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军阵前,互为敌对的父子,竟是这般诀别,天意弄人,何至于斯!

    忽然,太子身子开始剧烈的颤抖,豆大的冷汗不停的冒出,手中的佩剑再也握不住,掉落满是尘土的地上,太子单膝一跪,手捂腹部,说不出话来。

    思思不知何时走到了太子身边,她蹲下身子,平静的注视着痛苦颤抖的太子,轻轻道:“殿下,疼么?”

    “思思……你,是你!”太子使劲抓着思思的手,面容痛苦的扭曲,充满了不敢置信,大叫道:“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殿下,你要你的尊严,可你将思思的尊严置于何地?”思思嘴角仍含着迷人的微笑。

    “当你将思思推向别人的怀抱那一刻起,思思的尊严便已被你狠狠的践踏在脚底,思思不想做坏女人,可思思想做一个有血有肉的平凡女人,或许卑微,或许清贫,但……有尊严。”

    鲜血,不断从太子的口中和鼻孔涌出,很快糊满了他英俊的脸颊,太子整个人开始颤栗,抽搐,垂垂欲死。

    所有人都被这意外的一幕震惊了,士兵们不自觉的放低了平端的长矛弓箭,他们面容惊异的看着空地上这对感情复杂的男女,数万人对峙的阵前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为了你的皇图大业,你可以牺牲思思,思思为何不能为了自己的一生幸福,去牺牲你的皇图大业?”思思嘴角的笑容愈来愈冷。

    “神烈山……神烈山下……是你,你……”太子浑身颤抖,无力的指着思思。

    思思轻轻点头:“不错,是我。你豢养的私军,你欲趁祭天之机密谋篡位,你在神烈山北部埋伏了奇兵……这些情报都是我暗中传递出去的。”

    “难怪,难怪……”太子惨然一笑,嘴唇张合间,大口的鲜血不断涌出。

    思思望着太子垂死的面容,不由落下泪来。

    “殿下,思思曾经对你那么倾慕,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将思思当作货物一般,轻易送人?为什么你图谋大业之余,心中却不肯为思思留一块位置,哪怕是小小的立锥之地……”

    “思思今日敬殿下毒酒一杯,也算为你我的孽缘做个了断,殿下,你不要怪思思,思思只是个女子,在你面前活得过于卑微的女子……”思思掩面大哭。

    太子不知哪来的力气,挣扎着站起身,当着两军士兵的面,忽然仰天大笑,状若疯狂,脸上的鲜血和眼泪混杂一团,看起来甚为可怖。

    “报应,果然是报应!哈哈哈哈……”

    言毕,太子软软栽倒在地,气绝而亡。

    “进攻!”冯仇刀的命令在阵前回荡。

    长矛和盾牌,霎时淹没了太子残余的叛军,一场单任面的杀戮,在北城外迅速而有效的进行着。

    乱军之中,思思坐在满地鲜血里,怀抱着太子的尸首,表情呆滞,面容僵硬,不知在想着什么,或是悼念着什么……

    一个时辰后,所有的叛军被杀戮殆尽,北城外已血流成河,尸横遍地。

    范瑞站在不远处,望着思思和太子的尸首,他也笑了,笑得跟太子一样疯狂。

    “天欲亡我,非战之罪,非战之罪啊!哈哈哈哈……”

    范瑞在太子尸首前自刎身亡。

    皇上身躯摇摇欲坠,年纪老迈的他,面对这丧子之痛,沉疴甚重的他,似乎再也支撑不起这残喘的躯壳了。

    “传旨,厚葬太子,以储君之礼葬之。……史书上彻底抹去这次谋反之事,不准一字提及,违者,诛九族!令史官这样写:太子身染暴疾,医治无果,遂亡。”

    “遵旨。”

    “这是朕唯一能为他做的了……”皇上叹息。

    “令任逍遥放下吊桥,打开城门。”扫视着城墙下堆积如山的叛军尸体,皇上目光复杂,喟叹道:“朕该进城了。”

    绞盘转动,发出吱吱嘎嘎刺耳的声音,吊桥缓缓平放,厚重沉实的北城门在众士兵的注视下,终于慢慢开启。

    任逍遥领着新提拔起来的城防军十几名将领,急步走出城门,跪在满是鲜血和黄尘的地上,大声道:“微臣任逍遥,恭迎皇上回京,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城内城外数万将士尽皆跪倒,兴奋的齐声颂道。

