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放了咱们?哼!你……你骗人!”挟持任逍遥的汉子见土匪众多,害怕加畏惧的心理下,情绪终于有些失控了。

    “老娘是他们的头儿,我说过的话从未食言过。”罗月娘冷冷的道。

    “不行!你骗老子怎么办?”汉子歇斯底里吼道。

    罗月娘一摊手,无奈的道:“那你说怎么办?”

    汉子喘着粗气,与同伴几人紧张的前后张望,眼球因激动而变得血红,是啊,挟持了人质,接下来怎么办呢?领头的汉子闻言怔住了,随即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叫道:“给钱!”

    “什么?”

    “什么?”不单是众土匪,连押车的同伴和已成为人质的任逍遥都楞住了。

    “听不懂吗?老子要打劫你们!给钱!”挟持任逍遥的汉子大吼道,眼中布满了血丝,情绪异常激动。

    土匪被反打劫,这事儿……华朝开国百余年,恐怕这是第一桩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住了,这叫什么事儿呀!搞反了吧?这家伙脑袋有毛病?

    “哎,大哥,刚才明明是咱们在打劫你们,怎么现在反过来了?你们还讲不讲道理?”身为人质的任逍遥终于忍不住抗辩道。

    “你闭嘴!”这次不光是押车的汉子,连围在他们四周的土匪们都暴怒的大喝道。

    这位二当家……他简直是青龙山最醒目的污点,应该被永远钉死在耻辱柱上。

    青龙山的二当家很自觉,听到众人吼他,立马乖巧的闭上嘴。他明白,身为一名土匪头儿,此时却反落到肥羊的手中,成为了肥羊打劫土匪的肉票,这事儿……唉,算是丢脸丢到家了……

    土匪们皆神色不善的盯着任逍遥,目光中的恨意和屈辱,连任逍遥这个一向神经大条的人都能清楚的感觉得到。

    罗月娘也恨恨的盯着任逍遥,真恨不得鼓励押车的汉子撕票拉倒,这种白痴留在青龙山做二当家,今日能祸害他自己,明日也许会祸害整个土匪窝,还不如让人撕了,眼不见为净。

    任逍遥当然也感觉到罗月娘的眼神少有善意,他面色苍白,抖抖索索颤声叫道:“当家的,……当家的!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我是你最得力的左右手啊,我是你最忠心的二当家呀!山上的兄弟们少了我,大家可怎么活呀?当家的,这位大哥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你赶紧掏银子把我赎回来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日后加倍帮你赚回来便是……”

    “…………”

    听到二当家的嚎叫,不少土匪满面羞愧,纷纷将脑袋埋在裤裆里,他们深深的觉得,有这么一位上司,实在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

    押车的几名汉子此刻也紧张极了,几人背靠背紧紧挨在一起,戒备的注视着围在他们四周的土匪们。他们明白,刚刚阴差阳错抓住的土匪头儿,或许便是他们活命的唯一希望了,因此几个人自觉的将圈子缩到最小,小心的防备着周围的土匪们。

    挟持任逍遥的汉子这时反倒没那么害怕了,他站在任逍遥身后,反手提着任逍遥的衣领,手里的钢刀死死的抵在他的脖子上。眼见土匪们投鼠忌器,不由稍稍安心。

    “你们都退开!都退开!不然老子让你们看看,这小子脑袋里包的是啥馅儿!”汉子大喝道。调转刀柄,直指着任逍遥的脑袋。

    任逍遥吓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大哭道:“别呀!大哥,多大点事儿呀,有必要弄得血肉模糊么?我刚才顶多只是跟你吵了几句,我错了还不行吗?咱们当家的说了,只要你放了我。你们就可以囫囵着离开。想想生命是多么的美好呀,跟一没前途没志向的土匪同归于尽,你不觉得冤吗?我都替你不值……”

    “你闭嘴!”大汉狠狠斥道:“老子兄弟几个走我们的阳关道,何曾招惹过你们?为何一再相逼?咱们兄弟当年也不是吃素的。劫道的买卖咱们也干过几年,今日之局不能善了,左右得罪你们了,老子不怕你们人多,没说的。给钱!”

