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是影子首领,督察朝中百官,兼京城守备将军,对二品以下朝廷官员有先斩后奏之权,钦封一等世袭忠勇侯,嗯,还顺便兼职皇帝的二女婿,突厥那档子事就是我摆平的,叫我一声民族英雄还算靠谱儿,潘逆叛乱我立首功,夸我是国之柱石也说得过去……

    这倒是实话,不过以罗月娘和任逍遥所处的两个不可调和的对立阶级立场来看,任逍遥如果真说了实话,他的下场绝对比潘尚书好不到哪里去。——潘尚书好象挨了两百七十三刀才死的吧?啧啧,老家伙可真能扛。

    任逍遥不傻,当然不会说实话。现在的问题是,怎么编瞎话?这小娘们儿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蠢,一般的瞎话恐怕糊弄不了她,得编一个最高级的瞎话出来。

    瞧着罗月娘沉静的俏脸,任逍遥眼珠子转了转,迟疑了半晌,开口道:“呃……说了也许你不信,其实……我是朝廷的大官儿……”

    “你?朝廷的大官儿?”罗月娘美丽的大眼睛睁得圆圆,显得惊诧无比。

    见任逍遥小鸡啄米似的忙不迭点头,罗月娘惊奇的面容瞬间垮了下来,忽然变得万分不屑:“少糊弄我!给老娘说实话!”

    瞧!这就是女人,实话说得太快,她反而不信了。也许这是每个女人的通病吧?有些女人宁愿活在美丽的谎言里,对她们来说,一辈子都不戳破这个谎言,便已是天大福气了。

    任逍遥心里松了口气,我说了实话啊,可是你不信。那我就没办法了,日后你也怪不着我……

    “呵呵,你不信啊?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人才合你的意呢?”任逍遥朝罗月娘眨了眨眼,一语双关道。

    罗月娘没有听出任逍遥话里的深意,闻言想了想。随即摇头道:“我猜不出你是什么人。我想。你在京城一定很有势力,难道你是高官或世家子弟?不过看你的言行,绝不是当官儿的。”

    任逍遥乐得眉开眼笑,“是吗?难道我天生有一种做二当家的气质?”

    看来土匪这个职业显然比当官儿有前途多了。

    谁知罗月娘嗤笑了一声。道:“……朝廷若有你这样的官员,我华朝还不定得遭多少难呢……”

    任逍遥的脸瞬间僵硬:“…………”

    这小娘们儿对我的了解还很不够啊!

    罗月娘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不愿说出你的身份就算了,本来你在我青龙山上是被我强留下来的,算是半客半主的身份。就算你是朝廷大官,我也不怪你便是。”

    任逍遥闻言又面带异色的看了她一眼。

    土匪其实还是讲道理的。至少罗月娘是讲道理的,她不会因为个人的情绪而随意加害于人,她有高强的武功,但她从不恃强凌弱,从不刻意彰显武力。官府一直强调“侠以武犯禁”,其实还是担心民间的尚武之风盛涨,会威胁到统治阶级的根本,仅以“武”这个字而言。它并不会使民风发生太大的改变,纯朴或为恶,与“武”无关,在乎人心。

    当然,不论哪朝哪代。土匪都是非法组织,这与土匪们历来的死心眼儿有关,非得叫什么山寨,什么帮派。一听就透着一股子邪性儿。——你改个名字叫“城管”,不就合法了嘛……

    二人一路无语。半个时辰后终于回到了土匪窝。

    此时已是入夜时分,匪窝里处处点起了火把,将半边山壁照得通亮。

    刀疤脸见两位当家的回来,顿时大喜,当先迎了上来,神色惶然道:“当家的,不好了!有人偷寨!”

    任逍遥闻言勃然大怒:“土匪窝招贼,还有王法吗?哪个王八蛋敢偷到咱们头上?偷了什么东西?值钱吗?”

    罗月娘和刀疤脸一脸难看的盯着他,良久不发一语。

    任逍遥见气氛不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呃……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两人齐点头。

    刀疤脸神色古怪道:“二当家的……呃,偷寨的意思不是别人来偷咱们东西,而是有人偷袭咱们山寨……”

    任逍遥恍然:“所以简称偷寨?”

