上双目无神,空洞的盯着前任,脑里已一片空白。

    温森恭声应命。

    皇上仍坐在椅子上,耳中只传来一片嗡鸣声。

    任逍遥死了?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死?他受过刺客的刺杀,千军万马中闯出城,这小子都活得好好的,为何这次他没躲过去?

    “陛……陛下,百里芸公主殿下不知为何,骑着快马闯进了宫,一路哭喊着,直奔寝宫而来……”一名小黄门慌慌张张的禀道。

    仟芸,朕的仟芸……

    皇上阴沉着脸,目光定定的望着前任,一动不动。

    百里芸扑在李贵妃的怀里放声大哭,李贵妃不停的拭着泪,泪眼婆娑的望着皇上:“陛下,怎么会这样?昨日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死就死了?……仟芸,仟芸,可怜的孩儿,你以后可怎么办呀……”

    很快,温森和属下们表情悲痛的抬进来一具尸体。

    随侍的一名太监赶忙跪奏道:“皇上,此乃陛下您的寝宫,抬进尸体大大不吉利呀……”

    太监话音未落,皇上暴怒道:“滚!”

    百里芸原本正在李贵妃怀中大哭,闻言二话不说,暴起身形,狠狠一脚朝太监面门踹去,直踹得太监满脸鲜血,牙齿掉落一地,惨叫着仓皇而退。

    尸体用一任黑布包裹着,影子下属轻轻放在寝宫光滑的地板上后,静静的侍立在一边。

    百里芸忍着心内巨大的悲痛,挣扎着扑上前去,解开了黑布。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具已经被利器砍得面目全非,被河水泡得微微发胀的男尸,死状极为凄惨。

    怔怔的望着尸体,百里芸眼中已无泪可流。

    这是我的夫君么?那个嬉皮笑脸,整天没个正经,又爱钱又好色,偏偏总是逗得人咯咯直笑的混蛋么?

    皇上扫了尸体一眼,接着便闭上了眼睛,干枯的双手拢在袖中,已紧紧攥成了拳头。尸体满身伤痕,致命伤在胸口,被利器刺入,留下一道半分长的伤口,被河水浸泡后,伤口呈紫黑色,像小孩咧开的嘴一般,狰狞可怖。

    “确定是任逍遥吗?你们会不会弄错了?”怀着最后一丝侥幸,皇上静静的开口问道。

    温森流着泪,跪奏道:“……经昨晚守宫门的禁军将领和军士们辨认。任大人……正是穿着这身衣裳出的宫门,而且此尸相貌已无法辨认,但身材和身高与任大人非常相象,微臣觉得此尸应该就是任大人……”尽管心中悲痛,温森仍一丝不苟的说出了他的判断。

    长长叹了口气。皇上的脸已遍布寒霜。

    “仟芸!仟芸!你怎么了?你说话呀!你哭出来呀!你不要吓我……”李贵妃焦急的道。

    皇上低头。却见百里芸直直的盯着尸体,一动不动,眼中已是一片死灰,平日灵动鲜活的俏脸现在毫无表情。既不流泪,也不哭喊,对李贵妃的呼唤充耳不闻,形如死人一般。

    李贵妃焦急万分的不停摇晃着她,百里芸却像个没有生命的布偶。毫无反应。

    皇上心中一痛,蹲下身来,正待开言,有小黄门在门外禀道:“皇上,文武百官聚集宫门之外求见。”

    皇上冷笑,来得真巧,怕朕杀了你们为任逍遥陪葬,所以都来猫哭耗子么?

    “抬上任逍遥的尸首,去金銮殿!”皇上说完。迈着坚定的步伐往金銮殿走去,一如他扫除潘逆后的第一次早朝,一路踩着叛军的鲜血,挟着冷森的杀气,一步一步走进了金銮殿。

    这一次。朝堂是否又将血流成河?有多少人将为这条年轻的生命陪葬?

    时已入夜,金銮殿内高高的挂上了精美别致的宫灯,将殿内照射得纤毫分明。

    太子神色悲戚的坐在金銮殿龙椅的下首,望着躺在大殿正中的尸首。不时摇头叹息。

    群臣震惊过后,有的失声痛哭。捶胸顿足,有的喟叹不已,惋惜国失良材,无论他们内心是否真的悲痛,但表现出来的神态,却是悲戚万分。一时间大殿内回荡着或真或假的哭声干嚎声,生动而传神。

    只有胖子和冯仇刀二人哭得最是真切。

    二人与任逍遥相识日久,胖子自不必说,从布衣之交的同窗,一直到身处高位的臣子,任逍遥一直与胖子保持着良朋知己的关系,任逍遥的死,对胖子而言,打击是巨大的,此刻胖子哭得撕心裂肺,如同心都被掏空了一般。

    冯仇刀也哭红了眼睛,他与任逍遥的关系匪浅,几次为国立功的背后,都有任逍遥的影子。他与任逍遥之间早已形同莫逆,如今良友惨死,怎能不教他为之悲痛?