    闹半天原来是同行。

    “大哥,这也太不合适了,只有土匪打劫别人,哪有人打劫土匪的?咱们好好讲道理行吗?俗话说,有理走遍天下……”

    “给钱!不给老子就废了这小子!”大汉根本懒得搭理任逍遥,朝罗月娘大吼道。

    罗月娘再次叹了口气,恨恨的瞪了任逍遥一眼,这个不中用的混蛋,怎么不去死?

    “你要多少?”罗月娘淡淡开口道。

    “有多少银子都给老子掏出来!老子全要了!”挟持任逍遥的汉子也不是什么善茬儿。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叫道。

    “当家的,不能给啊,传出去咱们青龙山的大旗还怎么竖?绿林同道不得笑话死咱们啊?”有土匪立马嚷嚷道。

    “就是!当家的,混江湖的谁不爱惜脸面?你今日给了银子,以后咱们青龙山的脸面往哪儿搁呀?”

    “是呀是呀。这般不中用的二当家,被人撕了便撕了,咱们再换一个二当家便是……”

    土匪们尽皆附和,任逍遥却听得心中大骂不已。这帮混帐东西,昨日喝酒还一口一个兄弟。一口一个二当家的,今儿反脸便不认人了,老子死了你们有什么好处?损人不利己的东西!

    罗月娘冷目如电,凛然一扫,土匪们劝说的声音立马便消失了。

    “不管怎么说,二当家的是咱们的兄弟,兄弟有难而不救,江湖道义你们都忘了吗?老娘若是哪一天被人绑了,你们也不管?你们自己哪一天走背运被人绑了,老娘救不救你们?”

    罗月娘一番话说得众土匪哑口无言,不少人惭愧的低下了头,将心比心,如若是自己被人绑了,兄弟们却无一人来救,那是多么寒心的一件事儿呀。

    任逍遥听得热泪盈眶,当家的果然仗义!虽然她脾气差了点儿,可她的为人却是义气深重,窈窕明媚一巾帼,顶天立地,犹胜须眉多多。

    任逍遥忽然对她多了几分亲近感,困在山上这些天,任逍遥与身边的每个土匪称兄道弟,可他心里却没把任何人当作兄弟,土匪们野蛮粗鲁的做派实在让他有些不能接受。包括对罗月娘,他也只是虚与委蛇,罗月娘的粗鲁比别的土匪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不像百里芸,百里芸顶多骂骂脏话,罗月娘除了骂脏话,心肠也够冷够硬,杀起人来眼都不眨,虽说这是环境使然,可这样的女人却实在让任逍遥不敢靠得太近。

    之所以仍留在山上,任逍遥的目的性很明确,那就是待在山上等着赵俊来,自己好好调查一番,然后拍屁股走人,从此与这帮土匪相忘于江湖。

    没想到,自己受制于人之时,罗月娘却没放弃他,力排众议,义无返顾的决定救他,这让任逍遥不禁感动万分。

    好吧,这事儿结束,想个法子让她从良,呃,不对,改邪归正,把这帮土匪扔军队里改造去,这个姑娘嘛,嗯,接到家里去住……

    “大伙儿身上带了多少银子,都掏出来给他,别吝啬,下笔买卖咱们再赚回来便是。”罗月娘回头大声说道。

    土匪们左右看看,在几个人的带头之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掏银子。

    “哎,你还有多少?”

    “才十两,你呢?”

    “别提了,我才五两,前日下山。银子全扔暗门子娘们儿的肚皮上了……”

    “你们算不错了,我却一文钱都拿不出,前日下山去赌坊押了两注,银子全没了,既没吃又没嫖。他奶奶的倒霉……”

    “哎。这事儿够操蛋的!没想到咱们也有被人打劫的一天,窝囊呐!真他娘的不是滋味儿!”