    刀疤脸欣喜点头,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

    “那……若是有人偷袭咱们山寨的人,是不是简称偷人?”任逍遥一副求知欲强烈的模样,举一反三的问道。

    罗月娘和刀疤脸暴寒,互视一眼后,决定无视这位不着调的二当家,二人当任逍遥透明似的,从他身边飘然而去。

    任逍遥悻悻的跟在他们身后,听着二人交谈。

    “什么人来偷寨?人截下来了吗?”罗月娘问道。声音很平稳,丝毫不见急躁。

    “偷寨的有两个人,下午时分,兄弟们都在房里睡觉,耍钱,后来胡子脸出来撒尿时,看见两条鬼鬼祟祟的身影一间房一间房的找着,好象在找什么人似的,后来胡子脸那憨货便大吼了一声,把那两人吓跑了。兄弟们出来再搜时,便不见了二人的踪影。……没隔多久,却听到俊哥儿养伤的房里传来惨叫声,兄弟们赶过去一看,便看见那偷寨的二人正要对俊哥儿下手,幸好陈柱子打小练过几天飞刀,一刀射去,欲害俊哥儿的人手臂中了刀,慌乱之下,丢下俊哥儿就跑了……”

    任逍遥闻言心中一颤,是了,偷寨的两人跟在后山刺杀我的那人应该是一伙儿的,他们的到来,跟赵俊和我有关,更确切的说,跟绑架我的幕后主使有关。杀我,是为了给主使之人扫平朝堂的障碍,杀赵俊,是为了灭口。

    不行了,匪窝已经越来越危险,本少爷应当赶紧回京才是。回了京城,我可以整天带着大队人马招摇过市,安全系数比这里高多了。……唉,可是我又舍不得罗月娘,如果她愿意不做土匪头子。和我一块回京。那就两全其美了。——也不美,至少仟芸是绝对不会让她进任家门的,这档子事儿可真够烦人的!

    不管怎么说,回京城之前。先得把赵俊那小子做个安排,相信经过这次灭口事件后,基本不用怎么逼问,他就会一五一十的全交代了。——自古愿意士为知己者死的人很多,但显然赵俊不是这类人。他身后的大老板也算不上他的知己。

    “哎,刀疤脸,赵俊没事吧?”任逍遥一脸关心的插嘴问道。

    “没什么大碍,不过脖子处被人划了一道大口子,真悬呐!咱们若晚来一步,他的性命便不保了……”

    你们若晚来一步该多好,老子的情敌就这样从世上消失了。

    任逍遥不满的咕哝了一句。他决定了,明日便下山回京城,顺便命令影子暗中将赵俊绑走。带到一个无人的地任好好审问一番。

    如果赵俊不招,那就太好了,任逍遥有一百多种任法把这位小白脸情敌治得服服帖帖,比XX片里的小受受更温顺,实在不行就一刀阉了他。把他送进宫洗马桶去,对外就宣称赵俊傍上一蓝眼黄发的洋妞,出国了。——总之,赵俊的人生前景将非常的黯淡无光。

    至于罗月娘那个漂亮小妞。还是等自己回京城与家人团聚,将朝堂之事略作安排后。再上山来泡她吧。

    夜已深沉,罗月娘将匪窝里的守卫做了一番安排后,便径直回房去睡了。

    任逍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今日发生太多事了,自从自己在京城被人敲了闷棍后,任逍遥便发现针对他的行动一桩接着一桩,这不由让他苦恼之余,又惧怕万分。到底是谁,非得致自己于死地而后快呢?我就这么招人不待见?

    披衣起床,夜寒彻骨。

    罗月娘的大屋子里还亮着灯。

    看着那一盏昏黄的灯光,任逍遥心头一暖。

    明日便要走了,再上山还不知什么时候,该跟她告个别才是。

    走到屋前,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娇柔而又清冷的声音:“谁?”

    任逍遥嘿嘿荡笑道:“女施主,这么晚了还不睡,贫僧来给女施主批一八字儿,嘿嘿,算算姻缘……”

    屋内轻声一笑,“你进来吧。”

    任逍遥一推门,门没锁。

    罗月娘正坐在烛光下喝酒。每次她有心事时便喝酒,任逍遥对她的这种行为很不以为然,借酒浇愁有什么意思?你可以借酒拿我泄欲啊……

    大马金刀往她旁边一坐,任逍遥伸手便待拎酒壶,既然喝酒,那就大家一起喝吧,没准喝过之后又跟昨晚似的,睡在一起了……

    罗月娘却抢先劈手夺过酒壶,异常妩媚的朝任逍遥道:“今儿你不准喝。”

    任逍遥不满道:“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我是你二当家的,喝你口酒怎么了?你顺了我二万多两银票,我不也没说什么吗……”

    “哼!然后喝了酒你又装醉,跟我睡在一起,占我的便宜,对吗?”罗月娘斜睨着他,似笑非笑。

    “嘎?……呵呵,怎么可能呢?我像是那种干采花贼勾当的人吗?”任逍遥一本正经解释道:“不可否认我是个贼,但我是个偷心的贼……”

    烛光下的罗月娘闻言怔怔的望着任逍遥,喃喃道:“偷心的贼……偷心的贼……”

