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桃之妖妖 > 第一二一章 夜战

第一二一章 夜战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畜生!住手!”

    我大喝一声,一抬脚将趴在粉蝶身上乱拱的家伙踢开,他像一个皮球一样飞了出去。

    太爽了,第一次如此得心应手的揍流氓,心情瞬间变得美丽起来。

    “砰!”那个飞出去的皮球横撞在一颗大树上,大叫一声滚落在地,扑腾了两下就在也没动静了。

    “你杀了我哥哥?”按着粉蝶的丑家伙仇恨的眼光能把我刺穿一样。

    “对啊,杀了。这样的败类,我见一个杀一个!”

    那厮亮出一副黑色的钳子,对着我的脖子就刺了过来,一边还在哇哇大叫着:“我要给我的哥哥报仇!我要杀了你!”

    我冷哼一声:“回去告诉狸末,想要杀我,就不要拍虾兵蟹将出来丢人现眼。”

    他的钳子一停,愣在半路:“你是燕无双?”

    “对!姑奶奶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有本事来抓我!”

    “小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一道黑烟飘起,那厮瞬间就变了原形,趴在地上原来是一只穿山甲。他慌乱想要逃去,不料一头撞上了身后的岩石,痛得在地上翻滚。

    “快杀了他!”粉蝶受了伤,也受到了惊吓,自然是动弹不得,只能催促我。

    “我从不乘人之危。滚回去告诉你们的狸末,有本事就自己来抓我,不要派些不中用的东西来扰了我的清净。”那穿山甲见我不杀他,简直不敢相信,慌忙叩头谢罪,准备逃窜而去。

    刚刚还软弱无力的粉蝶,突然抡起一个大石头,使劲向穿山甲砸去。

    可怜那穿山甲还在给我叩头,头还没有抬起来,就被粉蝶砸了个稀巴烂。

    “哎,我不杀你,粉蝶却杀了你。也不怪她,是你侮辱她在先。”

    粉蝶愣了愣,大哭起来,比刚才哭得还厉害一些。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从来没有杀过人的!我怎么杀人了……”

    “杀了第一个,以后就习惯了……”我急忙刹车不说,我都说了什么啊?

    改口劝她:“他侮辱女人,出言不逊,还动手动脚,在任何地方都是该杀之人。粉蝶,你不过是保护自己,何必自责呢?”

    “真的吗?他死了不会怪我?”她抬起一双泪眼看着我。我突然在她眼里看见了如意的影子。

    如意跑去哪儿了?我不是不担心她,只是她抛弃了我……

    我急忙转移了自己的视线,这样的四目相对,我不想再碰撞出什么火花。一个如意已经让我伤透了心思,我不想再有这样的情感。

    “以后遇到人欺负你,你就还手,不要怕,当一个人充满正气的时候,力量是最大的!”我轻声安慰,扶她起来坐在一块岩石上。

    她的情绪渐渐平定下来,看着地上穿山甲的尸体,说道:“我突然就不纠结了。我要是不杀了他,他会回去告诉狸末你在哪儿。燕姐姐,你救了我,我不能连累你啊。”

    “谢谢你。”其实我想说,就算穿山甲不回去,狸末也会知道我在哪儿的。粉蝶不知道,我却闻到了这附近,已经涌进来越来越多的陌生气息。

    那些妖的气息,在黑夜里很清晰,狐狸是狐狸的骚臭,黄鼠狼是熏天的臭气,植物精带着清香的草气……这些气味粉蝶是闻不出的。

    “粉蝶,这里有危险,你赶紧走吧。”

    “燕姐姐,为什么要赶我走?你救了我,我可以留在你身边帮助你。你现在要重新成为妖王的话,你不可能是一个人的,我留下来供你差遣。”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的。你走吧。”

    我没有再听她的啰嗦,独自一个人走上了吊桥——吊桥横在河上,下面是滚滚怒涛,不论从何处看,这里都是易守难攻的地方。

    那些危险的气息越来越近,我知道他们已经来了。

    这样寂静的夜晚,风轻柔,唯有水声潺潺——可惜莫之言不在我身边。来到人间的第一夜,我们就分开了。这算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吗?

    想起他,满心满眼都是甜蜜,缘分真是神奇的东西,让两个毫不相干的人相爱,相守,再残忍的分开,然后是漫长无边的等待。可是后来,还是穿越了一切的艰难困苦,在一起了。

    身后的森林里突然传来一阵阵的低吼声,好像是松涛,却没有风,不是松涛。

    他们来了。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我将吊桥的一端打了一个隔离层,要冲破这个隔离层,至少需要一天时间,一天很长,狸末可能会派增援,而我不可能没有救兵。

    我有莫之言,有若鱼,当然很有可能还有尹素。

    吊桥的这一端,我一人守着足够,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相信我能行!

