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鬼眼萌妻很撩人 > 第一百零八章:邱玉音

第一百零八章:邱玉音

作者:小溪没有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月影强忍住泛着恶臭的血腥味,向着身后的柳秋香招了招手。【ㄨ】

    柳秋香莫名其妙的看着白月影的举动,满脸疑惑地问道:“干嘛?”

    白月影说:“秋香姐,你上吧!我这几天忌血腥。”

    “对不起,手滑了。”柳秋香顿时感觉自己头上一片白线,白月影要是忌血腥的话,现在就不会出现在这里更不会现在都还趴在门缝里看,这丫头八成又是在打歪主意,用力地将她向前推,导致白月影被动的进了里面。

    白月影白了她一眼,能把这么血腥粗暴的事情交给她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来做么,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

    “拜托,请你有点公德心好不好,好歹我也救过你逃离苦海,你竟是如此报答你的救命恩人,也不怕我这个代理死神,将你押解到阴曹地府走一遭。“

    柳秋香扼首扬眉,露出一个你奈我何的神情。

    受害人是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妙龄女子,尸体横躺在床上,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上,下身****,上身一共有三十六处刀伤,且每道伤口的长短完全一致。

    白月影:”说说这个女孩子的生活背景。“

    白谨月道:“这个女孩叫做邱玉音,十三岁那年她的父亲因为一次意外丢了性命,后来她的母亲改嫁给了个村里一个穷秀才,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一家还算很平和,一家人虽说过得清苦,可胜在其乐融融。

    常言道日久见人心,这句话用在此处刚刚好,那个穷秀才仗着自己会识字算账,就买了一个铺子做起了买卖,没想到铺子从开起来之后生意就异常火爆,在加上穷秀才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总会想一些新点子拉拢客人,铺子里的生意是越做越好。一次穷秀才因为喝多了酒,走夜路的时候摔伤了腿,需要在家休养,她的母亲就开始了从早忙到晚的生活,照顾穷秀才的事情自然就落在了邱玉音身上。

    白谨月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邱玉音本就长得水灵,这一来二去那个穷秀才就起了色心,在加上家里的生意是越做越好,夫妻间同房的次数自然降低了很多,一天夜里穷秀才趁家里只剩他们两个,终于忍受不住的穷秀才将自己的魔爪伸向了他的继女,完事后还威胁邱玉音不住告诉被人,不然就杀了她的母亲。”

    柳秋香怒容满面:“这个女孩竟然比我还要可怜,那个老禽兽真该死。\'

    白月影点了点头,一脸的赞同。

    白谨月瞪着两个突然打断他的女子,道:“这算什么可怜,更可怜的还在后面。”

    白月影想想也对,立马闭嘴,安静的听着。

    “邱玉音胆子小,自然不敢告诉自己的母亲,她怎么知道偷过腥的猫哪能不再吃鱼,穷秀才仗着邱玉音不敢声张,就越发大胆了起来,直到有一天邱玉音怀孕了,这件事才暴露了下来,在她母亲知道以后,非但没有同情和保护她,反而给她熬了一碗堕胎药。“

    “在她以为所有恶魔就要终结的时候,邱玉音的母亲在她刚小产之后,她的母亲非但不帮助,反而将她卖给一个猎户做人家的妻子,从那一天起她就过上了比在穷秀才家还要深不见底的黑暗中。”

    柳秋香脸上的肌肉在愤怒地颤抖,琉璃色眼瞳中散发着凌厉的目光:“简直不是人,那个女人在哪?我要杀了她。”

    淡淡的扫了一眼柳秋香,蹲下身子用手在刘秋香常年累积的伤口上轻轻的触碰:“邱玉音是典型的无主见,没有智慧和手段的代表.....“

    白月影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脸愤怒的柳秋香就给她打断了:“你的意思是说,邱玉音所经历的悲惨后屈辱是自找的?”

    白月影淡淡一笑:“每个人的性格和自身所生长的环境有关系,所处的环境和自身的选择导致了懦弱的性格,人都有拜高踩低的劣根性,一味地软弱和退让的结果就是自作自受。“

    柳秋香的火爆脾气说来就来,说下比谁都快:“小影子,没想到你还有这样高深的见解。”

    起身戳了戳柳秋香的脑袋瓜,白月影一脸鄙夷的看着她:“高深是谈不上,反正你是想不到的。”

    柳秋香揉疼的龇牙咧嘴,在听到白月影这么一说,差点挥起短剑朝着她的那张说死人不偿命的小嘴削下去,在努力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后:“那你能够凭着这些线索找到凶手吗?”

