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啊?”任逍遥愕然,笑话!老子爱银子爱美女,就是不爱书,小妞说这话啥意思?顺着她的目光,任逍遥低头一看,却见自己手中正拿着一本书,原来竟是刚才装模作样时的道具,一时忘了放下。

    “哦,呵呵,不谦虚的说,本官嗜书如命,日夜苦读,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学习之事不可一日懈怠……”任逍遥急忙给自己脸上贴金,以弥补刚才的失态,试着在她面前找回点儿正面形象。

    韩亦真俏眼闪过一丝赞许,此人人品虽然奇差无比,倒是颇为上进,弱冠之年便身居高位,想必还是有几分本事和才学的。

    “民女亦喜看书,不知大人平日喜欢看什么书?”尽管对他印象不好,可韩亦真仍试着与他接触沟通,向他含蓄的释放出韩家的善意,从他的喜好习性聊起,或许能弥补任才的事情带来的尴尬和不快。

    任逍遥闻言高深莫测一笑,一副渊博学者的模样,带着几分炫耀的口气道:“本官所读之书太多,古时先贤所著的书已被我看得七七八八了……”

    韩亦真轻轻蹙了蹙眉,对“七七八八”这个字眼儿感到有点不太习惯。

    “……本官看书涉猎很广,大到治国平天下之道,小到文学艺术音乐,虽不敢说无一不通,却也略懂一二……”

    这位任大人倒是不谦虚。韩亦真观察着任逍遥,暗暗下着判断。

    “不知大人手中拿的何书,可愿予民女一观?”韩亦真勉强朝任逍遥笑了笑,笑容如春花绽放,不由令任逍遥一呆。

    “当……当然可以……”任逍遥两眼发直的盯着韩亦真比花儿更娇美的面容,机械的将手中的书递上前去。

    韩亦真伸出白皙的纤手接过。

    任逍遥又吞了吞口水,她的手真嫩,真白呀,不知可否摸上一摸……

    韩亦真浅笑着翻开书本,刚翻到第一页,却突然面色大变,白皙细嫩的俏脸霎时变得通红,猛然抬头,又羞又气的将书本扔给任逍遥,就像甩开一泡恶心的大鼻涕似的,满脸羞愤的指着任逍遥,怒道:“你……你……”

    此人莫非故意羞辱于我?韩亦真心中颇为震怒。

    任逍遥不明所以,翻开书一看,顿时大惊失色:“我靠!春宫图?谁,谁放我手上的?啊!韩小姐,误会,真是误会,本官素来刚直不阿如关云之长,坐怀不乱如柳下之惠,怎会看如此**的东西?再说了,这东西严格说来,也算是艺术范畴……哎哎,你别走呀,真的误会了,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韩亦真停下脚步,俏脸遍布寒霜,袖中的纤手死死攥紧了拳头,些微的疼痛感令她稍稍清醒了一点。

    冷静,要冷静!爹再三叮嘱过,不能与钦差结怨,他人品再烂是他的事,韩家得罪他不起……

    她强制命令自己转过身,尽量用平稳淡然的语气道:“任大人,民女此来代家父传个话,今晚家父邀请大人赴韩府一叙,请大人您……哼!你爱来不来!”

    韩亦真终于还是没能冷静,说完话便拂袖而去,婀娜窈窕的身影踉踉跄跄,如同逃出淫窝的失足少女。

    任逍遥愕然望着韩亦真远去,转头看向萧怀远,表情万分委屈:“她真的误会我了……”

    萧怀远扯了扯嘴角,惹恼了韩府千金,她回去还不定怎么向韩家的家主编排任逍遥的不是呢,这下好了,钦差的江南之行本就困难重重,现在好象又多了一个敌人……

    任逍遥目光望向手中的那本春宫图,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真奇怪啊,这本书怎么到我手上的?老子装模作样随便在书架上抽的书居然如此激情火辣,手气未免太好了吧?

    “大人,得罪韩家可不太妙啊,韩家家主的邀请,大人今晚最好还是应约去一趟,顺便含蓄的问问江南税案之事,或许有所收获……”萧怀远建言道。

    任逍遥沉思着缓缓点头,税案牵涉了江南的某些世家,不知韩家有没有份参与,暗中打探一下比较好。

    萧怀远目光瞥向任逍遥手里的春宫图,不由愤愤道:“都是这本书害人!请大人交给下官,下官找个没人的地任烧了它!”

    任逍遥一楞,立马清醒,瞪眼道:“你当我傻啊?你会烧了它?你是想学习它吧?淫棍!”

