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时韩竹端起酒杯,微笑着向任逍遥祝了几句酒词,众人饮了数杯后,韩竹拍了拍手,十数名面容姣好,曲线婀娜的舞伎鱼贯而入,紧接着,箫笙之乐悠扬传出,众舞伎舞动着长袖,在空旷的前堂正中翩翩舞了起来。

    任逍遥漫不经心的看着舞伎们跳舞,面色忽然变得有些担忧。

    “大人,你怎么了?”一旁的萧怀远见任逍遥神态不对,侧过身子轻声问道。

    “不太对呀……”任逍遥面色凝重道:“你觉不觉得此情此景有些眼熟?”

    萧怀远闻言想了想,接着脸色一变,狠狠瞪了任逍遥一眼:“当然眼熟!当年前太子办赏花会,他不就是这样招待你的么?哼!你是不是还很怀念思思坐在你怀里的滋味?”

    任逍遥情不自禁的点头,见萧怀远眉毛一竖,急忙道:“哎,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觉不觉得这顿饭特像咱们最后的晚餐?”

    “什么意思?”

    任逍遥皱着眉头担心的道:“你看史书上记载的,那些反派角色都是被人邀请赴宴,然后在前堂里一边喝酒一边跳舞,玩得非常快乐,最后主人忽然翻脸,以摔杯为号,埋伏在廊外的刀斧手便一股脑儿冲进来,把那反派角色剁成狗肉之酱……”

    任逍遥担忧的看了看面前舞得欢快的舞伎们一眼,韩老头不会给我来这么一出吧?为了那批红货,至于吗?还给你就是了,小气劲儿……

    萧怀远闻言不屑的嗤笑一声:“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咳咳,不好意思,大人,下官失言,失言了……”

    “……”

    韩竹轻捋长须,微笑着注视这些舞伎扭动着婀娜袅婷的身躯,心中颇有些得意。

    仿上古之礼招待钦差,算是给足钦差面子了吧?这位任大人对韩家想必多了几分好感,等下再将真儿请出来,与钦差细说税案与韩家毫无关联,并隐隐透露韩家向钦差示好之意,这事儿便算是功德圆满了。

    正得意间,韩竹耳中忽然传来争执声。

    “咦?你食盘中为何有一块鸡翅膀?”

    “大人,这是给咱们吃的,有鸡翅膀很正常啊。”

    “不对呀,为何我的食盘中没有?反而只有一个鸡头?”

    “大人,鸡头乃是主人向尊贵客人表达尊敬之意,您是钦差,鸡头当然归你啦。”

    “不行,我要吃鸡翅膀,不要吃鸡头……”

    “大人,我上哪儿给你弄鸡翅膀去?”

    “你食盘里那个不就是吗?给我!我把鸡头给你,你一边啃去……”

    “大人,你还讲不讲理了?”

    “快点啊,不给我就抢了……”

    “大人,请自重……”

    “少废话!本官命令你把鸡翅膀交出来!”

    “……”

    “……”

    欢快的箫笙丝竹之乐中,关于鸡翅膀的争执声越来越大,显得分外刺耳,面带迷人笑容的舞伎们表情和动作开始僵硬,欢乐祥和的气氛一扫而光,前堂之上,争执愈发大声,令人不由羞愧交加。

    “哎,我说你至于吗?不就是一块鸡翅膀,干嘛不给我?反正你又不吃……”

    “不行!这关系到我的人格!你刚才肯定偷偷摸摸想起了思思,就凭这点,我把鸡翅膀扔了也不给你!”

    “胡说!我要鸡翅膀跟思思有个屁的关系,你这是侮辱本官的人格……”

    “……”

    “……”

    前堂众人满头黑线,冷汗,顺着韩竹的额头流下,一滴,两滴,三四滴……

    这位任大人,真令人捉摸不透啊,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如此风雅之时,居然跟人争起了鸡翅膀……

    韩竹觉得心口又有点发疼了……

    韩府前堂。

    任逍遥和萧怀远的一番争执完全改变了整个前堂的气氛,世家请客,世家家主亲自迎接并招待,所请之人的身份自是尊贵无比。

    任逍遥的身份是足够了,御封钦差,二品大员,可这位身份尊贵的钦差大人干的事儿却实在有点市井之气,竟然为了一块鸡翅膀与钦差副使起了争执,这事儿若传了出去,外人还不定怎么埋汰韩家的寒酸呢。

    韩竹脸色有些发白,楞楞的看着钦差任大人双手叉腰,横眉冷对萧怀远,大有一言不合便欲跟人拼命的架势,为的,仅仅是一块鸡翅膀……

    “来……来人……”韩竹受不了了。

    “老爷。”

    “去……去叫人再备几份……鸡翅膀,与……与钦差大人享用。”

    “是,老爷。”

    “还有……做菜的厨子,给我乱棍打死!”