    “是啊,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呀!”

    “…………”

    任逍遥隔着众人不远,土匪们的议论声一字不落的听在耳里。脸皮厚得如城墙拐弯的任大少爷,此刻也终于羞红了脸,今儿这事儿确实够丢脸的,自己这个二当家估计以后都抬不起头见人了,都怪挟持自己的这王八蛋。少爷我只要能脱困,老子弄死他!

    挟持任逍遥的汉子提着任逍遥的衣领,站在他的身后,见土匪们纷纷掏出银子,递给为首的女土匪头子,银子越积越多,汉子心下不禁大喜,他和几名兄弟曾经也是山贼,后来混不下去了。才改行做了一个小镖局的镖师,一个月一二两银子,饿不死又吃不饱,没想到今日遭遇土匪,却因祸得福。凭空得了一大笔银子,怎教人心中不喜?

    “哎哎哎,口水流到我肩膀上了,大哥。至于么?就那么点儿银子,瞧你那没出息的劲儿!”尽管人被劫持。任逍遥仍不屑的道。

    以任大少爷一秒几十万上下的眼光看来,土匪们凑起来的区区几百上千两银子确实不算什么,却没想到挟持自己的汉子这么没出息,想到这里,任逍遥不禁为自己落到这种人手里深深的感到悲哀。

    “啧啧,这可不止一点儿银子呀,够咱们兄弟花用好几年了……”汉子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罗月娘手中的银子,目光中流露出贪婪的光芒,嘴里心不在焉的回道。

    随即汉子又醒觉过来,狠狠瞪了任逍遥一眼,怒道:“闭嘴!老子就没见过你这么罗嗦的肉票,惹得老子性起,银子不要了,一刀剁了你拉倒!”

    任逍遥苦着脸道:“谁有刀谁最大,行,我闭嘴,不过……大哥,你说你劫持就好好劫持,别离我那么近行么?俩大男人一前一后的,你不觉得这姿势挺别扭吗?咱打个商量,你往后站一站,把刀架我脖子上就行,我这人胆儿小,你就算不拿刀我也不敢跑,放心……”

    汉子闻言把脸一板,身子却往前更贴近了任逍遥几分,“你小子不像个老实人,老子不靠你近一些,怕你耍花样。”

    切,贴我这么近我就耍不了花样了么?你也太小瞧我了。

    任逍遥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罗月娘对他仗义,他也不愿令她太过为难。眼前的困境若能自己解决,当然更好。

    只是这一招他已很久不曾使过,也不知生疏没有,万一一击而不中,倒霉的可是自己……

    来不及多想,任逍遥垂着手臂,暗中活动了一下手腕关节,随即右手五指张开,成鹰爪状,在众土匪鄙夷的目光和骂骂咧咧声中,任逍遥一招娴熟至极的“猴子偷桃”,反手朝站在自己身后的汉子胯下一抓……

    “噢——”

    汉子粹不及防之下,被任逍遥一把抓住了命根子,顿时瞋目裂眦,口中发出销魂的惨叫声。

    其余的几个押车的汉子见头儿叫得如此凄厉,一时不明所以,既惊且惧的望着他。

    情势又一次突变,在场的所有人顿时又懵住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令这位挟持二当家的杀才如此痛苦。

    反观任逍遥,却见他满脸奸笑,一副诡计得逞的得意模样,右手却仍稳稳的朝后抓着,纹丝不动。

    罗月娘见状,心下立马便知任逍遥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掌握了主动,当下不再迟疑,莲足轻点,纤细的身影化作一道轻烟,飞快的闪身上前,将其余的几个押车汉子三拳两脚便打晕了。只留着被任逍遥制住的汉子没动,冷眼旁观事态的发展。

    土匪们见场上情势又发生了变化,纷纷惊奇不已,今儿这一天可够惊心动魄,一波三折的啊,二当家的又使了啥卑鄙的手段,制住了那挟持他的汉子?