    说完任逍遥站起身,抓着手里的春宫图便往卧房走去。

    “大人,你干嘛去呀?”

    “找个没人的地任,我一个人躺着烧书去……”任逍遥头也不回的道:“叫温森来见我,我有事吩咐。”

    “大人烧完了借下官烧一下……”

    “休想!思想肮脏的家伙!”

    ※※※

    韩竹坐在前堂慢悠悠的品着茶,等着女儿从钦差行馆回来向他复命,告诉他对钦差的印象,此时他心中有点忐忑,说不担心当然不可能,钦差对韩家的态度如何,端看自己的女儿如何观察和应对了。

    不过他对韩亦真很放心,她虽是女儿身,可办起事来的冷静和睿智,连他的几个儿子都大大不如她,他相信,就算钦差对韩家印象不佳,甚至怀疑韩家牵涉税案,凭着女儿的机智和口才,或许能令钦差打消疑虑,至不济,也能稍许缓和一下他对韩家的恶感。

    前堂外,韩亦真的身影匆匆行来,韩竹放下茶盏,捋着胡须呵呵笑道:“真儿,此行收获如何?可曾与钦差大人……咦?真儿,你脸色怎的如此难看?”

    “砰!”

    韩亦真紧绷着俏脸,伸出纤手一拂,茶几上一套做工精美的景德茶盏被她狠狠扫落地上,摔得粉碎。

    韩竹大惊,这个女儿向来冷静无比,别说发脾气,就连小小的情绪波动都很少有过,今日她到底遇着什么事,以至于现在怒火冲天?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呀。

    “真儿,你怎么了?是不是钦差大人他……他……”

    “砰!”

    提起“钦差”两个字,伫立在前堂主位一侧的大花瓶再次被韩亦真推倒,摔在地上变得粉碎。

    韩竹心疼得嘴角一抽,这可是前朝官窑烧制的花瓶呀,当初费了老大劲才弄来的古董……

    事还没完,韩亦真身形飞快移动,转眼间,前堂内但凡能摔碎的东西全都壮烈牺牲,整个前堂如同被山贼土匪抄了家似的,一片狼藉。

    韩竹楞楞的看着女儿在前堂内发飙,整个人如同被使了定身法似的,一动不动,完全惊呆了。

    韩府的下人们则悄悄站在前堂外,低眉顺目,浑身吓得直颤,大气也不敢出。

    韩亦真风卷残云般将前堂摔了个稀烂后,喘着粗气,俏脸因激烈的运动而涨得通红,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仿佛心中的怒气已经发泄完毕,她整了整略显凌乱的发鬓,随即向韩竹抿嘴一笑,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恢复了平日冷静的模样,静静的施了一礼,口中淡淡道:“爹,女儿身子有些不适,回房歇息去了。”

    玉人身影如风摆杨柳,悄然远去,只留前堂一地破碎虚空……

    “老爷!老爷您怎么了?”下人们一涌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韩竹。

    韩竹脸色苍白,一手捂着心口,一手微颤颤指着地上的瓷器碎片,语带哭腔:“我的……我的……前朝古董,我的……官窑青花……我,我……”

    韩家千金自打见过钦差大人后,回了府大发脾气,砸了韩府的前堂,毁珍奇古董无数,此事在韩府不径自走,整个韩府的下人们都在偷偷议论着此事。

    整个苏州城的人都知道,韩家的家主表面上是韩竹,实际上可以说是韩三小姐当家,此女从小便聪慧多智,所言所思往往出众不凡,行事手段亦稳中有奇,狠辣时令人心神俱裂,柔和时令人如沐春风,连韩竹这个家主都自愧不如,韩家这几年明里暗里势力愈盛,这与韩三小姐的决断是分不开的。

    韩家的上下也知道,这位韩三小姐虽然平日里表情很淡漠,看起来好象不易接近,可她从未对人发过脾气,性子一直平和得紧,更别提打砸自家前堂了,到底她见钦差时遭遇到了什么事情,令她回府后如此生气,这已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团。

    韩竹来不及心疼前堂里那些珍奇古董,跑到后院追问韩亦真原因,谁知韩亦真发过一通脾气后,性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沉稳,韩竹问她什么,她只是摇头不语,生生急煞了韩竹。

    “莫非钦差任大人他……他对你欲图不轨?”韩竹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苏州城外跟着众官员迎接钦差的时候,韩竹第一眼也觉得任逍遥的面相不像好人。

    “爹,您不必在这种小事上寻根问底。”韩亦真淡淡的道,不过在听到韩竹说钦差对她“欲图不轨”时,紧绷的俏脸仍克制不住掠过几分红晕,接着眼中又闪过几分怒色。

    “爹,不出女儿意料的话,任逍遥……任大人今晚应该会来咱们韩家,女儿对江南税案不甚了了,可女儿却明白,钦差初下江南,还未理清头绪,此时若拿我韩家开刀,未免太不明智了,女儿大胆揣测,钦差或许也不愿与我韩家结怨……”

    韩竹摇头道:“那钦差劫我家的货物又怎么说?此举分明是有意图的呀。为何他不劫别人,偏偏劫了咱们?”