    白月影吧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解的嘟起红唇:“我又没有当官吃公粮,干嘛要替白谨月办事,再说了我只会捉鬼,查案和找凶手这些事情应该找专业的人员。”

    “妹妹,你可不能这样撒手不管啊!”白谨月立刻拉住走到门口的人,头伏在白月影的肩膀上,双肩一抖一抖的大哭起来,那充满委屈的声音,好似会哭死一般:“自从这个邱玉音死后,与她曾经所接触的人已经死的有七七八八了,你要是再不出手,没准还没有到你的成亲的那一天,你大哥我就要魂归西天。”

    白月影面无表情的抽出自己的手:“老哥!你难道就没有听过一句叫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话吗?”

    言下之意就是你的死活跟我没关系。

    “妹妹,不带这样冰冷无情啊!咱两是一家,应该一致对外。”

    白月影抬脚狠狠地朝着白谨月的鞋踩去,翘起脚尖用力狠跺,这双鞋脚后跟的硬度相当于一双高跟鞋,这家伙不说一家人还好,一听到就觉得想揍人,白谨月这厮是典型的守财奴,几次帮忙后得到的酬劳还没有他和人家吃一顿饭来的多,别人是坑爹,他却是坑妹!

    于是,更加用力了几分,脸上依旧摆出一副云淡风轻,毫无愧疚之意:“白谨月,要不是看在母亲的份上才不会管你。”

    “妹妹,我的好妹妹,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白谨月立马从怀中掏出一卷档案,对着白月影大声的朗读道:“死者邱玉音的共夫之一,在家排行老二,为人比较偷奸耍滑,今年命丧于邱玉音死后的第二天,且身上的刀口和邱玉音身上所留下的刀口和死法一模一,我手上一共还有七八个人,是在这个女人死后相继被同一种伤口造成的死亡案例。“

    微微皱着眉头,刚才她从进这个屋子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而柳秋香却在众人都还没有发现的时候,朝她眨了眨眼睛,示意她先静观其变。

    这只能说明,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很多。

    一道白光在眼帘中闪动即逝,缓缓睁开眼睛,白月影掏出脖子间的风飐记魂石,施法寻找邱玉音消失不见的鬼魂,可是许久过后半点都没有反应。

    眉眼中的寒粟之色一闪,手中的鞭子在手上一绷,鞭子立刻发出沉沉的声响,犀利至极。

    看着白月影的反应,他骤然觉得空气中弥漫着阴深深的气息,白谨月小心翼翼的观察了四周一圈,最后落在床上横躺着的尸体,仔细一看,她的嘴角突然朝他勾起一个诡异的笑脸,全身立马颤粟起来,道:“妹妹,那具尸体在冲着我笑。“

    “你看错了!”冷声道。

    白谨月一听,顿时整个人就放松了下来,白月影就是他的主心骨,有了她的发话顿时安心下来,抬头再次看向邱玉音的尸体,却没有一丝异常的情况,极为尴尬的抓了抓头,干笑两声:“嘿嘿.....最近几天为了查案,没有睡好眼花了。”

    柳秋香一脸怒气冲冲的朝着白谨月吼道:“你知不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拜托!”

    白谨月点头致歉,一脸的反思,道:“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秋香妹子,别生气。“

    柳秋香不依不饶的将白谨月等人通通赶到门开,转身关门之后,对着白月影眨了眨眼睛:“这些碍手碍脚的人我给你打发了,抓紧时间快行动。”

    白月影摇了摇头。

    “这风飐记魂石没有聚集到邱玉音的鬼魂。“

    柳秋香惊讶的问道:“你是不是拿了一个冒牌货风飐记魂石,不然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白月影将手中的风飐记魂石向着柳秋香递去,面无表情道:“你可以检查一下真伪。”

    柳秋香沉默许久之后,眼前一亮,道:“我明白了不是石头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

    白谨月气的鼓起腮帮子,脸色像阴了的天空一般,灰蒙蒙,黑沉沉的:“你才有问题.....“

    柳秋香打断白月影的声音,一脸郑重的说:“我的意思是,你的法术还开启不了风飐记魂石,明白了吧!我真的没有损你的意思。“

    白月影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每一具尸体都看不到死前的记忆,也召唤不到离开身体在外游荡的鬼魂,一直以来她的疑惑和不解一下子解开了。

    白月影汗颜,难怪牯缆那个家伙会很放心将风飐记魂石扔给她,原来早就知道她用不了,只要一想到每天被她一直当宝一样挂在脖子上的石头,她顿时感到泪流满面呀!(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鬼眼萌妻很撩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溪没有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溪没有水并收藏鬼眼萌妻很撩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