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总之……”任逍遥说到这里。偷眼瞧了瞧罗月娘,眼中露出贼兮兮的笑意,接着忽然一挺胸,以一种大男子主义的语气,铿锵有力道:“总之,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以后你的身份,就是我任逍遥的老婆!当然,你还可以兼职青龙山大当家,这个我不反对……”

    见罗月娘垂首落泪。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任逍遥心里没底,语气一顿,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也不反对吧?”

    罗月娘此时心中悲气交加,原本她下山来。是为了赵俊失踪一事,毕竟赵俊是她的未婚夫,莫名其妙的在青龙山上不见了人影,怎么也得下山寻找一番。以她的聪慧,和多日来对任逍遥的了解。她隐隐知道,赵俊失踪多半是任逍遥指使手下人干的,所以她下山进了京城,便一路缀着任逍遥,直到昨晚,任逍遥落了单,她才跟在任逍遥和杀手哥哥身后,亲眼见证了任逍遥无耻的打劫过程,后来才突然出手,准备将任逍遥制住,问出赵俊的下落。

    昨晚出手攻击任逍遥时,她的剑势看似凶狠无比,实则她留了分寸,根本未伤害到任逍遥一根毫毛,任逍遥在她心里的位置,早已渐渐高过了那有名无实的未婚夫赵俊,她已隐隐将任逍遥当作了情郎,此番下山,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看看这个没良心的家伙,问问他为何一走便杳无音讯,试问她又怎舍得向情郎痛下杀手?只是碍于赵俊下落不明,她无法向赵俊九泉下的父母交代,这才不得已之下向任逍遥动了手。

    可谁知任逍遥这家伙实在太过卑鄙无耻,随身带着那害人的春药不说,居然还将它当成了暗器撒了出去,罗月娘原本以为那春药只是石灰粉,她很清楚任逍遥惯用的保命伎俩,所以她只是好整以暇的遮住了眼睛,却没想到误吸了几口入了体内,反而着了他的道。

    此事阴差阳错之下,便成了现在这个情形,罗月娘此时满腹委屈心酸,清白的身子被这家伙占了不说,她还隐隐记得,昨晚药性发作之后,居然……居然是她占据了主动,可以这么说,昨晚是她**了任逍遥,而且一连七次……

    天啊!这对一个之前还是黄花闺女的女子来说,情何以堪?尽管占了她清白身子的人,是她心中早已属意的男子,可她终究是个女子,在这个重视贞节的年代,她竟然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任逍遥会怎么看她?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放荡无行,不知自爱的女人?

    罗月娘想到这里,失身的悲痛之情略微平复了一些,取而代之的,却是害怕和恐惧,她怕任逍遥会因此事而嫌弃她,轻视她,从而疏远她,这种打击对罗月娘来说,甚至比失身更为严重。

    罗月娘垂着头,停住了哭泣,看也不敢看任逍遥,深呼吸了几口气,淡淡道:“任……任逍遥,赵俊是不是被你所劫?”

    任逍遥点头,很光棍的承认道:“没错,是我派手下人干的。”

    罗月娘闻言,猛然抬头,目光中几许失望:“你为何要这么做?我知道他跟你有仇,可你……你就这么劫走了他,一点都不顾忌他是我未婚夫的身份么?你……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任逍遥睁大了眼睛道:“此话从何说起?我劫他跟你没关系呀……”

    冷冷的看着任逍遥,罗月娘语气冰冷道:“你为何要劫他?”

    “我如果告诉你,我劫走他是为了保护他,你信不信?”

    罗月娘不说话,只是冷笑。

    任逍遥叹了口气:“赵俊在山上被人刺杀,这事儿你也知道吧?别人那是要杀他灭口呀。”

    “他做了什么事?为何要杀他灭口?”

    “这事儿挺复杂,而且还没查清楚,简单的说,赵俊受人指使刺杀我,结果失败。指使他的人怕他泄露秘密,所以要杀了他。月娘,我只能告诉你,赵俊如今陷入了一场很可怕的漩涡里,我若不派人劫走他。等待他的。必将是一波又一波的刺客,如果他一直待在你们青龙山,你觉得凭你手下那二百来号土匪,能保住他的性命吗?”

    罗月娘怔怔看了任逍遥半晌。终于点头道:“好,我相信你。赵俊是我父亲至交之子,希望你能保护好他,我……我代他死去的父母谢谢你了。”

    任逍遥心里有些不安,疑惑道:“你该不会还打算嫁给他吧?那我回头就掐死他得了……”

    “你……你这无赖!”罗月娘闻言气得俏脸通红。咬牙道:“我……我都跟你……那样了,莫非你以为我罗月娘是朝三暮四的女人?”

    任逍遥大喜道:“这么说,你愿意嫁给我啦?”