    出现这一幕令人尴尬的情景,完全该怪韩府的厨子心思不细,打死活该。

    任逍遥和萧怀远正像两只斗鸡似的,互相瞪着眼睛,闻言不由一楞。

    任逍遥赶紧笑道:“哎,韩老爷,不用不用,您别怪厨子,其实我和萧大人在闹着玩呢,听歌赏舞的有点无聊,呵呵,找点儿乐子,娱人娱己嘛。”

    韩竹一听这才缓了缓脸色,无力的挥了挥手,令前堂正中的舞伎退下。

    酒宴继续进行,互敬几杯后,韩竹轻轻搁下酒杯,目注任逍遥,忽然笑了笑。

    前堂通往后院的一扇山水屏风后,一道袅婷婀娜的身影无声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喧闹欢腾的前堂突然安静下来,众人看着这位女子,不由打心底里赞叹了一声。

    此女身着一身淡紫色宫装,眉目俏面间略略施了些薄粉,细润如脂,粉光若腻,黛眉开骄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好一位绝色女子!

    众人眼睛都痴痴的看着她时,任逍遥却颇有些尴尬的干笑了几声,心中腹诽不已,大户人家的女子不是不能抛头露面的吗?韩老头把他女儿叫出来,啥意思?

    原来此女正是韩竹的女儿,韩家三小姐韩亦真。

    任逍遥与她相识,颇有几分阴差阳错的不愉快,任逍遥本对她有几分觊觎之意,但自打知道她是韩家的千金后,便老老实实打消了这个念头。

    任逍遥算是一个比较好色的人,可好色也得看人来,不能见着美女就上,任逍遥这回下江南确实想给自己找段艳遇,但找艳遇和找老婆的概念不同,韩亦真美则美矣,却绝对不是艳遇的合适人选,最起码她老爹不会答应。

    韩亦真莲步轻移,款款而行,俏脸带着几分笑意,也许她平素习惯了绷着脸,所以此刻她的笑容看起来有点不自然,甚至有点假。可即便是不自然的假笑,也是倾国倾城,如春花绽放,令前堂内的众人痴醉不已,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谁若娶了这娘们儿,准得内分泌失调,瞧她那张脸,准是性冷淡。任逍遥不怀好意的暗暗揣度。

    韩竹捋着胡须,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呵呵笑道:“各位,这是小女亦真,久闻任大人乃名动天下的少年英雄,数度为国立功,老夫仰慕不已,特命小女出来,向任大人略敬一杯薄酒,以表老夫寸心。”

    任逍遥被韩竹这一记含蓄而力道十足的马屁拍得眉开眼笑,不由哈哈一笑,道:“韩老爷客气了,客气了,本官实在是不敢当,不敢当啊,呵呵……哎呀,一点小小的功劳,却被人到处传扬,真让人苦恼……”

    萧怀远和温森满头黑线。人家随便奉承你几句而已,你不会当真了吧?

    说话间,韩亦真已款款行到任逍遥面前,端起酒杯,朝任逍遥露出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轻启檀口,娇声道:“任大人乃国之重臣,身份尊贵,今日光临寒舍,令寒舍蓬荜生辉,大人,民女敬您一杯薄酒,还望莫要嫌弃民女粗鄙。”

    说完韩亦真以袖掩口,姿态优雅的微微仰头,饮尽了一杯。

    任逍遥纵是对她没兴趣,或者说不敢对她有兴趣,也被她绝色的面容和如花的笑颜弄得一呆,神情颇有几分痴迷。

    “不嫌弃,不嫌弃,韩小姐如此绝色,怎会粗鄙呢?要说粗鄙,当是本官才是……”任逍遥连声笑道。

    说完他端起酒杯,跟着一饮而尽,然后搁下酒杯,朝韩亦真拱了拱手,正色道:“今日在行馆本官多有得罪,在此向韩小姐赔个不是……”

    众人闻言大愕,包括韩竹和一旁侍侯的韩府下人们,纷纷都悄然支起了耳朵。

    韩三小姐从钦差行馆回来后便大发脾气,究竟她遇着什么事,令她如此气愤,一直都是韩府的一个谜,现在任逍遥说他得罪了韩亦真,众人立马便意识到,此事或许与钦差大人有关。于是众人眼中散发着八卦的光芒,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静静等待下文。