    不用罗月娘吩咐,大伙儿纷纷围上前来,将任逍遥和那挟持他的汉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说来话长,其实也就眨几下眼的功夫。

    等众人围上前看清究竟后,不由一阵哄堂大笑,连板着俏脸的罗月娘也情不自禁的捂着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只见任逍遥右手朝后反伸,呈鹰爪状,正紧紧抓着那汉子的老二,脸却朝前笑眯眯的,看也没看那汉子一眼。悠闲自得的模样,仿佛他此时正牵着一条狗在散步……

    那汉子要害被人拿住,早已痛得面色苍白,豆大的冷汗不停的往外冒着,饶是如此,那汉子仍将手里的钢刀死死的抵住任逍遥的脖子,两人仍处于一种僵持对峙状态。

    “你……你撒手!”汉子痛得连声音都变了调。

    “不撒!你把刀放下,不然老子捏爆你的卵蛋,让你进宫当太监!”任逍遥毫不示弱。

    “你撒不撒手?老子……老子一刀剁了你!”汉子冒着冷汗,目露凶光道。

    “你剁啊!有种你就剁!老子若怕了你,你就是我爹!……不,你丫马上就没卵蛋了,哪能当爹呀,你是我娘!”

    众土匪闻言哈哈大笑,罗月娘哭笑不得,狠狠的朝任逍遥呸了一声。

    土匪们大笑之余,心下对二当家的卑鄙手段不由也毛骨悚然,遍体生寒。这小白脸看着一副笑眯眯人畜无害的模样,整起人来手段可够歹毒的呀,连江湖中人惯来不耻的“猴子偷桃”都使得出来,还有什么卑鄙的事是他不敢干的?这样的人咱们可得小心点儿,莫得罪了他,否则准没好果子吃……

    “放下刀吧,我可以饶你不死,见你也是条汉子,别弄得以后没了****被人耻笑一辈子,那滋味儿可生不如死啊……”任逍遥右手仍死死抓着他的要害,口中却苦口婆心的劝说道,语气之真诚,言辞之恳切,不知道的还以为俩亲兄弟在谈心呢。

    任逍遥扭过头,见那汉子的脸色已痛得变成了乌紫色,嘴唇不住的哆嗦着,眼中的神色也变得犹犹豫豫。

    任逍遥不禁同情道:“……挺痛的吧?所以说,咱们男人比女人更脆弱呀……说真的,你快决定吧,要么赶紧一刀杀了我,要么就赶紧放下刀,你老二估计快喘不过气来了,再不抓紧时间,待会儿就算我撒了手,你那老二以后也没啥实际用处了……”

    汉子闻言浑身一抖,这个无耻的家伙说得对,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以后若成了废人,连女人都不能睡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与其那样生不如死,还不如现在就放开他,没准还能保住性命呢。再说就算他此时杀了任逍遥,眼下被土匪们围得水泄不通,他也跑不了。

    思前想后,汉子想明白了,终于颓然的将手中的钢刀往地上一扔,垂头丧气道:“老子今日认栽了!要杀要剐随便你们,老子若皱一皱眉头,便……”

    “有完没完?我说你们混江湖的怎么一点创意都没有?说来说去就那几句场面话,好象不这么说几句,你们嘴巴就痒痒似的。”任逍遥不高兴的打断了汉子的场面话。

    汉子闻言一窒,使劲哼了一声,低头一看,见任逍遥的手仍死死抓着他的老二,汉子脸色一黑,不满道:“老子都认栽了,你怎么还不松手?”

