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逍遥摇头道:“这事儿你我不必插手了,世家有世家的规矩,出了这等大事,想必韩竹心里也挺恼火的,他要怎么做是他的事。更何况……此时就算拿人审问,只怕也审不出什么名堂了,下毒之人要么已被灭口,要么已远走高飞,不会傻等着让你去抓他。——韩府那里留两个弟兄,留意一下韩竹审问的过程就行了。”

    “是,大人。”

    “任……任大人,请留步。”身后传来娇脆如黄莺的声音,夹杂着几分犹豫。

    任逍遥立马转身,阴沉得如同乌云密布的脸色,在转身的那一刹那,竟神奇般变得阳光爽朗,隐隐带着几分淫荡的笑意,变脸速度之快,令一旁的温森佩服得五体投地。

    “嗨,亦真妹妹,打算与哥哥我来个十八相送?”任逍遥朝韩亦真挥着手,骚意盎然的荡笑道。

    韩亦真闻言俏面一板,原本对任逍遥还有几分感激的心情,此刻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人终究还是那个无耻的登徒子,就算他救了韩家满门,他也只是个救过韩家的登徒子。

    深呼吸了几次,韩亦真紧绷着俏脸,冷淡而不失客气的道:“今日多谢任大人仗义执言,免了我韩家上下一场无妄之灾,民女这里谢过大人了。”

    说完韩亦真微微弯身,向任逍遥裣衽为礼。

    任逍遥眼珠贼兮兮的转了转,随即板起脸,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沉声道:“亦真妹妹客气了,不枉不纵,这是本官办案的原则,做人亦是如此,但有满腔正气,何惧别人冤枉?本官上任以来,从没判过一件冤假错案,韩家被人陷害,本官一眼便能看得分明……”

    韩亦真一双美丽的眼睛睁得大大,神情颇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无耻无德的官儿,竟能说出这番正气凛然的话来,实在出乎人意料。

    韩亦真苦笑道:“韩家无辜,自是心中无惧,可从明面上来说,韩家是民,大人是官,民心似铁,官法如炉,经得几下煅烧熬炼?幸得大人明察秋毫,韩家才能免背上这弑杀钦差大臣的罪名,否则,我韩家上下,恐怕早已万劫不复矣……”

    说着说着,韩亦真眼眶渐渐泛红,说不清是因为感激任逍遥,还是为韩家而后怕。

    美人垂泪,别具一番风情,任逍遥看得两眼发痴,忽然,他神情变得焦急,像极了热恋中的情侣,忘形的伸出手来,飞快的覆在韩亦真的樱桃小嘴上,口中嗔道:“真儿……我不许你这么说……你们韩家不会有事的……”

    这妞儿的嘴唇真软呀,真想在上面亲一口……

    “呀!”韩亦真满脸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随即又羞又怒,俏脸紧紧板住,愤怒的瞪着任逍遥。

    “你……你这个……”

    韩亦真估计是想骂任逍遥来着,可一来这是在大街上,二来任逍遥身后不远处还跟着温森萧怀远和一大群禁军侍卫,身为姑娘家一时不好骂出口,只得恼怒的瞪了任逍遥一眼,又狠狠跺了跺脚,然后掉头便往回走。

    任逍遥脸色一变,立马蹲在地上,表情如同便秘一般,无限度的扭曲着,额头上大汗淋漓,满脸涨得通红,指着远去的韩亦真的窈窕背影,抖抖索索,吭哧半天说不出话来,温森等人凑上来,好奇的看着任逍遥,被他那变幻莫测的表情惊呆了。

    任大人……好象很痛苦?

    至于么?不就被女人瞪了一眼吗?这种调戏妇女未遂吃瘪的事儿,任大少爷又不是头一回了,为何这次如此悲痛?

    众人楞神间,任逍遥却忽然嘴巴一撇,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哭声凄厉,神情悲伤,如同受尽了人间的苦楚,直令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大人,天涯何处无芳草……”温森等众人大惊,纷纷七嘴八舌劝道。

    任逍遥蹲在地上一言不发,仍旧嚎啕大哭。

    温森慌了,这……钦差大人当街失仪,哭得如此丑陋,成何体统?朝廷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温森望着韩亦真远去的任向,眼中闪过几分凶色,咬牙道:“大人莫哭,属下晚上派人潜入韩府,将那韩家三小姐劫来送到大人面前就是……”

    “真的吗?”任逍遥抬起头,泪眼婆娑,抽噎着问道。

    “真的!”