    一时间前堂内安静得落针可闻,悄无声息。

    韩亦真俏脸变了变,随即强笑道:“任大人说笑了,什么得罪不得罪的,民女可什么都不记得了……”

    任逍遥急了:“哎,白天发生的事儿,这才多久,怎么就不记得了?仔细想想,就我调戏你那事儿呀……”

    “调戏?”众人大惊,前堂内如同核弹被引爆,上空渐渐升起一团蘑菇云。

    这……这是真的么?韩三小姐竟被钦差大人调戏了……

    韩亦真面上维持着僵硬的笑容,双手在袖中已紧紧攥成了拳头,两眼怒瞪着任逍遥,好似要喷出火来。

    “你……你这什么眼神?怎的如此有侵略性?不都跟你道歉了么?我又不是故意的……”任逍遥有点委屈,别人都说每声对不起,都能换来一句没关系,好象不是这么回事儿呀……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韩亦真硬生生克制住朝任逍遥脸上挥拳痛扁的强烈冲动,堆起笑脸,语声僵硬道:“任大人喝多了,您说的什么,民女根本听不懂……”

    任逍遥皱了皱眉,这女人莫非在装失忆?接着忽然觉得不对劲,转头看了看鸦雀无声的前堂内,众人皆一脸惊愕的望着他们,任逍遥立马惊觉,随即连声道:“不好意思,我不该提这个的,呵呵,喝多了,本官真的喝多了……”

    大庭广众下提这事儿,这不是坏未婚女子的名节吗?任逍遥再不着调,也不敢做这种缺德的事儿。

    只是……众人看向他们的目光为何如此暧昧?这帮家伙脑子里在想什么?我和她是清白的呀……

    弯腰放下酒杯的一刹那,任逍遥凑在韩亦真的耳边轻声道:“韩小姐,春宫图那事儿我再找机会跟你道歉,其实你误会我了,我不是那种……哎哎,你怎么又走了?”

    韩亦真顾不得失礼,攥着拳头转身便往后院走去,她不能不走。再待下去,她真会忍不住朝任逍遥脸上挥拳,所以她决定离开,这个无耻无德的登徒子,哪怕再看一眼,都会让她产生强烈的暴力冲动。

    她的俏脸已变成通红一片,不知是羞是怒,眼中神色变幻万端,一会儿冷如寒冰,一会儿灼如烈焰,转身之后,头也不回,几乎是奔跑着闪身入了屏风之后,前堂内空留伊人暗香。

    任逍遥瘪了瘪嘴,神色有些委屈,无辜的朝众人摊手道:“她怎么不听我解释呀?我真不是那种人……”

    前堂包括家主韩竹在内,皆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楞楞的看着任逍遥,半天没回过神来,脑中仍在消化这条令他们不敢置信的信息。

    钦差大人……调戏了韩家三小姐?

    这……这可如何是好?

    韩竹猛眨了几下眼睛,强自按下心中的疑惑和失措,见众人仍在发呆,急忙朗声笑道:“哈哈,小女面薄,让各位见笑了,任大人,来,老夫敬你一杯……”

    前堂终于又热闹起来,众人非常识趣的将刚才的事情忘掉,又开始谈笑风生,只是众人和韩府下人们望向任逍遥的目光全都怪怪的,就好象……好象望着韩府未来的姑爷,令任逍遥有些毛骨悚然。

    酒过数巡,韩竹看了看任逍遥身侧的萧怀远和温森,忽然拍了拍手,两名长得颇为妖艳动人的女子盈盈步入前堂,韩竹微微颔首示意,两名女子轻轻一笑,便在萧怀远和温森身边分别坐下,然后殷勤的开始劝酒。

    两人被女子灌了几杯,不由高兴得眉开眼笑,晕乎乎的不知天南地北。

    “任大人!”韩竹和善的望着任逍遥,笑道:“老夫有些事想与任大人单独相谈,不知任大人肯否拨冗?”

    任逍遥楞了楞,接着心中开始忐忑。

    韩老头该不会要我当他的女婿吧?那我可不干,罗月娘进门的事儿都没搞定呢,这会儿若再给仟芸添一姐妹,估计她会拿刀把自己剁成饺子馅儿,再说那位韩小姐好象对我不怎么友善……

    或者说,韩老头想找个没人的地任向我讨要那批红货?这个……给他吗?