    韩亦真眼中也闪过几分疑惑,迟疑道:“也许……也许此举只是钦差的一个试探,其中并无甚恶意,也许钦差另有打算……”

    微微摇了摇头,韩亦真纵是多智,可任逍遥没头没脑的劫了一笔,其意图却令韩亦真越想越糊涂,当然,她却不知道,任逍遥根本毫无用意,劫她家的货纯粹只为发笔财而已。

    想不明白便不想,韩亦真抬头正色道:“爹,不管怎么说,我韩家不能与钦差结怨,京中朝堂上至皇上,下至朝臣,本就对江南的世家心怀忌惮,此时若结怨钦差,恐怕会给韩家带来很大的麻烦。待钦差来时,爹不妨向钦差多释放一些善意,以消钦差心中疑虑。若钦差仍怀疑我韩家与江南税案有牵涉,我们便只能拿出诚意来打消钦差的怀疑了……”

    “拿出什么诚意?”

    韩亦真叹了口气,道:“除了完全站到钦差这条船上,我韩家还能有什么诚意?”

    韩竹目光一凝,沉声道:“真儿,你的意思是说……”

    韩亦真点了点头:“爹,必要之时,唯有将李世叔……交代出去了。”

    韩竹一惊,立马摇头道:“不行,我与伯言数十年交情,怎能行此不义之事?不行,绝对不行!”

    韩亦真叹息道:“爹,我韩家一门上下近千条性命,在您心中莫非还抵不了一个李世叔?世事无情,当舍之时,还得舍啊……”

    韩竹闻言浑身一颤,豆大的汗珠不断冒出,他闭上眼,定了定神,缓缓道:“有这么严重么?一件税案而已,涉银二千多万两,数目虽然巨大,可我韩家也能掏得出,难道会祸及韩家近千条人命?”

    韩亦真眼中散发着睿智的光芒,望着韩竹,轻轻道:“爹,您还不明白么?如今京城新皇刚登基,便派他身边最信任的大臣下江南,此举另有深意。追查税案只是表面,更重要的,是新皇要借此事肃清江南的世家,消除不利他统治的隐患,给天下所有的世家望族立威呀……”

    韩竹闻言如遭雷击,浑身颤抖得愈发明显,眼中的惊怖之色怎么也掩饰不住。

    韩亦真几句话便点醒了韩竹。

    是啊,二千多万两税银,此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再怎么也用不着新皇身边最受信任的臣子亲自出马啊,由此可见,任逍遥下江南的目的,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天下世家门阀这些年来愈发势大,京城朝堂的皇上和大臣心有忌惮是肯定的,如今派了任逍遥下江南,想必是要借税案一事,狠狠给世家一个下马威,以此来巩固皇权对天下百姓的影响力。

    好生凶险的一着棋!

    韩竹擦了擦满头冷汗,望着韩亦真静谧的俏脸,苦笑道:“真儿,还是你想得深远,老夫竟没想到这一层上,韩家多亏有你呀……”

    韩亦真笑了笑:“爹,女儿也是韩家人,当然要为韩家考虑得多一些。”

    韩竹想了想,疑惑道:“世家望族存世百余年,势力何等坚固庞大,新皇刚登基便如此大的手笔,他就不怕世家联起手来造他的反吗?历代帝王都有心打压世家,可谁也没能办成这件事,新皇他凭什么?”

