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嫡女当婚 > 第二十九章 过年了

第二十九章 过年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日便是腊月二十三,二十三有小年之称,府里忙得是一片人仰马翻。   6滨柔是未出阁的姑奶奶又不理事,却是闲得无聊。

    她去了祖母那里,一到就吓了一跳,竟然母亲和伯母婶娘都在,原来宫里大皇子的侧妃昨夜给皇家新添了个小皇孙,本是大喜事,但那侧妃自己却不大好了,虽然暂时命还在,但是极为虚弱,也不知能不能过得去这个年。

    而且这位侧妃还是刘家之女,刘家与6家关系很差,6滨柔的伯父叔父的殉国之战之所以状况那么惨烈,就跟刘家人脱不开关系……

    这种种的复杂情况,让6家如今分管家事的沈夫人和谢夫人觉得送礼有些棘手,便来请示老夫人。

    6滨柔本来也想出个主意的,但是她暂时对后宅之事还不太懂,母亲等人焦头烂额地也顾不上教导她,便把她撵走了。她想了想,只有三个弟弟那里能有空跟她玩,便去了小树苗滨然那里。

    她一路跟沐阳念叨,千万别碰上木木朵朵,谁知刚到了小树苗院子,两个小祖宗直如炮仗般从屋里冲出来,一下子扑到她身上,哇哇大叫:“姐姐出去玩居然不带我们!你不是好姐姐,你讨厌死了……”

    要不是沐阳在后面扶着,6滨柔非得被他二人撞到在地不可。她手忙脚乱把他们从她身上拉下来,气道:“这就是你们学的见到长姐的礼仪么?祖母还道你二人这几日学规矩学的好,我看是还不如原来呢。你们这种就该去关几日禁闭,方能把规矩记到脑子里。”

    双胞胎之一的哥哥,木木6滨铖看着她,又白又嫩的包子脸气的鼓鼓的,道:“姐姐,明明是你不讲规矩,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结果你跟大哥出去玩不带我们,你才是坏了规矩的人。”

    朵朵6滨钰在旁边,一摸一样的脸也是鼓鼓的,长长的睫毛上还挂了两滴泪珠:“姐姐坏,不止我和三哥生气,二哥这两天都生病了,都怪姐姐不带我们,要不二哥也不会难受,呜呜……”

    6滨柔敏锐地抓住他话里的消息:“小树苗生病了?什么时候的事,叫大夫了么?怎么也没人告诉我?”

    6滨柔眼睛往旁边一扫,跟在木木后面的杜嬷嬷忙上前一步,她原是小树苗的奶妈,后来断奶了之后便当了照顾他的嬷嬷。杜嬷嬷抬眼看着她,嘴里却是支支吾吾道:“回姑娘,二公子他……是晚上睡觉没盖好被子,着了凉,方……方才有些不太爽利,因为不严重,二公子便也没让回各位主子们……”

    6滨柔皱眉,正想说话,现杜嬷嬷一直在冲她使眼色,她脑袋一转,明白过来,八成是小树苗骗这两个小魔头的。

    她便道:“既然如此,那咱们赶紧进屋,看看小树苗去。木木,朵朵,二哥病了你们两个还来这里吵,就是不怕被二哥把风寒病气过给你们也要怕碍着你们二哥休息,听姐姐的话,还是快回去吧啊。”

    木木和朵朵听到她这么说,不高兴地异口同声道:“我们来了一直乖乖地,才没有吵到二哥休息!而且我们身体好,不怕风寒!”

    6滨柔本来一见他俩就头疼,这会子看到两人鼓鼓的脸异口同声的模样也不禁莞尔,蹲下来摸摸他们的头,柔声道:“这次是姐姐不好,自己拉着大哥去玩没带木木和朵朵,但是这次是因为快过年了又下着大雪,母亲她们都不去,姐姐和大哥都怕照顾不好你们,所以才不带你们的。”

    她举手保证道:“等下次春暖花开了,咱们都出去踏春去,那会儿木木和朵朵想去哪里,咱们就去哪里,好不好?乖,这次小树苗哥哥就是知道你们俩不能去,自己也不去了,就是怕木木和朵朵伤心……”

    “啊!果然!”朵朵突然打断6滨柔的话大喊道,他瞥了眼愣住了的自家姐姐,扭头对木木道:“三哥,二哥果然是装的,他才没生病,就是怕咱俩质问他才故意那么说的。”

    木木撇撇嘴,不屑地道:“我早就猜到了,二哥那骗人的本事太差了,他就是被咱俩问的不知道怎么说了,才说他受风寒了在睡觉姐姐没来通知他。哼哼,看在他是讲义气放弃出去的份上,不跟他计较骗人的事了……”

    6滨柔这才听明白,原来这两个小魔头是装的!