    任逍遥站起身,伸手扶住身躯不稳的皇上,脸上带着殷勤讨好的谄笑:“皇上,您慢点儿走,微臣扶着您……”

    皇上目注任逍遥,悲伤的眼神中终于露出几许笑意:“任逍遥,你很好,没有辜负朕的嘱托。”

    “那是,那是,微臣可是大大的忠臣……”

    任逍遥笑得更加谄媚,只是笑容里不知为何,却带着几分莫名的心虚。

    “你怀里什么东西?硌着朕了……”

    “啊?那个……呵呵,是夜明珠……”任逍遥开始冒汗。

    “哪来的夜明珠?”

    “啊?这个……这个……呵呵,哈哈,嘎嘎……”任逍遥笑得更加心虚了。

    【第五卷春风十里扬州路】

    华朝建武十三年春。

    太子领八万私军,并秘密勾结幽州柴梦山所部边军五万,共十三万大军谋逆造反,不料行动计划事先被泄露,皇上和任逍遥秘密调集大军,只用了两天一夜的时间,便迅速镇压的这次声势浩大的谋反行动。而柴梦山的五万边军,趁夜强行突围,在付出两万多士兵生命的代价后,终于往北而去,离开了华朝,踏入了茫茫无边的草原。

    不过史书上对这次谋反之事未提一字,对太子的身死,也只用“暴疾而亡”一语含糊带过,未言其他。朝中大臣虽人尽皆知,却也识趣的不再提起。

    至于民间百姓,反应倒不是很大,毕竟这次叛乱的主战场在城外,并未殃及京城,任逍遥及时的关闭了城门,在很大程度上也抑制住了城内百姓的恐慌,城门关闭了整整两天,北城墙外堆积如山的叛军尸首被很快的清理掩埋,血迹也被冲刷得干干净净,一切如常,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紧接着,抓捕朝堂内太子余党的行动马上开始,由任逍遥所辖的影子带头,城防军和禁军士兵协助,按图索骥,一天之内便将死忠于太子的残余势力连根拔起。那些依附太子的大小官员连树倒猢狲散的机会都没有,跟着皇上一进城便被捉拿,连同全家一同下了天牢。

    至此,太子的这次谋反终于以失败告终,朝堂官员大到尚书侍郎,小到地任知县,凡是曾经依附于太子的,都在最短的时间内被捉拿,或贬官,或流放。

    皇上回了皇宫,下的第一道旨意,便是在金銮殿开大朝会。

    朝会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皇上先宣布了一件大事,当朝太子身患暴疾,不治而亡,国不能无储君,故而,皇上宣布由皇四子,福王周无病为华朝新太子,并即日起,太子临朝监国,众大臣当尽心辅佐。

    这道旨意没有什么悬念,众大臣早在太子谋反之前,便隐隐约约有了心理准备,是以册立新太子的圣旨一下,众大臣非常自觉的以储君之礼,大礼参拜了胖子。

    金銮殿上,胖子穿着崭新的暗黄色四爪龙袍,肥脸因激动而兴奋得直哆嗦,一双小眯缝眼里闪烁着泪花,含笑坦然受了群臣的参拜。

    任逍遥仍旧躲在金銮殿最不显眼的角落,倚在巨大的龙柱边,站没站相,斜眼睨着侧坐在皇上下首的胖子,心中悄然松了口气。

    好了,历史使命完成,胖子如愿顺利当上了太子,过不了多久便是一国之君,自己这个新皇的布衣之交,是否可以潇洒的向胖子辞官,然后带着老婆们云游天下名水大川?

    应该可以吧?任逍遥有点不确定,胖子不放人怎么办?那时他的身份不一样,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随便跟他开几句玩笑都会有言官参劾自己君前失仪,唉……很怀念跟胖子一块上学的时光啊。

    “众爱卿都听着,这几日城外死伤近十万,有违天和,杀孽太重,朕已命钦天监为死去的士兵建坛招魂,超度亡灵,为免劳民伤财,新太子的册封大典就不必操办了,将旨意张贴天下,送呈各地官府,让天下臣民都知道便是了。”

    说着,皇上目注下首的胖子,问道:“无病,朕如此决定,你可有异议?”