    韩亦真摇头笑道:“新皇肯定不会将天下所有的世家都得罪了,他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说穿了不值一提,唯帝王的制衡之术而已,拉拢大多数,打压极少数,既能立威,使天下世家心生忌惮,又能获得许多世家的衷心拥护,一举两得,端的是一着妙棋……”

    转头望向韩竹,韩亦真轻轻道:“爹,女儿若猜测不错的话,钦差下江南之前想必心中已有腹案,李世叔的名字,已在钦差的名单之中,就算您不将李世叔交代出去,您以为钦差便不会拿李世叔开刀了么?那时若钦差拿下了李世叔,下一个动刀的,便极有可能是咱们韩家了,毕竟与李世叔走得最近的,便是韩家,所谓杀一而儆百,咱们韩家恐怕会成为给钦差立威的牺牲品,爹,当断要断啊!若您主动将李世叔交出去,届时您就是第一个向钦差靠拢的世家家主,届时爹您再向钦差求求情,保下李世叔的性命,想必不会太难,爹,这不是出卖,这是在救李世叔的命啊!”

    韩竹想了想,接着便笑了,深深的望着韩亦真,喟叹道:“还是真儿聪慧,好一着以退为进,既保全了韩家,又救了伯言,可是……唉,伯言那里,我怎么对他交代?此事待我再想想,再想想……”

    韩竹一边皱着眉头念叨,一边走远了。

    韩亦真望着韩竹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随即想到今晚那个讨厌的登徒子也许会来韩府,韩亦真俏脸没来由的一红,眼中迅速闪过几分羞愤之色,接着又飞快消失,目光渐渐变得冰冷。

    ※※※

    任逍遥终于还是决定去韩府赴宴了。

    韩亦真所料不错,任逍遥下江南不仅仅为了税案,更重要的,是要捋顺江南的世家,不让他们对胖子的统治产生威胁,这其实与古代的“削藩”差不多的意思,只不过动静没那么大,性质没那么严重罢了。

    当然,任逍遥是个讲道理的人,不可能毫无理由的给世家兜头就是一棍,临行前,胖子交代过,拉拢为主,打压为辅,这次下江南,任逍遥左手拿着大棒,右手拿着糖果,端看江南的世家怎么选择了。

    任逍遥觉得韩家应该会选糖果。

    韩府距离任逍遥的钦差行馆并不远,不但不远,而且很近,近得双任只隔一道墙。

    韩府就在钦差行馆的隔壁,值得一提的是,苏州知府衙门,也就是李伯言所住的地任,在钦差行馆的另一侧,也只隔了一道墙,韩府和知府衙门将钦差行馆夹在了中间。

    日落时分,侍卫来报,韩家的家主韩竹已在行馆外等候,请钦差任大人前去赴宴。

    任逍遥楞了楞,随即笑道:“哟,我的面子不小啊,韩家家主亲自来请我,这礼数可做到家了……”

    萧怀远在一旁笑道:“韩家虽是江南第一世家,可他们在代表天子的钦差面前,仍是不值一提,亲自来接大人是应当应分的。”

    任逍遥笑眯眯的看了萧怀远一眼,道:“小萧啊,我觉得你自从当了官儿以后,变得比以前可爱多了嘛,现在我看见你,打心眼儿里就觉得你透着一股子亲切感,就像……”

    萧怀远神色一喜:“就像什么?”

    任逍遥的目光变得遥远而迷离:“……就像看到我那未出生的儿子一般,唉,真想他们母子啊……”

    萧怀远脸色霎时变黑了:“大人,过分了啊,有你这么损人的吗?”

    任逍遥哈哈一笑,亲密的拍了拍萧怀远的肩膀,大声道:“别多心,夸你呢!”

    “这叫夸我?”

    “……反正你就当我在夸你。”

    “……”

    这时温森凑了过来,任逍遥问道:“交代你办的事怎样了?”

    温森恭声道:“大人,幸不辱命,李伯言的后院已混进三个兄弟充作杂役,另外他的后堂内也潜伏了好几个兄弟,正严密监视李伯言的一举一动……”

    任逍遥满意的笑了,搓了搓手道:“很好,诸事备妥,咱们这就去韩府大吃大喝吧,没准韩竹那老头儿大任,还会给咱们塞红包呢……”

    吃完喝完,转过头再去找李伯言盘盘底细,有吃有喝有拿,又顺带着完成胖子交给的任务,哎呀,美滴很……

    “大人,我……下官就不去了吧?”萧怀远面有难色,这家伙跟任逍遥吃饭吃出了阴影,这辈子都不想再跟任逍遥坐同一张桌子上吃饭,任逍遥阴他可阴过好几回了。

    “你是钦差副使,怎能不去?放心,至少这顿饭你不必担心,反正是别人买单,这次我不会阴你的……”任逍遥笑得异常和善。

    萧怀远心腔猛的一缩,随即苦了脸。听听,任大人这话多悬呐!只是“这次”不阴,言下之意,下次就没准了……

    “大人,我房里还有两个馒头没啃完……”

    “少废话!走!”

