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鬼眼萌妻很撩人 > 第一百六十八章:枉死城二

第一百六十八章:枉死城二

作者:小溪没有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很容易忽视自己的身边的事物。

    有时候逆向思维,往往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魔行烈抓了抓脑袋,一脸笑得极为尴尬:“闺女,我忘记一件事。”

    “你说。”

    魔行烈看着面前的城堡,思绪飞远,枉死之人死后都会集中到枉死城关押,直至原有命数注定的寿命终结为止,例如某人命数注定九十岁寿命终结,却在四十岁不慎提前身故,因而死后就会被集中至枉死城关押,直至九十岁才得以自枉死城释放。

    在此期间,枉死城中关押的亡魂能够像阳世之人一样生活,并且能够登城观望,查看谋害他的人是否收到应有报应,但其人身自由会受到严厉的控管,既无法收到阳世亲友烧给亡魂的冥纸及纸扎祭品,也无法在中元节,像其他亡魂一样,返回阳世接受阳世亲人的供养。

    一切烧给这些亡魂的金钱物品都会暂时存放在,辅佐地藏王菩萨的目莲尊者处,直到这些亡魂亲眼见到,谋害他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怨恨的心情得到慰藉,提出解发诸殿各狱之时,意即到这些亡魂在枉死城的关押期满之后才能转交,然后再根据其生前善恶,或奖或罚,转世投胎。

    这里面尽是一抓一大把的厉鬼,魔行烈神情凝重的说道:“枉死城就是一个巨大的牢笼,进去容易出去难。”

    “所以你的意思是,咱们该另谋去处。”

    “也不是。“

    白月影:“......”

    咔嚓,咔嚓!

    在他们身后突然传来怪异的声响,白月影皱眉,这声音咋那么熟悉了,快速回头一看,一队排得很长的丧尸队伍,缓缓而来,她猛地拉住自家老爹:“别想了,现在咱们可是鬼差,怕什么。

    魔行烈看着身后没有人管制而自动成排的丧尸,一副破釜沉舟的口气:“算了,反正没有别的办法,与其我们漫无目的寻找,不如冒险一回。”

    言罢,两人正站在原地,相视一望。

    蓦地。

    天际黑云翻滚,寒风像一把锋利的剑在空中飞舞发出了尖利的嚎叫。

    在那一片漆黑如墨的天地之间,一眼望不到阴兵队伍,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一起,步伐一致,气质同步,犹如一条长长的爬行的黑龙,充满震慑性的冲击感。

    每一个阴兵皆身穿绣着同样图案的黑色锦袍,随着视线的拉近,一顶由八个鬼差共同抬起的轿子,缓缓印入他们的视线之中。

    血红色的珠帘从轿子顶端一泻而下,繁琐却不缭乱的带暗色纹理布包裹着整个轿身,明黄色的窗纱随风摇曳,露出一个风华不二的男子,闭着眼睛好似在假寐。

    紫色曲卷的头发掩映在他的额上,好像苍瞑的暮色,笼罩着昊天中的晚霞般妖娆魅惑,斜飞英挺的墨眉,细长的凤眼,削薄轻抿的红唇,如玉般的脸庞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白瓷。

    这位男子透着淡雅的书卷之气,七尺身躯足以顶天立地,妖精般的美艳完完全全的巧夺天工恰到好处,美丽却不娘气,妖娆却又疏离。

    那架势,好似暗夜勾人魂魄的妖精。

    定眼一看。

    “那是....”

    被男子美貌深深震撼的白月影,只觉得全身被一股汹涌澎湃的海水冲击进脑门,大脑一片空白,呆呆的站在原地,上下品茗。

    白月影脑中不至自觉的联想到:“昔日繁华子,安陵与龙阳。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的诗句来形容。

    相对于白月影的痴迷,魔行烈黑浊的瞳孔猛地急剧收缩。

    慕容褀,枉死城的执掌圣君,是冥界唯一可以与判官比肩的人,身份尊贵,法力通天。

    难怪,此人有这么大排场。

    他的手轻轻的拐了一下,自家发花痴的女人,垂下头压低着声音:“闺女,现在可不是你发愣的时候。”

    回过神来的白月影,学着身旁之人的样子,垂着头,恭敬的站在原地:“老爹,这个人是谁?”

    “慕容褀,枉死城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圣君,为人阴晴不定,圆滑老练,是一个比判官还让人难以捉摸的人,闺女,我劝你,最好跟这个人保持距离,以免暴露身份。”魔行烈语重心长的劝解道。

    白月影眯了眯眼睛,嘴角微抽:”老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爱美之心?