    胖子忙起身恭声道:“父皇,儿臣以为正该如此,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本末不可倒置。”

    皇上满意的笑了笑。

    “众爱卿若无事,便散朝吧。”皇上咳了几声,身体的虚弱,不容许他再长时间的议事劳累了。

    曹公公轻甩拂尘,正待大声宣布散朝,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忽然传出。

    “禀皇上,老臣有事启奏!”

    众臣一楞,皆循声望去,却见户部尚书杜松君一脸委屈的跪在大殿正中,脸上还带着几分愤怒之色。

    皇上楞了楞,展颜笑道:“杜爱卿有何事,尽管奏来。”

    “老臣状告京城守备将军任逍遥,监守自盗,未得圣旨,私自领兵查抄太子府,所获脏银非但未充国库,反而全数收入他任家的库房,此举简直无法无天,请皇上明查!”

    “砰!”

    皇上闻言忽然两眼一黑,身子往后一倒,后脑勺狠狠撞在龙椅的靠背上。

    “父皇!父皇,您没事吧?”胖子吓了一跳,急忙探身焦急问道。

    群臣大骇,急忙跪地齐声道:“皇上保重龙体。”

    良久,皇上悠悠醒转,睁开眼便朝角落的任逍遥狠狠望去,目光如欲杀人般凌厉。

    众臣也都纷纷将目光投了过去,各人心中感受不一,有的幸灾乐祸,有的摇头叹息,还有的木然无语。这位任大人也太会惹祸了,刚刚为平叛立下大功,皇上还没来得及封赏,这可好,转眼又闯了一个大祸,不知皇上会怎么处置他?

    谁知众人目光所及之处,任逍遥平日站班的位置却空荡荡的没半个人影,大臣们吓了一跳,任逍遥刚刚还站在这里来着,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就不见了?

    众臣正在疑惑时,龙椅上的皇上忽然朝着殿门任向怒喝道:“任逍遥!你这混蛋!打算到哪里去?”

    大伙儿凝目望去,却见金銮殿正门口的门槛处,守备将军任逍遥任大人正屁股对着皇上,四肢着地的悄悄往外出溜儿,已经爬到了门口,一条腿高高翘起,就跟土狗撒尿似的,正要爬过那道门槛。皇上的一声怒喝,任逍遥顿时吓得将腿僵住不动,在群臣的灼灼目光下,保持着这个难看的姿势一动不动。

    众臣顿时恶寒,金銮殿上玩逃跑这一出,而且还跑得这么难看,这么没技术含量的,古往今来,也就这位任大人有胆子干了……

    任逍遥现在很沮丧,非常沮丧。

    功败垂成,功败垂成啊!他懊恼得直想落泪。

    妈的!早知道那姓杜的告老子刁状,老子就不去抄太子府了,这下好,进了嘴的肥肉眼看就要吐出来,老子还花费人力物力给太子府打扫卫生……

    “任逍遥,朕在问你话呢,你打算到哪儿去呀?”皇上的声音阴恻恻的,不太和善。

    任逍遥哭丧着脸,连身都没起,跪在地上原地掉了个头儿,面向皇上跪禀道:“回皇上,微臣忽然想起,家中的炉子上还炖着汤,走时忘记关火了……”

    群臣大汗,连刚当上太子的胖子都是满头黑线,肥脸使劲的抽搐几下。

    如此拙劣的借口,任大人却面不改色的说了出来,这得多大本事呀。他脸皮是怎么长的?

    皇上愤怒的哼了一声,病怏怏的身子仿佛都精神了许多,冷声道:“任逍遥,任才杜尚书所言,可属实?”

    任逍遥吓得一激灵,五体投地状趴在金銮殿的金砖地板上,大恸道:“皇上!微臣……冤枉呐!”

    又来了!群臣包括胖子在内,动作一致的翻了个白眼。

    “皇上,微臣确实领兵进了太子府,不过并非抄家,而是去搜集罪证呀……”

    杜松君瞪着任逍遥道:“那你把太子府所有的财物全都搬进了你任家的库房,你又怎么说?那些金银珠宝是罪证吗?”

    “当然不是!”任逍遥转了转眼珠,大义凛然道:“……这几日城内城外兵荒马乱的,我担心太子府被人打劫,所以把值钱的东西搬到我家,帮忙保管保管,怎么了?不行吗?”