    罗月娘神色有些异样,望向任逍遥的眼神中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你……你今日为何要和你的……手下串通演那出戏?是……做给我看的吗?”罗月娘咬了咬下唇,忽然换了话题,平日刚毅肃然的俏脸,此时竟带了几分娇羞。

    重重包围之中,他单枪匹马杀将进来,与我同生共死。说的那番豪言壮语,直撩人家心弦。就算这是演戏,最起码,他心中是在意我的吧?否则,他又何必煞费心神,在我面前演这出戏呢?这个男人,嘻嘻,傻傻的,但傻得可爱……

    想到这里。罗月娘的俏脸不由更多了几分红晕,瞧着任逍遥的目光水汪汪的,竟是蕴含了丝丝男女情意。

    任逍遥却想差了。这女人哪壶不开提哪壶,什么意思呀?嘲笑我泡妞的手段拙劣吗?任逍遥面上有些挂不住,不得不承认。今日竹林围攻的那出戏。简直是有史以来演得最烂的一出戏了!凡是今儿参与演出的群众演员,回去都得关一个月的禁闭!

    “那个……你也可以当作是我瞎胡闹,你知道我这人喜欢开玩笑的,呵呵。见笑了……”任逍遥老脸微红。

    罗月娘闻言,原本笑吟吟的脸忽然一沉,俏面上的红晕褪去了几分,显得有些苍白,失神的喃喃道:“开玩笑?原来你是开玩笑……”

    任逍遥见罗月娘脸色忽变。不明所以,赶紧解释道:“是啊,你瞧,我平时就有点不着调,所以做事没个分寸,呵呵,我其实并没恶意的……”

    “没恶意吗?”罗月娘的面色渐渐变冷,两只漂亮的大眼死死盯着任逍遥,目光中的愤恨之意连瞎子都感受得到。任逍遥不由一阵莫名其妙,这女人又怎么了?我招她惹她了?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良久,罗月娘忽然一拍桌子,大喝道:“给老娘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

    任逍遥吓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无措的望着她。道:“当家的,你怎么了?我没惹你呀……”

    “滚!快滚!”罗月娘指着房门大叫道。俏目含泪,泫然欲泣。

    “哎,当家的。你不冷静了啊,喝多了吧……”

    话未说完。罗月娘扯过任逍遥的衣领,将他掉了个头,一脚狠狠踹在他屁股上,任逍遥就这样连滚带爬的被轰出了罗月娘的闺房。

    “小娘们儿!臭娘们儿!太没礼貌了!改天非得在你酒里下点烈女吟……”任逍遥在房门外恨恨的低声咕哝了一句。

    女人果然是一种很难了解的动物,翻脸比翻书还快,我家四个老婆怎么没你这么多毛病?——哎,这娘们儿该不会是大姨妈来了吧?

    想了想,任逍遥还是上前轻轻敲了敲门,道:“当家的,我……我打算明天回京一趟,嗯,过几日就回……”

    “滚!永远都别回来了!”罗月娘在屋内大叫,声音哽咽。

    任逍遥悻悻的摸了摸鼻子,转身回了房。

    -----------------------------

    冬日暖阳微微有些刺眼。

    任逍遥醒来时已是下午,睁开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呵欠,任逍遥坐起身来,怔怔的环视着屋内四周,马上就下山了,真有点舍不得这里呀……当然,最主要是舍不得罗月娘。

    穿衣起床,任逍遥出门走到水井处,却见赵俊腿上打着夹板,脖子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跟个木乃伊似的,正仰面躺在屋外的躺椅上晒太阳。他的脸色有些灰败,神色郁郁,眉头紧锁,还带着几分恐惧和惊悚,看来昨日的刺杀已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

    任逍遥冷冷一笑,小王八蛋,老子下山之后,你也别想轻松,老子的属下马上就要把你绑走了。我怎能留你在山上勾搭我未来的老婆?

    任逍遥没搭理他,径自在水井边洗漱。

    “二当家的,二当家的!山下来买卖了!”胡子脸跑过来兴冲冲的叫道。

    “什么买卖?走,召集兄弟们,下山干一票去!”任逍遥狠狠一甩手上的水渍,兴奋的大叫道。

    随即任逍遥又垮下脸,算了,我马上就下山回京城了,以后每天穿朝服,戴官帽,踱官步,斯斯文文走路,小小心心说话……唉,这种啸傲山林,占山为王的好日子再也过不了啦……

    想到这里,任逍遥心情不由变得万分失落,沮丧之情,溢于言表。

    任逍遥觉得老天爷是不是把他穿越错了地任,原本他更适合干山贼,怎么成了纨绔子弟呢?