    还有一位老人哭得也很凄惨,此人是魏承德。魏承德虽说为人保守古板,而且还向皇上上奏请削任逍遥的权,但老头完全是出于公心考虑,并无半点针对任逍遥的意思。在与突厥人谈判一事中,他与任逍遥配合默契,久经相处后,也与任逍遥建立了不错的忘年之交。

    皇上冷眼瞧着殿内众臣的芸芸百态,心中既觉悲苦又感愤怒。

    “你们好好看看,看清楚!朕知道,害他的凶手,今日必站在这大殿之中,朕还知道,这个凶手此刻心中定然笑得很得意,很好!你的目的达到了,朕的女婿,朕的忠臣无端惨死,他与朕的女儿新婚还不到一个月,任家只此一子,别无后嗣,从此断了香火传承,你们叫朕如何向他的父母交代?”皇上说到最后,已然厉声大吼。眼中布满血丝,杀气毕现,像一只被激怒的野兽,森然的扫视着殿内的群臣。

    闭上了眼,皇上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道:“朕不管是你们之中谁下的毒手,朕告诉你,从现在起,朕会不惜一切代价查找谋害任逍遥的真凶,如果被朕查出来,朕誓要将他十族全都凌迟碎剐,永世不得超生!”

    殿内群臣听到皇上这番话,假惺惺的哭声停了下来,殿内鸦雀无声,群臣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皇上,任大人面目全非,已难辨认。老臣斗胆问一句,可曾真正确认这具尸首是他本人?”群臣之中魏承德问心无愧,出班奏问道。

    皇上神色黯然的摇摇头:“根据多人辨认,十有八九便是他了……”

    魏承德哽咽道:“老臣以为此案重大,应交由刑部侦查,督促刑部尽快破案,抓到真凶,为任大人报仇!”

    皇上无力的点点头,道:“依卿所奏,来人,将尸首抬入刑部,令刑部仵作仔细查验。楚尚书亲理此案,限期十日,十日之内,给朕把凶手揪出来正法!”

    殿前武士中有四人走上前来,弯腰便欲抬起尸首。

    “谁都不准动我夫君!”娇脆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上。显得格外冷森阴沉。

    “仟芸。你……唉!”看着面色死灰的百里芸,皇上一阵心痛,张了张嘴,终于只是叹息了一声。

    百里芸穿着浅绿色的长髦。一整天的搜索奔忙,长髦上已沾满了灰尘草屑,她的头发凌散,精妙绝美的脸庞上,斑斑泪痕已干涸。她已流不出眼泪了,只剩下空洞无神的目光,呆滞的望着众人。无视殿内众臣复杂的目光,面无表情的走到了大殿正中,纤细柔弱的身影在宫灯的照射下,显得楚楚堪怜。

    走到殿中站定,百里芸环目四顾,看着群臣或叹或怜的表情,百里芸幽幽道:“躺在这里的。是我的夫君,是我自己挑选,父皇为我做主下嫁的驸马,……也是我最爱的男人。现在,他死了……”

    百里芸苍白的脸色忽然变得通红。声音中充满了刻骨的仇恨:“……他是死在你们手中的!你们都是凶手!为了你们自己心中小小的算盘,为了你们那点狗屁私利权力,竟然向我夫君痛下杀手!让任家断绝了香火,令我周仟芸失去了爱人……”

    俏目环顾着群臣。百里芸绝色的面容变得异常扭曲,一反手。她将挂于腰侧的小匕首抽了出来。

    “公主殿下,你要做甚?”

    “仟芸!住手!你要干什么?”

    众人的惊怒声中,百里芸伸出欺霜赛雪的皓腕,眼也不眨的在自己的手腕上深深割了一刀,鲜血流出,顺着白皙的手腕,一滴一滴滴落在金銮殿光滑的地板上。

    “传太医!”皇上焦急的道。

    百里芸脸色苍白,望着惊疑不定的群臣凄然冷笑道:“……我,周仟芸今日失去了夫君,心中之痛,犹如万箭穿心,我知道凶手就在你们之中。今日站在这金銮殿上,周仟芸对天盟血誓,穷我一生之力,哪怕江河倒流,泰山崩塌,定要将害我夫君的凶手抓获,将之碎尸万段,诛灭九族!以消任家二老丧子之痛,以抵我周仟芸失去爱人的千古之恨!”

    群臣大哗,这掷地铿锵的誓言,仿佛来自幽冥的诅咒,深深震撼了众人的心。殿内众人望着百里芸那死灰色的脸庞,忽然觉得遍体生寒,毛骨悚然。

    百里芸的身形踉跄了几下,静静的道:“我不用你们刑部侦查,不用你们金陵府破案,夫君被害之仇,我周仟芸亲自去报!”

    说完百里芸喝道:“来人!”

    殿外两名女侍卫应声而出。

    “将夫君的遗体抬回家,设灵堂,祭法坛,入土为安……”

    女侍卫两眼通红,一言不发的抬起尸首,往殿外走去。

    百里芸凄然一笑,伸手拢了拢凌散的发鬓,转过头朝群臣盈盈一福,平静的道:“未亡人任周氏,恭请诸位大人来我夫君的葬礼敬上一杯薄酒,未亡人感激不尽。”

    皇上心疼的望着百里芸,老泪纵横,嘶哑着声音叫道:“仟芸……”

    无视群臣敬佩或惧怕的表情,百里芸转过身,昂然朝殿外走去。

    他死了?他真的死了?这个没良心的混蛋就这么丢下我死了?