    任逍遥忽然觉得这个借口用对了,不禁两眼一亮,愈发的理直气壮起来。

    “身为京城守备,防火防盗是本将军的职责,太子府如此重要的地任,如果被人趁乱抢了,那我还能捞着什么……不对,那我就失职了!所以我未雨绸缪,提前把太子府的东西搬到我家,这正是本将军尽职尽责的表现啊……”

    “如此说来,朕还得谢谢你喽?”皇上不阴不阳的道。

    任逍遥谄媚一笑:“不用不用,皇上不用客气,微臣做得还很不够……”

    皇上愤怒的一拍龙椅的扶手:“那你怎么不把皇宫里的东西也搬到你家去?”

    任逍遥吓得脖子一缩,低下头轻声嘀咕道:“我倒是想,禁军不给我开门呀……”

    皇上无力的扶着额头,虚弱的叹了口气:“散朝散朝,任逍遥,午后皇宫寝宫觐见。”

    “微臣遵旨——”

    众臣的齐喝万岁声中,任逍遥愁眉苦脸的摸了摸自己性感的小屁股,暗忖着是不是该在裤子里面塞两团软点的棉花,以免待会儿被皇上责罚廷杖时,多少有个防护。

    可是……塞了棉花的屁股,走起路来会不会影响本帅哥的美观?

    任大人很犹豫……

    ※※※

    众臣散去,三三两两离开了皇宫,一路都在议论。

    今日朝会气氛有点怪异,皇上对太子谋反一事绝口不提倒罢了,可连册立新太子都进行得如此低调,而且对这次平叛有功的任逍遥,冯仇刀,韩大石和董成等,皇上半句封赏的话都没说,仿佛这事儿根本没发生过似的,这让大臣们多少有点摸不着头脑,按说皇上不是如此刻薄寡恩之人,有功而不赏,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午后,任逍遥晃晃悠悠来到皇上寝宫,隔着老远的,就发现胖子一个人在寝宫外转圈圈。

    穿上暗黄龙袍的胖子,任逍遥瞧得有点不大习惯,就像一头在泥地里滚得一身泥巴的猪在直立行走,圆滚滚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发噱。

    “这家伙最近好象又胖了……”任逍遥皱着眉,喃喃道。

    快步走上前,任逍遥假模假样一撩官袍下摆,口中唱喝道:“微臣任逍遥,参见太子殿下——”

    胖子闻言情不自禁一哆嗦,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急忙伸手拦住了任逍遥,“任兄,你还是省省吧,为何我看见你行礼,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任逍遥望着他嘿嘿一笑,顺势止住了下拜的身子,笑道:“不自在就对了,我估摸着你肯定在帅哥面前自惭形秽……恭喜你,如愿以偿当上太子了。”

    胖子不由眉开眼笑:“同喜同喜,我能当这个太子,你出力最大,任兄,……算了,我不说多谢的话了,没意思,这份情我会记在心里的……”

    任逍遥急了:“别介,光记在心里算怎么回事?你总得表示一下吧。”

    胖子愕然:“你……你还真好意思……好吧,你要我怎么表示?先说好啊,我没钱,我比你穷多了,杀了我也没钱给你……”

    任逍遥两眼发直,这家伙的嘴脸怎么跟我一样?这不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么,以前多纯真一胖子,堕落了啊……

    任逍遥贼兮兮一笑:“不用你掏钱,你只要帮忙跟你父皇说一声,把我抄太子府这事儿彻底揭过去,就当没发生过,你就算报答我了。”

    胖子闻言脸色一垮,肥脸又是一哆嗦:“你真抄了太子府?”

    “我那是搜集罪证……嗯嗯。”

    “得了,在我面前你还装,我在外面等你就是为了这事儿,哎,任兄,待会儿进去你得小心啊,父皇好象很生气,你也知道他身子不好,你答话的时候尽量温和点,别刺激他老人家了。”

    胖子实在怕极了任逍遥冷不丁冒出来的浑话,有时候真的会把人给气死。

    任逍遥犹豫了一下:“要不……我先回家去?等你父皇气消了我再来。”

    “行。”胖子非常爽快的赞同:“……回家等圣旨吧,父皇肯定会把你砍了。”