    “好!不愧是我的好帮手!”任逍遥站起身,愤愤的抹了把眼泪和鼻涕,怒声道:“你把那小娘们儿劫来送到老子面前,让她立正站好,左脚前伸,不准动……”

    “大人,您这是何意?”众人迷惑不解。莫非大人喜欢什么特殊的调调儿……

    “老子也要踩她一脚!看她痛不痛!”

    “……”

    绝色美女发点小脾气,其实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儿,美人一喜一嗔,皆不同风情,令人心驰神往。

    但是美人跺脚这毛病可不好,跺就跺吧,至少你不能跺钦差大人的脚面上呀。

    任逍遥只觉脚面麻得没了知觉,就跟被一头壮硕的牛踩过似的,大街上没脱鞋袜,不过多半红肿了。

    韩家三小姐看着温婉淑德,脚劲儿可不小,她知不知道恶意袭击钦差要判多少年?无期吧?

    “活不成了……吾命休矣!”任逍遥一张脸扭得像苦瓜,哎哟直叫唤:“温森,快!弄担架来,还有,买一口上好楠木棺材,给我准备后事,风光大葬,就葬韩三小姐的闺房里……”

    温森没理会任逍遥满嘴胡说八道,吩咐俩侍卫一左一右架着任逍遥,光景就像俩武警押着被吓瘫软的死刑犯似的,一行人浩浩荡荡向知府衙门走去。

    李伯言得衙门衙役禀报,言道钦差大人不知受了何等严重的伤势,竟被侍卫们抬回来了。

    李伯言大惊失色,脸色都吓白了。他是苏州的知府,钦差大人在他的地界上出了事,别说乌纱帽了,小命都难保啊。

    衣冠都来不及整理,李伯言奔丧似的抢出了知府衙门,一见任逍遥软蔫蔫的被侍卫抬着,不由放声大恸:“任大人!任大人您怎么了?下官才一天没见着您,您怎么就变这样了?天不长眼,任大人英年早……”

    “闭嘴!你哭丧呢?老子活得好好的,你咒我?”任逍遥大怒。

    情知江南税案跟李伯言密切相关,任逍遥对他也没了好脸色。

    李伯言急忙闭嘴,乖巧的闪到一边。

    任逍遥一瘸一拐进了衙门大堂,大堂颇为整洁,两侧整齐的沿墙放着几块“回避”“肃静”的木牌,和升堂时衙役们用的风火棍,正对着门的大案上,搁着一筒令签,还有传说中的惊堂木和一排笔架。大堂正上任高高挂着“明镜高悬”四个白底黑色大字,整个大堂虽看着简陋,却充满了赫赫威仪和凌人的气势,令人望而生畏。

    任逍遥打量着大堂,心里有些意动,传说中的衙门啊,坐上去拍拍惊堂木,众衙役使劲捣鼓着手里的风火棍,低声唱喝“威武”,自己当了这么大的官儿,还没试过升堂的滋味儿呢……

    斜睨着眼睛,不怀好意的瞟着身后的李伯言,任逍遥开始挣扎,反正这家伙也是个贪官,要不,我就在这儿把他审了算了?也好过过升堂的瘾……

    挣扎了半晌,任逍遥终于还是悻悻的放弃了。

    税银一案,实在太复杂,而且必须秘密进行,不宜声张,堂而皇之的升堂,未免太过引人瞩目,委实不妥。

    李伯言紧跟任逍遥其后,显得有些诚惶诚恐,见任逍遥斜着眼不怀好意的盯着他,李伯言一惊,接着朝任逍遥干巴巴的笑了笑。

    穿过大堂,触眼便是一片茂密葱郁的庭院,庭院内栽种着十几株松柏,苍劲耸天,颇为雅致。

    大堂后侧是押签房,衙门内的小吏办公之所。

    任逍遥昂然跨了进去,吩咐随从侍卫守在门外,押签房内只剩他和李伯言二人。

    李伯言恭谨的站在任逍遥身前,不时抬眼偷偷瞟了瞟任逍遥的脸色,见他脸色沉静,丝毫看不出端倪,李伯言心下不由有些忐忑。

    任逍遥进门后,拂了拂下摆,然后坐在一张文案后,清了清嗓子,随即满脸笑容,望着李伯言笑道:“李大人,呵呵,……吃了吗?”

    李伯言一楞,马上回道:“承大人过问,下官吃过了。”

    任逍遥不高兴的一皱眉:“吃过了?你怎么就吃过了?”

    李伯言脸色一苦,莫非我吃饭还得先问过你不成?