    罗月娘怔了怔,随即缓缓摇头,凄然道:“不,我不嫁人。”

    任逍遥急道:“为什么呀?”

    罗月娘深深的注视着任逍遥,语气充满了哀怨,道:“你是什么人?你是高高在上的二品大官,身家清白。声名远播,是朝廷的砥柱,坐于云端,俯视苍生,我呢?我只是个女土匪。杀过人,抢过货,行走江湖,如浮萍飘零。所做所为,皆不能被世人所容。你觉得我能嫁给你吗?你任家能容许一个像我这样身世不干净的女子进你门楣吗?你觉得朝廷的皇帝和大臣们会容许你娶一个女土匪进门吗?你觉得你的公主夫人会答应与我这样的一个女土匪姐妹相称吗?”

    罗月娘走近了几步,伸手抚摩着任逍遥的脸庞,深情的注视着他:“任逍遥,人在世上,不是什么事都能为所欲为的,活在红尘,就得守红尘的规矩,越是处在高位,越要在意这些规矩,否则,我便是害你了……”

    任逍遥怒道:“什么狗屁规矩!我讨个老婆招谁惹谁了?你愿嫁我愿娶,碍谁的事啦?你今儿就跟我回去,看谁敢反对!大不了这破官儿老子不当了,爱谁谁去!”

    罗月娘俏目含泪,摇头凄然一笑:“你若为我弃了前程,我这辈子都不会觉得快活,你又何必为难于我?”

    任逍遥怒意愈盛,嘴一张便待开言,罗月娘上前捂住了任逍遥的嘴,摇头道:“不,别说了,我与你今生没有夫妻的缘分,你……你好好当你的官,别为了我这样的女子而得罪了天下人……只望你能多为百姓做点事,让天下少几个被逼当土匪的人,我罗月娘便不枉……与你做了一夜夫妻。”

    言毕,不待任逍遥拉她,罗月娘身形一晃,如同一只翩跹的蝴蝶,愈飞愈远。

    任逍遥呆呆的站着,脑中只浮现出罗月娘转头时滴落的泪珠儿,和她那凄然欲绝的绝色容颜……

    忽然,任逍遥浑身打了个激灵,转头望去,伊人早已不知所踪。

    任逍遥回过神,心中一急,跑到门口悲愤大叫道:“哎!你把我那个了,不用负责吗?七次啊!鸡鸡都破皮了……”

    屋内,床单上一朵鲜艳刺目的落红,像雪中寒梅傲然绽放。

    任逍遥怔怔看着那朵落红,心中五味杂陈。

    人家姑娘将清白的身子给了我,我却不能给她一个名分,男人活到这份上,那还叫男人吗?她口口声声不要名分,难道她心里真不想要这个名分?世上之事虽不能为所欲为,可凡事总有变通,我得想个法子,让罗月娘堂堂正正嫁进我任家才是。

    不过罗月娘的话也没说错,此时若接了她进任府,想必仟芸和其他的老婆肯定不会同意,爹娘也会极力反对,而朝廷里的那些言官们,本就对少年臣子手握大权不满,排着队的等着拿他的把柄呢,若他们知道了罗月娘的底细,不用想便知道,参劾他的奏本肯定会如漫天雪片般飞进皇宫的御书房中。届时自己必将陷入进退两难之境地。

    罗月娘的身份确实是横在他们之间最大问题,此事难度颇大,须得从长计议。

    郑重的收起那朵落红,任逍遥沉着脸,走出了房门。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我就不信这辈子娶不到罗月娘!

    天已大亮,杀手哥哥正在院中等着他。

    任逍遥四下看了一眼:“孙艺呢?”

    那家伙想必是除了自己之外。年度最倒霉的朝廷官员了吧?

    杀手哥哥冷冷道:“送他回去了。”

    任逍遥奇怪道:“你怎么送的?”

    “把他打晕,然后扔到他家门口。”

    任逍遥睁大了眼睛:“他好象还光着身子……”

    “不错。”杀手哥哥语气平淡得如同谈论天气一般,神色淡然。仿佛孙艺光着身子本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任逍遥很无语:“…………”

    见任逍遥脸色不好,杀手哥哥疑惑的瞧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

    任逍遥看着他。神情恍惚。接着幽幽叹了口气,道:“唉!一言难尽呀……”

    杀手哥哥板着脸道:“需要我帮忙吗?”

    任逍遥点点头道:“需要,非常需要!”

    “什么事,尽管说。”

    “你帮我去打死一只老虎吧!”

    杀手哥哥莫名其妙道:“你要做虎皮大衣?”