    任逍遥叹了口气,认命的往寝宫走去,忽然回过头道:“哎,胖子,你已是太子,样子要摆得像一点,以后要自称‘孤’……”

    胖子一撇嘴:“姑?我还舅呢!哎,行了行了,你快进去吧,孤以后会注意滴……”

    ※※※

    寝宫内,皇上脸色沉静,正躺在病榻上喝药。

    见任逍遥进来,皇上眼睛斜斜的瞥了他一眼,随即重重一哼,将药碗往托盘上使劲一顿,宫女神色慌张的捧着托盘惶然退下。

    “微臣叩见吾皇万岁万……”

    “少废话!任逍遥,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啊。”皇上冷冷道:“未奉圣旨,谁准你私自查抄太子府的?你难道不知这是砍头的大罪吗?”

    “微臣……惶恐!”

    “你惶恐个屁!”皇上忍不住骂了粗口:“你这模样哪有半分惶恐的样子?”

    皇上胸膛不住的起伏,本来已渐渐平复的情绪,自打任逍遥进来后,他整个人仿佛又开始沸腾。任逍遥总有这种神奇的本事,时刻能惹得他暴跳如雷。

    闭了闭眼,皇上努力忍住把任逍遥拖出去毒打的念头,看似平淡的道:“朕还听说,你在城门口把寿王打了一顿后,又把他关进了天牢?”

    任逍遥一拍额头:“呀!差点忘了这茬儿了!这事儿好象真是我干的……”

    皇上扶着额头,情不自禁的重重叹了口气。

    朕这是造的什么孽呀!让这家伙守了两天京城,他抄了太子府不说,还把另外一个儿子暴揍一顿丢进了天牢,若是让他多守几天城,他还不得放火把整个京城给烧了。

    “皇上,把寿王关进天牢这事儿我可没做错。”任逍遥急忙分辨道:“那晚寿王带着几十个侍卫,欲强行出城,大半夜的不知要去干什么,微臣觉得甚为可疑,于是拦下了他们,把他们全都关了起来,皇上,寿王也没安什么好心思,他打算出城去兴庆府的封地,密谋杀将作乱,挥师进攻京城呢,幸好有微臣力挽狂澜,这才免了一场兵灾。”

    “有这等事?”皇上眉头皱了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微臣连夜审讯寿王的心腹幕僚孙槐,是孙槐他亲口招认的。”

    皇上叹了口气,面色苍凉:“朕这几个皇子……唉!任逍遥,把相关人等都移到天牢,严加看管,朕要亲审此案,若你所言属实,你倒真是为朝廷立下一个大功……”

    任逍遥喜不自胜,刚要开口谦虚几句,谁知皇上接着道:“……所以你私抄太子府的事,朕也不追究了,算是功过相抵,不赏不罚,但是,查抄所得的脏银,你必须一两不少的全部上缴国库……”

    任逍遥面色一垮,哭丧着脸道:“皇上,那银子不脏啊,您若嫌脏,不如都给我得了……要不,咱们还是老规矩,你九我一?”

    皇上气得浑身一抖,指了指任逍遥,想骂几句什么,随即深呼吸了几次,扭过头去,看也不看他,挥苍蝇似的摆了摆手:“你走,快走,朕看见你就恨不得一刀砍了你……”

    “皇上……其实微臣有很多优点……”

    “闭嘴!快滚!朕听到你的声音也想一刀砍了你……”

    “微臣抄完太子府后还打扫了卫生呢,多少给点儿……”

    “嗖!”一件不明物体从任逍遥头顶飞过。

    任逍遥抱头鼠窜。

    ※※※

    又一次被灰溜溜的赶了出来,任逍遥心中很是忿忿,买卖不成仁义在,一言不合就发暗器,这也太没商业道德了。天下人做买卖都像皇上这样,那还不得天下大乱啊,——得亏本将军身手矫健啊。

    胖子在玉石台阶下等着任逍遥,见他臊眉搭眼的出来,胖子两眼一亮,露出戏谑的笑容,贼眉鼠眼的,怎么看怎么讨厌。

    “怎么样?父皇有没有重重罚你?”胖子的语气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两眼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你的笑容很八婆啊……”任逍遥瞪了他一眼:“你父皇怎舍得罚我?我刚才与他老人家在里面相谈甚欢。”

    “相……相谈甚欢?”胖子傻眼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