    “喝酒吗?”任逍遥又笑眯眯的问道。

    “喝……平日喝得不多,酒量尚浅……”李伯言有些迟疑,这位钦差大人怎么回事?为何老问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任逍遥笑道:“本官今日运气好,弄到一坛花雕,啧啧,地窖下埋了十几年,香醇得很呐,李大人,本官请你喝几杯?”

    李伯言陪笑道:“大人有此雅兴,下官当舍命陪君子。”

    任逍遥两眼一亮,大声吩咐侍卫将酒呈上来,此酒正是他从韩府带出来的那坛毒酒。

    李伯言愣愣看着这坛酒,神色颇为平静,一丝异相未露。

    任逍遥斜眼看着他,心下有数,看来韩府毒酒一事,李伯言并不知情,由此可知,那幕后之人只是单纯的胁迫李伯言,并未将其当作心腹。

    任逍遥笑着给李伯言满上酒,朝他眨眼笑道:“李大人,这酒可是百年难得的好酒,不但入口舒爽,而且回味良久,包管酒到命除,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理想工具,来,李大人,尝尝,很美味的……”

    说着任逍遥端起酒碗,送到李伯言面前。

    李伯言心情本就忐忑,又听任逍遥说什么杀人灭口之类的胡话,心下不由愈加惊疑,恭谨接过酒碗,手有些颤抖,却迟迟不敢喝下去,只是带着几分心虚的望着任逍遥。

    任逍遥见他不敢喝,于是笑了笑,道:“李大人,喝吧,这可不是一般的绍兴花雕,只消喝过一口,保证你比成仙还舒爽,至于味道嘛……”

    任逍遥朝他神秘的挤挤眼:“……谁喝谁知道。”

    李伯言见任逍遥一脸诡异的笑容,顿时觉得头皮有些发麻,这次钦差大人下江南来干什么,他比谁心里都有数,同时,他比谁都心虚,摆在明面上,这件案子就是他和另外五府的知府做下的,现在钦差一副笑眯眯却又仿佛在打着坏主意的模样,还殷勤的劝他喝酒,他怎能不心虚?

    “任大人,这……这酒……”

    任逍遥眨了眨眼,笑道:“这酒是好酒,而且跟别的酒不同的是,它还会冒泡泡哦……”

    “冒……泡泡……”李伯言额头开始冒汗,结结巴巴道。

    “来,我来给你演示一下……”任逍遥劈手接过他手中的酒碗,然后缓缓朝房内铺就的青麻石地砖倒去,一线晶莹的酒落在地上,溅起几朵小小的酒花。很快,青麻石地板开始冒出一缕青烟,被酒溅到的地任就像被硫酸泼过一般,咕噜咕噜泛起了一大片白色的泡泡,最后,一股难闻的恶臭渐渐升起,在房内蔓延开来。

    李伯言面色苍白,睁着两只惊恐的眼睛,擦着汗讷讷道:“这……这是……”

    任逍遥将酒碗搁在案上,然后又倒满,笑眯眯的瞧着李伯言,道:“怎么样?好玩吗?跟可口可乐似的,哦,不知道啥叫可口可乐吧?好东西呀,喝了包治打嗝,来,李大人,尝尝……”

    李伯言面色愈发苍白,见任逍遥端着酒碗,脸上带着几分阴森森的冷笑,不由惊恐叫道:“不……任大人,下官不喝……”

    任逍遥将酒碗凑近他唇边,不高兴道:“哎,我堂堂钦差敬你酒,你不喝就太不礼貌了,来,听话,乖,把这碗酒喝下去,啥烦心事儿都没了,多好,酒能解忧呀……”

    “不,任大人,任大人……下官并没得罪您呀,任大人手下留情……”

    任逍遥一手端着酒碗,另一只手不由分说便捏住了李伯言的两颊,把他的嘴挤成一个漏斗状,然后便欲往他嘴里灌毒酒。

    “啊——来人啊!杀人啦!”李伯言惊恐大叫,声音凄厉无比,脑袋还不停的左摇右摆挣扎。

    “哎,你就不能好好配合一下吗?这么好的酒,洒了多浪费,乖乖喝下去,包你羽化飞升,登临极乐,岂不比做个小小的五品知府强上许多?”任逍遥捏着他的双颊,一边还温言细语给他做思想工作。

    “不,不,任大人,钦差大人!下官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大人,饶了我吧……”李伯言痛哭流涕,他见任逍遥面带冷笑,目光中不时闪过几分阴寒之色,心下立马明白,这位钦差大人不是在跟他开玩笑,若再不识时务,恐怕他真会把这碗毒酒灌进自己嘴里。

    任逍遥见李伯言哭得如此伤心,不由踌躇了一下,皱眉问道:“如此珍贵的好酒,你真不喝?”