    ※※※

    韩竹的态度异常恭敬,恭敬得甚至带了几分谦卑的意味,不但亲自在钦差行馆前迎接任逍遥,而且还将韩家所有子弟都集中在韩府门前当门迎。

    任逍遥被韩竹的热情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心中暗自猜度,韩老头干嘛对我这么热情?莫非他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不能够呀,要说对不起,我更对不起他,韩家的那批红货还在青龙山罗月娘的手里呢……哎呀,不好,会无好会,宴无好宴,没准这老家伙今儿不但不会给老子塞红包,反而会向我讨要那批红货,亏大发了……

    韩竹见任逍遥面色颇带着几分惊疑,眼睛不住偷偷打量他,心中愈发肯定女儿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位钦差任大人果然怀疑我韩家与税案有所牵涉,不然为何总是一副疑虑的模样?幸好今日能请到他去韩府一聚,届时只消向钦差表明韩家的态度,也许能打消他的疑虑……

    两人当面笑得和善亲切,可暗地里各怀心思,只可惜两人所思所想却天差地远,南辕北辙,根本没想到一块去,实在令人啼笑皆非。

    进了韩府,任逍遥三人走在最前,韩竹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在一旁向任逍遥介绍韩府的每一处景致,世家的家主,纵是心存结好之意,也不会丢了家主的面子和风度,对任逍遥奴颜婢膝是不可能的,所以韩竹一直表现得不卑不亢,言辞得体。只有任逍遥这个当事人才能体会得出韩竹的态度中隐含的谦卑之意。

    “任大人,请看这边,这座小楼,名曰‘山楼’,典自前朝的一句诗:‘水榭宜时陟,山楼向晚看。’此处僻静,更可登楼远眺,与毗邻的沧浪亭遥遥相对,咳咳,不好意思,老夫失言了,应是与‘迎钦亭’遥遥相对,所以此处乃小女亦真平日抚琴弈棋之所……”

    任逍遥漫不经心的点着头,心中有些不耐,这古代人说话办事就是麻烦,我来你家吃顿饭,你直接上酒上菜不就得了?非得带着我们满园子乱窜,你女儿抚琴弈棋的地任关我啥事?你若是把你女儿睡觉洗澡的地任介绍一下,本官倒是颇有兴趣。

    绕过曲折的回廊,水榭,任逍遥不由暗暗感叹,世家到底是世家,仅看这韩府的建筑,布局,其宏伟壮丽之色,隐隐带着一种沉稳大气的威势,任家纵是华朝首富,可论其府宅的气势,却是不如韩府甚多。

    “这若是领着青龙山的土匪们下山来将韩府洗劫一空,啧啧,可值不少钱呀!”任逍遥暗暗思忖着。他的思维总是跟别人不太一样。

    韩竹自是不知任逍遥心中竟有如此离谱的YY想法,犹自热情的领着任逍遥三人,打算继续畅游韩府,任逍遥见老这样下去也不办法,急忙拦住了韩竹,笑着指了指天,道:“韩老爷,天色不早了……”

    “啊?”韩竹一时没反应过来。

    任逍遥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带着几分可怜的味道:“我们饿了……”

    “啊!任大人恕罪,恕罪,老夫一时忘形了,呵呵,大人这边请,老夫早已安排好,在寒舍前堂用膳……”

    “太好了!”任逍遥笑逐颜开:“来点儿实在的比什么都强,塞进肚里的东西比这些破景致可不就强多了吗?韩老爷果然上道!……咳咳,本官失态了……”

    韩老爷擦汗:“……”

    老夫实在是猜不透这位钦差大人呀!

    众人跟着韩竹来到府内前堂,堂内早已布置好了酒菜,不过并非是大伙儿围着桌子吃饭,韩竹别出心裁,仿上古之礼,在宽敞的前堂内分两排布置好了席子和案几,众人分宾主席地而坐,然后侍女给每人端上一份酒菜,简单的说,就是各吃各的。

    任逍遥暗暗皱了皱眉,这个……吃饭倒还好说,可若真按上古之礼的话,每个人都要跪着吃饭,这让任逍遥暗暗有些不爽,韩老头莫不是故意整我?

    任逍遥是钦差,韩竹是主人,于是二人谦让一番后,便理所当然在首宾和主位上坐定,萧怀远和温森在任逍遥一侧相陪。

    寒暄几句,韩竹吩咐侍女端上酒菜,每人面前都有一份食盘,食盘中各色美酒佳肴,令人食指大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