    来到人间的第一战,我要自己独立来完成,而且一定要完成得漂亮!我要给归来的莫之言一个惊喜,他的无双终于长成了他期待的样子。

    低吼声近了,还没有看见那家伙的样子,就先看到了它一双赤红的眼睛。

    那双眼睛好像是大户人家悬挂在大门口的红灯笼——又大又亮,我怀疑它是一条龙,不料一阵狂风刮过,一个黄乎乎的东西横空出世。

    这是一个带着翅膀的大家伙,形似狮子,却长着翅膀——一定是狮子在修炼时得到了其他飞禽的精元,所以成了这个样子。

    狸末要么就派虾兵出来糊弄人,要么就派大家伙来吓唬人,这落差也太大了。想不到她还会玩这套心理战术,以为我看不起打头阵的小妖,会放松警惕。

    黄狮子怒吼着,在空中几个纵身,转眼就到了吊桥前。它身后树木倾倒,飞沙走石,吊桥下水浪倒流。

    我不能轻敌,这个东西至少是狸末的亲信,如此凶狠,杀机太重。

    我的面前喷过来一阵带着异味的热浪,这股热浪让我瞬间不敢呼吸,怕吸入毒气,耳边响起头被点燃的声音。我去,毁容都可以,不能烧我头!莫之言最喜欢我的头了。

    带着怒气打出去的一掌,我自认为有翻江倒海之势,但是打出去却软绵绵的,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变得毫无杀伤力。

    而我的手掌犹如被黏上了一样,那股力量将我带离桥面,我心下一阵慌乱,在这个大家伙的面前,我形同蝼蚁。

    我现我在这头狮子的肚皮下,吸附着我的东西,竟然是它脖子下的一个铃铛。

    铃铛上一共有七个小铃铛,每一个都是不同的颜色。我突然想起狸末的手腕上有这样一个铃铛,只是没有这么大,这头黄狮子是狸末的铃铛变的?还是狸末赐了它铃铛?

    那串铃铛突然出刺耳的声音,这声音摄人心魂,一时间我手脚软,心中像长了倒刺般难受。我知道这声音不能听,于是赶紧封闭了自己的听力。

    黄狮子软乎乎的肚皮,让我找到了下手的地方。每个强悍的对手,其实都有自己的软肋,黄狮子肚皮上有一块白色的皮毛,这个地方最软弱。

    因为我在他的肚皮下,这无疑让他暂时伤不到我。我取下头上簪,运气到手上,对着白色的肚皮扎了下去。

    黄狮子哀嚎一声,瞬间,天塌了。

    它硕大的身子因为突然的疼痛一抖,肚皮上的毛竖了起来,如一根根利器扎进我的身体里。我想挣脱它,但是却被吸得牢牢的,它大吼着从半空跌落,肥壮的身体砸向吊桥。

    “轰!”

    吊桥被砸中,轰然倒塌。那一瞬间,我打出的屏障真气外泄,横空而来,像一把把的利刃,黄狮子护着肚皮上的疼痛,躲避着如暗器一样的真气有点力不从心,被一道真气穿胸而过,我也没有幸免,手臂被伤。没想到被自己的真气所伤,真是倒霉透顶。

    可是更倒霉的事情来了。黄狮子在吊桥坠落的时候并没有控制住下降的度,它要是重重的砸下去,河水里除了乱石头,还有无数的利刃——那是狸末为了挡我去路,设置的陷阱,倒竖的尖刀透着寒气,这不是简单的刀,它的杀伤力堪比神剑,我要是和黄狮子掉下去,一定会落一个穿肠而过的下场。

    那黄狮子也意识到了危险,低吼着提气,想要将硕大的身体控制住。

    我感觉到了上升的度,可是高兴劲儿才起,狮子却加的下落了!

    越是使劲往上,下降的度就越快!

    我的脸上感觉到了湿气,我们已经在水面上了!

    完了,那透心凉的利刃就在离我不足一公分的水下……

    就在这千钧一之际,黄狮子停止了下落!

    我们悬在这离水面毫的距离上,惊心动魄。

    “喂!不要动啊!”我对那黄狮子轻声安抚道,“下面是刀林,是陷阱!”

    我感觉到黄狮子屏住了呼吸,它也怕死。可是这一动不动的僵持在水面上,受伤的黄狮子能坚持多久?

    两个刚刚还敌对的双方,转眼就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河水好像在给我们作对一样,突然间就涨了水,水色浑浊,转眼间就淹到了黄狮子的脖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桃之妖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绯并收藏桃之妖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