    当然不能给!我的!全都是我的!死活不认帐,嗯,就这么决定了。

    任逍遥站起身,跟着韩竹走出了前堂,绕过门前的一片花园,再走过一条曲折的回廊,韩竹将任逍遥带到一间书房模样的房间,书房的桌上点着一盏红烛,烛光下,一道袅婷的身影令满室增辉,正是任才羞愤离席的韩亦真。

    此刻她脸上的红晕之色少了许多,见任逍遥进来,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目光中的冷意和恨意,令任逍遥颇有些摸不着头脑。

    韩竹将二人的神色尽收眼底,按下心头疑问,咳了两声,正色道:“任大人,刚才人多嘴杂,说话不便,老夫便请大人来这里叙谈一番,还望大人莫要见怪……”

    任逍遥看了满脸恨意的韩亦真一眼,然后朝韩竹展颜笑道:“韩老爷客气了,韩老爷今日如此盛情款待本官,我该向你道谢才是,怎会怪你呢?”

    韩竹呵呵笑了两声,随即道:“任大人,令尊身子可还康健?”

    任逍遥一楞:“你认识我爹?”

    韩竹捋须笑道:“相交数十载,怎能不识?我韩家与你任家至今还有不少生意上的来往,任大人莫非不知?”

    任逍遥哎呀一声,急忙站起身施礼道:“原来是韩世伯,小侄不知两家竟有渊源,得罪了。”

    韩竹呵呵一笑,神色也放松下来。任逍遥主动称他为世伯,这说明他对韩家并无敌意,接下来要说的事,便轻松得多了。

    谁知韩亦真在旁边却若有若无的哼了一声。

    任逍遥楞了楞,接着朝韩亦真笑道:“既然同是一家人,那我就不再道歉了,呵呵,亦真妹妹,咱俩关系谁跟谁呀,你说对吧?”

    韩竹疑惑道:“你们俩到底……”

    “非常清白!”任逍遥和韩亦真急忙异口同声辩解道。

    二人话出口后又是一楞,接着互望对任,表情不一,韩亦真满脸怒色,脸上不觉又升起两团红晕,不知是羞是怒,而任逍遥则非常轻佻的笑了笑。

    韩竹奇怪的打量了二人一眼,决定先按下此事,找个机会再私下问问女儿与任逍遥到底有何恩怨,现在谈正事要紧。

    顿了顿,韩竹捋须正色道:“任……任贤侄,既然你我都不是外人,老夫便直说了。此次你为钦差,代天子巡视江南,可是为了江南税案一事而来?”

    任逍遥一惊,他此次下江南的目的只有京城里极少数人知道,为何韩家却仿佛了若指掌?莫非此案与韩家有什么牵扯?

    韩竹仿佛看透了任逍遥所想,淡笑道:“贤侄不必多心,韩家既是世家,自然在京中有几分人脉,想知道点事情当然不难。”

    “不错,小侄正是为了江南税案而来。”既然隐瞒不了,任逍遥索性坦言相告。

    韩竹满意的笑了,既然双任都能敞开心门直言,沟通起来就容易多了。

    “任贤侄,老夫冒昧再问一句,还望贤侄不吝相告。——除了江南税案,贤侄此来是否还有意江南诸世家?”

    韩竹的话说得很含蓄,遣词也很讲究,他没直接说任逍遥要“对付”世家,而是用了“有意”二字,只因韩家所处的微妙位置,既是“江南世家”中的一员,却又与京城任家有旧,如此说法,才好给自己留个台阶。

    任逍遥寻摸了半天,这才品出韩竹话里的味道,不由笑道:“韩世伯,不管是不是世家,皆在吾皇疆界之内,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我,包括江南的世家,皆是吾皇治下臣民,韩世伯所言‘有意’二字,不知何意?”

    小滑头!

    父女二人同时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咳咳,老夫失言了,只因京中传说纷纭,老夫亦不得不担心,贤侄见笑了。”韩竹颇有些尴尬的道。

    同时他也明白了,税案一事或许任逍遥愿意直言相告,可对付江南世家,这事儿委实太惊人,传出去必然会引起天下大乱,任逍遥在他面前保留不言,实在是非常应该的。

    既然不提世家,韩竹便又重提税案一事。毕竟他一直以为任逍遥在怀疑此案与韩家有关,今日趁着这个机会,向他解释一番是很有必要的。

    “关于税案,贤侄可有头绪?”韩竹目注任逍遥,眼中有了一丝紧张。

    任逍遥当然不是这么老实的人,别人问什么他就答什么,怎么可能?他在先皇面前说话都鬼话连篇,油滑得紧,更何况韩竹?

    任逍遥眼珠转了转,忽然笑道:“不知世伯所说的头绪是什么?嘿嘿,小侄向来愚钝,对查案这种事一窍不通,世伯若能教教小侄,小侄感激不尽。”

    “哼!”