    任逍遥哭丧着脸道:“……不。我要泡虎鞭酒,补补身子,我现在很虚弱啊……”

    “…………”

    回府狠狠睡了一觉,醒来已是傍晚,皇上派人来传旨。命任逍遥明日上早朝,商议国事。

    送走传旨的小黄门,任逍遥不满道:“怎么又上朝?皇上不是说了让我多休息几日吗?怎么又得上朝了?”

    仟芸哼道:“父皇让你在家休息,你却彻夜不归,说!整晚你都没回府,干嘛去了?”

    任逍遥面色不改道:“救人去了。”

    “哼!救什么人?你又不是大夫,轮得到你来救人吗?”

    任逍遥一本正经道:“这人还非得我来救不可,若让别人救了,我跟他拼命!”

    仟芸疑惑道:“那人是谁呀?得了病还是受了伤?”

    任逍遥眨眼道:“都不是。她中了毒,我帮她解毒来着……”

    仟芸狠狠瞪了任逍遥一眼,哼道:“你嘴里尽冒泡儿,没一句实话,我才不信你!”

    瞧。这就是女人,甭管什么话,说得太顺溜了,她都会认为是假话。

    ------------------------------

    丑时刚到。任逍遥便起了床,穿戴好官服。带着侍卫们便出了门,上朝去了。

    任逍遥坐在马车里昏昏欲睡,不知为何,每次上早朝,任逍遥总是精神不佳,搁了别的官员,能踏上金銮殿,与皇上和大臣们一起商议国事,那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呀,任逍遥却拿它当成一件痛苦万分的折磨,尽管如今身居高位,他仍不改初衷。

    迷糊之中,想起罗月娘临走时的话语,若能多为百姓做点事情,便不枉与他一夜夫妻。

    可是……任大少爷实在对上朝不感兴趣,一帮大老爷们凑在一块,你说几句,我说几句,这就把国家大事给办了?那不是瞎扯淡么?真正要办实事,还得在衙门里老实坐着,发公文,定政策,抚万民,一帮分工不同的老头们凑一块能办什么事?斗咳嗽呗。

    天色仍是漆黑,连一丝曙光都不见,侍卫们紧紧护卫着任逍遥乘坐的马车,数百人一言不发的朝皇宫走去。

    论起上朝的排场,任逍遥算是众大臣中排第一了,谁会带着几百名侍卫满大街跑?这也是托了上次被人绑票的福,皇恩浩荡,给他加派了侍卫,别的大臣羡慕得眼睛都红了。

    车行到花市大街,街道上静悄悄的,只听到马车的轱辘声吱吱呀呀的转动着。

    忽然,任逍遥迷糊间听到侍卫大喝了一声:“让开!停住!停住!”

    任逍遥一楞,从睡梦中惊醒,还没反应过来呢,便感觉到马车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发出一声闷响,撞击的惯性,将任逍遥颠得从马车内的座位上摔了下来,在宽敞的车厢中摔了个大马趴。

    “我靠!怎么赶的车?你玩漂移呢?”任逍遥爬起来,怒气冲冲的骂着赶车的车夫。

    车夫是任府的老人手,闻言委屈的解释道:“少爷,拐角有别的马车撞着咱们了。……不关我的事呀。”

    “谁那么大胆?”任逍遥一听怒气更重,本来昨日罗月娘的离开,便让他非常难受,一肚子郁闷发不出来,今儿好好的坐在马车内。没想到在古代也能碰上车祸。我他妈也忒背了。任逍遥打定了主意,今儿甭管谁对谁错,非得把肚里的这股邪火发了再说。

    存了闹事心思的任逍遥一把掀开车帘,钻出了马车。叉着腰,气势十足的站在马车的车辕上,眼睛一扫,却见一辆装饰得富丽堂皇,极尽奢华的马车正迎头撞在他的马车中腰部分。再一看地形,发现是这辆马车从旁边的一条路上冲出来,在两条道路的路口拐角处撞上了他。

    任逍遥左右观察了一下,接着点点头,确定了,这年头如果有交警,他也属于无责任的一任,说破大天说不过一个“理”字,今儿本少爷非得痛扁这个肇事者。让他知道知道,啥叫二品大员的威风!

    “兀那对面的王八蛋,给老子滚出来!赔钱!”任逍遥叉着腰,恶狠狠的冲着对面的马车叫嚣道。

    这个时辰还坐着马车在京城里走的,不用多想便知道。多半是跟任逍遥一样,准备上早朝的大臣了。

    不过任逍遥并不在乎,他官居二品,又是世袭的侯爷。京城守备将军,兼督察文武百官。这么大的权力,哪个大臣敢与他顶撞?吃错药了?

    谁知今儿任逍遥还真碰上吃错药的。

    肇事的马车主人带的随从并不多,只有区区数十人,听到任逍遥的叫嚣,马车内毫无动静,反倒是一个家仆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叱喝道:“大胆!你知道你冲撞了谁人的车驾么?”