    魔行烈:“.....”

    那有人用美这个词来形容一个男人的。

    “闺女,头轻微的抬一点,帽子要掉了。”

    闻言,白月影手疾眼快的理了理头上的帽子,待到轿子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一切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掩去目光的中对帽子大小严重不满的神色,上前恭敬的行礼:“小的参见圣君,千岁千岁千千岁。”

    “.......”

    魔行烈猛然惊愕,这丫头是吃错药了吗?

    慕容褀没有说话,坦然的接受着这别具一格的行礼,一袭青玉色的衣袍更显沉静优雅,随意的变换了一个姿势,如水眼波在暗淡的光线中,刹那间如同泛开的湖水一般波澜绽开。

    千岁千岁千千岁!他只能活这么久吗?这个声音很娘的鬼差,有一种想要人一探究竟的冲动,毕竟,冥界已经好久没有如此愚蠢的家伙存在了。

    “抬起头来。”

    慕容褀色淡漠如水的命令道。

    白月影;“.......”

    眼眸一凝,自己难道被人发现了吗?缓缓抬头,掩饰中目光的的慌乱,直直的望向对方,没有说话。

    慕容褀的眼睛微眯,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这人虽然没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不过带着稚气的脸上、被长而卷翘的睫毛点缀的分外美丽,那双乌溜溜的眼珠子仿若天上的星辰般灵动。

    露在外面的玉脖,透着一股淡淡的处子之香,神色一凛,这是一个女人。

    嘴角勾起一抹邪气,如此有趣的人儿:“从今以后,你就跟在本君身边,服侍左右。”

    眼神一缩,她这是招谁惹谁了,竟然被这个人点名去当奴隶,情势所迫容不得推脱,白月影重重的朝着那个人行了一个礼,心中无声的咒骂,你大爷的。

    “小的遵命!”极其虚伪的回答道。

    他可没有错过这个女孩,嘴角微微抽搐的动作,慕容褀黑眸中流转着似笑非笑的神色。

    “还愣在原地干什么,”慕容褀厉声的冷喝,眼中带着不可违背的高贵:“难道你还要本尊请你上轿吗?”

    “哦。”白月影木乃的回答。

    偏过头,挠了挠后颈,迅猛的对着自家老爹眨了眨眼睛,示意他静观其变。

    收到暗示的魔行烈,也同样回了他一个,我懂的眼神。

    两人无声的交流,可以说的上一气呵成。

    就连身为圣君的慕容褀都未曾感到有一丝的不对劲。

    白月影抬步走上轿子,淡定的坐在门口,打量的目光四处流转,我的个乖乖,这里面还真是极具的奢华,和田玉制的玉塌,金色楠木做的桌椅......

    这顶轿子该多值钱啊!白月影眼巴巴的看着,手悄悄伸到身后,用力的扣着身后镶嵌的如同鸽子般大小的宝石。

    “你叫什么名字?”慕容褀冷然的问道。

    突然其来的声音,让白月影收后的手微微一僵,双眼淡定的一笑:“小的名叫,张三。”

    慕容褀:“.....”

    还能找到比这更为简单的名字吗?

    “为何叫这个名字?”面若含冰的盘问道。

    “我信张,在家中排在第三位,自然父母就想到了这个简单的名字。”白月影眼睛都不带眨的回答道。

    眼底涌起一抹玩味的眼波:“那前面两位是不是叫做,张一,张二。”

    “不是。“

    “哦,那是什么。”目不斜视的楸着。

    白月影淡定的看乐废话一大箩筐的人:“老大叫张开,老二叫张扬。”

    原本的意思就是,张开你的双手,扬起头,磕三个响头。

    慕容褀:“.....”

    高大的身影俯视着她:“把脚移开,没看到你挡着本君的路了吗,作为一个标准的手下,你现在是不是应该……”

    回过神来的白月影,才感觉到轿子早已停了下来,于是,走出无比奢华的轿子,掀起轿帘:“请,圣君下轿。”

    我的个乖乖,这段时间她这是犯了太岁了吗?成天没事尽是做一些,伺候人的活。

    唉!

    看着走在前面如帝亲临的人,机械的跟上,先暂时委屈几天,等过了风头以后在想办法出去,寄生于此人身边,就算那陆判有着通天的本事也不会想到,她和自家老爹潜伏到了他死对头身边。

    砰!

    忍着脸上的痛意,白月影手如雷电般快速,扶住将要摇摇欲坠的帽子。

    该死!