    她怒火中烧,弯腰一手拧住一个的耳朵,提溜着就往屋里拽:“你们两个小混蛋,连姐姐都敢骗?快点,道歉!……”

    木木哇哇大叫:“啊啊啊,轻点啊姐……”

    朵朵边叫边还嘴硬:“明明是姐姐你先骗我们的……应该姐姐先道歉……”

    这么在和弟弟们的吵吵闹闹中,除夕轰轰烈烈地来到了,又轰轰烈烈得走了。

    转眼已到了正月十四。

    而6滨柔回头想一下,今年的春节好像和每年的也没什么不同,如果硬要说,就是过了年她就十五岁了。

    6滨柔的生日比较晚在腊月,那么等她十五岁生辰办及笄礼算算也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因此今年过年,长辈们提的最多的就是“大姑娘了”这类的话。

    6滨柔听多了其实有些好笑,自己亲事都定了,长辈们却似乎还是把自己当小姑娘。

    对于自己的亲事以及那个未来夫君,6滨柔奇怪地什么感觉都没有。虽然都说那个小郡王纨绔无能,可是6滨柔一直对这个人没有什么真实感,赐婚那一幕虽然历历在目清晰可见,可她总有种自己置身事外的错觉。

    而且……想想母亲不时紧缩的眉头,祖母她们总喜欢将自己和顾徽往一起凑的劲头,6滨柔深深觉得,自己的这门婚事实在是变数颇多。

    不是她高看家里那些女人,她们真要想干什么事,恐怕皇帝也得掂量掂量,她们的背后,站的是本朝根基最为深厚的几个家族。

    再说了,还有父亲呢,6准本身就是个性情中人,又最疼这个宝贝女儿,这几年里如果事情没个妥善解决的办法,恐怕6准就是跟皇帝闹一场也要毁了这门婚。

    6滨柔大概就是因为这份底气,所以一直没因为传说中不成器的未婚夫烦恼过。她唯一有点纠结的就是顾徽,她虽然于情之一事上尚懵懂,也能看出来顾徽似是真对自己上了心。

    她思来想去,还是没弄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想法,但是……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心里对顾徽多少是跟对别的男子不太一样的。

    可是也就是,一点点不同而已。

    本朝民风开放,虽然对女子仍然有诸多要求,比如6滨柔曾经违反过的一条,贵族女子出行一般仍是坐车且不应四处观望,但很多都并不那么严格,一般都是顶尖的世家或者皇家宫廷里才那么守规矩。稍低些的门第,男女之防并不甚重,甚至也有未婚女子当街大胆追逐心上人的,世人也并没有嗤之以鼻反引为佳话。

    自己和顾徽开始的事,如果顾徽回家便告诉了父母,如果顾家知道他们的身份,如果顾家是长辈出面求娶为嫡妻,那么那件事根本就不会那么尴尬,甚至可以传为佳话了。

    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事实是,那就是件谁也不愿提起的尴尬故事。

    6滨柔看得出来,祖母和三婶娘,是很喜欢顾徽的,母亲也有些被他哄住,而大伯母持观察态度,但是对他也不错。6滨柔想想其实颇为惊叹,就见过几次面,顾徽居然能让一家的女性长辈都为之折腰,真乃无上的人格魅力也。

    6滨柔的纠结来源于她自己,她实在是不明白什么是感情。原来母亲教导她婚前男女不可私相授受,她那会儿小不懂事,有一次还就这个问父亲,什么叫私相授受。父亲笑了半天,告诉她,他和她母亲在成亲前就曾经互赠过物品,那就是私相授受。

    6滨柔当时瞬间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在父亲的笑容里轰然崩塌,母亲这么教导自己,怎么她还……

    她后来没忍住去问母亲,母亲听完她说的脸刷的红了,她难得见到母亲温婉的脸上居然出现类似咬牙切齿的表情。

    母亲跟她解释,那不是私赠物品,父亲和母亲自小便相识,当时是父亲衣服破了又因为一些原因不敢告诉长辈,母亲便帮他做了件,那是救人于危难,不是私相授受。

    6滨柔只记得当时自己更惊讶地问道:“那娘您和父亲当时不止是私相授受啊,您二位是……那个……”她一下子没想到合适的词,后来一拍脑袋,说了好几个词出来:“您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情相悦啊!”

    后来6滨柔就记不清了,就有一个印象是神情窘迫的父亲提溜着她把她拎走了。

    6滨柔没明白于一件事,若是婚前不应有私情,那么嫁一个合心意的人又是什么意思,既然没有感情,那又何知合不合心意?相貌英俊,家世清白,人品好?可是那跟愿不愿意嫁他根本是两码事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嫡女当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繁并收藏嫡女当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