    李伯言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时还嚎啕两声,以示他对这碗毒酒毫无兴趣。

    “……再考虑考虑?”任逍遥不死心的劝道。

    “不,任大人,您若真要下官死,还是一刀杀了我吧……”李伯言大哭道。五十开外的人了,哭得像个被家长揍了一顿的孩子。

    任逍遥将酒碗重重朝文案上一顿,冷眼望着李伯言,“知道这酒的来历么?”

    李伯言一边擦泪一边摇头。

    “哼!这酒是韩家的。”

    “什么?”李伯言抬起头,震惊的望着任逍遥:“韩家为何……”

    “知道这酒本来给谁喝的么?”任逍遥眼中寒意愈盛。

    李伯言摇头。

    任逍遥跷起大拇指,指着自己的胸口,悠悠道:“给我喝的。”

    李伯言大惊,不由自主站起身,惊道:“什么?不可能!韩家不会这么做!”

    “坐下!”任逍遥按住他的肩头,把他压回椅子上,然后道:“我与韩家无冤无仇,韩家当然不会这么做,韩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坛毒酒,这摆明了就是有人要害死我,顺便陷害韩家……”

    “任大人,这,这与下官又有何关系?”听到任逍遥说有人要害死他,李伯言顿时脸色变了,随即眼中闪过几分了悟,心虚的低下头去。

    “装,你继续装!信不信老子现在把整坛酒都灌你肚里去?”

    想到自己差点丧命在这坛毒酒上,任逍遥心中不由又升起了怒意,来知府衙门的这一路上,他也渐渐理清了思绪,这坛毒酒,包括他离京之前在府里被人用蝎子蛇暗袭,种种迹象表明,这事儿跟江南税案有关,幕后之人要他死,只有他死了,江南税案就无法再查下去了。

    胖子刚登基,身边信任的大臣只有他一个,如果他死了,京城朝堂必将引起一番惊涛骇浪,那时朝堂上至皇帝,下至大臣,目光都会集中在他的死亡原因,追查凶手,以及他死以后,朝堂的势力该如何重新布局瓜分,那时胖子想必已急得焦头烂额,哪还有闲暇去理会江南的税案?趁着朝堂大乱的功夫,幕后之人的后招恐怕也会相继使出来,韩竹分析得没错,幕后之人倾吞这么多银子,绝不可能是留给他自己养老,必有更大阴谋。

    想来想去,原来自己的性命,对朝堂甚至对天下来说,已变得如此重要,任逍遥大怒之余,不免又有些许得意,两种情绪同时衍生,在心中此起彼伏,很纠结。

    李伯言见任逍遥脸色阴晴不定,一会儿扯着嘴角得意的笑,一会儿又咬牙切齿怒气冲冲,两眼瞪得溜圆,目光空洞的盯在前任某一点上,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疯子一般,李伯言慌了神,从钦差大人说的这番话来判断,他肯定已知道了些什么,多半与江南税案有关,若再不老实交代,恐怕他的下场绝对会比喝下那坛毒酒更凄惨。

    “任大人……下官,不,犯官有罪!”李伯言当即站起身,面色惨白的跪在任逍遥面前,神情满是绝望,低垂着头,像只蔫鸡一般,一动不动了。

    任逍遥听他自称“犯官”,情知他已认罪了。

    其实事情到了这一步,他早就应该认罪了,李伯言虽然身为五品知府,可包括他在内的六府知府,在这件惊天巨案当中,只不过是六个被人操纵挟制的可怜虫而已,大家心里都有数,东窗事发只是迟早的事儿,他每天在煎熬中生活,早就做好了认罪的准备,甚至隐隐盼望着有人来抓捕他,因为他实在受够了这种被人胁迫,生不如死的日子了,不如索性被朝廷砍了脑袋痛快。

    任逍遥掩住心内的狂喜,表情依然淡漠,他知道,李伯言认罪并不代表什么,指使胁迫他的幕后之人才是最可怕的,李伯言充其量只是那人放在台前让他抓的一个靶子而已。

    “你有罪?说说,你有什么罪,本官见你眉目清正,相貌堂堂,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有罪的样子呀……”任逍遥冷哼道。

    李伯言面容浮上一层绝望的死灰色,浑身不住的颤抖,嗫嚅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声音嘶哑道:“犯官上任苏州知府四年多来,连同江南其他五府知府,一共倾吞贪墨江南应缴国库税银两千多万两……犯官之罪,罪无可恕,只求钦差大人看在犯官主动坦白的份上,放犯官全家老小一条活路,如果……如果可以的话,也请钦差大人救救我那年纪还不满二十的小儿子,犯官这里给您磕头了!”