    等没人的时候一定要找一根又粗又长的线,将这个碍事的帽子给牢牢的固定。

    走在前面的慕容褀颇为不解,回头直直的看着,疼的眼泪直窜白月影。

    “怎么,着帽子不合适吗?”

    “没有没有....刚才是小的用力过猛在导致被帽着撞到,跟帽子一点关系都没有。”白月影对着慕容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圣君是干大事的人,别为小的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碍了你的眼睛,小人实在是承担不起。”

    慕容褀微一笑一笑,有着股不分性别的美丽,惊心动魄的魅惑:“真的?”

    一个劲的点头,白月影非常确定:“真的,比珍珠还要真。”

    “可我怎么看到你比这个头盔要小很多!”

    “回禀圣君,小的是因为最近一直拉肚子瘦的,等小人过了这几天,一定又会重新长回体态健硕的样子,这头盔正好不大不小刚刚好。”

    “哦!”

    “那样怎么样,才能尽快的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白月影眼中闪过一抹慧黠:“吃肉,一天来两只老母鸡,不出七天,小人保证能恢复颜值巅峰的时刻。”

    “哦!依本君来看你还是保持现状就好,老母鸡那种大补,唯恐你虚不受补,凡是要讲究细说长流,小三子,不一味追求颜值,身体健康才是大事。”拍了拍白月影单薄的肩膀,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落下的手一次比一次重,目光幽幽转寒,眸中蕴着寒霜。

    果然,是个女的。

    看来那个老家伙,这次一改常态,转用美人计。

    “.......”这简直是在说屁话!

    白月影现在的心情无比的糟糕。

    “你的模样看起来好像很失望。”

    “此话从何说起?”

    “就当本君从未说过好了。”

    白月影动了动嘴,终究没有把想要骂出口的话说出来。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一个低沉从腹腔中发出来的悲鸣,那低沉暗哑的声音充满了岁月的沧桑和源源不断的恨意,仿佛自无极深渊中咆哮而来,它如同海啸吞天一样高昂,瞬间笼罩在暗无天日的枉死城中。

    “给我扒了她的舌头,如此不懂规矩的家伙,舌头留着只会让人烦躁不堪。”一位揪着女鬼头发的鬼差,愤怒的吼道。

    闻言,站在两旁的阴兵,立马上前,拿起手中的工具。

    “等一下。”

    突然冲出鬼群,白月影死死的钳住,正要下手的阴兵,狐假虎威狠狠地,朝着两位阴兵各自踹了一脚:”大胆,没有看到圣君进入了这里吗?”

    ”圣君,万安!“几位反应过来的鬼差,随即簌簌发抖地跪在地上,用着极为卑微的五体投地姿势。

    眼神一凛看着眼前,趴在地上喃喃低语的女鬼,白月影嘴角勾起一抹神界的笑容,缓缓地将那个被仇恨扭曲了的灵魂,轻柔的抱在怀中。

    “乖,那已经是你前世的事情,何必执着于过去的种种,今生种什么因,来生结什么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女鬼身体猛然一僵,沉默一片刻,抬起头,悲鸣的质问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还真是好笑,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我残缺不全的双腿,这都是所谓的善良造成的。”

    “业有三报,一现报,现作善恶之报,现受苦乐之报;二生报,或前生作业今生报,或今生作业来生报;三速报,眼前作业,目下受报,”白月影温柔的抚摸,怀中这个可怜的女鬼:“所谓前生作孽今生报,今生作孽下世还,种豆得豆,种瓜得瓜,今生你所受的苦,不过是偿还前世所欠下的罪孽,又何必耿耿于怀。“

    女鬼犹豫片刻。

    她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道:“怎样?才能彻底了清红尘中滚滚不散的因果轮回。“

    白月影很满意的看着,这个被她说的开窍的女鬼:“怎样都不能,别说是我,就连天上那些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神,无一幸免,因果轮回就好比黑白交替,阴阳易位,世间万物都逃脱不了时间棋上的规则。“

    女鬼愕然的问道,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不确定的追问道:“时间棋上的规则?你的意思是,这世间万物包括天生尊贵无比的神明,都不过是可以随意摆弄的棋子。“

    白月影很确定的点了点头。

    女鬼:“......“

    这对她来说,简直太不可思议和震撼了。

    “放下心中的仇恨就可以得到重生,你愿意吗?”白月影将泛着白色光晕的手,轻柔的放在女鬼的头上。(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鬼眼萌妻很撩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溪没有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溪没有水并收藏鬼眼萌妻很撩人最新章节