    …………

    “臭小子,你他娘的没长眼睛是吧?说你呢,看什么看!”

    “哇!这位兄台个子不高,却将胸肌练得如此发达,实在令小弟景仰不已……”

    …………

    “事情紧急,待会儿我动手时,你就马上带着你哥哥跑,赶紧带人来救我。”

    …………

    “美眉,我们来谈个恋爱吧!”

    …………

    “他们若是不答应,咱们就私奔,一路往南跑,一边跑一边生娃,等你给我生了十几二十个娃,你伯父伯母不答应也不行啦,然后咱们再跑回来……”

    …………

    良人音犹在耳,人已在幽途,何其痛也!

    百里芸贝齿紧紧咬着下唇,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我不能倒,我不能倒!我是任家的儿媳,是任逍遥的正室。任逍遥的后事还需我来操劳,公公婆婆还需要我来侍奉,我不能倒……

    在众人默默的注视下,百里芸柔弱的身躯跨出殿门之后,踉跄了一下。终于承受不住失去丈夫的巨大悲痛。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太医!快传太医!”昏迷之前,百里芸隐隐约约听见父皇的厉吼声,力竭声嘶。

    -----------------------------

    任逍遥死了吗?

    他当然没死,不过他现在的境况很糟糕。糟糕得令他恨不得死了才好。

    无论谁被人在后脑狠狠敲了一下后,醒来总不会太舒服的。

    任逍遥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不知什么时辰了。恢复了意识之后,他发现自己正在一辆行驶着的马车上,身上已结结实实被牛筋绳捆住。动弹不得。

    第一反应是疼,疼得钻心裂骨。不知哪个王八蛋敲了老子闷棍,想绑我就直接跟我说嘛,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用得着给我来这么一下吗?你如果说不好意思,有点儿事请你走一遭,我一见你武力值比我高,当然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何苦非得让老子挨这一记闷棍?

    摇晃的车厢中。任逍遥艰难的坐起身子,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

    瞧这架势,这是有预谋的针对自己的行动,至于幕后指使者是谁,为何不直接杀了自己。任逍遥一时还没弄明白,他只知道,目前身体很不好受,不但想喝水。而且想尿尿。

    倚在车厢壁上喘了口气,任逍遥仔细打量着车厢内的情况。

    马车并不大。从用料材质上来说,也很普通,这样的马车京城中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实在是很不起眼。而且从不断颠簸的路况来判断,马车现在应该在城外行驶,只是不知离京城多远了。

    冷静下来后,任逍遥倒不怎么害怕了。别人既然没当场杀了他,而是将他绑了起来,说明他们还有后招,至少目前而言,他们不会杀自己。

    不知哪个王八蛋下的手,绑得可真够结实的,任逍遥只觉得自己手脚已经完全麻木了。低头一看,顿时勃然大怒,不顾自己还是人质的身份,愤然大叫道:“来人!有人吗?赶车的,给老子停下!”

    马车听话的停住了,车帘被掀开,露出一张粗犷的落腮胡子脸来,此人毛发太长,触目所及,任逍遥只看见胡子,眼睛鼻子嘴全都被浓浓的毛发盖住,整个脑袋看起来像个毛茸茸的椰子,根本辨不清五官。

    靠!这他妈是人还是猴子?

    任逍遥惊惧不已,楞楞的望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停下来干嘛?”胡子脸打破沉默,粗声粗气的道。

    会说人话,应该不是猴子吧?再说了,猴子比他帅多了,他这模样估计只能跑到神农架里寻求共鸣。

    任逍遥惊惧之心既褪,愤怒之情又起,闻言怒声道:“哪个王八蛋把我绑成这种姿势的?”

    此刻任逍遥被绑的姿势确实有点儿尴尬,他的左手跟左脚绑在一起,右手跟右脚绑在一起,这倒罢了,不知绑他的人到底有什么恶趣味,居然又将他的小腿和大腿固定成九十度,而且将两腿大幅度的分开,往马车上仰天一躺,知道的这是绑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哪个青楼的红牌姑娘摆好了姿势等着被人上呢。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捆绑片里的小受受。

    如此羞人的姿势怎能不教任大少爷勃然大怒?

    胡子脸闻言憨憨的呵呵一笑,露出了嘴里两颗黄黄的大板牙,一副很不好意思的表情。

    任逍遥大惊道:“你绑的?”

    这家伙该不会是个玻璃吧?莫非他看上了少爷我的美貌,所以将我绑成这副****的姿势,好任便他办事?那么少爷我的菊花……

    任逍遥越想越不寒而栗,身上的鸡皮疙瘩一层一层的冒了出来。尤其是看到那张毛茸茸的脸,和那两颗黄黄的大板牙,任逍遥胃里便一阵翻江倒海,想吐,想吃点酸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