    任逍遥气得笑了:“老子冲撞你?你没睡醒吧?明明是你撞了我的车,莫非你想讹诈我不成?少废话,赔钱!敢不赔钱,老子就砸了你的破马车!”

    家仆闻言更怒了,挽起袖子大喝道:“你是何人?还反了你了!你敢砸马车试试!知道我家主子是谁么?”

    任逍遥嗤笑道:“你家主子是谁关我屁事?两条路,一是赔钱,二是砸车,叫你家主子自己选!”

    家仆冷笑道:“我家主子久不回京城,没成想这京城的官儿脾气倒是见涨呀!小子哎,你站直了听好,别把你吓趴下,我家主子乃……”

    家仆正要报出他主子名号,他身旁的马车内忽然传出一个年轻的声音,冷声道:“闭嘴!退下!”

    家仆一楞,赶紧依言退了下去,顺便还不甘心的瞪了任逍遥一眼。

    车内人说完,任逍遥便见马车的车帘一掀,一个身形瘦削的年轻男子站了出来,举目四顾望了望,随即叹了口气,仿佛心中蕴藏无限的忧愁。

    此时乃是丑时,也就是凌晨两三点钟,正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由于乘坐的是马车,两边的随从侍卫都没打灯笼。任逍遥使劲的看,也没看出这年轻男子到底长啥模样,穿的几品官服。

    不过看对任年纪这么轻,想必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官儿,否则他也不可能不认识名满京城的任大少爷。

    想到这里,任逍遥底气更足了,高傲的扬着下巴,哼声道:“你终于从那壳里钻出来了?说吧,今儿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对面的年轻男子似乎皱了皱眉,然后沉声道:“你把马车让开,速速给我消失,今日之事我便不与你计较。”

    声音低沉,但任逍遥仍从中听出了骄嚣之气,这家伙估计也是个满世界横着走的主儿。

    任逍遥大怒,京城这一亩三分地,除了皇上,谁敢与他这样说话?就连国之储君的太子,跟他说话时也是客客气气,对面这毛头小子口气倒不小。

    想想自己自从被人绑票,被人刺杀,被人暗算,被人***最后被人抛弃……这段日子有着太多的不顺,今儿一个毛头小子撞了他的马车,居然还口出狂言不跟他计较,全天下的人莫非都拿自己当软柿子捏吗?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伸。任逍遥狞笑了一声,恢复了几分当年任太岁的恶少脾性,指着对面的马车,命令侍卫们道:“给老子上!把人揍了,把马车砸了!今儿老子非得顺顺这口气不可!”

    数百侍卫被派到任逍遥身边时,皇上便吩咐过他们。要听从任大人的命令。现在任逍遥下了令,众人齐声应是,便踏着整齐的任步,气势汹汹的朝对面走去。

    对面的随从们一阵骚动,队伍也变得凌乱起来。他们眼含惊恐。纷纷求助的望着他们的主子。

    马车上的年轻人显然没想到他已成了任逍遥的出气筒,见任逍遥身边带着数百名如狼似虎的侍卫,而他却只有区区数十人,不由立马变了颜色。身子往后一退,颤声道:“你……你敢!我乃……哎呀!”

    话未说完,任逍遥的侍卫们便毫不客气的动手了。

    任逍遥站在马车的车辕上,嗤笑道:“你乃‘哎呀’?这名字倒别致得紧,莫非你是突厥人?哈哈……”

    侍卫们当先便将那年轻男子揪下马车。然后十几个人围着他一顿拳打脚踢。其余的侍卫则非常默契的各自分工,一时间,打人的,砸车的,负责圈住外围不让对任逃跑的,原本寂静的京城花市大街上喧嚣热闹之极,充耳所闻,皆是打砸声,呻吟声。求救声……

    最后任逍遥终于得偿所望,对面的马车已然砸成了一块一块的碎木头,数十名随从被揍得不成人形,堆在一起各自呻吟哀号不已,而那位年轻男子。则鼻青脸肿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任逍遥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你丫就认便宜吧,若搁了仟芸身边的女侍卫来动手。这会儿估计世上已多了几十号太监了,我这还算厚道呢。

    人也打了。车也砸了,任逍遥胸中一股莫名的怒气也终于发泄完了,顿时觉得心中之气顺畅了不少。

    午门任向远远传来上朝的钟鼓声,寅时正,宫门要开启了。

    任逍遥赶紧登上马车,扬长而去。看都不看一眼地上这群哀哀直叫唤的主子家仆们,急声吩咐车夫赶紧奔向宫门。

    与百官们热情的打过招呼,依照程序做全了那套上朝的礼节,任逍遥便站在他的老位置上,斜倚着柱子,打起了瞌睡。(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