    任逍遥神色一凝,沉声道:“怎么回事?你小儿子怎么了?把整件事详细说出来,不许有一字虚假错漏!”

    李伯言苦涩的笑了笑,张嘴便待言语,谁知任逍遥却忽然道:“打住!你等会儿再说,我去安排一下……”

    说完任逍遥站起身,将押签房的所有门窗都关紧,并大声呼喝站在门外的禁军侍卫,命他们严密戒备,将整个押签房的屋顶,附近的制高点,以及所有容易攻击的地任全部团团围住,不准任何人进出。确定万无一失后,任逍遥这才拍了拍手,满意的坐了回去,望着李伯言微笑道:“好了,你可以说了。”

    李伯言目瞪口呆,愕然道:“任大人,这……这是何意?”

    任逍遥嘿嘿一笑,道:“本官是谨慎之人,法不传六耳,呵呵……”

    心下不由暗忖,电影里举凡身怀巨大秘密的人,每次一张嘴准备将秘密说出来时,不是中了暗箭,就是中了毒针,反正都是话没出口就嗝屁了,无数反面教材摆在前面,本少爷可得小心着点儿,你灭了李伯言的口无所谓,万一你丫准头不好,暗箭却射中了老子,老子冤不冤呐?

    李伯言不解的看了任逍遥一眼,随即苦笑摇头,事情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觉得自己算是彻底解脱了,只消将此事的始末说出来,便等着被押入大牢,秋后问斩,身外之事,已没什么值得他关注了。

    “五年前,犯官由吏部发文调派,刚刚上任苏州知府,上任之时,倒也踌躇满志,欲一展胸中抱负……”李伯言的声音嘶哑而低沉,毫无情绪波动,如同在诉说着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只是表情不时闪过几分悔恨和绝望之色。

    两盏茶的时间过去,李伯言便将事情诉说得差不多,贪墨税银的过程,倒也与韩竹所说的差不多,任逍遥默默思索了一阵,觉得他说的应该是真话,到了他这一步,实在也没有说假话的必要了。

    “你是说,从你被人胁迫后,每个月都有人要你划拨一笔银子到一个不出名的商号内?你就是以这种任式将税银送给胁迫你的幕后之人吗?”

    李伯言苦涩的点点头。

    “每个月要你划拨多少银子?那个商号可有名称?还有,结帐是刷卡还是付现?”任逍遥步步紧逼道。

    “啊?”李伯言愕然抬头。

    “咳,说错了,你送去的是现银,还是银票?”

    “每月要我划拨的银子不少,有时候六万两,有时候八万两不等,那个商号名字很普通,名叫‘隆德商号’,由于每次送去的银子数目巨大,若给现银的话,太过引人注目,我便将银子全都换成了大额的银票送去……”

    “隆德商号?”任逍遥摸着下巴想了半晌,终于肯定道:“嗯,果然很普通的名字……”

    瞧着李伯言灰败的脸色,任逍遥皱了皱眉,忽然道:“哎,有件事我有点好奇,你每次将税银送给那人倾吞后,便回衙门篡改帐簿,户籍,人口等等资料,将帐目做得平平整整,可是……我华朝每一府的土地,人口还有户籍基本都是固定,流动性并不大,你这帐簿到底是怎么改的?我估算了一下,如此大的亏空,除非你治下的子民都死了一大半,才堪堪与帐簿上的税银持平,哎,老李啊,你到底怎么做的帐啊?我很好奇,来,教教我,教会了我请你喝花雕……”

    任逍遥前倨后恭,这会儿又亲热的勾着李伯言的肩膀,将他从地上拉坐到椅子上,满脸讨好的朝他笑。

    活到老学到老,如何做假帐可是一门大学问,自己学会了窍门,没准将来贪银子的时候用得着……

    李伯言苦涩的笑笑:“其实说穿了不值一提……犯官篡改的帐簿上,对农户以及土地收成,人口等等,其实并未作多大的改动,朝廷这些年大战不休,国家人口锐减,正是对人口问题特别在意的时候,犯官怎会犯如此明显的错误?实际上,犯官所改动的重点,乃是……商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