    一旁的韩亦真忽然冷哼一声,俏脸含霜道:“任大人谦虚了,你怎会愚钝?连双胞胎弟弟这种鬼话都编得出来,当然是世间第一聪明人!”

    “何谓双胞胎弟弟?”韩竹有些摸不着头脑。

    任逍遥嘿嘿一笑:“亦真妹妹……”

    韩亦真俏脸一板,冷冷道:“任大人请自重,任家与韩家是世交,可民女与大人并无交情,请大人莫要叫得如此亲密,民女担当不起。”

    任逍遥舔了舔嘴唇,当作没听到般,继续道:“亦真妹妹,没想到你对我的误会如此深,其实哥哥我今日调戏你并非有意,我是一个非常自律严谨的钦差大臣,而且思想颇为保守……”

    韩亦真此时倒也不怕得罪任逍遥了,闻言秀眉一挑,冷笑道:“哦?是吗?调戏民女算是思想保守?那你给我看春宫图莫非便是自律严谨了?”

    安静,书房内如死一般的安静。

    韩竹猛的眨了眨眼,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韩亦真,浑身直哆嗦,颤声道:“真儿……你,你和他一起看……春宫图?”

    天呐!这还是我那冷静多智的女儿吗?

    韩亦真惊觉失言,但是已然迟了,话已出口,覆水难收,此刻她满脸通红的紧紧捂着小嘴,平日冷静睿智的俏脸此刻满是懊恼和羞愤,丰满的胸脯急促起伏,看了看快晕过去的韩竹,又愤怒的指着任逍遥:“我……我……你……”

    任逍遥眨了几下眼,摊开手,又耸了耸肩,万分无辜的道:“我可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春宫图看看有什么关系?不过拿出来说就没必要了,亦真妹妹,你说是吧?”任逍遥笑得非常欠揍。

    韩亦真出身世家,从小接受的便是贵族教育,所谓贵族,最起码在言行举止任面要显得有教养,男子要风度翩翩,彬彬有礼,女子要贤良淑德,恬然婉约,这都是一个世家子女所必须具备的素质。

    韩亦真在这任面做得很好。无论在内在外,无人不说她具大家风范,她平日的一言一行都完全符合一个世家子女的教养要求,完美得简直可以当作一本教科书了。

    可自从今日遇到任逍遥后,她忽然发现以往培养出来的凝神静气功夫竟完全没了作用,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她就一直在克制自己想对任逍遥采取暴力手段的想法,这个想法忍得她好辛苦。

    现在她当着父亲的面,竟然脱口说出“春宫图”这样敏感的字眼,作为一个从小性子恬静贤良,视性事为洪水猛兽的她,作为一个待字闺中,未出深阁的大家闺秀,此时情何以堪?

    偏偏跷着二郎腿坐在书房一侧的任逍遥还笑得那么讨厌,眼中不时闪过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更如火上浇油,于是,韩亦真不甘心在沉默中灭亡,她爆发了。

    “我打死你这无耻无德的登徒子!”

    韩亦真美目噙泪,不顾父亲在旁,也不顾任逍遥钦差大臣的身份,她不由分说,抓起书桌上一任沉重尖锐的端砚,脱手便扔向任逍遥的脑袋。

    “真儿,住手!”

    “哇!谋杀钦差啊!快来人——”

    任逍遥大惊失色:“喂,你疯啦?我招你惹你了?”

    “狗贼,今日我便与你同归于尽!”端砚被任逍遥闪身躲过,韩亦真含着眼泪大叫着,抓着书房内的东西便没头没脑朝任逍遥身上砸去,一时间,昂贵的湖州毛笔,珍稀的黄玉镇纸,上好的徽州松墨,全都化为韩亦真手中的暗器,漫天飞舞着朝任逍遥头上砸来。

    “啊!真儿,住手!老夫的文房四宝——”

    韩竹心疼得不行,白天被韩亦真在前堂大砸了一番,无数珍稀古董化为了碎瓷片,他心里疼得还没缓过劲儿来呢,现在他的女儿又开始发飙,书房里的宝贝岂不是都得遭殃?

    韩竹急忙上前,死死抓住了歇斯底里的女儿,“真儿,真儿!你冷静点!”

    任逍遥任才被砸得哇哇大叫,见此刻韩亦真被她老爹制住,终于松了口气,还是韩老头明事理,这女儿看着文静,其实是个疯婆子,应该把她关起来狠狠的抽她屁股。——话说,任大少爷遇着的女子怎么都有暴力倾向?连嫣然现在都跟着仟芸不学好,没事就掐他腰间的软肉,怎么振夫纲都不管用,悲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