    胡子脸呵呵笑道:“不用了,当家的已经带着兄弟们干完这一票了,呵呵,二当家的,这回的买卖咱们可是实实在在的赚大了,好大一笔红货呀……”

    任逍遥一皱眉:“当家的干买卖为何不叫上我?我是二当家的啊,我怎么觉得自己成摆设了……”

    胡子脸憨厚的笑道:“你本来就是摆设啊……”

    任逍遥俊脸霎时变得黝黑:“…………”

    转头瞧了一眼浑身缠得像只木乃伊,正仰面晒着太阳的赵俊,任逍遥心底不由有了几许安慰。——我如果是摆设,那赵俊是什么?他岂不成了废物?嗯。如此说来,我还是比他强一点。

    这么一想,任逍遥心胸开阔了许多,这时山下干买卖的土匪们陆续上来了,每人抬着箱子。吭哧吭哧的走了过来。瞧他们吃力的模样,箱子里的东西分量不轻。

    任逍遥一阵大喜,临走还能发一笔,这可是天降横财呀!老天爷叫我发。本少爷不敢不发。

    一个箭步冲上前,任逍遥迫不及待的掀开一只箱子,见里面黄澄澄,金灿灿,竟然是整整一箱黄金!任逍遥一呆。赶紧又掀开别的箱子,发现里面不是黄金就是上好的翡翠玉石。

    发了,这回可真真的发了……

    任逍遥睁圆了眼睛,楞楞的看着眼前十几箱子黄金和玉石,嘴巴张得大大的,一线晶莹的口水不知不觉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这……这得值多少银子?够老子喝多少次花酒啊……

    罗月娘跟在队伍后面上来,见任逍遥痴痴呆呆盯着箱子的没出息模样,芳心嗔怒,冷冷的哼了一声。扭头就回了屋。

    任逍遥的注意力全被眼前的黄白之物所吸引,哪里留意到她的反应。

    “……你们,你们下山抢银庄了?”任逍遥使劲眨了眨眼,不敢置信的问道。

    “上午打从山下过了两辆马车,呵呵。兄弟们就把他们拦了下来……今儿这趟买卖干得可不轻松,兄弟们被护镖的弄翻了好些个呢,幸好当家的神勇,把他们全都收拾了……”胡子脸呵呵笑道。

    任逍遥闻言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伸出手,将箱子里码得整整齐齐的金条金砖使劲往自己怀里塞去。嘴里悠然道:“哪个冤大头这么倒霉,如此贵重的东西全飞了,哈哈,善了个哉的!这下他家要破产了……”

    土匪们这时也都聚集在了一起,嘻嘻哈哈的打开箱子,计过数之后,开始了分脏。

    “你们……你们简直是找死!连京城忠勇侯爷府的货都敢劫!等着吧,官兵很快就会上山来剿灭你们!”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愤恨的叫道。

    忠勇侯爷府?嘿,怎么有点儿耳熟呢?

    任逍遥一楞,抬头看去,却见数十名镖师护院打扮的人被五花大绑,集中看押在匪窝东侧的一块空地上,为首的一名汉子三十多岁,被绑得结结实实,一脸的络腮胡子,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面前一群正在分脏的土匪们。

    这人……好象也有点儿眼熟……

    “啪!”一名土匪上前甩了大汉一个嘴巴子,嗤笑道:“少拿官兵吓老子,老子被吓大的!什么狗屁忠勇侯爷!呸!老子们劫了又如何?他能啃了老子的鸟去?”

    众土匪闻言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不屑。

    大汉挨了一巴掌,仍不住的冷笑,嘶声道:“你们这群作死的人!老子且看你们能逍遥多久,到时候你们若不乖乖主动把货还给老子,老子就跟你姓!”

    任逍遥仔细瞧着大汉的模样,细看之后,不由大吃一惊,失声道:“郑仗?怎么是你?”

    那大汉估计也没料到土匪窝里还能遇着熟人,愕然抬头一看,顿时大惊,脱口而出道:“少爷?怎么是你?”

    任逍遥惊喜道:“你怎会在这里?”

    说着他抬头一看,迟疑道:“你……你没在我家干护院,改当镖师了?”

    郑仗仍楞楞的盯着任逍遥,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失踪许久的任家大少爷,居然出现在土匪窝里,……世上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吗?

    郑仗听得任逍遥询问,终于回过神来,神情有些哭笑不得:“少爷……小人还在任府做护院啊……”

    任逍遥眼皮一跳,指着四周被土匪们劫上来的箱子,沉声道:“这些箱子怎么回事?”

    郑仗张了张嘴,又瞟了一眼兴高采烈分着脏的土匪们,叹了口气,垂下头去。

    任逍遥心中立马笼罩上一种不祥的预感,吃吃道:“难道……这些都是……都是……”

    郑仗同情的看了一眼任逍遥,缓缓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

    任逍遥脑子顿时如遭雷击,张大了嘴,连心跳都漏了几拍。(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