    任逍遥笑道:“急什么?当我多稀罕似的,你有的家伙我也有,而且比你大了好几号……”

    说着任逍遥招呼土匪们道:“哎,你们来两个人,帮我把这个家伙绑上……”

    土匪里立马出来了两个人,掏出绳子将大汉绑了个结实。

    任逍遥这才将手松开,满不在意的拍了拍手,哼哼道:“本来这招我只用在女人身上的,见你这人还不错,我就破例让你尝尝味道……”

    一场小风波,终于在任二当家的猴子偷桃招式下,被化解于无形。

    任逍遥搓着手,凑到罗月娘身边,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讨好的道:“呵呵,当家的,虽然出了点小意外,但总算有惊无险,呵呵。我处理得不错吧?”

    罗月娘好气又好笑的瞪了他一眼,接着抬起莲足,狠狠一脚踹在任逍遥的屁股,踹得他一个趔趄。

    “你个卑鄙无耻的东西!老娘见你就来气!若非你大意,又怎么发生这意外?”

    “话不能这么说呀。当家的。我以一人之力摆平了负隅顽抗的肥羊,按理你得给我记首功呀,以咱们刚定下来的山规来说,马车上的这笔红货。我该得最大那一份才是……”

    被捆绑起来的汉子在一旁听到任逍遥的话,嘴张了张,犹豫了一下,又什么也没说,低下头去。闷声不语。

    “最大的一份?行,老娘先看看车上是什么,如果是不值钱的玩意儿,全都给你也没关系……”

    “哎,当家的,这话不厚道了啊,如果是值钱的玩意儿呢?那我也该分最大的一份,你不知道我最近闹穷吗?”

    罗月娘没搭理他,径直吩咐土匪手下们掀开了马车的帘子。将车里的东西搬了出来。

    任逍遥在一旁乐得眉开眼笑,马车吃力很重,里面装的不是金就是银,哥们这下发了,得亏我见机得早。定下了那条多劳多得的规矩,这车红货,最少有一半得归我,不然我就整天坐在那小娘们儿门口嚎丧去。俗话说烈女怕缠男,老子就不信会拗不过她。

    马车帘子刚被掀开。土匪们正待冲上去哄抢,瞧清楚之后,却齐声惊呼了一声,忙不迭退了下来,大伙儿纷纷吐着口水,一脸晦气模样。

    任逍遥见状楞道:“怎么了?车上装的什么?你们的表情怎么跟吃了屎一样?”

    土匪们没说话,忿忿的指了指马车,又指了指押车的汉子,一脸愤怒的表情。

    任逍遥急了,一把推开众人,挤到马车前,掀开车帘一看,只见马车内狭小的空间被塞得满满的,里面装的只有一样物事,——棺材,一副散发着漆味的上好楠木棺材。

    接着任逍遥又不甘心的一把将棺材盖移到一边,却见铺满白布的棺材内,端端正正的躺着一个死人,身着寿衣,脸色苍白,神态安详。除此之外,棺内别无它物。

    任逍遥大惊失色,赶紧跳了下来,一个箭步冲到押车的汉子面前,指着他的鼻子惊怒交加道:“你……你你,你什么意思?存心恶心我们是吧?”

    汉子被绑得跟粽子似的,闻言无辜的道:“我运棺材碍着你什么事?谁叫你们劫我的道来着……”

    “…………”

    任逍遥一想也对,咱们这两百号人纯粹是自己找抽,送上门寻晦气的……

    “那……那咱们围上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任逍遥气急败坏道。

    汉子看了他一眼,悠悠道:“我那时说了,你们就不找我麻烦了?多稀罕呐,早说了车里的东西对你们没用,是你们自己硬要抢的……”

    “……你就为了这副棺材死不撒手,甚至敢跟咱们拼命?棺材里那人是你亲爹吗?”

    汉子勃然大怒:“是你亲爹!会说人话吗?老子敢跟你们拼命,不是为了这副棺材,是为了老子自己!谁知道你们劫不到财会不会一个气不顺,把咱们兄弟给剁了?不拼命怎么办?”(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